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章 欺人太甚

    沈书意刚在宿舍里将《元气经》又仔细的看了一遍*,将蔡元伯所叮嘱的注意事项和学习内功心法的一些要点也都牢牢记在了心里^^,刚准备一鼓作气来试试看自己的筋脉里如果产生内息会有什么状况*,结果方宁在外面敲门喊了起来,“沈学姐,穆导师让你过去一趟?!?br />
    穆导师?沈书意将《元气经》放在床边的桌子上^,起身向着门口走了过去^,脸上却带着几分诧异之色,虽然当时和女疯子严铁男战了一场,沈书意的身手惊艳全场,第二天外门的导师将沈书意当成了香饽饽^,可是随后在知道沈书意经脉受损之后*,所有导师唯恐被沈书意赖上一般跑都跑不急*。

    而穆导致是穆佳的表姨^,也是中年级的老师^,按理说她和沈书意之间是没有什么纠葛的,可是突然穆导师让方宁过来叫沈书意过去一趟,明显是出了什么事^。

    “谢谢^,我这就过去?!倍杂诜侥飧鲈究雌鹄春苁侨惹樗蔨,可是骨子里却阴险的女孩子&^,沈书意是敬而远之^。

    最开始方宁想要让沈书意加入火玫瑰失败之后^,方宁也跟着穆佳挑唆让沈书意和严铁男打了一场^&,一战成名之后*,方宁倒是不敢再来惹沈书意了,虽然是一个院子,可是架不住沈书意那后天巅峰的境界。

    “学姐就赶快过去吧*?!狈侥ψ呕卮?,可是眼中却闪过一丝阴狠得意之色^,让她自以为身手了得*,看不起自己,这一下倒霉了吧*!看你还能得意到几时&!

    沈书意敏锐的将方宁眼中的得意之色收入眼底,心里头也有些的底了,看来穆导师找自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这些天外门一些关于沈书意高傲不可一世的传言什么的,沈书意倒也知道&,而传这些话的人估计就是方宁&,只不过沈书意虽然经脉受损,止步先天&,但是在外门却还是没有人敢挑衅沈书意,所以方宁即使心里头嫉恨,却也只能私下里做这些小动作来报复沈书意。

    “穆导师,你找我?”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沈书意走了进来&&,视线快速的扫了一圈^,当看到阴狠着一双眼,满脸报复的狼哥时&,立刻明白是什么回事了,看来打了小的,老的就出来找自己麻烦了。

    “外门的规矩你不知道吗*?不管是在外门还是在岛上*,严禁械斗!”女人的声音总显得有点的尖细,而此刻穆导师冷言斥责着沈书意^。

    当初她以为沈书意是个天才&,自然是想尽办法要将人给拉拢到自己身边,收为徒弟,甚至不计较她对穆佳的冒犯&,可是谁知道沈书意竟然经脉受损&,这样的废物,穆导师自然不会再放在眼里^,这一个月来也听了不少关于沈书意的传言&。

    明明经脉受损*&,止步先天,可是却依旧狂傲不可一世,目中无人*,自以为是*,穆佳这孩子还想要将她加入火玫瑰来?;?^,结果沈书意竟然还端着架子,不知好歹*^,此刻*,揪到了沈书意的错,穆导师更没有好脸色,疾言厉色的怒斥起来。

    “好了,穆导师^,事情都是双方的,不要指责这个小丫头了*,我儿子只怕也有错^?!弊诶歉缟肀呷词且桓龊谑莸睦贤?,身材并不高,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但是那阴狠的眼神,脸上一闪而过的厉色,让人明白这个黑瘦老头绝对是比狼哥更加可怕的对手。

    “沈书意**,我问你,冯华是不是被你打伤的?”穆导师对牢头的话很买账,倒也停下斥责沈书意了*,端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审问起沈书意来了。

    冯华就是被沈书意给打伤的狼哥&,只不过在决斗场这样的地方,基本没有人叫名字,都是代号,如同冯华的父亲就被称为牢头*,而冯华因为身手强悍,性格阴狠毒辣而被称为狼哥^。

    “我是正当防卫,我们在吃饭的时候冯华带着好几个手下来找麻烦^,原本只是简单的过招,不过在冯华输掉之后,竟然背后对我们射了淬了毒的弩箭,他身上的伤完全是咎由自取*!鄙蚴橐馑淙挥械闫婀帜碌际谷煌耆屠瓮匪鞘且换锏?,但是狼哥受伤这事,完全是他歹毒造成的,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沈书意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就冲狼哥那六枝淬了毒的弩箭&,沈书意杀了他也不为过。

    “强词夺理*!身为外门子弟,你不知道外门的规矩吗?什么叫做过招*?自以为学了一点本事^,就出去耀武扬威,逞凶斗狠&,你这样的性子**,难怪会止步先天!”听到沈书意承认狼哥的伤是自己造成的,穆导师眼神陡然之间狠戾起来,更是怒声训斥着,“你立刻给冯华道歉!乞求他的原谅*!”

    “穆导师,虽然你也是我的导师,但是也没有权利私自给我定罪吧?更何况我已经说了我是正当防卫!难道有人要杀导师你,导师你还大度的以理服人,用外门弟子不能动武的规矩任由别人宰你几刀吗?”冷冷的反驳回去^&,沈书意目光平静的看着勃然大怒的穆导师&,她既然一面倒的帮狼哥*,沈书意就算再有理也是枉然^,所以沈书意也懒得理会什么尊师重教了*,穆导致明显就是找自己麻烦。

    “好,好,好!”接连三个好字^,穆导致气的脸色发青,估计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顶撞,看着沈书意这么平静自若的模样^,穆导师更是气的火冒三丈*,倏地一下站起身来,“你不是自以为身手了得吗?那我就来会会你,看看你这个高手到底有多么了不起!”

    面对穆导师的攻击^,沈书意脸色也是一沉*,不过多少大风大浪都经过了,即使穆导师是先天五层的高手^,但是沈书意还真没有怕过谁。

    好强的力度!好快的攻击速度!沈书意快速的躲闪着*,每一次在穆导师的手或者脚要伤害到沈书意的时候^,她却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快速的避让开,虽然沈书意比不了穆导师的速度&,但是她过去在龙组的经验&,可怕的直觉,却让沈书意即使只能防守,但是别人想要伤到她也没有这么容易^。

    “果真有几下子*,难怪这么傲?^!弊约撼鍪志谷换鼓貌幌律蚴橐?&,穆导师怒极反笑着,筋脉中的内息猛然的在全身流转着,这种内息配合着外功招式产生的内劲*,让沈书意也是状况险出,局面越来越危险*。

    “还不认错道歉!”终于一拳头击中了沈书意的肩膀,穆导致原本是想要趁机抓住沈书意*,可是她却如同一尾鱼一般,滑不留手,身影快速的一个扭转,愣是从穆导致的手中再次逃脱了。

    “我何错之有?”冷笑的反问着,沈书意动了动肩膀*,这一拳头力度极重,沈书意只感觉肩膀的骨头都要被震碎了*,看着咄咄逼人的穆导师,沈书意依旧平静着一张脸^,不惜不怒,却让人知道这个看起来乖巧的女孩子绝对有一身的傲骨。

    “好&&,我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你&!”穆导师看着根本不服输的沈书意,眼中的杀气一闪而过,一个止步先天的废物,就算是伤了^,外门也没有人会找自己麻烦*,既然沈书意不识抬举^,刚伤了冯华*,穆导致阴狠着眼神,手中的攻击愈加的强势而可怕^。

    胸口又挨了一脚,沈书意忍不住的咳出一口血,看起来很是的狼狈&,一旁的狼哥满脸笑意的看着完全被穆导致压制的沈书意,敢对自己动手,这个女人简直不知死活^,等弄死她了&,再去找陆纪年还有那个胖子,还有几个毛孩子算账*,一个一个将他们都给弄死*!

    沈书意虽然节节后退,一个后天武者和先天境界根本没有办法比,更何况穆导致的身手已经是先天五层的境界&,高出太多^&,沈书意的经验根本弥补不了这种差距,所以她越来越危险了^,狼哥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得意,一旁的牢头也是阴沉着一双眼,敢伤了自己的儿子*,简直是不知死活!

    砰的一声,沈书意再次后退了几步,单膝跪在了地上^,又吐出了一口鲜血*,穆导师根本是下了杀手,沈书意双手猛然攥紧成拳头&,一手抹去嘴角的血迹*,抬头看着直接走上前来,一脚向着沈书意脸庞踹过来的穆导师,沈书意冷酷一笑。

    比不了身手,那就比战斗经验^,比战斗的头脑,就在穆导师以为沈书意根本是个垃圾*,只能匍匐在自己脚下苟且偷生的时候^,沈书意突然一手抓住了穆导致踢过来的脚&,用力的一个拉扯^,穆导师重心不稳的往前一个踉跄*。

    这就是机会!沈书意挨了这么多拳头,吐了好几口鲜血换回来的机会!陡然之间,清瘦的身影如同利箭一般*,沈书意从地上瞬间跳起,趁着穆导师重心不稳的一刹那*,手掌里赫然多了一把黑色看起来很是普通的匕首,这确实诸葛大师最后的遗作凤凰喋血!

    而穆导师也猛然惊觉到危险,快速的拔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银色匕首,岛上的人都习惯带着冷兵器*,穆导师更擅长用的是鞭子^,但是平日里带着鞭子不方便,所以她还带了一把匕首,只是她没有想到竟然真的被沈书意给逼的拔出了匕首。

    可是寻常的匕首能挡得住凤凰喋血的锋利吗?即使是穆导师这把精钢锻造出来的银色匕首,但是当碰到兵中之王的时候,也之后陨落的份*!

    没有任何声音,凤凰喋血的锋芒直接将穆导师手里的匕首给割断了^,锐利的刀锋瞬间就逼到了穆导师的脖子*,虽然还没有碰到肌肤*,但是凤凰喋血的锋芒却已经将那白皙的肌肤给割破*&,殷红的鲜血顺着伤口流淌下来。

    “穆导师,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不介意多杀一个人?!崩渖目?,沈书意持着凤凰喋血将愤怒不已的穆导师给逼停了下来*&,平静如水的目光瞬间看向一旁同样因为震惊而站起身来的牢头^,“你动作再快却绝对快不过我^,所以还请坐下来&!”

    牢头在看到穆导师的匕首给凤凰喋血给割断的时候就知道坏了,他瞬间站起身来想要偷袭沈书意,可惜沈书意的动作太快,而且即使和穆导师这样的高手对决,被打的连连败退吐血,却还是防备着自己*,而且沈书意站在穆导师的身后,凤凰喋血架在穆导师的脖子上,牢头纵然身手再强此刻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小丫头,我今天过来只是来了解情况^,你这孩子还真是冲动,竟然对自己的导师如此不敬?!被夯旱目?,牢头一脸惋惜外加无奈的看向沈书意*,似乎他根本不是过来兴师问罪,只是态度和善的来询问一下事情的经过&,可是沈书意却不知好歹*,竟然对自己的导师动手,还伤了人。

    “是非对错&,不是我说的^,也不是你们说的,穆导师既然对我下杀手就应该知道,没有人会等着被杀而不反抗,至于你说的不敬,我沈书意从来都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但是人若犯我^,斩草除根&?!毙ψ趴?,沈书意表现是如此的平淡,似乎根本不将挟持穆导师这事当成什么大事,这种内敛的自信和低调&,让精明的牢头知道这个看起来如此年轻的女孩子^,绝对是个狠角色&,而且是个精明的狠角色。

    牢头眉头皱了皱*,他原本以为打伤自己儿子的只是外门一个才入的新弟子*,即使身手了得又如何?岛上最不缺的就是高手&,外门最不缺的就是天才&,更何况如果真的是黑丫这些小孩子^*,牢头还要忌惮几分,毕竟这些孩子未来成长的空间太大了,若是被哪个导师看中了收为徒弟,那可是不好得罪的^,但是沈书意这些大人,牢头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可是牢头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如此强大&,虽然只是后天巅峰的境界,一直被穆导师压制着&,节节败退&,但是她受的都是轻伤^,而且却一直在计算着^^,掌控着全局^,等到穆导师轻敌的那一刻&,突然之间反击,势如破竹^*,摧枯拉朽&,竟然依靠后天巅峰的境界压制住了穆导师先天五层的境界。

    这一场战斗^,诚然穆导师太轻敌了^,当然了,她若是一开始就对沈书意下杀手,沈书意根本没有招架的余地&,可是穆导师却要在战斗过程中凌辱沈书意*,她要让沈书意明白她的狂傲根本就是可笑,一个止步先天的废物,还敢这么嚣张,但是到最后,穆导师却被沈书意给算计到了^,沈书意用最小的伤害,换取了这个机会,一举制敌^。

    “沈书意&!”愤怒惊恐外加不敢相信,太多的情绪让穆导师整个人都扭曲了,阴狠的眼神&,可惜脖子上的利刃^,却让穆导师丝毫不敢动弹,沈书意看起来安静内敛,但是真的动手了^,却比谁都狠,面对一个先天五层的高手,却敢以身诱敌,这可是冒着生命的代价&&,一般人绝对没沈书意这般大胆&。

    牢头也知道这样僵持着根本不行,最后只能按照沈书意的要求将蔡元伯还有其他几个导师,包括洪长老和郑长老都叫了过来了^。

    “小意,放下刀子&?!辈淘哺静恢赖降壮隽耸裁词?,不过当看到沈书意竟然挟持住了穆导师^,蔡元伯也足足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穆导师可不是严铁男,这可是实打实的先天高手^,而且还是先天五层的境界,比起蔡元伯厉害多了,进入先天之后,越往后面越困难*,有些人十年才能进步一层&,有些人一辈子就困死住了&,蔡元伯这辈子也就是先天三层的境界^,十多年了^,根本没有办法再进一步^。

    “是&?!北绕鸲阅碌际Φ奶?^,对于疼爱自己的蔡元伯,沈书意还是非常尊敬的*^,听到他的话,随即就将凤凰喋血给收了起来*。

    而变故就在瞬间发生&&,穆导师今天丢了这么大的脸,之前沈书意的凤凰喋血一直架在她的脖子上,穆导师纵然已经气炸了,却也不敢动,但是此刻,沈书意将凤凰喋血拿开之后**,穆导师眼中阴狠着^,猛然之间向着沈书意发起了必杀的攻击。

    “穆导师之前你要杀我被我反制止住了,现在当着这么多导师的面&,你还要偷袭杀我吗^?”厉声指责着,沈书意早已经防备^,身体猛然一个后九十度的倾下,手腕一扬,还沾着鲜血的凤凰喋血直接向着穆导师的手腕削了过去,这可是神兵利器,穆导师已经尝到了厉害,绝对不敢冒险。

    果真是如同沈书意判断的一样&,穆导师只能后退两步避开了凤凰喋血的攻击,而沈书意身影已经迅速的侧移到了郑长老身边,她还担心穆导师不上当呢^,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一个导师偷袭自己的弟子*,还下了杀手*,不管如何*,局面对沈书意已经好多了*&。

    “穆导师,你一而再的要杀小意&&?”蔡元伯虽然反应慢了一些^,但是也是先天的高手,再加上听到沈书意刚刚的怒斥^,蔡元伯这个温和的男人也火了起来,身影上前,一把挡在了沈书意的面前。

    其他几个导师也是眉头皱了皱,如果说之前看到沈书意竟然挟持了穆导师让他们感觉到很是奇怪诧异之外,穆导师竟然在沈书意拿开匕首之后对沈书意偷袭下杀手*,这让几个导师都感觉太不应该了,之前就对一个孩子下杀手,现在当着他们的面又对沈书意下杀手,这个穆虹到底要做什么!

    “几位导师,这事都是因我而起?!崩瓮吩俅慰戳艘谎凵蚴橐?,心里头暗惊**,果真是从外面来的人,沈书意看起来也就二十二三岁^,但是心机城府之深*,让牢头都有些的后怕*,仅仅一个照面*,所有导师都下意识的站到了沈书意这边去了。

    “郑长老^,洪长老*,还有各位导师&,事情如何还是让我来说吧*^?!鄙蚴橐庥只指戳斯郧砂簿驳难?,亲和的声音&,怎么看都比一把年纪,黑瘦的牢头看起来赏心悦目多了&,更何况,沈书意是外门的弟子,让她先说这是护短^,难道要听一个决斗场的幕后老板先说来指责他们的弟子吗?

    在场的都是外门的高手,心智天赋悟性都是顶尖的*,所以沈书意根本不会卖弄什么文字技巧来添油加醋&,只是很平常的将事情的经过给说了一遍,她之所以伤了狼哥,那也是因为狼哥在输了之后,竟然对他们六人射淬了毒的弩箭^^。

    “在冯华射出弩箭之前,我绝对是点到为止*,但是他既然这么狠心对黑丫他们都下杀手,我才会将六支弩箭都射了回去^,当然^,也避开了要害,只是一个警告而已,而且弩箭淬了毒*,解药也应该在冯华自己身上*?&!?br />
    沈书意将自己和冯华的纠纷说了一遍^,当然,两个长老和导师虽然面上没有什么表示,但是心里头还是认可的。

    狼哥带人到了饭店去围堵吃饭的沈书意他们*,这事肯定不能善了,比试之后,沈书意也是点到为止的胜利,但是狼哥竟然狼心狗肺的射出淬毒的弩箭,就算他被沈书意杀了,那也是咎由自取,外门虽然禁止私下斗殴,但是杀狼哥这样的凶徒&&,那也绝对是允许的*。

    “那和你穆导师是怎么回事?”洪长老老神在在的开口,看了一眼一旁依旧平静的牢头,真的兴师问罪^,为什么不找自己,不赵郑老头,偏偏就找穆虹一个*,穆虹和牢头的关系^,当真以为他们都不清楚吗**?

    听到洪长老的话,穆导致脸色阴沉着,愤怒的开口&,恨不能立刻冲上来杀了沈书意&,“还能怎么回事?自以为身手了得,竟然对老师动手,这样的学生^,就该抓了以儆效尤?!?br />
    相对于穆老师的愤怒的表情^,沈书意依旧是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不过在听到那一句自以为身手了得时&&,沈书意挑着眉头看了一眼穆导师,貌似自己刚刚的确略胜一筹,虽然是以受伤换来的机会^。

    而其他几个导师也都是诧异的看了一眼穆虹,不管沈书意和穆虹之间是怎么起了冲突,但是他们来的时候,穆虹可是被一个后天巅峰的小丫头给挟持了^,这说明这丫头也不是自以为是,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当然了,看沈书意这模样,乖乖巧巧的^,皮肤也白嫩,五官精致柔美,怎么看也不是那种自以为是,狂傲闹事的性子,所以穆导师的指控在场的几个导师并不认可。

    “穆虹&,让小意说?!焙槌だ掀沉艘谎坌翁∈У哪潞?^,虽然洪长老对沈书意没有什么了解*,但是也知道她和蔡元伯之间的关系及其融洽,蔡元伯甚至要将沈书意认为干女儿^,就冲着这一点*,洪长老也知道沈书意的性子绝对不是骄纵,这丫头绝对是个好胚子&,只可惜经脉受损,想到此^,洪长老忍不住的叹息一声*,果真是人无完人*!

    “穆导师在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让我给冯华道歉^,我拒绝了,穆导师脾气不太好&,一怒之下对我动手,打着打着,估计是我比较滑溜,穆老师没有占上风*,所以怒极之下直接下了杀手,我也只能用受伤来麻痹穆导师,最后一举制服了穆导致,要挟冯家父子将长老和各位导致请过来了&?!鄙蚴橐饪焖俚慕竺娴氖虑楦盗艘槐?,当然不忘记强调穆虹是对自己下杀手*,所以她只能被动的用凤凰喋血挟持了穆虹,当然了,沈书意也将穆虹咄咄逼人归为了怒极攻心,所以倒也让在场的几个导师很满意^^。

    毕竟导师们也了解穆虹的性子^&,当年穆虹爱上了周梓幽*,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穆虹的性子后来就变的越来越偏激了,脾气也不好,如今四十多岁了,也没有结婚生子,她一个导师竟然抓不住沈书意一个学生,怒极之下下了狠手,沈书意为了自保^,这一切也都说的过去*,合情合理。

    “洪长老,沈书意既然敢对我动手*,日后就敢对洪长老你们动手*,这幸好她只是止步先天,否则还不知道会多么的嚣张跋扈^!”阴阳怪气的开口&&,沈书意没有添油加醋的扭曲事实,所以穆虹也没有办法抓住沈书意的把柄,所以只能揪着她对自己动手这一点来攻击沈书意^,“这样的学生^*,绝对要严惩^,否则以后这些外门弟子都敢对导师动手,那成什么样^!?br />
    “穆虹,你不对小意下杀手,能逼得了小意对你动手吗&?”蔡元伯虽然性子温和^,但是对于沈书意他是一直当女儿看待的,更何况,这件事沈书意原本就没有错,穆虹这样依仗着导师的身份来压人*,根本就是强词夺理&。

    “难道我就这样被沈书意给冒犯了&?”穆虹声音尖细了几分,鄙视的看了一眼蔡元伯,不过也是一个废物^*,还敢和自己说理*!

    “穆导师&&,刚刚我也有错^,对不起!”这边穆虹话音刚落下&&,沈书意直接脚步一个上前*^,态度无比诚恳的先道歉来着,反正在众多导师和两个长老面前,沈书意也知道态度好一点,才是上上之策^,更何况她不想蔡导师为了自己和其他导师闹的不愉快&。

    “你*!”穆虹直接气杀了*,铁青着脸,恨不能冲上来再教训沈书意,可是洪长老他们都在这里&^,穆虹深呼吸着&,一手摸了摸脖子^,“道歉有用吗&?刚刚再近一步,我就命丧在你的手里了?!?br />
    “穆导师严重了,你脖子上的伤口并不是我用匕首割出来的^,而是凤凰喋血的锋芒划出来的^?!鄙蚴橐饪焖俚慕馐土艘痪?,她可不想背上嗜师的罪名。

    “凤凰喋血&&?你手里这把真的是诸葛大师的遗作凤凰喋血?”穆虹愣了一下,随后目光贪婪的看向沈书意手里头的凤凰喋血,看起来很是普通&,甚至还没有开锋,但是看着地上自己被割断的匕首,穆虹知道这绝对就是传说中诸葛大师最后的武器^,被誉为兵中之王的凤凰喋血*。

    其他几个导师也是错愕一怔,刷的一下将视线看向沈书意手里头这一把丝毫不出彩的匕首,看起来很普通&&,甚至比普通的冷兵器还要差几个档次^,这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凤凰喋血!

    不过当看到地上那被断成两截的银色匕首^,这是穆虹随身带的武器,匕首端口平整,众人立刻就相信了,沈书意手里头这一把绝对就是传说中的凤凰喋血,否则没有一把武器可以如此简单利落的将一把精钢锻造的匕首切豆腐一般的割断。

    “各位*,其实这件事也是因我们而起,我儿之所以会带人去围堵沈书意,那也是事出有因*!”牢头终于找到机会开口,虽然在决斗场,所有人都对牢头无比的忌惮^,但是在外门&,牢头真的只是个小人物。

    牢头将蔡朗被沈书意给打成重伤的事情一说^,沈书意立刻发现众人的表情有些不对劲&,难道蔡朗和蔡导师有什么关系?沈书意快速的转过头看向蔡元伯*。

    “哼*,现在你怎么不护着呢**?原来是沈书意将你儿子给打成重伤,冯家父子是给你儿子出气来着^,却无故惹上一身腥^?*!蹦潞玎托ψ?,得意洋洋的看着脸色复杂变化的蔡元伯^,还真是狗咬狗,一嘴毛。

    虽然沈书意和蔡元伯的关系及其融洽,但是大部分时间也只是蔡元伯在给沈书意说内功心法的事情^,而至于蔡朗的事情&,是蔡元伯和蔡师母心里头的伤,他们一直三缄其口*,所以沈书意只知道蔡元伯有个儿子在岛上*,父子关系不怎么融洽,很少回来&&,沈书意自然不会好奇心重的去挖人伤疤&,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蔡朗就是蔡元伯不成器的儿子*。

    “两位长老&,各位导师*,诚然蔡朗的确不该去讹诈几个孩子*,但是沈书意却将蔡朗打的重伤昏迷,所以才有了后续的事情,今天这事,沈书意和我儿都有错,大家各退一步&,不追究了如何&?”牢头再次开口,他就是故意将蔡朗给扯出来的,至于到底是不是沈书意将蔡朗给打成了重伤,还是自己手底下的人趁着蔡朗昏厥的时候打的^,牢头不管,他只要看结果就好*。

    明面上看,牢头是息事宁人*&,退了一步,但是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沈书意和穆虹之间起了这样大的纠纷*,在外门**,和一个导师^,而且还是一个脾气不好,睚眦必报的女导师起了矛盾^,牢头不用想也知道沈书意未来的日子会有多么的凄惨。

    “既然各退一步*,那今天的事情就算了?!焙槌だ系懔说阃?,倒是同情的看了一眼蔡元伯,弄到最后&&,罪魁祸首却是蔡朗,也太不成器了*,竟然敲诈几个外门的孩子&,真的是烂泥扶不上墙!

    牢头也知道洪长老这话的意思就是送客*,直接带着还愤恨不甘的狼哥先走了,至于其余的事情*,牢头不用插手*,而且沈书意手里头还有一把神兵利器*,不管是被外门的导师个看上了,还是岛上其他的强者^,这个消息只要放出去&,沈书意日后只要出了外门^,只怕就没有安生的时候,牢头阴冷的笑了起来,这就是借刀杀人。

    “洪长老*,虽然冯家父子不追究沈书意的责任了,但是她胆敢以下犯上&,甚至还断了我的匕首,这把凤凰喋血就当是赔偿,也让沈书意长长记性,不要以为身手好就可以在外门为所欲为^!”穆虹态度高傲的开口^,似乎自己大人大量的放沈书意一马,但是却要沈书意花钱消灾,将凤凰喋血给赔出来*。

    不得不说凤凰喋血对外门的导师的确很有诱惑力,之前沈书意和严铁男打斗的时候,也说了自己的武器就是凤凰喋血^,但是他们这些导师并没有多在意什么*,毕竟每年都有学生因为知道凤凰喋血的传说&,而将自己的武器取名凤凰喋血*,谁也没有当真&,结果谁知道沈书意这个才入外门一个月的新人竟然意外的得到了凤凰喋血^^,让人不眼红都难&。

    “洪长老,规矩就是规矩^,就算我对处理沈书意的事情有什么不对*&,她一个学员敢对导师动手就是犯了规矩*,更何况岛上严禁打架斗殴&,沈书意先是和蔡朗动手,后是和冯华动手,这都是犯了规矩,黑风卫队是郑长老管辖的,规矩不可废!”穆虹对凤凰喋血势在必得,所以此刻,咄咄逼人的将沈书意的“罪行”给罗列了出来,丝毫不提沈书意为什么会和蔡朗动手*,那是因为蔡朗讹诈黑丫几个孩子^。

    后来和狼哥动手^,也是因为狼哥带着人主动挑衅,最后和穆虹动手,那也是穆虹根本狗眼看人低^,不分青红皂白的要让沈书意对狼哥认错,甚至对沈书意下狠手**,想要用武力让沈书意屈服,可是穆虹却卑鄙的就拿着沈书意犯了规矩来说事^,目的还是为了夺取凤凰喋血。

    其他几个导师也不好说什么,对凤凰喋血,他们都眼红&,但是从自己学生手里抢宝贝*,他们脸皮还没有这么厚*,但是穆虹喋喋不休抓着沈书意犯了规矩来说事,几个导师也没法说什么^,更何况他们和沈书意可没有什么交情*,穆虹毕竟也是导师*&,日后还要天天相处^,所以众导师都保持沉默,谁也不帮。

    “洪长老,事出有因,再说这凤凰喋血是小意的东西?!辈淘俅胃蚴橐饪?,他话一出,穆虹愤怒的目光就看了过来。

    估计穆虹也没有想到蔡元伯真的这么维护沈书意,明知道沈书意打了蔡朗,甚至将他打成了重伤,到这个时候竟然还维护沈书意&,来和自己作对^。

    “穆虹&,学生的东西我们拿于情于理都不合适?^!毙呛堑目?,洪长老看了一眼不甘心的穆虹&,不管她怎么眼红这把凤凰喋血,但是毕竟是沈书意的东西,有缘者得之^,他们这些人在外门待了几十年,都没有得到,沈书意才到岛上一个月,就得到了凤凰喋血,这就是缘分。

    “也对,不过沈书意犯了错总要受处罚,就将凤凰喋血交公,等到今年年底的期末^*,哪个最优秀*,就将这把凤凰喋血奖励出去,原本就是岛上的宝贝^,这样的神兵利器*,当然是能力强的人才有资格使用*?!蹦潞绶吆薜目?,沈书意这个废物凭什么持有凤凰喋血!竟然自己拿不到,那么沈书意也不要指望能拿到!

    穆虹这话一说,几个导师倒附和的点了点头,人都是有私心的,沈书意如果大有前途^,那么她拥有凤凰喋血也没有人会说什么&,可是沈书意经脉受损*,止步先天,拥有凤凰喋血太浪费了。

    沈书意低着头,用力的抓紧了手里头的凤凰喋血*,看众人的表情,沈书意知道自己保不住凤凰喋血了,心有不甘,可是沈书意太弱*,只能被人欺负被人欺压!

    “好,我将凤凰喋血交出来,今年年末的谁能第一*,就有资格拥有凤凰喋血^&?!鄙詈粑?^,沈书意将愤怒压了下来&,看了一眼得意的穆虹,将凤凰喋血交给了洪长老^,“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两位长老各位导师,我先回去了*?^!?br />
    转过身,沈书意快速的向着门外走了过去*,她一定会变强,会亲手将凤凰喋血给拿回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15》,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15章 欺人太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15并对婚宠军妻215章 欺人太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1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