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章 打了起来

    风雅阁这个N市的高级会所^,能进来这里吃饭凭借的不是钱,而是真正身份的象征,至于想要让风雅阁的大厨亲自操刀&,那真的得是相当身份的人过来才行^。

    “天朗哥果真和我们不一样,我上一次过来大厨可不买账^,这味道还真他妈的绝了?*^!彼祷暗囊桓瞿昵崮腥顺粤艘豢诓?,满脸的笑意,话语里带着对秦天朗的谄媚和奉承,“之前过来吃&,只感觉外面那些餐厅的饭菜那就是猪食,只有风雅阁的菜才是真正的美味佳肴,可是今天大厨亲自操刀弄的席面,这才明白之前吃的那菜可真不咋的&?!?br />
    “殷师傅当年可是在中南海工作的,接待外宾的菜肴都是他安排的**,你们倒是有福气了&?!鼻靥炖视迫坏男ψ?,带着世家子弟身份的尊贵和高傲,虽然眼前这些人在N市都是圈子里的太子爷^,可是对秦天朗而言还不够资格&。

    秦天朗举杯和说话的年轻男人碰了一下*,一口饮尽^,豪爽的动作立刻又迎来一片拍桌子鼓掌的叫好声^^,秦天朗淡然的笑了笑^,瞄了一眼优雅如同贵公子般的周子安和一身戾气,带着横气和嚣张的周淮,这些人里也只有周家这两个人还值得自己交往&。

    周子安是周栋的儿子&&,如今N市真正的太子dang之首,而且周子安看起来很是斯文俊雅,却将那份精明和算计隐匿的极好^^,是个真正的玩弄权术的好手,至于周淮虽然脾气暴躁*,满身悍匪气息&,人倒是没有心机,这样的人一般都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可是周淮不同,撇开和周子安的表兄弟关系之外,周淮的父亲可是周将军,昆明军区的一把手,云南这地不太平,毒品交易猖獗*,所以周将军在昆明军区的地位也是不可撼动的*。

    如此一来*,周淮这个独子的身价自然也就不同了,如今周淮还年轻^,日后他绝对会进入军区接手周将军的位置,所以在秦天朗看来也就周家这两人值得自己另眼相待。

    不过这边的佟宝还有翟月,既然自己决定在N市暂时落脚^,这两个人也是一个可以借助的动力*,佟宝的父亲佟海峰如今是N市公安局副局长,黑白两道同吃,有了这份关系,秦天朗不担心有人会暗中给自己使绊子&。

    至于翟月*&,这个翟家的大小姐那可是个钱罐子^,翟父监管着银行这一块,秦天朗如果从商^^,那么资金来源就需要靠翟父了&,所以秦天朗今天过来风雅阁和大伙一起吃饭,甚至还用自己的面子让大厨亲自操刀弄了一桌子菜,也是为了和N市的这些太子Dang们碰个面,结下关系&。

    “天朗哥来N市是玩还是准备做什么?”佟宝笑着开口*,之前去了源城那一趟^,让佟宝和周淮的关系一下子降到了冰点,为此佟宝还被佟海峰给训了一顿,佟宝如今正想做出一番成绩来好让佟海峰看看*,结果秦天朗就过来N市了,这可是天大的机会。

    “有好的发财机会,我自然也想弄弄&*,有钱大家赚,都是自家兄弟,我们真要做什么还怕不成功吗&?”说到了正题上,秦天朗朗然一笑,目光快速的瞄了一眼周子安,其他人一听秦天朗是准备经商弄钱了,一个个都是兴趣十足,却独独周子安依旧面带浅笑^,优雅从容,喜怒不形于色。

    至于周淮他的胃还没有完全好&,而且源城那一次^,虽然面对H国的间谍,翟月太阳穴都被枪给指了**,可是周淮毕竟从小到大是在军区里长大的*^,骨子里还有那份血性^,可是佟宝那怂样^,甚至想要丢下翟月和周淮先逃走,这让周淮对佟宝的印象倏地一下差到了极点。

    所以今天这聚餐*,周淮原本是不想要过来的*,他才不管秦天朗是什么身份&,以后秦天朗肯定是从政^,周淮是要进入军区的*,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去,就算真的以后有接触&,周淮也不会阿谀奉承,可是周栋这个姑父亲自开口了&,周淮这才和周子安一起过来了,这会也懒得听佟宝他们奉承秦天朗&,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对于什么生意赚钱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天朗哥准备从哪一块入手*,能帮忙的请一定开口*?!敝茏影残ψ叛实?,秦天朗过来只怕是针对秦炜烜的*,这是秦家的私事*,周子安不差钱^,自然也不会介入插手,再者他日后是要从政的*,自然不能经商,所以周子安至多也就是帮帮忙而已,不会理会秦炜烜和秦天朗之间的纠纷^。

    “听说N市准备弄个东南部最大的古玩交易市场,审核手续已经都通过了,基础建设也要公开招投标了,不知道我现在过来分一杯羹还可以吗^*?”秦天朗笑着看向周子安&&*,N市有N市的规矩和关系网,如果是一个外人贸贸然的想要介入*,只怕会被所有商家联合打压&^,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可是秦天朗可没有这份顾虑*,秦家和曾家的两重身份摆在了这里,他进入N市的商界分一杯羹,绝对没有一个人敢多嘴一句,不过秦天朗之所以要离开北京城来N市&,更多的也是为了出一口气&^&,报复秦炜烜而已。

    “那我们就跟着天朗哥你后面喝汤了^**,来^,我们干一杯,祝天朗哥赚的盆满钵满&^?!辟”β氏刃α似鹄?&,快速的举起了酒杯子**,其余众人也都应景的说着喜庆话,古玩街这一块可是今年N市的重大项目&,赚肯定是很赚了。

    可是也因为古玩街还没有开始建设,声势已经给弄出去了&,所以各大商家都瞄准了这一块大肥肉*^,佟宝他们这些人倒是也想插一脚,可是古玩街的建设这是实业,他们只有关系权势,其余什么都没有,家里的长辈也不会准许佟宝他们这么胡闹的,一旦出了什么事,那就不是赔钱的事了^,弄不好都会连累到家族^。

    可是如今秦天朗开口了那就不同了,佟宝他们绝对可以跟在后面喝口汤^*,而且家里也不会反对*,这可是坐等收钱的好事&,谁也不会嫌钱多了扎手,也就周子安和周淮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而已^。

    “那行,每个人百分之十的干股,余下的我拿&*?!鼻靥炖蚀蠓降目赹,在场包括周子安和周淮在内&,一共有六个人,这样每个人给了百分之十的干股,那秦天朗自己也就剩下百分之四十了^。

    而且之所以是干股*,就是直接给佟宝他们留个名字而已,根本不需要他们出钱出力*,就坐等收钱,不得不说秦天朗这样的确很大方,百分之十的干股,古玩街的建设招投标拿下来之后,估计每个人每年都有上百万的收入^。

    包厢里更是欢声一片,其乐融融,佟宝他们虽然可以依靠家里的权势*,但是自己其实真的什么都不会,唯独精通的估计也就是吃喝嫖赌了,其他几个少爷和佟宝差不多都是一路色^,秦天朗这么大方的一开始倒是让众人都高兴的厉害&。

    从风雅阁吃过饭出来直奔N市最豪华的KTV继续消遣去了,佟宝坐在真皮沙发上,翘着腿驾熟就轻的对着负责的经理开口,“听说来了一批跟嫩葱一般的新人,都给小爷叫过来,今晚上给我好好伺候天朗哥,记得*,要干净,没破chu的,要是弄什么下三滥的东西来糊弄我们&,小心你的店开不下去*?!?br />
    “哪能呢,佟少说笑了&,我立刻就过去叫人&,这一次可都是雏儿,脸蛋儿漂亮着呢?!本砼庾判庸?,点头哈腰的奉承了一番之后快速的出了门^,三分钟不到的时间,随着经理推门进入,一批十来个年轻漂亮的少男少女鱼贯而入^&&。

    “各位少爷晚上好!”整齐的声音甜美&,娇嫩的脸蛋*,性感的衣装随着弯腰&*,那胸口的一对小白兔几乎要弹跳而出,姿色果真都是上乘的^。

    “呦,这还有小男孩&?&*!辟”Φ热说哪抗獠挥傻目聪蜃畋呱系娜瞿昵岬拇┳疟释χ品哪泻⒆?,莫过于十六七岁的模样,雌雄莫辨,瓜子脸,娇嫩白皙的皮肤,浓眉大眼,笑起来倒是羞羞涩涩的&,比起美丽动人的女孩子竟然别有一番风味^。

    “这是才过来的&,都调教过了*,还都是干干净净的*?!币豢促”λ枪娑孕∧泻⒂行巳?*,经理就知道自己作对了^,这三个男孩子可是他花了功夫给调教出来的*。

    在床上的时候功夫不比女孩子差^,脸庞长得好,一双腿修长笔直,腰细的似乎一折就断,穿着黑色长裤,白色衬衫的制服&,领口开的大,露出漂亮的锁骨,胸口那两点樱红也是若隐若现*,勾人的很,今晚上经理也是下了血本将三个男孩子一次都带了出来。

    “行吧^,人都留下来^?&!鼻靥炖试诒本┏抢镆布读瞬簧?,自然知道男孩子的好处,虽然身处下位^,自然是疼痛难忍&,几乎没有什么快gang*,可是上面的就不同了&,那里比起女孩子可是紧致火热了许多&,那滋味只有亲自体验了才明白&。

    几个女孩和三个男人笑着走了过来在个人身边坐了下来&&,又是倒酒又是点烟,也有开始唱起情歌来,包厢里的气氛一下子就被炒的火热。

    “古玩街这边有困难吗^&?”秦天朗左边坐着一个漂亮的短发女孩&,笑容甜美,右边是一个男孩子*,面色清秀,秦天朗倒是习惯左拥右抱^,和一旁的周子安低声说着话^。

    “秦炜烜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天朗哥你要插进来,有些方面还需要打点一下,毕竟这是N市的重点工程^,有些方面不好做的太过?!敝茏影不邮秩靡慌缘男〗闳每?,自己向着秦天朗坐近了一点压低声音开口说起了起来^*。

    佟宝他们也知道自己只精通吃喝玩乐*,这些正经事一贯都是靠周子安来解决的,所以佟宝他们虽然都想要分干股*,但是具体的事情他们是不精通的,所以自顾自的和身边的小姐少爷调笑打闹喝酒着,不打扰周子安和秦天朗商谈正事。

    “秦炜烜^?”冷嗤一声,带着满满的不屑^,秦天朗喝了一口酒*^,一手揽着身边的大男孩*,慵懒懒的靠在沙发上,态度高傲,“子安你替我将消息放出去,上面这些人你先给我们说一声,到时候我会亲自拜会,至于招投标的事情你放心*,我先成立一个建筑公司*,走正规的手续不会给你和周市长添麻烦的?^!?br />
    “天朗哥说笑了**,这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事,反正还有三四天的事&,你抓紧办手续^,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这一帮子兄弟都在这里*?!敝茏影捕似鸶呓啪票颓靥炖逝隽艘幌卤?^,悠然的笑着,带着几分贵公子的雅痞和贵气^,“不过古玩街这边是实业,我感觉天朗哥你还是找个资质不错的公司^,这样手续上的问题你负责,至于具体的施工操作都让他们来负责*?*!?br />
    “那行,今晚上我就弄个汇总^,挑一家资质不错的公司?!鼻靥炖实懔说阃穅^,看得出周子安办事倒是稳妥^,不冒风险也不留下一点漏洞,秦天朗日后是要从政的&,之所以来N市也是为了出一口恶气,当然了*&,也算是在从政之前给自己博一个好名声^^。

    周淮看一眼正在低声商谈的周子安和秦天朗,再看了一眼和这些卖笑的小姐少爷调侃玩闹的佟宝等人,突然的生出一股厌恶&,直接推开身边要靠过来的男孩子,直接起身向着门口走了过去,“我去洗手间*?!?br />
    这样顶级至尊的包间里洗手间和休息室可都是一应俱全的^,不过周子安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佟宝皱了皱眉头^,今晚上他和周淮连句话都没有说上^,佟宝知道周淮这是在怪自己在源城那一次想要先逃走*。

    可是那能怪自己吗?佟宝阴沉着脸,他虽然胡闹嚣张,但是最多也就是打架动刀子而已,源城那一次*,那个持枪的男人明显手上就是沾过人命的,而且佟宝也知道那个男人真的敢杀了自己^,所以他才害怕,谁他妈的看到一个杀手持着枪对准自己会不害怕&?

    可是周淮却怪自己没血性!佟宝阴冷着眼神&,一口干了酒杯里的酒&,一把搂过身边的女孩吻了起来,带着粗暴,将口中的红酒都渡到了她的口中&,肆意的发泄着心里头憋屈的怒火。

    出了包厢&,周淮向着走廊尽头的休息区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烦躁的抽着烟,原本来N市周淮真的很高兴^,没有家里的老头子管着自己了,而且从小到大周淮都很喜欢周子安这个表哥,他自己没有什么心思,所以有什么事都是让周子安给自己拿主意*。

    可是孙大刚和谭宸那事*,周淮再傻脑子进水也知道周子安利用了自己,如果周子安真的有什么用到自己的地方^*,周淮他妈的就是两肋插刀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可是他没有办法接受的是周子安竟然什么都不告诉自己,隐瞒着自己来利用自己。

    再加上佟宝在源城那孬种样子*,周淮越来越感觉自己真的不合适留在N市,他宁愿回到昆明&,军区大院的那些发小死党一个个都是响当当的汉子^,他们的确不是什么好人,可是自家兄弟真出事呢了,绝对也敢迎头而上,可是N市和军区大院太不同了。

    墓地&。

    夜色越来越黑沉*,沈书意都不知道N市这里竟然还有这么一块极好的墓地&&,她虽然不懂玄学,可是也知道一点^&,这片山林正符合“前有照,后有靠”的玄学,前有水流穿过&,后有山峰为靠,境内层峦叠翠&,枕山面水&,坐望N市全景&&。

    冰冷的墓碑上是一个唐装的女子^,面容姣好,气质温婉&&,坐在荷塘旁的凉亭里悠然的笑着,古色古香的如同江南水墨里走出来的典雅女子*,而沈书意和莫思云只有五官上的五成相似*,气息则是完全不同,莫思云看起来更为的柔和^^,似乎是柔里带刚。

    可是沈书意则是带着冷静和精明,笑容平和,可是眼神里总是带着几分疏离,和温柔端庄的莫思云真的完全不同,或许沈书意骨子里流淌的真的是莫家人的血液*&,带着一份悍匪的戾气,真的狠戾起来绝对慑人^。

    “妈&,抱歉&,这么多年了才第一次过来看你?*^!鄙蚴橐饩簿驳目?,将手中百合花放到了墓碑上&,墓碑四周都很干净,鲜花和果盘都常年供应着,沈书意明白这只怕都是莫念口中的师傅莫五爷让人一直供奉打扫着^。

    莫念对着墓碑鞠躬行礼之后就一直站在沈书意的两米远的地方&,静静的等待着*,莫念一直记得当年他差一点被街上的小混混给打死的时候&,是莫五爷看见了他,只问了他一句愿不愿意更他走,莫念没有选择的答应了,再之后莫念才知道莫五爷救自己只是为了当一个替身*,是为了?;ひ桓鲋豢醇掌系男∨?。

    莫念其实真的很诧异^,师傅既然那么在乎小意,又为什么不将人接到自己身边来?;?,而是将小意丢在沈家,可是在那一次差一点被烧死,灼伤了喉咙*,被砍断了一截小拇指之后,莫念终于明白原来即使强大如同莫五爷,他也不敢冒险&,也不敢让外人知道沈书意的存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莫五爷堵不起*,甚至连?;ひ仓桓遗沙鋈嗽对兜谋;ぷ?&,这样一晃就过了快二十年。

    莫念静静的看着一旁在墓碑边自言自语的沈书意,快二十年了^,他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ば∫?*,经过这些年的经营&,莫五爷在N市这边已经根基深厚,而且小意比他们知道的要强大很大,所以莫念才敢出现在沈书意身边&。

    手机响了起来,沈书意诧异的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号码&,“翟莲?有什么事吗^&?”翟家除了翟月这个正牌大小姐之外,翟父在外面还有情妇&,翟莲就是翟月同父异母的姐妹^。

    不过比起沈书意在沈家的生活,翟莲就更加悲惨可怜了&,不被翟家承认不说,翟父每个月也只是支付五千块的生活费是她们母女两人*。

    “小意姐,你快来救我&&,来救我??!”声音里夹带着哭腔&^,翟莲泪眼婆娑的开口,语调急切着&,“我在跃龙门KTV*&,小意姐……啊,你们不要碰我**,我不能喝酒了……”

    沈书意听着手机被挂断的声音,皱了皱眉头^,一旁莫念嘶哑着声音开口*,“出什么事了*?”虽然站的有点远&*,可是莫念还是听到了手机里女孩子隐隐的哭泣声。

    “要去一趟跃龙门KTV?!鄙蚴橐饨只樟似鹄?&,她上学的时候翟莲比她低了两届,翟月根本不将翟莲当成姐妹看^*,直接无视她的存在,翟莲长的很好看,柔柔弱弱的^&,披肩长发,白嫩的小脸,总是带着几分娇弱和凄楚^&。

    所以翟莲当初在学校被几个有家世的少爷们给拦住了*,差一点被强了^,还是沈书意正好碰见了*,直接袖子一撸将这几个少爷给狠揍了一顿,翟莲从此之后就成了沈书意的小跟班。

    沈书意一开始都不知道翟莲和翟月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只当她和翟月同姓而已,那个时候沈书意自己也有不少事要处理&*,所以直接拒绝了翟莲的跟随,后来大学之后翟莲同样考取了同一个学校^^,沈书意才知道她也算是自己的表姐妹。

    翟莲有什么事都不敢和翟月说,都是找沈书意帮的忙,只是翟莲前段时间说有剧组来学校招人&,翟莲想要进演艺圈,这样来钱快就不需要依靠翟父每个月几千块的施舍^。

    沈书意当时是不同意的,将利害关系和演艺圈的黑暗分析给了翟莲听^,但是有时候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一旦拗起来,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沈书意原本就不是真正的善男信女^*,翟莲一意孤行,相信剧组人说的话,还差一点和沈书意吵起来,沈书意该说的话都说了,翟莲也是成年人了,她一定要进演艺圈,翟莲甚至说沈书意看不得她发展看不得她好&,沈书意也就不管了,之后翟莲也一直都没有再和沈书意联系过&,没有想到这一次联系沈书意却是求助来的*。

    莫念将车速开的很快直奔跃龙门KTV,沈书意坐在车上又打了翟莲的电话^^,可惜却没有人接听&,手机响了几声之后直接关机了,沈书意也是无奈,她知道翟莲肯定是遇到麻烦了&。

    可是她刚刚那一通电话只说了跃龙门KTV,并没有说和什么人在一起,在哪个楼层哪个包厢*,跃龙门上下八层的大厦*,要找一个人还真是不容易。

    “找人?”值班经理面带着为难之色^,来跃龙门消费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保密性自然都需要注意^*,所以值班经理看了看沈书意和莫念,“很是抱歉^,为了?;す丝偷?*^,我们不能答应让你们这样一个包厢一个包厢的找人,这样会打扰到其他客人^&^?!?br />
    “不需要挨个包厢的找,今晚上有那个剧组的导演和演员或者制片人投资商过来了?!鄙蚴橐饪焖俚目?^,又拨通了一下翟莲的电话*,可惜电话依旧是关机的^。

    值班经理犹豫着,看了看沈书意^&&,虽然沈书意和莫念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人*,但是值班经理并不认识两人,所以还是再次开口拒绝&,“抱歉小姐^,我们不能让你这样打扰到客人^&*?^*!?br />
    莫念冷眼看着一而再拒绝的值班经理&,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另一头的人似乎也有些诧异&,“莫少?”

    “是我……”莫念冷沉着声音快速的将事情给说了一下&*,而两分钟之后电梯口这边匆匆跑过来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莫少?&!?br />
    “快点找人*&?^!蹦罾淅涞目赹,一旁男人点了点头,“是,莫少&?*!?br />
    十分钟之后&,沈书意直接打开了包厢的门,啪的一下将包厢里的大灯给打开了^,包厢里一群喝酒唱歌的男男女女诧异的一愣*,眯了眯眼睛不适应突然的光亮&。

    “小意姐!”在沙发上,被一个矮胖的老男人压在沙发上亲吻的翟莲满脸泪水的开口&,快速的站起身来^,咬着唇&,一手抓着被扯开的衣襟,凄楚可怜的看向站在门口的沈书意&&。

    “我妹妹不懂事&&,但是也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几位想要找xiao姐,跃龙门里肥环燕瘦的美女多不胜数,几位没有必要逼良为娼吧^?”沈书意脆声的开口,快步走了过来一把将被欺负的翟莲给拉到了自己身后&^。

    “你算个什么东西^^!”被打扰到了兴致,一旁翟莲的经纪人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翟莲,随后冷冷的目光不屑的看了看沈书意^,“怎么?难道你准备来替代你妹妹,姿色也不错&,这位可是知名的刘导演,这几位都是这一次电影的投资商,伺候好了,以后你们姐妹俩想要红那就是分分钟的事情?!?br />
    “是吗*?”沈书意安抚的拍了拍吓的脸色苍白的翟莲*,挑着眉梢打量了一下大言不惭的经纪人&,“你以为翟莲是普通人^?这可是翟家的女儿&,想要动人之前先打听打听清楚?!?br />
    “翟家?”一旁一个投资商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翟莲,难道是那个翟家?可是投资商记得之前曾经有一次看到了翟家的女儿^,那可是个骄纵不已的千金大小姐,再看了看翟月&,投资商忽然明白过来只怕这是不被翟家承认,是养在外面情妇生的女儿^。

    “那就更好了&,我还没有玩过这些千金小姐呢^***!币慌灾把棺诺粤陌掷夏腥松忻械目?,目光猥琐的盯着沈书意和翟莲^,“今天你们伺候好了我&,你要什么角色^,我直接给你们投资一千万!”

    “黄总,那我们呢*?”一旁几个女演员立刻嗲声嗲气的开口凑了上去,可是男人往往就是贱,即使翟莲不一定比这几个女演员好看,但是吃不到的总是最好的,翟莲到现在还没有被潜规则,所以这会即使她姿色差一点&,但是却也勾人心魂&,至于这几个送上门给他玩的女演员*,老男人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你还要继续演戏?”沈书意回头看向身后擦着泪水&,嘴唇都被咬肿的翟莲,是又好气又无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翟莲原本就不适合演艺圈^,性子又弱&,现在退出还算来得及*。

    “翟莲&,你和公司可是签了三年约的,现在毁约你可是要赔偿几百万的*&^!”经纪人眉头一皱&,厌恶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冷着脸向着翟莲继续说道,“我可是打听清楚了&&,你虽然姓翟,可是和翟家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要是毁约^*,这个赔偿金拿不出来就准备坐牢吧*^*!”

    翟莲脸色更加苍白,一手抓紧了沈书意的胳膊,幽幽的目光里满是泪水和祈求**,“小意姐**,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坐牢!”可是翟莲更没有钱来赔偿这几百万违约金。

    “赔偿金的问题自然有律师来解决!”沈书意倒是一点都没有被吓倒&,不过是一纸合约^,真的法律途径解决不了的话,沈书意决定自己干脆当一回梁上君子偷偷潜入到翟莲签约的公司&^,直接将合约给偷出来。

    不得不说沈书意太冷静,半点没有慌乱*,再加上她看起来虽然不是那样的富贵逼人&&,可是那冷静精明的气势^^,再加上从容淡定的态度&&,让经纪人明白沈书意只怕也不是好相处的^^,翟莲虽然不被翟家人承认&&,可是她却叫沈书意姐姐&,和翟家这样的家族是亲戚,只怕也是圈子里的世家。

    “她打伤了我的头^,这该怎么算^?不识抬举的东西&,喝一杯酒竟然还敢行凶^,我完全可以找律师告你恶意伤人,在场这么多人可都是证人&?!币桓瞿腥嘶夯旱目?,坐在沙发上,双手一左一右的搂着两个女人,将脚架到了茶几上^,嘴巴里叼着烟,竖立着黑发*,一看就和黄总这些商人不同,明显就是黑道中人。

    “我不是故意的,小意姐,他们逼我喝加了东西的酒,我一冲动将打伤了人^?&!钡粤煅首趴?,说话的男人额头上有个小口子,翟莲当时吓坏了,直接拿着杯子就砸了过去,谁知道还真的将人给砸伤了,不过幸好只是一个小口子*&,流了一点血而已。

    “那你说要怎么办&?”沈书意看了看那两厘米不到的小伤口&,知道这些人是诚心找茬&^,刚刚莫念突然有事离开了**,沈书意自己也可以解决*,所以让莫念先回去处理他的事情^,要是其他事情莫念也不会丢下沈书意*,可是这一次是毒品交易的一条线路出了问题,一批货被人给劫走了不说&,还失踪了&,莫念不得不亲自过去处理。

    “将这些都喝了&?!蹦腥松涞目?,看了看沈书意,对着一旁搂着的女人开口,“将酒杯给倒满了&!今天高兴了,我就放过这个翟莲,否则的话&,得罪了我^^,你们就等着吧?!?br />
    一旁的女人快速的拿起了酒瓶&,哗啦啦的将高脚杯里都倒满了伏特加&*,又将一旁的白兰地加了一些进来,将酒杯给斟满了^,得意而挑衅的看了一眼翟莲,不过是个没用的女人&,竟然还处处被导演被投资商看中,翟莲算个什么东西*&!

    “君子一言?!鄙蚴橐饪戳艘谎踍,走了过来&^,端起酒杯在众人诧异的目光里,直接仰起头*,半分钟不到的时间将空酒杯啪的一下摔在了茶几上,“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br />
    一般这样一杯子烈酒一个男人都受不了,更何况这还是两种酒的混合,可是沈书意面色不改&*^,神色平静,走路的动作也是正常,不得不说让男人都诧异的愣住了*&,随即脸色难看的一变!

    “我说了你们可以走了吗?”男人丢了面子*,直接拿起酒杯啪的一下向着沈书意和翟莲砸了过去,可是砸的不太准,酒杯撞到了墙壁上碎成了一地玻璃渣&。

    “丢不起这个人就不要在道上混?!编托σ簧?,沈书意瞄了一眼地上的玻璃杯碎片,冷笑的看着恼羞成怒的男人,“你又算个什么东西*,难为一个女人,还出尔反尔,真是够了?*!?br />
    “老子今天就和你说说什么叫做规矩!”没有想到沈书意比自己还要横,男人猛然的站起身来&*,一脚将茶几给踹开了^^,大步的向着沈书意和颤抖不已的翟莲走了过去&,气势汹汹,一旁男人的两个手下也快速的挡到了门口&,防止沈书意和翟莲会逃走。

    说实话在会所这些娱乐场合*,这种逼良为娼的事情太多**,下药这种卑劣手段也是层出不穷,既然来这些地方&,就要自己多长个心眼,否则真的被人给强了还是怎么了,那也只能算是自己倒霉&。

    “几位^,有话好好说?*!彼淙凰的罡崭找蛭笔孪茸吡?,可是跃龙门的负责人是明白沈书意绝对非同一般^,否则不会让莫念亲自护送过来,所以沈书意进去交涉之后&^,负责人一直在门口等候着,还留了个心眼&*,在沈书意开门进去的时候*,他用脚挡了一下^,门没有被关上,所以包厢里的对话都听的清清楚楚*。

    负责人也有些诧异沈书意的表现&,刚刚在大门口那边看到沈书意和莫念一起出现的时候&,负责人只当沈书意是莫念在意的人&,看起来倒像是个职场女性,长的漂亮不说&,气质也好&,看起来精明能干*,可是刚刚在包厢里沈书意倒是像是莫家人,浑身透露着黑道中人的气息,说话喝酒那都是一个干净利落*&,真的像是黑道上的大姐头。

    “滚^!”负责人这边话音刚落下打圆场&,男人被抹了面子&*,直接一拳头挥了过去,负责人被打的一个踉跄,鼻腔里流出了必须^,男人凶狠的看着沈书意和翟莲,直接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道上有道上的规矩,尤其是黑道上更是规矩严格,翟莲伤了人在先,所以沈书意即使知道男人会出尔反尔,却还是干脆的将一杯烈酒给喝了^,现在男人再继续纠缠,沈书意真的将人给打伤了,也不用安心日后会被报复,这个男人先坏了规矩^,即使他想要报复也会被黑道上的人所不齿&,估计沈书意即使出门倒霉摔一跤*^,这个罪名都会被安插到男人头上。

    所以这会男人真敢动手了^,沈书意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一脚狠狠的踹了过去,踹的太用力^*,包厢的门原本就开着,砰的一下^,男人直接被沈书意给踹飞了出去^,直接撞到了走廊的墙壁上^,让一旁刚暴躁抽烟之后准备回包厢的周淮也诧异的愣住了^&,他要是走的快一点直接就会被撞个正着&。

    “你怎么在这里*?”周淮回头看向一旁的沈书意,倒是没有想到竟然又在这里碰到了沈书意*,再看着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的男人,忽然感觉沈书意比自己还要横&。

    男人两个手下一看沈书意动手了,表情也是一变,直接向着沈书意冲了过来*^^,周淮正是一肚子暴躁的火气,住看到有架可以打*&,直接将沈书意给扯到一旁自己动起手来&。

    被沈书意踹出去的男人也是一个小帮派的二把手,今天带手下几十个兄弟过来跃龙门这样高级会所开开眼见见世面,他自己倒是过来泡这些女演员,谁知道竟然倒霉的碰到了沈书意^,还被打了*,男人吞不下这口恶气&,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在楼下档次差一点的几个包厢里*,二三十个小混混呼啦一下都冲了上来*,场面瞬间就混乱了。

    “?^*?!”翟莲惊吓的叫了起来*,突然一把将沈书意给推了出去,自己咚咚的抛开了*,周淮和沈书意对望一眼^,他们两原本真的不太对盘^,不过这会倒也算是暂时的盟友,直接动手打了起来。

    ------题外话------

    尼玛,装修太累了,大太阳之下跑建材城^*,累死了,呜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05》,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05章 打了起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05并对婚宠军妻105章 打了起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0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