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策反*,内应

    责任感&*?

    方筠听见这三个字自嘲地一笑,她当初并非因为责任感^,她只是害怕而已^^。为此,她后悔自责了十年。现在的她,明白家族的意义,明白自己的责任*,所以,她听得懂夏芍的意思*。

    “我不懂夏小姐的意思^?!狈襟拚饷此凳且蛭醯貌豢伤家?。

    “若方小姐的责任感来自派系,那当我什么都没说,如果来自家族,我倒有句话想说&*?&!毕纳只故悄歉备呱钅獾男σ?,慢悠悠喝了口茶&。

    “什么话^^?”方筠盯着夏芍,眼一眨不眨,不放过她的任何表情。

    “你是方家的女儿,当然要维护方家的利益&。但方家的利益&*,姜系未必给得了^?!毕纳忠恍。

    方筠却不可思议地瞪圆了眼,她真的敢说出来^!她之前就听得懂夏芍的意思&,但没想到她真的敢说^!

    “夏小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方筠沉下脸来,看了眼徐天胤^。徐天胤除了给夏芍添茶外,便坐在她身旁不动,不说话,俨然跟这件事无关。以方筠对徐天胤的了解^^,他不像是关心派系争斗的人^^。而且以徐家的地位来说,无论姜系或者秦系胜出^,两派的人都不可能动徐家。外界再认为徐家是支持秦系的,徐家也可以超然于外,完全不必蹚这浑水*。

    那方筠就不明白了*,夏芍为什么要跟她说这番话,“这话是夏小姐的意思,还是老爷子的意思&?难不成&,徐家打算公开支持秦系了么?”

    “老爷子向来都不主张徐家参与派系争斗^,这方小姐应该知道?^!毕纳执鬼Φ?&。

    “那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跟我说这番话!狈襟拗迕嫉?。

    夏芍抬起眼来,眉眼含笑&,意态悠然*,眸中的神色却令人一震*^,“我只能告诉你*,姜系^,必败&!”

    方筠脸色一变&,盯了夏芍许久*,才沉着脸问:“你凭什么这么说?”

    难不成,是徐老爷子跟上头那位走得近,有什么内部消息?

    夏芍却眨眨眼,眉毛一挑*&,不明说了&。她目光在方筠脸上一转*,落去她的手上,忽然换了话题*,“方小姐,你的左手可以给我看看么*^?”

    这话跟两人正在谈的事完全不相干*,方筠莫名其妙^,皱眉问:“做什么?”

    “方小姐尽管给我看看就是了,准或不准,你都没有损失?!毕纳中Φ??

    准或不准?方筠有些发懵,脑海里竟然掠过一个念头——这是要看她的手相?

    这简直跟两人谈的事大相径庭,甚至有点摸不着边际的滑稽,可方筠不知为什么,迎着夏芍悠然含笑的目光,她竟然当真伸出了手^。手一伸出来&,她就后悔了。她在国外接受过十年的严格训练^**,其中有一项课程是训练学员的自制力^。尤其是在谈话过程中,如何不被对方转移注意力,如何不必对方牵着鼻子走。这项课程*,她的成绩一直是优秀^&,因为身在方家,她从小就会接触各种带有目的性的试探*,所以在谈话的时候^*,她很少被对方绕进去?^*?墒?^^,今天自从来了茶餐厅^,她总觉得一切步调都在夏芍手里。

    这个女孩子^,比她小八岁!当初在她刚去国外两年的时候,她哪里有这掌控大局的气?*??

    方筠皱着眉,手已在夏芍手里&。夏芍看的是她的左手*^*,看起来,她真的是在看她的手相,只是看的时间不是很长*&,可以说&,她只是瞥了一眼&,便笑了起来,“真没看出来,方小姐小时候性格并没有现在开朗&,很内向的性格?!?br />
    但只是这句简单的话,便让方筠愣住了*。

    夏芍并没有看方筠,而是放开了她的手*,捧起茶杯笑道:“方小姐手上幼时的纹路很乱,家庭环境其实不太利于你的成长。你如今的性情应该是到了国外后才慢慢改变的^?!?br />
    方筠蹙眉^。

    夏芍继续道:“你手掌乾宫有金星环*,而且从纹路看来,你幼时父亲曾离开过你很长一段时间,你并没有得到太多父母的关爱^,因此你有很深的恋父情结*?&!?br />
    方筠眉头还是蹙紧。

    “学历纹路三颗星^,你在国外从本科一直读到博士*,但是博士课程你中途放弃了&?!?br />
    方筠眼神一变&。

    “你感情线的支线很多&,说明感情经历比较复杂&*。有很多人追求过你&,你也试着跟其他男人交往过^,但是都没有成功。其实你是个不错的女人,一旦确定了交往对象&,很会为对方考虑,很体贴对方&。这点从你的感情线于木星丘、土星丘间入了指缝便能窥探一二?^?墒悄愕母星橐恢倍家允О芨嬷?,你知道原因么^?”

    方筠不语,但表情凝重。

    “因为你的生命线上有痴情线*,一直在留恋第一个恋人?!?br />
    方筠一震!目露震惊,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夏芍说的都没错^,确实句句都准!但这些*,真的是通过她的手相看出来的?

    没错,她小时候因为家庭的原因,其实很内向。因为和秦瀚霖同年,他们在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了,他从小就是捣蛋鬼,搞怪的功夫一把罩&,很会耍宝^&。因为他&^,她小时候才有了一些快乐。长大后,两人自然而然地就走到了一起*,可是最终因为派系之别,留下了十年的遗憾。但这件事,夏芍若是问秦瀚霖^,他也许不会隐瞒^。

    没错,她小时候父亲是有几年不在家中&,在地方军区任职^&。但方家身在军界,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去地方任职是很正常的事,就连徐天胤不也在青省军区任职了三年吗&?这点根本不必看手相。

    没错,她虽然身为方家千金,但父母从小就对她教导严厉&,那并不是她想要得到的关爱,所以她一直不快乐*。这点夏芍说得也对,但还是那句话,她问问秦瀚霖就知道*。

    至于她的学历&,这在她的军方档案里就有,这档案是公开的^,徐天胤就能查出来。而她在国外的感情经历虽然比起这些,算是隐秘的,但是以徐天胤掌控着的地下情报系统&&,要查简直是小事一桩**。

    其实,徐天胤是地下世界掌控者的这件事就连她的父亲也不知道,这是军方的最高机密^。她是在国外的时候&,有一次执行绝密任务,为了任务的顺利完成,组织上透露给她的&。但这件事要求绝对保密,毕竟军方的人跟无法度的地下世界是不能有明面上的牵扯的,一旦披露*,舆论会对军方的形象不利^。世界各国政要也并不知令人闻风丧胆的孤狼是哪国人^,具体身份是什么。这件事一旦曝光,影响不小^。

    但正因为她知道*^,所以她明白*,夏芍想要查她的底细&,只要有徐天胤在&,一切都太容易*!

    方筠的眼里有明显的怀疑,她本来就不是信风水命理的人&,现在一想,一切也都说得通^*。世上不少骗术大师都会这手段&,说来这种先查清对方底细的手段在骗术里^,还真称不上高端。

    夏芍迎着方筠的目光^,却好像看不出她的怀疑和轻嘲,淡淡一笑&,“只要你一直被当年的感情困扰^,无论你谈几次感情,都不会成功。就在今年,有个男人向你求婚*,但你拒绝了^&。不过,你拒绝了也好,今年是你的大运之年*,却并非利婚姻之年。在非婚姻之年动婚姻*,即便你答应了,也不会顺利的?!?br />
    方筠一愣,眼底的怀疑和轻嘲一瞬间被震惊所取代!这事……确实有!不过^,那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求婚,只是在她回国之前&,有个在交往的男人向她求婚^,口头上向她暗示过结婚的事*。其实两个人在一起时,真的很开心*,可是一听到结婚,她的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人的影子便是秦瀚霖……虽然明知跟秦瀚霖有太多的不可能,但她确实没有结婚的打算&,而且对方是外国人*,就算她告知父母*,以方家在国内军界的身份,也不会同意的。所以^,她拒绝了对方,结束了这段感情,回了国*。

    这件事只有她一个人知道&^,那天两人谈这件事也并不是在公共场合*,而是在她的公寓里*&。如果她的公寓没有被监听,如果不是有什么情报人员找到了她的前男友*,夏芍不可能知道这件事*。而且*,她不可能知道即便她同意了*,也不会顺利*。

    难不成*^,这真的是她看出来的&?

    不,她不信!

    方筠紧紧盯着夏芍*,想从她的表情里看出破绽来,夏芍却从头到尾气定神闲**,不解答,只是又抛出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大你三岁,沉稳内敛*^,不在军政两界&,而是商人^?!?br />
    “什么*?”方筠没听懂*。

    “我说&,方小姐的未来另一半^^?!毕纳忠恍?。

    “什么*?”方筠皱眉*。

    “无论方小姐信不信,每个人的手相上都可以显示出其另一半的信息*。男人的右手上有其未来妻子的信息&,女人的左手上有其未来丈夫的信息。从概率学的角度,这个准确度达到了百分之七十。尽管方小姐可以认为你在那百分之三十里^*,但如果我上述通过你的手相看出的事都应了的话,你还是信了的比较好?!毕纳执鬼炔?*,气定神闲^。

    方筠却怔愣了半晌^^,半晌之后^,她压下震惊&,问:“不管我信不信^,我只想问,这和夏小姐之前跟我说的事有什么关系?”

    她的私事与方家、与派系*,有什么关系*?

    夏芍却好像并不意外方筠有此疑问&^*,她淡淡一笑^,在方筠看来却有些莫测高深*,“我只想通过这件事告诉方小姐*^,世间万物皆在天道循环之中*,一个人的吉凶祸福、家族的兴衰沉浮,甚至是国运*&,都在循环之中。我看得见的未来^,就看得见姜秦两系的未来,也看得见这个国家的未来&。姜山此人我在订婚宴上已经见过了&*,从未来十年的国运来看,此人之运与国运绝不相符,所以姜系必败&!”

    方筠震惊地望着夏芍,国运&?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眼前的女孩子只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但她竟然能从她眼里看出笃定来^!

    国运……

    真有那么玄乎&?

    “方家是姜系大员*,以为有王家在还好些,一切都有王家出面与姜家联合,可现在王家败落&,方家便成了接替的不二人选&。但方小姐有没有想过,若方家走上派争的第一线,将来姜系落败,国家大权秦系独揽*,方家在军界的地位会怎样^?”夏芍抬眸&^,慢悠悠问*。

    方筠皱起眉头,望着夏芍。没错^*,无论夏芍说的这些有没有根据^,假设姜系落败^,方家绝对会受牵连。哪怕她和瀚霖有曾经的感情在,秦家却难保不会记着当年的仇&*。

    “这就是我所问的方小姐的责任感来自何方的目的。你若一心为了方家,就应该考虑考虑*,姜系到底值不值得效劳。没错,现在的姜系确实可以为方家带来利益*,但是你别忘了*,明年三月便是换届之期。这种镜花水月一般的利益,真的值得?”

    方筠垂眸,半晌抬起眼来&,目光认真,审视&,“我不明白,夏小姐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夏芍并非军政两界的人*,既然她能看出派系争斗的结果^,等着不就好了*?何必告诉她?方家是好是坏,跟她没关系吧*&?

    夏芍一笑*,这位方小姐果真是敏锐的人^,没白在国外训练那么多年^^。但她的真正目的,是不会告诉她的&*。若让方筠知道同样有位风水大师会帮着姜系,她未必会选择帮着秦系。所以^,她必须要掩藏住这个目的,将她争取过来。而争取她,其实很容易*。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秦瀚霖有女祸&,那个女祸*,正是方小姐*?!?br />
    方筠愣住^,这才想起来最先的谈话。那时候她只是震惊和有些心慌而已&,但随即便被她的话给打断了思路^,没想到,说着说着*&,话题兜兜转转,又绕回了原点。

    “我跟秦少算是朋友了&*,既然看出朋友有难^,哪有不帮的道理?我只是怕方小姐不信&,所以才跟你说了这么多^?*!毕纳趾攘丝诓鑎,浅浅笑道^,“女祸,或许是方家、也或许是姜系,在未来会发生一些利用方小姐害秦少的事*。虽然秦系最终会赢*,但秦少的苦头免不了要吃。我想方小姐一定不愿意看到这点&,所以提前将此事告知,希望方小姐能够避免&?!?br />
    方筠闻言没说话^,只是垂下眸,胸口微微的起伏说明了她此刻震动的心情^&。她这次回国便留在军区任职*,不再出国执行任务&^。生活安定了下来,她也有了个人的成就,所以她想过挽回……哪怕有两派之争*,但是当年两人都还年轻,没有办法对抗的事&,或许现在他们都有能力,能够做到^。

    可是^,瀚霖似乎没有这个心思……

    那天将他送去医院后,他输液完后^^,便打了电话给秦家,让警卫开车来接。他连给她送他回去的机会都没有,那之后她也试着给他打过电话,但他从来没有接过*。

    以前的他&,对她有求必应,从不会如此冷落她……

    对她来说,这十年,她一直有他的消息^,无论她身在哪里,他好像从来不曾远离??墒嵌运此?,这十年她的离开,已经让他的心中有了空白。她不知道这个空白将来会由谁来填补,但是只要一想到他会认真地和哪个女人在一起,她就觉得很难受。但她更不能接受他受到伤害**,更别提是她再次因为派系伤害他。

    十年前,她做了一个令她后悔终生的决定。十年后,她回来,不希望当年的错误重演^。

    “没错,我不希望?!狈襟薮棺彭?^,淡淡道&,声音却很沉^,“但是*&,我的父亲不可能背叛姜系,他很顽固。当年因为我和瀚霖的事,方秦两家有恩怨,秦家也不会接受方家的?!?br />
    其实,最近两年两派之争,姜系吃了很多次败仗。王家覆灭本身打击就很大*,后来姜少的谋算有所失误,看似和秦系互有胜负**,其实姜系已经落了下风^。这些,她的父亲看得到,也在家中说过,若姜系败落*,方家在军界未来十年都不会被重用*?^?墒?&,当年两家的恩怨,让秦叔叔对方家很有意见&,方家已经没有了退路。

    父亲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定接受姜家的扶持*,走上一线&&。为了将来的十年,他会拼尽一切地帮助姜家^,方秦两家的恩怨只会越来越深&。

    方筠自嘲地一笑&,她一直在想,她现在不再是当年的她*,她和秦瀚霖有了和家族对抗的资本*。但其实她一直没想好怎么说服父亲*,她现在所有的一切成就*,都依托于方家。出国深造&、一回国就能到京城军区任职,以及现在一回来就能接手?;ね獗龅闹匾挝?,这些都因为她是方家人。

    如果没有家族,她什么都不是&。

    说到底,她跟十年前一样,是个不敢放下这一切优渥条件,不敢追求自己幸福的懦弱的人*。

    “这件事不需要方家知道?!毕纳值纳艚襟薮幼晕页胺碇欣嘶乩?,“包括我今天跟方小姐所说的任何话,我希望方小姐能够保密。既然你了解你的父亲,就该知道今天的事如果他知道了,他难免不会让你去对付秦少^。我只希望方小姐能在这件事上帮个忙,如果你得知姜系有任何对秦少不利的事,哪怕对秦家不利的事*,请一定要告诉我!”

    方筠一怔,这话的意思就是让她做内应*?

    “相信我^^,这样做,对方家有好处。将来秦系若赢,看在这件事的份儿上,方家至少不会受到太大的牵连。而且,这对方小姐自身来说,也有莫大的好处。我刚才说过了,秦少并不符合你的真命天子的特征&,那个人一定还在寻找你?墒侨绻阈睦锓挪幌乱郧暗母星?,哪怕是真命天子在你眼前,你兴许也会错过^。错过了他,你一生都不会幸福?!?br />
    方筠明白夏芍所说的前半段话*,但她对后半段却似有些抵触^,皱了皱眉头,“我好像没说过,会放弃瀚霖&。我只是说,不会让他受到伤害*?!?br />
    “这个随便你^,我只是忠告方小姐而已。命理上来说^,姻缘乃是前世注定,你和秦少注定有这样一段缘分,你若放不下,一心要追逐,我不会阻止。但我有句忠告,今年你一回国,事业上便双喜临门,不必推演你的八字,我都知道今年必是你行大运之年。大运之年与婚姻有着莫大的关系,在这一年对待感情一定要慎重,因为在大运之年遇到的感情,不遇则已*,一遇便会影响你的一生。若他是你对的那个人^^,你们能走进红毯,则一世不会变^。若你们走不进红毯,则一世在心中。心中有人,你一辈子的婚姻都不会感到幸福。我很少为人指点姻缘之事,今日之言,言尽于此?!毕纳执鬼?,放下茶杯,叹了口气,最终还是补了一句^,“很多人不信命由天定^,其实我也从不觉得命由天定。仔细想想,人生有太多的岔路口&^,上天给了我们太多次选择的机会*。影响一生的,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但愿方小姐能选对&?!?br />
    哪怕心知秦瀚霖和张汝蔓才是命定的姻缘,夏芍一样不会插手方筠对秦瀚霖的追逐。感情的事,也不是想阻止就能阻止得了的,她只要告诉方筠,她是秦瀚霖的祸,以她对秦瀚霖的感情,她一定不会做出害他的事。那么这三个人的感情路,还是让他们自己走吧。

    方筠的出现,是波折,还是催化剂,这就要看他们自己的了。

    方筠却许久没说话,夏芍对她说的这些,在她一生听到的劝说里,都是独特的。她从来没从这个角度听过**,也一时不知如何判断和决定。她只知道,她有一个很肯定的决定,“瀚霖的事,我不会袖手旁观的*。这个内应,我做了!”

    不管是不是对她的感情有个交代,这么做既能?^;に娜?,又能对方家有好处,为什么不做?

    “不过*,我这个内应的事*,徐将军和夏小姐也会为我保密吧^?”在派系争斗没有结果之前,方筠可不想被人发现^,那无异于会置方家于危险之中。

    “那是自然&^?!毕纳中Φ?^。

    方筠又看了眼徐天胤*,本以为他会没反应,没想到他很配合夏芍地点了点头,甚至还“嗯”了一声*。

    习惯了徐天胤的冷,方筠眉尖儿都一跳,表情古怪地看了夏芍一眼,总觉得这女孩子是个神奇的存在,居然能搞定徐天胤这种男人^。

    “不过,夏小姐,我还是有个疑问*?!狈襟抻治?。

    “嗯*?”夏芍挑眉。

    “你既然是风水大师,难道算不出姜系会对秦系做什么?何必要做这内应?”方筠盯着夏芍*。

    夏芍垂眸一笑,暗道这女人果然还是挺聪明的。这不是因为事关她自己的事^,天机不显嘛……

    “我说过了*,秦少是我的朋友。方小姐应该听说过医不治己,我们这个职业^&,越是跟自己无关的事,越是算得准。秦少的凶祸我虽然算得出来,但是看不出太细致来,所以才想请你帮忙的^?*!闭馑捣ㄒ膊凰阃耆幕鸦鞍蒦。

    方筠看了夏芍一会儿&,最终点点头,显然*,这说法她接受了。其实,不管接不接受^,这说法她都不知道可不可信,总觉得神神秘秘的。反正她心里已经决定了&^,这只是求个心安而已&。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狈襟匏蛋?,看了眼腕间的手表,起身道,“快到时间了,我先走了?!?/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八章 策反*,内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八章 策反*,内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