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章 受伤入院

    揽月苑&^。殢殩獍晓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沈书意已经洗了澡,看着柜子里整整一衣橱的女装^,而且所有的衣服都没有剪标签,这让沈书意再次诧异的愣住&,难道谭宸已经有女朋友了^&,所以才在自家的客房里准备了这么多女装。

    只需要一眼沈书意就知道这些女装都是给年轻女孩子穿的,款式颜色都很新潮,而且差不多所有的衣服都是国外名牌设计师设计的限量版^&,其中有两个品牌的衣服沈素卿也有,宝贝的跟什么似的。

    一般沈家这样的家境还没有办法找私人设计师订制这样的服装^,不过因为沈家也是做服装起家的*,和这个著名的设计师有过交集&,对方很喜欢中国的古文化&^,而沈父擅长舞文弄墨,所以也算是朋友^^,沈素卿才有了这几件奢华的服装*。

    谭宸果真有钱*&!沈书意挑了最朴素的一件夏装换上了*,只是普通的体恤和五分牛仔短裤,看起来比那些悬挂的长裙要便宜不少,关上衣柜门的那一瞬间*&&,沈书意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想到了第一次见到谭宸的时候**,那个时候在地下停车场,他正坐在汽车里打电话,原本冷沉的面瘫脸却变得那么温柔^,难道真的是谭宸的女朋友?

    心里头莫名的有点怅然&,这种感觉来的突然消失的更快,沈书意也没有多在意*,哼着小调在浴室将自己换下来的衣服给洗了干净,然后丢到了烘干机里。

    等待衣服烘干的间隙里^,沈书意这才仔细的打量着谭宸的房子*^,虽然并不知道揽月苑这边的房价&,但是在N市的闹市区*,中心位置的拥有独门独院的两层小楼,前院后院面积还不小,只怕占地极广的沈家大宅估计还没有谭宸的公寓值钱*^&。

    厨房里是双开门的冰箱,沈书意打开一看&,食材齐全,“果真是特权阶级&,人在部队里*&,住的地方不但有人打扫,连冰箱都塞的满满的?!辈还饷炊嗖?&,晚饭倒是可以弄的丰盛一点了。

    手机声响起,沈书意看着上面显示的秦炜烜的名字^,刚刚惬意轻松的表情被冷凝所替代,犹豫了一下&,沈书意直接挂断了秦炜烜的电话*,又能说什么?不过是秦炜烜对谭宸的事情表示歉意&,但是沈书意也明白秦炜烜终究不会放弃古玩街的招标,道歉也只是一个手段而已&*。

    自己只是饿了,绝对不是听从谭宸的命令给他准备晚饭&!借着做饭转移着注意力^,沈书意在厨房开始忙碌起来,手机被调成了静音*&,屏幕不时闪亮着,手机屏幕上已经显示了四十八个未接来电,秦炜烜一直没有放弃在拨打电话。

    一个人做饭其实一种深深的落寞,没有人会和你讨论准备晚上吃什么菜^,没有人在你做饭的时候陪着你说话聊天&,也没有人会和你一起品尝,不管是咸了还是淡了,只是一个人*&,即使是色香味俱全,一个人,一副碗筷^^,吃的也只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孤单*,只是因为习惯了&,所以也就习惯了^。

    半个小时之后**,沈书意将排骨山药在高压锅里炖着^,门铃声响起^^,沈书意诧异的将火调小**,这个时候是什么人过来了?难道是谭宸的朋友^*,总不可能是谭宸这个主人回来还按门铃*。

    “来了?!被亓艘簧?^,沈书意快步的走了出来^,谭宸会按门铃吗^?以那个面瘫脸的特性^,估计直接踹门比安门铃的几率更大。

    “谭夫人^**,你好。门口有位秦先生想要进来^*,我们过来请示你一下*^*?^*!卑疵帕宓氖抢吭略返谋0?,看到开门的沈书意将来意说了一下。

    谭夫人*?诡异的称呼让沈书意礼貌的笑容僵硬在了脸颊上^,表情纠结的看着一脸坦然而认真的保安*,三人成虎^^,沈书意都要怀疑自己身上是不是打了谭宸的标签*,否则连保安都这么称呼自己**,难道是谭宸那个面瘫脸交待的?

    可是转念一想*,沈书意又排除了这种可能性^^,谭宸那冰冷的性子不可能做这么无聊的事情,或许只是自己一起和谭宸回来了两次,这会自己身上还一身的油盐味,所以保安误会了*,而且谭宸应该是有女朋友了,否则客房里不会准备那么多的女装,看得出都是用心准备的*。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还有我不是谭夫人^,我和谭宸只是普通朋友^?!鄙蚴橐庑θ萁┯驳幕亓艘痪?,秦炜烜会找到揽月苑来沈书意还是有些诧异的***,但是人既然过来了*,总还是需要见面的^^。

    “那好,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谭夫人可以叫我们**?^!北0菜低昊白硐壤肟?^^*,留下站在院子门口石化的沈书意对着暗黑的天空翻了个白眼^^,自己大学才毕业,才进入瑞凡公司工作^^*,她没有这么早结婚!

    黯淡的夜色之下,秦炜烜依旧是一身笔挺的西装^*,颀长的身影靠在身后的奥迪车前,目光看向揽月苑小区的入口处,因为这里的安保非常的严格*,所以秦炜烜不管怎么说*,保安都不放他进去*^^*,最后秦炜烜只能让保安通知沈书意。

    可是让秦炜烜愤怒的是沈书意竟然真的在谭宸这里^,一想到此^^,秦炜烜看似冷静沉稳的脸庞上却快速的闪过嫉妒和阴狠之色,插在西装裤口袋的双手狠狠的攥紧成拳头,他绝对不会让谭宸抢走小意*^^,抢走属于自己的女人*,自己的东西就算不要了^*,那也要是自己先开口先丢弃^,谭宸也只能捡自己的破鞋^*^!

    远远的看着夜色之下的秦炜烜^,还是如同当初一模一样的俊朗脸庞*^,还是一样的眼神^**,可是为什么如今却感觉不到当年的暖意了^?沈书意站定了脚步,突然感觉自己和秦炜烜似乎从没有真的走到一起,他们从没有交心过^,彼此都留有余地*,所以才导致了如今这样的形同陌路^。

    “小意*?*^!彼谎频纳ひ羯钋榈目?^,秦炜烜快速的上前^^,神情急切而满怀深情*,黑眸里目光深深的看着慢慢走过来的沈书意*^*。

    秦炜烜将其余情绪都收敛压制了下去*^,他知道在谭宸这件事上自己做错了,小意既然已经推测出了一切*,不管如何解释,小意都不会相信的*,所以秦炜烜明白想要挽回沈书意*^,自己只有低声下气的道歉。

    “小意**,对不起^*^!鼻仂繜@在离沈书意三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声音沙哑着*^,一夜未睡之下^^,秦炜烜的脸色看起来很差**,脸色苍白不说**,黑着眼圈^^,眼睛里充斥着血丝**,总是笔挺的西装此刻被有些的皱*^,领带也被拉松了挎在脖子上*,看起来有些的落魄*^。

    “有什么事^?”沈书意将秦炜烜疲倦的神色收入眼中***,毕竟相处了快十年,看着他突然这样倦累落魄的样子^**,沈书意却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她了解秦炜烜*,正如秦炜烜也了解她一般**。

    沈书意明白秦炜烜不是为了感情如此糟蹋自己的人^^,在他的心里秦氏集团是最重要的*^,否则秦炜烜不会到下班时分才来找自己^,因为白天他还需要工作^^,或许正是在处理古玩街的招标***,等下班了,有时间了,这才来找自己,秦炜烜永远都不会第一时间就来找自己^^,迟来的道歉有什么意义^,更何况沈书意也明白秦炜烜这样只是一种假象*^,只是想让自己心软的手段而已***。

    “我知道你怪我*,怪我为了利益^,为了古玩街的招标^,背弃原则^^,陷害谭宸*?!闭庖淮?*^^,秦炜烜没有再隐瞒什么,自嘲的一笑^*,耙了耙头发*,俊朗的脸庞上有着深深的挫败和烦躁^^,秦炜烜双手猛的抓住了沈书意的手**,“可是小意你站在我的立场上想过没有^^?你可以那么干脆的拒绝周子安^*,可是我能吗*^?”

    周家的势力在N市可以说是只手遮天的地步*,尤其是现在毛市长又被周家打压的几乎抬不起头^^^,周家更是如日中天**,秦炜烜如果得罪了周家^,想要在N市立足那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沈书意看着一脸懊悔沮丧的秦炜烜^,看惯了他沉稳精睿^,运筹帷幄的一面,突然看到他这样掏心掏肺的和自己说话^*,沈书意动了动嘴唇*,却不知道能说什么,过去这十年里,感情早已经被抹平了*^,如今谭宸的事情不过是压弯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

    “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也没什么用^^^!鄙蚴橐獾目?*,双手挣脱开秦炜烜的禁锢**,也许吧^,自己毕竟不是普通人^*,即使离开了龙组^,可是沈书意的心性已经不是普通人了。所以她可以丝毫不惧怕的拒绝周子安。

    沈书意半点不担心周家会报复自己*,也不担心他们会找人揍自己一顿^*,或者是用强暴这样对女人而言最痛苦的手段来报复自己^^,这些沈书意都不怕^,所以她可以肯定的拒绝周子安*^,但是秦炜烜却不同*,即使没有古玩街的招标当利益**,忌惮周家的势力^,秦炜烜也是会妥协的^。

    “小意^,你不愿意订婚^*^,我们可以推迟*,小意^^^,原谅我好不好**?”沈书意太冷静^,冷静到秦炜烜有些的忐忑,沈书意毕竟不是普通女人呢^,不是甜言蜜语可以哄骗的**,也不是用金钱和名牌首饰能收买的*,小意的性子太执拗,太倔强*^,她一旦认定了什么事^,那就是铁板钉钉^,根本不会反悔,所以秦炜烜这会也有些懊悔早上为什么要因为古玩街招标的最后讨论会而工作了一天^*,没有第一时间就来找沈书意道歉。

    “你没有做错什么,你只是站在你的立场上做事而已,秦炜烜^*,其实你也该知道我们之间这样拖着也没有意思^*,我们分手吧?!钡谝淮稳绱苏降目?^*,沈书意面色平静,眼神柔和而认真^^,道不同不相为谋^,自己和秦炜烜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果真为了谭宸要和我分手*^*?”一瞬间被打击到的秦炜烜脸色煞白成一片^*,差不多十年了,十年里*^^^,秦炜烜虽然将事业放在第一位^,他虽然和沈素卿有些的暧昧^,但是秦炜烜自认为他对沈书意很好^^,包容她固执的性子^,不在乎她一身的刺^^^,却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真的要和自己分手^!

    避开秦炜烜想要拥抱自己的手**,沈书意转身离开^,余光锐利的扫了一眼不远处的汽车*,有人在车子里盯着自己这边*,但是对方没有什么行动^*,沈书意也就无视的转身向着揽月苑走了过去,这个时候她突然庆幸揽月苑的安保是如此的严格*^,至少秦炜烜进不来*,而她也不知道和秦炜烜说什么^^,好聚好散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三两步离开了大门口^*,沈书意在转角处回头看了一眼^*,天色越来越暗了^,几乎看不清秦炜烜脸上的表情^*,他只是那么的站在原地^,就这么站着*^,让沈书意突然也生出了几分难受*^^,只能加快脚步快速离开了*^。

    起了风^,厨房里排骨汤的香味都弥漫到了院子里*,沈书意走进灯火明亮的屋子,米饭已经煮好了*,两个炒菜也端上了餐桌^*^,就只有排骨汤还在小火慢慢的炖着^^*。

    谭宸回来的时候还是开着他的越野车*^,自然也看到了揽月苑大门口的秦炜烜*^^,揽月苑这边的小区保安都是因为各种原因从部队退下来的,谭亦后来将保安都换成了自己的人*,所以他们才会做主的叫沈书意谭夫人^*,之前他们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谭宸的气势太过于冷**,面无表情的很是吓人^^,而且他们曾经也是特种部队退下来的军人^,自然能感觉出谭宸的强大^*。

    可是谭亦说了不用担心,谭宸绝对不会因为这个称呼不高兴**,所以他们才如此大胆的叫沈书意谭夫人*,甚至还打电话通知了谭亦秦炜烜的到来*,而谭亦因为正在忙^^,所以发了个短信告诉了谭宸*。

    将车子停了下来^^*,谭宸开门进屋子,自然就闻到了菜香味*,也看见了站在灶台前失神的沈书意,眉头皱了一下*^,尤其是发觉沈书意竟然连自己回来都没有发现*,这让谭宸的面瘫脸显得更加的阴暗^,也有些的疑惑沈书意的警觉性怎么如此差^,按理说她的身手很少^,电脑技术也是极强,应该是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可是很多时候他又在沈书意身上发现了矛盾的地方^^*。

    其实沈书意并不是警觉差到这样的地步^,其实一方面是因为这里是谭宸的房子^**,沈书意认为是绝对的安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来的是谭宸**,沈书意甚至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已经将谭宸当成了可以信任的人^^*,所以才会没有一点的防备^^。

    “你先洗了衣服^*?”谭宸看着穿着t恤和牛仔五分裤的沈书意^,再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烘干机**^,里面有已经烘干的衣服*,正是沈书意白天穿的*^*。

    沈书意被谭宸突然的出声给吓了一跳^,回头看着板着脸不悦的谭宸**,心情不好之下*,情绪自然不好,也无视了自己对眼前这张面瘫脸的忌惮,沈书意挑着眉梢^,没好气的不满嘀咕,“我不洗难道你给我洗?

    ”也可以?!疤峰返故且槐菊幕卮館^,走向一旁的烘干机,一面沉声开口,”你将汤盛出来*,我把衣服收一下^?*^!?br />
    话音落下**^,谭宸走了过去打开烘干机的盖子^^,要将里面沈书意的衣服拿出来^,除了外衣^*,里面还有沈书意的文胸和小内内*^。

    ”我拿衣服***,你去厨房^^^!“轰的一下^*,脸差一点爆红的充血*,沈书意速度从未有过的快*,也不顾谭宸身上的寒气***,一把将人给狠狠的推开三步远*^*,快速的弯下腰将烘干机里文胸和小内内用上衣和裤子给包了起来。

    这要是让谭宸拿了自己的内衣*^*,沈书意今晚上也不用吃饭了*,估计能尴尬的直接落跑^^*,她就算胆子再大^*,也不可能习惯一个普通的朋友*,还是男性朋友拿着自己是内衣^*,甚至可能给自己折叠起来*。

    被推开的谭宸倒是没有生气^*,看着红着脸颊快速从烘干机里拿衣服的低声书意,火急火燎的没有了往日的冷静自若^,当然了*,也就没有时间去想还在揽月苑外的秦炜烜**^。

    木质的方形餐桌上摆放着鱼香肉丝**,一个土豆滑肉片^*^,外加一个蒜蓉黄瓜^,汤是顿的香味四溢的山药排骨^*^,沈书意看了一眼窗户外的大雨倾盆,五月的天就是这样^,明明白天还是晴朗*,晚上却突然狂风暴雨^。

    谭宸阴霾的脸庞,老天果真和自己作对!之前谭亦打电话来说秦炜烜动用苦肉计^^,要知道一个男人^^^^,而且还是和沈书意相处了快十年的男人^,这样深情款款的站在大门口,只要不是这男人和其他女人上床被沈书一抓到^*,一般不管犯了什么错误*^,沈书意应该都会原谅对方的*,女人的心一贯来都是比较柔软^。

    而此刻外面大雨已经下了快十五分钟了*,谭宸虽然不愿意相信谭亦那邪魅阴险的鬼话^^,可是却还是不得不承认谭亦说对了,秦炜烜的苦肉计真的要成功了*。

    大雨噼里啪啦的拍打着玻璃窗户^,秦炜烜该不会还在门口没有走吧。心里头有些的焦躁*^*,秦炜烜是开车过来的*,可是沈书意了解秦炜烜这样的大雨他绝对只是待在雨里淋雨,而不是上车避雨*。

    ”我陪你出去^?!芭镜囊簧畔铝送肟?^,谭宸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桌子上的菜肴两个人都没有怎么吃*,沈书意碗里的米饭也只是吃了一小块*^,从下暴雨开始^,沈书意就开始心不在焉^*,谭宸自然是明白她是在担心外面淋雨的秦炜烜*。

    抬起头^^^,沈书意看着谭宸这没有表情的面瘫脸^*,若是在外人看来^,是看不出谭宸的情绪波动的^^,可是沈书意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到谭宸在不高兴*^,因为秦炜烜^?一瞬间,沈书意似乎感觉自己猜到了什么,可是忽然想起楼上客房那一衣橱的女装,谭宸应该已经有女朋友了^。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吧蚴橐饩芫颂峰放阃慕ㄒ閊*,不管如何这是她和秦炜烜之间的事情^,虽然她无法接受秦炜烜为了古玩街的招标这样陷害谭宸*,可是事情还是得说清楚^。

    狭长的黑眸危险的眯了眯^^,谭宸看着从伞架里拿了一把伞大步出了门的沈书意^,终究还是没有跟过去^*,这个时候他还没有立场却介入她和秦炜烜之间的感情*,沈书意很独立,这也是她的私事^^*,谭宸知道她的原则*,所以即使有些的焦躁^*,却也只能留在屋子里等着*^*^,甚至连用担心沈书意安全的借口都说不出来*,就秦炜烜那身手,对付普通人还可以*,不可能伤害到沈书意*^,除非是她不愿意反击**。

    大雨哗啦啦的下着^,沈书意撑着伞走到了小区大门口,秦炜烜果真还是在雨幕里站着,浑身湿透*,西装湿哒哒的黏在身上,看到沈书意过来了^^,秦炜烜眼中猛然迸发出惊喜*,沙哑着声音*,”小意**^?**!?br />
    ”秦炜烜**^,为了什么^*?这一次又为了什么?“沈书意有些难受^^,心里头有些的苦涩,也有些的说不出来的怅然^*,虽然快十年的感情已经磨的消失殆尽^*,但是毕竟曾经想相处了十年*,沈书意终究还是没有办法看着秦炜烜这样的糟蹋自己的身体^。

    沈书意抬起眼*,目光清润平静**,可是这份冷静之中却透露出看透人心的锐利**,”我身上有什么可以让你图谋的吗^**?“这一点**,沈书意自己都不清楚,按理说沈家自己并不能继承***,爸很早之前就决定将天依服饰留给沈素卿*。

    而自己如今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在瑞凡公司上班还是秦炜烜的关系*,所以沈书意是真的不明白秦炜烜突然这样淋雨的想要挽回到底是为了什么**?有时候人太理智其实是一种悲哀,因为看透了**^,所以才没有办法轻易付出感情^^*,总带着几分理智*,总是留有退路和余地^,所以她才和秦炜烜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秦炜烜根本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这样突兀的问出口^*,如此的直白*^,秦炜烜的确是有原因的^,抛开沈书意是最好的结婚人选不说*,她的能力也是秦炜烜看中的一方面^,当然了^,更重要是小意的心里头只有自己^,这让一直在商场尔虞我诈的秦炜烜感觉到信任和放心^^。

    更何况^*,莫五爷那里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这方方面面的原因结合起来^,秦炜烜自然不愿意放手^,可是大雨里^*,看着沈书意那平静的透露着冷淡和疏离的表情,秦炜烜一把摸开脸上的雨水^*,嘲讽的苦笑*^,”小意**,我只是做错了一次,所以你就这样看我吗^*?我和你在一起就是图谋什么**?我们认识快十年了*,十年前^*,小意你也还是个孩子,沈伯父也属意素卿继承沈家*,你说我图谋你什么*^?“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尖锐*,秦炜烜失控的嘶吼咆哮着^^*,满是雨水的脸庞上是被打击的痛苦和无奈,黑眸沉痛的看着否定他们之间感情的沈书意*^,秦炜烜深呼吸着,”既然如此,既然小意你不相信我^,我会想办法让你相信的……“

    沈书意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什么^**,突然雨幕里两辆汽车直接快速冲了过来^^^^,哗啦一下*^,车门打开^^,两辆车上下来了**个打手^,直接向着沈书意和秦炜烜冲了过来,其中一辆车就是之前沈书意被保安叫来到门口见秦炜烜时停留在一旁的^^,当时沈书意也发现了车子里有人在看着她^,但是并没有在意^**,谁知道这个时候竟然出事了^*。

    ”给我狠狠的打*^^!“周淮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车窗降落了下来^*^,周淮嘴巴里叼着烟^,看起来有些的颓废,脸色阴霾*,在青云小区的时候**,沈书意那一番话,让周淮当时就情绪暴怒了*^,他根本没有想法想象自己最喜欢的表哥竟然是利用自己^,把自己将枪使。

    周淮拉着佟宝去酒吧喝酒闹事*,之后又去了毛家孙子毛小宇的地盘上闹事打架^^,而毛小宇的话和沈书意的话不谋而合,所有人都知道他周淮被人当枪给使了,而且还是他最亲近的表哥周子安^,这份痛让周淮当时发疯了一般和毛小宇打起来^,直到周子安出现^。

    周淮怒红着一双眼,直接冲了过去^,结果被周子安让保镖给按住,一瓶红酒泼了下来,”你竟然相信一个外人的挑拨离间*?“周子安还是那样优雅高贵的一面***,冷淡的眼神里带着几分失望*^*,”罢了^^,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真的不愿意留在N市^,你回云南吧**?^!?br />
    若是周子安解释什么,以周淮那没有脑子的性格或许还会乱想^,可是周子安太聪明也太精明,同样的,他了解这个表弟大咧咧的性格,就这么一句话让周淮立刻后悔了^^^,自己这是被人给挑拨离间了^^,所以周淮的怒火直接对着沈书意*,但是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沈书意的下落*,还是佟宝聪明让人跟踪秦炜烜^^^,这才发现沈书意的踪影**。

    小意?秦炜烜也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但是他知道这是自己表现的一个机会^*,他为了自身安全**,自然也学过一些功夫**,虽然不一定能打过**个打手*,但是至少能?^;ば∫?*,即使受伤也是值得的**,可是秦炜烜没有想到***,雨幕之下^**,沈书意即使一只手依旧撑着伞*,却依旧将想要近身的打手给狠狠的踹了出去**。

    ”他妈的^,都是没用的废物^!“周淮原本以为找到沈书意的下落*^,正好让他发泄一通*^^,却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还有几下子**^*,周淮打开车门自己下了车*^,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向着沈书意冲了过去^。

    黑暗里*,匕首的光芒一闪而过^*,秦炜烜突然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小意***,小心^!“秦炜烜大喊一声*^*,声音快速的向着沈书意冲了过去^,一把将人给抱在了自己的怀抱里^**,而周淮也拿着匕首冲了过来^*,直接扎到了秦炜烜的腰侧**,鲜血顺着雨水滴落在地上*^。

    ”小意^*^?*!柏笆自饫颺,痛的秦炜烜脸庞狰狞了一下^,可是看向沈书意的目光却满是喜悦和安心^^,低头看了一眼腰侧的匕首*,扎的很深,整个匕首只余下手柄在外面^,秦炜烜本来就淋了雨^^^,站了一个多小时了^*,这会脸色更还苍白^*。

    ”你……不要说话*!“沈书意原本是可以避开周淮手里的匕首的*,可是她没有想到正在打斗的秦炜烜会突然冲过来抱住自己,给自己挡了这一刀*,而因为被秦炜烜抱住了*^^,沈书意活动受限*,前后不过两秒钟的时间**,这才导致了秦炜烜受伤**。

    小区保安亭里的保安一开始是准备出来的^*,但是沈书意一动手^,那游刃有余的态度,保安们自然也就没有动手帮忙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秦炜烜会突然来这一出多余的英雄救美,结果自己给扎了一刀子^^,几个保安也快速的冲了出来^^,三两下将余下的打手都给解决了*^*。

    ”捂住伤口**,侧躺着^,不要动*^,伤口还在流血^?^!吧蚴橐饨矶撕笞那仂繜@*^^,一踩油门汽车直接冲出了雨幕向着医院的方向飞奔而去^*。

    小意,你终究还是心软了吧**!后座上,秦炜烜放缓着呼吸^^,尽量不挪动伤口^,防止出血过多^,他虽然用了这么一出苦肉计^,甚至可能会让自己陷入危险里^,但是他知道自己替小意挡了这一刀,以小意的性格^**,她虽然在外人看起来有些的冷淡*,其实小意的心最为柔软*,谁对她好,她就会对别人更好。

    保安解决了打手之后就过来通知了谭宸^^,并没有继续吃饭的谭宸在听到事情的经过之后*,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冷漠的关上门回了屋子^。

    看着桌子上的菜,看着沙发上放着沈书意烘干衣服的袋子^,对于秦炜烜的做法^*^,谭宸很是不耻^,可是却也清楚的明白沈书意是不可能丢下受伤的秦炜烜^***,而且伤的不轻^,只怕要住院*,那么陪房的人肯定是沈书意,想到此,谭宸眼神一寒*,突然一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发出了咚的一下闷沉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067》,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067章 受伤入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067并对婚宠军妻067章 受伤入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06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