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章 小意威武

    佟家的生日宴会原本是准备订在佟家的老宅子里,可是因为周家设了局,想要瓮中捉鳖的擒拿幕后凶手,所以最后将佟海峰的宴会选在了一家星级的会所。

    这个会所坐落在公园里*,平日里普通人倒根本不知道这个公园里竟然还有一家装潢高档的私人会所,不过这个会所环境自然是极好的&,所以周家想要部署人力来抓凶手倒方便很多^。

    这会差不多才五点半左右,会所外倒已经停满了车子&,毕竟来的都是N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安保更是最为重要^,所以车子都停到了会所门外,要不行大约五分钟才能进入&,宾客倒也没有说什么。

    沈书意是和关煦桡一起结伴过来的,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虽然在他们进门的那一刻&*,原本在大厅里的人不动声色的将目光扫了过来&,生面孔,自然不值得注意,再加上两人看起来如此年轻,不由想到可能是佟宝认识的朋友。

    不过那个佟家宝贝的佟宝竟然也有这样看起来很是正经的朋友&*,而不是那些圈子里吃喝嫖赌的狐朋狗友,不过这只是诧异了一下,倒也没有再在意沈书意和关煦桡。

    “就坐这边吧?!鄙蚴橐饪戳丝此闹?&,和关煦桡向着不远处的角落的一张桌子走了过去^,本能的职业习惯&,再加上今晚上可能不太平,所以沈书意选择的这个位置是大厅里最安全的一个角落,放眼可是总览大厅的情况,背对着墙壁,不担心会被偷袭*,左侧两米处有一扇窗户可以逃生。

    关煦桡面带着温和的笑容,沈书意选定这个位置的时候,关煦桡也微微的怔了一下,忽然明白过来自己和沈书意还有谭宸、陆纪年有种本质的不同,他们早已经将这种戒备刻进了骨子里&,无时无刻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可是关煦桡身手再好,但是却还是没有这种本能的戒备,响起谭宸过去的特训&,想起陆纪年没个正经的偷袭,关煦桡沉了沉眼神^,或许自己还需要再努力一些&。

    “不知道二位贵姓,有点陌生那*?!弊雷诱獗咭沧怂奈甯鋈薧&,毕竟这里靠近角落了,算是末席了^,所以来的人都是身份地位差了一些的,他们自然不可能摆架子在最后一刻到来,也不可能坐到前面主要的位置*&。

    佟海峰的生日宴会并没有在桌子上摆每个人的名子*,这样太生硬,也容易得罪人^,但是这些宾客一个一个都跟人精似的,虽然没有指定每个人的位置*,但是大家都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每个人都差不多知道自己该坐什么地方&,和什么人坐一桌子。

    说话的是个看起来也挺年轻的男人,是佟家的远亲,能来这样的宴会也算是佟海峰照顾他们了,所以年轻的男人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和关煦桡和沈书意交谈着,想要问出他们的身份^,这样日后有什么事也算是混个熟脸了^。

    “敝姓关,在公安局工作^!惫仂汨阄潞屠嗜坏目赹^,看起来态度和煦,可是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关煦桡的笑并不到眼底,带着一种淡淡的疏离*。

    虽然关煦桡是所有人里最和善的一个^,可是他也是响当当的权贵之子*,虽然关曜这个父亲并没有接手继承关家在军区的位置^,但是如今的关曜也是公安系统里举足轻重的人物^,关煦桡也是名符其实的太子dang^,他的温和只是对自己认同的朋友&,对于外人^,关煦桡的这种和善微笑只是一种表面的假象而已。

    只是个警察?搭话的青年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再加上关煦桡只回了这么一句就侧身和一旁的沈书意说话了,所以搭话的青年讪讪的瞥了一眼也不再开口,在他看来关煦桡和沈书意是完全没有利用价值的*^,自然也不需要结交了。

    “那边那个侍应生有点问题*?!惫仂汨愕蜕目?,在关曜这个父亲的影响之下,他对刑侦也是很有兴趣^,这会目光快速的扫过了不远处的一个侍应生^,刚刚一个孩子突然跑了过来&,而就要在撞上的那一刻^,手里端着托盘的侍应生却身体敏锐的一个侧闪&,一手还扶住了奔跑的小男孩防止他摔倒了^。

    “嗯,眼神很利,应该是周家事先安插进来的人^?!鄙蚴橐庖彩遣欢拿榱艘谎劬褪栈亓四抗?,在她和关煦桡坐到这个位置的时候,她就知道至少有三个人向着自己这边看了过来。

    毕竟这张桌子是最好的观察点,所以暗中这些人会注意过来沈书意也没有在意,不仅仅是他们,就连其他过来这边的人也都被仔细的打量观察着,确定只是普通的宾客,没有危险了,所以才不再被观察^。

    差不多快点六点的时候,宾客来的快齐全了,大厅前面几个主要席位也渐渐的坐上了人^,能坐到这几张桌子上的可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每一个进门之后,差不多全场的宾客都要站起身来欢迎&,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会谄媚的凑上去说几句话*,想要拉拉关系。

    反而是沈书意他们这边桌子上的人都是身份背景最差,所以只有羡慕的份,倒不敢真的凑上去巴结,毕竟想要巴结那也是需要有巴结的资本的&*,否则对方绝对是连看都不看你一眼&。

    “那就是翟家的千金*,和佟少爷那可是青梅竹马^,听说都要谈婚论嫁了&?!闭獗咧按罨暗那嗄暝俅蔚目?,卖弄着自己和佟家的亲密关系^,对于这些私密的事情倒是知道的清楚了一些。

    “真的&?果真是男才女貌^,强强联合?*!庇暗脑廾郎炱?*,虽然说佟宝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大少爷*,可是他老爹可是佟海峰*,如今女朋友又是翟家的千金*,在这个拼爹的现实社会里,这样的身份足可以保证佟宝一辈子衣食无忧*。

    沈书意抬头看了一眼挽着佟宝胳膊走进来的翟月,两个人身上都带着世家子弟的高傲,不过也知道场合,倒也乖巧的和在场的长辈们问好打招呼**。

    “都是好孩子,哈哈&,我倒是羡慕正椿有这么漂亮的闺女?!币桓鲋心昴腥诵呛堑目?,亲切的拍了拍翟月的肩膀。

    “陈哥你不要夸了,再夸这丫头就要上天了^,到现在都没有工作呢,还靠我养着呢?!钡哉恍睦锿犯咝?,不过脸上倒是谦虚着。

    “爸?!钡栽虏宦睦诺哉坏母觳踩鼋?,娇俏的瞪了他一眼,惹得一旁的众人也都哈哈大笑起来,甚至都有开玩笑的要将翟月领回家当自己的闺女来养。

    “好了,小宝带阿月去玩吧,和我们这些老人家呆一起估计你们也没趣了*,一转眼我们可都老了!辟『7逍ψ抛吡斯?,对于翟家这门亲事他可是极其满意的,也准备就今天的生日宴会宣布订婚的消息^^,到时候选个好日子再弄个订婚宴。

    “那我们就过去了*^,各位叔叔伯伯再见,爸&、佟叔叔我和小宝先过去玩了?&!钡栽乱谰扇缤谌伺踉谑中睦锏男」?,礼貌的招呼一声之后&,和佟宝准备向着他们圈子里走过去^。

    “咦,素卿过来了^?&!闭獗吒兆急腹?,却看见沈素卿和秦炜烜过来了&,翟月直接拉着佟宝过来了*,毕竟圈子里的朋友发小是很多&,但是闺蜜倒不多,毕竟大家身份相当,所以女孩子之间谁都看谁不顺眼&*,翟月心气也高,性子也不好*,娇惯的很,所以和圈子里的女孩子虽然不算敌人*,但是也不亲密。

    不过和沈素卿倒是关系密切^,一来是因为表姐妹这份血缘关系&,二来沈素卿人精明,说话做事都将翟月哄的高高兴兴,服服帖帖的,所以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倒和亲姐妹差不多^。

    “炜烜哥,我和阿月说说话^,你去应酬吧?!鄙蛩厍湓谇仂繜@和佟宝打过招呼之后,柔柔的开口*,大方有礼^,温柔娴淑,如同最完美的妻子。

    “嗯?!鼻仂繜@点了点头^,和佟宝、翟月微微颔首直接向着今晚上他需要见的几个高层官员走了过去^^,原本已经差不多是铁板钉钉的古玩街开发现在突然变了,过去那些人都是秦老弟秦老弟亲密的喊着,但是现在却都是避而不见,要不就是含糊其辞&。

    秦炜烜可是商场中打拼出来的老人了**,这些态度一出来他就知道是秦天朗做了手脚,可是古玩街这块大肥肉秦炜烜是不愿意放手的^,即使要和秦天朗正面冲突也是在所不辞的^^,这些官员自然忌惮秦家的势力而舍弃自己*,那也要看看他秦炜烜是不是这么容易打发的,请佛容易送佛难*^,秦炜烜给了他们的好处,但是不代表他就没有他们的把柄。

    以前直接贿赂就可以办事了&&,秦炜烜自然不在意那一点小钱&,可是既然软的不行^,秦炜烜也不在意撕破脸来硬的了,这些官员身边的小三情妇&,有不少都是秦炜烜派过去的人,收集一点机密的见不得光的东西还是可以的*。

    “我听说沈书意已经租到那个厂房了?!鄙蛩厍涞蜕目?^,看了一眼根本不知道这事完全呆住的翟月,她就知道这事翟月不知道&,否则以翟月大小姐的性子,还不闹的天翻地覆&。

    之前因为周淮出面了,所以翟正椿自然不会因为翟月的关系而去得罪周家,但是翟月毕竟是自己的宝贝女儿,所以翟正椿就让工行负责贷款的经理交待了,如果翟月问起来就含糊其辞^,而朱老板拿到钱之后&,也急匆匆的就离开了N市回浙江了&。

    虽然朱老板一开始并不愿意给沈书意分百分之三十的利润*^,五百万虽然多^*,但是他还是可以去借的,实在不行弄高利贷也比分出百分之三十划算,可是谁知道朱老板正想着办法筹钱的时候^,那个自己搭上的官员打了电话过来^,含糊其辞的说这个市政工程的建设有可能要给其他人走了。

    朱老板这才惊觉到不对劲,再想起之前沈书意的话*,立刻明白过来沈书意并不是想要空手套白狼的拿走百分之三十的利润,她完全可以自己独自揽下这个市政工程的建设,有钱有权有关系&*,根本不需要和自己商量&。

    所以在五百万的贷款发下来之后&,朱老板感恩戴德的打了沈书意电话将人约了出来^,将厂房的合约弄好签字了,也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一定好好做这个工程&^,沈书意倒也干脆,只要有什么麻烦他可以直接找自己*,沈书意势必会解决一切的麻烦。

    “你是说沈书意租到住姓朱的厂房了*?”翟月脸上的表情完全冷了下来^,她因为这事沈书意就被自己给恶整了^,想要开厂&,连厂房都没有,沈书意开什么厂!

    之后因为佟海峰要过生日,顺便要宣布自己和佟宝订婚的消息,翟月这几天也挺忙的,再说在翟月看来沈书意只是个小角色,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了,谁知道到最后自己整人不成^&,说不定还被沈书意给看笑话了^。

    “你也别气了^,我还以为你知道这事呢,你也知道沈书意认识谭宸还有之前那个冷酷的男人,说不定她用了什么手段?!鄙蛩厍浒哺У呐牧伺牡栽碌母觳?,娇弱而苍白的脸上满是劝解,可是她越说翟月却月是生气。

    “她沈书意算个什么东西^!”翟月大小姐脾气上来了,眼神一冷^,正想着要怎么将这口恶气给出出来,结果竟然一回头发现沈书意竟然坐在角落的桌子边,正和关煦桡在说着什么&。

    大厅很大,足足可以摆上七八十桌的酒宴,悠扬的音乐声响起,这会宾客多了*,所以交谈声也就大了&^,翟月正是一肚子火没有地方发*,这会看到沈书意竟然还敢来这里,直接带着沈素卿兴师问罪的大步走了过去。

    麻烦上门了&!沈书意瞄了一眼来势汹汹的翟月,对着身边的关煦桡无辜一笑&*,这可不是自己惹事的,而是祸事直接往自己身上撞*。

    “这些人是怎么做事的?什么阿猫阿狗都往里面放&!”翟月站在沈书意身边,居高临下的开口*,带着盛气凌人强势,鄙夷的继续开口&,“你从什么地方弄到请帖的*,这可算是高端宴会,你算什么东西,不要脸混进来做什么&?想要勾引哪个男人攀上高枝吗?”

    说实话沈书意给人的感觉其实很不错,人长的也漂亮,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几分笑意,眉眼精致&*,眼神清澈,绝对不像是翟月说的那种攀高枝钓凯子的拜金女。

    可是即使沈书意不像又如何?翟月既然开口了**,不管是真是假还是诬陷^,这话一出口大家都知道翟月绝对是不待见沈书意,所以立马的一道道鄙夷外加不屑轻视的眼神向着沈书意看了过来&。

    “呦,还真看不出来这年头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有手有脚的竟然只想不劳而获,勾引男人,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br />
    “是啊,你看长的就是一副狐媚相&,我可得看好我家老公,可不要被这些不要脸的下贱东西给勾引走了?女人不自爱还算什么女人^!”

    “我还以为是佟家请来的客人呢^&,原来是个当小三的货色*,难怪之前眼睛到处乱瞄,还对着我男朋友媚笑!”

    众口铄金&,三人成虎,四面八方的讥讽嘲笑辱骂声直接向着沈书意射了过来*,而看到翟月这眉开眼笑的表情,大家都知道自己说对了,奉承对了。

    沈书意倒是一点不生气^,就这么平静的看着众人*,眼神澄清见底&,直看到众人讪讪的停下话来了,沈书意这才收回直勾勾的目光,抿着嘴角笑了笑*,啪的一下将一张烫金请帖拍在了桌子上*。

    “这可是佟局长亲自给我的请帖*,你不知道也不奇怪,毕竟你只是小辈&&,佟局长邀请了什么客人是不需要过问你们的**,不过下次一起说话做事的时候用点脑子,你这是骂我呢还是要骂佟局长呢?”沈书意悠哉哉的开口&&,将请帖给打开,挑眉笑着。

    最开始大家都当沈书意和关煦桡是佟宝的朋友,只不过估计是没有什么身份地位的,所以才会坐到角落里,但是翟月刚刚这样一出*^,大家忽然明白原来沈书意和翟月是敌人^,自然跟着落井下石&&,可是一波三折之下,谁知道沈书意竟然是佟海峰亲自请来的朋友。

    一时之间,大家都愣住了,看了看笑容和善的沈书意,又看了看脸色狰狞的翟月^,再加上刚刚沈书意的话&,无形之中大家不由的将沈书意当成了佟海峰的朋友*,而翟月和佟宝的确是还没有上班工作的小辈。

    “你这请帖?”关煦桡诧异的开口&,虽然说参加佟海峰的生日宴会是需要请帖才能进门的,可是进门之后请帖都直接交给门口负责的人登记名册了&&,关煦桡根本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还将请帖又拿了回来&。

    “有备无患嘛&?!鄙蚴橐夂俸俚男α似鹄?,佟海峰过生日&*,翟月肯定会到场的*,加上自己和翟月之间的矛盾^,沈书意都料准了会有这么一出&,所以在门口登记了名字之后&,直接顺手牵羊的将请帖又给摸了回来。

    “你给我滚出去**!”翟月没有想到沈书意还有这么一手,气的直接叫了起来,一把将请帖给撕了向着沈书意砸了过去,愤怒的一手指着门口^,“立刻个我滚出去*&!这里没有人欢迎你!”

    这边翟月这么一闹,大厅里其他人都注意到了这边*,一时之间^,整个大厅倒是立刻安静下来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沈书意和翟月这一边。

    可是刚刚佟海峰还有翟正椿刚刚去楼上的房间商量一会订婚消息的公布,所以这边翟月这么一闹腾*,却是没有人来制止住的*。

    周子安和周淮、秦天朗他们也过来了,不过位置比起沈书意和关煦桡这边要好了很多&*,差不多都是圈子里的太子dang们*,这会佟宝快速的起身过来了&,他对沈书意还是有点的忌惮*,毕竟源城那一次^,沈书意的身手让佟宝明白她要是真的狠起来^,也绝对是敢杀人的^,否则沈书意怎么会惹到那些持枪的恐怖分子&。

    “阿月,不要闹?^!泵挥泻鸵酝茄镒诺栽赂先?,佟宝看了看沈书意低声的开口,要将愤怒的翟月给拉走,之前在源城的事情佟宝也告诉了佟海峰,再加上周子安一直对沈书意很亲近*,这一次沈素卿的事情也是周子安出面,秦天朗这才收手的,所以佟海峰就告诫佟宝不要招惹沈书意。

    “你说我闹?”翟月声音尖锐的拔高&,不敢相信的回头看着脸色不悦的佟宝,气的直接炸了起来,“佟宝,你这是帮着谁呢&*?你让我不要闹?佟宝,我告诉你,你立刻让沈书意滚出去^!否则不是她走就是我走^!”

    “阿月!”今晚上不单单是生日宴会,也是宣布他们订婚消息的契机*,这会佟宝皱着眉头看着无理取闹的翟月&,这样的话她怎么能说出口,要是阿月走了,还订个屁婚。

    貌似好好的生日宴会还没有开始,自己似乎就要将宴会给搅黄了,沈书意无辜的撇了撇嘴,目光扫过四周,不远处那一张桌子上周子安正微笑的看向这边*,秦天朗同样面带笑容,显得高深莫测,周淮倒是一如既往的冷着脸,一副暴戾的坏脾气模样**,好像是谁欠了他多少钱似的。

    “是她走还是我走!”翟月只感觉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第一次这么丢面子,愤怒的看着一旁不表态的佟宝,狠狠的攥紧了拳头,尤其是看到沈书意那一脸无辜的笑容&,更是气的狰狞了脸*,“佟宝^&,你立刻说!是她沈书意滚出去还是我走*!”

    佟宝虽然比较迁就翟月*,一来是因为他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这些少爷们虽然在外人看来绝对的嚣张跋扈,但是既然是男人,总是要让着点女人的,更何况这还是自己的女朋友呢,所以佟宝虽然脾气也不小,但是对翟月还是比较好的。

    可是这会被翟月这么呼来喝去的,佟宝也是脸色一变,冷了眼神,粗暴的开口,“要走你就走&&,问我做什么?腿长在你身上^^,我还能管到你吗?”

    “好*!”翟月根本没有想到佟宝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维护沈书意&,怒极反笑着,一把推开佟宝直接向着门口大步的走了过去^,沈书意!翟月阴狠着眼神&,自己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呦*,这是怎么了**?谁把我的宝贝干女儿给气哭了?!泵趴诖椿牒竦统恋男ι?,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走了进来*,一手拄着拐杖,一身深紫色唐装&,看起来精神矍铄,一把拦住正要出门的翟月*。

    “干爹?”翟月脸上还挂着委屈的泪水,看到可以给自己做主的人来了*,立刻哽咽的哭了起来&,“干爹^&,你给我将沈书意那个女人给赶出去&!”

    沈&^?许老爷子怔了一下,他倒是知道沈勋的^,同一个圈子里来来去去的人也就那么多,徐老爷子知道翟月和沈家的小女儿不对盘*,小时候好一次还和自己说过&。

    “这是怎么了?不哭,有什么事干爹给你做主&?!毙炖弦有ψ趴?,但是眼神却锐利的扫了一眼全场*,翟正椿和佟海峰都不在这里&,徐老爷子倒也明白了只怕是小辈之间闹了什么事^*,委屈了翟月,刚好这些大人又不在^,所以才变成这样的局面。

    那是谁??^?现场太过于安静之下*,倒是有人低声的开口,好奇的看了看许老爷子,能当翟月的干爹,绝对不是普通人,而且许老爷子给人的感觉可是不少惹的&,看起来笑眯眯的,可是那眼神锐利的如同刀子一般&,慑人的很^。

    “许老爷子,已经金盆洗手多年了,不过在N市还是有相当的地位的,以前可是混黑的,现在许家漂白了,也离开了N市^,估计是因为佟局长的生日宴会特意过来的&?*!庇兄榈娜说蜕目赹。

    当年许老爷子凭着自己在N市打下了江山^,听说他原本可是军二代,只是许老爷子不喜欢军队,和家里闹了矛盾之后只身到了N市打天下^,渐渐的闯出了名堂,名声在外,自然也有眼红的,当年翟正椿倒是救过许老爷子&&。

    后来有人针对许老爷子,想要在他的根基没有完全牢固之前将人给除掉&,翟家毕竟是从政的*,而许老爷子可是混黑的,真的要查起来自然有很多的把柄在外^,所有人都以为许老爷子要倒霉了^,可是谁知道事情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许老爷子一点事都没有&,而那些针对许老爷子的人反倒一个一个都被干净利落的收拾了,精明的人这才明白许老爷子看起来是一个人,可是背后可是有靠山的,再后来许老爷子就离开了N市漂白了,不过和翟家的关系倒是格外的好*,甚至还认了翟月当自己的干女儿,如今在黑道上那也是有相当的地位和话语权的。

    “不过是个不相干的人,我做主了将人给丢出去?!毙砝弦有奶鄣牟寥サ栽铝成系睦崴?,看了看沈书意,倒和沈勋不太相似^,不过沈家这样的地位^*,许老爷子根本不再看在眼里,再说人老了更注重了感情了^&,翟月这个干女儿很得许老爷子的欢心^,所以他直接护短的要将沈书意给赶出去&。

    “有请帖又怎么样?”翟月终于可以出一口恶气了,得意洋洋的看着沈书意^,干爹在这里了*,不要说沈书意了^,就算是佟叔叔过来了,也是不敢忤逆干爹的意思的。

    一旁的保安一看这架势*,立刻向着沈书意走了过来,“这位小姐^,麻烦你立刻出去!”之前翟月虽然也要赶沈书意出去,可是毕竟佟宝没有发话,而且沈书意也有请帖还是佟海峰亲自发出去的请帖,所以保安自然也不敢随意赶人^。

    可是看这架势,再看四周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可都是对着许老爷子很是恭敬,所以保安立刻见风使舵的改变了态度,直接要将沈书意给丢出去*。

    “俗话说的好请佛容易送佛难?&!鄙蚴橐庹酒鹕砝?,笑着看了看挑衅的翟月*,拉起一旁的关煦桡迈步离开*,所有人都以为沈书意这是屈服了。

    毕竟已经有人打听出了沈书意的身份,沈家不受宠的小女儿,在这个宴会上*,沈勋都没有资格出席,更不用说他的女儿了,大家根本不将沈书意放在眼里,虽然也有些的诧异为什么佟海峰亲自给沈书意送了请帖^。

    可是就在所有人以为沈书意被会灰溜溜的赶出去了^,可是走到大厅中间的时候沈书意却直接一个转身向着上面的主席位走了过去,能坐到这些位置的可都是响当当的身份,周栋这个市长,许老爷子这个泰山北斗的人物,当然还有其他相当身份的人^。

    “煦桡,坐吧,省的那边苍蝇太多叫的吵人?!鄙蚴橐饣拐媸且坏悴豢推睦殴仂汨阕讼吕碸,如同没有看见四周人那诧异的几乎要将眼珠子给瞪出来的震惊模样*。

    “你让开!”佟宝也是傻眼了,冷声的开口&*,沈书意坐的那个位置可是佟海峰的位置,这不仅仅是失礼的问题了,沈书意这么做根本就是胡搅蛮缠*。

    “小姑娘,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给脸不要脸,到时候说我们欺负你一个小辈了^?*!毙砝弦又辶酥迕纪?,脸色有点的阴沉,沈书意如果就此离开了,许老爷子也不会刁难一个小辈^^,可是她这样做,不单单是不给自己面子,欺负了翟月,更是无理取闹^。

    冷着声音带着几分警告,许老爷子继续道,“这个位置可不是你能坐的,你现在走大家不会为难你,否则真的出了什么事,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你父母考虑一下**?!?br />
    关煦桡也不明白沈书意为什么突然这么高调起来了,不过看着沈书意那眉眼弯弯的镇定模样,关煦桡仔细一想忽然就明白了*^,不由的摇头一笑^,这个位置只要小意愿意,她还真的有资格坐。

    沈书意已经得罪了翟月,而她若是只是当个上班族也就算了,可是沈书意已经要将古韵这个新成立的服装公司给做强做大,翟月势必会给沈书意找麻烦,与其日后被这样那样的人刁难,被这个那个部门假公济私的找麻烦*^。

    沈书意干脆来一个釜底抽薪&,绝地大反攻,一次将自己的名头给打出去**,以后就算翟月想要找麻烦,这些人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是不是够资格找沈书意的麻烦&,可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沈书意故意和翟月和许老爷子杠上了,也是为了给自己立威,为了以后做事可以少些麻烦事*。

    “请帖是你们给的,现在又要将客人给赶走&,这事做的可真是够丢人的?!敝谀款ヮブ?*,沈书意靠在椅子上悠然自得的笑着*,神色平静,半点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压力^,挑了挑眉头^&,笑着看着许老爷子**,“老爷子你也一把年纪了,搀和小辈之间的矛盾可是有失公允?!?br />
    “哼*,我人老了^&,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只是混乱了一点,小姑娘,你胆色不错,可是不该得罪不能得罪的人,现在你就出去,我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否则真的出了什么事&*,你也别说我一个老人家欺负你个丫头片子&^!毙砝弦硬镆斓目戳丝凑蚨ㄗ匀舻纳蚴橐?,倒是看不出沈勋那软绵的性子竟然还有这么一个要强的女儿^。

    可惜了*,很多时候女孩子还是乖巧一点的好&,真的太要强了^,反而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看沈书意连自己的面子都不给*^,许老爷子不难想象翟月被欺负狠了*,毕竟在许老爷子看来翟月就是有点小性子&,被娇惯了一点,可是却没有什么城府和心机*,否则也不会被沈书意一个没有身份背景的丫头片子给欺负的差一点哭着跑走*^。

    这边佟海峰和翟正椿也知道出了事了*,两个人连同他们的妻子连忙都出来了*,却没有想到沈书意又和翟月杠上了&。

    “爸,你竟然瞒着我给沈书意发了贷款&^,你帮着外人欺负自己的女儿^&!”翟月一看到翟正椿立刻气恼的指责着,要不是素卿告诉自己,翟月还沾沾自喜,自以为是的以为整到了沈书意,谁知道自己才是被欺负的那一个*。

    “许大哥,你过来了?!钡哉恢遄琶纪房戳艘谎鄣栽?,随即笑着招呼着一旁的许老爷子,虽然他们年岁差了二十岁*,可是当年确实兄弟义气&,倒是一直以兄弟相称呼*。

    “你也是的*,帮着外人欺负自己女儿算怎么回事,今天要不是我刚好过来碰到了,阿月这会都哭着跑走了&。

    ”许老爷子毕竟年长了不少*,这会倒是如同兄长一般训起了翟正椿,他今天过来可不是给佟海峰的面子,而是因为今天两个孩子订婚的消息会选择,许老爷子特意过来就是为了给翟月撑场子^,谁知道一来就碰到了这事。

    “许爷^,是我们处理不当^*?!辟『7遄匀恢佬砝弦诱夂湃宋锏?,和翟正椿对望一眼,两人都有些的无奈,小辈们胡闹是因为他们看不清楚局面,佟海峰和翟正椿可都是人精般的人物,谁曾想到许老爷子竟然也插进来了,而且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事情给闹成这样,谁都下不了台了。

    “那个沈书意不简单*^?&!闭獗咔靥炖市ψ趴?^,瞄了一眼沈书意这边&,说实话在北京城里地位身份就是一个人的面子和象征,什么样的身份你说什么话做什么事,秦天朗一开始还真的没有将沈书意放在眼里&,如今这么一看^,只感觉沈书意有恃无恐绝对不是恣意张狂**,只怕是有底牌没有掀出来。

    “是啊,小意她和莫家关系非同一般*?^!敝茏影残α诵?,依旧是一副俊雅非凡的模样*,要不是因为这层关系,佟海峰和翟正椿这两个人会将沈书意看的高高的?

    “沈小姐,你坐这个位置的确不合适?&!辟『7逭饣嵴氖怯锌嗨挡怀?,只能笑着看向沈书意,希望她可以明白自己的意思退一步,换个位置*。

    可是在佟海峰看来精明圆滑的沈书意却故意装作没有看见佟海峰示意的眼神,根本不打算起身,这让佟海峰脸色一僵&。

    许老爷子也是火眼晶晶&^,看佟海峰和翟正椿这模样&,他便知道事情不是自己认为的这么简单&,所以也打算后退一步,毕竟他已经离开N市了,不好搀和进来&,可是谁知道沈书意竟然还给脸不要脸*。

    “将人给我拉出去!”许老爷子脸色一沉,直接命令的开口,他身后一个跟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五官端正面色冷厉,听到许老爷子的话直接上前来向着沈书意出手要将人给拉出去^。

    可是男人刚一动*,关煦桡却已经抬手挡了下来&,中年男人眉头一皱,下了八分的力度,他是天生的力大无穷&,后来又经受过特殊的训练,这些年一直跟着许老爷子,如果去军区只怕早已经军衔在身了,只是为了报恩却一直跟着许老爷子^。

    中年男人看起来只是随意的横手劈向了关煦桡的手腕*,可是这一手力度大的绝对可以将砖块劈断*,钢铁劈弯,关煦桡虽然身手也是不错,真的动手对上中年男人也不一定会输,可是关煦桡终究还是轻敌了*,所以他没有想到这个中年男人看似随意的横手一劈可是千斤重的力度。

    沈书意本能的警觉到不对劲,素白的手快速的伸了过去,抢在了中年男人的手劈下来之前拦住了,砰的一声,转眼之间,隔着中间坐着的关煦桡,沈书意手上动作迅速,却已经和中年男人过了二十多招。

    男人天生大力无穷^,就和沈书意天生第六感觉敏锐一样,他的力气之大只怕是谭宸也不会和他正面攻击&,沈书意倒不怕,男人虽然力气大^,可是沈书意的速度更快&,每一次都精准的避开*。

    “你做了什么?”突然的,中年男人脸色阴冷的一寒&,杀机从眼中迸发而出,右手呈现不自然的状态垂落在身侧。

    许老爷子这些年来都习惯了中年男人的沉默寡言,他根本就是个闷葫芦*,十天半个月都说不到三句话,这也是和小时候的经历有关&&,中年男人一出生克死了母亲^^,之后父亲重新娶了继母,却又克死了父亲,最后继母也死了。

    中年男人彻底成了不祥之人^,面带煞气,所以家里的房子和土地都被村子里的人给侵占了*,中年男人就靠山吃山的窝在山里&,可是他的力气极大,食欲更是大的惊人,一直到八岁都没有吃饱一顿^,吃不饱了自然就偷,被抓到了就是一阵毒打^,村里人虽然下手狠,但是也不敢真的将人给打死了。

    就这样,直到那年冬天差一点被冻死在山里*,被远足的许老爷子给救走了&,管饱这两个字让中年男人这辈子都跟定了许老爷子&,忠心耿耿,在接受了特殊的训练之后,许老爷子的安全就完全交给了他*,这些年来&,中年男人还是第一次遇到对手&。

    “没事^,只是点了几处穴位,半个小时右手臂就恢复正常了?!鄙蚴橐庑ψ趴诮馐土艘痪?,右手倒也是有点红,在桌子之下快速的用左手揉了揉,这男人力气大的惊人&,即使沈书意速度再快^,避开了他的攻击,但是右手这会也痛的厉害^。

    许老爷子诧异的愣住了,看了看中年男人不自然垂落在身侧的右手,刚刚他就震惊沈书意竟然能和中年男人过招,这会却更加惊诧她竟然将中年男人给击败了,这么多年来就算是在部队里,面对那些训练有素的特种兵,中年男人也是以一敌十,从来没有落败过。

    “你到底是谁&?”这一次许老爷子可不敢将沈书意当成普通小角色看待了&&,抛开了沈家小女儿的身份&,她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快的身手可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

    “我倒不知道我莫家的人什么时候出来竟然被一屋子的人欺负,这是欺负我们莫家没人了吗?”就在众人诧异的同时^,一道朗然带笑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莫五爷!”有人发出震惊的喊声^,随即快速的低下头来,在N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不知道莫五爷这个不能得罪的狠角色,这可是真正的杀人不眨眼的黑势力,掌控着全中国的毒品销售,不说富可敌国,就说魔莫五爷的权势,就连政府都要避其锋芒&,因为真的惹怒了莫五爷^,毒品泛滥,这样的灾难不是政府可以承受的住的**。

    “舅舅,你怎么也过来了?”沈书意笑着站起身来,向着莫五爷快速的走了过去^&,心里头却是暖暖的感觉&,这就是家人吧*,即使并不准备来佟海峰的生日宴会,可是估计是知道自己在这里被欺负了^,所以才亲自过来给自己当后盾^。

    N市神秘莫测的莫五爷*,虽然被称为五爷*,可是莫安远年纪并不大&,和翟正椿和佟海峰差不多而已*,这份尊称是因为莫安远的身份和地位。

    “我要是不过来&,你都要被人给欺负到头上来了,我倒要看看今天有什么人敢将你丢出去!”莫五爷依旧面带微笑&,可是眼神却越来越冷^,寒光四射&,杀机凌厉&,莫五爷终究是黑道中人^,比起普通的黑道中人,他还是莫家的人。

    在越南缅甸的那些年里,莫五爷可是从六岁就开始开枪,十二岁杀人,这些年^,莫五爷那一身悍匪的黑暗气势*,可不是普通混黑的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你什么时候和沈家有关系了&?”许老爷子和莫五爷也算是认识,过去也合作过,对于莫五爷,许老爷子还是了解的,就算自己狠^,可是却狠不过莫安远*,他手下的人可都是杀过人的^,一个个如同野狼一般,凶狠暴戾。

    “我和沈家没有关系?&!碧岬缴蚣?,莫五爷表情阴冷下来,不过看到沈书意随即又面露了温柔之色^,如同疼爱长辈的晚辈一般,笑了笑^,拍了拍沈书意的头^&,一手亲昵的揽过她的肩膀^*。

    莫安远凶狠的目光看过全场*,随即笑了起来,“既然大家都在这里&,今天我就借着佟局长生日宴会的机会宣布一声,我莫安远日后的一切都由小意来继承^,以后谁欺负到小意头上&,不要怪我莫安远翻脸无情&!”

    全场哗然*,莫安远这话一出*,就等于宣告了沈书意的身份,莫家的继承人^,许老爷子皱着眉头*,看着沈书意,想到刚刚她和中年男人对打时那凌厉的身手&,倒也是有几分相信了&,若是普通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身手,更何况莫安远的性格许老爷子是知道的,他绝对不可能拿这事来说笑。

    “我还是小辈,以后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还望各位海涵?!鄙蚴橐庹驹谀逡纳肀?,笑着看向众人,忽然话锋一转的开口&,“我既然是莫家的人,日后和沈家也没有了任何关系^!?br />
    这话一出,沈素卿的脸色陡然一变&,她已经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了,虽然她并不清楚莫五爷到底是什么人*,可是看在场这些人的脸色&,沈素卿就知道莫五爷绝对不是普通角色。

    尤其是当莫五爷宣布沈书意继承莫家之后^,沈素卿是嫉妒不甘的,但是转念一想就知道这样可以对沈家有利,对秦炜烜有利^,却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这么狠,当众说出和沈家脱离关系的话来,这让沈素卿日后想要狐假虎威都不可能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13》,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13章 小意威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13并对婚宠军妻113章 小意威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1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