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章 翟月被抓

    “你下去吧**!毙γ忻械目谏蚴橐饨底油T诹私锹淅颺^^,不远处古韵的大门口已经围堵了上百号人了^*,有几十号是死者马力的家属*,其余围观的都是工业园的工人,这会自己要是下去,沈书意想想就头皮发麻**。

    “为什么我去?你不才是倪大伟的老板吗^^?”抗议声随即响起^,陆纪年眉头一皱^^,一脸鄙视的看向沈书意^*,这丫头果真心是黑的*,半点没有不好意思啊^,“你不愿意下去送死我难道就愿意早死早超生吗^?”

    陆纪年就算是身手好,可是他也不能动用真功夫**^,而且下面可是死者那几十号的家属,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自己*^,这要是动起手来,自己不死也要脱层皮^**。

    “难道你指望让我去^?要知道你可是天天过来蹭饭吃呢*?!鄙蚴橐庖谰墒敲佳弁渫涞男σ?^,很是无良的丢出威胁的话来*,对着不甘心的陆纪年眨了眨眼睛*,“这大热天的食欲不振^^,我晚上还准备好好做个好菜给大家补补?*!?br />
    “最毒妇人心!真该让谭宸那个面瘫来看看你腹黑阴险的真面目?^!北幻朗乘仓?*,陆纪年咬牙切齿的开口*,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沈书意,理了理衣服之后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下车向着古韵大门口走了过去^^*。

    沈书意从朱老板这里承租下这个服装厂之后^*,古韵的手续办理的很快,只是开业投产之后*,因为被那些雇佣兵给绑架到了X省,所以古韵大大小小的事务都是陆纪年帮忙处理的^*,工业园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陆纪年这个新上任的设计师兼代理老板很快就被大家所认识了。

    “柳设计师*,你过来了*?^!闭獗呙磐庖脖幌诺墓磺?,这些死者家属来势汹汹^,直接对着门口又是哭又是嚎的*,还在地上烧着冥钞^^,一个披麻戴孝的女人手里还捧着死者的遗照,即使是大白天的都让人感觉毛骨悚然^,门卫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会看到陆纪年如同看见了救星一般*^。

    “就是你们^,就是你们害死了我老公,你们这些杀千刀的凶手,杀人偿命?^*!”马力的老婆眼睛一亮,看到陆纪年之后*^,就听见四周的人议论说他古韵这家服装厂的dialing老板*,马力老婆直接哭嚎的冲了过来^*^。

    “停停停^!有话好好说*,我什么时候害死你家老公呢*?我要是害死人了^,警察不会抓我吗^*?我还能出现在这里,你到底是谁?*?”装起糊涂来^,陆纪年声音加重了不少力度^^,浑厚深沉了不少**,成功的盖住了现场的噪杂声^,让四周安静下来^^。

    不得不说陆纪年还是很有临场应变能力的*,这话一说^,大家也都感觉很对,如果陆纪年真的害死人了^,怎么可能大摇大摆的过来上班。

    “你们和警察串通一气*,你们这是官商勾结*,草菅人命***!”女人一抹眼泪*^,恶狠狠的开口*,尖利的声音再次哭号起来,“你们这些畜生那*,禽兽不如^*,你们害死我老公了*,我怎么办那?我上有老人要抚养,下面有孩子要上学要吃喝^**,你们这些畜生,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我也不想活了^,我直接一头撞死在这里一了百了*?!?br />
    “你们这是不承认了!”这边看陆纪年太冷静,还不承认罪行,几个男家属立刻气焰嚣张的叫骂起来^^,抡着拳头**,凶神恶煞的将陆纪年给围住了^**,似乎只要陆纪年再说出什么话来**,肯定就抡起头打人了**。

    “你们让我承认*^,至少也要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么无缘无故的就指控^^,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焙苁俏薰嫉男ψ?^,不得不说现在的陆纪年很有魅力^^*,年轻有为*,带着伪装用的眼镜^,气质儒雅*,面带笑容^,其实这气质背后绝对是伪装的腹黑和邪魅,唯恐天下不乱*。

    四周围观的人也这样附和的开口**,既然要指控^,总要说清楚事实吧^,否则没头没脑的,再看陆纪年那完全可以欺骗世人的俊脸和无辜表情^^,众人明显就偏信了陆纪年。

    女人看着四周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围观群众^,终于还是快速的将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又哭喊起来*,指天骂地的,陆纪年无奈的开口,“既然是我工厂里的职工*,那么我相信公安机关肯定会查清楚案子**,而且凶手即使是我们厂里的职工^,但是和我们工厂没有实际的关系^!?br />
    “你们这是要抵赖了^*?”一个男家属眼睛一横^,怒气冲天*^,怒吼的咆哮着*,“和这些畜生说什么,砸^^,砸了他们的厂子^^!”

    哗啦一下,明显一看就像是打手的十多号男人直接向着大门口冲了过去*,而几个死者男家属和女人则是向着陆纪年冲了过去,场面瞬间混乱起来,打砸声叫骂声*,再加上炮竹噼里啪啦的声音,简直就是乱成一锅粥了*。

    趁着换乱^,陆纪年快速的躲到了安全的地方,饶是如此*^,脸上还是被某个女人的指甲给狠狠的挠出了三道血口子^^,衬衫扣子也被抓掉了几粒*,头发凌乱的^,黑发上还有鞭炮点燃之后炸飞的纸屑*^*,怎么看怎么的狼狈。

    “呃*,你敢笑一声试试看!”陆纪年打开车门坐了进来*^,警告的看了一眼压着笑的沈书意*,抬手凶狠狠的在沈书意的头上揉了两下,“没良心的丫头*!也不看我是为了谁弄的这么狼狈*^?*!?br />
    “抱歉抱歉**!鄙蚴橐夥浅C挥谐弦獾牡狼噶缴?,有些无奈的看着不远处混乱的局面^,声音倒是依旧很是平静*,带着几分清冷*,“是有备而来的,我已经通知厂里的人不要阻挡^*,随他们打砸闹事去^,反正这损失由佟海峰给我包了*!?br />
    即使说是倪大伟将马力推出马力被佟宝给当场撞死的*,责任也在倪大伟身上,和沈书意这个工厂老板是没有直接关系的^,而且这件事佟海峰既然已经插手介入了*^^,按理说不可能有人过来闹事*,这些人死者家属^,还有那些混杂在家属里的打手,明显就是过来寻衅滋事的^。

    既然是翟月和佟宝唆使马力的家属来闹事*,这损失自然有佟海峰来承担*,沈书意现在出去^^,光天化日的也不可能制止住上百号故意闹事的人,而且厂里的女职工偏多,要是一不小心将她们给打伤了^^,那才是得不偿失呢^。

    “那你让我出去干什么*?”陆纪年擦掉脸上的血迹,快速的扭头看着一旁已经挂了电话的沈书意,为什么他有种被人给狠狠阴了一般的不安感觉*。

    “那什么,总要让围观群众和厂里的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否则我们之后重新开工^*,不是要背上莫须有的罪名*?^!泵亲觀,沈书意不厚道的笑着^,马力家属来势汹汹,挡肯定是挡不住的^,但是话要说清楚^,挑明白了,而且他们这么一打砸^,不管是厂里的职工还是四周围观的群众都知道自己是无辜的,日后对古韵的名声而言也比较好*。

    “而且你不是看到记者和媒体也过来了吗*?佟海峰即使能压下媒体这一块*,但是还有这么多围观的人拿着手机拍照*,到时候流到了网上*,古韵至少名声是打不出去了^*,还省了广告费*?!蔽奚滩患?,沈书意笑了笑**,广大人民群众还是很明辨事理的*,既然古韵是无辜被打砸^^,这个名声传出去的也算是好名声*^*,大家还是比较同情弱者的^。

    陆纪年彻底无语了,看了一眼沈书意^,甘拜下风*,她果真该从龙组离开从商^^,这算计和谋略可是一套一套的*,刚刚陆纪年和马力老婆的对话^,想必四周的人都听到了^*,倪大伟的事情和古韵其实并没有关系*,死者家属再愤怒伤心也不能打砸工厂,这纯粹就是挑衅滋事。

    古韵厂里的女职工偏多,沈书意刚刚也打电话通知了生产厂长^*,让他带着所有女职工从后门出来*^,不要正面冲突*,所以马力的家属虽然还在打砸工厂,倒是没有出现什么人员受伤^,而四周的人都用愤怒的眼神看着这些行凶者^,只是介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并没有会出面干涉**,也没有敢出面**,毕竟这些打手看起来就是凶悍异常^*。

    “不好*,他们竟然敢放火*!”沈书意突然表情一变,快速的打开车门冲了下去^,而副驾驶的陆纪年扭头一看*,果真古韵的厂房上空冒起了黑烟。

    服装厂都是布料居多,如果有人恶意放火^*^,瞬间火势就能蔓延起来*,再者这些天高温酷暑^,天气干燥^*,原本就是火灾易发的气候^,陆纪年也是脸色一变的冲了下去*。

    而四周围观的人这会都惊恐的叫了起来^,估计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些凶徒打砸了工厂不说,竟然敢光天化日之下放火*,这一下四周的人不再是围观了*,有的开始报警**,有的找灭火器^,现场再次混乱起来^。

    “谁他妈的敢进来,老子就不放过他!”带头的打手凶残的开口^^,砰的一声*,将一把椅子狠狠的砸在了窗户玻璃上^,哗啦一声*,玻璃碎了一地^^,让四周的人都忌惮的后退了几步,打砸的上百号人这会都快速的退了出来^,而厂房里浓烟滚滚而起^,火势瞬间就蔓延开来^^*。

    恶狠狠的冷笑着,带头的人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得意的笑容**,沈书意却已经快速的跑了过来^,看着这些嚣张的凶徒^,眼神一冷^*^,砰的一脚,狠狠的踹了过去*。

    男人只感觉小腹剧烈一痛*^,巨大的力度之下^,整个人不受控制的直接被沈书意给踹飞了出去*,直接从工厂门口^,砰的一声被一脚给踹进了火场里*^。

    “柳设计师**,把这些人都给我放倒了^^,等警察过来,我去灭火^!”沈书意阴冷的开口^,眼神肃杀的骇人*^,看着一旁冲过来的一个男人**,凌厉着目光,身体一个后退,快速的一挥手^^,一掌直接劈在了偷袭者的颈部*^,在男人昏厥的瞬间又是一脚将人给狠狠的踹到了安全的角落里^。

    “你注意安全*!”陆纪年冷笑的接过话^,他和沈书意都属于冷心冷情的人*,骨子里带着疏离和冷漠^^,但是这种杀人放火的事情,他们还真的做不出来*^,这样燥热的天^,火势如果烧起来^^,不单单是古韵一家工厂,甚至可能连累到四周其他的厂房^*,更不用说古韵里面还有可能有职工并没有出来^,这可是草菅人命^*。

    沈书意快速的冲进了火场里^^,原本百来号人呼啦一下都惊恐的让开了^,不得不说沈书意刚刚一出手太有震慑了*,这会他们根本不敢拦人*。

    被沈书意一脚踹进来的男人正蜷缩在地上猛烈的咳嗽着,浓烟滚滚而起^,四周的火焰灼热的烧人*,男人努力的爬了起来^,刚看到沈书意进来了*^,倏地一下,眼瞳惊恐的收缩着*,身体不停的向后退着*^,但是后面滚滚而来的热浪和火焰,让男人却又生生的停下了脚步*。

    “你想要干什么^?”惊恐的开口^,男人声音颤抖着,双腿不停的哆嗦,腹部还是一抽一抽的剧痛着^,但是在巨大的惊恐之下*^,这种疼痛却已经被男人直接给忽略了^*。

    “怕了**?”沈书意笑了起来,声音清脆悦耳^,可是却带着丝丝慑人的寒意,沈书意一步一步走向僵硬着身影不敢动的男人面前^,看了一眼车厢里的火焰^*,冷冷的眯着眼,一手将男人的手臂给抓住*,咔嚓一声*,卸掉了他的手腕骨^*。

    “啊,你这是犯法的*,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惊恐的惨叫声响起*,男人不顾一切的疯狂的喊叫着^,“救命啊^^,救命??!”

    可是外面一片的噪杂^,根本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估计即使是听到了^,也不会有人敢进来救人,毕竟这会即使待在车间里,那热浪已经要将人给烤熟了一般。

    “放火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叫呢^*?”沈书意的眼神可以说很冰冷^,将男人的手和脚卸下骨头之后*,直接从车间里那着一块长布条将男人给绑在了车间门口^^,冷酷的转身离开。

    沈书意身后男人更是一声又一声的凄厉惨叫声*^,其实他只要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他虽然被绑在这里,但是并没有危险^,沈书意这样做也只是吓吓他而已**。

    车间里并没有人^,火是在车间这边放的,但是却因为风蔓延到了不远处的宿舍楼^,按理说火只是蔓延过来的^,宿舍楼里应该也没有人了^,可是沈书意却还是不放心的用湿毛巾捂住口鼻,一间房门一间房门的敲了起来^。

    外面已经可以听到消防车的声音*^,因为宿舍楼这边火势小了很多^,所以消防车最先灭火的就是车间这边*,防止火势继续蔓延,浓烟滚滚之下^^,沈书意快速的敲着门,而房间里小女孩嘶哑的哭声让沈书意一惊*,果真还有人在。

    “妈妈,妈妈……”床上^,一个五岁的小姑娘沙哑着声音不停的哭喊着*,她父母都在N市打工^^,因为是暑假了,所以才将孩子接过来,小姑娘的父亲在工地打工,住的是钢构的房子,条件差了很多*。

    古韵这边是宿舍楼,里面还装了空调,四个人一间房,也有独立的浴室,再加上小姑娘跟着父亲住也不方便*,所以直接住到了工业园这边*,大早上的,小姑娘母亲就离开了去接自家男人,顺便买些好菜回来给女儿补补身体,她哪里知道古韵一大早就出事了*。

    “别哭?!鄙蚴橐饪焖俚目?,对着房门里大声的喊着^,“退到角落里站好了^,阿姨马上救你出来?^!币蛭ㄑ烫喝肆?,沈书意说了一句话之后,自己都被呛得咳嗽起来^。

    小姑娘哭着缩在墙角*,沈书意砰的一声将门给踢了开来*,浓烟弥漫里,找到了缩在床角落里的小姑娘^,一把将人给抱了起来,柔声的安抚着,“阿姨去看看其他房间还有没有人^!?br />
    “嗯*^?!毙」媚锏懔说阃?,小小的身体蜷缩在沈书意的怀抱里,而沈书意快速的将人抱了出来,对着余下的几间房门大声的敲喊着^。

    其他人在最开始这些打手打砸车间的时候就出去了,所以这会并没有什么人,沈书意抱着小姑娘快速的冲了出去*,而消防兵也冲到了这边*,护送着两人离开了宿舍楼。

    “丫丫!”这边,沈书意刚出来,一道凄厉的女声激动的叫了起来*,女人快速的冲了过来^,而沈书意怀抱里的小女孩灰头灰脸着^^,但是却还是笑着叫了一声妈妈^。

    “老板,谢谢你^,谢谢你?!迸四ㄗ爬?,一把抱紧了自己的女儿*,而她身后的男人也是感激的对着沈书意不停的鞠躬着,他们半点不知道将女儿丢在宿舍楼里睡觉^,竟然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刚刚在人群里找不到丫丫,男人和女人都崩溃了*,要冲进去救人*,被现场的消防官兵和其他工友给拦住了^。

    事发突然^,其他工友也不知道小姑娘还在宿舍楼里睡着,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幸好沈书意一间房子一间房子的找了,这才将人给救出来了^。

    “没事?^!辈辉谝獾男α诵?,沈书意对着喜极而泣的夫妻两人点了点头,向着一旁的陆纪年走了过去*,而角落里,十多个打手都被陆纪年给敲晕了,倒在了一起*,而马力的家属也被吓得够呛^,半点不敢再闹事了。

    虽然是恶意纵火^,不过消防兵来的还是比较快的^,再加上四周围观的群众都参与了救火,虽然车间烧的乌黑,索性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危险^。

    “手没事吧^?”陆纪年看向沈书意的手*,原本白嫩的手背和手腕处却多了一处烧伤,被烫出了水泡,破了皮*^,这会看起来有点严重,都能看见破皮下面鲜红的嫩肉。

    “小伤?!闭饣嵘蚴橐獠挪炀醯绞滞笊嫌械阃?,瞄了一眼^*,并没有在意,目光看向一旁正指挥一切的佟海峰*,来的够及时,估计佟海峰也不知道事情竟然会闹的这么大吧*,翟月果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马力的家属并没有被拘留,但是被陆纪年打晕的这些打手都被警察给抓了起来,他们以为聚众闹事*^,即使放火了,但是当时人这么多,法不责众,根本不怕被抓被判刑^,最多关三五个月^,反正这事大家一口咬定不知道是谁做的^,几十号人*,即使派出所也查不出什么来^,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或者每个人交点钱了事^。

    可是谁知道陆纪年和沈书意反应这么快^,将所有打手都给敲晕了丢在这里,佟海峰阴沉着脸,看着事态控制住了,媒体这边也打了招呼,这才大步向着沈书意走了过去**,“沈小姐,今天的事非常抱歉^,是我没有处理好!?br />
    “佟局长,这事压是压不住的^*!鄙蚴橐獾目?^,笑容显得有点冰冷*,昨晚上周子安打了电话给沈书意^,大致的说了一下之前绑架的事*,秦天朗虽然做了*^,但是他也是被利用*,希望沈书意可以抽空出来吃个饭,算是和秦天朗将这事给化解了^。

    至于翟月也找了这些雇佣兵绑架沈书意的事*,周子安就更没有隐瞒了^,虽然翟家和佟家也算是联姻了^,但是不管是佟宝还是翟月都不足为患*^,所以周子安并不需要对两家示好,所以他自然没有隐瞒翟月找人绑架沈书意的事。

    再加上今天这事^*,也是翟月暗中通知死者马力的家属*,怂恿他们过来古韵闹事,而这些打手也是翟月找来的*^,这事沈书意可不准备善了,否则以后翟月天天这样不死不休的纠缠着*,那还不得烦死*,沈书意冷着眼神,一想到刚刚的小姑娘很有可能烧死在火场里**,对于翟月的事,她更不准备善罢甘休了,既然要闹**,那就闹大,闹的人尽皆知^,让翟家都保不住翟月。

    “沈小姐,你放心^,这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辟『7逯遄琶纪?,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她这话一出口*,佟海峰就知道沈书意不准备善了,但是这事如果闹大了,翟月就麻烦了^。

    陆纪年双手环着胸口,懒洋洋的站在一旁*,并不插手佟海峰和沈书意之间的交手,按理说之前翟月找人绑架沈书意,她并不准备追究*,结果翟月倒是以为沈书意怕了她了,依仗着翟家的家世背景,竟然不死不休的继续纠缠,估计是个圣人都要发火^,更不用说在陆纪年看来沈书意可算不上是什么圣人。

    “沈小姐,这样的事情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我会让小月亲自上门给沈小姐赔礼道歉**?*!辟『7逍睦锿芬财墓磺篰,翟月太没有脑子了^,她和沈书意还算是表姐妹,可是这脑子根本是一个天一个地。

    翟月即使报复到了沈书意*,但是也会将小宝给扯到这些是非里,不管是超速还是酒驾,只要小宝是佟家人^,那么这事就不可能善了*,佟海峰好不容易和沈书意达成了协议私了了这事^^,至于意外死亡的马力家*,佟海峰也准备一次性补偿一百万的死亡赔偿金^*,将这件事彻底的压下去,谁知道翟月竟然这么没脑子的再次将事情给闹大了,甚至连放火这样的事也敢做。

    佟海峰这会虽然在保翟月**,甚至对沈书意的态度都有些的低下*,但是佟海峰是准备事后让翟月的父亲翟正椿和沈书意去和解去*,至于是搬出亲戚关系,还是用其他手段利益^,不管如何*,这件事佟海峰是管不了了。

    “佟局长,不是我不讲情面*,关键是佟局长你该知道翟月的性子,她亲自道歉之后会善罢甘休吗^^?只怕会变本加厉的报复回来*,这可是一块定时炸弹,佟局长你自己也要考虑清楚^,一旦成了一条船上的人*,日后翟月真的做了什么*,佟家可是也会被牵连到的!彼菩Ψ切Φ目?,沈书意平静的目光看着一旁脸色负责的佟海峰,如果翟月只是针对自己^,沈书意倒也算了*,但是翟月为了一己私恨,连放火的事情都能做出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事绝对不可能善了。

    佟海峰也知道多说无益,而且他多少有点了解沈书意的性子^,她如果可以商量的话^,那么不需要佟海峰低声下气^,绝对就可以商量,但是沈书意如果下定了决心,只怕谁来了也没有办法让她改变决定^*。

    佟海峰终究不发一言的转身离开了*^,一旁陆纪年对着沈书意比了比大拇指,懒懒的搭着她的肩膀,软骨头一般靠着沈书意,悠然的调侃着*,语调邪魅,“小意*,你可真的是老奸巨猾*,竟然还光明正大的挑拨翟家和佟家的关系?!?br />
    “关系牢固的话^^,不是外人挑拨就有用的*,如果关系不牢固,即使没有人挑拨早晚也会破裂?*!鄙蚴橐饫晾恋目?,至于翟月,沈书意眼神冰冷了几分*,她既然敢这样草菅人命*,那么就等着被抓吧。

    沈书意之前的话,佟海峰知道是挑拨,但是也的确事实,而且今天这事闹的太恶劣了*,影响极坏,工业园这边围观的群众就有上百号人,压是压不下来了*,更何况沈书意背后是莫家*,更不可能压下来*。

    至于翟月,佟海峰知道如果自己派人去抓了,那等于和翟家直接撕破脸*,这样没有必要*,所以佟海峰考虑片刻之后^,直接将抓捕翟月^,带回公安局审讯的任务交给了关煦桡,这样一来*,翟家即使仇恨也是仇恨沈书意和关煦桡^*,不会迁怒到佟海峰身上。

    天太热,翟月正在翟家别墅门口喝着早茶吃着点心^^,当佣人带着关煦桡和另外一个警察上门时*,翟月诧异的一愣^,站起身来,带着千金小姐的架子,“你来做什么?是不是沈书意那个女人又嚼舌根了^?”

    马力是城管队的一员*,意外死亡之后^,翟月知道人性都是贪婪的,所以她这么一挑拨,马力的家属立刻就答应去沈书意那里闹事,毕竟只要闹事,多少能捞到一点钱*,而且翟月也答应给马家十万块当补偿*,那些打手有些是街上的小混混,有些事马力在城管里的同事*,平日里耀武扬威惯了,今天每个人只要愿意出去^,马家一个人给一千块,当然^,这个钱也是翟月暗中出的,让马力的老婆出个面而已*,所以才有了早上声势浩荡的闹事*,甚至还放火烧了车间^。

    “翟月^,你涉嫌教唆他人故意纵火*,影响极其恶劣,这是拘捕令**?!惫仂汨隳贸隽司胁读?,这事暂时还没有闹大*,媒体那边也被佟海峰给压着*^,莫家也没有插手*,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一旦要闹,只怕会闹的满城风雨,所以佟海峰才会避其锋芒*,直接将翟月给丢出来了。

    “你要抓我*^?”倏地一下语调提高了不少,翟月脸色一变,随后冷冷的笑了起来,“警官^,我想你是弄错了吧^?这个拘捕令是谁签发的?”

    翟月和佟宝他们这些圈子里的小姐少爷们,从小到大谁没有闹过事*,弄出格过*,就冲着他们的身份**,也没有人敢对他们怎么样*,更不用说还有拘捕令,在翟月看来这根本就是一出笑话*。

    “关警官**,我想这事是弄错了吧!”翟正椿匆忙的跑了过来^^,西装笔挺之下^,可是脸上却带着几分凝重之色^^,他早上才上班没有多久,佟海峰的电话就过来了^,翟正椿当场脸色就变了*,随后快速的赶回来,正好碰到关煦桡拿出拘捕令这一幕。

    “抱歉*^,这事佟局长亲自签署的拘捕令^?!惫仂汨阄潞鸵恍?,毫不客气的将佟海峰也给丢出来了,看了一眼不敢相信的翟月^,和脸色阴霾的翟正椿*,对着身后的部下一个示意^,“将人抓起来带回局里去^?!?br />
    “爸!”翟月尖声的喊叫起来,躲避开走过来的两个警察^,愤怒的看着笑容温和的关煦桡*,随后求助的看向翟正椿*,“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癪**?你说话啊^^,你打电话给佟叔叔??!”

    可是翟正椿毕竟不傻,既然是佟海峰签署的拘捕令,翟正椿知道事情根本压不住了^,看了一眼翟月^,沉着脸*,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一路尖叫着^,翟月形象大失的挣扎着^,可是却被警察直接拷上了手铐带进了警车里,而此刻^,翟月终于知道一丝害怕了^,可是随即想到了翟月的家世和背景,想到了佟宝的家世和背景,翟月又冷静下来,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关煦桡。

    “你不要太得意^^,你告诉沈书意那个贱人*,有种的她就弄死我,否则早晚我要弄死她*^!”翟月阴厉的开口,眼神恶毒的厉害*^,沈书意这个贱人敢对自己动手*!她真的活得不耐烦了^,既然她想死,翟月阴冷的笑着,那自己就送她一程。

    看来小意将人给抓起来果真是对的,关煦桡余光瞄了一眼满脸狰狞之色的翟月^,这样的女人依仗着翟家的家世*,为所欲为惯了^,她或许都没有想到那一把火可能会烧死人*,如果火势蔓延开来^,控制不住,甚至可能有很多无辜的人惨死在火灾里。

    以前关煦桡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谭亦哥总像是有莫名的压力一般*,不断的扩张势力^*,可是如今^,关煦桡却渐渐明白过来,如果他们想要伸张正义,首先需要的不仅仅是公正公平^^,而是有可以打压这些权贵的势力*,这样才能将他们绳之以法。

    今天如果沈书意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她的厂房可能就这么被打砸被烧毁了*,连个喊冤的能力都没有^,只能自认倒霉,谁让她得罪的是这些有权有势的人*,可是因为沈书意背后有莫家^^,所以佟海峰才不得不妥协^,翟月这个根本不知道轻重的凶手才能被抓捕归案。

    公安局里^,沈书意和陆纪年正在录口供*,几个打手都被抓了起来*,这会人都清醒过来了*,带头的人看到沈书意之后直接哆嗦的说不出话来^,估计之前被沈书意给绑起来丢在火场里让他直接吓破了胆子^。

    “沈书意^!”当被抓进公安局的翟月看到沈书意之后*,新仇旧恨之下,整个人愤怒的尖叫起来*,一旁的警察一个没有注意*,翟月直接挣脱的向着沈书意跑了过来^,眼神恶毒而狰狞。

    “呦,果真是风水轮流转^,你也有今天啊*?!毙ψ趴?,沈书意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手腕上被拷上手铐的翟月,她的眼中只有愤怒只有要报复的仇恨^,却独独连一丝忏悔和愧疚都没有,沈书意笑容冷了几分,“翟月**,你还真的大胆^,连教唆人放火的事情都敢做*,你难道不知道会烧死人的吗*?”

    “烧死了又怎么样*?那是你的工厂防火措施做的不到位,要追究的也该是你这个法人代表的罪名*,和我有什么关系*,沈书意,你以为你能打倒我吗?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果真没有一丝一毫的自责和内疚**,翟月阴冷的笑着*,恶毒的词语不断的丢了出来,“等我出去了*^,沈书意*,我要让你身败名裂^,不得好死*,和我斗^*,沈书意,你就等着跪在我脚下求饶的时候吧^!”

    “这么说你是承认那些人是你找来的*,是你教唆他们放火的了?”挑衅的一笑,沈书意并没有生气,反而故意丢出语言陷阱让翟月上钩。

    不得不说翟月这种大小姐脾气最受不了被人挑衅,尤其是被沈书意挑衅*,翟月也是真的没有认识到她让人放火有什么不对,依旧带着盛气凌人的骄纵*,“是我让人做的又怎么样?沈书意,你今天算是走运,可是下一次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我不需要什么好运,我只需要看着你坐牢就好了*^?!毖凵癖涞目醋诺栽?,沈书意冷冷的收回目光,对着一旁的关煦桡微微一笑^,率先迈步离开*,不理会身后翟月那鬼吼鬼叫的叫骂声^。

    不得不说翟月是真的一点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尤其是拘捕令是佟海峰签署的^,所以翟月对佟海峰也是一肚子的意见*,根本不理会他的指示,骄纵的厉害,关煦桡问什么她就答什么,一点都不推脱^。

    沈书意以为这样就能扳倒自己吗?翟月冷笑的坐在审讯室里*,她如果推脱了**,反而会被沈书意看不起^*,敢作敢当^,翟月就是要让沈书意看看*,就算她什么都承认了^^,但是她翟月还是翟家的大小姐**,什么事都没有!

    沈书意背后不过是一个莫家,一个贩毒的黑帮势力,和翟家能比吗?翟家认识的可都是政界军界的大佬^,要对付一个莫家才容易了,自古以来都是黑帮势力从来不敢和政府斗,所以翟月一点都不担心,她不怕,她需要怕什么*!

    周子安虽然并没有插手翟家的事情*,但是当消息送回到他手里时^*,周子安嘲讽的冷笑两声,果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生出这样的女儿来,翟正椿这辈子就该毁了。

    “翟月估计要被判刑了*,不过刑期不会太长^,做做样子而已^*,或许也会保外就医?!敝芏胺畔率掷锿返奈募?,看了一眼眼前的儿子^,笑了起来*,“怎么,你不这么认为^^?”

    “爸,你不了解小意^,她的原则性很强^,如果不触犯到小意的原则,她一般不会理会,可是翟月这一次明显是犯到小意的底线了,小意既然做了*,那么就不是面子上和翟月过不去,翟家只怕要倒了*,银行这一块^,爸你还是尽快找个合适的人员*,翟正椿一倒台*^,我们的人直接上位*?*!?br />
    周子安悠然的笑着,宛若优雅出尘的贵公子,他太了解小意了*,这一次翟家只怕不行了,小意既然动手**,绝对不会给翟家翻身的机会,“不过爸,之前蒋海潮的侄子和谭宸他们起了冲突^,昨晚被打的够呛,人还在医院里,蒋海潮只怕也不会善罢甘休,我们可以让蒋家和翟家合作一次!?br />
    “你是说我们推波助澜*,然后坐收渔翁之利?你就这么信任沈书意的手段和能力*?”周栋玩味的看着态度肯定的周子安**,能让他这个儿子如此看重的人可不多^,尤其还是一个才大学毕业的女孩子^^。

    “他们都太过了^,也该下来了*,这两个可都是好口子*,我们不钉牢了^^,自然有人想要上位*,好了^^,就这样吧,我去医院一趟*?!敝茏影参⑿Φ亩宰胖芏鞍诎谑?*,潇洒的转身向着办公室外走了过去,小意手受伤而来*,这会估计去医院了*,那个倪大伟也被佟宝安排的人给打了*,这会也在医院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32》,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32章 翟月被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32并对婚宠军妻132章 翟月被抓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3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