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章 黑暗对决

    蝴蝶利刃咻的一声划破了空气向着莫洛斯的脸颊削了过去,毕竟干的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所以莫洛斯察觉到危险的一瞬间,虽然因为沈书意的速度太快,躲避的有点狼狈,不过还是避开了危险。

    可是不等莫洛斯站直了身体,原本从他身侧飞掠而过去的蝴蝶利刃因为刀刃这种弯曲的弧线形设计&,飞出两米多之后,突然改变了轨迹,如同弯刀一般竟然再次回旋飞转了回来&。

    “先生,小心!”,莫洛斯根本没有发现这种蝴蝶利刃竟然还可以半路回旋的射过来,所以根本来不及躲避,幸好他身后的二十四卫一直密切关注着,察觉到不对劲时&&,直接掠身上去,砰的一下将莫洛斯扑倒在地&&。

    利刃掠过沙发上空又旋转的回到了沈书意的手里,约莫是十六七厘米长,刀身薄而平,顶级大师手工锻造出来的利刃&,丝毫不比那些瑞士军刀和三棱刺差,而且胜在小巧玲珑&,沈书意白皙的手指折叠了一下&,利刃直接收了起来,往发丝中间一插,金蓝色的外表,让人以为只是女人装饰头发的一个饰物&。

    基米尔怔了一下,随后阴沉的眼神盯着一旁神色淡定&,笑容柔和的沈书意&,一旁放在腿边的手猛然的攥紧成了拳头&,这些中国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敢在E国的地盘上这么炫耀,最好让莫洛斯将这个女人用刀子一片一片的削下肉,饱受痛苦和折磨而死!

    沈书意不动声色的将基米尔那种疯狂扭曲的眼神看在眼中,这个仇视中国人的疯子,当年被开除了军区,不但没有吸取教训&,只怕更加扭曲了心理仇恨中国人了&!

    站起身来,莫洛斯那嗜血阴沉的目光就这么平静的看着沈书意,然后突然扬声大笑起来,动作优雅的坐到了沙发上,一手弹了弹衣服上的褶皱和灰尘&,一手重新拿起一根雪茄点燃抽了起来&,喷吐着白色的烟雾,这才如同黑道大佬一般的开口&&,“看来你比莫念还要有趣?&!?br />
    莫洛斯虽然嗜血嗜杀&,但是不像基米尔这么偏执的痛恨中国人&,他佩服一切的强者&,同样痛恨一切的懦弱无能的人&,所以死在莫洛斯手里的基本都是那些胆小怯弱贪生怕死的人&&。

    “过奖了?!鄙蚴橐庑α诵?,也坦然无比的坐在沙发上,这一刻&&,她才真正拥有了这个E国最大黑帮卡帕库家族小儿子莫洛斯谈判的资格。

    一旁莫家的两个下属心都是七上八下的乱跳着&&,从莫洛斯突然开枪到沈书意突然回击,一切就更幻境一般在眼前飘过&,而此刻看着神色淡定&,面带着浅笑,但是目光里却闪烁着自信和张扬的沈书意,莫家的两个下属打从心里头将沈书意真正的看成了莫家的大小姐,即使是少爷在这里,和莫洛斯对决&,也不一定能有大小姐这份淡定从容的气度和自信。

    “基米尔,孟楠是你们蝎子帮掌控他泄露了消息&,导致伊万的被杀&,现在你又和我说是你们情报有误,伊万的死和孟楠没有关系?!蓖嫖兜睦湫ψ?,神情莫测,莫洛斯懒洋洋的靠坐在沙发上,如同蛰伏的猎豹,凶残的獠牙和利爪只是被暂时收了起来,可是那依旧带着几分血红眼白,湛蓝色瞳孔的眼睛依旧慑人的可怕。

    基米尔之前将孟楠推出来,完全是因为仇视中国人的关系,再加上孟楠也的确贩卖了一些消息,所以基米尔毫不犹豫的将伊万的死其中一部分的原因归结到了孟楠身上&,战斧因为伊万的死&,所以也无法维护孟楠,但是将人关押在战斧的地牢而没有送去蝎子帮也是因为知道孟楠其实是无辜的。

    瓦西里在警局这边承了沈书意的人情&,?&;ち斯倜弊?,而且还收到了十万美金&,所以瓦西里毫不客气的让基米尔放人,才上位的基米尔在蝎子帮的地位并不牢固&,他凭借的也不过是自己在部队锻炼出来的身手和疯狂偏执的狠辣&,暂时还不能得罪瓦西里&,基米尔只能来到战斧找到莫洛斯&。

    “是的&,之前调查的并不清楚,很抱歉&!”基米尔不得不向着莫洛斯低头,虽然他的眼中是愤恨不甘,可是基米尔不傻,他现在才在蝎子帮站稳脚,根本没有力量和战斧抗衡,可是!基米尔低垂的目光里快速的上过阴狠毒辣的黑暗光芒&,终有一天,他再也不会像任何人屈服&!

    “我会将孟楠放出来的&,你可以出去了?&!蹦逅估淅涞目?,毫不客气的赶人&,即使当初的伊万&,莫洛斯也不放在眼里,更不用说是才上位的基米尔&&,他今天最主要的事情还是和莫家的毒品交易,能将价格压低一成&,那每年的利润可不是百万千万!

    听到莫洛斯这话,沈书意倒也松了一口气,如此一来孟楠也算是安全了,花了十万美金&,给基米尔施压的人是瓦西里&&,孟楠依旧可以留在战斧&,地位不变&&,这差不多是最好的结果。

    “还有一些事需要请孟楠去蝎子帮说明一下,否则有些人是不会服气的?!被锥蝗坏目?&,抬起头来,看起来很正常,可是任谁也看不到基米尔心里头那叫嚣杀戮的恶魔正在疯狂的挥舞着镰刀&&,他怎么可能真的放过孟楠,人早已经部署好了,只等着孟楠一离开战斧就会被枪杀。

    这条疯狗!沈书意瞄了一眼基米尔,孟楠这一去只怕只能被人抬着尸体回来&!而莫洛斯倒也诧异的看了一眼基米尔,虽然传闻里知道这个前部队中校仇视中国人&,貌似之前被部队开出也是因为中国人的关系,却没有想到基米尔竟然心理扭曲到这种程度&。

    “可以?!被峥吞锍聊似讨?,简短的两个字就是回答,也代表了孟楠即将而来的命运,莫洛斯摆摆手,已经没有了交谈的欲望,基米尔也识相的起身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了,临走之前&,阴狠的眼神深深的看了一眼沈书意&,他今天能弄死孟楠&,日后必定也能弄死眼前这个中国女人&!

    幸好已经让国安部的人准备好了,莫家的人在暗中盯梢着,否则孟楠出了战斧只怕就要横尸野外&,沈书意神色淡然的目送着基米尔带着两个手下离开&,转而看向一旁的莫洛斯,不得不说沈书意如此淡定之色,并没有关心基米尔的死活&,让一旁莫洛斯也打消了之前对沈书意的怀疑&。

    毕竟孟楠被关到地牢之后,一直没有什么动静,莫洛斯并不在乎一个手下的死活&&,战斧消息灵通&,中国大使馆的人和副市长一行人去了警局,瓦西里那个老财主之后就收到十万块美金&,然后给基米尔施压让他将孟楠捞出来&。

    莫洛斯怎么看这件事都感觉有莫家的手笔&,毕竟这里是E国,莫家实力不够强大,说不定想要拉拢孟楠&,孟楠如今在消息这一块也算灵通,莫家救人于危难之中,孟楠必定万分感激,有了莫家当靠山&,孟楠以后的日子绝对也不会差。

    可是沈书意如此淡定的看着基米尔那条疯狗离开&,一点都不在意孟楠死活&&,让莫洛斯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太谨慎小心了,沈书意根本就不在乎孟楠的死活&,甚至都不一定认识孟楠&。

    “沈小姐&,之前莫念来了一次&,我的话还是这样,价格压低一沉&,薄利多销&&,你们也是稳赚不赔&&,而且在E国的生意完全不用担心!”孟楠毕竟是小人物,莫洛斯也不会多在意&&&,此刻&,他依旧老神在在的抽着雪茄,神色里依旧带着一种张狂和跋扈。

    之前莫家有一次毒品运输出了问题,莫念甚至亲自过去处理的&&,和战斧脱不了关系,也算是战斧给莫家的一个警示,E国是亚洲军事经济最强大的国家,而战斧是E国最大的黑帮,战斧的势力外人根本无法想象,和战斧如果交恶,莫家以后的毒品生意绝对会有诸多的不方便&&。

    “莫家的大本营可不是在中国,如果真的撕破脸了&,我可以保证E国的毒品流入量不足现在的十分之一?!比绻的钌砩仙⒎⒊隼淠诎档奈O掌?&,那么此刻,清脆着嗓音开口的沈书意则完完全全是一种狂傲,比起莫洛斯这个库帕拉家族家族的小儿子还要狂傲三分。

    会客厅里二十四卫里几个人也都诧异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莫家两个下属刚刚放下来的心又再次纠结的悬了起来,虽然能做到面上不改色,可是心里头那是打着鼓七上八下的&,基米尔虽然是一条疯狗,可是莫洛斯绝对是一匹独狼,凶狠残忍嗜血嗜杀的狼,就连莫念对莫洛斯都要忌惮三分&,谁也没有想到沈书意看起来冷静精明的一个人&,竟然这么的狂,在E国战斧的地盘上这么的张狂&。

    “沈小姐大可以试试看,送客!”冷声的开口,莫洛斯的脸色已经完全冷了下来,嗜血的阴狠和杀机一点都没有收敛,冷声的赶人&。

    在场的人都明白过不是之前沈书意和莫洛斯之间一个开枪一个甩出了蝴蝶利刃已经较量了一番,估计这会莫洛斯就不是赶人了&,而是直接将沈书意三个人给宰了当花肥了&&。

    “告辞!”半点不担心会被莫洛斯给干掉&,沈书意勾着嘴角悠然一笑&,神色依旧平静而坦然,站起身来带着两个手下直接离开,也不在意将后背暴露给了莫洛斯等人。

    出了会客厅,出了阿瑞斯这间夜总会&,一直到坐进了车子里,莫家两个下属脸色才恢复了一点&&,可是后背却已经被冷汗给湿透了,莫洛斯的二十四卫都在里面,只要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们三个人就得横尸出来了&,基米尔这条疯狗都不敢和莫洛斯对着干&。

    “大小姐,我们这样做真的可以吗&&?”一个下属颤抖着手发动着汽车&,不是他们经不住大场面,可是是个人都想好好活着&,真的让他们挡子弹,他们也不会怯场,可是刚刚的确太紧绷了。

    “没有关系,大不了不赚这笔生意,我们去开拓欧洲市场&&?&!焙笞?&,沈书意悠然自若的开口&,欧洲这一块的市场想要开通的确不容易,不过不是有艾布力这个东突恐怖分子头目吗&?当初的合作就是艾布力帮忙给莫家开拓市场,保驾护航,毒品交易的利润分一些给艾布力这个恐怖分子,当然了&,沈书意也可以趁着合作的机会了解艾东突恐怖分子的组织结构&,军火武器,甚至顺藤摸瓜的找出暗中支援艾布力的财团和政府和其他组织&。

    这边沈书意话音刚落下,手机却已经响了起来,打过来的是莫念,还不等沈书意开口,手机另一头莫念的声音已经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这个总是沉默寡言的男人此刻火大起来,竟然直接对着沈书意一顿狠骂。

    “那是少爷?”开车的手下呆呆的开口,不敢相信那么噼里啪啦一阵骂的男人会是沉默寡言&&,宁可动枪也懒得动口的莫念。

    “声音不会错&?!备奔菔坏南率粑薇瓤隙ǖ幕卮?,突然明白传言说少爷对这位大小姐疼爱有加,丝毫不在意自己辛苦打出来的地位会被夺走,看来一点不假。

    “莫念哥……”

    “闭嘴&!谁给你的胆子,你不想活了吗&?一个莫洛斯你不怕,战斧还有二十四卫&&,还有成百上千的帮众,战斧的火力比起军队都丝毫不差&,谁让你冒险的!”嘶哑的怒吼声如同野兽的咆哮,即使隔着十万八千里&,依旧让沈书意耳朵震的痛了起来&,莫念声音极大&,所以前面的两个莫家下属也才会听见。

    “莫念哥……”

    “你仗着自己身手好是不是&?可是你挡的住那么多的子弹吗&?战斧一个火箭筒就可以将装甲车给炸了&!出去了,心就野了&,我和师傅怎么担心都无所谓了?”根本不给沈书意开口说话的机会&,莫念骂的够狠,这个冷漠至极&,危险黑暗的男人,第一次情绪这么外露&。

    接到下属的汇报,知道沈书意竟然就带着两个人去了战斧和莫洛斯见面&&,莫念当时脸色就阴沉下来&,虽然沈书意这一趟来E国&,和艾布力见面&,但是这也是合作关系,莫念还放心一点&,帮忙处理莫家和战斧的事情,那也是迷惑艾布力的借口&,可是莫念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真的过去了。

    而刚刚沈书意和莫洛斯剑拔弩张&,随时都可能火拼,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对话&,开车的这个手下担心他们死了,消息都传不出去,所以进入会客厅的时候就将手机开了免提,所以莫念才会将一切听的原原本本,手下也因为刚刚情绪太紧绷&,都忘记有手机免提这一茬事了&。

    “莫念哥……”回答沈书意的是手机被挂断的嘟嘟声&&,揉了揉耳朵&,沈书意对着前面两个莫家的下属无奈的苦笑着&,不过他们已经被莫念狮子吼给直接震晕了&,根本不敢相信刚刚气急败坏大吼大叫的男人会是莫念。

    这是气到极致了?沈书意扁了扁嘴吧&,有种不祥的感觉,莫念哥该不会直接杀到E国来吧,这边还在想着&,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突然的响声&,让沈书意都饱受惊吓的抖了一下&。

    难道刚刚莫念哥骂的还不过瘾&,所以喝杯茶润了润嗓子,继续准备开骂?头痛着,沈书意纠结着小脸拿起手机一看&&,还好不是莫念哥的号码!可是再仔细一看,沈书意的头皮都要炸了,这是谭宸的手机号码!

    “……”接起电话,沈书意没有开口,电话另一头的谭宸也没有开口,不过倒是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比起莫念那番狠骂&,谭宸这沉默让沈书意只感觉一把钝刀割在肉上,又纠结又痛苦。

    果真对上谭宸自己就只有低头认错的份!沈书意小声的开口,“怎么了?干嘛不说话!”之前他那么忙,好几次约会都放自己鸽子,自己都没有计较&,这一次自己就冒了一下险&&,莫念哥真不厚道&,骂了自己不说,还将谭宸给扯进来了。

    可惜电话另一头的谭宸依旧沉默不语着&,而此刻&,莫家大宅里&&,莫念的确在灌着茶水&,刚刚他的心真的也是悬了起来&,估计除了和莫洛斯呛声的沈书意不担心之外,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这会吼过之后,莫念就冷静下来了。

    冷眼瞅着拿着手机不说话的谭宸&,莫念一脸的阴沉,要不是谭宸没事瞎折腾&&,小意会突然去了E国&?会冒险和东突恐怖分子打交道,会和莫洛斯起冲突!

    “不许胡闹&!注意安全!”终于&,谭宸开口了,声音倒还是冷静&,说完话之后,也不等沈书意开口说什么&,谭宸直接挂了电话&,沉默的拿着手机站在一旁&&。

    毫不客气的一拳头狠狠的挥了过来,谭宸根本躲都没有躲,莫念这一拳头打的重&,谭宸直接被打的后退了几步,嘴角渗出了鲜血&。

    关煦桡和谭沐都怔了一下,看到谭宸被打,他们两个原本有一瞬间要出手&,可是随后都坐了下来,唯独一旁陆纪年嘿嘿的大笑起来,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着实让人感觉这一张俊脸真的很欠揍,莫念那一拳头直接给打过来&!

    “你到底怎么想的?”看到谭宸没有躲避硬接了自己一拳头&,莫念总算出了一点恶气&,冷凛着表情&,眼神不悦的看向沉默不语的谭宸&&。

    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莫念打的狠,嘴角已经有些的裂开,谭宸倒是没有在意,他沉着面瘫脸,之前的应酬和忙碌&&,让谭宸几乎没有时间和沈书意好好相处,他原本以为等忙过这段时间,一点一点的收拢权力&&,这样就再也没有人敢对沈书意动手&。

    可是却在谭宸宁愿牺牲相处的时间去和那些人应酬交际的时候,沈书意却突然去了E国,依旧是凶险万分,刚刚莫念的手机开的是免提,所以沈书意和莫洛斯的对话&,他们也听的一清二楚,只是为了?;ど蚴橐?,所以没有一个人开口,但是即使没有身亲其境,谁都能知道刚刚的确很是凶险。

    “谭宸,其实你不用将沈丫头当成乖宝宝看着护着,她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甭郊湍暌谰墒抢辽⒌哪Q?,似乎刚刚的凶险他是一点也不在意,对上谭宸面无表情的脸,陆纪年不得不继续开口&&,能点拨多少就点拨多少了,“你不擅长那些勾心斗角&&,所以还是发展你擅长的势力比较好,反正你兄弟死党这么多,这些方面让他们来处理就行了,谭宸&,有些话我只说一遍,你听过就忘,日后沈丫头若是有危险,即使你再经营十年的人际关系也处理不了&,所以你只需要发展真正属于你的势力&&,培养属于你的精锐部队就好了&?!?br />
    陆纪年唯一担心的就是上面那一位如果知道沈书意和谭宸的关系&&,会让沈书意当间谍,谭宸自己再发展,势力也不可能和上面那一位相提并论的,谭宸要抗衡还是需要依靠谭家的力量,谭宸自己的势力根本不够看。

    所以与其牺牲和沈书意之间的相处时间&,来揽权根本不值得,而且最上面那一位如果真的要动沈丫头,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用军队用国安部,只能用龙组,而龙组也就那么多人,是属于上面那一位的私人军队&,所以谭宸只要将自己手里头的精锐部队发展锻造成王者之师,可以和龙组相抗衡,那么上面那一位绝对不会为了一个沈丫头牺牲龙组的成员,而谭宸那些人家关系和人脉根本用不上,真的对撞上了,凭的就是实打实的实力和战斗力。

    关煦桡和谭沐都怀疑的看了一眼陆纪年,这话说的有点可怕,谭宸并不是不能从政揽权,他只是不喜欢&,但是真的让谭宸去做,十年的时间&,谭宸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可是陆纪年这话说的如此肯定&,让关煦桡和谭沐都忍不住的猜测沈书意背后到底有一个如何强大的势力&。

    “看什么看,再看我也不说了?&!背羝ǖ囊惶裘纪?&,陆纪年十分欠扁的笑着&,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谭宸&,和神情冷漠的莫念&,看吧,这才是真正的强者&,泰山压顶也镇定自若,煦桡和谭谭这两个小子就差了不少&,竟然还敢用这么怀疑的小眼神瞅着自己。

    谭宸和莫念对望一眼&,然后两个人很有默契的向着得意洋洋的陆纪年走了过来,在陆纪年惊诧的眼神中,一左一右的直接将人从椅子给架了起来。

    “喂喂喂&,你们两个够了??&!”陆纪年挫败的哇哇叫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了&,尼玛,他刚刚还夸赞这两个混蛋&,结果呢!

    可惜谭宸和莫念面瘫着脸直接将人给强行架到了院子里,一左一右,肃杀的气氛十足,两个男人很有默契的封住了陆纪年所有能逃跑的路线&,若是牵扯到他们自己的安全&,陆纪年能说这么多&,他们也绝对不会再多问什么,这点默契和涵养还是有的&。

    可是牵扯到了沈书意的安全,谭宸和莫念可没有什么君子风度了!尤其陆纪年刚刚说的可不是小事&,能威胁到沈书意安全的绝对是个大人物&&,一个百分百强大莫测的组织,而陆纪年自己就是这个组织里出来的,而陆纪年到底是什么人&,谭宸并没有查,莫念查了但是没有查出来。

    “你们打死我我也不能说的!”陆纪年动了动肩膀,他就不相信这两混蛋还真的敢打死自己&!他能说那么多已经是极限了,也是陆纪年真心将谭宸和莫念当成了死党。

    龙组的存在除了最上面的那一位&,其他人都不知道&,这更像是一个传承&,即使如今北京城里的那些高层不可能是一个人,都是一个一个的团体&&,一个一个的帮派,但是龙组的存在&,除了那一位,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即使是同一个团体,龙组的存在,这也都是最上面的那一位在退位之后直接告诉下面那一位的,亘古不变&。

    “动手&&?!闭馐悄畹幕?&,之前因为沈书意涉险,莫念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他只是个混黑的,管不了那么多,莫念在乎的人不多&,莫五爷不用说,然后就是沈书意,莫念自己的性命都排在后面&,当然,谭宸和陆纪年也是莫念如今的死党,关煦桡和谭沐也算是朋友&,可是牵扯到了沈书意的安全,莫念绝对会黑化的疯狂&。

    “好?!碧峰肪透挥盟盗?,陆纪年的这番话,让谭宸明白了一些东西,他毕竟也是在谭家长大的,幼年去基地之后跟在容温后面&,容温这个俊雅尊贵的男人绝对是一个奇特强大存在,他从国安部出来,依靠的是强大的身手和整个国安部当靠山,可是在政治争斗里,容温又像是一个天生的权谋者&,即使年纪轻轻,却让任何人不敢小觑&&。

    谭宸跟着容温那十年里&,这些权利的倾轧,阴谋算计,谭宸都是耳染目炫,有些事容温都让谭宸拿主意去处理&,只是不会让谭宸执行&,毕竟谭宸不喜欢这些算计和争斗,陆纪年的话,让谭宸隐隐约约的摸到一点边。

    “你们不会这么无耻吧&?”陆纪年惊呆了,不敢相信的看向谭宸和莫念,这两个混蛋,那里是冰山&!根本就是大野狼&!两个打一个的无耻混蛋&!

    院子里三个人直接打在了一起,关煦桡和谭沐站在门口,仔细的看着,不得不说眼前混战的三个人实力超群&,关煦桡和谭沐根本不是谭宸三人的对手,实打实的过招&,估计还能支撑二十分钟&&,可是如果下杀手,只怕一个照面就得丢命。

    沈书意这边将孟楠的安全交给了国安部的人倒也放心&,莫家的人在暗中善后&,可是当莫家电话过来,沈书意脸色一变,车子里莫家两个人脸色更是难看。

    “大小姐&&,怎么办&?”副驾驶的手下冷着声音开口&,脸色阴霾&,基米尔是一条疯狗谁都知道,可是国安部快要得手之后&,基米尔竟然带着手下将孟楠一起躲到了中国城这边,这样的枪战乱战,国安部的人自然还有些顾忌&,可是基米尔仇视中国人的&,完全将中国城的普通人当成了活靶子&。

    “开车过去!”沈书意眼神冰冷下来,她不是什么高尚的人&,但是这样屠杀同胞的凶手,沈书意阴着脸,“给我准备狙击枪,让莫家的人不要强攻,将基米尔给我狠狠的拖??!”

    国安部这边沈书意不用担心&,他们绝对不会拿普通人的生命来牺牲,救孟楠是听从沈书意的命令,中国城里的普通人也都是一条生命,国安部的人会忌惮&,可是莫家毕竟是混黑的&&,手里基本都沾过人血和生命&,他们听从命令行事&&,有时候就不一定会顾忌到普通人的安危&。

    汽车开的飞快直奔中国城而去,下车之后&,沈书意直接从路边的小店拿了一定鸭嘴帽戴在了头上&,帽檐遮住了她的脸&,狙击枪还没有送过来&,不远处能依稀的听到零碎的枪声,国安部和莫家的人都没有乱动,只牵制住了已经窜到暗巷那边的基米尔众人&。

    十分钟之后,暗巷这边一幢废旧楼层的楼顶&&,暗巷这边差不多是三不管的地带,一些小的帮派林立,出入的也都是三教九流的人居多&,因为靠近中国城这边,所以暗巷里的中国人也是居多,不过大都数都是些混混和黑帮的人,也有些从事不法生意的商贩。

    所有国安的人和莫家的人都被沈书意给清场了,人一多&,一旦枪战,死的都是无辜的人&,沈书意蛰伏在黑暗里,透过夜视仪的瞄准镜,神色清冷,宛若栖息在黑暗里的幽灵,无声无息&,完全和夜色融入到了一起。

    “先生&,所有追踪我们的人都撤退了&!”侦查的人快速的向着基米尔这边靠近着,神情里带着张狂和得意,他们蝎子帮除了怕过战斧之外,还真的没有怕过什么人。

    “这些贪生怕死的狗杂种&!”基米尔身边的一个人一听这话&&,讥讽的冷笑起来,点起一支烟抽了起来,将手枪给收了起来,还以为能好好的过把瘾&&,结果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先生,追踪我们的人都是些高手&?!毙影锢镏站恳灿幸恍├渚驳娜?&&,此刻,眼前这个黑瘦的男人就敏锐的发现出不对劲的地方,之前他们差一点就被包围了&,也幸好是冲到了中国城这边,暗中追踪的人有些的忌惮&&,所以才会安全的逃脱&。

    基米尔是从部队里出来的,所以他虽然暴戾着一张脸,但是也敏锐的察觉出这其中不对劲的地方&,直接一转身向着孟楠走了过去,孟楠有些的虚弱,不过好在没有受伤,只是被战斧关押了这么多天。

    “暗中那些人是什么来路?”基米尔冷酷着声音,一手揪起了孟楠的头发&,阴冷着表情&,一看孟楠这模样,直接拿出了手枪&,枪口抵到了孟楠的肩膀上,直接扣动了扳机。

    脸痛的狰狞了一下,或许是痛楚让孟楠更为清醒了几分,冷眼看着疯狂的基米尔,冷笑一声&,看都不看自己肩膀上的伤口&,暗中的人孟楠并不知道是什么人&,可是那样高明的追踪手法,和一流的枪术&,孟楠自己就是从国安部出来的,即使离开这么多年,孟楠还是一眼就看出了暗中的人都是国安部的精锐特工,配合的完美无缺&。

    他之前是向陆纪年求助的,孟楠并不清楚为什么会动用了国安部的人&,但是他也知道之所以没有救走自己是因为这些疯子在中国城里疯狂的开枪射击&,国安部的人投鼠忌器&,如今是没有活着的希望了,可是毕竟是前国安部的特工&,即使是当场毙命&&,孟楠也不可能说出一个字的&。

    “硬骨头?”冷冷的嗤笑一声&,基米尔再次将枪对准了孟楠的另一个肩膀,砰的一声,枪声响起&,孟楠的一双胳膊如今算是彻底残废了。

    可是基米尔够冷血无情,但是孟楠除了脸色苍白&,脸上带着痛苦之外,神色依旧冷静,比起那些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基米尔这点手段根本不够看。

    “先生,谢尔他们过来了!”一个下属快速的开口&,不远处几辆车子直接开了过来,下车的正是蝎子帮如今的二把手&,侩子手谢尔。

    之前被国安部的人跟踪和围堵,基米尔也感觉到不对劲&,所以直接调了人过来支援,没有想到跟踪的人很忌惮在中国城里枪战,直接都撤退走了,也等于放弃了孟楠。

    黑暗里&&,当谢尔等人的车子堵住了另一边的出口时&,沈书意眼中露出嗜血的冷笑,就在基米尔知道孟楠是不会开口的,所以直接将枪口对准了孟楠的额头直接来一个爆头时&,沈书意开枪了&。

    “还有敌人?!鼻股炱?,一个手下惊恐的叫了起来,狙击手的子弹就是死神的索命符&,所以基米尔腿踉跄了一下&,巨大的冲击力之下直接跪在了地上,大腿处的伤口汩汩流淌的鲜血&&。

    孟楠错愕的一愣&,没有想到竟然还有狙击手&,一瞬间,视死如归的眼神多了一抹光亮&,嘴角露出了笑容,得意洋洋的瞄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基米尔。

    脸色狰狞的厉害,基米尔站起身来,看着四周惊恐的手下,刚一动&,又是一颗子弹破空而来&,直奔基米尔而来!

    狙击手!基米尔一把拉过一旁的手下,一声惨叫,基米尔将痛苦的人一把丢在了地上,所有人都震惊的退到了巷子里,而孟楠一脚踹出一个人&,整个人疯狂的冲到了一旁的一辆汽车旁&,可惜也没有办法再跑了,基米尔等人的子弹已经射了过来。

    黑暗里,沈书意看着已经缩回了暗巷里的蝎子帮众人&,已经出了射击范围,所以沈书意也不担心&,枪口直接对准着枪口方向,黑暗里,基米尔撕开了T恤将腿上的伤口给包扎了起来&,阴冷着表情,回顾了一下四周环境&。

    难怪自己开了孟楠两枪,狙击手都没有动手,原来就是为了将自己逼到巷子里&!原本左侧还有出口,可是谢尔等人的车子停在了出口挡住了出路,想要出去,只能从眼前的唯一出口&,可是狙击手在暗中等着,想要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基米尔将一个手下猛然的一脚丢出了巷子口&&,砰的一声&,黑暗里枪声响起,被丢出的手下胸口开出了血窟窿&。

    顶尖的狙击手,基米尔和孟楠都明白&,刚刚基米尔是突然将人推出去的,可是狙击手一枪毙命,看得出暗中的狙击手绝对是个狠角色。

    孟楠窝在汽车后面,慢悠悠的给自己包扎着伤口,反正这会局面僵持住了,逃不走&&,也死不了,就等着吧,看看基米尔这些疯子怎么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66》,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66章 黑暗对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66并对婚宠军妻166章 黑暗对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6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