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章 酒吧录像

    柳叶胡同&。殢殩獍晓

    谁家毛孩子不听话被罚站墙根了不奇怪&&,不给饭吃也不奇怪&,毕竟柳叶胡同这边居住的有一半人当年可都是在军区打拼的&,对待孩子那就是铁血教育,将孩子当手底下的兵训练着&&。

    今天晚上吃饭时&,柳叶胡同所有人都将碗给端出来站在外面看热闹。连谭骥炎都给罚站了&&,估计就是当年谭老爷子在世的时候也没有这难耐&,难道是被小瞳给赶出来的&?

    “是不是在外面招惹烂桃花了&?”一个老爷子牙口利索的啃着排骨,嘿嘿一笑,他可记得当年那一次宴会&,谭宸那个小面瘫直接一拳头打掉了谭骥炎的一口牙&,听说就是因为有女人看上谭骥炎了&,这才过去找小瞳放狠话呢&,结果被谭宸给知道了&&,他也不找那女人的麻烦,直接和谭骥炎打了一架&,想要当他的后妈&&,那也看看他爸有没有命去娶后妈&&。

    “不像&,谭骥炎要是外面有人了,用得着关曜和顾凛墨&&,还有谭景御那混小子都跟着一起罚站&?&!甭芬⒌睦咸∫⊥?,这难道还是连坐罪不成&?

    “说不定谭骥炎真的在外面有人了,关曜和顾凛墨他们是什么关系,发小长大&&&,兄弟几十年了&,男人之间的感情你们女人是不懂的,谭骥炎有人了&,关曜和顾凛墨肯定帮自家兄弟给隐瞒着&,得&&&,东窗事发,全都罚站墙角了&&?&!?br />
    站在墙根处的谭骥炎等人还在思考着到底让谁第一个进门去,结果就听见不远处的议论声&,你声音要真的小他们就当听不见了&,那啃一口排骨&&,看过来一眼&,然后嘿嘿的阴笑着,算什么事&,当他们是下酒菜吗&&?

    “还是不对啊&&,要真是这样&,这群小的怎么也被罚站了&,糖果还在那啃巧克力呢&?”眼尖的人自然发现被罚站墙根的一众男人之中还有糖果那丫头&。

    正烦着的谭骥炎嘴角抽搐的看了一眼不远处将他们当热闹看的众人&&,黑沉的目光扫了过去&,一众看热闹的人刷的一下扭过头&&。

    “今晚上月亮真大啊&&&?&&!?br />
    “是啊&&&,是啊&&,难得的满月啊?&!?br />
    “让人诗意大发呢&?!?br />
    谭亦压着嘴角的笑意&&,夜空黑的连颗星都没有&,还满月,不过为什么他们都要躲出来&&,妈烧了那么多的好菜给哥接风呢&&&,明明自己只是小心翼翼的跟在众人后面看热闹的&,就是担心时候被报复&,可是为什么连自己也躲到外面罚站&&,有家不能回。

    屋子里,童瞳&、十一和秦清还有谭宸四人都吃完了,外面的人还没有回来,这让童瞳都哭笑不得的看着面瘫脸的儿子&,“他们做什么了&?”

    虽然知道谭宸这些年越来越面无表情了&&,面瘫的也越来越严重了&,可是也不至于将谭骥炎他们都给吓出去不敢进来吧,连糖果这丫头吃饭时间都不回来&&,童瞳这会真好奇了&,谭宸的杀伤力有那么强悍吗?

    “关曜也在外面,手机还关机了?&&!鼻厍逡还岫际乔謇淙缢乓徽?,即使这些年过去了&,但是有些习性还是改不了,不过话语倒是多了不少,谭骥炎这个父亲和谭宸这个儿子不对盘大家是都知道的&&,从小时候就开始斗&。

    但是关曜的性子很沉稳&&,连他都躲到外面去了&,秦清都有些诧异了&&&,十一笑着喝着玉米排骨汤&,柔和的目光带着无奈之色,“他们肯定是做了什么,这会心虚的不敢回来呢?&!?br />
    “不知道?!碧峰防渥派艋卮?,之前这些人一个个都幸灾乐祸&,这会集体躲到外面去了,谭宸虽然不高兴&&,但是他也不知道原因&&&。

    “你真不知道&&?”童瞳不相信的瞅着谭宸,虽然知道从小到大这个面瘫脸儿子都不会说谎&&,可是谭宸都不知道的话,谭骥炎他们为什么要躲到外面去&&&?

    十一抿唇笑着&,谭宸虽然中途那十年离开去了国安部训练基地&,但是十一多少还是了解谭宸的性格,他对于不在意的人和事不会多费心思,谭宸既然说了不知道&,那肯定是谭骥炎他们这些人做了什么事&,害怕谭宸报复&,所以集体大逃亡了&,其实十一很想说一句谭骥炎他们这些玩弄权术的男人这一次真的想太多了&&,杯弓蛇影,草木皆兵了。

    “既然他们都逃出去了&&,今晚上我们出去玩吧?!蓖Φ拿佳弁渫?&&,原本都以为老夫老妻了&&,谭骥炎工作又忙,自己倒是可以有属于自己的时间&&&,结果呢,童瞳诧异的发现谭骥炎还真的十几年如一日的黏人&&。

    如果工作不是很忙&,准时回家吃饭&,太忙的话&,童瞳这个闲人就得去送饭,谭骥炎要是出差,得&&,童瞳还得兼职当保姆和保镖的跟过去&,电话短信每天都是刷刷的&,童瞳都没办法想象谭骥炎在召开会议的时候大手竟然在桌子低下给自己发短信,原来那个冷酷威严的市长大人&&,如今越来越幼稚了&。

    “好?!被卮鹆艘桓鲎?,秦清手头正好有个案子,牵扯到一间酒吧的老板,她还想着什么时候过去摸底,今天倒是个机会。

    “我没有意见&?!笔蝗岷偷男ψ?,偶然离家出走什么的,也是情趣啊&&,顾凛墨这个笨蛋整天除了黏着自己之外&&,根本不懂得生活情趣&&,说起来谭骥炎倒是三个男人里做的最好的,当然了&&,谭景御那整天耍宝和沐放秀恩爱的男人除外&。

    等谭宸这个暂时的护花使者和童瞳四人从另一边利索的翻墙离开之后&&&,谭骥炎他们这会还站在墙角外商量着对策&。

    小辈们都是有些惧怕谭宸的事后报复的,其实谭宸绝对不是什么阴险小人&&&,要论腹黑谭亦和沐沐充当第一&,没人敢充当第二,可是很多时候谭宸这直来直往的性格更可怕啊,他只会面瘫着冷脸来一句测试身手&&。

    所有的小辈们都得硬着头皮和谭宸打一架,美其名曰是测试他们的身手有没有退步,什么点到为止,什么切磋都是假的,谭宸一旦动手&&,那股旺盛而慑人的战斗欲&,足可以让被测试的人腿弯打颤&。

    小辈里里整日都训练的凌浩然都在谭宸手下过不了二十分钟&,更不用说顾钧澈这种宅了&&,所以每一次一旦和谭宸动手,他们至少得在床上躺上一天不能动,而因为身手太差,第二天腰酸背痛的爬起来之后等待他们的将是魔鬼般的特训,让人真的宁愿断一条腿躺病床上,也好过被谭宸给训练&。

    而看到自家儿子悲惨的一面,大家长们可是乐的厉害&,这会终于没有人来打扰他们的夫妻之间的亲密了&,至少一晚上可以多做几次了&。

    谭骥炎他们倒是不太担心谭宸的事后报复&,虽然有点麻烦,但是还是可以应付的,可是谭骥炎他们担心自己亲亲老婆会因为他们没分寸的破坏谭宸的恋爱而惩罚他们打地铺&&,这可比被打一顿还要难以接受啊&,大晚上的自己难道只能靠着五指姑娘舒缓,要是以前没有结婚,靠五指姑娘就五指姑娘吧。

    可是结婚之后的男人,都尝过那种欲罢不能的美妙滋味&,谁愿意靠自己的五指姑娘啊&&,这等于是残忍的将他们从五星级大厨的美味里给贬到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只能吃生肉&&,谁都接受不了啊&。

    “差不多应该吃完了吧&?”糖果嘀咕的开口,虽然啃了苹果也吃了巧克力&,可是没有吃正餐&&,那些色香味俱全的晚餐&&&,椒盐大虾&,土豆闷牛肉,糖醋鲤鱼……这么一想,糖果垮着脸&,可怜巴巴的看向谭骥炎&。

    这么待在外面喂蚊子也不是个事&&,谭骥炎宠溺了拍了拍宝贝女儿糖果的头&,几个大家长快速的制定了计划&。

    糖果被迁怒的可能性最小,所以让糖果先进去试探一下&,关曜和顾凛墨带几个孩子去厨房&,如果不行的话&&&&,将菜先偷出来&,总比饿着肚子好&,介于谭景御这不靠谱的性子&,所以谭骥炎决定和谭景御还有沐放当后援,如果谭宸没有消气&,童瞳她们也生气的话,偷了菜他们就立刻撤退回谭景御和沐放的院子去吃晚饭&。

    可惜当大队人马各显神通的进入院子之后,却发现院子里静悄悄的,谭宸和童瞳他们都不见了身影&,谭骥炎将手机开机之后打了童瞳的电话,竟然是关机&。

    “哈哈&,谭宸将小瞳她们给拐出去了&?!蔽;獬?&&,谭景御乐不可支的调侃着黑着脸的三个大男人&,将筷子递给了沐放?!拔颐强斐?,虽然菜凉了一点&,不过味道可真是好&&?!?br />
    谭宸离开了&&&,顾钧澈这些小辈们立刻就活了&,直接和谭景御抢食起来了&,只余下谭骥炎和和关曜&&&、顾凛墨黑着脸&&,被自家老婆大人抛弃,成为孤家寡人的境地太悲催了一点&。

    酒吧一条街这边到了夜晚变显得很是热闹&&,当然&,也有些的混乱噪杂&&,打架闹事的事情往往是层出不穷&&,不过爱丽丝这个带着女气名字的酒吧倒很少出现这样的混乱,传说这个酒吧是一个为情所伤的女人开的&,能在北京城这地,一个女人可以将酒吧做大&&,足可以让人明白这个女人的不凡之处&。

    “这你们就不懂了,老女人可是有老女人的风韵&&&&,比起年轻的丫头片子那完全是不同的享受&&,有经验的女人绝对可以把男人在床上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跟大爷似的,年轻的丫头片子就算再会玩再会疯&,终究是缺少经验&?!彼祷暗氖歉瞿昙筒淮蟮哪腥?&&,莫过于和关煦桡他们差不多的年纪&,或许长了两三岁,一手端着高脚酒杯&,身体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副享受的少爷模样&。

    酒吧的二楼隔音效果极好,楼下那些噪杂的音乐声完全穿透不了高级的隔音玻璃,二楼有一个更加奢华的吧台,酒柜里也都是保存极好的名酒,靠着一楼这边都是用玻璃单面玻璃制成的特效包间&,可以看见一楼的喧闹&&,想要听隐约的话将玻璃打开,声音立刻就过了&。

    想要清净的话整个包间完全是密闭的&&&,就算在包厢里滚床单也不用担心会被外人的人看见&,这种你感觉自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嘿咻&&,其实外面的人根本看不见&,这种独特的效果让二楼的包厢每每都是爆满&&&&&,这种刺激的感觉太舒服了。

    “得&,看到老女人那满是皱纹的脸&,小爷我立刻就软了&&&,更别说那下垂和已经被cha的松了地方&&,有屁乐趣可言&?&!被鼗暗哪腥瞬恍嫉泥托α艘簧?&&,对于女人&&,他自然还是喜欢那些嫩嫩的&,身体软嫩的可以掐出水来&&&,那地方更是又小又紧&&,冲刺起来那感觉才是最高级的享受&。

    “你以为老女人都是丑的吗&?你去找三十岁左右的少妇,保养的比小姑娘还嫩,经验足,又放得开,知道哪里能让男人舒服&,我告诉你为什么古代有句话叫做风韵犹存&,说的就是这个道理&&?!闭饬礁瞿昵岬哪腥说故歉苌狭?&,就差没有找两个女人上来比较一下到底哪种比较舒服&&,“秦少&,你说说话&,别光顾着喝酒&?!?br />
    被成为秦少的男人明显比他们稍微大一点,二十六七岁的模样&&,听到两人的辩论&,邪恶一笑,带着几分狂烈的疯癫之色?&!凹热蝗绱?,我们不如找几个女人试试看?&&!?br />
    “好&&!”刚刚还争吵的两个男人啪的一下放下了酒杯&,侧过头看向一楼的酒吧&,物色着他们需要的女人&&,是风韵犹存的少妇&&,还是青春靓丽的小姑娘。

    一楼喧闹的环境之中&&,在角落的桌子边&,童瞳托着下巴,一双不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冷着脸的秦清&&,努努嘴,“你要找的就是这间酒吧的女老板&&&?”

    “嗯?!鼻厍逡丫焖俚墓鄄炝艘幌抡鼍瓢?&,除了酒吧的服务员和几个明着的保镖打手之后&,暗中还藏匿着几个人&&,如果有人闹事&&,第一时间就会被制服&,想要引起这间酒吧老板的注意力只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幸好是女的&,这要是男的&,关曜还不知道怎么误会呢&&&?!蓖缓竦赖男α似鹄?,晃动了一下手里的关掉的手机&,关曜虽然看起来是几个男人里最沉稳的一个&,可是对秦清却也是在乎的不得了&&,这要是知道秦清来酒吧找男人,即使是为了工作,估计也会吃醋吃到酸死。

    十一倒是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目光瞄了一眼正坐在沙发上,冷着脸不知道神游到什么地方去的谭宸&&&&,他竟然还会发呆&,发现这一特点的十一眼中染着笑,对着一旁的童瞳眨了眨眼睛&。

    恋爱了果真不同??!可是沈家姑娘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呢?这一刻&,连秦清都暂时放弃自己今晚上来酒吧的任务,和童瞳三人凑到一起&。

    “要不我们也去N市吧?”这可是谭家内定的儿媳妇&&&,童瞳熠熠着一双眼&&,半点不像儿子都要娶妻年纪的人&,性格依旧和当年一样没有变化&。

    “谭骥炎会宰了谭宸&?&!笔恍ψ趴?,小瞳这建议倒是很有趣&&,毕竟一直都在北京城,身边的男人即使过了这么多年还黏人的厉害,让十一都想要逃出去溜溜了&,可是如果真的这么干了&,谭骥炎他们这些大男人不会找她们的麻烦&,可是谭宸只怕就惨了。

    “不&&,谭骥炎会将沈家姑娘绑回北京城来&?!鼻厍逡徽爰目?,只要沈家姑娘到了北京城,谭宸肯定会杀回来&,这样谭骥炎就可以不需要花费什么精力就让谭宸自投罗网&&,而且小瞳肯定也会跟着回来。

    “他们是父子&&,不是战场上的仇敌&&?!蓖弈蔚囊黄沧?,为什么秦清用这一张脸说这话的时候&&,自己会不由自主的在脑海里想象谭骥炎和谭宸真刀真枪的对峙。

    “这么多年来比较像是仇人&&?&!笔坏蜕恍?,不单单是谭骥炎&,顾凛墨也是这德性,除了双胞胎儿子第一天出生的时候顾凛墨那一张淡漠的俊脸上有几分喜悦&,从第二天开始&,当十一晚上要照顾两个孩子,将精力分出去之后,顾凛墨就决定将双胞胎儿子丢到谭骥炎照顾&,而后这些年&,虽然不至于像谭家那么争斗白热化&&&,但是也是鸡犬不宁的闹腾&。

    “关曜和煦桡处的比较好&&?!币幌氲秸饬郊业氖?&&,秦清很是感慨的开口,柳叶胡同当年真的可以用鸡犬不宁来形容&,几个毛孩子和几个大男人几乎天天斗,日日闹&,今天是谭骥炎家里,明天是顾凛墨家里&,后天是谭景御那里&,差不多没有一天安宁的。

    “那是因为煦桡性子像关曜&&,从小就懂事&?!蓖弈蔚囊⊥?&,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果酒&&,关煦桡是所有孩子里对懂事的一个&,小时候就知道关曜对秦清的占有欲极强&&&,所以关煦桡基本不会打扰秦清和关曜的相处&,很是乖巧懂事&,这也是为什么关曜家里从来不会出现鸡飞蛋打的闹腾。

    其实果酒味道真的不怎么样&,甜甜的酸酸的&&,童瞳感觉如果自己还是个小丫头也就算了,明明她儿子谭宸都这么大了&,为什么她来酒吧还要喝果酒,眼睛诡谲的一闪,童瞳脸上带着算计的笑容&。

    “烈酒伤身?!钡统恋纳衾淅涞南炱?&,一直在一旁发呆的谭宸转过头来,目光从童瞳身上快速的扫过&。

    笑容僵硬在了脸上&,童瞳无奈的瞅着自己这个面瘫脸的儿子&,为什么谭骥炎不在身边的时候&,谭宸却会管着自己这个当妈的&&!还有他刚刚不是在发呆吗&?难道是在想沈家姑娘。

    一瞬间,六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谭宸&,童瞳自然是好奇&,十一眼中染着柔和的笑意&,秦清的视线倒是一贯的冰冷&&,被三个人同时看着&,谭宸依旧面不改色的板着面瘫脸&,想要套话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去一下洗手间!”五分钟之后&&,成功败给了谭宸的面瘫脸,童瞳发现即使自己盯着谭宸一小时&,他不想说就不会开口,怎么盯着求着都没用&&&。

    站起身来,童瞳状似气呼呼的冷哼一声&&,走到角落之后却没有去洗手间的方向&&,转而向着二楼走了过去&&,她刚刚才从四周客人的谈话里知道二楼还有一个吧台&&,供应的都是极品的名酒,既然来了酒吧,怎么也要喝一杯应应景&。

    “秦少&&,那女人可真不错?!卑淅?,当看到童瞳一脸好奇,嘴角带着顽劣的笑意走到了吧台前&,包间里的几个男人眼睛蹭的一下亮了起来,美丽的少妇他们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很少有这样干净笑容的女人,看起来至少也有三十多岁了吧,可是那眉宇之间却是一片的干净&&,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有种说不出来的韵味。

    虽然包间的单面玻璃可以让里面的人看到外面,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可是童瞳还是敏锐的察觉到有几道视线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难道过了这么多年了,自己一出门就会惹事?

    来者不善!童瞳看着从包间里走出来的六七个男人,都很年轻&&,最大的也莫过于和谭宸差不多&,年龄小的估计才是十七八岁。

    “小姐&,请你喝一杯如何&&?”年轻的男人轻佻的走了过来,上衣口袋里还别着一支玫瑰花&&&,他可是太喜欢这些少妇在床上放dang的滋味了。

    自己这是被搭讪了&&?童瞳端着酒杯傻眼了,若是早些年,童瞳也不会奇怪,可是现在,她儿子的年纪都比这些人大&,她却被他们搭讪&&,怪异之下&&,童瞳脸上表情狠狠的扭曲了一下&。

    自己已经不能称为小姐了&,可是叫大姐&&?大妈大婶&?童瞳扭过头&&,她已经开始后悔借着去洗手间的名义窜上二楼来了&&&&。

    “不介意我坐下来吧&&&?!蹦腥丝赐挥惺裁捶从?,只当她是被自己的主动给弄蒙了,毕竟他们这一群少爷们不但家世好,面容也是极其英俊的,所以主动会搭讪一个年级大的女人的确会让对方受宠若惊。

    “不介意&?&!蓖砬榻┯驳目?&,在男人刚坐下来的时候她却已经站起身来了&&,“我先离开了&,你们慢慢坐?&!?br />
    这要是被谭骥炎知道自己出来被比谭宸还小的男人给搭讪了,童瞳感觉自己真的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晚节不保?

    所有人都被童瞳这举动给弄蒙了&,看到僵硬的坐在椅子上没有反应过来搭讪失败的男人&,四周几个人突然反应过来&&,噗嗤的笑了起来,这也太逗乐了,竟然被一个少妇给拒绝了&!

    “你他妈的不要给脸不要脸!”被同伴这么一嘲笑&&,男人脸上是一阵尴尬的扭曲,猛然的站起身来&,怒容满面的瞪着一旁的童瞳&,进看一下才发现她的皮肤真的包养的极好&&,竟然看不到一点细纹&。

    十一毕竟是了解童瞳的&,因为谭宸还在发呆&&,所以十一倒是起身上二楼&&,结果就看见被一群年轻纨绔给围在中间的童瞳&&&,而看到十一的到来,童瞳很是无辜的耸了耸肩膀&,她要是知道自己真的出门就会惹事&&,童瞳说什么也不会溜到二楼来&&。

    “走吧?&!笔恍ψ趴?&,小瞳的确挺倒霉的,来一趟酒吧还能被人给缠住&&,难怪谭骥炎这么多年如一日的将小瞳给看的紧紧的&,不过这样算来,上一次谭骥炎根本不知道自己招惹上了烂桃花就被谭宸给打掉了一颗牙,这要是反过来&&&&?估计谭宸只会不屑的看一眼谭骥炎,自己的人都看不好&,还好意思生气&。

    童瞳的美丽带着一种纯净,笑容显得呆萌&,可是十一却不同&,她身上带着如水般的柔静,笑起来很舒服&&&,这样两个人站到一起&,在酒吧晦暗的灯光之下&&,虽然不比那些漂亮的辣妹,但是却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风韵的确更加引人注意。

    “说吧&&,你们是谁家的&&&&?要什么?”秦少笑着开口&,狂野的目光锁住眼前的两个女人&,能有这份气质神韵&&&&,必定不是普通人家的女人&,想来也是有些身份背景的,所以应该不会差钱&&,如果是寻求刺激就更好了,如果不是,只怕需要动用些关系来让她们屈服了,权力还是地位&&?

    “滚&?&!被共坏韧褪晃潞偷慕饩稣庾榉?&,秦清冰冷的声音在一旁响起&,看着从身边走过的服务员&,托盘里还有几杯香槟酒&,秦清毫不客气的端起酒杯直接扔了过来&&。

    “为了工作你也不能这么不厚道??&?”童瞳哇哇的叫了起来&,秦清这也太坏了&,明显这些小辈一看就是纨绔&,如果惹上了肯定会很麻烦的,可是秦清为了引出酒吧老板&,竟然主动惹事&。

    十一无奈的摇摇头,看了一眼被泼了酒不说&,额头还被酒杯给砸的流血不止的男人&&&,这一下想要善了是不成了&。

    很少有人敢在爱丽丝打架闹事&&,即使有什么事,可以出去酒吧大门口再解决&,即使打死了&&,也没有人会理会&,但是在酒吧里打架&,那是嫌自己的命长了&。

    可是今天打架的这批人不同,他们可是北京城里的权贵少爷们,三个女人敢抹了他们的面子&,今天不找回场子&,以后他们都不用在圈子里头混了&。

    谭宸一直有点烦躁的&&&,沈书意不接电话&,不回电话,这态度摆明了是要划清关系,一想到沈书意很有可能和秦炜烜和好如初&,谭宸的怒火蹭蹭的冒着&&&&,结果二楼上面还有人敢招惹童瞳她们&,这是送上门来给谭宸发泄的。

    一看到黑着脸的谭宸过来了&&&,童瞳快速的收回踢出去的脚&&&&,三两步过来了,笑的很是心虚&,“那个和我没有关系的&&,是他们找事&&&?&!?br />
    “洗手间&?”冷着脸&&,心情不悦之下&&,谭宸冰冷的目光阴狠的看着几个耀武扬威的纨绔少爷&&,不管到什么地方都有这些不学无术的渣子&。

    “二楼洗手间比较干净&?&!蓖豢刺峰氛饫淞?&,就想到谭骥炎那如出一辙的威严脸庞&&,心里头心虚的直发毛&&。

    十一和秦清扭过头不看可怜巴巴的童瞳,被谭骥炎给管着也就算了,如今还要被谭宸这个儿子给管着&,小瞳的确挺悲催的,而且还一出门就惹事,难怪谭骥炎不让小瞳没事出去,去外地出差也要将人给带着。

    “原来你们喜欢这样的男人&&?不知道从哪个夜店找来的鸭子&?”不得不说对比之下&,谭宸不管是峻冷的脸庞,还是那股气势都要比他们这群不学无术的纨绔少爷们强了很多,再看童瞳那一脸心虚道歉的样子&,几个纨绔不由的猜错了谭宸的身份&。

    这一下不单单是童瞳错愕的瞪大了眼&,十一的笑容也扭曲起来,秦清皱着眉头,明显的不悦&,这些人惹事也就算了&,竟然还口无遮拦。

    “别把人给打残了&?!笔蝗岷偷亩V隽艘痪?,谭宸一旦动手可不会有什么底线&,他是天生的战士,只要动手&,不管是什么样的战斗&,谭宸都会是最强的状态去对敌&,要真是谭骥炎他们也就算了&,这些个纨绔少爷&,十一还真的担心谭宸一拳头下去就打死一片。

    谭宸犹豫了一下,但是出于对十一的尊敬还是点了点头,身影直接掠了过去&,原本以为凭借谭宸的实力几分钟就结束了&,可是心情不爽之下&,谭宸愣是将战局给拉了二十多分钟&&,几个纨绔少爷外加酒吧二十多个打手都给谭宸狠狠的给揍了一顿&&,鼻青脸肿也算是好的&,谭宸根本就是直接将人打沙包打的&&。

    “其实我们今天来酒吧,惹上事是对的&&,谭宸这火气要是带回去了,谭骥炎他们就惨了&&&&?!毙挠杏嗉碌目?,童瞳感觉自己的决定真的太明智了,谭宸这孩子今天真的很凶残&&,难道是失恋了&?

    十一和秦清认可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谭骥炎他们做了什么&,竟然集体都逃走了,再看谭宸这火气&&,这孩子只是谈恋爱吧&&?为什么感觉杀伤力这么恐怖&。

    “好了&,我们回去吧?&!痹谔峰芬蝗酚只映鋈サ哪且凰布?&&,童瞳清瘦的身影一个上前&,一手握住了谭宸的铁拳,柔和的脸上带着几分担忧&&,“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有?!被鹌擦嘶乩?&&,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面瘫状态&&,谭宸收回手&,冷眼看着被打的众人,冷漠的转身想要离开&,可是童瞳却还是感觉谭宸肯定有事,原本想要拍拍他肩膀,但是身高悬殊太大之下,童瞳只能无奈的挽住了谭宸的胳膊,儿子长太高了也不方便&。

    等童瞳他们回到四合院时&,谭骥炎这三个被拐走老婆的男人从最开始的心虚此刻已经变成了熊熊怒火&&,“你最好有个解释&!”尤其是童瞳她们身上明显的酒味&,更让三个男人脸色不悦到了极点&。

    “少说两句&!”童瞳可记得谭宸在酒吧打斗时的凶狠,唯恐谭骥炎再惹怒了谭宸&&,童瞳三两步蹿了过去&&,快速的抓住了谭骥炎的大手安抚着。

    “谭宸心情不大好&&&?&!笔恍ψ趴戳艘谎酃肆菽?,估计是谭宸恋爱不顺利,而这几个男人毫不客气的打击谭宸了吧&,否则怎么吃饭的时候一个一个都不见了&。

    顾凛墨原本也是准备找谭宸算账的&,被十一这么一看,莫名的有点心虚&,再看着谭宸那一身的寒气,顾凛墨继续淡漠着一张俊脸,他大人有大量&&,不和小孩子计较&&。

    秦清什么都没有说就走到了关曜身边,谭宸这状态&&,秦清也不需要说什么的&,脸黑的都可以刮下一层锅会来&,想来关曜也不会主动去招惹谭宸&。

    “去酒吧了&&?”关曜笑了笑&,温和的开口&,并没有什么不高兴&&,毕竟秦清身上酒味很淡,应该没有喝酒&,不过小瞳那一身的酒味&&?

    “嗯,小瞳被几个男人搭讪&,谭宸打了一架?&&!鼻厍逡晃逡皇幕卮?&,然后不厚道的和关曜同时看向黑着脸的谭骥炎&&&&。

    “你可别瞪我,我可是为了让谭宸发泄出来,否则你们还不知道会躲到什么时候才敢回家呢?!蓖宦谋獗庾?&,看了看谭骥炎,心里头直乐&&,回来的路上自己可是找了个好理由呢&。

    要是说是因为谭骥炎他们整天的黏人&,而出去酒吧放松,谭骥炎肯定气的厉害,到时候必定会在床上折腾自己&,这一下好了,自己是为了让谭宸发泄&,给招惹了谭宸的谭骥炎他们解围&&,所以童瞳得意的笑着,眉眼弯弯,?;獬?&。

    “我去睡了&,晚安?!碧峰返娜吩诜⑿怪笫嫣沽艘恍?,和童瞳说了一声之后&&,直接转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

    秦炜烜虽然一直在N市不曾回来,可是他一直花重金请人注意着秦家的一切&&,而今天晚上爱丽丝酒吧发生的事情&,半个小时之后就有人将消息传给了秦炜烜&,其中就有酒吧监控拍下来的录像&,也幸好是这个雇佣的侦探动作快&,因为谭宸他们离开不到十分钟就有人将所有的录像都给删除了&&。

    因为角度的关系&&,并没有拍到站在角落里的十一和秦清,但是童瞳防止谭宸出手太重&,倒是一直跟在谭宸身边,可是从录像上来看&,倒像是谭宸亲昵的将童瞳给护在身后&&&,四周是被打的纨绔少爷&&,怎么看这都是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

    “有什么事?”虽然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了&,但是心绪有些烦乱之外&,沈书意并没有去睡,反而是拿出了亚特兰蒂斯的资料在看&&,却没有想到秦炜烜这么晚了还过来&。

    “我刚刚收到一点东西&,给你看一下&&,小意,我希望你明白我爱的人想娶的人一直只有你一个&&?!鼻仂繜@一脸深情的开口,将手里的U盘丢给了沈书意,目光复杂而黯淡的看了看态度不成软化的沈书一,转身离开了&,有的时候要死缠烂打&,有的时候也该留给对方属于自己的空间&&。

    秦炜烜到底来做什么&?沈书意看了看手里的U盘转身回到了二楼&&,将U盘插到了笔记本电脑上,这才发现上面是一段监控录像,因为灯光的原因,拍摄的并不是很清楚&,而且现场还有些的混乱&,毕竟七八个纨绔少爷,再加上二十来个打手&,简直是乱成一团糟了。

    视频持续了大约二十来分钟&,沈书意直接将笔记本给合上了&,那个人是谭宸的女朋友&?沈书意揉了揉眉心&&&,虽然视频拍的不是很清楚&&,但是沈书意自然能发现整个打斗过程中&,谭宸将人牢牢的护在自己身侧。

    每一次有人进攻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护住身侧的人&&,然后再进攻,好几次明明可以有更好的进攻角度&&&&&,但是谭宸却选择了从另外的角度攻击&&&。

    沈书意自己就是从龙组出来的,她不需要多想就知道谭宸很在乎被他护住的这个女人&,不管是防御还是进攻,都是以对方的安全为第一&,即使他面对的只是些不入流的角色&,完全不用担心会伤到身后这个女人&。

    可是谭宸选择的不是进攻而是?;の?&,那种小心谨慎的态度&&,和谭宸那冷酷的性子截然相反,若不是因为拍到了谭宸的脸&&,沈书意都怀疑这是另一个人&&。

    关了灯&&,黑暗里&,沈书意闭上眼&&,秦炜烜怎么会拿到这录像&,难道是他派人跟踪谭宸&?可是随即这个念头就被否定了&,以谭宸的身手怎么可能被人跟踪&,这应该是因为巧合才拿到的监控录像资料,不过秦炜烜将这个给自己看的目的沈书意倒是明白了&。

    手机铃声在黑夜里突然的响起,沈书意一惊,难道是谭宸的电话?说不出是期待还是什么感觉&&,沈书意拿起手机一看,黑暗之中屏幕上显示的却是关煦桡的名字&。

    “小意&,出事了&?&!惫仂汨阏饣嵋恢痹诠簿旨影?,张望死亡的案子是他负责的&&&&,而看着从案发现场找寻到的几个指纹&&,当窗台外的指望经过比对竟然是沈书意时&,关煦桡就第一时间打了电话给沈书意&&,“你不用担心&,做好心理准备,我会通知哥的&?!?br />
    “不用,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不需要告诉谭宸了&&?!鄙蚴橐忏读艘幌?&&,估计也是没有想到张望竟然死在了桃州古镇的宾馆里,而那天晚上她的确从窗户外翻爬到了张望的房间&,将那张借条给偷走了&。

    可是一想到关煦桡要告诉谭宸&&,沈书意下意识的就拒绝了&&&,电话另一头关煦桡并没有再开口&&,沈书意知道他这是在等自己的回答,毕竟自己刚得罪了周家,这个案子又牵扯到了自己&,而且之前张望在众目睽睽之下挟持自己&&,现在又在窗台外发现了自己的指纹&&&,沈书意也算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是她却不想让谭宸知道,毕竟他现在还需要处理孙大刚的事情&,“有些事我不方便说,但是不需要告诉谭宸的&,我没有杀人&,即使调查也没有关系的&&?&&&!?br />
    关煦桡沉默着&,沈书意身上有些秘密&,关煦桡自然明白&,而她这样一说&,关煦桡也有些的顾虑&&,毕竟谭家的关系摆在那里&,如果谭家介入,甚至有可能会查到沈书意隐匿的秘密&&,这样一来倒也不好了。

    “那好&,我暂时不会说的&?&!惫仂汨阒站炕故翘逄耐仔?&&,谁没有自己的秘密呢&&,而且牵扯到感情的事情&&,关煦桡也不方便插手,不管如何自己还在N市&&,又是这个案子的负责人,关煦桡自然不担心沈书意会被冤枉成杀人凶手。

    “那谢谢了&?!毙ψ诺佬蛔?&&,沈书意倒是和关煦桡在电话里谈论起了张望被杀的案子,死亡的时间正是沈书意离开的那一天夜里&,而沈书意是半夜三点离开的,这就是一个极大的疑点&,再加上窗台外发现的指纹,这个案子&,即使是关煦桡接手的&,他也会将沈书意当成第一嫌疑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079》,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079章 酒吧录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079并对婚宠军妻079章 酒吧录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07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