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雪崩&!

    夏芍依旧在山前坐着。

    风里一传来血腥气的时候,她就知道山下出事了。正值进境的紧要关头,她知道张走到营地&,必然会做出应对,也知道有人已经上了山&&,甚至对方是什么人她都心里有数,但她却坐着没动。她甚至没有提醒温烨和衣妮的时间*,因着在她感觉到血腥气、心神一散的时候^,眼前的世界也跟着渐散&,那无形之就要关闭。夏芍立刻调整心神,摒弃一切杂念,重新入定。

    她知道,不能再拖,师兄的伤不能再等。

    但这次入定比之前要难得多,她要放下对进境的执念、放下对救师兄的执念,也要放下对山下情况的执念,试着调整到之前连虚空都看破的心境^。这一次用的时间比之前要久很多&^,她不知道这一次过了多久,只知道每一分每一秒都太难,越是告诉自己要放下执念,越是分神*。她咬破舌尖&,疼痛让她清醒了些,她索性放弃之前的境界,让眼前所感悟的天地彻底散去——一切*,重来。

    好在刚刚经历过感悟的阶段**,夏芍还清楚地记得那种感觉。她不再给自己任何暗示,只是放任自己吐纳,静待最自然的平静。

    当她再次感受到天地间细微的一切&,她明显感觉有四道人影以极其诡异的姿势和速度向半山腰的营地爬来*!

    然后*&^,她感觉到身后温烨站了起来。

    温烨起身的时候^,衣妮也从帐篷里出来,两人都在黑暗里看向山下那条路。衣妮的年纪比温烨大了六岁,但两人修为差不许多^,儿时在寨子里长大&,她比温烨更多一分对危险近乎野性的感知*。

    “什么东西上来了……”她走近温烨,声音压得极低&,尽量不让在打坐的夏芍听到^&。他们两个都感觉到了异常,夏芍肯定也感觉到了*,她没起身*&,显然是有什么情况不能起身&。

    温烨皱着眉沉着脸&,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衣妮和夏芍前头&,挡在了山路口。那东西不知是什么,只是看见有隐隐煞气,来得极快&^!山下有两处营地^,既然这东西能避开山下上来*,那必然说明山下也出事了**。不管来的是什么,来的都不是时候^!

    温烨回头看了夏芍一眼,正见衣妮袖口里爬出数道窸窸窣窣的蛊虫,绕着半圈把夏芍围了起来,随即她也上前几步,和他一起站在了不宽的山路口*。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也没有说话的时间&,那东西上山来的速度太快*,煞气刚刚还觉得在远处*,眨眼间便在山口*!

    两人都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东西,但观那速度,想来也非人类。天下之大&,总有些山仑山是万山之祖,灵物必然也是有的^。只是在山上两个月&,除了温烨偶尔下山*,没人离开过营地,也就没遇见山。但今晚来的,瞧这速度与煞气&,想来也与山

    正猜测间&,山口有几道影子晃了晃便逼近了来^!

    温烨和衣妮死死盯着山口不动,两人目力皆属上乘^,一眼瞧清那几道影子&^,都愣住了。

    那几道影子*&,还真是人^!只是形态极其诡异*,四个人半趴在地上,手脚撑在雪地里&^,身体游动向前**,说不清是像蛇还是像蜥蜴&。四人伏在地上,身体不正常地扭曲着*,头抬着*,脸在风雪里罩着青气^。

    温烨和衣妮也同时看清了四人的面容^,顿时一惊&^!这一惊间,衣妮已目光一寒,抖手便是四道蛊虫射出,向着四人昂起的喉咙^*!电光石火间,四人腰身诡异地一扭&,身体便滑溜溜地在雪地里避去了山侧一旁。但正当他们避定,四人的身体便一齐僵了僵&,青黑的脸上顿时黑得夜色里瞧不清晰&,只看见雪地里有雪慢慢化开,竟是有黑血滴落在地。眨眼的工夫,四人便趴在地上**,不动了。再一看后头,不知什么时候*^,先前被衣妮布置在夏芍四周的蛊虫已绕到四人后头,想来是在四人避开正面袭击的蛊虫时^,后头的蛊虫得了手*。

    衣妮冷着脸^,眼里没什么情绪^&。她知道这四人是夏芍的朋友,但她管不着这些&。制不住这四人*,他们一群人在这里打起来&*,必然会对还在入定的夏芍有影响,且眼下这地方,根本不敢放开了斗法,很容易引发雪崩。她不能让夏芍冒这个险*,只能以先制住这四人,哪怕让他们伤得更重!

    温烨显然也赞成衣妮的决断,所以他没有阻拦,蛊是衣妮的*,她自然会解。他在莫非四人倒下的一瞬,便抬眼冲着那煞气来源的方向*,冲下了山路^^。

    刚拐下山路^,后脑勺忽的一阵凉风&,温烨倏地回头,只见几道飘忽不定*、似阴人的东西从四人倒下的方向回扑而来!温烨手箓,往山坡雪地里一仰^*,顺势滑了下去&。

    头顶上那四道飘忽的煞气极怕温烨震出的符箓,当即飘着扭了几下躲过^,而温烨仰面朝天*&,也看清了这些东西的真貌。

    刚才见莫非四人被附身的姿态&,他便知不是阴人附体&^,此刻一瞧&,果真不是&!那些煞气,有些像阴灵,但又有些不像*。世间开智的灵物极少,更别提阴灵了*。他师父夏芍那里就有一条惊世骇俗的大阴灵,除了大黄,温烨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别的阴灵**。

    那四条阴灵还真跟大黄有点像,看起来同属蛇类,只是那四条煞气里颜色不太显,应是黑色鳞片的玄蛇*。说玄蛇也不太贴切**,玄蛇乃《山海经》这四条无论是身形还是与经一致。这四条蛇在躲开符箓之后便纠缠到了一起&*,仰在地上看着,像是一身四头的黑蛇,且蛇身上像长出了青木般的藤蔓,极为怪异*。

    温烨皱着眉头&,还没想清楚这阴灵的来路&,眼前便飘来一道白影*!

    那白影混在风雪里,雪片一般&^,向着他天灵落下的时候发出一道刺目的白光&。温烨一眯眼,顺着山路往旁边一滚,身体却在这时一滑^&!这山路并不宽,旁边便是冰峰,他蹭到冰峰上&,一滑间便从两座不高的冰峰了下去。

    下面是耸立如林的冰峰,即便是有修为的人,坠下去不死也得重伤。

    四个人在风雪里现出身形来,仔细一看^*,四人竟像是从山石里生出来的一般,均是一身雪白的衣服,伪装得倒好^。这两人见温烨坠下山去^,便直奔近在眼前的营地*。

    但就在四人转身奔向营地的时候,身后呜地一声呼啸的山风,四人一回头,见温烨从坠下去的山崖处纵起,手里拂尘一甩&,一道金光直逼两人面门&&!

    四人心里一紧*,忙往一旁躲避^*。那拂尘的金光从两人身旁擦过,直劈刚才那雪片般的白影&,那白影被从飘摇摇落下,金光却未绝^,冲着那四头蛇身的阴灵打了去。那阴灵的身子是缠在一起的,见那金光扑面*,不敢硬接,蛇身一分,四条蛇便分散了开。

    正是此时*,注意力被温烨吸引了去的四人忽然后背一凉,一回头,四人不由瞳眸一缩,身后不知何时多了四道符箓,正向他们的后心打来^。那为首的人反应最快,一左一右拉了两旁的人便躲,剩下的那人便没那么走运了,后心正被符箓击出,人便踉跄着要倒。他的手腕却在这时被人拉住^,他一抬头*,见是为首的那人,顿时心里一松&&。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整个人却被那人一甩,直接甩去了山路 />

    那人心里一沉,还没反应过来,耳窣窣的声音*,没等抬眼^,便觉得浑身都是一麻。在短暂的时间里^,他听见血液涌上来的声音,那些血从他的双眼*、鼻孔和耳朵里流出来*,世界慢慢变黑*&,他头一栽^,倒了下去……

    一切的变故其实只在一瞬,那人倒下去的时候*&,温烨刚刚双脚落地。他皱着眉头,先看了眼地上劈落的“雪片”——那不是雪片^,拼凑起来应该是人形的白纸片&。

    式神!

    阴阳师&&!

    温烨眼神发寒&,却心知不好*&。

    他刚才是故意坠下去的^,他身上带着拂尘,坠下的一瞬利用缠住了冰峰的峰尖,将自己甩了上来&。他攻击那四人^、攻击式神^^,甚至攻击阴灵^,都只不过是障眼法^,为的就是那四道符箓能一击即是太一厢情愿了*,有衣妮的配合,才死了一个人。现在,奇招已经过去&,双方面对面,接下来的斗法会对他们这一方很不利&^。

    师父今晚状态极佳&,修炼这种事不是想何时进境就何时进境,她大半年前就悟到了大乘境界的门槛&&,却在昆仑山上困了两个月不得进境。今晚难得看起来状态不错&,如果被打断,下一次契机不知会在何时。

    关键是,师伯等不了那么久了*。

    温烨沉着脸&,挡在山路口处&,一步不动。不管有多难*,他今晚都要挡住这三人**,不能让他们通过山口一步&,不能让他们打扰到师父进境!

    但对方的目的显然就是来搅局的,为首的那个人给两旁的人递了个眼神,让温烨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他们竟不再把精力放在对付他身上&,而是操纵那三条蛇往一旁山壁上撞去!温烨眼皮一跳*,出手便拦^,他身上带着阴人符使,却只有两个。但这个时候也好过没有&^*,他放了阴人出来去拦&,自己对付那剩下的一条蛇。他身上带着的符箓有限,刚才用了不少*,眼见着便要消耗殆尽。

    温烨不敢虚空制符,虚空制符调动的天地元气太多^*,眼下大动作对他们实在不利,谁知道动作太大会引发什么后果*?但不拿出狠招来,跟这些人僵持的时间久了,对他们也不利。

    眼下只有两个办法&,要么速战速决,要么拖延时间,等师父进境成功,或者等山下张老等人上来援手。

    温烨知道,他师父遇到这种敌袭都不起身&,必然是已经摸到了大乘的门槛^*。但他同时也知道*,进境需要的时间很长,绝不是一时半刻能成的事。而半山腰的情况即便被山下察觉,张度再快,没三个小时是上不来的^。

    三个小时……变数太大了!

    “别管那么多了,越等变数越大,速战速决吧!”衣妮奔过来,把身上所有的蛊虫都放出^,帮温烨压制着那三名阴阳师*,回头间冷声道^。

    温烨眉头皱着,心能这么办了^。这么拖下去&,即便是不温不火地斗,斗到最后也是要出事的*。速战速决^^,兴许……不会有事。他安慰自己,眼般的决意&!师父明知此时进境是冒险&,但她还是选择了冒险,因为有人等着她去救。那么*,他便也冒这个险,把自己的命一并赌上^!

    没有回答衣妮,温烨对她的回答只是抬手虚空画出一道符箓,反手震向那蛇的七寸!那蛇也感觉到此符的威力不是先前的符箓可比^,尾巴在山石上一拍*&,借力便往后退。但后头又有一道符来,那蛇一回头^,这才看见它头颅四周三道金符,呈三才位^,形势对它极为不妙。温烨根本就没给那蛇反应的机会*,三道符箓几乎是同时虚空制出*,同时震开^!那蛇被困在元气震开的波动几乎震碎了骨头,整个蛇身在空了下去*。

    后头三名被蛊虫压制着的阴阳师^^,其白^,嘴角流出血来*,抬眼间^,眼底血丝如/>

    他们是得到了确切消息,夏芍在昆仑山上修炼后才赶来的。路上的路标给他们找人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原本,他们的计划是由同行的泰国降头师们配合,悄无声息地摸上营地,在夏芍修炼的关键时候给她一击^,即便不死也能另她反噬自害。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可谁也没想到*,营地里的这两个人,竟然如此棘手!如果只有温烨一人,他即便有三头六臂,也挡不住他们四人和四人的式神??擅幌氲剿褂懈銮构瞥娴耐?,这个女人**,看着娇小玲珑,身上不知道带了多少毒虫^,黑压压一片挡在山路上,又是晚上^&,视线不明&,随便被哪只咬上一口&,他们都吃不了兜着走。因此*,对付这些毒虫^,反而比预料果不是这些毒虫分了他们的心神*,绝对不会让温烨一招就毁了一只式神!

    那三名阴阳师脸色难看^,温烨的脸色也不好看。

    以他炼气化神境界的修为**,能虚空制符已经是天赋卓然&,平时在山下斗法,他顶多能制出两道了*,今晚凭着昆仑山上灵气浓郁,他才一口气制出了三道来。但因要一击即三道一齐瞬发^^*,一瞬间抽空了自己身上如果不停下来打坐吐纳,恢复元气*,他是无法再制出符来的。

    但温烨知道^,对方不可能给他这个时间。而且,既然要速战速决,他也不想给对方喘息的时间。他从身上抓出一把黄色的空纸符来,将手指一口咬破^^,以童男精血借昆仑元气画符,这世上阳气最盛之物便是童男精血,修炼之人的精血更胜黑狗血数倍,乃是克制阴煞的最烈之物。此符一出,温烨便收回放出的两只阴人*,失去了对手的两条蛇却丝毫没有放松之感,蛇眼盯着那符,极为忌惮。

    但精血画符耗费的时间比虚空制符要长^*,往往一张符震出,被躲开之后便失去了作用,很难形成符阵*&。但温烨还是一张接着一张地画符^,画一张^,他的脸色便白一分&,旁边衣妮驱使着蛊虫&,忧心忡忡地看过一眼来*。但她无法帮忙&^,阴灵这东西*^,蛊虫无从下口,根本就对付不了^。而且,她这边也有情况&&。

    那三名阴阳师起初被蛊虫逼得很头痛,但其伤之后,他们便交头接耳说了几句话&&,然后情况便发生了变化。那受伤的人抬起头来&,眼神坚定,那表情……只有不畏死的人才有。

    说起不畏死^,衣妮自认为没人比她更了解这种心态。这些年四处寻找杀母亲的凶手&&,她多次都不惧豁出命去^。有几次^,再练成了凶险的蛊后^,在让不让那蛊虫寄生在身时&,她同样露出过这种表情&。那是必死的心态*&,而不怕死的人,往往是可以很疯狂的*。

    果然,那受伤了的阴阳师挡在两名同伴前头,掷出了三张人形纸片^。他的修为大抵没那么高,可以让他同时操控三只式神,因此在他强行操控式神向衣妮攻击的时候,他自身也露出了太多的破绽*。

    蛊虫就是在这个时候下的口^。衣妮太了解被蛊虫咬练蛊*,每练一种,都是由她第一个感受蛊噬之毒^,蛊的种类不同,^,或骨肉如虫咬,都绝不是好滋味*。而她今晚将身上的蛊都放了出去,天色太黑,连她都不知道咬到那阴阳师的是哪些蛊虫^^。只是看见蛊虫成群地往他身上爬,他露在外面操控式神的双手最先黑紫下来*,接着鼓起了铜钱般大的水泡,接着是他的脸*。蛊虫从他的眼睛鼻孔里钻进去^,又爬出来^,他身上的水泡开始破开^*,涌出一堆堆的蠕动,破开的皮下血肉模糊^,风里血腥气开始蔓延。

    场面太过瘆人和血腥,颇似一场活人祭祀*。那人身后的两名同伴却好像看不见这一幕,他们两人面对面站着&,手着法诀*,口

    衣妮对风水师的术法都了解甚少,更别提阴阳师。她只知那定是什么术法&,却不知作何用处*。她只看见面前意图攻击她的三张纸片开始掉落,对面那阴阳师血肉模糊地缓缓倒地**,她没时间多看一眼,驱使着剩下的蛊虫便冲向了后面那两名阴阳师。

    空气里^,却有什么东西开始动。

    那是一种隆隆的声响,好似远在天边^,又好似就在脚下^。那声音听得人心里发慌*,衣妮不自觉地停下动作,温烨的动作也一顿,两人同时听见了细微的咔嚓声&。

    那声音极细,半山腰呼啸的寒风里一时辨不清来自哪个方向,衣妮的眼睛却一痛,那感觉像是沙子迷了眼,她低头之时,感觉有些东西簌簌落在了她头顶上。顾不得眼睛的痛处,她霍然抬头,随即瞳眸狠狠一缩^!

    头顶上方^,是一片延伸出来的山石。那山石悬在营地上空,若远远地堪舆地势,这处地方就像是一条张着嘴的巨龙&,而他们的营地就安在龙口之/>

    现在*,上方的山石竟开始落下沙石,一条肉眼可见的缝隙正在以极快的速度蔓延!

    衣妮不知道,阴阳术与风水术对天地元气的操控和定义不同*,他们更为细化*,就连式神都可以分为水^、火&、风^、暗**、悍这几种^,比如日本神话传说童*,便属水系,而雾天狗等则属风系。如今这些传说存在,只有日本古老的家族才知道^。而今晚四名阴阳师出动的妖蛇虽与传说们的术法同样有着古老的传承^^。纵然现代传承丢失严重,不及古时术法的威力&&,但他们从一开始就很有目的性,他们先是不停地攻击这处山石,又辅以术法&,那片山石虽只成功裂开了一小道缝隙&,看在衣妮和温烨眼霹雳&。

    而正当两人抬头看头顶山石的时候&^,两名阴阳师齐喝一声,四周飞雪如盖,遮迷人眼,周围天地元气霎时被抽空一般**,两人和两条妖蛇全力的劲力一同向那山石上砸去!

    咔嚓一声*,本是细细的一条缝,霎时开裂出去,头顶的山石,眼看就要断裂砸下!

    温烨和衣妮一惊,两人再顾不得阴阳师*&,回身便往营地狂奔*!营地前的地上,莫非四人尚且趴在地上昏迷不醒*,那山石若断裂砸下,四人立时便可成为肉饼。但千钧一发的时间,他们已没有时间救人^,温烨在从四人身体上越过去的时候咬碎了牙,含了最后一口气,暗劲向后一震,将四人震出山口*!

    他没有回头^,不知自己的力道足不足以将四人一同送出危险地段,但他能做的只有这些。在劲力震出的一瞬^,他自己先一口血喷出来,脚下一个踉跄^,几乎是摔到夏芍面前。

    夏芍脸色发白^,嘴角隐隐有血迹**。温烨和衣妮一人一边搀了她的胳膊&,三人一齐往另一边的山路一跃,顺势滑了下去。

    这处风水穴两边都有路可通,只是当时一边看似山路平整,但却很可能是雪崩区&,因此他们选择了另一边上山^。此时营地上方山石要断,三人也顾不得什么了,只得冒险滑下去。

    这边的山路上山两个月来没人走过,而滑下去之后才知道^,山路确实是很阔&,没有另一边山路嶙峋的冰峰,三人背部着地,几乎是以躺着的姿势顺势往下滑,而身后却传来隆隆一声巨响^^,身下的大地都在抖,天崩地裂般的颤。

    不必回头都知道营地上方的山石终究还是断了^,一条龙脉的龙颚就这样毁了……

    大地在震*,温烨又咳出几口血来^,却咬着牙与衣妮一同掌握下滑的方向,但身下的雪却越来越软^,隆隆的震颤声体越滑越往雪深知不好^^&,与衣妮飞交一个眼神,两人同时颔首,就要配合着一齐站起。

    身后扑来呼啸的冷风*,吹卷着两人的发*,狂风让两人刚想有所动作便同时跌倒。

    跌倒的一瞬*&,两人仰起头,同时僵住了动作。

    山顶^,雪龙怒啸,扑卷砸来,转眼便到了头顶^。漫天漫地的白雪……

    雪崩了!

    ------题外话------

    今天抽时间我把上回群活动的奖发了*,有妞儿抢到了红包奖励还没来留言的,记得来留个言,把总数报给我就行&。

    〖启蒙书无弹窗∷纯s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八章 雪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八章 雪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