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章 力量角逐

    秦家的事情闹得风风火火**,连之前在包厢里说的一千万赎金都给准备好了,当然**,不是美金*,毕竟即使是秦家和曾家合力一下子也拿不出上亿的赎金**,不过一千万人民币倒是准备妥当了*,公安系统这边也在全力调查*。

    “关部长,天朗的事情就拜托你了***?!痹ㄑ┟娲爬嶂?*,在其他人面前她还需要摆出贵妇人的强悍和精明**,可是在关曜这个如今公安部副部长面前*,曾莹雪只是一个可怜的母亲*,神色凄楚*,一夜未睡之下眼睛里满是血丝**,神色疲惫而焦虑**。

    “秦夫人你放心*,我已经命令下去了**,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天朗的下落*?**!惫仃孜戎氐目?,俊逸的脸庞并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显得苍老,反而带着一种儒雅和温和的气息*。

    “那就多谢关部长了***?*!痹ㄑ└屑さ牡?,看了一眼面容峻朗的关曜*,同样是男人**,眼前这个男人却翩然如同贵公子***,可是再看着身后不发一言的秦恒,曾莹雪目光里滑过嫉恨和愤怒,最好不要让她查到是秦炜烜那个野种做的****,否则的话……

    “秦夫人不用客气*,这是分内之事*?***!惫仃孜潞鸵恍?*,眼中划过无奈之色***,这要是让秦家人知道是沐沐和糖果他们绑架的秦天朗,打着给谭宸出气的名头,实际上是为了趁机敲诈勒索一把,估计谭家和顾家的脸面就真的丢光了*,不过还好*,这几个孩子虽然胡闹*,但是倒是做的滴水不漏,查是查不到一点线索的*。

    收到曾莹雪的警告的眼神**,秦恒冷哼一声**,对于这一桩婚姻秦恒是痛恨而厌恶的,同样包括从曾莹雪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秦天朗,也包括从其他女人肚子里生出来的私生子*。

    对秦恒而言在他心爱的女人被强bao之后,再看着她从自己的眼前一跃跳下死不瞑目时***,秦恒的心就死了**,他只是想要报复,报复这些杀人凶手***,可是这些人是他的父母是他的妻子孩子*,所以秦恒不能杀了他们**,他只能让所有的人都和自己一样痛苦**。

    “关部长,谢谢了?*!鼻睾惚裙仃仔×艘坏?*,当年在北京城的时候也算是认识**,只是接触不多***,毕竟关曜当年就进入了刑侦处,而秦恒还是一个陷入爱情还没有工作的大四学生*。

    再之后初恋情人惨死,爱情惨遭巨变*,秦恒性情也是大变*,从此之后处处留情处处风流,和关曜的接触就更少了*,有一次嫖的时候被抓了***,在公安局的时候刚好关曜也在给秦恒说了情*,也算是点头之交***。

    关曜看着形同陌路的夫妻两人,心里头有着淡淡的感慨,在关曜最初的记忆里秦恒其实是一个很儒雅温和的秦家长子**,性格温顺***,没有纨绔子弟的那些痞气和浪荡*,可是如今却成了这样。

    前天一个生日宴会上,秦恒虽然是和曾莹雪一起出席的,可是宴会中途却是和一个丧偶的女人你侬我侬*,甚至提前离开据说是去宾馆开房了,这样的婚姻早已经是名存实亡,互相折磨而已*。

    “什么*?好的*,我马上回来**?!痹ㄑ┕伊说缁?,看了一眼关曜,笑着开口*,“关部长*,我有些事先回去了***?*!惫赜谇仂繜@的调查已经出结果了,曾莹雪没有想到这么多年来这个被淡忘的秦家私生子,竟然还敢派人一直监视着天朗*,若不是在关曜这里*,曾莹雪几乎都要压不住脸上的嫉恨*。

    秦恒看都没有看曾莹雪一眼,如同失踪的秦天朗根本不是自己儿子一般,这让曾莹雪格外的愤怒**,却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关曜的办公室*。

    秦炜烜这个私生子!曾莹雪眼神里泛着恶毒的寒光***,一个野种算什么东西!天朗的事情如果和秦炜烜有关**,曾莹雪绝对会让秦炜烜悔不当初*。

    “坐吧,喝绿茶还是红茶?”关曜起身向着一旁的木柜走了过来*,虽然现在不是直接上第一案发现场勘察破案**,可是关曜还是很喜欢刑侦这一块,一些大案重案*,关曜还是会负责*,所以他倒是一直没有继续往上升*。

    不过如今这个职位,事情倒是多了很多**,这段时间胃也不太好**,所以秦清就问了谭亦给弄了个滋补养胃的红茶出来,让关曜没事的时候多喝点滋养着。

    “当年你和秦夫人也是被家里反对*,可是如今你们倒是举案齐眉*,我却成了破罐子破摔?!鼻睾惚裙仃谆挂昵崛?,可是常年的纵欲酒肉生活,让秦恒看起来却苍老了关曜至少七八岁***。

    秦恒黑发里已经有一半花白了*****,脸上带着可以看见的皱纹**,眼袋有些的重*,面色暗黄,倒真的像是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可是关曜一眼看去,还是温尔尔雅**,俊逸非凡,说是四十岁左右也真的很像*。

    “你也这样浪荡了几十年了*,应该收收心了*?!惫仃椎沽艘槐韪睾?,拍了拍他的肩膀**,当年秦家这事闹的还挺大,曾莹雪的确狠毒,秦家本意是送秦恒的初恋情人离开北京城,可是最后她却惨遭凌辱跳楼惨死*,如今和秦恒这样生死仇人般的结为夫妻,互相折磨着***,因为曾家和秦家的关系往来密切*,利益纠缠交织在一起,想要离婚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也就这么互相折磨的拖着**。

    “我活着也不过是怕死而已,当年没有追随她去九泉之下*,现在也没有了勇气,更是无脸去见她了,我是真的羡慕你和谭常委?!鼻睾憧嗌目?,苍老而疲倦的脸庞上生出了倦累和无力**,他当年如果有他们一半的能力*,或许事情就不一样了,北京城里谁不知道柳叶胡同***。

    不单单是柳叶胡同里住的人都是跺跺脚,全中国都要震三震的人物,也是因为谭骥炎他们这么多年来的和谐婚姻**,不是相敬如宾*,而是真正的和谐美满,几个孩子也都很优秀*,并没有听到他们如何如何的胡闹*,又出了什么纰漏需要家里来圆场**。

    关曜站在窗口,身影挺拔丝毫不比任何一个年轻的男人差,再配上他俊朗温雅的面容**,气息和煦**,倒真的是俊逸非凡*,比起当年年轻时如今多了一份稳重成熟的气息***,听到秦恒说起秦清不由的眼神柔软下来。

    其实如果秦清和小瞳不是身手非同一般,或许他们的生活都将不同,想起来小瞳当年可是惹了不少事出来*,好多次都是九死一生的危险,看来以后煦桡要找对象怎么也该找个和沈家姑娘那样身手不凡的**,至少能自保,若是普通人,只怕需要好好训练几年了,虽然都有保镖随扈在暗中?;ぷ?,可是百密一疏*,终究还是需要自己有能力比较放心**。

    “关曜**?!碧锋餮浊昧饲妹?***,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秦恒***,依旧威严冷峻着脸庞*,沉声开口*,“秦天朗已经找到了*,这会被送去军区医院了**?!?br />
    “是吗*?”并没有太多的感情波动*,秦恒站起身来和关曜微微颔首*,转而看向一旁峻冷着脸庞威严冷漠的谭骥炎*,秦恒也曾经看过谭骥炎和童瞳在一起,这个冷酷强大的男人在面对自己深爱的女人时,就和任何一个普通男人一样*,温柔缱绻*,可是这些自己都失去了*。

    “我先走了**,谢谢谭常委和关部长了?!鼻睾愫吞锋餮渍泻袅艘簧觳降睦肟?*,不打扰谭骥炎和关曜**,谭骥炎其实早已经可以更上一步*,可是他却一直在政治局常委这个位置上停留了六年**,如今主抓立法和法律建设这一方面的工作。

    不得不说谭骥炎的严厉风行**,再加上谭家这些年日益壮大和稳固的势力,如果是其他人抓律法这一块*,很多时候都是风声大雨点小*,并不是说不想抓***,可是制定法律执行法律的都是当局者**,普通百姓如果犯了法,那么必定是违法必究,执法必严。

    可是如果是当局的这些人或者他们的家属犯了法,很多时候都是官官相护*,法律不外乎人情*,再加上中国几千年来都沿袭下来的人情往来的特点***,几乎不可能出现西方国家那种王子犯法与民同罪的法律执行标准*。

    可是谭骥炎住抓了律法这一块之后*,惯来都是说一不二*,他这些年培养了很多年轻一辈的官员,那些老一辈的官员如果开始收敛了*,那么谭骥炎也不会不讲人情的将人连根拔起,但是如果依旧将手中的权力当成自己为所欲为的资本*,谭骥炎绝对不会客气,犯到谭骥炎手里那就是严惩不贷*,这边被拉下马了*,谭骥炎会立刻派出自己的人顶上相应的位置*。

    若是谭骥炎最开始就从上层开始抓律法*,那么阻力势必很大,毕竟哪个世家没有违法乱纪的事,谭骥炎真的这么做了*,势必会遭到所有世家的联合抵制**,让严格执法公正执法成为泡影*。

    所以谭骥炎反其道而行*,最开始抓律法的时候*,他直接是从村镇干部开始***,建立了绩效考核*,虽然抓的严了,但是都是些芝麻小官,所以丝毫不会撼动到上面这些手握重权的官员**。

    温水煮青蛙的长此以往下来,慢慢的下面的官员开始严于律己*,一步一步的扩展之后*,上面的官员想要贪也没有了下面的官员来贿赂,也没有下层官员给他们出面办事**,如今的廉政之风倒已经有了初步的见效。

    “他们将秦天朗给放了**?”关曜笑着喝了一口茶,对于三个孩子的闹腾很是无奈,这得穷到什么地步了**,连绑架勒索这么掉价的事情都给干出来了。

    “嗯,谭宸派了几个从【绝杀】退役下来的人给做的**,容温派了国安部的人做了一出戏,功劳倒是算到国安部了*?!碧锋餮捉庸?,他就知道糖果和沐沐这两个孩子没有这么好心的给谭宸帮忙*,果真敲诈了几个一流的高手过去他们新成立的组织帮忙给训练手下了,从孤儿院和街头流浪的孩子里挑选了上百个人给他们接手训练去了。

    “那我也就放心了*,毕竟在会所的时候糖果和沐沐是露面了,排查了其他人都没有嫌疑,即使不会认为回事他们两做的*,但是只怕有些人还是会怀疑**?!惫仃孜潞鸵恍?*,昨晚上在会所糖果和沐沐是光明正大的从曾莹雪的眼皮子底下离开的**。

    可是会所其他人都没有嫌疑***,这么一排除下来,难保有人会怀疑到这两个孩子*,如今谭宸派过来的手下接手了这事**,也算是圆满了*。

    “他们这么缺钱**?”关曜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办公桌***,这会已经是正午时分,正好回去吃饭,秦清的厨艺要进步的确不太容易*,所以基本上这些年都是去谭骥炎和童瞳那里吃的躲*,偶然的时候各家才会单独做饭**。

    不过一大家子吃饭才热闹*,不管做了多少菜基本都会吃光光的,幸好这些年她们都坚持锻炼,身手半点没有落下,否则这么营养均衡的吃下来*,估计都得胖死。

    “他们在大西洋上看中了一个私人岛屿,沐沐正在和对方交涉估计是准备买下来当【鬼魅】的大本营?!碧锋餮字站炕故敲挥胁迨痔枪豌邈?、顾钧澈三个孩子的事情*,很多时候父母说的再多手把手教的再多***,还不如让孩子自己去体验去学习。

    而且黑道上有了顾岸在,军方这边有谭谭在*,情报组织那边谭宸看着*,所以即使没有干预*,这个新成立的【鬼魅】杀手组织还是很安全的*,至少不会还在摇篮里就被扼杀了。

    容温也让国安部帮忙放出了一些假消息*,所以【鬼魅】的成立除了最开始被各方面势力注意到了之后,随后就当成了无足轻重的小打小闹给忽略了。

    “对方愿意卖*?”关曜诧异了一下抬眼看着谭骥炎*,现在虽然人口减少了不少**,很多国家都越来越注重土地的养护和环境?*;?*,一般土地买卖都有了严格的限制**,现在拥有的私人岛屿都是早些年被买走的*,这些人绝对不差钱,怎么可能会将自己的私人岛屿给卖了*。

    “糖果那丫头估计认识了什么人?!币凰档秸饫?*,谭骥炎立刻就黑了峻脸,最好不是打糖果主意的**,否则谭骥炎不介意干涉自己一下自己宝贝女儿的交友情况*。

    就糖果那足不出户,吃饱了就睡的懒散性子还能认识这么不凡的大人物*?关曜看着谭骥炎那一脸嫉妒和戒备的威严表情,不由的笑了起来,很多时候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走吧,回去吃饭***,买下个私人岛屿也不错**,保密性极好**,而且这些带到岛上的孩子都是从小接受训练的,日后会非常的忠心***,现在事情会有些多*,等几年之后,糖果这丫头估计就可以坐着等收钱了?**!?br />
    收到了钱的糖果和沐沐立刻让顾钧澈在网上继续和岛主的所有者讨价还价*,务必要用最低的价格将这一坐私人岛屿给买下来当他们的大本营,至于孩子们的胡闹**,谭骥炎和关曜这些大家长们是不会插手的*。

    而同一时间***,N市*,揽月苑*。

    “没事了**,已经将秦天朗给放了**?*!碧峰防涑磷琶嫣绷?*,对于北京城里那胡闹的三个人很是无奈*,难怪沐沐那么积极的要帮自己去会会秦天朗,还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估计是穷疯了,从我爸和谭叔**、顾叔那里直接敲诈了一笔钱走了*?!惫仂汨憔椭烂挥刑峰吩诒本┏抢镒?*,谭谭又在军区里忙,顾岸还研究最新的医疗用的狙击枪**,所以糖果沐沐这三个人没人看着自然是上天下地的蹦跶了。

    沈书意昨晚上睡的有点迟,这会下楼就看到关煦桡和谭宸正坐在沙发上说话**,而文教授正在院子里嘿咻嘿咻的忙着从花鸟市场买回来的花苗和种子***。

    “不多睡一会了**?”谭宸快速的起身*,峻冷的脸庞上满是可以感知的关心*,大手已经习惯的握住了沈书意的手将人拉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

    从沈书意下楼的时候谭宸就注意到了她在活动脖子,估计是睡觉的时候有点落枕了*,所以等沈书意坐下来之后**,手指已经落在了她的脖子上慢慢的按揉着。

    沈书意平日里倒不是懒**,只是以前在龙组的时候训练太苦*,所以瞅准了一切时间都补眠休息**,所以也就养成了赖床的习惯,昨晚上因为沈父腿受伤的事沈书意回来之后都没有什么睡意,在床上烙饼子一般辗转到了夜里两三点才睡下的***。

    早上谭宸和文教授早起的时候*,沈书意是知道的*,但是不想起来也就翻个身继续睡了**,虽然睡到这会十一点才爬起来*,但是半睡半醒着**,头倒是睡的昏沉沉的难受*,被谭宸这么一按脖子**,沈书意猫一般倦懒了起来,放软了身体不想动**,让谭宸原本冷峻的脸显的更加的温情*。

    “中午吃什么?我去做***?**!鄙蚴橐饫亮艘换?**,倒是清醒了不少,抬眼看着身侧的谭宸*,入目的是他英俊却显得冷硬漠然的峻脸***,黑眸幽深不见底*,板着面瘫脸**,可是他指尖的动作这般的温柔*,力度适中的让沈书意再次有点昏昏欲睡了***,只凭着谭宸这面无表情的脸,沈书意根本没有办法想象他也有这般温柔体贴的一面*。

    “出去吃*?!背辽目?*,谭宸看得出沈书意压下来的情绪*,都是因为沈家的人,可是沈书意不喜欢将自己的事说出来,谭宸也体贴的不问,只是更加心疼那些年沈书意在沈家受到的委屈。

    对上谭宸那黝黑的的眸子,沈书意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拉着他一起站了起来,“那好吧**,就出去吃**?!?br />
    “我们出去吃火锅*?!蔽慕淌诳焖俚目?*,手里捧着一盆用木桶栽种的巴西玫瑰,一听到吃东西**,只感觉肚子饿的咕咕叫**,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谭宸**,向着沈书意抱怨着*,“早上就吃了半生不熟的面条**,这个臭小子还不准我上楼叫你起来做早饭**!”

    文教授是有的吃就吃*,早上谭宸弄的简单,就煮了面条**,可是那面条还是半生不熟的*,文教授吃了几口之后就不吃了*,直接去外面弄这些花花草草了,这会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可怜巴巴的向沈书意告状着,这个臭小子太可恶了*!整天霸着沈家丫头,连早饭都不准做了*。

    沈书意看了一眼窗户外明晃晃的大太阳*,再想着一群人汗流浃背的吃着火锅,这明天不上火长痘子才奇怪*!“不去*?**!?br />
    “沈丫头你敢不去?”文教授哇哇的抗议起来,他在H国的时候也吃过好几次火锅**,可是总感觉不对味*,或许是想起当年小时候和父母一起吃火锅***,所以回到N市之后***,文教授这些天都没有真正去碰自己的研究,反而像是久别未归的游子一般*,到处看看晃晃*,小日子过的很是悠闲***,当然撇开和谭宸天天脸红脖子粗的对着干之外**。

    “中餐*?*!毖约蛞怅嗟南铝司龆?**,谭宸收回给沈书意按揉脖子的手,手臂顺势落到了她的肩膀上将人亲密的揽住**。

    没有了以前那一瞬间的僵硬*,沈书意自然而然的靠着谭宸*,眉眼弯弯里都是淡淡的暖暖的笑意,比起西餐其实沈书意更喜欢吃中餐**。

    或许是因为从小都是一个人在沈家小楼里住**,也都是做的中餐*,沈书意口味也就定下来了*,尤其是喜欢煲汤喝,将食材倒进紫砂锅里*,调上小火**,早上出门等晚上回来的时候屋子都都是淡淡的勾人口水的香味,让沈书意感觉到一种温暖。

    关煦桡不挑食***,反正是跟过去蹭吃蹭喝*,他已经搬出揽月苑了*,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小区,步行也就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是顾家楼盘***,给关煦桡住的这一间是以前的样板房,装修家具什么的都弄好了,拎包就可以入住了*,不过关煦桡也就会一点简单的菜肴*,以前在柳叶胡同都是一大家子一起吃饭,这会到了N市*,一个人吃饭总是不习惯*,所以大多数时间也都是直接来谭宸和沈书意这里蹭饭吃。

    “我车就在小区外直接开我车过去吧*?!碧峰氛饫镏挥辛搅境?,关煦桡也不愿意开那辆太过于拉风的顶级布加迪威龙限量版的跑车*,谭宸那辆越野车他开的比较多,所以关煦桡自己又买了一辆新车*,揽月苑这边的安检很严格**,所以他直接将车子就停在小区门口外的空地上了**。

    一行人走到小区门口**,沈书意停下脚步看着关煦桡车子旁的一辆黑色奥迪汽车*,车门打开了**,从后座上下来的正是沈母*,这些年在沈家,沈书意其实最在意的人是沈父*,和沈母永远都亲不起来**,或许沈母是从骨子里真正的无视着沈书意的存在,即使好一次沈书意都差一点“害死”了沈素卿*,沈母都吝啬的将眼神看过去,所以长此以往之下*,沈书意和沈母之间比起陌生人更像是陌生人*。

    依旧是端庄的高贵面容**,沈母向着沈书意走过来几步之后停了下来***,带着一贯的漠视态度**,冷淡淡的看了一眼从揽月苑里走出来的沈书意*,沈母也是N市的世家*,书香门第*,可惜家世倒是日渐衰落了很多**,到了沈母这一辈就两个女孩*,也算是家世彻底败落了*,毕竟没有人可以继承家业**。

    所以沈母的父亲当年用所有的家业给两个女儿寻了两门极好的婚事**,沈母的姐姐嫁给了翟家的长子*,翟家从政**,翟月的父亲如今已经是N市银监会的一把手,而沈母则嫁给了沈父,虽然沈父从商*,比起翟家的家底倒是轻了很多**,但是沈父的人品在当时的确是首屈一指的。

    沈母打量着沈书意,这些年来沈家的事情她知道的不少,她以为沈书意早就被养成了固执倔强的脾气**,虽然很是自强自立**,但是性格上却是刚极易折*,终究不成气候,这个社会讲究的是关系是背景,是人家交往,沈书意的性子里带着一份天生的执拗和疏离**。

    可是沈母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看错了*,沈书意的确刚硬固执,可是她的疏离都被完美的压制了下来*,在外面倒是八面玲珑*,冷静精明的很*,如今沈素卿还被关押在公安局那边*,沈母即使再不愿意却还是来了***。

    “你爸还在医院里*,腿已经接上了,只是骨折没有大碍*?!被凳降目?,沈母不知道自己和沈书意有什么话可说的*,当年她痛恨这个破坏了自己一生婚姻的孩子***,每一次看到沈书意*,沈母就想到了沈父的出轨和背叛。

    可是沈母却也知道她不能对沈书意动手,一来是不屑****,二来她要让沈勋知道他愧对她和素卿母女两人,沈母要让沈书意的母亲明白*,即使她生下了沈书意这个女儿又如何?沈家是绝对不会容下她的*!

    沈母的确成功了**,这些年她看着沈书意从牙牙学语的小婴儿到如今这么大*,性子越长越偏,可是为什么突然有一天*,似乎一切都变了。

    “我知道了*****?!鄙蚴橐馄降幕亓艘痪?,看了一眼面色带着几分苍白和倦累,可是却依旧挺直了腰杆*,态度冷漠而高傲的沈母,果真是无话可说**。

    “素卿昨晚上发病了**,炜烜找律师过去申请保外就医*,可是被拒绝了*?**!鄙蚰赣锏髌骄驳拿挥衅鸱?,可是说到这里的时候**,那高贵的脸上表情还是冰冷了下了下来,带着愤怒的寒光,冰冷的看着沈书意,“那是你姐姐*,如果你不想看着你爸因为你们姐妹的事情病垮了*,你就继续这样做下去**!素卿生病的事情我还没有告诉你爸*?!?br />
    “我说过这件事我没有插手,谭宸他们也没有插手?!鄙蚴橐獠挥孟胍仓勒馐乔丶胰讼碌氖?**,事情败露,秦天朗只会将沈素卿当成替罪羔羊*,绝对不会让她有翻身的可能性,所以即使沈素卿真的生病了*,想要申请保外就医也被拒绝了**。

    沈母阴冷着眼神看着表情冷淡的沈书意**,保养的白皙的手猛然的攥紧成拳头*,她一夜未睡,沈父腿被车子给撞了一下人还在医院,沈素卿又被羁押在公安局里,沈母去了翟家,可惜翟父却也是无能为力*。

    “不是我不帮素卿**,可是这件事玄乎的很**,且不说公安机关那边是证据确凿*,而且有人对N市施压了*,证据确凿之下*,谁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徇私舞弊*,这等于是将自己的把柄往敌人手里送?*!钡栽碌母盖状蜃殴偾煌仆炎?*。

    不要说沈素卿这个案子只是涉及到了商业犯罪,原本就不是什么重大案件,不要说让翟家出面*,就算是沈父给些钱也很好处理**,但是这个案子却很诡异*,各方面的势力都不敢随意乱动,听说是北京城里有人下了死命令,这个案子沈素卿黑锅是背定了,之前应该是要让沈书意来背黑锅的**,可惜她就这么脱罪了,所以就轮到沈素卿来倒霉了***。

    沈母犹豫着**,看了看沈书意*,忽然开口*,“你帮素卿这一次*,我会告诉你你亲生母亲的消息*!”这么多年了***,沈母不愿意说起,是因为她丢不起这个脸,不愿意相信自己千挑万选的男人竟然背着自己和其他女人上了床***,还有了沈书意这个私生女,这种耻辱沈母一个人扛了这么些年*,如今终究还是说出口了。

    一瞬间***,沈书意有些的怔住*,呆呆的看了一眼脸色阴郁的沈母,忽然又感觉心里头一松***,原来竟然是这样,难怪这些年自己是爹不疼娘不爱的**,难怪沈素卿和自己不死不休*,千方百计的陷害,沈书意都要以为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掘了沈素卿的坟***,所以这辈子她处处陷害自己*。

    “你母亲的事情你爸知道的更多****,你帮素卿这一次,我会让你爸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你的?**!鄙蚰咐淅涞目?*,态度依旧高傲*,冰冷的目光疏离的看着沈书意*,隐瞒了二十多年终于说出来了*!

    “吃过饭我会去一趟公安局?!鄙蚴橐饣亓艘痪湎蜃乓慌缘群蜃约旱奶峰纷吡斯?,微微一笑*,谭宸虽然很霸道*,但是在沈书意有正事的时候都会回避到一旁**,这种细微的体贴让沈书意真的很动容*。

    “那谁???”副驾驶位置上文教授看着踩着高跟鞋如同端庄贵妇一般离开的沈母,回头看了看沈书意*,皱巴着满是皱纹的脸*,文教授总感觉两个人之间气氛怪怪的*。

    结果沈书意还没有回答,思绪沉浸在沈母刚刚出口的消息里***,沈书意表面上面对沈母时很镇定*,即使听到这样惊人的秘密也是面带微笑,似乎只是在说今天的天气一般。

    可是此刻坐到了汽车里,心里头却是波涛翻滚着,沈书意只验过自己和沈父的DNA*,那也是一时的冲动,结果比对是父女之后*,沈书意也从没有再想过了**,却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和沈素卿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毕竟在沈书意的认知里沈父绝对是不可能出轨的**。

    “怎么了*?”谭宸知道沈书意的领地意识很强*,她和秦炜烜在一起这么多年,秦炜烜都没有用过沈书意的电脑*,而谭宸和沈书意认识没有几天倒是用上了*,这让谭宸心里头格外的畅快*。

    虽然他是很想无时无刻都和沈书意在一起*,可是却也明白沈书意很独立,所以谭宸只能克制着*,若是关煦桡他们的事情**,他们不主动说***,谭骥炎绝对不会主动去询问,可是到了沈书意这里谭宸的冷漠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都恨不能将沈书意缩小了装自己口袋里*。

    因为车子里还有文教授和关煦桡在,沈书意抬头看了一眼谭宸**,笑着开口*,“没什么*,沈素卿的事*,一会吃过饭我们去一趟公安局?*!?br />
    明显感觉到沈书意并不想告诉自己*,谭宸脸色微沉,有点的难受*,或许问的时候谭宸根本没有想到沈书意不会告诉自己*,所以突然被拒绝了,这才感觉到有点没法子接受*。

    侧目看着车窗外*,因为沈母给的消息太过于震惊之下,沈书意没有注意到谭宸晦暗的脸色*,到了餐厅之后,沈书意将万千的情绪压下*,谭宸跟着下了车,一直板着面瘫脸***,面无表情着**,不要说沈书意没有发现谭宸的不对劲*,就连关煦桡都没有注意到。

    文教授因为没有吃到火锅,一脸的不高兴*,不过抢菜倒是依旧抢的很快,“少吃一点*,不要撑着等会回去会胃痛*?*!鄙蚴橐馕弈慰?,对于文教授老小孩的性子很是无奈。

    “乳鸽冬笋汤味道不错?!鄙蚴橐獠嗄靠戳艘谎圩谏肀呙辉趺纯谒祷暗奶峰?*,拿起勺子从瓦罐里给他盛了大半碗清汤*。

    原本窒闷的心情好了有些**,谭宸闷着头喝着汤***,板着面瘫脸*,倒是让一旁的关煦桡诧异了一下*,谭宸哥这明显就是心情不好*。

    对上关煦桡询问的目光,谭宸冷淡淡的回了一个眼神*,依旧面无表情的喝着汤*,略带期待的目光瞄了一眼身边的沈书意,可是沈书意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视线,这让谭宸心里头微微的有点堵**,但是又担心沈母是不是说了什么事让沈书意为难**,毕竟沈父连腿断了都不手术,就是为了逼迫沈书意给沈素卿顶罪,这让谭宸对沈家的人是越来越厌恶。

    气氛显得有点沉闷**,中午也热的厉害*,文教授懒得跟在后面奔波,吃过饭之后直接打了出租车先回揽月苑了*,暗中一直都有国安部的人在?;ぷ?,倒也不用担心文教授的安全。

    只过了一夜***,沈素卿整个人如同苍老了很多*,虽然在公安局这里并没有人刁难沈素卿*,可是这辈子加上上辈子,沈素卿是第一次坐牢,面子上不过去,即使知道自己一定会平安无事*,但是沈素卿依旧恼怒到极点,却不明白为什么算计沈书意*,可是到最后沈书意平安无事*,自己却被关押到了公安局里。

    审讯是里,沈素卿苍白着脸,没怎么休息好之下黑眼前有点重,阴郁着眼神如同毒蛇一般森森的盯着沈书意*,冷笑着开口:“你来做什么?代替我坐牢吗**?还是说你扛不住了*,爸和妈都要让你替我坐牢*!”

    沈书意笑着看着不再伪装柔弱的沈素卿**,漂亮而精致的脸上是淡淡的笑意*,“以你的聪明你该知道这一次你是在劫难逃了,幕后人需要一个替罪羔羊来背黑锅**,你以为你还能逃得了吗*?”

    “沈书意**!”沈素卿狰狞着表情*,猛然的站去身来*,可是却不敢真的和沈书意干一架**,毕竟从小到大虽然沈素卿都完美的陷害了沈书意*,但是她也被沈书意给揍了不少次**,更何况一旁还站着黑面神一般的谭宸**,沈素卿可以肯定她如果真的动手*,谭宸绝对不会有什么不打女人的规矩,沈素卿只要敢动手**,谭宸绝对不会客气。

    “沈书意*,你不替我坐牢没有关系*,自然会有人替我坐牢的?!鄙蛩厍渲匦伦讼吕?,冷笑着开口*,顺了顺额头的碎发,满眼的恶毒之色*,“爸为了我可是连手术都不做*,反正幕后人只需要人来顶罪,是我还是沈家其他人都没有人会追究的*,可是沈书意你能看着爸坐牢吗*?”

    “那你信不信我能让你在羁押的这段时间里死于非命呢*?”眼神一冷*,沈书意还是面带笑容***,可是那表情却显得危险而冰寒,“这样就不需要有人替你的无知和幼稚来顶罪了**!”

    “你敢杀了我*?爸和妈是不会放过你的**!”沈素卿的确被吓到了*,整个人一愣*,可是对上沈书意的冰冷的目光**,没有一点温度如同看死人一般*,沈素卿颤抖着手,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沈素卿还从没有看见沈书意这么嗜血阴狠的眼神。

    “所以你就安生一点,把我逼急了*,沈素卿你就死了,什么都没有了*?!鄙蚴橐庥迫灰恍?,敛了眼中的冷血杀气,站起身来看向谭宸*,“走吧*,暂时将沈素卿给弄出来**?**!?br />
    虽然不认同沈书意的心软***,谭宸却还是没有开口说什么,秦天朗昨晚上被绑架来一次,估计暂时也没有精力来插手N市的问题了。

    “原来你也不过如此?!敝雷约嚎梢岳肟飧盟赖墓簿至?,沈素卿得意的笑了起来**,挑衅的看着沈书意*,只要她还在意爸和妈**,沈素卿就不担心自己会怎么样,她这是等于有了免死金牌*!

    “记住了,你只是暂时被保释出来**,还是犯罪嫌疑人*,我随时能让你再进来住几天*?!碧派砘羯蛩厍涞幕?*,沈书意回头朗然的笑着却让沈素卿瞬间狰狞了脸。

    秦炜烜是接到沈母的电话这才急忙赶了过来,沈母自己则是去了医院看望沈父*,毕竟牵扯到了沈书意的母亲,该怎么对沈书意说**,沈母是不会管的,谭宸和关煦桡去处理沈素卿保释的手续*。

    “炜烜哥!”看到秦炜烜过来了,沈素卿眼眶倏地一下红了起来*,柔柔的声音,娇弱的小跑了几步*,泪眼婆娑的看着俊朗出色的秦炜烜*。

    “素卿**,你……算了**,出来就好了?*!鼻仂繜@冷淡的开口*,避开了沈素卿直接向着沈书意走了过来*,眼神温柔**,满脸的歉意和愧疚,“小意,之前的事情我很抱歉,我没有想到素卿竟然会出卖瑞凡公司的机密来陷害你*?!?br />
    沈素卿错愕的站在原地*,呆愣愣的看着秦炜烜对着沈书意献着殷勤,嫉妒的火苗倏地一下在心里头炽热的燃烧起来*,狰狞着苍白瘦弱的脸,沈书意这个贱人*!

    “不用道歉,毕竟事情最开始的证据都是指向我的,我下午会去瑞凡公司办理离职手续*?!鄙蚴橐馄降目?*,秦炜烜隐瞒了很多*,而同样的沈书意也隐瞒了很多,所以他们即使在一起快十年了,却也像是陌生人一般。

    “小意*,就算你不愿意原谅我*,可是为什么要离开瑞凡公司*,你明明做的很好*?!鼻仂繜@按下心里头的不悦*,恳切的目光看着沈书意,却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狠*,说分手就分手,如今甚至连瑞凡公司都不愿意过去*,这样一来可是彻底断了和自己的关系*,秦炜烜再想要和莫家搭上线那就不可能了。

    “小意!”看到沈书意就这么冷漠的转身离开*,秦炜烜忍不住的低吼咆哮*,快步上前一把抓住了沈书意的手臂*,刚刚的柔情彻底被冷酷所代替,“小意***,你不要逼我*!你知道我爱你,你这样逼我*,我真的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你想做什么**?打压沈家的生意*?还是和沈素卿断的干干净净*?可是这些都和我没有关系了*?**!北磺仂繜@威胁着,沈书意嘲讽的笑了起来,即使到现在他也没有说秦家和秦天朗的事情,一直将这一次商业犯罪的事情推给凹凸公司**,推给沈素卿*,沈家是绝对不可能和秦家抗衡的,所以秦炜烜的目的只怕真的是莫念*。

    “如果打压沈家的生意能让小意你回头*,我是不会手软的****!小意**,这都是你逼我的!”阴冷着眼神*,秦炜烜一字一字的开口*。

    既然温柔和退让无法让小意回头,那么他就采取更加强势激烈的手段,小意如此在意沈家的人,那么只要沈家出事了*,小意不会置之不理*,更何况莫家和沈家有仇***,所以莫家是绝对不会帮助沈家的!

    沈书意将手抽了回来*,如同看陌生人一般看着表情阴狠的秦炜烜***,“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做吧****,沈家和我早已经没有关系了!”

    小意!秦炜烜看着沈书意冷漠的转身离开*,阴沉着眼神,看都不看一旁的沈素卿一眼*,快速的走到暗处拨通了电话。

    “炜烜你怎么会突然联系我**?是为了沈家的事情?”电话另一头是J先生一如既往的低沉嗓音***,沉稳平和*,让秦炜烜的怒火渐渐的散了去*,只余下满满的尊敬**。

    “是的,不过我需要让沈素卿继续被关押在公安局里*,这件事只怕有些的麻烦**,不过还请你帮忙了*?***!鼻仂繜@狠下心的开口*,小意只在乎沈家的人*,那么他就从沈家人身上动手*!

    “既然你开口了*,即使困难*,我也会帮你达到的,不过这样一来你想要和莫家拉上关系可就困难了*?*!盝先生平静的剖析着利害关系*,一旦和沈家交恶*,就等于无法和莫家搭上线,想要借助莫家的力量对付秦家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币徊蛔?*,二不休!秦炜烜冷冷的接过话,眼神狰狞的扭曲着*,他倒要看看谭宸究竟有多么大的势力*,敢和自己斗*!不自量力**!

    秦天朗被那么高调的绑架走,可是一夜之后又被高调的放了出来**,除了被绳索给勒出了一点伤痕之外**,基本上是平安无事***,也做了全身检查,没有在昏厥的时候被注射什么药物,所以这事看起来不像是绑架,倒像是一出恶作剧*。

    曾莹雪根本找不到可能做这事的人,秦天朗却直接将目标锁定到了秦炜烜身上*,除了他之外*,谁敢这样戏弄自己*,所以不管曾莹雪的反对*,秦天朗直接上过了飞机直奔N市而来**,既然秦炜烜最引以自豪的是秦氏集团,那么秦天朗就要成立一个公司*,直接打垮秦氏集团*,一雪前耻**!

    所以原本可以顺利完成的保释在秦天朗的干涉之下*,再加上J先生暗中的介入*,沈素卿在公安局门口绕了一圈之后又被铐上手铐给抓回去了,暂时是没有办法保释出来了。

    ------题外话------

    这几天家里老房子在弄翻修,屋顶上的瓦片什么的都给掀掉了重新盖瓦**,事情一箩筐,不过看着过去那种老房子**,感觉以前的人真的好聪明啊,这种房子房梁什么的都是木头的,过了三十多年了还是这么的牢固结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03》,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03章 力量角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03并对婚宠军妻103章 力量角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0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