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京城乱局

    第四十五章京城乱局

    姜正祈想问肖奕的话是什么意思,肖奕却没有正面答他&,只道:“你回去等着吧&,四十九天之后&&,就是你们姜家翻身的时候&?!?br />
    姜正祈一惊&&,想说四十九天是不是太久了点&?夏芍已经走了一个多星期&&,就算四十九天之后姜家能翻身&,留给姜家的时间岂非只有一个月出头&&?那点时间能干什么&?

    但这话姜正祈没敢说出来。他知道,如果让姜家来动作,未必能救了父亲出来&&&,肖奕既然肯出手&&,人出来总比在里面强。到时候若是夏芍回来知道肖奕还活着&,她总该先找肖奕算账……

    两个人各怀鬼胎&&,事情就这么定下来&。姜正祈郑重地谢过肖奕&,也没问他要用什么法子让姜家翻身,只管回家等着&。

    等四十九天之后&&&。

    姜正祈却不知道&&,自他走的这天起&&,京城红墙之内,百年未动过的龙气&&&,缓缓而动……

    香港&。

    半山老宅里,身穿道袍的俊逸男人缓缓从风水阵晨阳,在充裕的海龙气了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京城方向&&。

    身后传来轮椅的声音,鹤发白须的老人由弟子推着出来&&,脸上尽是疲惫,仰头望向京城方向的眼却眯了眯&,“这是……”

    京城龙气有异!虽然很缓,但是到了他这等修为&&,还是能感觉得到&。

    如今京城已全部撤出,有本事能动得了京城龙气的人,除了肖奕不会有第二个人&。但他修为尚未大乘&,想要自如地调动天地元气尚且不能&,可若是布阵还是有可能的&。

    但唐宗伯还是目光闪动&,“他竟敢动京城龙气,他想干什么&?”

    无量子笑着转身&,晨阳映进他澄澈的眸&,干净而有种安抚人心的魔力&,“他想干什么,我们现如今也管不了了。不如他干他的,我们顾我们的&&。一天天数着日子&&,等昆仑那边的消息就好&?&&!?br />
    这话很实际,玄门现如今&,确实是没有多余的人能顾得上京城了。

    眼下&,无量子同他两人身在老宅&,一力护持着徐天胤。张了几个好手,出发去昆仑寻夏芍去了,如今老风水堂里跑内跑外的都是些年轻弟子&&,由丘启强和赵固两个人带着&。半山老宅这里看顾的只有海若一人&&。

    海若虽没敢将夏芍怀孕的事告诉徐康国&&&,却没敢瞒唐宗伯&。夏芍此去昆仑&&&&,三月能不能归且不说&&,她有孕在身&,若是出个什么事,海若可不敢担欺瞒掌门祖师的罪名&,只能将事情据实以告&&&。唐宗伯得知后&,又惊又喜又忧&,张跳起来&,回过神来撒丫子就往外走&&,要去老风水堂点几个人,跟着他一起去昆仑?&;故翘谱诓廖?,先将他给稳住了&&,瞒过了徐康国在香港的几天&&,待他前脚一回京&,张着人走了。

    无论夏芍三个月能否进境,这次去的人都必须护她周全。

    夏芍走的时候&,张在京城&,他们知道夏芍从哪里进昆仑,所以不会很难寻她&。算算时间,他们这时候应该到了昆仑山下了。

    唐宗伯望着天空&&&,看看京城的方向&,又看看昆仑的方向&&&,悠长地叹了口气&,苍老的眼天胤的情况目前还算稳定&,只是一直没有神智&,全靠风水阵引来海龙气维持着&&&&,但无量子估算得不错&,他的身体情况&&,顶多能维持三个月……

    夏志元夫妻目前还以旅游的名义被留在香港&&,三个月&,大概是瞒不住他们夫妻的……

    唐宗伯悠长地叹了口气&&,哪怕是瞒不住他们夫妻&,也不能让他们回去&??凑馇榭?,那边肖奕不知要出什么幺蛾子&。

    京城的龙脉自从最后那一个王朝的结束,龙气已所剩无几&,如今除了龙脉山上的&,剩下的都在红墙大院里&&&。如今只能感觉到肖奕动了京城的龙气&&&,却不知他动的是哪里的&,要做什么&。

    尽管不知&,自这天之后&,京城方向的龙气动势却一天比一天烈&,一天比一天让人瞧着心惊&。

    唐宗伯每天在房间里照看过徐天胤&&,都会出来对着天空看上一看&&,一次比一次看得时间久&&,一次比一次眉头皱得紧&&。

    直到第四十九天清早&,金乌刚从海平面上升起&&,无量子便从盘坐清澈的眼底被海边金乌映出一道金光&,海风拂来&&,身后的金铃清脆作响,院隐隐躁动不安。

    屋里&,唐宗伯感受到异样&&,令海若急推着出来,一出来便习惯性往天空看&,只见那边方向虽还晴空万里&,却隐隐泛出青乌&。这段日子一天比一天躁动的龙气出奇地平静下来&。静&,却隐隐觉得压抑,像极了暴风雨前的宁静&&,海风里都透着几分不祥的肃杀。

    “嘶&&!这是……”唐宗伯捻着花白胡须,还没把话说完,无量子便将目光从京城方向收了回来&,笑了笑。

    “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彼故悄歉逼骄驳难?&&,只是目光收回前笑着看了眼昆仑方向&。随后便闭上眼,调息阵&。

    唐宗伯只看了他一会儿,便转着轮椅快速回了房间,打电话去了&。

    ……

    也正是这天&&,京城极少数的高层知道&&,上头那位莫名病了。

    这病来得有点急&、有点重,医生方面说是操劳过度&,身体各方面都没有大问题,只是有点高热,退了就好了&&。事实也确实像医生所说,三天后便没了事&。

    但上头那位身体是没了事&,京城的风向却忽然变了。

    起先,是对姜系人马的调查渐渐停了,已经查出来的贪腐官员被处理了些&,剩下的人皆松了口气,暗道这场风波总算是要过去了&。唯有秦系的人有些意外&&,虽然心&,知道不可能把整个姜系都打压太死&,可这才几个月,这场风就停了&&,似乎比预期早了那么一些……

    但接下来还有更令人想不到的&,姜山被放回了家/>

    他是被暗着放回来的&&&,下面的人并不知情&,唯独高层的那几个人知道&,但心里也是很纳闷&,因为没有几个人清楚为什么会放姜山,他的罪名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就算姜系的打压结束&&&,姜山该伏法还是要伏法才是。其替姜家的更是郁闷无比&&,纷纷打听怎么回事&。但就连秦家也不清楚其秦家老爷子秦驰誉甚至去问了徐康国,连徐康国都摇了摇头。

    过了那么几天,上头便发了明了对姜山的调查结果&,说是审查之后发现事实不清&&,有重大疑点,令姜山暂时停职在家查&。

    事情一出&&,官场一片哗然&。原本以为那样的罪名&&&,进去了就不可能会出来&,没想到居然还能落个停职重新审查的结果&。这结果简直就是好得不能再好了&,明显就是还有翻身的可能&。

    而姜系在这几个月里虽然损失了几名大员&,也有不少人受到了打压,但姜家却一个人都没事&,姜山又放了回来,明显就是在这次事情伤了皮肉,未动筋骨&。

    官场上混的人&,都是人精&,一瞧这形势&,这几个月里离姜家要多远就有多远的人&&,这回又都纷纷贴了上来表示祝贺&&?&&?墒墙掖竺沤舯?,谁也不见&&,众人都当姜山是初回家,行事低调&,不敢招摇&,却没人知道&&&,姜山回家的次日早晨&,家了一个人。

    肖奕&&。

    和姜山被调查之前相比&&,肖奕的样子变化很大,但姜山的变化也不小&。原本就削瘦的一个人,现在更加瘦得见骨&,两人面对面坐着&&,谁也不问对方这段日子过得怎么样,只谈将来。

    “我听正祈说&&,肖先生说要给我们姜家富贵,不知我们姜家有没有胆量拿?”姜山在官场上给人的印象是笑起来很爽朗的一个人&&&,但此时他脸颊削瘦,脸色熬得蜡黄&&,笑起来颇有些阴嗖嗖的老狐狸的味道&&。

    肖奕一笑&&&,“看样子,姜委员是想告诉我&&,你们姜家有这个胆量了?&!?br />
    姜山哈哈一笑&&&,眼里却没有多少笑意&&,有的唯有慑人的精光&,“肖先生既然有本事让我逢凶化吉&,我对先生的造诣由衷钦佩。有先生在,我们姜家有什么不敢赌的&&&&?&&!?br />
    肖奕也笑了笑,眼里同样没多少笑意&,目光比姜山还要慑人&&,“姜委员知道你这次为什么能逢凶化吉么?”

    姜山一愣&,知道肖奕要说的无非就是玄学易理那方面的事&,说出来他也未必听得懂&&,但还是很给面子&,“请先生赐教&&?!?br />
    肖奕的笑容里带了些讥诮,“我动了京城的龙气。国内龙脉起于昆仑&&,二十四条龙脉,每一条一个王朝&。京城这条龙脉气数已尽百年&,只是当初京城建制上颇讲风水&,龙气聚于红墙之内&,虽再撑不起一个帝王之朝&&,却撑得住现在这十年一届的兴衰&&。我将龙气引入你们姜家&,你们要是有胆量&,翻身不是没有可能,就看你们敢不敢想了&?!?br />
    这话并不难懂&,虽然听起来有些虚无缥缈&&,姜山还是一口气喘在胸口,许久没能放下。

    敢不敢想&?

    姜家在求的&,不一直都是这个最高的富贵?

    姜山盯着肖奕不语&&,客厅里久久气氛沉重胶着,唯有姜山眼底跃动的光芒透露出他内心的激动&&。

    但激动归激动,姜山可不是傻子&,他缓缓笑了&&,“真的要谢谢肖先生。只不过……我听正祈说&,徐家那边&&,那位孙媳妇似乎……”

    姜山的话没说完,只是望着肖奕&&,缓缓地笑,意思很明显&。肖奕不是夏芍的对手&,他现在有本事救姜家&&,甚至放话给姜家富贵&&&,但那是在夏芍不在的情况下。夏芍走了两个月了,眼看还有一个月就回,姜家的富贵不会只在这一个月吧?

    如果肖奕解决不了夏芍&,那什么富贵都是虚无缥缈的&&。姜山不喜欢做春秋大梦&,他要的是实打实的春秋大业。龙气这种东西他也就是听听&,他看不见也摸不着&,他能相信的唯有能看得见的形势和敌手。

    “哼!”肖奕却哼了哼&,眼里一瞬迸出阴郁的光&,笑意更加讥诮&,“放心吧&,她回不来的&?&!?br />
    昆仑那种地方,要死个人太容易了&&&。

    姜山不明白肖奕这话从何说起&,但肖奕没打算解释&。夏芍在这个时候不该放下一切去昆仑,他们这一行的人&,去昆仑要么是勘风水&,要么是修炼?&?晌蘼巯纳质腔谀闹掷碛?,她都没有现在走的道理&。她现在一切地走了&,只能说明一点——发生了对她来说很紧要的事&&,让她不得不走。

    肖奕曾试着推演过&,可他竟然推演不出来&。但他记得姜正祈曾说过徐家的奇怪举动&&,于是笑了笑,“徐家出事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过了这村没这店&。我会负责把夏芍留在昆仑&,你们能不能把握机会,那是你们的事&?!?br />
    说完&&,他便出了姜家大门&,走了&。

    ……

    肖奕屡屡在夏芍面前受挫&,他这回又说这样的话,可信度在姜山心里是不高的&&。但他却不敢干坐在家等肖奕的成果&&。如果肖奕成功了&,而姜家什么也没做,岂非惹他不高兴&?

    所以&&,姜家很快便有了行动。

    于是,官场上又有风吹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风向转了&,吹向了秦系。确切地说&,是吹向了秦家。

    姜山回来后,见过他的人很少&&,人人都道他是低调避祸&,但没想到姜家还是有行动&&。只不过&&,姜系如今伤了元气不宜大动&&&,报复行动便没大范围开火,而是只对准了秦家&,对准了秦瀚霖&&。

    秦瀚霖年前受了军校录取事情上的牵连&&&,目前赋闲在家&&。这件事情原本已经告一段落了&,没想到&,姜家竟又提了出来&&&!

    他们提出几个疑点,意思是指秦瀚霖并非如同之前调查的那般,是发现了地方在军校录取上的贪腐情况&,才迫使当时的人把名额归还原主的&,而是他亲自动的手&,他的目的就是出于私情!

    这事一提出来&,京城的空气又紧张了起来&。虽说姜家是没大动,但他们动的是秦瀚霖&&&&,动静依旧不小&。有人实在想不通&,眼下明显是秦系强&,下届的事基本定了,姜山能回来就已经是意外之喜了&&&,还折腾什么&&?这么折腾下去&&,上头那位万一恼了怎么办&&?

    果然&&,秦家对此事反应很激烈,事情很快就闹得动静大了&。

    可是奇怪的是&&,上头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任两家闹了起来&&&。这下子&&,下面的人不由有点傻眼,纷纷猜测起了上头是什么意思来。难不成&,是这几个月秦系势太强了,上头要反过来敲打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姜家这次的发难&&&,可就是上面默许的了……

    不管下面的人猜测的对与不对&,这案子还真就重审了起来&&。

    张汝蔓在训练场上出来时,看见警车上下来的人&&,当即便皱了眉头&。

    到了警局&&&,警方的询问和当初没什么两样&,主要就是问她和秦瀚霖怎么认识的&,又问了当初录取的事&。张汝蔓很纳闷,“怎么&,这案子不是审完了&&?”

    她在校训练,几乎是半封闭式的&,外界的事她也不感兴趣&&,压根就不知道官场上最近吹着的风&。但一听警方问的是当初录取的事&,她心里便咯噔一声。

    她不过就是个军校的学生&&,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这案子要是又出什么岔子&&,她来的。是……秦瀚霖又出什么事了?

    “案子有疑点,我们需要重新录份笔录&,希望你配合&?!蹦茄段实木碧然顾悴淮?&,却证实了张汝蔓心r />

    她有问有答&&,看起来十分坦然&。但警方问完了当初问的话之后&&,却没放她离开,而是针对她和秦瀚霖,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你跟秦瀚霖私下里常见面吗&?”

    “你们常通电话或者是发信息吗&&?”

    “我们这里有张通话记录单&,证明你们私底下有联系&,对此你有什么解释?”

    “你们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不是很熟?”

    ……

    张汝蔓盯着那张没几通电话的记录单&&,眉头挑得老高&&,眼神冷飕飕&,“你的意思是&&,要我帮你数数&&&&,我们俩打过几个电话&&?”

    对面三名警员顿时面露尴尬&,他们也知道&,这记录单上的通话数目和时间少得可怜,压根就不足以证明两人很熟。就这通话数目,恐怕比普通朋友还淡&?&&&?墒撬且裁话旆?&&,上面发话了&,必须要从这女孩子身上打开缺口&&&&,而且要不计手段&!

    不计手段,这事他们还不敢&。毕竟这女孩子是夏芍的表妹&&&&,徐天胤的未来小姨子。京城方面的警局可是怕了夏芍了&&,现在警局里都称夏芍是克星&&,当初在青市也好&&,在京城也好&&,她进过的局子到最后都很倒霉&、很倒霉……

    上面的话他们不敢不办&,但为了自己着想&,这回怎么都得温和点&&,希望这女孩子的配合度高点&。

    张汝蔓确实很配合&&,她从兜里掏出手机,边按边问:“我们俩还发的信息要不要给你们看看内容&?”

    三名警员一听&&,一齐伸长了脖子&&。只见张汝蔓的手指在手机上按啊按啊按,按了两下&,忽然抬头&&,冲他们一笑&。

    这一笑&&,牙齿洁白,分外明媚&,两条英气的眉毛更是飞起来般,“不好意思,刚想起来&,早删了&?!?br />
    三名警员一噎,伸出去的脖子差点闪歪了&!这是耍他们呢?

    张汝蔓却收起手机站了起来&,脸上笑容一敛&,木着表情看了眼手表&,“抱歉&,我的外出时间快结束了&&,得回学校报到。拜拜&&&!”说完&,她转身就往外走&,后头三名警员赶紧站起来喊她&&&&,却不敢硬拦&,张汝蔓挥了挥手&,头也没回&&,步子迈得要多潇洒有多潇洒&&,大摇大摆地走了。

    但一出警局&,她的脸就沉了下来&,全然不见潇洒姿态。抬手叫了辆出租车后,张汝蔓上了车便拿出了手机。她和秦瀚霖的短信&&&,其实并没有删。她其实没有留短信的习惯,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留着他的……但现在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她删不删都没用&,警方如果办理相关手续,是可以查出短信内容的&&&。他们今天没拿出来&&,应该是手续还没办好,没来得及查。

    她虽然不谙官场那一套&&,但不代表她傻&。今天警方一句句的话&&&,问的都是她和秦瀚霖的关系&。显然,假如查出两人有暧昧关系&,那么这案子就对秦瀚霖很不利。对方完全可以说他因私操控录取名额&&。

    这案子不是已经结束了么?怎么又被提起来了&&&?

    张汝蔓虽然不知出了什么事&,但也知绝对不是好事&&。她没给秦瀚霖打电话&&,她没那么傻&,这时候让人查出来两人通话&,那就真说不清了&。她拿着手机,给夏芍拨去了电话。但出人意料的是&&,电话竟然打不通!

    张汝蔓愣了好一阵儿&&,连续打了好几遍都是一样的结果,她脸色一变&&,紧接着便让司机改了道&,不回军校了&&,而是转了个弯儿&,去了京城大学&。

    车子停在京城大学门口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大学门口灯光亮堂,张汝蔓一下车就愣了愣&。

    门口一群人围着,里面是学生&,外头是路过的市民&,保安在往挤&&&,叫骂的&&、叫好的,竟是有人在打架&&。

    大学生打架的事不新鲜&&,张汝蔓没那个闲工夫管别人的闲事&,她迈着步子就往校门里走&&&,想去找夏芍&。却在经过人群的时候,听见有女孩子带着哭腔的劝架,“别打了!别打了……”

    有人在旁边纳凉看戏,带着笑腔道:“干嘛不打?没血气的男人不是男人&!铭旭&,狠狠揍那小子!”

    张汝蔓倏地一停,一扭头&&,目光一扫,果然在人群外围扫到笑得风骚的柳仙仙,旁边那扒着她的正是苗妍&,已经急得哭了&&。

    不远处元泽沉着脸&,见几个男青年脸色不善,要往里冲&,一个眼神扫过去&&,那几人瞧着极忌惮他&,步子纷纷顿住&&,没敢往里凑热闹。

    这时&&,保安已经挤进了人群,驱离人群的驱离人群,拉架的拉架,人群散了散&,这才看见里面的情况&。里面,周铭旭把一个男人按在地上&,抡圆了膀子揍&,一拳接一拳都打在实处,闷响听得人心惊&&。那男人脸上已经被血糊满了&&,眼都睁不开了。

    要不是扒着柳仙仙&,苗妍站都站不稳了,急得眼泪直往外涌,一声声喊:“别打了&&!别打了&!会出人命的……”

    正喊着的时候,保安已经把人拉开了,周铭旭身上也有伤&,脸上手上都是血&,显然也伤得不轻&,两名保安一左一右架着他,便把他拖到了一旁。地上那男人伤得比他重&,已经起不来了。

    这时,之前在外头被元泽盯住的几人再也顾不上其他,慌忙冲了进来&&&,一看地上那人的情况&,立刻骂了一声&,见周铭旭被保安架着&&&,当即发狠地飞起一脚&&&,朝着他肚子上就踹了过去&!

    保安又惊又怒,大声喝斥!

    元泽沉着脸便往这边冲&。

    苗妍喊了声“铭旭”&,也不知哪来的胆子和力气&&,便往这边跑。

    踹来周铭旭肚子上的那条飞腿已经被拦住了&&!

    所有人都愣了&&,人群哗地一声&,不少人眨了眨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出个女孩子来&。女孩子穿着身军绿的外套,眉眼颇有几分英气&,出手也极为利落。挡住那男人的腿便抬手往人膝盖处一压,疼得那男人当场惨嚎一声,嘴刚张开,女孩子随手一掀,便把人给掀得一个踉跄&,跌了出去&&!

    女孩子拍拍手&,看似轻巧,却挡在周铭旭身前&,一动不动&,把奔过来的元泽&&&、苗妍和柳仙仙都给瞧愣了。

    “张汝蔓&?你个男人婆,你怎么来了&?”

    张汝蔓回身&&,没理柳仙仙&,却一扫周围&&,问元泽&,“我还想问问&,这里什么情况呢?”

    这时&,那跌出去的男人已被同伴接住&,回过神来一声叫骂&,眼神却很惊骇。他一个男人&,刚才飞起一脚&,那力度就算是个男人也不好接&,居然被个女人给接了下来&,一看就知道是个厉害的&&&。

    张汝蔓冷着眼,看了眼那骂骂咧咧的男人&&,一指地上躺着的人&&,“你确定现在有比送他去医院更要紧的事?我估计这人都快嗝屁了&&?&&!?br />
    话虽不几个愤怒的男青年给说醒了&,几个人围上去,七嘴少”&&&,有人打了电话叫了救护车&。

    张汝蔓在一旁瞧着&,弯了弯嘴角。鼓少&?是挺鼓的……那脸都快肥成猪头了。这帮人&,要按着她高,敢冲她骂骂咧咧的&,她非要教训一顿不可!可是现在读军校&&,校规严,她答应她姐要好好读这军校&,自然不敢随便犯事&,尤其还是在她姐校门口……要是被她知道她在她校门口打架&&,那后果&,她想都不敢想&。她从小可以说连她爸妈都不怕&,就怕她姐&!

    想起夏芍来&&,张汝蔓这才在元泽等人身旁扫了扫&&,“咦?我姐呢&?”

    她就是知道现在是吃晚饭的时候&,她姐喜欢和朋友们一起吃饭,她才来京城大学找人的&&&。

    这时候&&&,苗妍已经过来扶住了周铭旭&&,眼泪汪汪地察看他的伤&,带着哭腔打了电话,也叫了救护车。张汝蔓扫了一眼&,想问到底怎么回事&&,却没心思&,只想赶紧找到夏芍。

    元泽却愣了愣&&,“你姐不在京城&,怎么&&,你不知道?”

    元泽一垂眸&&,她已经走了两个月了……电话一直不通&,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张汝蔓张了张嘴&&,这回换她愣了&。

    “??&?”

    ------题外话------

    这两天太冷了,听说不少人感冒了,大家都注意加衣啊&&。

    本来打算这几天去医院建卡&&,天气冷也没敢出去&,都感冒两回了&,实在不想再感冒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五章 京城乱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五章 京城乱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