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经验之谈

    “张汝蔓&!你敢?!”那女生脸色一变,怒喝一声*&。

    她也是这一届的军校新生,体格当然也不错&,会些擒拿的功夫^,一见张汝蔓抄起啤酒*^*,便头一偏,手从底下擒向她的手腕!旁边五人也沉着脸起身^,站在旁边的一名男生也出手&*&^,去夺张汝蔓的啤酒杯。

    张汝蔓仿佛料到对方会如此出手,就在两只手向她抓来的时候,她冷嘲一笑*,手一抬,啤酒杯呼啸抛向空中!

    六个人抬头^*,眼睁睁看着那啤酒杯呼地升上高空&,再呼地落下来*,被张汝蔓另一只手一接!一翻!

    哗啦啦!

    从天而降的啤酒雨像有人从高空泼了盆水下来,当头把那女生泼了个透&*&!

    那女生呆住,酒吧里的喧闹渐渐静住。

    一片死寂里*,那名女生的头上淌着金黄的啤酒液*,而张汝蔓还高高举着空啤酒杯,里面已空^^,酒液却还在往下滴*。

    滴答,滴答*,一滴不落*&,全落在了女生湿漉漉的头发上&^。

    那酒液每滴一下,就像在女生脸上打一巴掌*,让她的脸色迅速由白变红,由红变青,砰地拍一下桌子,两眼发红,“张汝蔓&*^&!你敢……”

    “你说呢?”张汝蔓挑眉&,晃晃手中滴滴答答的啤酒杯&,冷嘲的意味明显&。

    她都已经做了*,还问她敢不敢^,这问题好蠢。

    那女生的脸刷地由青再变紫,旁边五人皆被张汝蔓的冷嘲笑意刺到,一名男生沉下脸来道:“打架,欺凌同学&,你这是违反校规&^!你知道吗^?”

    “我欺凌你了?你急什么^?你是她相好?”张汝蔓眉头挑得更高,冷嘲笑意更甚^。

    那男生一噎&,六人都脸色涨红,傻子都听得出来*,这话正是他们刚才拿来挤兑张汝蔓的。

    “校规不准在外打架,好像也不允许谈恋爱吧?”张汝蔓砰地把酒杯放下*,甩去一边,手往裤子口袋里一插,下巴一抬,“喂,我泼了你^,回头我就写检讨请求处分^^*。你们俩呢?谈恋爱的事敢检讨要求处分吗?”

    两人脸色一变,身旁那两对男女本想替朋友出头,听了这话都缩了缩脖子*,恨不得张汝蔓不要注意他们*。军校的校规是很严的&,大学不比高中宽松多少,周末都有训练,今天是圣诞节&,又逢周末,学校难得给了一天假期,还是白天的*,晚上六点之前必须准时回校,晚了便会被处分^。只是这样都会挨批评处分^,别说打架和恋爱这种校规明令禁止的事了。

    张汝蔓这人*,根本就是个疯子!她说出的话,谁也不怀疑她会做不到*??Ы母鲈?,她绝对属于问题学生^^。成绩&**,没人比她好*^;训练,没人比她狠&^&;脾气,没人比她坏&^。她是特立独行的一类人^,开学就被调查组重新审核入学资格,虽然最后查出符合资格,但仍有不少人在背后议论,说她是靠着秦瀚霖和夏芍的关系走后门进来的^*^。

    京城军校里不乏靠关系的人,但也不乏靠着真才实学考进来的天之骄子&。学校里向来分成两派&,一派是关系生&,家里有钱背景深厚^,少爷公主似的&*&,训练时娇气得不得了。一派则是他们这些背景平凡但肯努力的人*^,但他们努力争来的机会常常比不上这些关系生的权钱^。久而久之&,学校两派之间势同水火。

    张汝蔓因为开学的事&^,被划在关系生的行列里,那些背景深厚的公子千金也很奉承她,想跟她交好的人不少。但是她脾气坏,整天沉着张脸*^&^,对这些人从来不给好脸色^&,也不爱搭理。时间长了^&,那些人对她也有些意见*,渐渐地就没人缠着她了。而另一派的学生认为她是关系生,也不愿意跟她多交往&,她在学校便成了独行侠^。

    她似乎也不介意独行*&,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课,一个人在课后训练……

    让人生气的是*,她这样不合群的人,偏偏成绩属于尖子生^,在新生里,她还有个枪神的称号*。当初在新生考核的时候**,震惊过全校^**,训练场上她比男学员狠,教官和领导对她又爱又恨,爱她的好资质,却对她的不合群恨得牙痒&。相对于他们这些也很努力的人来说,得到的关注就少得可怜&。

    资质好又怎么样^?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讲究的是协同合作&。一个独行侠,就算再是尖子生又能怎么样?

    “你爱写检讨那是你的事*!谁不知道你就算写了检讨,学校也不会处置你?你有背景嘛,不用靠着这种事找优越感*&^?&!蹦锹忱潜返呐湫σ簧?,嘲讽。

    “滚你!连胆都没有的人&,少在这儿嚎他妈的不公平,我听得胃疼&*!就是给你公平&,你也是这副熊样*!”张汝蔓爆一声粗口&,抄起桌上的空啤酒杯*&,往那女生脸上呼地一送^!

    那女生惊住&^,旁边五人倒吸一口气^,眼看着厚重的啤酒杯就要拍上女生的鼻梁^^&,今天少不得鼻梁被打断的下场*,但那啤酒杯却在女生鼻梁前一寸停住了。张汝蔓挑着眉头&&,嘲讽地看着女生这副呆吓的模样&,道:“滚回去!回去等着,等老娘的检讨递上去,全校通报给你看&^!”

    六人一愣,脸色古怪^,看张汝蔓的眼神就像看脑子不正常的人——哪有人那么喜欢被全校通报的?还是自己递检讨上去。吃饱了撑的*?

    张汝蔓却心情大好&&,哈哈一笑,摆手,“赶紧滚^^,滚了我好想想检讨怎么写。就写口角之争*&,我泼了你一脸啤酒怎么样?”

    女生一怔,脸色又红一重^^,其他人也脸色一变*!太无耻了*,就这么点小事^^,要真的全校通报,那受处分的是张汝蔓*,丢脸的可是他们&!到时候,全校都会知道他们被泼的事&,脸都丢到姥姥家了^,以后走在学校里,还不被人笑死&?

    女生脸色很难看,打又不是对手*,骂也不是对手^^,挤兑人到最后被人给挤兑了&&,最后只得使出三十六计最后一策*&,“你狠!我们走!”

    “哈哈哈……呃&!”张汝蔓大笑三声^,三声笑罢,一口气吸在了嗓子眼儿里。

    那六人转身欲走,一个转身间^,眼倏地睁大,紧紧盯着前方。

    前方&*,夏芍一行七人走了过来。夏芍走在最前头&*^,酒吧里仍然静悄悄的,如今在国内,尤其在京城,不认识夏芍的人还真的是很少,那六人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夏芍*&,转身间*&,那名被张汝蔓泼了酒的女生当先脸色煞白。

    张汝蔓在后头缩了缩了脖子,“姐……”

    “嗯?&!毕纳值α松?*^,看了那六人一眼^,六人顿时紧张得屏住呼吸,说是要走,竟都忘了挪脚^。

    刚才他们跟张汝蔓冲突时都背对着门口^,谁也没发现夏芍什么时候来的*,她、她该不会听见什么了吧?

    没想到&*&^,夏芍只是看了他们一眼**,什么也没说,便带着朋友在张汝蔓那桌坐了下来&^*。酒吧的老板这时才走了过来,一名三十来岁的男人,胡子拉碴&,身上挂着白围裙*,手里提着瓶朗姆酒&**,不修边幅,醉眼朦胧。

    砰一声**,酒瓶子往夏芍面前的桌子上一放,男人往桌上一倚*^,指着张汝蔓&&,笑问:“夏董*,这是你妹妹?”

    夏芍点头,眼里有笑意,“老高,我妹妹刚刚给你的酒吧添麻烦了,抱歉?&!?br />
    这酒吧的老板姓高,夏芍与他的相识只属偶然。这家海盗风情酒吧起先是柳仙仙等人发现的**,去年刚来京城大学上学的时候&,夏芍曾和朋友们来这里聚过一回&,对这里的气氛很喜欢。后来,夏芍周末与徐天胤在一起的时候*^,想起这家酒吧,两人便来了一回*^。

    没想到,徐天胤竟与老高认识&。

    这人是军方背景,经历却很坎坷。他早年家中在京城也属于有背景的,可是少年时期,这人却不成器,整天打架斗殴进局子,家里人头疼之下,找关系把他送进了部队。没想到,他在部队倒混出了名堂^,成了特战部队里一员猛将^。

    徐天胤出国执行任务的时候&&,老高曾是他的前辈&,由于执行任务的那些年得罪的人太多,老高的父母和未婚妻在五年前被一伙外国分子绑架&*,最后虽然经过全力营救,他的母亲和未婚妻还是死在了那场绑架里^,老高的父亲亲眼目睹了妻子和未来儿媳的死&&,受了很大的刺激,回来之后没两年也过世了。

    父母亲人遭逢巨变,高广义也就此一蹶不振&&,当年就退了役,成天喝酒度日*^。以前的战友兄弟看不过去了,便给他开了这家酒吧^,让他有个生计。但他懒得管理^,随便这些客人来怎么喝,久而久之^&,酒吧里就成了这种无拘无束的气氛。没想到^^,反而大受欢迎,生意红火*。

    高广义哈哈大笑^,一身酒气,“什么添麻烦,我还以为能看场打架的好戏呢^,没看着*,不痛快&!”

    “要是打起来,酒吧今天就做不成生意了&?!毕纳中ψ乓∫⊥?,做生意向来和气生财,希望客人在自己店里打起来好看戏的老板&,这绝对是夏芍见到的第一人*&&。

    这家酒吧&^*,来光顾的客人多把这里当成了发泄情绪的场所^,大家大杯喝酒大口吃肉,忘怀外面世界的辛苦和忧愁&,哪怕一刻。因此&,酒吧里的客人多比较豪爽&,打架斗殴的事也常有。这样的酒吧,本该早被列入治安黑名单^&,被勒令停业整顿^&,或者直接关门。但军方的背景^,让这家酒吧一直开到如今*&,只要不出人命&,一般没人管高广义店里打架斗殴的事^。

    “不过^,你这妹妹的性格,我喜欢!架没打起来,照样看得痛快^!”高广义一笑,转头一拍张汝蔓的肩膀^*,“就冲刚才,这顿我请了!小刘,他们能吃多少&^,给我上多少!”

    “遵命,老板^^!”那小刘是名女孩子&^,身段妖娆,声音酥人骨头*,踩着猫步便走了过来,手上的盘子里端着满满一盘子大杯的啤酒^,后头又跟两名酒吧女郎,端着大盘的烤肉,香气诱人&。

    高广义抄起朗姆酒,醉醺醺地走了,看也没看那六名京城军校的学生*&,只对酒吧里几名男侍者道:“把这几个孬货给我丢出去&,以后不准来^!”

    “遵命^^,老板!”几名男侍者领命过来,叉着几人便撵了出去。六名学生出门的时候,脸色早已百般颜色&&,难以形容&。

    其中有人忿忿不平,凭什么*&!明明是张汝蔓泼了他们,为什么被撵出去的要是他们?就算是他们先挤兑的张汝蔓,他们说的那也是事实^,她就是靠后门进来的*,这社会就是不公平*!

    却听高广义晃晃悠悠走进酒吧台里,咕哝不清地说了句,“这也算军校的学生^?老子没念军校&,直接进部队&,都没这么孬**?!?br />
    那几人一愣**,却已被人给撵了出去^。

    ……

    酒吧里&,夏芍和朋友们已经坐下^,面前食物丰盛*^,张汝蔓却笑嘿嘿的^^,“姐……”

    夏芍抬眸&,看她笑嘻嘻的脸,不知怎么,觉得跟秦瀚霖那小子倒有点像*,顿时无奈地看了她一眼,“笑什么**^?刚才不还挺能耐的吗?还检讨&,你来军校读书前是怎么跟我保证的^?”

    张汝蔓闻言笑了笑&^*,脸上笑嘻嘻的神色淡了淡&,瞧着倒有些认真,“姐,你放心吧^,我有数。我要是上赶子找处分*,刚才就不是泼杯酒了。那几个找揍的^,现在早就头破血流了?!?br />
    不过是泼杯酒,检讨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还能让这些人在全校面前丢丢人&,何乐而不为^?她也不傻^,就凭这几个人&&,还不值得让她失去理智,把他们打到住院**,她有什么好处^?

    “还学会耍小心眼了&?”夏芍一笑*,明显没生气*。

    这三四个月,她心知张汝蔓不受录取那件事的影响是不可能的^^。但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与其帮她处理这些事,她凭自己的想法处理反而更有机会成长。所以*,刚才夏芍虽然目睹了冲突,却没有插手*。而张汝蔓的处置也确实让她感觉到了她的成长。

    “也不看看是谁的妹子&?!绷上烧馐笨丝?,喝着啤酒摇头叹息*&&,笑得打趣^,“我也以为刚才能看见场打架呢*,没想到这么温和就解决了*^。军校读了四个月,你高中的胆子哪儿去了*?”

    “我的胆子不是用来揍校友的&,但是可以揍你^,你要不要试试&?”张汝蔓大嚼一口烤肉,像是要咬谁的肉。

    “哦,你的胆子不是用来揍校友的^,是用来揍朋友的?”

    “如果连你都能算是朋友的话,好吧^,朋友是可以揍的。而且可以随便揍,往死里揍*?**^!?br />
    两人一人抓着啤酒&,一人叉着烤肉&&&,四目相对,火光噼里啪啦。

    这两人在青市一中的时候就是这样了*,连胆子最小最腼腆的苗妍都见怪不怪了&&*,一群人举杯^,喝酒^,谁也不理两人*&。

    今天中午夏芍把衣妮和温烨也带来了,温烨现在在京城读初中^,这小子对上学读书烦得要命&&&,嫌学校里吵&&*,嫌总被人当成新生&。如果不是师门有训,不得欺负人*^,他早就在学校打架打到被退学了。

    夏芍在一旁看见温烨拿过杯啤酒来就灌&,伸手给他拦了下来,“小孩子*,不允许喝酒^?&!?br />
    “我不是小孩子!”少年炸了毛,脸色发黑。过了年,他就十五了!

    夏芍笑眯眯*,夹了筷子烤肉往少年碗里一放*,“多吃肉*&&,长高高?!?br />
    “噗!”周铭旭喷了口啤酒,咳得厉害。元泽和苗妍也忍不住发笑&,笑的时候^&,苗妍见周铭旭咳得厉害*,便递了块纸巾给他&,周铭旭接过,脸色涨红,也不知道是呛的^*,还是激动的^。

    衣妮倒是面无表情*,看起来最厚道,但却伸手也夹了一筷子烤肉^&,摞到了温烨碗里*,末了还拿筷子压了压&。

    这下子*^,元泽都忍不住轻笑出声,温烨的脸色有青转黑,死死盯着夏芍和衣妮。

    如果,师父是可以揍的,他一定往死里揍。

    可惜,别说师父了*&,师父的朋友都不能揍&。唯一能供发泄的就是眼前小山高的烤肉^*^,温烨拿眼神杀过夏芍,便黑着脸坐下*。

    这时候,柳仙仙和张汝蔓还在对峙^。

    柳仙仙那张嘴^,永远知道怎么气人,“往死里揍&?我好怕哦*。有个秦少这样的绯闻男友,放狠话都底气足。啊^,不行&,我也要抽空去钓个有背景的凯子!?br />
    柳仙仙眉眼含媚,笑得人桌旁的男性生物鸡皮疙瘩掉一地,背后齐齐发冷^^&。

    张汝蔓却脸色淡了下来*,眼一垂&^*,低头喝酒,吃东西^&&,不说话了^^。

    气氛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连衣妮都抬眼看了张汝蔓一眼,她是不知道一些事的^,但也看出张汝蔓心情不太好^,似乎不太想听到跟那个秦少有关的事。

    柳仙仙一看张汝蔓不高兴了,便耸了耸肩,也兴味索然*&,但她还是看了张汝蔓一会儿&,问:“不是吧&?你不会真喜欢上那小子了吧&?”

    张汝蔓皱着眉头抬眼,眼神沉肃&。

    苗妍眼神发飘&*,飘去夏芍那里,求援。夏芍却不言语,只是看着张汝蔓。

    “干你什么事?”张汝蔓抬眼&*,声音里听不出火气^,但却能听出冷来*。

    “跟我是没关系。不过&,就当我多管闲事好了^,提醒你一句^*。永远别找官家子弟&,尤其是背景深厚的?!绷上梢擦成?&*。

    元泽维持着的笑容顿时变得有点古怪,官家子弟怎么了?

    “尤其是打算做官的&,或者已经身在仕途的&^。给一个当官的人做老婆没那么容易,你有很多事需要妥协。你和芍子不一样,她能适应官家生活&,你根本就应付不来那些尔虞我诈。你的性格不可能为了男人妥协^&,那一开始就别碰*&,免得到时候后悔的是你?!绷上伤低?,灌了几口啤酒,眼望着天花板&^,又补了句*^,“经验之谈,爱听不听*&?*!?br />
    经验之谈?她哪来的经验&&?

    柳仙仙从高中的时候起,看似身边男人不断,实则她根本就没有好好谈过恋爱&。包括上了大学,她一直嚷嚷着要钓个有背景的男人*^,可却从来没见她身边有这种男人。其实*,她外在条件很好,在京城大学的男生堆里很受欢迎^,猎艳的男生里不乏一些家世背景不错的^,却从来没见过柳仙仙跟谁交往过。

    她看似是经验丰富的恋爱高手,实则是个恋爱经历为零的雏儿。这点身边的朋友们都知道&^,只不过不爱去揭她的短儿罢了。

    今天这番话^,别人都听不出她所谓的经验哪里来的^,只有夏芍轻轻垂眸。

    大概,与仙仙的母亲有关吧*。

    柳仙仙是私生女^,她的母亲是位舞蹈家,已经不在世了&*。这件事,胡嘉怡以前提起过&,但柳仙仙从来不提此事,因此元泽等人都还不知道&,只有夏芍通过柳仙仙的面相&&,看出她父亲身居高位*,应该是官家背景&。

    这些年,过年的时候柳仙仙都是在胡嘉怡家里过的&^,她母亲去世*,又不跟父亲一起生活^*,身上却从来没缺过钱&。这些钱若不是她父亲还在供养她,就是她母亲留下来的。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人人都有不愿提起和面对的往事。今天这番话,与其说是柳仙仙的经验***,说不定是她母亲的经验。

    夏芍笑了笑*,拍了拍柳仙仙的肩膀,这妞儿平时虽然喳喳呼呼的不靠谱,但对朋友还是挺真心的。她母亲的事是她的禁忌,今天拿出来提醒张汝蔓,若不是将她当成朋友^,也不会有这番话了。

    张汝蔓也听得出来*,至少她看得出来柳仙仙不是在打趣她,于是朝她举了举杯&,“以后见到你^&,我决定揍揍就得了*,就不往死里揍了**&?!?br />
    柳仙仙被气笑了,“哟&,我还得谢谢张将军不杀之恩?”

    “滚&!谁是将军^!”

    “不是将军你拽什么**?瞧你说的,我还以为您老有生杀大权呢?^!?br />
    两人一语不合*,又抬杠了起来*。其余人见气氛又恢复往常了^*^,便都松了口气,继续喝啤酒吃烤肉^&,聊着半个月后的寒假^&^,夏芍准备在京城订婚的大事&。

    夏芍在聊天的时候^,瞥了柳仙仙一眼^*。有些事,逃避是没有用的^*,终究要面对^。近来夏芍一直很忙*,未曾发现*,刚才倒是瞧出柳仙仙精舍左侧有一点损伤^*,像是自己不小心挠破的&&。但这精舍这个位置在鼻子两侧**,出现损伤的话大多预示着未来会有家庭争吵^&。但柳仙仙母亲过世*,自己又未成家*&,这预示着的争吵自然就来自她的父亲了。

    而且^,她的额头今天瞧着有些横纹*,未来一段时间内事业可能不太顺利&&。

    夏芍轻轻垂眸^,柳仙仙的父亲在京城^?

    这猜测几乎是可以肯定的&,但对于柳仙仙面相上显示出的事业不顺的事^,夏芍却没开天眼多看&。她对朋友的事^,向来不愿窥其隐私,既然已从面相上看出些信息来,那便留待日后再看*^。毕竟家事上的事&,柳仙仙一直没有提过&,她若能自行处理&,夏芍自然不好插手*,若是不能^,到时再说也不迟*&。

    ……

    这天中午^*,吃饱喝足时已是下午两点多&^*,张汝蔓六点前需要回学校报到^,见还有些时间&,一行人便一起出了酒吧*,逛了逛街&&&。随后柳仙仙等人自行回学校^,顺道带上了温烨&。夏芍开着车送张汝蔓回京城军校^,车子停在学校门口后&,夏芍转头看向张汝蔓^^。张汝蔓正转头望着车窗外的校园大门*^,那是她梦寐以求的地方*,但看见军校的大门&&,她的脸上只有严肃**,完全没了今天中午和朋友们谈笑时候的样子^*。

    “在学校压力很大^^?”夏芍淡淡一笑*&,问^。她虽然希望张汝蔓能自己解决烦恼^^,靠自己慢慢成长起来^,但她的心情还是要关注的&&。

    其实,录取的事曝光时***,夏芍就知道会对张汝蔓的大学生活产生一些影响^,所以这段时间她曾了解她在学校的情况*。虽然那些议论影响不了她未来的发展*,但对心情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她的大学生活才刚开始&^,这四年总不能就这么过^^。

    “小事^^,姐你不用担心我*?^!闭湃曷赝沸α诵?。

    “秦瀚霖有没有来找过你?”夏芍毫不避讳地问^。她们姐妹之间*&,不需要这些避讳*&。录取名额的事是秦家为保秦瀚霖先姜系一步曝出来的&^,秦瀚霖应该知道^,这会对张汝蔓有什么样的影响^,哪怕只是普通朋友*,秦瀚霖都应该来问问。

    “提他干嘛*?”张汝蔓皱了皱眉头,明显不想提秦瀚霖^。但这话是夏芍问了&,她眉头皱过之后^,便转头看向窗外^,好半天才道,“来了&,让我给骂回去了*?!?br />
    夏芍挑眉。

    见被盯着不放&,张汝蔓才又补了句&^&,“来干嘛&?还嫌我不够乱的*^?要让人看见我和他在一起^,我走后门的事算是一辈子洗不清了^*。我做过的事&,不喜欢别人替我背黑锅^&。没做过的事*,也不喜欢被人冤枉*?*!?br />
    夏芍一笑^*,垂眸&,“世事就是如此**,当你含冤&^,恨自己没有能力对全世界宣告真相^??墒悄阆牍挥?*,即便你有能力让全世界都知道真相,也未必所有人都信你**^。一万个人心里有一万个你&,你不可能按照每个人的所想去活*&。相信你自己,比一万个人相信你都有用*?!?br />
    这些年*,夏芍在心性上的修为渐进,毕竟已是半只脚迈进炼虚合道境界的人**,她的话虽有些深,但若张汝蔓能听懂*,必将受益匪浅*。

    张汝蔓怔住^^*,眼神微闪**,夏芍一见^,便知自己猜对了**。

    录取事情上的风波**,果然对她一直以来的自信产生了些影响&**。张汝蔓从小虽然性子野,但她有自己的骄傲^^,成绩好,体能好&^。她有优秀之处&&,也有理想^,一步步朝着自己的理想迈进,她许从未想过会遭遇挫折^。

    以她的成绩和才能^,本就该被录取^*^,可是又是被顶替^,又是莫名失而复得&*,再被调查组询问*、重新测试入学资格,这几个月来学校里又尽是怀疑的目光和氛围&&,换成任何人都会心情不好,张汝蔓怀疑自己到底该不该来京城军校读书&&^,也在情理之中。

    “姐^,你跟我说句实话^*,我的录取名额是怎么回来的^&?”张汝蔓转头^^*&,目光前所未有的认真&。这件事^*,是她心里的一个疙瘩*,不弄清楚&,她一辈子都会有种感觉^,觉得自己原本不该能来到京城军校**&。

    夏芍却垂眸蹙眉*,不知道该不该跟张汝蔓说实话&。这个真相,可能会对她和秦瀚霖之间的关系有所影响&&。

    “我想&&^,这件事你应该去问秦瀚霖?^*!彼伎剂艘换岫?,夏芍最终还是决定——说^*&。

    张汝蔓有知道真相的权利,无论她说不说,这个事实都存在^,早不影响^,晚也得影响*。那不如让一切早点来&,趁着两人都还年轻,有什么想法&,早点交流比晚点交流要好&^,越拖误会越深。

    夏芍这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跟明说差不多了*^。

    张汝蔓怔住^&,夏芍第一次看见她眼神有些发直*&&,“真是他……”

    “当时我不在国内,能帮你的只有他^&^!毕纳值?,沉默了一会儿^*,她见张汝蔓没有反应*,才又问&,“你会不会觉得她帮了你&,前段时间又拿你录取的事做文章*,有些动机不纯^?”

    夏芍就怕张汝蔓会这么想。若她真这么想^,少不得要将秦姜两系的事说些给她听*,让她知道秦瀚霖有难处&。

    张汝蔓有些懵地回头,眼神还有些涣散^&,却摇了摇头*&,“没有*。我们之间又没什么关系&,没道理让人义无反顾地帮我*^。就算他有动机^^,我也没权利怪他&&?*!?br />
    道理确实如此,但……怎么听着这么理智*&?

    感情的事从来都不是理智的*^,太过理智就表明感情没到那份儿上&。

    “我欠他两个人情^。一个是录取的事*,一个是他把事情曝出去*&,让调查组重新查了我一次。虽然我挺恼火的&^,但这至少还了我清白&^?!惫?,张汝蔓算得很清楚&。

    “其实有些事&,既然大家是朋友*^,就没有必要算得太清楚&?!毕纳执鬼恍?&。

    “我和他之间算不算朋友&,我也弄不清楚*。我承认,有段时间我对他确实有点好感,可他身边女人不断^&,我的理智告诉我要离他远一点。我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全凭青春年少时候的好感来选择一个人&。他是秦家三代*,我只是很普通的……”张汝蔓说到这里,笑了笑,“当然&^,不考虑姐和姐夫的话&。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三年来^,他一直没有说过什么,我认为这是很明显的意思了^*。柳仙仙说得没错*,我们不合适^^。我受不了他的花心,他在官场上的尔虞我诈^,我也没那些心机和脑子去想。假如让我为了他放弃什么*^,我也做不到*。我记着他的人情&&,以后有机会还给他就好&?!?br />
    张汝蔓说完**,看了看手表**,道一声该回学校了^,然后便下了车,走进了校园&^*。

    夏芍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终是一叹。

    这两人的感情路^,还早着。

    不过虽然感慨这两人的事&,夏芍却还是有自己的事要忙&&。

    半个月后&,京城大学放了寒假*^。

    订婚的事&*,终于要开始准备了&。

    ------题外话------

    咳^!最近评论区里市场有某些片子的广告*,我看见一定会禁言删评的^,但是有时候发现得晚&,删得慢,妞儿们最好别点开&,那种网站大多有病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6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六十章 经验之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6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六十章 经验之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6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