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章 情绪失控

    下了一夜的大雨终于在半夜时分停了下来,夏天的雨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除了地面上还有些的湿润,根本看不出昨夜的大雨倾盆&,不过清晨的空气倒是好了很多&。殢殩獍晓

    你来做什么?沈书意傻眼的瞅着站在病房门口的谭宸,估计是昨晚上一夜都是窝在车子上的,睡的不太舒服&,谭宸面无表情的一张面瘫脸,峻挺的身影局这么站在病房门口&,沉默不语,浑身咝咝的冒着寒气&。

    一想到昨天谭宸真的没有揍秦炜烜,不过愣是将他才缝合的伤口给气的开裂了,对于这个面瘫脸的杀伤力沈书意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小意&&,我想喝水?!鼻仂繜@躺在病床上低声的开口,看起来虚弱无比,毕竟昨天才手术的,多少没有恢复过来。

    秦炜烜愤怒的看着不请自来的谭宸,眼神阴鹜,想要觊觎自己的女人&,也不看看他算什么东西&,一个穷当兵的&,他凭什么和自己抢人&!

    谭宸冷沉的目光越过沈书意冰冷冷的看着借着病弱来博取同情心的秦炜烜&,随着沈书意转身回病房给秦炜烜倒水,谭宸也走了进来,两个男人之间直接进行着无声的较量。

    “我扶你起来&?!苯氡拥乃旁诓〈睬暗拇餐饭裆?,沈书意有些头痛的开口&,对于谭宸这样不言不语,就用眼刀子戳着自己后背的举动,沈书意是真的拿这个面瘫脸无可奈何&。

    谭宸他什么都不说就这么眼神随着你转&&,可是若是普通人,被这样盯着看&,沈书意顶多有点不习惯,可是谭宸那眼神太有杀伤力,明知道不是因为自己,却也让沈书意后背直发毛,而秦炜烜又总是说着煽情的话。

    “麻烦你了,小意&&,你昨晚都没有好好睡吗&?我都和你说了不用担心我&,怎么还不睡给我熬夜守着?&!鼻仂繜@温柔的开口,比起谭宸这个话少的面瘫脸,秦炜烜温柔浪漫的时候绝对比很多年轻的男人更胜几分&。

    以前他工作太忙,而且秦炜烜也知道沈书意不是在乎这些浪漫的人&&,所以秦炜烜也就懒得花心思,可是如今不同了,多一个谭宸这个面瘫脸在这里&,秦炜烜自然展露出自己最优秀完美的一面。

    熬夜给你守着&?谭宸转过目光对上秦炜烜得意洋洋的挑衅视线&,冷嗤一声,再次发现秦炜烜的一无是处上又多了一条脸皮厚!

    其实谭宸自然也发现了沈书意昨晚上没有睡,但是在车子里谭宸可是知道的&,她大部分时间都是站在窗口看着楼下的自己,和秦炜烜这个渣男一点关系都没有,竟然还敢大言不惭的往自己脸上贴金&&,自作多情!

    “我来?&!鼻涝谏蚴橐庖銮仂繜@起身之前,谭宸冷声的开口,带着浑身的寒气大步走到了病床前要接手沈书意的动作。

    “不劳烦谭先生,我和你不熟,而且我也不习惯和其他人有肢体接触,小意扶我就可以了?&!鼻仂繜@朗然的笑着开口&,挑衅的看着黑着脸的谭宸&&,这个男人根本不算什么东西,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但是秦炜烜在商界打拼这么多年,早已经锻炼出一双火眼晶晶&,看人的能力自然是极强的&。

    谭宸也许真的对小意不怀好意&,但是在部队里培养出来的男人懂什么浪漫感情&,他会追求女人吗?会制造浪漫吗&?估计除了这一张冷脸&,他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和颜悦色,小意除非瞎了眼睛才会抛弃自己这个钻石单身男选择谭宸这个垃圾货色&。

    “谭先生来者是客&,谢谢你来看望我,请坐,其实我没什么事,身为男朋友救女朋友是应该的?!痹俅尾钩淞思妇?,秦炜烜目光深情的看向身边面色平静的沈书意。

    只可惜小意的性子太冷太固执,自己都为了小意挡了一刀了她竟然态度还丝毫不软化&,这让秦炜烜也不由在心里头怨恨沈书意的冷酷绝情。

    “自不量力&?!碧峰返纳ひ粢还崂涑炼蚨?,或许也是在部队里养出来的习惯,吐字铿锵有力&&,配上他面无表情的面瘫脸&,绝对能气死人不偿命&,这个秦渣男也好意思说救人?他不拖人后腿就不错了&&。

    “你&!”秦炜烜没有想到谭宸会这样反驳&,倏地一下就被气的脸色铁青,秦炜烜毕竟只是一个商人&,拥有的能力也是自保&,若是在其他人看来秦炜烜也算是英雄救美了,但是在谭宸面前秦炜烜的确是救人不成反而受伤入院的软脚虾,直接被谭宸贬的一无是处。

    “弱到要人扶你起来?”丝毫不在意秦炜烜的仇恨的怒火&,谭宸冷着脸继续开口,嫌恶而鄙夷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秦炜烜&。

    也幸好只是被刺了一刀,如果多补上两三刀&,他是不是吃饭要人喂&,洗澡要人扶,不过一想到这些事可能都是沈书意来做,谭宸蓦地黑了脸&,看向秦炜烜的目光更冷寒了几分,他要是敢这么没用再受伤&,谭宸宁愿直接做了秦炜烜。

    深呼吸着,秦炜烜差一点就脱口而出不需要,但是却还是冷静下来&,看了一眼一旁的沈书意,秦炜烜笑着开口,“小意&,我试着自己起来,伤口还有一点痛?!?br />
    秦炜烜双手撑着床坐起身来&,可是或许是牵扯到了伤口,痛的他嘶了一声&&,换来谭宸更加鄙视的眼刀子&,沈书意无语的站在一旁的谭宸,她终于明白谭宸为什么能将秦炜烜给气的伤口裂开了。

    “我扶着你,伤口还没有愈合?!币窃倭芽?,麻烦的还是自己,沈书意看了一眼谭宸&,示意他适可而止&,自己主动扶秦炜烜让他坐起身来,拿了枕头放在他背后好让秦炜烜靠的舒服一点&&。

    “麻烦小意了?!鼻仂繜@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得意不已的看了一眼谭宸,他看到了吧?小意最在乎的还是自己&&,他谭宸算什么东西,和小意认识才多久,自己和小意可是在一起十年了。

    谭宸面色不变,并没有因为秦炜烜的挑衅而生气,就这么面瘫着脸,宛若一尊冰山一般的站在一旁,半点没有感觉自己在这里其实挺突兀的,对于这一点,谭宸的脸皮其实也怪厚的。

    “炜烜哥&,我来看你了?!辈》康拿旁俅伪煌瓶?&,沈素卿手里拎着一个食盒&,面色带着几分憔悴&,快步的走了进来,诧异的看着站在病床边的谭宸,瞄了一眼沈书意&,沈素卿压一下心里头的得意之色。

    “谭连长也来看望炜烜哥?抱歉啊,我就带了炜烜哥的早餐,是我早上炖的红枣莲子粥,对刀伤失血很有好处的?&!鄙蛩厍渫鹑襞魅艘话?&&,笑容轻柔的和谭宸打了招呼,将自己炖了两个多小时的红枣莲子粥端了出来&&。

    “出去&,吃早饭&?!碧峰防渖?&,第一次感觉沈素卿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讨厌,至少她来了&,谭宸就可以将沈书意给带走了&。

    低头弄着碗筷,听到谭宸的话&,沈素卿眼中闪过胜利的笑容&,沈书意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在炜烜哥面前和谭宸这个穷当兵的纠缠不休,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炜烜哥会要她才奇怪,男人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尊严和面子,小意却一而再的和其他男人暧昧,想到此,沈素卿已经可以想象秦炜烜甩掉沈书意和自己相亲相爱的一幕了&&。

    “小意?”秦炜烜皱着眉头&,冷眼看了一下沈素卿,她这个时候来添什么乱!秦炜烜深邃的黑眸里目光带着期盼看着一旁的沈书意&,突然抬起手握住了沈书意的手&&,“小意&,今天留下来陪我,我会和柳经理说一声&,今天你请假不用去工作?!?br />
    眸光瞬间温度降低到了极致,谭宸冷冷的看着秦炜烜握着沈书意的大手,直接剁掉的话,秦炜烜就没有右手了&,以后穿衣吃饭估计连上厕所都要让沈书意帮忙&,所以谭宸深呼吸着,将这个念头给打碎了&&&,这样太得不偿失,可是看着还真是碍眼!

    谭宸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年谭骥炎这个父亲为什么总想将自己和谭亦给空投丢出去,现在谭宸就有这个念头&,将秦炜烜直接打晕丢到直升机上,然后丢出去&,不管是在太平洋的无人岛上&,亚马逊的原始森林&&,还是撒哈拉沙漠,能将秦炜烜丢多远是多远。

    “我今天还要上班,既然沈素卿过来了,就让他照顾你吧&?!鄙蚴橐獾故堑谝淮胃行簧蛩厍涞牡嚼?,这样她就可以脱身了,抽回了被秦炜烜握住的手&,沈书意不经意的瞄到脸色阴沉阴沉的谭宸,吓了一跳,他这是在想什么&,眼神这么恐怖?

    秦炜烜还想要开口说什么挽回拿过一旁的双肩包准备离开的沈书意,谭宸突然快步的一个上前&,一手将床头柜上的毛巾塞到了秦炜烜的嘴巴里&&,一拳头隔着被子重击到了秦炜烜的肚子上,他想这么做已经很久了,这会秦炜烜就算上厕所要人扶着小弟弟,那也是沈素卿给他帮忙,所以谭宸终于可以毫无顾虑的揍人了&。

    沈素卿被谭宸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傻眼了,秦炜烜被一拳头打的直感觉五脏六腑都痛的搅在了一起,嘴巴里被塞了毛巾,即使痛的脸色发白却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而且谭宸是隔着被子打的也是悄然无声&。

    沈书意背对着秦炜烜和沈素卿&,所以根本没有料到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拿了包沈书意刚准备招呼谭宸离开&,他却一个跨步过来了&,顺便挡住了沈书意的视线。

    两人向着门口走了过去,一旦留下来,秦炜烜肯定又会喋喋不休,而谭宸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冷着一张面瘫脸快速的开门,关门,动作流畅至极。

    “你心情很好?”沈书意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从谭宸之后面无表情的峻脸上看到他的好心情,但是她偏偏就看明白了&。

    “哼&?&&!币谰墒茄鄣蹲由艘谎凵蚴橐?,谭宸还是那一张面瘫脸&,不过仔细看会发现他峻脸上脸部线条软化了不少&。

    “我又惹到你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这个面瘫脸&,但是从谭宸这冷哼声里沈书意发现自己绝对就是罪魁祸首,虽然她感觉自己貌似没有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而且以谭宸这冷酷的性子,就算天塌了估计都惹不到他生气吧。

    “缺少警戒心&&?&!笨醋耪娴氖且涣炽露唤?,倒是对自己露出几分谄媚讨好笑容的沈书意,谭宸倒是大方的点了出来。

    从龙组离开之后,这些年沈书意一直将自己当成普通人&,慢慢的融入到普通人的生活里,所以防备&、身手什么的都退步了很多,但是今天早上只是在病房里待了一会&,有什么需要自己警戒的&?

    沈书意仔细的将刚刚病房里发生的一切回想了一边,包括秦炜烜说的话,沈书意一双大眼猛然瞪大,不敢相信的看着谭宸,“你是说秦炜烜突然抓到我的手腕&&?”

    “至少还知道反省&,下次不要再犯&&&!”谭宸停下脚步,面瘫脸极其认真而严肃的板了起来,眼神锐利的盯着同样停下脚步的沈书意。

    这绝对是当年自己犯错之后,龙组教官训斥自己时的阎王脸,沈书意再次感觉自己和谭宸这个面瘫脸沟通不善,她和秦炜烜相处了快十年,之前有段时间甚至是恋爱关系,虽然后来这感情被磨的所剩无几&,但是她如今毕竟是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对秦炜烜有防备&&&。

    若是陌生人突然抓沈书意的手,她或许会本能的戒备&,甚至可能扭断对方的手臂将人反制住&,但是那毕竟是秦炜烜&,沈书意少了提防,自然会被他突然握住手&。

    而谭宸就因为这个生气?他对手下的兵要求到底有多严格多变态啊,难道谭宸他父母突然拍他肩膀一下,他都会防备的直接将人一个过肩摔?

    “我知道了,去吃早饭&&&?!焙鸵桓雒嫣苯暇⒏臼亲蕴挚喑?,沈书意扯着嘴角僵硬的笑了笑&,先去吃早饭&,一会还要去瑞凡公司上班,还有关煦桡的事情,不过谭宸既然在&,他应该会帮忙调查&&&。

    勉强算是认同了沈书意的反省,谭宸再次迈开步子,看着走在身边的沈书意,忽然伸过手握住了她的手。

    同样没有防备之下&,沈书意自然是被谭宸一个抓一个准&,错愕的一愣&,抬头看着面色冷沉的谭宸&&,那严肃凛冽的眼神看的沈书意心里头毛毛的,“我下一次一定提高戒备!”

    谭宸这才松开手&,三两步之后,突然再次伸手抓住了沈书意的手&&,他这是搞突袭检查???沈书意无奈的看着自己又被擒住的小爪子&,再看着谭宸那健康麦色的大手,他该不会一个不高兴就将自己的小爪子给折断了吧?

    “我保证没有下一次&!”沈书意刚刚只是应付的说说的,谁知道谭宸竟然就当真了不说&&,还真的搞偷袭,沈书意也只能随时随地提高警惕。

    一路上就这么在偷袭和戒备中直接到了早餐店,谭宸的速度很快,至少比如今很多年没有训练过的沈书意快了很多,所以战况的结果就是沈书意耷拉着头&,很是挫败,任谁十次偷袭至少有七次被敌人偷袭成功了,沈书意还从没有这么沮丧过,也真切的明白如今的自己真的退步很多了。

    谭宸看着一脸灰败沮丧的沈书意&,他还是比较习惯她平常冷静的样子,偶然被欺负狠了就会炸起来&,难道是自己欺负太狠了&&?

    想到掌心里残留的那柔软的感觉,谭宸也自讨检讨了一番&,果真不该太感情用事,否则也不会将人给欺负惨了&。

    “多训练几次就好了&?!背辽陌哺?,谭宸看着走在前面有气无力的沈书意,犹豫了一下伸过手向着她的头揉了过去&,想要安抚安抚她。

    可是已经形成条件反射的沈书意快速的一个闪身躲避开&&,一手迅速的挡了过去,谭宸的大手直接被沈书意啪的一声给格挡开,然后沈书意的手迅速的攥住了谭宸的手腕&,咔嚓一声反扭制敌,手腕脱臼&。

    刚从早餐店里出来的一对年轻情侣,两人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女孩子突然无比感慨的训斥着自己身后惹自己生气的男朋友&,“看到没有?这才是野蛮女友&?你下一次再敢惹我生气,我丫的也这样拍死你!”

    “我知道错了?&&!蹦腥司治薇鹊目醋耪驹诿趴诘纳蚴橐?,她的手还抓着谭宸的手&,而谭宸的手腕呈现不自然的垂落状态,这分明就是被卸了手腕&&,看向沈书意的目光倏地充满了惊恐和敬意&,这得多强悍的野蛮女友才能有这样的功力&&,不就是个摸个头就被卸掉手腕了&,这要是滚床单,那还不是要被剪掉小弟弟。

    “你……我……”沈书意也没有想到谭宸竟然只是单纯的一个动作,而她却当成了偷袭,所以直接反扭之后就卸掉了谭宸的手腕&&&,这么乌龙的情况之下,沈书意抿了抿嘴角,干巴巴的笑着,都不敢看谭宸一眼。

    “动作熟练很多?!碧峰返故敲挥性谝?,直接将手骨再次给接上了&&&,看了一眼沈书意那尴尬至极的表情&&,谭宸皱了皱眉头&,果真别有目的的训练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那以后到底是要继续训练还是不继续?

    早餐店这会生意正好,客人太多,毕竟这边是医院很繁荣,不但有不少住宅区&,商厦&,还有医院里也有很多病人家属过来吃早饭,沈书意和谭宸还等了几分钟才有桌子&。

    “你吃什么?我请客&?!鄙蚴橐饪戳艘谎勖嫔涑恋奶峰?,却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眼神冷凝的有点骇人。

    “和你一样?!崩涑恋幕亓艘痪?,谭宸这会还在思考着到底要不要继续训练沈书意,如果不训练,她对秦炜烜还是没有任何的防备,说不定就被秦炜烜借机搂搂抱抱&。

    毕竟谭宸也知道相处了十年&,沈书意不可能对秦炜烜持有戒备&,更何况秦炜烜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构成威胁&,沈书意就更加不可能有什么提防了&,很有可能就被秦炜烜给占了便宜。

    但是如果训练了,一想到沈书意那过于迅速的条件反射动作,刚刚谭宸虽然没有戒备的,毕竟他只是想要揉揉沈书意的头安慰她一下&,谁知道就失手被沈书意给钳制住还被卸掉了手骨&。

    这么多年了&,几乎没有几个人能伤到谭宸&,即使在他没有戒备的情况之下,所以谭宸也算是弄明白了沈书意的情况,她的动作之所以生涩只怕是很多年都没有训练了,但是一旦进入了状态,不管是速度还是力度,精准度都非常优秀。

    沈书意也不敢打扰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的谭宸,噼里啪啦的点了一些吃的,谭宸话是极少的,沈书意若是开口询问他还会回答几句,平日里几乎没有什么话&&,所以这一餐早饭就显得有点闷。

    “我去瑞凡公司上班,你要去哪里&?”从早餐店出来,沈书意问着面瘫的谭宸,如果她不主动开口,是不用指望谭宸会说话的&&。

    “见一个人?!碧峰纷急溉ゼ源笤?,之前容温在电话里就将这个名字给了谭宸,在N市如果有谁能让军政两界都顾忌又尊敬的人只有赵大元这个N市曾经的功臣,谭宸想要护住被抓起来的关煦桡,又不动用谭家和关家的力量,只能先去见一见赵大元。

    “和关煦桡有关?”沈书意快速的开口,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我和你一起去,方便吗&?”

    谭宸看了一眼担心关煦桡的沈书意&,直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被留在原地的沈书意无力的翻了个白眼&,他这到底是同意还是拒绝,就不能说句话吗?实在不行点了个头摇个头也是好的。

    就当谭宸答应了,沈书意走到副驾驶这边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谭宸发动了汽车向着天元棋社的方向开了过去,估计也没有人会想到当年N市的功臣&,曾经N市赫赫有名的赵司令如今却只是一个家棋社的老板&&&。

    天元围棋社是一家老棋社,有些历史了&&,不过后来在各种兴趣班和公司赞助的棋社的兴起,天元棋社渐渐就没落了,差一点就要倒闭&,幸好赵大元接手了,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棋社就这么慢悠悠的生存下来,如今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一家围棋社&。

    狭长弯曲的巷子,两旁间隔的种着一些大树&,遮天蔽日的枝叶蓊蓊绿绿,巷子都是些老房子,看起来格外的静谧,似乎没有办法想象巷子外是如此繁荣的商业区&,天元棋社是几间普通的平房&。

    棋盘,黑白的棋子,三三两两的人正在棋盘前对弈着,或是态度严肃认真&&,一丝不苟,或是嬉笑调侃&,一手端着茶壶抿一口茶水,一手执着棋子&&,啪的一声,清脆的落子声响起&。

    “找人还是下棋?下棋十元一盘,也可以下彩头&,一千块钱以下&?!币皇悄且恢幌沟舻难劬?,估计一般人不会将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头发有些花白的五十来岁的男人当成一个棋社的老板&,更不会想到他曾经建立过的赫赫功勋。

    “就找老赵下棋&&&,不但速度快,还保管可以赢一碗牛肉面的钱&?!辈辉洞?&,调侃的声音响起&&,随后就是哈哈的大笑声&,赵大元就一手臭棋&&,可是他还偏偏不认输,下盘棋就跟打架似的&,连屋顶都能掀掉。

    虽然围棋这种高雅的竞技项目,一般人都认为是笔挺的西装&,两个奇虎相当的棋手&,面色肃穆&,执棋落子&,绝杀在黑白棋盘之间,可是棋社里很多都是业余的棋手,他们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和讲究&,更多的是喜欢围棋&,所以不管棋艺如何,下的就是开心就高兴了。

    沈书意看了看穿着白色背心,光裸着结实粗厚膀子的赵大元,再看了一眼冷漠着一张面瘫脸的谭宸,这两人要是在战场上比划,杀伐果决,攻城略地更加的贴切,但是这两人要下围棋,不单单是沈书意嘴角直抽搐,围观的其他人也都是仰头长叹,太凶残了&。

    “赢了我再说事?&!闭源笤故悄敲匆桓钡醵傻钡拇轴钛?,一只眼看了一眼谭宸,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豪迈的开口,“我白你黑,看老子杀你的屁滚尿流?&!?br />
    谭宸会下围棋倒是让沈书意诧异了一下&,不过这样的人如果会下,必定是个高手,毕竟那一身凛冽的寒气杀机&&,不管在什么样的战场上都是征战的强者。

    修长有力的手指,谭宸下棋的手势很标准&,中指和食指扣住黑色的棋子,啪的一声,清脆的落子声响起,端正的坐姿&&,冷沉的峻脸,眉宇之间一片漠然,却隐匿不住那份杀气凛然&&,这一刻&&,周围的闹腾声忽然就这么突兀的消失了。

    唯独赵大元不受谭宸这气势的影响,依旧是懒洋洋的模样,下了个白子,谭宸下棋很快,赵大元这性子下棋更是不慢,转眼之间棋盘之上黑白分明的棋子已经落下了不少。

    妖刀定式的开局之后,谭宸如同手握双刃利剑&,杀戮征战,战意凛然,黑子在中盘开始盘踞,布局&,赵大元绝对是个三流棋手&,直接无视着谭宸的部署战略,自己下自己的&,倒是有份将军的气度&,只可惜死的更快。

    “不下了!”得,眼看大龙被屠,赵大元眉头一挑&,直接将所有的棋子都给推了,四周抱怨声倏地响起。

    这毕竟是家棋社&&,喜欢下棋的人很多&,平日里赵大元这么耍赖,大家也都认了&,反正就赵大元那一手臭棋,根本没有复盘的必要,可是难得今天他们看到谭宸的棋风&,还没有来得及仔细观摩,赵大元这混蛋竟然将整盘棋给推了。

    “怎么着,老子愿意&&,你们不愿意的话&,一边去,没人让你们在一旁看着&?!本缘奈蘩的Q?,赵大元浑眼一瞪,粗声的开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凶悍模样&,啧啧两声&&,“观棋不语真君子,罗里吧嗦个屁啊?!?br />
    “老子是没有钱,否则老子买下棋社&,第一个将你这个老混蛋给赶出去&!”一旁脾气暴躁的棋友被气的牙痒痒,可恨啊&,当初他们是多么感激赵大元买下这间棋社&,如今就有多么悔恨,这根本就是一个老流氓、老混蛋。

    “十块钱给你&,滚吧滚吧,老子不和段数高的人下棋,找虐?!贝踊ㄉ罂泷玫目诖锾统鍪榍脑谄迮躺?,赵大元无视着谭宸那瘆人的面瘫脸直接赶人。

    这就是典型的翻脸不认帐&,死猪不怕开水烫&!沈书意憋着笑看着赶人赶的理所当然的赵大元&,高手在民间&,果真就有不怕谭宸这张面瘫脸的人&。

    “愿赌服输^!碧峰返故敲娌桓纳?**,半点不在意赵大元的反口*,冷淡淡的四个字掷地有声*,一双黑眸沉寂的看着对面的没个正形的赵大元*。

    “老子就愿赌不服输,你还能怎么着*?”赵大元嘿嘿大笑着,人不要脸,所向披靡**,所以他还真不怕**^,四周的棋友这会也都不下棋了^*,眼巴巴的看着这边瞧热闹^*。

    每年都有那么两三个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来棋社找赵大元,大家最初还很是奇怪^^,也好奇赵大元的身份^,毕竟他们也不是瞎子*,来找赵大元的人看起来都是非同一般^*。

    可是赵大元果真是赵大元^*,该怎么就怎么,有时候直接找人下棋*,输了就滚蛋*,毕竟会下围棋的人还是少数*,输掉的人^*,过几天肯定又登门拜访^,这一次身边势必跟着一个围棋高手,可惜赵大元又发话了,这一次老子不比下棋,就比胸口碎大石*。

    总之没有一个人顺利的和赵大元说过话,再后来天元棋社名声出去了^,也有人暗中使阴招想要捣乱*,想要强行买了天元棋社*^,但是最后的最后,赵大元还是天元棋社的老板*,日子照旧,围棋照下*。

    沈书意脸上的笑都压不住,同情无比的看了一眼谭宸,遇到这么一个人,谭宸估计也很是无奈吧^。

    “断水断电^?!碧峰房?,面不改色,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冷沉。

    “呦^*,你小子有种,敢断我家水电*^^?”赵大元来了精神*,啧啧*,这么多年了^,还真没有遇到这么有种的人,其他人找赵大元都是恭敬有加,就差没有将他当祖宗给供起来了**,谭宸却是第一个敢威胁他的人^^^?!拔也恢廊ケ龉葑÷??老子连饭都不需要烧了*,有服务员送上门来^?*!?br />
    “裸照*^?!碧峰吩俅慰?^^,杀伤力直接上了一个档次^^,沈书意一口气没有吸上来*,直接被呛咳了起来^*,谭宸转过身看了一眼,抬手拍在沈书意的后背上给她顺气*。

    四周那些棋友直接都傻眼了^,一个个看着赵大元那五大三粗的糙样子^,这个老混蛋的裸照绝对能贴在门上当门神辟邪*,贴在床头可以减少新生儿出生率*。

    赵大元倒是没有暴怒,那原本大咧咧的眼神陡然之间锐利如芒,杀机展露**,赵大元绝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只是当年在部队里有一桩糗事。

    当年的赵大元性子暴,脾气大*,结果打赌输了,光着身子在军营里跑了一圈,这也没什么**,军营里都是大老爷们^^,赵大元用的东西他们也都有*。

    可是谁知道当天军营里有家属探亲,而赵大元所在的团的团长小姨子也来了,她是军医,也是赵大元暗恋的对象^*^,丢人丢到家了*,虽然后来还是结婚了^*,但是这事成为了赵大元一辈子的糗事,知道的人不多,如今都是军区响当当的人物^,而且在N市当年那次?;?^,出于对赵大元的敬佩这件事就再没有人说起过了。

    “好*^*,老子自认为没脸没皮^*,没有想到你小子长江后浪推前浪*?^!闭源笤こさ耐铝艘豢谧瞧?,一巴掌啪啪的拍在自己结实的胸膛上^,眉头一挑*,眼睛一横,就在所有人以为赵大元要愿赌服输的时候*,他却再次刷了所有人的下限,“老子要打一场^*,打赢了你再开口**?*!?br />
    虽然说赵大元这一身腱子肉一看就不是泛泛之辈,百来斤的大米一手能抓一袋子就走,跟拎着小鸡一样的轻松^^,但是看谭宸面无表情的冷淡模样,那股气势*,那份气场丝毫不输给赵大元*,所以这一场架只怕很是精彩。

    四周的人倏地一下都退到了院子里,院子中间一棵老槐树^^,四周空荡荡的*,打架倒也是方便^*,赵大元看着谭宸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黄牙*,粗壮的手指向了谭宸身边的沈书意,“老子要和她打^!?br />
    躺着也中枪的沈书意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难道自己看起来比较好欺负,而四周其他准备看热闹的人只感觉自己幻听了*,赵大元就算没脸没皮那也要有个限度吧^,那姑娘看起来也就二十岁的模样^^*,皮肤白皙*,大大的眼睛^,看起来很是亲切*,再看赵大元那熊样子*,这能打吗?他下的了手?

    “走走走,去老子院子里打*,人多看着就烦躁^^?!闭源笤蹩阶舆诉说耐ü葑幼蟛嗟囊惶跣〉?,等谭宸和沈书意跟过来之后*^,赵大元直接将小铁门给锁了起来*,让一众想要看热闹的人只能站在前面的院子里干瞪眼*。

    “来来来,小丫头和我过过手*,都闲了很久了*,手都痒痒了^,老子一看到你这样的一张脸就拳头痒痒^?!焙竺媸橇郊涠懒⒌男∑椒縙^*,一个二十平米不到的小院子,赵大元活动了一下身体就对着沈书意放话了*。

    “为什么?”沈书意自认为自己还是挺正常的*^,面带笑容*,礼貌有佳^^^,和什么人都能相处^*^,虽然没什么至交好友^,但是绝对不招人厌^。

    赵大元这会话要是对谭宸说的*,沈书意还能理解,毕竟谭宸这一张脸绝对的招惹仇恨值**^,可是为什么是躺着就中枪的自己。

    “我和你打^*?^^*!碧峰防渖目?,脚步上前挡住了赵大元,沈书意的状态还不稳定^,她应该很多年都没有训练了^^*,对付一般人没有问题,但是和赵大元这样曾经军区的好手对敌,谭宸担心沈书意中途会因为生疏而受伤**。

    “老子没有兴趣和你这个阎王脸打架^,小丫头,过来,我们动动手^*,点到为止^,让我看看你有多少实力^?*!闭源笤故悄且桓钡醵傻钡难?,哪里像是曾经的赵将军,他能看得出沈书意平静背后的疯狂,曾经赵大元就遇到过这样的一个对手*,那就是让赵大元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惨烈战役*。

    那一次为了追剿东突恐怖分子^,从他们手上抢回口令^、密码,在那一场惨烈的血染的战役之中,东突分子之中有一个看起来很斯文帅气的年轻男人,像是整个队伍里对弱的角色^,可是真动手了才知道*,原来这种看起来面带笑容**,温和有礼的人真疯狂的时候比起很多人要恐怖要血腥。

    他们身上蕴藏着巨大的潜力^*,平日里都被理智和冷静完美的压制下来*,但是却往往会在危险中爆发出惊人的潜力*,看到沈书意的第一眼*^*,即使她看起来就完全是个普通的姑娘家,但是赵大元却从沈书意那柔和冷静的背后看到了压制在灵魂深处的疯狂因子^**,所以赵大元也感觉热血沸腾起来*。

    “我可以试试?!鄙蚴橐馕⑿Φ呐牧伺牡苍谧约荷砬暗奶峰?^,白皙的脸颊上因为笑容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既然赵大元挑上了自己**,又是因为关煦桡的事情**,不管如何,沈书意都会应战。

    “点到为止*?^!碧峰酚淘チ艘幌耝*,冷眼警告的看了一眼一旁吊儿郎当的赵大元^^。

    这个小兔崽子也不知道是哪家出来的*,这眼神够厉害的*,啧啧,明明是有求于人自己^^*^,竟然还露出这么杀气蒸腾的眼神,赵大元玩味的笑着,要不是因为沈书意那看似平静冷静背后隐藏的潜力^,赵大元还真的想要和谭宸打上一场*。

    赵大元向出手攻击的,这已经不是他的小院子,而是战场^,所以没有礼貌**,没有谦让^,有的只是必杀的凶狠和猛烈的攻击。

    看起来粗壮的赵大元如今已经五十多岁了*,可是那踢出来的一脚,却带着前进中的饿力量,咻的一声^*,似乎连空气都给割破了,赵大元没有打招呼的抢先攻击,让沈书意来不及回击*,只有避让^**^。

    沈书意的速度和灵敏度比普通人更高^,否则之前她就不会因为谭宸没有防备就卸掉了他的手骨*^,可是当她抬起手臂挡下赵大元这来势汹汹的一脚时*,剧痛从手臂骨嘎吱嘎吱的传到了痛觉神经*,手臂如同被铁棍都打到了一般,剧痛之下,沈书意几乎都以为自己的手臂被踢碎了^。

    “小丫头^,反射神经不错?**!闭源笤恍?*,他是偷袭的,速度极快,而没有防备的沈书意竟然还能抬手挡下自己的这一腿^*,足可以让赵大元赞赏几句,“不过后面你可要担心了?!?br />
    “来吧*?!闭揭獯友壑新牧魈食隼?,沈书意活动了一下被踢麻的手臂^,这一次沈书意借着灵巧的身姿和赵大元周旋起来*。

    不算是拳头*,还是脚,赵大元绝对是一个奇人,他的力量天生的大^,一般人有着过人的力量之后^,速度势必会显得很笨拙^,可是赵大元却异于常人^,他的力度大的恐怖,速度也快的惊人。

    拳来脚往之下^,沈书意从生疏的避让和躲闪到如今越来越灵活的身姿^,和越来越凶猛的攻击*^,赵大元眼神渐渐的发出了凶悍的血腥光芒^*,就是这样*,就是这种感觉**,每一次在你以为已经打倒对方时,她却会再次站在你面前^,如同不可战胜的敌人*,让你只能拼尽全力^*,奋力搏杀*。

    “又来了**,小伙子,出来帮个忙?!闭源笤钠拮铀淙灰彩撬氖嗨甑娜肆?^,可是看起来风韵犹存^^,脸上带着岁月沉淀出来的静怡和美丽,看了一眼和沈书意动手的赵大元*。

    这些年^,她知道老赵心里头都存着一根刺,好多次午夜梦回*,他都是一个人在院子里灌着白酒自说自话*,如今看到赵大元眼中那种强烈的战意^,赵夫人柔和的笑了起来让一旁观战的谭宸出来帮忙*。

    犹豫了一下*,不过谭宸是信任赵大元的*,即使此刻战斗已经显得有点白热化了,但是只是高手过招而已,而且谭宸也看出沈书意的动作越来越灵活*,她的身体已经渐渐的跟上了打斗的节奏*,谭宸又看了一眼这才转身离开了院子^。

    “好身手!”突然被沈书意反踢的一脚踢到了头部*,虽然是点到为止^,但是力度还是不小,赵大元头嗡的一下^^,抬手擦了擦流淌出来的鼻血*^,动了动自己昏沉沉的头部^^^,咧嘴一笑,“好小子,够狠^,今天老子就来会会你*!”

    眉头皱了皱^,沈书意诧异的看着精神状态有点不太对劲的赵大元*^,可是容不得她反应*,赵大元的攻击再次到了眼前,比起刚刚点到为止的厮打,此刻赵大元血红着眼,表情有点狰狞,出手的动作却带着必死的癫狂和凶残*。

    “赵……”沈书意刚想要开口,可是却被一脚踢到了小腹处*,整个人砰的一声摔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水泥地上,痛的沈书意一口血吐了出来^。

    “再来!”暴喝一声,赵大元竟然没有停下来*^,再次一个上前^,右勾拳向着刚站起身来的沈书意再次打了过去^^。

    手臂抬起护住了头部*,可是露出来的胸口却被赵大元的铁拳给打中,沈书意身体猛地一个踉跄^,一口血沫喷到了赵大元的脸上*,映的他少了一张眼睛的脸更加的恐怖***,眼神已经有些的涣散***,沈书意压抑着喉咙里的血腥味*^,这会她是真切的发现赵大元的不对劲了,他整个人似乎陷入到未知的幻觉里,不管是眼神还是表情**,动作都是充满了杀气。

    赵大元眼前是一片的血红色^,耳边是战友嘶吼的声音**,鲜血飞溅着*^,到处都是尸体^,敌人的*^,战友的^,可是赵大元知道自己不能倒下*^,眼前这个看起来最弱的**,面带微笑的敌人,却是凶残的恶魔^^。

    他一个人已经杀了他三个兄弟^,而赵大元知道自己不能死,他是所有兄弟里唯一活下来的一个人*,他需要将发射口令和密码带回去!他不能倒下^,不能死!

    “赵大元^!”沈书意吞下血腥的吐沫*,用力的一吼,躲避开赵大元疯狂的攻击之后,一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身体快速的一个贴近,猛然的将快一百七十多斤的赵大元猛地扛到了肩头**,用力的一个过肩摔。

    砰的一声***,水泥地上激起一片尘土,沈书意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头依旧嗡嗡的痛着,胸口已被赵大元一拳头打的有种窒息的闷痛。

    不能倒下^,倒下了整个N市就完了^^!赵大元躺在地上^,同样是粗重的喘着气*,视线里,是那些染血的脸庞**,是他死不瞑目的兄弟^,赵大元怒吼一声,一手抓起院子里的晒衣服的叉子^,再次的从地上一跃而起*,手里的叉子向着沈书意的身上狠狠的挥了过去*^。

    该死的!沈书意手臂被狠狠的打中^,可是她已经发觉不了痛了^*,赵大元浑身燃烧着不死不休的战意和气势,疯狂的向着沈书意攻击^,如同受伤垂死的母兽,因为心里的信念和意志*^,不停的坚持着再坚持^*。

    他不能倒下^,他是共和国的军人*,这四周是他的兄弟用生命和鲜血换回来的土地^,赵大元疯狂了**,他只知道如果不将最后一个敌人杀死^*,那么死的将是他背后那片土地上的父老乡亲^。

    沈书意不知道自己被打了多少拳头,可是她已经消耗了赵大元的力量,他的速度慢了下来*,这就是最后的机会,沈书意淬了一口染血的吐沫^,身体猛然之间拔地而起,清瘦的身影掠到了赵大元的背后,手臂勒住了他的脖子^,“结束了*^,那一场战斗已经结束了,赵将军!你胜利了*!”

    激烈挣扎的赵大元动作慢慢的松缓下来^,发泄之后的身体一瞬间如同散去了所有的力量*,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连同背后的沈书意也扑通一下*,单膝跪在了地上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额头上满是汗珠^^。

    “结束了?*!闭源笤稍诘厣?^,低喃的开口*,张开眼看着院子上方那湛蓝的天空*,听着不远处城市里的噪音^^^,赵大元双手捂住了眼睛,滚烫的泪水从指缝中流淌出来^^。

    多少次午夜梦回之中*,他还处于那一场惨烈而痛苦的战斗里**,血流一地,他的兄弟都死不瞑目,因为他们没有看到最后的胜利,他们害怕^,害怕他们致死没有完成任务,成为历史的罪人。

    如今一切都结束了^^,真的结束了,他的兄弟可以瞑目了^,赵大元哽咽着,喉咙上下滑动着,这一刻,赵大元终于清醒的明白他完成了任务^,他的兄弟死的光荣*。

    沈书意抹去嘴角的血迹*^,静静的看着躺在地上悲恸的这个中年男人^^^,从他的身上*,沈书意突然想起当年她在龙组举起拳头发起的誓言^,可是一转眼^^,却已经这么多年了*^,而她终究没有实现她的诺言。

    她还是离开了,那样狼狈的被迫离开^,将龙组的一切从身体里从血肉里生生的拔除了^^,那份痛被压抑到了灵魂最深处*^*^,只有在这一刻*,沈书意才真切的发现自己有多么的不舍的。

    “这一下麻烦了***,那个面瘫脸小子肯定要宰了我**?^!闭源笤讶换指垂?,沮丧的看着被自己给打的惨不忍睹的沈书意,虽然她脸上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但是只怕身上的伤是惨不忍睹。

    谭宸再回来手里拎着一罐液化气^,身后跟着的赵大元的妻子,当年赵大元离开之后,赵夫人也辞去了军医的工作随着他留在这个棋社里过普通人的生活^*。

    原本以为只是离开十来分钟没有什么事*,可是当看见院子里红着眼眶^^*,鼻青脸肿的赵大元^^^,再看着笑的有点勉强*,面色苍白的沈书意*,再加上地上点点的血迹,谭宸的脸倏地一下黑了*。

    “那个小子,你找我有什么事*,尽管说^,我和这姑娘是不打不相识***!闭源笤匀侠砜?*,快速的开口*,哈哈一笑*^,顺手拍了拍沈书意的肩膀,却忘记了刚刚他那一叉子就打了沈书意的肩膀上。

    “我没事?!蓖吹牧骋徽笈で?*,沈书意让开身*^,却忘记了腿上也被赵大元给踢了几脚,打斗的时候没有感觉*,这会一动^,痛的沈书意身体一个踉跄^。

    “怎么伤成这样?”赵夫人放下手里的菜篮子*^,快速的上前*,卷起沈书意的衣袖一看*,原本白皙的皓腕现在青紫成一片^*,惨不忍睹^^,严重的地方伤口已经破皮了**,殷红的血丝渗透出来*。

    “那个……那个就是……有点失控……”赵大元看了一眼沈书意的胳膊,也没有想到这么严重^*,嘴硬的开口*^,“这姑娘怎么养的这么细皮嫩肉的^*^,你看稍微碰一下就青紫成这样^^*?^!?br />
    “赵大元,你给我住嘴!”赵夫人难得失去了冷静和理智^*,狠狠的看了一眼赵大元^^,满脸的愧疚和自责,“屋子里有药箱^^*,我给你检查一下^,不行我们立刻去医院^?^^!?br />
    “怎么回事?”谭宸脸黑的可以刮下一层锅会来,即使他压制着怒火^,可是那寒气从却阴霾的黑眸里不断的渗透而出^^,他根本无法想象为什么自己离开才不过十几分钟*,沈书意就被赵大元打成这样。

    蹲下身来^,谭宸单膝跪地,大手有点的发抖*,卷起沈书意的裤子一看,这下赵夫人脸也黑了*,沈书意的小腿完全红肿了起来*,有一道被叉子打过的血痕,粗粗的血痕盘踞在小腿肚上^*,幸好没有骨折。

    “那什么*,我也被打的很惨^*?!闭源笤蛄艘谎?^,看着一脸同情看着自己的沈书意*^,不甘心的叫嚷着*,“你们怎么没有人看看我^,我到现在头还晕着呢,说不定就是轻微脑震荡^*?^!?br />
    咻的一下,谭宸猛地站起身来*^,狂怒着一张面瘫脸,咬紧着牙关,浑身紧绷着,如同蓄势待发的野兽*,阴狠的目光吃人般的盯着赵大元^。

    “都是皮肉伤^,我避开了要害^*!鄙蚴橐庖话炎プ×颂峰愤舫扇返拇笫?,从发现赵大元情绪不对劲的时候*,沈书意就改变了硬碰硬的战略^,一直依靠着灵活的身体躲避着,将赵大元的体力耗尽,这才反攻**。

    否则她估计都能被失控的赵大元给打死*,其实沈书意感觉自己真的是躺着也中枪^^,好好的打一场架都能打成这样^*,难道自己长的很像赵大元的仇敌*?所以才对自己下狠手*。

    “小子,我可是共和国的大功臣^*,你还有求于我呢*?!闭源笤窳称さ陌岢鲎约旱墓ρ?,妈的^^,这混小子这样子还真是恐怖*,谁家生出来的这么小子*,根本就是放出来吓人的嘛*。

    赵夫人表情一愣*,呆呆的抬头看着赵大元*^*,连同谭宸都是愣住了,他们都知道赵大元自从那一场惨烈的战役之后,就拒绝回忆当初的一切,将那痛苦的记忆尘封^*,再也不曾提起*。

    而其他人也知道赵大元的心理^,也就没有人再当着他的面提起过*,为此赵夫人还特意修了心理学^,就是担心赵大元会出事*^。

    而这些年*,赵大元只会在半夜噩梦里惊醒之后,一个人在院子里喝酒痛哭^^,却从来不再人前开口说起^*,这还是他第一次这样坦然的说起自己的功勋^。

    “我真的没事^*,休养几天就好了?*^^!鄙蚴橐庥昧Φ睦死峰返氖?*,突然想起,他早上还训练自己*,说自己对人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被秦炜烜抓住了自己的手腕**^,沈书意低头看了看谭宸攥紧成拳头的手^^^^,那他不也是最自己没有防备吗^?想到此,沈书意忽然笑了起来*,要不是谭宸这会脸阴沉的吓人,她还真想调侃一下。

    “先检查身体,麻烦赵夫人了*?^^!鄙詈粑?,谭宸将狂暴的愤怒情绪压抑了下来*,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一面*,攥紧成拳头的手终于松开了*,却突然反握住沈书意的手将人拉着向着屋子走了进去^^^^。

    赵夫人责备的瞪了一眼赵大元,虽然说他突然放开了^^,赵夫人也是很高兴,她总是担心赵大元这样压抑着,总有一天心理会崩溃*,但是就算这样也不能将人家姑娘打成重伤,地上到处都是血滴。

    沈书意的确是皮肉伤*,再加上她皮肤嫩^^,所以看起来有点的恐怖^*,不过休息几天就没事了*,赵大元坐在椅子上喝着水,瞄了一眼脸色依旧不善的谭宸*,“我有分寸的^^^^,放心*,最多就是皮肉伤,想当年^*,那一战的时候*,那个小子和小沈一样**,看起来和和气气的*,动起手来比谁都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三个兄弟就折在了那混蛋手里*^^,最后就剩下我们两个人***,老子还是干掉了他,这才保了N市的平安**,才有了你们这些小子们的幸福生活,刚看小沈和当年那阴狠的小子比较像^*,所以就有点失控?!?br />
    这一次不是躺着中枪,而是躺着中原子弹了^!沈书意挫败的看着一副我放过你一命^,快来感激我的赵大元**,她什么地方像当年的东突恐怖分子了^,至少性别上就完全不同^,今天要是就这么死了,沈书意自己就是当了鬼也是最冤枉的冤死鬼^。

    “那你也不能下这么重的手*?*!闭苑蛉艘幻嬖谛睦锿匪闪艘豢谄?^*,老赵看起来完全像是将心里头的大石头给放了下来**,赵夫人原本该高兴的,可是一看谭宸黑的吓人的脸^^,再看沈书意这惨不忍睹的瘀伤*,赵夫人哭笑不得的骂着还炫耀的赵大元^^,这都什么事啊^*^。

    “这不是一时失控^^^,小沈自己都说没事了,你就不要瞪我了,中午我们吃红烧肉**,打了一场饿死我了*?!闭源笤嗣亲?,其实自己后脑勺这会还鼓着一个大包呢^^*,不过看了看谭宸^,赵大元感觉还是不要抱怨的好^。

    这小沈已经够恐怖了^^,再多了这个面瘫脸的小混蛋,二打一,赵大元感觉自己现在老了还真不是这两人的对手,要是年轻的时候*,赵大元绝对敢放手一搏。

    “我带小沈进去擦药*,你们有话就赶快说?^*!蔽奘幼耪源笤涣澄乙彩苌肆艘烈┑男苎?*,赵夫人依旧带着歉意看着沈书意^,面带笑容,眼神柔和^,“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谢谢你**,想必你们也是知道内情的,这些年了,他一直都是一个人扛着一个人憋着,从来不提不说,就好像没有发生这件事一样^,也从来不说部队的事,今天我知道他突然就想开了^,放下了,小沈,谢谢你^!?br />
    “您客气了,我这也是误打误撞*,再说我们还有事上门呢^!鄙蚴橐庑α诵?^^^,虽然身上到处痛的厉害^^,不过沈书意心里头也有种说不出来的轻松^。

    “你放心,不管什么事我们都应下了^^?!闭苑蛉艘参氯岬男α似鹄?,就冲着沈书意这份恩情*,天大的事情他们也会帮忙,更何况赵夫人看沈书意和谭宸并不是心术不正的人,所以即使帮忙也没有关系*。

    这边沈书意和赵夫人谈的很和洽^^**,这些年来沈书意第一次和年长的长辈如此和谐的交谈**,没有沈母的端庄冷漠*,赵夫人如同一个慈爱的长辈一般^^,说着家长里短的事^,那种温馨的感觉让沈书意心生眷恋*。

    “不帮,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都不理会了,你自己处理去,用你的面瘫脸去吓他们^?!崩献佑植皇潜幌糯蟮?,赵大元懒懒的靠在藤椅上*,这些破烂事他才不愿意插手,好不容易过上清静日子*。

    谭宸黑着脸*,沉默不语,赵大元又恢复了无赖外加死猪的模样**,优哉游哉的坐在藤椅上抠着脚丫子^^^,沈书意上了药出来时,明显感觉到小厅里氛围不对劲,再看赵大元那得意洋洋的模样*,沈书意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没事了,我们回去吧**?^!弊叩教峰访媲?,沈书意笑着开口*,虽然一身的伤^,不过倒没有伤到筋骨*,就是痛了一点*,其实痛的厉害,沈书意已经习惯自己硬撑着*。

    “嗯*?^!闭酒鹕砝碸*,谭宸看了看脸色还是有点苍白的沈书意^,他已经后悔来找赵大元了*,如果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谭宸宁愿动用谭家的关系来护住关煦桡。

    “喂*,你们俩就这么走了^?”这一下轮到赵大元不解了,还走的这么干脆^^?其实他是不想趟这一趟浑水^,太麻烦,但是也不是不帮忙*^,只是想要气气这个面瘫脸,打架哪有不受伤的*,而且自己伤的也挺重**,这面瘫脸就坐在一旁用眼刀子凌迟自己,还不准自己刁难刁难。

    “赵叔*,反正你也不帮忙^,不过你放心,今天这事我们不会拿出去说的,你的老战友老领导们也不会知道的^?!鄙蚴橐饷嫒萜骄驳谋Vぷ?,要是赵大元没有走出心结,沈书意是断然不敢说这句话的*^*^,但是今非昔比了,赵大元看起来很无赖^^,其实是个男人就好面子的^^,这事如果传出去,赵大元估计就没有脸见人了^。

    以前赵大元一直有着心理阴影,也没有人敢和赵大元随便开玩笑,老领导老战友也都很少联系,想还给赵大元一个安静的生活^,可是如今他心结解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赵大元肯定想联系那些老友,和他们吹嘘吹嘘当年自己的赫赫战功^*,就如同沈书意自己一般,看起来是忘记了龙组的一切*,其实不过是将一切都埋藏在心里最深处而已*。

    “你们这是要威胁我?老子可不是被威胁长大的?!闭源笤藓薜目醋判θ莺挽愕纳蚴橐鈄*,眉眼弯弯的样子看起来倒是个可爱的姑娘家^,可是这分明就是个一肚子坏水的丫头*,赵大元是准备沈书意和谭宸离开之后,带着赵夫人去那些老战友那里登门拜访^^*,吓吓他们^。

    可是如果谭宸和沈书意把今天这事说出去^^,赵大元就算躲家里不出去***,这些老战友估计都要来狠狠地嘲笑一番*,即使是借着和赵大元叙旧的名头*^,他终于放下了心结,大家也都高兴^^^^,这些年都不敢联系**,如今自然要好好的闹腾一下^,赵大元还真的丢不起这个脸。

    “不用和他废话^?!碧峰防渖?,依旧不高兴赵大元竟然伤了沈书意,可是介于身份的关系,谭宸也不能对赵大元动手^^,所以憋着怒火^*,谭宸冷着脸*,直接握住沈书意的手就要离开^。

    “站住,谁说我不帮忙了!”赵大元一想到自己的老脸会被丢尽^,看着黑着脸要离开的谭宸,和笑容和煦的沈书意^,只能恶狠狠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老子吃过饭就带你们去看那个被关起来的小子^^!不过今天这事谁都不准说出去^*!”

    “君子一言^?*!鄙蚴橐庾硇α似鹄碸,赵大元不甘心的回了一句快马一鞭*,和沈书意击掌为誓*,啪啪啪三声^,关煦桡这事赵大元算是抗下了**,反正他已经很久没有出来活动了,也不知道那些人忘了自己没有**,正好出来立立威。

    “小沈你这姑娘就是一肚子坏水^?*!焙偷蹦昴歉隹植婪肿右荒R谎?,赵大元不满的看了看笑的柔和的沈书意,不但够坏,而且身手了得,配这个面瘫脸正好*,让他们回家自己去打^。

    赵夫人终于还是出来给赵大元检查了身体上了药^,沈书意要帮忙准备午饭的,可是她一身的伤^,赵夫人和谭宸自然都不准许^*,最后倒是谭宸开始择菜*,惊吓的赵大元一愣一愣的**,妈的,这个面瘫小子竟然还有这么贤惠的一面^?他还指望这小子和小沈两个人回家斗智斗勇**^,然后一言不合大打三百回合*^^,如今这么一看^,自己希望是要落空了^。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吃完饭碗一丢就当大爷?*!闭苑蛉烁源笤献乓?,赞赏的看着谭宸^,这年头到哪里找这么优秀的小伙子*,长的峻朗,气质也好^*,想必身手也不错^^,就是沉闷了一点^*,话少了一点^*,不过竟然会择菜做家务,赵夫人要是年轻三十岁*,说不定她也会看上谭宸^。

    “是个男人就要像老子这样^*,君子远庖厨**!闭源笤费肋肿斓目?*,妈的,小沈这姑娘下手还真狠,“痛死老子了?!?br />
    几乎在同时,赵夫人狠狠的掐了赵大元一把*^,择菜的谭宸冰冷的眼刀子艘的一下射了过来,罪魁祸首还敢叫痛^^^*,看着这一幕,沈书意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才像是一个家^,有着父母长辈的家*,可惜这辈子她是不期待了^。

    ------题外话------

    为了更新字数多一些,所以更新时间都要到下午了,亲们见谅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069》,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069章 情绪失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069并对婚宠军妻069章 情绪失控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06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