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处置与会面(未完)

    秀和震惊地抬眼&,不知祖父为什么会怀疑到他身上&。

    “祖父,您真的认为这件事是我们土御门家的阴阳师所为*?”但这话一说出口,土御门秀和便感觉到祖父威重的压迫感*,他立刻一低头,改口道,“就算是&,也一定是旁家所为。秀真一族一直在为此事而怨恨……”

    “没有人在背后默许,他们敢实施吗&*?”老家主目光威慑,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他以为这样可以瞒过他*^?

    秀真一族系出旁支^^,怎敢如此大胆?以往他收秀真为弟子时^&,他的家人尚敢蛮横,如今他已成废人&,家人在族中地位不保*。再怨恨,他们怎敢无视家主的命令?难不成^**,他们是想犯家规,被彻底逐出京都*^,成为更偏远的旁支吗?

    这件事*,必然有人在背后为他们撑腰!能让他们这样有恃无恐的,必然是本家直系子孙^,除了他这个孙子,还能有谁&&&?

    老家主恨铁不成钢,他原本有意将孙子作为下任家主培养,但他实在让他失望&。

    外界看土御门家,风光无限*。但其实^,只有他知道^,土御门家正面临着很大的问题,那便是继承人的问题*。他膝下只有长女和次子,本该把继承人的位置传给次子^,但次子……善吉的理念与土御门家一直以来的理念相差太远^*。自从土御门神道成为宗教法人,以家学的名目生存下来之后*&,历任家主都以将传道为重*,善吉却看重土御门家在政要心目中的地位&,主张以政要的支持和庇护来发展壮大土御门神道&&。他这几年跟一些政要走得很近,已经完全不像是一个修心者,而成为了谋略家。

    唯一的儿子对家族传道的理念与自己相差太远*,他不得不考虑长女&。长女与自己理念相合^,她却偏偏是女子&,不符合传承家法。哪怕她招赘入门,孙子的血统也终究会遭到族老会的质疑。但这是没办法的办法^*&,总不能把家族交给太过激进的儿子&^。

    但就算是这个孙子^&,也令他不那么如意。这孩子虽然不像他的叔叔那样是个谋略家^,可他缺少的正是谋略&,他简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阴阳师至上的狂热者*!狂热烧昏了他的脑子*,秀真的事**,反应最激烈的便是他。不管他跟他说过多少遍^,那是秀真自食其果*,他总觉得阴阳师的尊严受到了挑衅,一心想要报复。他严厉施压&,他这才安分了下来&^。但他是真的安分&^,还是内心仍然躁动不平&,他活到这把年纪,还能看不出来?

    身为家主,他诸事繁忙^,不能事事顾着他&。但既然事情发生了,他还能看不出来&,到底是谁在背后授意的*&?

    “秀和&,我跟你说过多少遍?土御门家的子孙,永远不惧承认失败^,更不惧为自己做过的事承担罪责。不能坦诚地面对自己的人&,心境永远不会提高*,永远也无法成为传道之人&!”老家主眼神失望*,家族的继承者到底谁才合适^?

    “祖父……”秀和抬起眼,为这话的严厉而震惊,但同时又欣喜*。震惊的是祖父这话说得很严重&,仿佛在否定他成为传道者的资质&^,但他欣喜的是^,祖父肯以传道者的要求来教导他,说明祖父确实有考虑将他作为继承人培养!

    “抱歉&,祖父^。这件事情是我默许的^,我不该惧于承认^^!”秀和猛地低头*,认错*,表情严肃。

    但他刚才眼底的欣喜又怎能逃得过老家主的双眼?老人顿时失望地摇摇头*&,“既然是你^&*,你知道家法,自己去领吧^&&?!?br />
    “是&^!”秀和低头*,但却没有立刻就走&,而是抬头问,“可是祖父*,这件事情您打算怎么处置?难道任由风水师在我们阴阳师的地盘上处置我们的族人?”

    老家主叹了口气*,这次他还真不能允许^&。事情传出去&,丢的是家族的脸面&,“这还不是你惹出来的!”

    秀和在祖父严厉的目光中低头,他原以为不承认就行了*,说不定还能让祖父以为风水师诬陷家族,到时就可以一雪前耻^*。哪里知道会被夏芍给坑了一回,导致她怎么处置秀真一族的人,家族都不能过问……

    “迅速把他们召回家族,我助他们解除与式神的契约?&!崩霞抑鞲菏值?。

    秀和眼神一亮^^&,这样对方凭式神就无法找到那两名阴阳师^,也就赖不到家族头上了&*!

    “要快&!赶在对方回去东京之前^&!”

    “是^!祖父?!?br />
    “去吧,办好了这件事*,再去领罚*&?!?br />
    “是^^!”

    ……

    在土御门家主发出命令的时候*,东京^**。

    三个人找到了那两名阴阳师*。

    土御门本家虽然在京都,但东京是仅次于本家重要传道地*,在安倍秀真成为老家主的弟子后,因受老家主赏识&,这一脉的旁支便作为了东京到场的重要理事*。虽然秀真已被废*,但老家主没有就这件事报复玄门,已经引起了一些不理解*,在对待秀真这一脉旁支的问题上&,老家主便采取了怀柔政策&*,没有剥夺他们在东京道场的理事权。

    秀真旁支这一脉就住在东京道场^*,要找他们实在很容易。

    当这两男一女的风水师找到东京道场的时候^&,那两名阴阳师已经担惊受怕了一晚。他们并不在道场*,而是被安排出去躲着了,因为他们的式神被收了。

    他们没想到玄门的反应会这么快^,而且来的竟然是唐宗伯。当警视厅受到各方压力的时候*,东京道场就已经收到了消息^,但当时他们以为是玄门利用人脉,远在香港操控这边的事,因此没有放在心上。直到人被放走&*&,道场才接到消息*&,来接人的有位坐着轮椅的老人,他们这才感觉到不妙*,想收回式神已为时已晚&。这件事让道场的家里人感觉到不妙^,东京道场的地址人尽皆知,家里人担心唐宗伯找上门来^,便连夜遣两人到外头避风头。

    但式神在对方手上*^,这一晚上^&,两人的感觉很不好^。式神在虚弱^*,两人也忍受了一晚的元气受创带来的苦果,但这也没办法^。式神被收&,他们就算逃到国外也没用^,那是以阴阳师元气供奉的式神*,一旦式神有事&,隔得再远,他们都会受创*。不过对方没有杀了式神,显然目的并不是重创他们,而是想留着式神找到他们的藏身地*&。两人为此而担惊受怕^,只期望道场那边赶紧联系上秀和少爷**^,让他想想办法^&^。

    但等了一晚上&,上午,道场那边没带来秀和少爷的消息&,却带来了三名风水师。

    两男一女,都是普通面孔*,两名男人都是四十岁上下^,元气内敛却深厚^,女子二十来岁,身上竟感觉不出一丝一毫的元气来。

    两名阴阳师很奇怪&*&,家族的人却为他们做了介绍,“这三位是玄门来的风水师**!?br />
    “什么?^!”两名阴阳师一惊^*,如临大敌*。

    那名女风水师却笑了笑*^,道:“应该说^&,以前是?^!?br />
    两名阴阳师一愣,看向道场的来人——秀真的妹妹,爱子。

    爱子并非阴阳师&^,而是家族的出色忍者*。在土御门家,本家的女性允许冠以家族子弟的辈分,但分脉的子弟只有男性有这个权利^,女子却没有。想要留在家族^,享受家族的荣耀,除非成为阴阳师*,或者成为护卫暗部的忍者。

    日本古来便有以忍者?;ば扌恼叩拇砠*&,土御门家是最古老的阴阳师家族&,自然保留了这个传统。爱子的天赋并不像秀真那么高,甚至可以说*,她完全没有成为阴阳师的天赋*。但她却有成为忍者的极高天赋,旁支一脉的忍部已经由她接手*,她如今已是忍部的首领。由她带着玄门的三名风水师前来,怎么想都不对劲^,两名阴阳师冷静下来后^,便知有内情。

    几人来到房间里坐下,这才得知了原委^*。

    原来*,这三名风水师如今已不是玄门的人,他们在唐宗伯回到香港清理门户的时候*,师父被杀,如今已是玄门的仇敌^。这次来日本^^,就是得知了秀真的事^*,来寻求合作&,共同对付玄门的&。

    这三人昨晚就到了日本&,他们前脚出来躲避&,三人后脚就去了道场请见,道场对此事自然不可能马上就应允&。经过一晚的考虑,爱子被派来找两人。

    “这件事需要跟秀和少爷联系&,秀和少爷答应的可能性很高&*,所以家族先让我带这三位来找你们两人?^^!?br />
    爱子的话让两人面色一喜^,没想到还没等来玄门的报复,就先等来的盟友&*!但两人谁也没看见爱子垂下的眸里闪过的光芒&^。其实&,道场方面一直没有联系上秀和少爷&。秀和少爷虽然支持道场,但道场不过是分家支脉^,秀真以往在本家的时候*,秀和少爷就因他分脉的出身而看不起他*&,这次的事肯为分脉撑腰,不过是因为他们能帮他出这口气&,教训挑衅了家族尊严的人而已*。而道场也正需要秀和少爷的支持,事情万一败露&,家主责怪&,有人可以承担主责*。

    道场和秀和少爷这次不过是合作^^*,各取所需&*&。

    但秀和少爷并不想此事被家主知晓,所以在联络上&*,他很谨慎。除了他可以给道场打电话^,道场不能私下联系他^,所以到现在^,秀和少爷还不知道这件事&。道场方面之所以同意与这三名风水师合作,不过是想找个退路*,万一事情败露,老家主大怒,秀和少爷也保不了他们*,他们可以有个出路。

    “那我们现在可以回道场了?”那两名阴阳师问&*。

    爱子摇头^,“你们就和他们在这里^,有行动&*,理事长老会派人过来&?^!?br />
    理事长老正是秀真和爱子父亲&,他向来是谨慎的人*,现在还没有到和家族决裂的时候**,所以和三名风水师的合作要秘密进行&。若是这次能没事*,必要的情况下^*,这三名风水师也可以不声不响地做掉!

    两名阴阳师愣了愣*,三名风水师却只是一笑&,没有发表反对意见&。爱子认为他们未必不知道理事长老的打算&&^,只是他们要对付玄门*&,人手不足,所以再高的风险他们也要冒&。这次的合作也是建立在双方需求的基础上的。

    不等两名风水师回过神来*,爱子便转身离开了。

    但刚出了门&,还没走出走廊&,理事长老便打来了电话。

    爱子走到走廊拐角^*,接了起来*,“父亲大人*?^!?br />
    “秀和少爷有消息了*。那个废了你哥哥的女人竟然找到了本家,老家主已经得知了此事*^,很震怒*&。但好消息是^,家主并不想抛弃我们,现命他们两人火速回本家,家主将帮他们解除与式神的契约&。你马上让他们两人回来!”

    “是!那三名风水师呢*?”

    “找个理由*^,将他们一起带回来&&?!?br />
    “是*!”爱子听出了这话的意思&&,本家没有放弃他们^,他们自然就没有与本家作对的理由*^。那三名风水师还真的不幸^,这么快就成为了弃子,道场人多势众&&,要做掉他们很容易**^。

    挂了电话后,爱子转身又折返了回去*,对屋里的五人道:“理事长老有命令,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回去&。风水师们也一起^?!?br />
    “我能问问原因吗&?”一名男风水师问*。

    “理事长老的命令**,我们只负责服从&,从来不过问&?!卑永涞?。

    她身为忍者&,这回答确实符合他们的身份,三人互看一眼,笑着起身&*,很好说话地跟随着一起返回了道场*。

    道场待他们如上宾,不仅周到地安排了房间&,理事长老还特意请了三人到和室里用茶&&。茶端上来,三人却没用*,一名身形偏瘦的男风水师看向了五旬年纪便一脸褶子的理事长老^*,“长老阁下**,我能问问,对我们合作的事&,你是否有变卦的想法吗?”

    理事长老一愣&,却像是惊讶的,“阁下为什么这么问?如您所见*,道场待三位可是如贵宾的&*!?br />
    “那么,刚刚让我们与道场的两名阴阳师住到一起*,为什么立刻又让我们回来了^?”那人不傻,虽然爱子的话很符合她的身份,但是理事长老的命令却很可疑***。让他们与那两名阴阳师住在一起,不就是为了防止道场耳目众多&,传到本家耳中^?现在又让他们回来,摆明了很可疑*!

    看着理事长老再一愣&,那人哼笑一声^*,“长老阁下,我劝你放弃对本家的希望*,你可知道你们这次得罪的是什么人*?”

    理事长老不说话&,那人继续道:“这些年来&&,据我们对夏芍的了解,你们动了她的人&&,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她一定会找到你们,你们的下场一定会和我的师父师伯、以及泰国的降头大师通密一样惨&&。唐宗伯回到香港之后*,对当年仇敌的清理,我想你们没亲眼见过也一定听说过*^。当年香港风水界是怎么变天的*,泰国降头大师一行三十多人是怎么折在京城的^,奥比克里斯家族的艾伯特老伯爵又是怎么死的^*,你难道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你没有听到&&,你们老家主一定知道,你认为他会冒着家族存亡的危险来为你们撑腰&?他连你的儿子被废^,都不愿出来主持公道?*&!?br />
    那人笑容冷嘲*&*,理事长老却一震&!

    “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们家主愿意帮你^^,一定是此时事情还没严重到那个地步&。但以我们对夏芍的了解*&,她一定会处置那两名阴阳师!你们家主如果包庇&^,受牵连的就一定是整个家族^。你确定到时候他不会弃车保帅&?”

    “……”会*!以他这些年对家主的了解*&,他一定会^!

    理事长老脸色一沉,倏地起身&,走到门外^,对守候在外的爱子道:“立刻追回他们两人^!不必回本家了*?&!?br />
    ------题外话------

    后续明早有补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章 处置与会面(未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章 处置与会面(未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