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订婚(中)

    晚上七点&,富丽堂皇的宴会大厅&,金玉交辉。

    宾客不多,却都是政商两界的重量级人物。

    典礼即将开始,宴会大厅里没有过多的寒暄,宾客们坐下来后&,除了小声的笑谈,大部分人都在打量着今晚到场的人&。

    政坛里的人,今晚不分派系。凡是与徐家有些交情的都在受邀之列,秦系以秦老爷子秦驰誉为首,姜系以姜正祈的父亲、身居委员高位的姜山为首,两人竟被安排在同一张席上。

    这代表着的深意,令人深思&。

    像是没有发生过派系争斗的不愉快&,秦驰誉和姜山两人入席后便笑着颔首招呼,其余人瞧见了&,自然也与同席的对方派系人马打起了招呼。常在官场摸爬滚打的人知道&,这是个讯号&,不论以往有什么过节&&,今晚都得暂且搁置。

    今晚是徐康国爱孙的订婚大典,谁也不敢挑在今晚闹不愉快。

    因此,入席后,政界要员的席间气氛一派和谐表象&,而另一侧商界老总的席上则气氛明显喜庆些。

    有一桌的人是最先被注意到的,因为占了绝大多数席位的是华夏集团的大将。

    陈满贯、孙长德、艾米丽、马显荣&、刘板旺、方礼&&、祝雁兰,胡广进&、苗成洪、熊怀兴,十人凑成一桌,华夏集团的大将竟然到齐了!

    当目光落在华夏集团七人身上,在场的政商要员还是不免有人感到新奇。这些人,哪一个年纪都比夏芍大,想当初是怎么被她收入麾下效力的?这就像在官场尔虞我诈半生的老狐狸&,乍一遇见一个刚到地方上上任的毛头小子,哪怕这小子背景再深厚,刚走入仕途,也未必真正被人放在眼里&&&&。更何况,创立华夏集团的时候&,夏芍才十五六岁,更无家庭背景依靠。她能走到今天&&,确实堪称传奇。

    很多时候,外界传言再美&,也不如亲眼所见来得震撼&。

    不仅如此,这一桌上的人&&,除了华夏集团的七员大将&,其余三人里&,竟有两人无人不知!熊怀兴和苗成洪两人,一人是国企老总&,财大气粗&,一人是国内最大的玉石商,今天竟都受邀前来&,可见与夏芍交情不浅。而另外那人,名气略小,认识他的人也少&,但他能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受到夏芍的邀请&&,想必在商场上分量不轻。

    胡广进的名气&,其实不小。瑞海集团身为青省服装行业的龙头,去年又开辟了海外的生意,在国内绝对名声如雷&。只不过今晚到场的政界要员,绝大部分级别都在省部级,眼界高得很。不到一定的高度&,根本入不了他们的眼,即便是见过面&&,也很难记得住。

    令这些到场的政界要员们惊讶的是,这一桌的人&,除了华夏集团的大员,剩下的三人几乎代表了国企&、民企的最上流的那部分人,意义还是不俗的&。

    但相比起这桌人&,当扫到这桌前头的那张大席上的人时,宴会大厅里的气氛震动了!

    那张席因为坐的人杂乱&&,一开始注意到的人并不多??傻笨垂嘶募诺淖?,再去扫那张席上时,哪怕是在场的政界要员,也不由瞪直了眼!

    那张席上撤去了一把椅子&,坐在那里的老人身居轮椅&&,头发花白&,却面有红光&。老人一身红色的唐装,十分喜庆,相貌看起来很眼熟!有人细细一想&&,顿时想起,这位不就是华人界的玄学泰斗&,唐宗伯唐老先生?!

    夏芍是唐宗伯的嫡传弟子,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今晚唐宗伯会来,谁也不惊讶——徐家都敢娶身为风水大师的夏芍进门&,还怕请唐宗伯来喝订婚喜宴&?

    在座的这些人&&,也没有几个是不在乎自己的官运的。只不过表面上冠冕堂皇&,称一声风水之言是封建迷信,事实上,有哪个不在乎自己的仕途?尤其这些身居省部级高位的人&,已经走到了这个高度,有谁不想更进一步,进入中央的那个高度&?因此,今晚在这里见到唐宗伯&,没有人不震动,只不过碍于今晚的场面和到场的人&,不便上前交谈罢了。

    唐宗伯带给宴会大厅气氛的震动&&,却并非震动的全部。

    当众人往席间一扫&,震动频频&。

    嗯?那是谁?那位老先生瞧着挺眼熟,好像是世界著名银行家,黎良骏老先生?

    他旁边那位老人看起来像是李伯元老先生??!香港李家也来了?李家的分量跟熊怀兴和苗成洪可不同,那可是曾受到过多次上头那位接待的华人界首富&&&!

    那&、那俊逸的年轻人又是谁?嘶!安亲国际集团的董事长龚沐云?&!龚沐云可是黑道背景?&?!人尽皆知的国际黑道安亲会的当家,有传言称,安亲会在黑白两道的庞大资产,连李氏集团都有所不及。若说真正的华人界首富,究竟是谁,谁又知道呢?不过,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龚沐云的背景敏感,今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有&,那对夫妻是……陈达和罗月娥&?&!罗家的背景,可以说几乎代表了香港政界,罗月娥的祖父更是前任港督,离任后受封伯爵,现居英国政坛,地位举足轻重!罗家尽管势力在英国和香港,但事关香港与内地政界的交流,国内历届领导人都十分重视&??梢运?,今晚罗家人出现在订婚典礼上,不仅是客&,而且是贵客!

    这样的贵客怎么会安排在这桌上的&?难道不该跟秦驰誉老爷子和姜山坐在一桌上吗&?

    发现罗月娥的人纷纷低声谈论&,但随即便想起什么似的的,目露震惊——这桌唐宗伯老先生在,明显是女方的客人,莫非是夏芍请来的?

    不仅如此,这张席上还坐着两位外国人!

    其中一位年纪五旬,那张脸无人不识,这不正是半年前促成壁画回归的又一人物&,在世界各国媒体面前露过脸的老伯顿?莱帝斯集团今晚也在受邀之列?那可是世界级的拍卖公司??!

    而那金发碧眼的年轻人,更令宴会大厅里的政界要员瞪直了眼!

    奥比克里斯家族的新任当家,亚当伯爵&&?这家族虽说是巫师家族,在内地来说,很多人觉得是无稽之谈&,但这并不影响奥比克里斯家族在世界宗教信仰领域的地位和影响力。英国皇家教堂的大主教历代都出自奥比克里斯家族,这家族不仅在英国拥有无上尊荣,在世界各地更拥有信徒千万&,力量庞大。而且,半年前的继承风波,事后渐渐传进国内,如今三家古老的百年集团属于这位新任伯爵的事,已经不是秘密。

    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些人都坐在女方的席位上!

    难不成,真的都是冲着夏芍的面子才来的&&?

    这些人的猜测确实准了&。

    夏芍原本并没有打算邀请黎良骏、老伯顿和亚当等人&&,但三人听说她要订婚的喜讯后却主动打了电话来&,并笑问有没有请帖&&&&。黎良骏跟唐宗伯交情不错,夏芍当然要给他这个面子;莱帝斯集团刚跟华夏集团签了那百分之十股权的协议,也算“自己人”&&;亚当就算跟玄门尚有未解决的恩怨在&,但他说好了年后来解决这件事&,夏芍问过唐宗伯的意见后,老人并不介意他来,于是夏芍便给了他请帖&&。

    今晚的订婚典礼,夏芍也通知了龚沐云和戚宸,但戚宸没有来&&,龚沐云倒是到场了&。

    龚沐云的到场,是徐康国首肯的。安亲会和三合会与玄门的关系,他是清楚的&,两人都是夏芍的朋友&,订婚大事,若不通知朋友,也说不过去。

    安亲会有白道生意,国家不是不知道其黑道背景&,但由于历史渊源和现如今安亲国际集团对国内经济的影响,安亲会和三合会一直是不能动的存在。当然&&,国家允许其存在,不代表黑道合法,也不代表政界的人和黑道走得太近,不会遭人诟病&。

    但老爷子是何等的精明?只怕今晚到场的政界要员里都没几人能想得到,他老人家将姜秦两家人都请到了,正因为他们是对手,才会相互制衡&,今晚两派的人都在场&,不管有谁不合适出现在这里,宴会开始后,众人相互敬酒寒暄,谁都摘不掉,也就谁都不会以此事做文章,在日后用来攻击对方。

    看似姜秦不和&,今晚共同被列席,会让气氛有些微妙。但其实这是对徐家最大的?;?。

    这方面在场的人确实没有几个想得到,宴会大厅里的气氛尚且震动着。

    亚当&、老伯顿&、龚沐云&、李伯元、罗月娥、黎良骏……

    这些人的列席,令订婚典礼尚未开场便气氛被引动!

    这是什么样的人脉&?

    曾有传言称&,华夏集团的人脉令人畏惧&,但今晚亲眼所见,才知传言的真意&。黑道、白道,政界、商界,甚至还有宗教界,一个年仅二十岁的女孩子,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影响力?

    今晚坐在这里之前,有些政界要员还在心里琢磨&,觉得以夏芍普通家庭出身的家世&&,能嫁入共和国的政治豪门&,算是高攀了。但现在看看来的这些人,当真是高攀?

    徐家就是娶个门当户对的孙媳进门,也未必有这人脉!在座的人都是政界、军界大员&,家里也有女儿&&,谁的女儿能在这年纪有这样的人脉?

    低低的抽气,暗涌的震动,一个个军政大员,纷纷收起谈笑的心态&,换一副认真的表情&,注视着大厅门口&&&&,等待&。

    ……

    最先等来的是徐康国的入场。

    年逾古稀的老人拄着手杖&,健步昂首走进了宴会大厅。

    今晚的订婚典礼没有司仪&,徐康国亲自到台上讲话&&&。宴会厅里在老人走进来的一刻便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望向台上,除了秦驰誉这年纪的老人,在座大多数人的记忆中&&,还是第一次看见徐康国站在这样的场合&。不是身为开国元勋&&,国家重臣,而是身为爷爷——一位只是为孙子订婚而感到喜悦的普通老人&。

    “诸位贵客,感谢今晚前来出席我孙儿徐天胤和孙媳夏芍的订婚典礼&&&。大家都知道&,我孙儿徐天胤在国外时间较长&,都三十岁了&,还没娶上媳妇,把我这老头子急得头发都白了&?&!毙炜倒慕不?,确实不像开国家会议的时候&,这开场白听着像一位老人在絮叨家常,底下的人见了,虽然倍感惊奇&&&&,但都笑了笑&。

    什么叫没娶上媳妇?徐天胤要想订婚事,不知道多少人抢破了头想争&!老爷子还用着急?

    “这小子成天冷面寡言的,我还以为要打一辈子光棍&,没想到这小子开了窍。芍丫头这孩子确实不错,爱国,心正&!这是我一直对徐家子孙的要求,她有这些品质,就堪当徐家孙媳?&!敝站渴峭瞎吡?,絮絮叨叨的开场之后&&,徐康国的语气又威重了起来&。

    这话听得在场的人一口气吸进来&&,半天没敢再喘气。虽说是开场白,可老爷子这话里,对孙媳如此的肯定,日后还会有谁敢不把夏芍当回事&?

    让徐康国当着共和国军政要员的面儿说出这番肯定&,这女孩子,果然好大的脸面&!看样子,老爷子对这孙媳,果然是很看重啊……

    “呵呵,好了,我就说这么多吧,免得再说就成了开会了。今晚是两个孩子的订婚典礼,主角是他们,我这个老头子就不在这里占用他们的时间了&?!碧ㄏ缕瞻涤康氖焙?,台上&,徐康国笑了笑&&&,拄着手杖走了下来&&,坐去左侧首席——徐家和夏家两家人的席上。

    席上,两家人都到齐了&,只缺夏志元。

    宴会大厅里,灯光倏地一暗。

    气氛也随之安静,只听见一些人转身的窸窸窣窣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台上一侧。

    徐天胤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那里&&,或许是灯光暗下来的那一瞬,但所有人竟都没发现有人走进来过&。只是在台上灯光亮起的时候,看见男人站在了那里。

    黑色的中山装&,冷峻英挺,亮如白昼的灯光都照不化男人的孤冷,他的肩头似落了霜雪&,整个人似雪地里立着的孤狼。他站在高处,世界对他的注视与他无关&,他只转头,眸紧紧望着一个方向&。

    大厅门口。

    宾客们刷地转头&!

    一道灯光亮起&&,轻扬的音乐缓缓响起。

    不是婚礼进行曲,只是洋溢着幸福音调的音乐。

    一名女子挽着父亲的手在灯光里微笑&&,她的眸也只望着一个方向,他的方向&。

    早晨,他见过她了&&&。雪地里,墓碑前&&&,她是他一生的记忆。但今晚&&&,她在他的记忆里又添一笔。那是他不曾见过的她,挽着父亲的胳膊&&,一袭白色曳地礼服,静立在红毯上。灯光的耀眼不及她宁静柔美的韶华,胸前的珍珠不及她肌肤的珠润。他不看她的礼服,只看她的眉眼&&,两人隔着长长的红毯,各自立在灯光里,好似在两个时空里凝望。

    若时光默许&,愿许你一生&。

    今晚,恍惚间并非订婚&&,而是两人许诺一生的婚礼。

    男人的胸膛沉沉起伏,许久没有落下&&。一条短短的红毯&,他觉得那么长,不自觉地下了台&&,望着她的眉眼&,他却忘了再往前走&。就这么看着她&,一步步走来。

    她从来给人惊艳&&,但今晚她走过红毯&,宴会大厅里宾客们的目光却更多是认真&。没有人再轻视,没有人再质疑,仿佛若她不走上这样一条路&,又有谁能来走?

    音乐轻扬&,灯光随着女子缓缓漫越,似时光在渐渐走近。这一条路,竟没有人觉得是短的&&,时间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漫长&&&。

    包括夏芍的身旁。

    夏志元西装革履,目视前方,走得笔直而僵硬。这辈子,心跳如此激烈的时候,在他记忆中只有一次。那是二十二年前&&,娶到妻子那天&&。今晚,他重温旧时岁月的心跳&,时光已经走过了二十多年,身旁女儿亭亭玉立&,挽着他的胳膊&,等待着走进另一个男人的世界。

    这简直就是在结婚!

    夏志元咬着腮帮子,两道灯光聚在一处的时候&,他觉得牵起女儿的手是那么沉重。

    心跳如鼓,两个男人的对视&,好像在用目光分出个高下&。

    臭小子,这是订婚&,不是结婚&&!你的考验还没完,别以为过了今晚你就轻松了。夏志元在内心念叨,却没忘了今晚的场合&,他用眼神给了准女婿一个下马威&,把女儿的手交到他手心里的时候,却气得差点吐血。

    徐天胤只看着夏芍,连眼尾的余光都没给夏志元&。

    没有人在意吐血退场的父亲,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那灯光里&。此刻,只有两个年轻人。他们的订婚戒指早已为对方戴上,哪怕是今晚&,他们也不愿为了过场摘下哪怕一刻。

    感情不是表演&,心里有彼此胜过一切。

    夏芍笑着&,她一笑起来眉眼便弯得喜人,徐天胤握着她的手&,不肯松,眸也凝望着她&,不肯移开&。男人的孤冷终于在女子面前化开,唇角轻轻扬起来,这回不是短暂的,而是久久不落&。不管是不是有人在看着,他张开双臂,拥抱了她&&。

    这一拥抱,是他习惯的方式,宴会大厅里,宾客间却气氛霎时涌动&&&。

    外界都传言徐天胤性情孤漠&&&,军中狼王,从不与人交际,他手下的兵服他服得要命,却也怕得要命&。没想到,再孤漠的狼,也有柔情的时候&。而他的柔情,在今晚之前&&,确实没有多少人见过&。

    徐家人呵呵笑着,夏家人则大多红了脸,有些害臊。夏志元眼底血丝都出来了,握着拳头恨不得把桌上的碟子飞一个过去,李娟瞧丈夫一眼,红着脸直笑&&&。

    而在宴会厅的另一侧,却有三双目光轻轻垂下,脸上各自保持着微笑&&&,心底的滋味只有各自懂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宴会厅里爆发出祝贺的掌声&,灯光亮起,这才令徐天胤和夏芍结束了拥抱。夏芍笑着,徐天胤看向宾客们的时候&,唇边笑意敛起,周身气息又冷,仿佛对被打扰了很不爽&&。幸亏有夏芍在一旁&&&,两人握着的手里,夏芍狠狠发力了一下&,阻止了男人施放冷气&&。

    直到掌声落下&&,徐彦绍才笑着站了起来,来到了台上。

    “呵呵&,身为这对孩子的叔叔,今天我就腆代大哥大嫂发言了&?&!毙焯熵返母改溉サ迷?,老爷子开场时已经发言过了,男方父母的发言权自然就交给了徐彦绍。这是早就商量好的,尽管夏芍心里还没承认徐彦绍一家&,但外界的人眼里&&,他是徐天胤的叔叔&,今天这样的场合,不让他发言&,难免会让人诸多猜测。为了老爷子,夏芍也不会不答应&。

    徐彦绍则很珍惜这个机会&,早早就准备好了,每字每句都斟酌过,比开重要会议发言的时候还紧张&。如果去年这个时候&,有人告诉他,他有一天会重视一个人到自己亲自准备发言稿的程度,他一定会以为那个人有神经病。他堂堂徐家二代&,共和国委员,就是向老爷子汇报工作也没有这么对待过&。

    可是谁能想到,他就这么栽了呢&&?

    唉!

    这女孩子简直就是他的克星,也许有一天会是徐家的救星。

    “我的大哥大嫂去世得早&,天胤早年在香港和国外,我这个身为叔叔的&,对他的关心少&&&。这两年他回到家里,能为他操办这场订婚典礼&,是长辈应该做的。不仅这场订婚典礼&,将来还有结婚典礼,家里都会为你操办,一切按你的意愿&。叔叔在这里只是想告诉你&,无论离开多少年&,无论走得有多远,我们都是一家人。不用记着长辈的心意,这都是应该的&?!?br />
    这话有多少真心多少场面话,只有徐彦绍自己清楚。但至少在外人听来是很感性的&,充满了长辈对晚辈的愧疚和祝福。

    徐彦绍知道&,夏芍定然不喜他在这场合里多说、多煽情,因此他只是简短地、象征性地说了这么两句,便将发言的位子交给了夏芍的父母。

    夏志元和李娟。

    “呵呵&,今天两个孩子名正言顺地订了婚事,老爷子和我都发过言了,想必大家也想听听女方父母有什么要对两个孩子嘱咐交代的。我就不在这里占着了?!毙煅迳苄呛堑乇瘸龈銮氲氖质?,宾客们齐刷刷望去。

    夏志元和李娟紧张地站了起来。

    ------题外话------

    虽然很卡,但是我觉得今天也算是个好日子。

    明天就是光棍节了,今天总算把师兄嫁出去了&,哈哈哈~

    明天把订婚写完&&,咱们这卷就算结束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6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六十二章 订婚(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6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六十二章 订婚(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6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