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章 命中注定

    沈书意和路易斯合作祸水东引的确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一来可以避开谭家牵扯到黑帮的争斗之中**,最上面那一位如果想要背后给谭家一刀明显是不行了&,二来,将路易斯这些人给引去R国,治标治本*,即使沈书意和谭宸他们都离开去岛上了,至少不用担心莫念和关煦桡他们的安全*。

    可是这其中就有一个问题&,路易斯这个敌人真的可信吗?如果在合作过程中&*,路易斯下黑手&,那么沈书意只怕有生命危险,苦肉计演的不好说不定会真的丢了性命。

    “总是要试一试的*,目前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而且彭家已经算是完了,红霞还不知道会怎么报复&,与其被动的接受,不如我们主动出击,掌控主动权?!鄙蚴橐夂苁瞧骄驳目?*,祸水东引是目前为止最好的办法^,可以一劳永逸,将路易斯他们都送到R国,等三五年之后*,他们从岛上归来了,也就不用再忌惮路易斯红霞这些人诡谲精湛的身手。

    谭亦看了一眼冷着面瘫脸不说话的谭宸,视线随后看向同样漠然着一张峻脸的莫念^&,无奈的叹息一声^,哥和莫念是绝对不会让小意去冒险的^^*,即使用苦肉计祸水东引是唯一的也是最好的办法&,但是如果路易斯将计就计的下黑手*,小意就危险了*。

    想到此,谭亦侧过头^&,俊雅尊贵的脸庞转向一旁的陆纪年*&,对着他挑了挑眉头*,让陆纪年帮忙说情,谭亦还是比较理智冷静的,以他对路易斯的了解,路易斯很有可能会答应合作,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让哥和莫念先答应&*。

    为什么每一次都让自己当炮灰!陆纪年不满的瞪着给自己使眼色的谭亦,谭家果真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一肚子的黑水!

    陆纪年鄙视的看了一眼邪魅不羁的谭亦,这才看向冷着脸的谭宸开口,“利用彭家和戴家打击莫家是绝对不行了*,目前的N市没有人会和路易斯合作*,谭家的声势太强,但是红霞这个女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她对莫家是不是垮台没有什么兴趣的&,所以红霞最可能的是直接对小意动手&?^!?br />
    “不过顾忌到你的存在,红霞不敢真的下杀手,所以她最有可能动的是莫五爷和莫念,当然,我也是目标之一^&,而且时间可能就在这几天&,红霞的身手太强,根本没有办法防范,所以我们没有选择只能合作^?!?br />
    陆纪年话说的很直白**,因为之前谭宸的威胁,红霞不敢真的对沈书意下杀手*,但是这口恶气红霞吞不下,那么她只可能对沈书意身边的人动手,莫五爷^、莫念、陆纪年就是目标人选*,之前红霞就将陆纪年给揍的跟猪头似的&*,这一次只怕不是打一顿了&,红霞绝对会下杀手,让沈书意痛苦**。

    谭宸面瘫着脸*,从脸庞上绝对看不出什么表情,可是任谁都能感觉到谭宸身上那不断散发出来的森寒黑暗的气息,这是唯一的办法&^,却也是谭宸没有办法接受的办法,每一次出事,却都是让沈书意去涉险受伤,谭宸猛然的攥紧了拳头*,倏地一下站起身来&,暴戾的因子在血液中沸腾着&。

    果真兽化了!陆纪年嗷的一下缩到了谭亦身边,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瞄了一眼谭宸那几乎要将人给碎尸万段的眼神*,陆纪年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就算是缩头乌龟&,至少还是活物*^,惹到谭宸了,只怕比死还要难受。

    小意&!谭亦和陆纪年同时将求救的目光看向一旁的沈书意*,这个时候能阻止的只有沈书意了^!看谭宸这架势,只怕要找人打一架^&!

    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沈书意一脸无辜的仰头看着天花板,她才不要傻了吧唧的去阻止谭宸,这个时候不发泄一出来,一会睡觉的时候,说不定谭宸一个兽化,到时候被折腾的一夜不能睡,腰酸背痛的肯定是自己*^。

    所以沈书意无视着陆纪年和谭亦求助的目光,死道友不死贫道,谭宸的怒火发泄出来了^*,晚上自己就安全了。

    果真都没有一个好人?^?!陆纪年恶狠狠的瞪着撇的干净的沈书意,他就知道这丫头骨子里坏着呢&*,陆纪年和谭亦对望一眼之后,随后将期盼的目光看向莫念^,反正莫念也很是不高兴*,毕竟这两个男人却护不了沈书意的周全,不要看莫念漠然着一张脸,只怕也憋着一肚子的火^,正好让他和谭宸对干一场,发泄一下,大家就都安全了*。

    莫念也站起身来,漠然到极点的脸庞此刻却是薄唇紧抿着,莫念的确感觉到很愤怒很憋屈,身为兄长&,他却没有办法护小意周全,只能看着她与虎谋皮,看着她受伤涉险,这种愤怒这种无力如同一把火在莫念的心里头燃烧着,比起自己重伤死亡都让莫念难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在乎的妹妹去冒险去受伤,甚至可能生死未卜,莫念恨不能化身修罗将路易斯红霞这些强者都给碎尸万段*。

    看到谭宸和莫念同时起身&,陆纪年终于感觉?;獬?,可是谁知道两个男人竟然径自的向着陆纪年走了过来,在陆纪年怨恨的眼神之中,直接将人拉到院子里去了。

    “喂&,喂*&,你们这太过分了??*!”陆纪年嗷嗷的惨叫着&^,一脸憋屈的看着心情不悦的谭宸和莫念,尼玛^^,你们不高兴就拿自己出气&,这是死党吗^?这把自己当成出气包了,虽然陆纪年承认有的时候自己的确欠揍了一点,嘴巴坏了一点*,但是君子动口不动手&!

    沈书意和谭亦慵懒的站在门口*,看着院子里做着垂死挣扎的陆纪年,耸了耸肩膀,不管是谭宸还是莫念,这会都是炸药包,一点就炸的,所以死道友不死贫道,陆纪年就自我牺牲一点吧*。

    “不公平&&,不和小意切磋就算了&,为什么不找谭亦^!”无力回天之下,陆纪年潇洒的将西装脱了下来丢到了沈书意手里,解着衬衫扣子,不满的抗议着,好男不跟女斗也就算了*,谭亦这笑面银狐的身手可是间谍界闻名的高手。

    “我如果受伤了,怎么和路易斯他们解释呢&?”勾着薄唇,双手环着胸口靠在门框上&,谭亦狭长的凤眸染着笑意^^&,对着垂死挣扎的陆纪年眨了眨眼&^,“这可是难得的机会,说不定就能突破极限^?!?br />
    “免费的试炼对手^,我怕个P啊?!甭郊湍瓯墒拥氖栈啬抗?,嘀咕一声,活动了一下手腕,对着一旁的谭宸勾勾手指头^,挑衅一笑,“来吧,反正都要去岛上了^,多练练手也是好的?!?br />
    和不同的高手实战对决^,对自己的身手也有很大的提高&^,虽然陆纪年每一次都怨念十足的说谭宸和莫念欺负人&,其实更多时候他也是乐此不彼的去挑衅^,然后好好的打一场*,毕竟谭宸的身手摆在这里了,和谭宸过招,很多时候都能察觉到自己的不足之处,美其名曰谭宸就是不要钱的教练,不使唤那就是浪费。

    庭院里,路灯的光芒之下&,谭宸也脱了西服^,峻挺的身影看起来有点的瘦削&,但那是肌肉锤炼到极致才形成的完美身材&*,每一寸肌肉都蕴藏着无尽的力量^,线条流畅而完美,估计任何一个女人都恨不能扒了谭宸身上的白色衬衫,好抚摸那媲美雕刻大师凿刻出的完美身材。

    “小意&,谭宸这身体不错吧*&?以后缺钱了^^,照几张半裸的美男照片,卖版权就够你数钱数到手软^*?!贝盗烁鱿炝恋目谏赹,陆纪年暧昧的对着沈书意眨着眼*,啧啧*,谭宸这身材让同样身为男人的陆纪年都要羡慕嫉妒恨了*。

    “我哥能和陆纪年成为朋友真的很诡异*?!碧芬嚆祭恋囊⊥沸ψ?,就陆纪年这性子这张嘴&,谭亦怎么看和谭宸成为朋友的可能性都是负数,可是偏偏他们就是朋友&,还是可以交出后背的死党*。

    “我更好奇以后哪家姑娘能受得了他这不着调的性子^?*!蔽叛陨蚴橐庖残α似鹄?,其实沈书意倒是挺喜欢陆纪年的性子*,够闹腾,只要陆纪年在永远不会冷场,但是这是朋友*&,这要是女朋友,能受得了陆纪年这耍宝折腾的性格吗?

    谭宸的确憋着一肚子的火气&,他恨自己的不够强大,否则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沈书意去冒险,所以和陆纪年切磋之后,谭宸没有休息*,又和同样情绪低落的莫念对练了一场*^,发泄之后*,两个冷酷的男人这才冷静下来,考虑着沈书意冒险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难怪能一夜七次*,谭宸的爆发力和耐性太变态了&?!甭郊湍暾饣崽比碓谏撤⑸?*,羡慕嫉妒恨的瞅了一眼喝水的谭宸^,和自己还有莫念两个都打了一场&*,竟然还是呼吸均匀,果真是禽兽&^!够变态^&,“小谭亦&^,用力一点,我这老肩膀都要被谭宸刚刚的一拳头给打废了?&&!?br />
    “你左臂的爆发力还需要加强?!碧芬嗨淙幻挥姓蕉?,但是一直旁观着,敏锐的发现陆纪年的左臂比起右臂&,力度和敏捷度都要薄弱了不少,战斗过程中&,如果敌人也看出这一点,集中攻击陆纪年的左侧&,高手对决,这样的疏漏将是陆纪年的致命伤^。

    “人无完人*,你以为谁都跟你哥这么变态?!狈烁霭籽?,陆纪年懒洋洋的开口,不满的哼哼着^&&,谭宸真的太变态了,难怪煦桡这小子将谭宸当成英雄榜样了^,不管是反应的速度还是力度**,爆发度耐力^,谭宸都是顶尖的^,关键是小意身体还有些暗伤^,可是谭宸身体好的跟禽兽一样,太让人恨的牙痒痒了&*。

    沈书意将熬好的银耳莲子汤端了过来&&,秋天天寒*^,晚上又吃了不少烧烤&*,这会喝点热汤很是暖胃,沈书意看着凑到餐桌前端起碗就喝的陆纪年&,扬唇一笑&*&,挑了挑眉梢*&,“你左臂爆发力不够?我怎么感觉你是左撇子!”

    “我靠**,这可是我保命的底牌,小意*,你是有三只眼的二郎神吗*?这都能看出来!”梗着脖子叫了起来,陆纪年抽过纸巾擦着嘴巴*,不满的瞅着沈书意*,谁都不知道陆纪年其实是左撇子,他的左臂才是真正的优势,在碰到强者玩命的时候*,这可是陆纪年翻盘的底牌^,谁知道竟然被沈书意给看出来了。

    谭宸眉头微微一皱随后又放松下来^,难怪和陆纪年打斗的时候*,他总感觉有点违和*,原来陆纪年还是藏拙了&&。

    莫念倒是诧异的一愣,漠然的眼神看了一眼因为太吃惊,直接将一口汤给喷出来的陆纪年^&,他以为谭宸已经够变态了&^,其实陆纪年也是变态中的一员。

    “你这还藏着一手?”谭亦也是诧异的放下碗*,他是真的没有看出来陆纪年竟然还藏了一手*^,他竟然是左撇子&&,那么如果真的是生死对决*,陆纪年的战斗力至少还能提高三成&*。

    嘿嘿的笑着,陆纪年得意的端起碗继续喝起甜汤来,欠扁的开口&*,“那是,和你们动手,小爷我只是玩玩&,真动手了^*,你们可不是小爷的对手*&^*,现在知道真相了吧*&?还不赶快来膜拜小爷?!?br />
    这混蛋果真是蹬鼻子上脸*,太欠揍了!一众人挫败的看着显摆的陆纪年,随后齐刷刷的将目光看向沈书意,比起陆纪年还藏了一手,他们更好奇小意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这眼睛也太毒了一点。

    “别这么看着我^,只是感觉*?&!鄙蚴橐庑ψ趴?,被众人看得都有点心里头发毛了,她真的就是感觉&,毕竟比起对打斗的精通了解,谭宸是由容温亲自带出来的**,绝对是真正的行家*,谭宸都没有发现^,沈书意依靠的就是直觉&^。

    “明天去买彩票!”陆纪年来了劲^*,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就小意这直觉&,陆纪年感觉自己绝对能中个几千万^,还去岛上做什么?拿着钱当土豪去&!

    前路茫茫^^,谁也不知道隐藏着什么样的危险和波折^&,但是沈书意等人依旧洋溢着热情和自信,而闹腾一番之后&,众人这才离开,虽然陆纪年很想继续留下来,半夜扒门缝,看看谭宸到底能不能一夜七次郎,可惜谭亦和莫念直接一人架起陆纪年的一只胳膊将人给拖走了。

    将沈书意赶上去洗澡去了&*,谭宸喝甜汤后的碗筷送到了厨房里洗了干净,检查了煤气罐和门窗*,这才关了灯向着楼上走了过去**&。

    卧室暖黄的灯光之下^,沈书意刚洗了澡出来,小脸被熏的红红的*,披散着头发,穿着墨绿色的卡通睡衣^,毛绒的兔子头拖鞋^&,看起来如同没有长大的孩子,漂亮的眉眼之间满是纯情稚嫩之色,笑起来是如此的干净透彻。

    沈书意暖暖的笑了起来&,看着眼神复杂走过来的谭宠溺,声音柔软下来^*,“怎么这么看着我&^,没事的&,路易斯应该会合作,我至多就是受一点伤&**,将红霞骗走回岛上就完事了&?!?br />
    谭宸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大手轻轻的抚上沈书意的头*^*,那柔软的黑发自指尖滑过,让谭宸的心也柔软的化成一趟水^&,将人揽到了怀抱里&,紧紧的抱住&,自己还不够强,所以自己会努力的变强^&,强到没有任何人能威胁小意能伤害到小意。

    “去床上暖着^&?!卑肷沃?,担心才洗了澡穿着睡衣的沈书意受凉,谭宸将人给拦腰抱了起来,向着床边走了过去。

    比起那些抱个女人手臂都有些颤抖的男人^^,谭宸这样的强者完全不需要担心&,不要说在谭宸看来沈书意还太瘦了&&,就九十斤左右^,就算是重个十斤二十斤&,谭宸依旧能将人抱的稳稳的^^。

    被谭宸当成小婴孩一般的照顾着&^,沈书意有时候都有些的无奈,也和谭宸沟通过,可是和面瘫沟通,永远都是一种结果,沟通的时候,谭宸很干脆的答应了^&,半点不打折扣的,可是事后该怎么做依旧是怎么做,让沈书意都无奈了。

    比如&,谭宸只要在家,绝对不会让沈书意洗碗做家务*,如果不是他烧菜实在不能吃&^,估计做饭谭宸都要包了,早晨起来^,谭宸绝对先下床&&,牙膏都给挤好^,要是不是沈书意强烈抗议*^**,估计谭宸对于脱掉沈书意衣服和给她穿衣服都是乐此不彼^。

    天一凉*,沈书意有些的畏寒&*,所以谭宸早早的就换了厚一点的被子^,而谭宸不怕冷^,夜里盖被子都有些的出汗,热醒了*&,但是他宁愿自己热也不让沈书意冷着,至于分床睡&,或者一个人盖一床被子睡一个被窝,那是根本不需要想的^,绝对不可能*。

    “快去洗澡吧?!北蛔痈堑搅瞬弊哟?,沈书意就一个头露在被子外&,笑着开口,“谭宸^,你以后绝对是个好爸爸?!碧峰匪淙怀聊蜒?,但是太会照顾人了&。

    面瘫脸突然一变&,谭宸目光复杂的看着沈书意,看着沈书意眼中那种期待和喜悦*,谭宸默默的转过身向着衣柜走了过去&,好爸爸*?

    想到日后有个小面摊的臭小子,睡自己的床&,抢自己的女人,小意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小面摊身上,谭宸眉头直接皱成了毛毛虫^&,他感觉非常不好,他绝对不会是个好爸爸&!也不想养个小面摊和自己抢人*!

    谭宸心情诡异的洗了澡从浴室出来之后*,沈书意正窝在被子里想着如果有了个孩子会怎么样&,虽然沈书意感觉短时间内是不行了*,岛上太危险^,不过沈书意一想到谭宸抱着个奶娃子的模样*&,突然就乐了。

    “谭宸^^,你喜欢男孩子还是喜欢女孩子^,我比较喜欢儿子*,等我老了^,挽着一个年轻小帅哥上街太拉风了&*?!鄙蚴橐忪陟谧乓凰?,无比的期待*。

    果真小面摊什么的绝对不能有!尤其谭宸想到日后自己老了&,而这个小面摊风华正茂*,小意甚至宁可带着小面摊上街*^,而嫌弃自己,谭宸再次坚定小面摊绝对不能有!

    “谭宸,男孩子还是比较好&,不过一个孩子太孤单了一点……”沈书意挪到了床里侧,让谭宸也躺了下来&,像谭宸和谭亦这样兄弟两就比较好,小时候不会孤单,长大以后^,有什么事还可以有商有量的&*。

    一个小面摊还不够,小意还想要第二个*?难道还准备要第三个?谭宸眉头越皱越深&,脑海里已经想象出一群小面摊围着沈书意,而谭宸这个大面瘫可怜巴巴的被挤了出去,这个画面让谭宸刷的一下黑了脸,坚决不能有^!一个都不能有!、

    要是女儿还勉强接受!但是一想到自己捧在手心里头呵护的小丫头日后被其他男人给拐走了^,谭宸感觉自己很有可能下杀手宰了那小子!所以统统一边去,儿子女儿都不要!

    “我说孩子……”沈书意刚准备继续开口,兴致勃勃的要和谭宸讨论,可惜身侧的谭宸却突然一手关了灯*,随后抱住沈书意,倾身覆了上去&,直接吻住沈书意的红唇&,小面摊什么的滚一边去!

    呜呜^!沈书意挣扎着&*,谭宸精力是不是太好了一点^!可惜被未来的小面摊给刺激到了^,谭宸霸道的吻住沈书意^^,大手也顺着她的睡衣下摆摸了进来&,还是干点别的来转移小意的注意力。

    黑暗里,大床在巨大的撞击力之下发出嘎吱的声音&,若是陆纪年真的在这里*,一定会骂谭宸太变态,精力好的跟禽兽没什么两样,别人一夜七次郎也就算了,谭宸绝对是能夜夜都是七次*!

    “你果真很想要个儿子&!”沈书意声音断续的响起*,妩媚的红晕爬上了脸蛋,连同脖子都染上了诱人的红色*,对于谭宸的禽兽&,沈书意无奈的瞪着白眼^*,自己不就是说了一下孩子的问题&,谭宸有必要这么的言出必行,自己只是提了一下,他直接就提枪上阵了*&,刺激太大了吧!

    谭宸动作猛然一顿*,黑暗里&,黑眸定定的看着不满抗议的沈书意***,谭宸突然感觉自己果真是脑子抽了&!明明不想要小面摊*&,为什么还这么卖力去制造小面摊!

    可是此刻*,看着沈书意那娇羞的脸庞,软呢的声音带着动情之后的沙哑,谭宸再次克制不住的运动起来&,不至于这么倒霉吧^&,就这么有了小面摊*^?

    天从黑暗渐渐的转为了明亮,猛然的从噩梦里惊醒&,谭宸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抬手抹去额头上的冷汗,看了一眼窗户外才亮的天际^,侧过身看向睡在自己怀抱里,只露出一颗黑黑小脑袋的沈书意^^,原本冷硬的脸庞不由的柔软下来&。

    不过昨晚的噩梦&?谭宸表情纠结的僵硬着^,睡梦之中*,一群小面瘫^^,一个一个都英俊帅气^,而谭宸发现自己竟然老了^,而这群可恨的小面摊竟然将自己和小意隔离开来^,每个星期^*,谭宸只能远远的看一眼^*^,噩梦太可怕*,将谭宸都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几点了*?”察觉到谭宸似乎醒了,沈书意含混不清的开口,还想睡之下*,沈书意动了动身体,整个人再次窝进了谭宸的怀抱里^^,他的怀抱很暖^,秋意渐浓之下的清晨&,沈书意只感觉无比的舒适*^,天冷了窝在被窝里睡懒觉绝对是人生一大幸事**。

    “很早^,继续睡*?!碧峰凡喙?^&,强劲的手臂紧搂着沈书意^*&,而沈书意也是半睡半醒**,所以说完话之后,又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睡熟了&,让谭宸那冷硬的脸庞上不由的浮现出一抹宠溺的浅笑&。

    N市的早晨渐渐的来临^&^*,阳光明亮着,让人知道又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可是相比较沈书意和谭宸之间幸福融洽的氛围&,彭雄却是一夜没有睡**。

    之前繁盛热闹的彭家^,如今却是一片狼藉,除了彭雄的几个死忠部下,所有人都逃走了^,不要说莫家的打击报复&,就是一个北京城谭家*,就能让所有人万劫不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且沈书意之在订婚宴会上说了三天之内&&&,只要退出了彭家&,绝对不会追究任何人的责任*,所以彭家在一夜之间就垮了*,垮的彻底*,俗话说人走茶凉,可是彭雄还没有走,茶已经凉的结冰了^。

    “莫家欺人太甚,沈书意这个贱人^!”猛然的站起身来&,彭雄阴狠着脸&&^,一夜未睡之下,彭雄看起来苍老了十多岁^,整个人暴躁却又不甘着,可是面对庞然大物的谭家^,彭雄连一只蚂蚁都算不上^*!沈书意这一招釜底抽薪太狠了,将彭雄所有的退路都给封的死死的!

    如果彭雄手底下还有人&,就算拼着一死*,他也要让莫家断一条胳膊,可是如今*,彭家瓦解了*,彭雄完了,人都逃了**,彭雄就算想要和莫家拼死一战,却一点资本都没有了,彭雄已经一无所有。

    “既然沈书意这么狠,将我逼上绝路^^,当了婊子还想要立牌坊,我就让沈书意名誉扫地&!”彭雄终于冷静下来了,攥紧了双手,表情阴狠到了极点&^,带着疯狂之色,“去将沈素卿还有她爹妈都给老子抓起来,绑到码头上去,沈书意让我安全离开N市*,那么大家都好*,沈书意若是想要杀我*,我就让沈家三个人陪葬&!”

    彭雄也知道沈素卿他们根本算不上人质,沈家人和沈书意之间的关系早已经降到了冰点*^,但是莫家的人,彭雄能绑架到吗?不要说绑架威胁沈书意了,只怕还没有靠近莫家大门就被枪子给射成了蜂窝,所以彭雄只能从沈家人身上动手^&。

    黑帮不是说最重义气吗?他倒要看看沈书意能不能狠下绝情的不救下自己的爹妈和姐姐,如果沈书意真的这么狼心狗肺&&,彭雄不介意将这一幕给发到网上去&^,就算死*,他也要沈书意名声扫地&,让莫家名声扫地^,连自己爹妈和姐姐的生死都不理会,这样的女人还指望她讲义气^,可能吗&?

    沈书意接到彭雄电话的时候^,谭宸刚离开家去了军区,看来彭雄是派人在暗中盯梢着*,看着谭宸离开才打了电话过来的&,“有什么事?”

    “大小姐,你一个人来五号码头,否则我手这么一按?^?仄?,你爸妈还有姐姐可就要灰飞烟灭了&?!钡缁傲硪煌?^*,彭雄沙哑着声音开口&,他已经疯了,彭雄也希望所有人认为自己疯了,只有疯子才不怕死**,才能震慑住沈书意和莫家。

    彭雄这是要和自己同归于?*^??还是想要用沈家三人当人质要挟自己放他离开?沈书意挂了电话&,皱着眉头&*,路易斯和红霞还没有行动&,彭雄竟然已经不顾一切的就行动了*^,不过这倒是一个好机会!

    沈书意直接拨了一个电话^,一面拿着车钥匙向着门外走了过去^^,“路易斯先生,你好^?^!?br />
    “沈小姐&^?有什么事吗&?”电话另一头的路易斯也很吃惊,这会他刚起来没有多久*,正穿着睡衣站在窗口&&,沈素卿订婚宴上发生的事情,路易斯也都知晓了*,他就知道一旦谭宸暴出了谭家的身份^,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绝对没有人再敢对沈书意和莫家动手&。

    而红霞知道这个结果之后&&,直接气的就要疯了,当天晚上就让路易斯集结所有的人直接冲去莫家,来个你死我活的大血拼^,不过被路易斯给劝住了**,为此,路易斯也是无比的头痛,红霞和沈书意之间根本就是不死不休^。

    但是红霞报复完了之后拍拍屁股回岛上去了,安全无虞,但是路易斯就要承受谭家的打击报复,虽然谭家可能被最上面那一位牵制着,但是要对付路易斯,谭家有的是办法&,何况还有黑道教父顾凛墨的存在^*,所以路易斯暂时是劝住了红霞,让她从长计议,但也只是缓兵之计,到底要如何解决*,路易斯也是头痛的厉害,昨晚想了大半夜&,这会才起的这么迟。

    “路易斯先生我们谈个交易如何^^?”沈书意也不和路易斯玩什么手段和心计^*,直截了当的开口^,“我和红霞之间势必有一个人会死&,不过不管牵扯到莫家&,还是牵扯到路易斯先生你都不好,所以我们来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br />
    沈书意合作的目的很明确,今天彭雄绑架了沈家三人引诱自己过去五号码头^*,那么路易斯也过去做个鉴证*,到时候,沈书意会见机行事&,在和彭雄对峙过程中受重创,当然,这苦肉计自然需要路易斯帮忙了*,路易斯可以取得彭雄的信任^,知道彭雄在五号码头的所有部署,到时候路易斯和沈书意做一出戏给红霞看。

    沈书意“重伤”&,路易斯就趁机将红霞劝走回岛上去,红霞出了一口恶气,自然也不会要求继续留下来&*,而等红霞离开之后,路易斯直接带着他的人去R国,莫家和顾家还可以给路易斯提供一些帮忙,而沈书意等“伤势痊愈”之后自然也会去岛上*^,至于真正的决一死战&,自然是在岛上&。

    而红霞若是死了,路易斯也不用担心今天五号码头的这出戏会东窗事发*,而沈书意如果死在了岛上,红霞自然也懒得去追究路易斯当初的瞒骗,所以这还是双赢,各自达到各自的目的*。

    “沈小姐真的愿意和我合作?”路易斯思索着*,看起来这个合作的确对自己很有利,路易斯需要时间来建立自己的势力^,所以他并不在意是在中国还是在R国*,但是目前看在中国是不行了,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出来了&,中国人对自己已经有了防范,继续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去R国也是一个好的选择,更何况还有莫家和顾家的帮助,想要在R国站稳脚跟绝对很容易。

    “当然,我也有我的顾虑,我并不畏惧红霞*,但是我身边的家人和朋友却不行,我不能让他们因为我而受伤甚至死亡*,所以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将红霞弄回岛上去,大家都安全了&^?*!鄙蚴橐庑α似鹄?&,红霞太强*^,而且这个女人太过于高傲,不可一世*^,所以沈书意忌惮,;路易斯自然也是忌惮,惹怒了红霞*^,若是她直接动手将路易斯给宰了^&*,路易斯就真的只能去阴曹地府哭诉了^。

    “好,合作愉快*&,我现在就联络彭雄^^?!甭芬姿垢纱嗬涞拇鹩蜕蚴橐獾暮献?,将红霞弄走之后,路易斯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而沈书意这边也松了一口气,又拨打了电话通知了谭亦和陆纪年,至于莫念和谭宸^,他们太在乎沈书意的安全,估计看到沈书意受伤肯定要暴走*,为了陆纪年的人生安全^,沈书意决定还是瞒着比较好。

    我就不明白,我难道比较好欺负吗*?接到沈书意的电话之后陆纪年一脸严肃的沉思着&*,他突然感觉自己非常的悲催*,不由的想起之前看到的一则笑话&。

    美国,想打谁就打谁&^^&;英国,美国打谁^,我就跟着打谁^;以色列,谁想打我我就打谁*;俄罗斯*,谁骂我我就打谁^;韩国,谁打我,我就和美国搞军演;中国*,谁打我&*,我就骂谁;朝鲜*,谁打我^,我就打韩国,而陆纪年深深的感觉自己就是韩国&,谁惹了谭宸*,他都会打自己*,太可恨太无耻了!

    而谭亦都不需要找理由&^^,路易斯直接就联络了谭亦*,毕竟演戏也是有危险的^,路易斯再狂傲也明白沈书意如果出了什么事&*,路易斯必死无疑&&,就算是红霞也是必死无疑,所以路易斯知道谭亦的医术卓绝&,将谭亦带过去也是为了安全*^。

    五号码头&,虽然今天是个好天气*,艳阳高照&&*,但是码头上风依旧很冷,吹的人不由的一个哆嗦,时间还很早*,码头这边并没有什么人在&,尤其是五号码头一直是彭家负责的,所以彭家在一夜之间人走茶凉之后&,码头这边也显得很是冷清^*。

    “你们几个都走吧&,明天这个时候再回来&*?&!倍宰怕胪芳父鋈丝?*,彭雄的死忠手下直接将闲杂人等都敢了过去。

    彭雄走下车,看了看四周^,脸色阴沉的厉害,生死就在今天早上了!他这么急急忙忙的行事^,就是为了打沈书意一个措手不及,不给沈书意任何准备的时间^*,“你过去将探头都对准这边*,如果沈书意翻脸无情^,立刻将监控拍下的录像发到网上去?!?br />
    “是^?!币桓鍪钟Τ邢吕?,看了一眼码头四周的摄像探头^,随后快速的向着不远处的三层小楼跑了过去,这剩下的都是彭雄的死忠部下,不管生死^,他们都只能跟着彭雄,有些人也不是不想走&,但是之前在道上惹上了很多死敌,有彭家的庇护&,他们才能活的好好的&*&,仇家不敢上门,如今彭家倒台了,他们只要离开彭家^,也是死路一条^,跟着彭雄,说不定还能侥幸的活下去。

    另外几个手下将汽车的车门给打了开来^,沈家三人都还穿着睡衣&,昨天订婚宴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谭宸的身份太尊贵&,沈素卿一夜未睡^,早上刚准备眯上眼睡一下*^,却直接被彭雄的人给绑了起来带上了车^。

    “干爹*,你要做什么^?”还穿着真丝的睡衣*,在冷风一吹之下,沈素卿冻的直发抖^,却依旧僵硬的扯起笑容^,礼貌有加的向着彭雄询问着,似乎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这会只是人质*。

    彭雄定定的看着眼前的沈素卿&,半晌之后^&,突然叹息一声^,“素卿*,你知道我很信命*&^,人这一辈子,有些事是上天注定的&,很玄乎&,让你不得不相信&^*?!?br />
    彭雄慢慢的开口*,一手摩挲着手腕上的一串檀香木的佛珠,彭雄看着不远处的江面,“我以为我能成功^,这一次打击莫家,那是天时地利人和,不是我的命不好而是莫家的命太硬^,莫家背后竟然还有谭家,放在古代,那就是皇家,谁敢和皇家为敌?素卿&,你要认命,这辈子,沈书意的命太好了,老天都眷顾着她^^,她和秦炜烜分手,随便认识一个军区的小连长&,可那是隐藏了身份的太子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06》,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06章 命中注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06并对婚宠军妻206章 命中注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0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