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猜心之战

    张中先眼一眯,身旁丘启强三人脸色凝重&,“师父!”

    这下不妙了,冷老爷子的灵体已经成形*^^^,对方又有三名降头师在,师父又消耗过重,今晚这日子^,恐怕……

    正当丘启强三人心中不报乐观态度的时候&,灵体呼啸着冲着四人扑了过来^!三人脸色一变,随手震出数道符箓,张中先趁此时机将手中的长幡一横&,手指快速在幡上画符&,巨大的吸力向灵体吸去,冷老爷子的灵体却丝毫不惧**,直冲而来^,数道符箓在他身前三寸皆化作黑灰*!

    “退后&!”张中先甩手间&,丘启强三人已感觉到令人脊背发寒的煞力,以元阳护住周身,三人竟仍觉得手脚发冷&,心口如遭重击*。

    本能地退后时^,海若一抬头^,眼神一变,“他们要逃^!”

    张中先眼一扫&,正见三名降头师趁机跑上了坡道&,眼看就要到了车旁伯府嫡女最新章节。

    丘启强和赵固一愣^,这三人是不想要冷老爷子的灵体了?

    正想着,三人拉开车门上了车,中间那名降头师在坐进车里后,手从车窗里伸出来&&,将手中的东西一震,扑向张中先的灵体忽然像受到了感召^,转身飘向公路上车子的方向^&。

    那车子刚好停在路灯旁,昏黄的灯光里,张中先一行总算看清了那是什么东西。那名降头师手里拿着的是一撮长发,红绳绑着*^,一看就是女子的。

    不必说了,这一定是冷以欣的头发&!怪不得*,灵体会跟着走,那头发上有灵体最留恋的气机存在**!

    张中先啐骂一声&^,脸色沉得吓人,周身元气忽然暴涨^!

    “想走^&?留下命来^!”老人暴喝一声,惊得丘启强三人齐齐后退&,目露惊骇与担忧^。

    师父的元气今晚消耗不少,此时元气这般暴涨,这是要耗尽元阳^?

    “师父&!不可&&!”

    “太危险了^!”

    三人齐喝,却没阻止得了张中先&^。张中先周身暴涨的元阳在涨开之后骤然一缩*^,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右臂冲去!老人的右臂在极短的时间内,像是裹在一重金光里*,这一幕看得丘启强三人都愣了。

    这是什么招法&*?他们从来都没见过!

    张中先却死死盯着公路上的车子,右臂一震,一道气劲似乎从右臂震了出去!那气劲看不见摸不着,只隐约在震出的时候^,看见是一道鹰爪的形状,看得丘启强三人倒吸一口气&*!

    这是?气劲外放&?

    气劲外放,到了炼气化神的境界,领悟了暗劲之后,一般的高手都能做到**^。但是暗劲的劲力最多只能震出三尺,绝对震不出这么远!这气劲不像只是外放这么简单,刚才那一瞬鹰爪的形状*,似乎已经实质化了^!

    嘶&*&!师父的修为&,莫非炼神还虚了*?

    只有张中先知道^,他的修为尚没有达到。若是达到,此刻的气劲应该更清晰*。从英国回来后,夏芍每个月都会来一趟香港&&,为唐宗伯调理双腿**,玄门所有的弟子都能有幸在半山别墅里打坐吐纳^,而他更经历过去年在英国时的奇遇,龙气令他身上多年的隐疾痊愈无踪*,他却并没有进境的预兆&,似乎资质所限,已经进入了瓶颈期*。但凭着阅历^*,他对龙气的理解也比弟子们更为深刻些,这大半年来^&,竟在持续不断地潜心感悟中*,渐渐感觉摸到了一些进境的门槛^&。

    这招法并非进境之后修习得来的&^,而是他在有所领悟之后,自创的。玄门弟子多修习内家功法,他却一直因为性情刚直^&,喜好修炼外家功法**,这一手鹰爪功是他年轻时最喜修炼的功夫&,有所领悟之后,他便自创将元阳与暗劲以及功法相融合,做到外发置敌^。

    这一招,因为尚不成熟^,连掌门师兄都不知道^。但今晚*,张中先豁出去了*,总不能让这群兔崽子这么容易就走&*!

    冒着元气耗尽的危险&,他这一记招法直冲公路上的车子&。那车子,车门已经关上,车窗正在上摇,车子已经发动,张中先的招法却去得很快*,劲力如同一道劲风^^,在丘启强三人还震惊的时候,只听砰地一声&,车窗玻璃应声而碎!

    刚刚发动的车子,车身在原地猛地擦到公路另一边&**,车里有惊声的对话传来,碎裂的车窗里*,却忽然伸出一人的脑袋!

    那人正是拿着冷以欣头发的降头师^,他的脑袋伸出车窗,却不像是自愿伸出来的。路灯下,只见那人脖颈抻得老长^^,脖子下方的阴影处似有一道深深的五指印。五指印扣着&*,那名降头师的双眼满是血丝得凸出来&,脸色发青*,嘴唇发紫,嗓子里发出骨节要被捏碎般的咯咯声响重生之调教娱乐圈&。本就是一张削瘦的面庞*,此刻更显得只剩一双凸出的双眼^&*。

    那双眼死死地盯着公路对面坡下的一名老人*,张中先也盯着那名降头师^&*,脸色此刻也憋得青紫,腮帮子咬得额头的青筋都露了出来*。元阳即将耗尽,元气外放也加速了元阳的消耗,张中先眼中凶光一放,捏着那名降头师的脖子*^,咔嚓一转*^&,狠狠往下一拽*^!

    噗*!

    只听寂静的夜色里一声尖利之物刺破喉咙的声音^,那名降头师的脖子整个卡在车窗玻璃上^&。那面玻璃刚才被张中先震碎^**,尖利如刀^^,玻璃从喉口穿进去*^,侧面穿出来,血汩汩地淌下来^,转眼染了整扇车门**^。

    那名降头师身体脑袋剧烈地颤抖*,没一会儿便两眼翻白……这突来的情况,惊得车里两名降头师都一时没反应过来^*。

    张中先却一口血喷了出来*,往后一退!海若三人赶紧扶住他^,而一行人的动作也惊醒了车里的降头师&,司机赶紧开车,不顾车窗处扎着的脑袋^,加足马力狂驰而去^。

    丘启强在后头一皱眉头&,阴煞聚集^&*,急速追赶那辆车,车窗里却飞窜出十数条蜈蚣^。张中先元气耗损厉害,海若与赵固两人将他护住,丘启强一人解决了那十几条蜈蚣后,转过身来查看师父的伤情。

    张中先一摆手,“不碍事,休息一晚就好了&&!?br />
    “师父*&,那两个人和冷老爷子的灵体怎么办^*?让他们给跑了!”赵固道。

    “我们先送师父回去休息?!焙H羲祷凹淝屏搜鄣厣系陌揍?&,道^,“这幡里困着那两名鬼童,那两人逃再远我们也能找到!”

    “不用了^&?&!闭胖邢热次孀判?,哼笑一声^,“抓他们两个,不如抓他们一窝!冷老头儿肯定是带去给他孙女的&&,他们的目的地是京城。我们先回香港,冷老头还没出殡&,找他的灵体&?哼^,容易&!”

    赵固和海若互望一眼,缓缓点头,“师叔在京城一直在找冷以欣^,她若是找冷老爷子,想必很容易^。不过,我们要快!”

    张中先点点头*,原本他们是打算明早再走的&^,现在不得不临时改变主意,“今晚就走&**!”

    ……

    张中先三人返回香港的当晚,两名降头师也连夜返回了京城^。

    唐宗伯得知了东京的事后一夜未眠,黎明时分&**,他下了决定*,决定依旧让冷老爷子出殡&,入土为安。只是留下他生前的一些物件&,拿去京城*,用以查找他灵体的所在*。

    既然要去京城,唐宗伯自然给夏芍打了电话^^。

    夏芍接到电话的时候刚起床,听了昨晚的事和师父的决定后,扶额一笑,“师父^,肖奕八成也没想到你们会去东京,连我都忘了这事儿。但是那两名降头师还活着^&*,回去之后必然会将详情告知。以肖奕的头脑*,他怎会想不到我们会用那两名鬼童和冷老爷子的生前物来寻他&?我猜,那两人现在要么被杀了灭口^,要么就是和冷老的灵体在一起&,肖奕布了陷阱*,等我们送上门呢&!?br />
    两种猜测,夏芍更倾向于后者。

    若是那两人没带回冷老爷子的灵体*,还将两名鬼童留在了玄门手上,回去京城必然是死路一条。但他们带回了冷老爷子的灵体,就未必会死*。因为杀了他们不过是断了和鬼童的联系*,冷老的灵体却还在。肖奕总不能杀了冷以欣吧?

    他最有可能的做法是暂不允许冷以欣和冷老的灵体在一处^,由那两名降头师独自保存*,设下引诱玄门前来的陷阱^。这样一来,那两名降头师还能在死前最后被他利用一把,物尽其用,应该是肖奕的风格。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是木匠皇帝?!碧谱诓?*,所以他才一晚没睡&&,正是在考虑这事***,“既然这样,也不急于一时&。今天出殡的事一完^&,明天师父就带人过去。你且在那边稍安勿躁,等我们去了再动手&?!?br />
    “嗯?&!毕纳钟α艘簧?,便挂了电话^^。放下电话后^*,她却深意地一笑*^。

    肖奕和她交过手,在她手上吃过亏,他应该知道她的行事风格*。所以,她能猜出他会如何处置*^,他应该也能猜到她猜得出来。所以&*,他会不会反其道而行&,有什么更特别的应对,现在还说不好&*。

    这事还真让夏芍猜对了。

    肖奕也一晚没睡&,天将黎明的时候*,他叫来了那两名降头师&&,用泰国话道:“你们带着老爷子去京郊,摆开阵法,用你们养鬼的方式祭炼&?*!?br />
    那两名降头师也不蠢,一听这话便面露怒意*,“肖先生^,你是要抛弃我们?”

    “用你们中国话说&,是要把我们当弃子吗?”

    “昨晚乃独为了冷小姐死了!我们从泰国来这里帮你,你不要忘了^,你身边的人手都是我们的人*!”一人忍不住怒道。

    他们的人现在住在京城市中心的一座公寓里*^,京郊根本就不是他们的据点。现在让他们去京郊,还要带上冷老爷子的灵体^,不就是要把他们隔离开的意思?

    肖奕转过身来^,对其中一名降头师的愤怒反应冷淡,略带嘲讽,“你们也不要忘了&,通密死后*,泰国首席降头大师的宝座被别人抢去,你们这些通密门下的弟子根本就生存不下去^,是我邀请你们来京城的*。我们之间有共同利益^&,是在相互帮助,而不是你们在帮我?!?br />
    “可你现在是要抛弃我们!”那名降头师一噎*^&,接着又道。

    “我若是抛弃你们,就不会将老爷子的灵体交给你们。他对我未婚妻的意义&,看样子你们不懂?!毙ま壤涞赝拍敲低肥?*,“我给你们机会祭炼他*,正是对你们的信任。他的修为,不是你们两人能对付的,我会将未婚妻的气机给你们,你们负责祭炼灵体*。我敢保证^&**,对方没那么快来?!?br />
    两名降头师一愣&*,互相看了一眼^&。确实*^&&,这灵体很强*,比他们曾经养过的任何鬼童都强。正因为如此,他们想祭炼这灵体&,灵体未必听从他们的&**,强行祭炼,很有可能会反噬^。但是肖奕的意思是让两人以冷以欣的气机为引子,祭炼灵体*。这灵体练得越凶*,对冷以欣的盺&;ぞ驮礁?。但同样的,冷以欣的气机在他们手上,想来肖奕也不敢耍什么花样。

    “你怎么知道对方没那么快来*?”两人稍稍安了心^&,一人狐疑道*。

    肖奕一哼^,“我太了解她了^。她一定以为你们是我布下的陷阱&*^,在没有找到我之前,她就算知道你们在哪儿*^&,也不会冒然前来的。她的小心^&*,就是你们的时间。等你们将灵体祭炼完毕&,少说也要七七四十九天。到那时候*,一切也该有个了结了&&?&*!?br />
    两名降头师皱了皱眉*,真的*?

    真的还是假的^,两人如今似乎都没有太多的选择*。沉默了一阵儿之后,两人只得点头听从。

    但离去之前*,肖奕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莫名的冷,“我将未婚妻的气机交给你们*,正是我信任你们的证明^。你们可不要用她的气机做些不该做的事,否则……我敢保证,你们的同伴不会在乎你们的死亡,他们中会有人乐意接替你们的工作^&?&*!?br />
    两人脸色一变*&,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其实&,他们刚才还真想过留一手&,用冷以欣的头发下个蛊&。到时候用来当自己的保命符&^。没想到&*,肖奕提前察觉到了。这男人的修为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

    “肖先生言重了,我们降头师对待盟友是很真诚的*&!逼渲幸蝗嘶赝匪盗艘痪?^,便与同伴转身离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一章 猜心之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一章 猜心之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