216章 报复回来

    “我知道这事和你没有关系,蔡朗这孩子我早已经对他失望了^?**!蔽苑坷?,蔡元伯一夜之间似苍老了很多,温和的脸上带着一股深深的疲惫,将手里头的碗递给了沈书意^&,“趁热喝了&,你师母正在做早饭?^&&!?br />
    沈书意低头将药给喝了下去^&,温热的药液从喉咙流淌下来,片刻之后&,身体里似乎生出了一股热流^,温润着脉络,将之前和穆导师动手时受伤后感觉窒塞的筋脉都给温养了一遍^&*,让沈书意都不得不佩服岛上中医宗的医术精绝,真的可以说是药到病除。

    “我看蔡朗身手很普通&&&,是因为不适合习武?”沈书意也根本没有想到之前讹诈黑丫几个孩子的年轻男人竟然会是蔡导师的儿子,毕竟比起性格温和,宽容待人的蔡导师,蔡朗不但是牢头手底下的人,甚至还对几个孩子讹诈^,讹诈不成还动手,这样的品性已经可以称之为恶劣了。

    叹息一声,蔡导师半点没有怪罪沈书意的意思&&,他也相信沈书意的话,在蔡朗昏厥之后将蔡朗重伤的只怕是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他的身手在岛上差不多算是最弱的一群人,因为体质的关系,筋脉太细,根本无法习武&*&,蔡朗性子越来越扭曲偏执,他是怪我和你师母没有给他一副好身体***,后来跟在了冯家父子后面*,好几次出了事*&,都是这个逆子出来顶罪,其他人看我的关系,一般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否则冯家父子怎么可能让他成了三把手^^,不过是冲着我在外门当导师的关系?&!?br />
    而也只有蔡朗认为冯家父子对自己有知遇之恩,对冯家父子如同亲人一般,言听必从,可是对自己的亲生父母却是无比的痛恨埋怨,一般出了什么事,牢头都让蔡朗出面去处理,毕竟有蔡元伯的关系在,事情解决起来就比较简单。

    “看来是那些手下不服气蔡朗比他们受重用*,所以才会在他昏厥之后下了黑手?!鄙蚴橐饪醋乓涣澄弈沃牟淘?,不由的想到沈家父母,只是角色对换了过来,蔡元伯夫妻绝对算是好父母*,可是蔡朗却不是一个好儿子&。

    蔡元伯点了点头&^,这个道理谁都懂,可是人有时候就是真的奇怪,偏偏蔡朗却将利用自己的冯家父子当恩人*^,将父母当仇人&,亲者恨仇者快*^^,早几年蔡元伯还想要将蔡朗拉回来,后来却越来越失望&,最后再也没有什么心思了^,蔡朗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沈书意和穆导师动手终究受了伤^^,所以蔡元伯和蔡师母不但没有怨恨^,依旧关心沈书意,让她过来暂住几天,毕竟有蔡师母的照顾熬药吃饭什么的都比宿舍好太多了&^。

    蔡师母正在厨房里忙碌早饭&,听到背后的脚步声,原本还以为是沈书意和蔡元伯过来了,结果一回头&,诧异的愣住,“小朗^^?你回来了*,身体怎么样^&?”

    蔡朗脸色阴沉的看着厨房里系着围裙忙着端早饭的蔡师母,又看着一旁还冒着热气的罐子,原本就青紫的脸更加的阴沉下来,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听冯叔说你们包庇打我的凶手,将沈书意当亲生女儿一样护着,我还不相信,原来还真是如此&,一个外人都比我这个亲生儿子要好是不是*?”

    “小朗*,小意说了^&,你身上的伤不是她打的&?!苯掷锏脑绶狗旁诹肆骼硖ㄉ?,蔡师母心疼的看着瘦的厉害的蔡朗^,这个儿子好像已经快大半年没有看见过了^,如今一身的伤回来&*,让蔡师母更是心酸的难受,脚步上前,“小朗&&,吃饭了没有?”

    “滚开,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沈书意说不是她打的,你们就相信了,我说是她打的^,你们却不相信*&&?宁愿相信一个外人&,护着一个凶手&,你们还配当我的父母吗^?”一把将蔡师母给推开,蔡朗暴躁的怒斥着&,一把冲了过去&,哗啦一下,将流理台上的锅碗和已经做好的早饭砰砰的都给摔在了地上&**。

    一声一声摔东西的巨响^&,让蔡师母眼眶瞬间红了,痛心的看着半年多不回来,一回家就发火的儿子,为什么会这样?

    “你给我住手*!”蔡元伯匆匆的跑了过来,当看到厨房里的一片狼藉&^^,看着抹着眼泪的妻子,蔡元伯板着脸,愤怒的看着发疯的儿子*,颤抖的举起手来^&,可是终究却还是将手给放了下来,这是他的儿子*!

    冷笑着,发泄一通的蔡朗仇恨的目光看着蔡元伯,“动手??&&?反正我是个废物**,一辈子都当不了强者,你干脆动手打死我算了,我就说当年你们该将我掐死在摇篮里^,也好过让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受罪*!”

    “够了,你不愿意回家就出去,我们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蔡元伯怒斥着^,轻轻的抱住哭泣的妻子,拍了拍她的肩头^,这样的儿子还不如没有&,至少他们还可以过安静一点的生活&。

    蔡师母终究舍不得,拉了拉蔡元伯的胳膊,哽咽着,对着他摇摇头,“别说了*,元伯&?!毙±嗜绻皇墙盥鎏?,不适合习武,怎么会变成这样,终究是他们当父母的亏欠了这个孩子。

    “我凭什么要走?就算要滚,也该是沈书意滚,她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待在我家里!”仇人相见分外眼睁**,蔡朗阴沉的开口,杀人般的目光凶狠的看向站在厨房门口的沈书意*,就是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让自己在冯叔那里丢了脸!还连累冯叔在外门受了辱,狼哥也一身的伤!

    沈书意看着怒吼咆哮的蔡朗&^,那狰狞的脸庞,扭曲的眼神^,她不用想也知道蔡朗对蔡元伯和蔡师母的怨恨已经深到骨子里了&,根本不可能扭转^,所以才会不管事实如何^,却总是将过错怪罪到自己的父母身上**,宁可相信冯家父子的话*。

    “小意是我的学生*!这个家只要我在,谁住进来都不是你可以决定的!”蔡元伯缓缓的开口,对于这个儿子&,他的失望已经太多太多,如今^,蔡元伯也不想说什么了,只求一份安宁,蔡朗要怎么误会就怎么误会吧*。

    “好**,好^,好,你们果真偏心!我不就是因为不能习武&,所以你们将我这个儿子当成猪狗,将一个能习武的外人当成孩子,天底下真的有你这样狼心狗肺的父母吗?”蔡朗怒笑着*&,以前他回来,不管怎么闹^,他们都不会对自己发火,如今有一个外人在,就直接怒斥自己了**!

    “告诉你,沈书意*^*,如果不弄死你^,我蔡朗誓不为人!”阴狠的对着沈书意开口,蔡朗回头看着表情愤怒的蔡元伯和痛心的蔡师母,冷酷一笑*,杀机浮现^,“你们既然这么在乎这个女人*,那我就亲手弄死她&,让她生不如死&!让你们知道得罪我的后果!”

    蔡元伯被气的浑身直发抖**,他一生虽然资质也是一本,如今也只有先天三层的境界,但是蔡元伯性子温和&,知足常乐,却独独因为这个儿子而打破了平静的生活&。

    “小朗,你怎么变的这样了&*^?小意是你爸的学生,你也是我们的儿子??*?”蔡师母抹着泪,痛苦的走上前来,为什么小朗变成这副模样^&!

    “滚**,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你不配!”蔡朗暴喝一声,嫌恶的一把将蔡师母给推开&*,力气之大,根本没有防备心力交瘁的蔡师母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而地上原本破碎的碗碟直接将她摁在地上的手掌给划开一道伤口,鲜血淋漓。

    而似乎还不够解气*,看着摔倒在地的蔡师母**,蔡朗阴毒着眼神*,猛然抬起一脚向着蔡师母踹了过去,让他们护着一个外人*!让他们护着外人^,死了就不能护着外人了!

    “你这个畜生**!”蔡元伯也终于发怒了^,没有想到蔡朗竟然如此的狼心狗肺,对自己的母亲也下狠手^,而一直站在厨房门口的沈书意表情陡然之间一冷,清瘦的身影快速的走了过来。

    “导师^,我将他带出去*^?!鄙蚴橐饪焖俚目赹,一旁蔡元伯点了点头,却也不再看蔡朗一眼,而是焦急的将地上的妻子给扶了起来,这样的儿子^,当初真的不如不生下来*。

    沈书意一把抓住了蔡朗的胳膊,在他要挣扎的时候,左手一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掌心里已经多了一块锋利的碎瓷片^^,而此刻瓷片正抵在了蔡朗的脖子处,“出去*^!”

    不得不说沈书意那满是冷酷杀机的眼神让蔡朗怔住了,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被沈书意要挟的向着外面走了过去,而互相安慰的蔡元伯和蔡师母也丝毫不知道沈书意此刻是挟持着蔡朗走了出去&。

    外门占地极广,除了教学区之外^*,还有学员住宿的地方&^,还有导师们的住宅区&,整个外门后面就是一片山林,看得出一个外门就比得上一个不小的镇子&。

    一直挟持着蔡朗走到了无人的角落里*,沈书意这才极爱那个手里的碎瓷片丢了出去,看着依旧愤怒不甘的蔡朗^^,冷冷一笑,“这里就是一个池塘,你说我将你杀了,绑了石头丢到池塘里,估计就算是烂成渣了,也没有人会知道&?!?br />
    “沈书意,你敢杀我?”冷笑一声,蔡朗看着威胁自己的沈书意^?!澳阍谕饷虐徒嶙挪淘飧隼匣斓?,不就是为了混的好一点,你敢杀……”

    砰的一声,落水声响起*,蔡朗半天从池塘边站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站在岸上的沈书意,怒吼着,“你真的敢杀我**?”

    “这是第一次,我放过你,不过*^&,蔡朗,杀一个人太简单了*^^,我可以做到无声无息&^,不留下任何证据,让你就这样从岛上消失,所以蔡朗你记住^,不管你要跟着冯家父子做什么,但是*,你要是再敢对蔡导师和师母不敬,敢动手,那么你就等着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吧^&^!”一字一字*,冰冷而无情,沈书意此刻那原本柔和的脸庞却已经森冷成一片*^&*,冷酷的杀机从眼中迸发而出^&,那原本宁静的气息也被浓郁的血腥味所代替^^^&。

    站在冰冷的池塘里,蔡朗浑身直发抖^,这一刻&,看着居高临下的沈书意,从她的眼睛里,蔡朗看到了死亡的可怕&,而这种眼神*&,看待死人的眼神,蔡朗很熟悉,在决斗场上*,他看过那些高手看待比自己弱小的对手时^*,就是这种眼神&&,但是那些人的眼神却远远没有沈书意的眼神来的可怕,她的眼神如同站在苍穹之上的天神蔑视着地上弱小的蝼蚁*,要杀要剐只是随她的高兴&&^。

    “记住,永远没有第二次,否则就是你死*!”冷冷的丢下话,沈书意漠然的转身离开^&^&,这样性格扭曲的蔡朗^*&,根本无法将他拉回来,所以沈书意宁愿蔡朗不要回来打扰蔡元伯他们的平静生活。

    “蔡元伯要是你的心性的十分之一^*&,蔡朗就不会变成这样*?!背靥磷蟛嗟氖髁掷?,总是古板冷漠的郑长老缓缓的开口,刚刚这一幕&*,他都看在眼里。

    武者*,就是逆天而为^,勇往直前^,心性如铁*,该狠的时候就该狠,可是蔡元伯性子太温和^,当年蔡朗被发现筋脉太细&,不能习武之后,蔡元伯夫妻就感觉有些愧对蔡朗,所以小时候蔡朗不管如何的无理取闹*^,夫妻二人都是默默的承受着,这也导致蔡朗的性子越来越偏执,越来越扭曲,到如今就成了这副模样,将一切都怪罪到父母身上。

    “郑长老*,让你见笑了?^^!鄙蚴橐馕⑽⒁恍?*,刚刚面对蔡朗的血腥杀气消失的无影无踪,有些人,根本不是你好言相劝就有效的&&&,说句不好听的话,蔡朗这样的性子已经形成*,根本就是给脸不要脸,所以应对蔡朗&^,只能比他更狠,让他害怕忌惮了才行*&^^。

    郑长老走上前来,他穿着宽松的练功服&,原本是在林子这边打坐的*,没有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竟然看见沈书意挟持着蔡朗过来了,而眼力和耳力极好之下^,虽然相隔挺远,郑长老却还是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

    抓起沈书意的胳膊&,手指搭上她的脉搏*,岛上习武之人都学习了内功心法&,所以对把脉基本每个人都精通^,不过此刻*,古板严肃的郑长老却是表情错愕一愣*,有些诧异的看向沈书意,“你的伤竟然这么轻&*?&!?br />
    昨天穆导师和沈书意打了一场,虽然看起来是沈书意最后胜利了,用凤凰喋血挟持住了穆导师^^,但是谁都知道沈书意是用吐血受伤换取这唯一的机会*&*,才一举制敌*&*,真正算起来,沈书意比起穆导师差距太大了&&。

    可是郑长老没有想到沈书意的伤竟然如此之轻,最多三天就痊愈了*^,这说明在和穆导师对阵的时候*&,她不但在精确计算着整个战斗,而且还将自己的受伤控制到了最低最轻微的程度*,根本只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小伤*^^,而之前郑长老包括所有的导师都以为沈书意已经被打的吐血*,没有一个月都无法痊愈。

    “穆导师出手不是那么狠?!鄙蚴橐饷亲游蘩档男α似鹄?&,她总不能说自己以前战斗那都是九死一生,太血腥太危险,所以导致和穆导师的战斗^&,虽然沈书意处于完全的劣势,但是穆虹毕竟只是想要蹂躏沈书意&^,一开始没有下杀手^,所以沈书意就掌控了机会*&,主导了正常战斗&**,好几次受伤吐血那也是沈书意故意为之,好用来麻痹穆导师。

    可惜筋脉受损^,否则这孩子绝对能成为岛上最强的高手之一,郑长老默默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转身离开了,穆虹出手之狠,郑长老是完全知道的&&,只能说比起战斗经验,岛上这些导师只怕都不到沈书意的三分之一&。

    沈书意回到蔡元伯这边时,厨房已经打扫干净了,蔡元伯重新弄了早饭^&&,因为蔡朗的胡闹&&,气氛显得很是沉闷^,沈书意身上也有伤,所以干脆就留下来陪着蔡元伯和蔡师母,说话逗笑,甚至说起了沈家的事情,倒是让两人愈加的心疼沈书意*^,对蔡朗的事情倒也看开了不少。

    外门依旧是正常的教学活动&,中年级都是后天四五六境界的学院,到达后天七层之后,也就可以进入高年级了^,基本不需要导师了,偶然有什么问题才会询问导师,更多的是靠自己的突破,等到内功和外功完美的融合*^,一举突破后天到达先天就等于有资格进入内门&。

    此刻^^,穆虹正在讲台上讲课,她是中年级的导师,虽然中年级有十多个导师*,但是穆虹也算是众多导师之首,而这是一节大课,讲述的是如何将内息融进到外功之中&,提高自己的战斗能力*。

    “穆佳你和刘丰上来演示一遍^?!币谰墒歉甙恋奶?,和沈书意之前的那场战斗*&,毕竟只有导师知道,没有导师会将沈书意挟持了穆虹的事情说出去,所以在学生面前*,穆虹依旧是中年级最厉害的导师^&,高高在上。

    “是*?&*!北唤械矫值哪录押土醴峥焖俚恼酒鹕砝聪蜃徘懊娴难菔咎ㄗ吡斯?,他们两个都是中年级里身手极好的两人,而且让他们演示^,其实也是一种显摆和炫耀&*。

    砰的一声*,教室的门被推开,刘丰和穆佳一愣,刚准备动手的动作停了下来,其他学生也都齐刷刷的向着门口看了过去&&,还没有人敢随意的打断教学&,尤其是穆虹的教学。

    “你是谁^?出去^*!”穆虹眼神一冷&,不由的怒声斥责*。

    “穆虹^?^*!被卮鹉潞绲娜词且坏赖统炼淠纳鬪,谭宸站在教室门口^,面瘫着峻脸*,就这么看着穆虹,“内门谭宸,先天一层^,向穆虹挑战&?!?br />
    呼啦一下,所有人都呆傻的愣住了^,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先天一层虽然是他们所有人学习的榜样,毕竟进入先天就等于进入内门&,但是挑战穆导师^?有没有搞错^!越级战斗基本都只有输的份*,更不用说是越了好几级,穆导师可是中年级最厉害的导师,已经是先天五六层境界的高手&,这不是挑战&&,这根本就是找虐^。

    如果说没有昨天被沈书意给挟持住的愤怒和憋屈,穆虹此刻则会冷静一些,但是再次被一个学生给挑战*&,即使是内门的*,穆虹也已经气的浑身发抖^,脸色铁青,冷冷的开口,“好,很好^,一个内门的子弟就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今天我就代表你导师好好的教训你&^!”

    “去外面?&!崩渖亩禄?&*,谭宸转身向着门外走了过去,教室里虽然也有演示台*,但是毕竟是教学为主的地方&,地方不够用&。

    穆虹怒着脸快速的走了出去&,昨天是她失误,她没有对沈书意下狠手^,却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还敢用凤凰喋血来压制自己,今天^&,穆虹无论如何也要找回面子&,否则那些导师还以为自己打不过一个学生!

    中年级的学生呼啦一下都冲到了外面,让原本在外面正在上课的低年级学员也都微微一愣&*,以为中年级的学长和学姐也在外面上实践课^。

    可是当议论声响起,不到片刻的功夫&,所有学生都知道这不是中年级的实践课&,而是有内门的学长竟然越级挑战中年级的导师,这让所有人都傻眼了,也让低年级的导师也愣住了&*,难道这个内门学生和穆虹有什么矛盾&?

    “有没有要赌积分*^,我赌穆导师肯定输!”陆纪年吆喝着,声音故意说的很大*,让四周的学生都诧异的看着陆纪年,尼玛^,这是想积分想疯了吧^^?一个导师再怎么逊色^,能输给学生?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你看这来挑战的学生面瘫着峻脸,一看就是胸有成竹&,没有开打已经在气势上胜了,可是穆导师怒火冲冲,情绪不稳&,这样在战斗里会很吃亏的,所以我赌穆导师肯定输&^!”陆纪年挑着眉头&,一脸邪魅不羁的模样&,啧啧两声,“你们敢赌吗^?”

    虽然很多学生也认为陆纪年说的挺对,但是中年级的导师最差也是先天四层的高手,而穆虹已经是先天五层巅峰*&,即将跨入先天六层的境界^^&,说穆虹会输给一个先天一层的学生,所有人都不相信*。

    “好&,我和你赌了,一千积分^,穆导师胜利*!”穆佳第一个走了过来^^,愤怒的看了一眼陆纪年&,她知道陆纪年和沈书意的关系非常铁^&,这一次^&,陆纪年只怕是故意这么说&,让表姨丢脸&,毕竟陆纪年手里头的积分有十多万&,根本不怕输^^&&,但是这么一造势,却会让表姨的名誉受损。

    刘丰第二个赌的^,他再傻也知道穆虹不可能输^,越级战斗,如果说这个面瘫着脸来挑战的学生是先天五层或者四层*,那么还有可能赢,先天一层,必输无疑*,刘丰得意一笑^,“我赌一万积分&?!?br />
    中年级的学生基本都赌了&,当然是赌穆虹胜,低年级的学生看这架势^,再看自己导师那严肃的表情&,也都不敢赌了。

    “这是内门的学生&?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一旁低年级的导师对着另一个导师开口*,毕竟他们都是外门导师^*,谭宸只是先天一层,说明才进入内门没有多久^,他们怎么一点都不认识^。

    “我看着也陌生&,而且怎么会突然挑战穆虹?”另一个导师也压低了声音,不由的想到昨天沈书意和穆虹之间的冲突&,难道是来寻仇的?可是沈书意之所以会胜利&,那完全是侥幸,看穆虹这架势,绝对是一出手就是必杀,毕竟高了三四级,想要越级挑战胜利*,根本是不可能。

    导师也凑到一起议论起来&,学生就更是议论纷纷,外门不限挑战&,毕竟都是武者*,但是这么多年来还真的没有多少学生会挑战导师*。

    “死了不要怪导师我没有提醒你**?!崩淇岬目?&,穆虹阴狠着眼神*,昨晚在沈书意那里丢了面子^*,今天&,无论如何*&,穆虹也要将自己的面子给找回来,否则她怎么领导外门中年级的导师^,怎么教导中年级的学生。

    冷着面瘫脸&&*,谭宸动手了,而穆虹也如同导师们判断的一样,一开始就是十成的力气,直接下狠手*,绝对不会让自己再犯昨天一样的错误&。

    拳来脚往,穆虹速度力度都提升到可怕的程度^,但是谭宸同样很快^,虽然只有先天一层的境界&,但是谭宸和沈书意一样有着强悍的战斗经验*,他们过去对敌,都是必杀的凶险*,所以即使穆虹提高了警惕,但是在战斗经验这一块而言,比起谭宸和沈书意还是弱了很多。

    “怎么可能!”当飞起的一脚被谭宸的手臂给挡了下来*,穆虹形态尽失的低吼,不敢相信自己先天五层巅峰的境界&*,竟然会被先天一层的学生给挡了下来^。

    “该我了!”冷酷着声音开口*&,谭宸一双黑眸冰冷到极点*,他最开始只是防守为主^,而摸清了穆虹的攻击手段和套路之后^,谭宸终于开始攻击了。

    快如疾风&&,锋芒毕露!谭宸终于开始猛攻了,一招一式,直接将穆虹的退路都封死了*,退无可退^*,而正面却是谭宸必杀的凶狠攻击**!

    局面瞬间翻转过来^&,如果说最开始穆虹是占着上风*^,谭宸是防守为主,但是此刻&,当谭宸攻击的时候,穆虹完全被压制住了^,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她的境界,她的身手根本来不及发挥出来就被谭宸的猛攻给打断给压制!

    砰的一拳^,穆虹脚步猛然的后退&,嘴角破裂^,可是容不得她愤怒,谭宸势如破竹的攻击再次逼上前来,让穆虹几乎是手忙脚乱起来&*,太快&^,太猛^*,太狠!谭宸如同死神一般,招招必杀&&,不留一点余地&!

    所有学生都惊呆了*,所有导师也都愣住了&,难道现在流行越级战吗?为什么一个先天一层的学生将先天五层巅峰的导师打的没有还手的余地&*^,只能被动的挨揍!

    “这才是真男人*^!对敌人就要狠!”陆纪年悠哉的开口&*,啧啧,他就知道当小意被欺负的事情传回内门,谭宸这个面瘫肯定暴怒了,看吧^^,这才是真男人^!越级战&,直接在挑战赛里光明正大的报复回来&,啧啧,太过瘾了,不过谭宸这面瘫也变态了&,才一个月竟然就先天一层了^。

    “够了*!”洪长老快速的开口*,同情的看了一眼被揍的穆虹&,这都是什么事啊,一个导师被学生揍&?而且穆虹多少也是个女人,这内门的小面摊,难道不知道尊师重教&^,不知道给导师留点情面吗^?

    谭宸将距离穆虹鼻子不到一厘米的拳头给收了回来&,而太凌厉的杀机震慑之下^,穆虹脸色煞白着^,竟然双腿一软,踉跄了好几步^,根本被谭宸猛烈的攻击给打的措手不及,狼狈无比^。

    看着四周学生那复杂的目光,看到几个导师同情的眼神&,穆虹呆愣住了,脑子里嗡嗡的,她输了&,输给了一个先天一层的学生*&*,在大庭广众之下输了?

    “??^!我要杀了你*!”疯狂的叫了起来&,愤怒让穆虹双眼赤红*^,猛然的向着已经收手^*,背对着自己要离开的谭宸发起了杀招。

    “我靠*,太无耻了吧*!竟然偷袭&!”陆纪年直接嗷了一嗓子^&,然后迅速的换了个位置&,直接躲到了广大学生中间,省的被穆虹给惦记上了。

    不得不说陆纪年这么一嗓子,让所有学生都有些鄙视的看向偷袭的穆虹**,别人已经收手了*&,不揍你了,你竟然还无耻的偷袭*,还是大杀招,这也太无耻一点了&^,更何况穆虹还是个导师!

    偷袭的动作一顿,可是穆虹眼神一狠,再次向着谭宸继续攻击过去,不过这一瞬间的停顿&,让谭宸早已经防备^,其实即使没有陆纪年这一嗓子,谭宸也不会将自己的后背就这么留给敌人&,所以在穆虹攻击而来的瞬间^,谭宸略显得瘦削的身体陡然之间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直接飞起一脚踢向穆虹的脸。

    “好了^,穆虹*!”偷袭失败^,看着穆虹竟然还要继续下去,洪长老快速的上前*,迅速的将穆虹给挡了下来^^,被一个学生给打败的确丢脸*,但是偷袭自己的学生那更丢脸^!

    “我要杀了他&!”阴毒着眼神^&,穆虹浑身直发抖^,扭曲的脸上满是浓烈的杀机&,不杀了这个学生&,穆虹死都不甘心&!

    “随时奉陪&^!”面对一个先天五层巅峰高手的杀机,谭宸冷冷的开口,依旧面瘫着脸&,根本不将穆虹放在眼里*。

    现在内门的学生都这么强吗?其他导师一看谭宸这面瘫的表情,都无语了!好吧^,虽然是越级战斗,但是谭宸的确胜利了&,所以穆虹即使要杀人报复^,估计也只有失败的份^&,不过为什么能越级胜利&?太扯淡了,这真的不科学*!

    “或者现在就可以生死斗!”就在众人还感觉处于玄幻状态中时**^*,谭宸再次冷声的开口*^,冰冷的黑眸就这么平静的看着发疯的穆虹,她如果想要死&,谭宸不介意动手^。

    这真的是偶像?^?!外门所有观战的学生都齐刷刷的将敬佩的眼神看向谭宸,太帅了,太威武了!尼玛&,他们什么时候能进入内门*,能这么威风?

    “好了*^,小师弟,既然胜利了我们就回去吧&&,老师可气的不轻?^!币坏狼謇试枚纳粝炱館^,越过众人*,一个三十四五岁的男人快速的走了过来,面带着和煦的笑容,向着一旁的导师颔首致敬,所有又向着洪长老开口**&,“洪长老,这是我的小师弟,刚刚多有冒犯,我现在就将人给带走?^!?br />
    “那个老疯子今年收的徒弟&?我记得这小子两个月前才进的岛^?**!焙槌だ弦层读?&,内门大长老那可是顶尖的高手,但是性子可是孤僻怪异^*,收徒的要求极高*,所有人都以为他只会收周梓幽一个徒弟,谁知道今年竟然收了一个从外面来岛上的学生当徒弟&。

    不过此刻看着谭宸的模样*,好吧,这的确是个变态的天才&,才上岛两个月,竟然已经进入先天一层的境界,而且还越级战斗胜利了*,难怪能让老疯子看中收为徒弟^^。

    “是你?”穆虹愣了愣,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自己曾经暗恋多年未果的男人*,可是看着周梓幽俊雅带笑的脸^,再想着自己形态尽失的样子**,穆虹在怔愣之后&&,随即脸色大变,阴狠的目光再次杀机毕露的盯着谭宸*&,这个人必须死*!

    “穆导师*,小师弟性子不太好,多有冒犯&*?^!敝荑饔囊谰衫噬目赹,只是当看到穆虹那满含杀机的眼神时,表情不由沉了沉了,无奈的看着面瘫着脸的谭宸^&,小师弟至少要告诉自己^^,他到底出来挑战穆导师是为了什么?^?^?

    “周梓幽*,这是我的事&,和你无关^!”穆虹尖声的开口&,恨自己此刻里子面子都没有了,更恨周梓幽竟然维护外人&!

    “好了,臭小子,给老子回去继续练功!”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估计是担心周梓幽这个师兄根本拿谭宸这面瘫没有办法,所以大长老竟然亲自过来抓人了。

    “明天回去?&!奔词姑娑源蟪だ?,谭宸依旧面瘫着脸^,丝毫不理会气的几乎要炸起来的大长老&&,目光扫了一圈&,最后看向陆纪年^,大步的走了过去&^。

    哗啦一下,四周的学生都齐刷刷的推开了&,连穆导师都能打败&,他们可不敢惹*&,气场太强了,而陆纪年嘿嘿一笑,拜谭宸所赐,今天又狠狠的赚了个盆满钵满。

    “还明天回去?谁给你的假,给老子现在立刻马上就回去!”大长老果真被气的胡子直翘^,嗷嗷的叫了起来^*^,三两步的向着谭宸冲了过来^*^,这个臭小子,死面瘫*!

    “你输了!”对于大长老的身手^,谭宸根本没有什么招架的余地,所以此刻^,谭宸皱了皱眉头&&,不悦的看着要将自己抓回去的大长老*。

    “老子输个屁,你个混小子,你他妈的用枪**,老子是铜皮铁骨吗&^*?能不输吗?”大长老再次暴怒的吼了起来**&,一般人用枪,大长老根本不担心&*,可是谭宸的枪,那就是夺命的利器,而且这个臭小子还真的敢开枪,大长老也只能退避三舍,让谭宸给出来了,气得大长老都想揍人了。

    看着面瘫脸的小师弟,再看着跟个炮仗似的老师&*,周梓幽无奈的揉了揉眉心,他突然感觉以后的日子一定很艰难很艰难!

    突然,就在周梓幽以为谭宸和大长老要打起来的时候&,谭宸那原本冷酷的面瘫脸突然柔软下来,随后快速的转身,一瞬间^,冰冷的黑眸温柔的可以漾出水花来**&*。

    冰山融化??**!所有人都傻愣住了&,顺着谭宸的目光看了过去,一下子被这么多目光盯着,沈书意无奈的一笑^*,不过脚步倒是快了几分,“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不打败你老师就不给出来吗?”

    “给你报仇^&?^^!泵髂空诺ǖ目赹^,谭宸握住了沈书意的手,两个月未见,这一刻,谭宸恨不能直接将人抱在怀里。

    报仇?学生们是一头雾水,而所有的导师都错愕的愣住了*,随后看向穆虹,这会看沈书意和谭宸之间的亲昵^,谁都知道这报仇两个字是因为什么。

    沈书意扭头看向表情阴狠的穆导师^,随后无奈的看向谭宸,“是陆纪年告诉你的吧?报什么仇啊,再说了我也没有输啊**?!?br />
    “我看见她脖子上的伤口了^!碧峰纺敲嫣钡木成系故枪雌鹨荒ㄇ诚缘男&,打斗的时候&&&,他就看到穆虹脖子上的伤口了&*,很细,在动脉上方*。

    被谭宸这么一提醒,众人刷的一下看向穆虹*&,却见她脖子上的围巾已经掉落在地上*,而脖子上伤口自然浮现在众人眼中。

    “老子以为这个小面瘫已经够变态了^,没有想到这丫头更变态啊&,一个后天境界竟然也能赢,洪海**,你们外门的导师是不是太没用了*?”大长老此刻嘿嘿的笑了起来,得意洋洋的看向哭笑不得的洪长老,接二连三的被学生给揍了,这还算是导师吗&?当陪练还差不多。

    “老师,你少说几句啊^&!敝荑饔奈弈蔚目聪虼蟪だ?,您老没有看见外门导师的表情都不太对劲吗?“这里是外门,是小师弟媳妇待的地方,你想让小弟妹以后没有办法待下去吗?”

    “谁敢欺负我们家的人,老子揍扁他&!待个屁啊*,面瘫,带着你媳妇跟老子回去,这里导师太弱了,待着也没什么用^?!贝蟪だ厦纪芬惶?^*,威胁的目光看向一种导师,你们敢动手给面瘫媳妇穿小鞋试试看!

    “不行!”这边谭宸和沈书意都还没有开口^,陆纪年直接不干了,嗷嗷的抗议起来,这人都去了内门*,剩他一个待在外门^^,这绝对不行&。

    刷的一下*,众人目光诡异的看向陆纪年,毕竟大家都知道陆纪年和沈书意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会看陆纪年这么明目张胆的反对&,众人暧昧的笑了起来,难道是三角恋*&?

    “小子^^*&,你反对个屁???”大长老危险十足的开口,动了动拳头看向陆纪年&,“你小子再说一遍?”

    “那个面瘫的老师,你绝对了解面瘫对不对?我敢保证,你让小意跟着走了&^,面瘫绝对要将心思都放到小意身上,绝对不会好好训练的*!”陆纪年嘿嘿一笑,暧昧的瞅着一旁你侬我侬的两个人,对着大长老眨了眨眼睛&*,这绝对是经验之谈^。

    大长老表情一顿,为难的看了看谭宸^,貌似还真是这么回事&!“面瘫^^*,你媳妇还是留在外门吧&,最多*,一个月准你过来一趟^,不过你放心,以后外门谁敢欺负你媳妇,老子带内门的人过来将他们轮流虐个遍?!?br />
    “我不和你过去了^^&!鄙蚴橐馕⑿Φ目?,看着谭宸明显不高兴的脸庞**,眼中笑意加深了不少&,对于谭宸面瘫着峻脸装可怜的样子,沈书意是最没有办法了&,只能软着嗓音哄人,“蔡导师学识渊博,对内功心法这一块很有见解*,我想跟在蔡导师后面多学学?!?br />
    谭宸抿着薄唇&,冷酷着面瘫脸,就这么看着沈书意,一副我很生气我绝对不屈服的冰山模样*,让周梓幽直接傻眼了&&^,大长老也差一点将眼珠子给瞪下来**,这就是他们那个面瘫的徒弟(小师弟)?竟然装可怜博同情*?貌似和他们相处的时候,明明是一天都没有几句话,面无表情,除了训练还是训练,可是现在这被人欺负的Q版小冰山模样&?这世界真的玄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16》,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16章 报复回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16并对婚宠军妻216章 报复回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1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