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厨房趣事(补)

    连忠荣的反应令夏芍垂着的眸中光芒一冷?&!疚薜靶∷低靠蠢?&,她是猜对了?! ×胰偃床恢老纳质遣碌?,他以为夏芍从别的渠道得到了什么消息。震惊地盯着夏芍,不知道她还知道什么事&?&&&! 』蛐?,她什么都知道了&,今天问他,只不过是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即便她不知道,这也确实是他将功补过的机会?!  耙环种?&?!毕纳值?,“连总,你知道,我一直都很忙?!薄  笆?、是!”连忠荣脑门上都见了汗,站了起来,便不敢再坐了&&,只瞅着那坐在沙发里喝茶吃松子的女子,“夏董&&,我、我说出来,这事是不是就  夏芍淡淡抬眼,连忠荣却倏地一惊?!  拔抑懒?&&&、我知道了!我说!”连忠荣觉得今天是中了邪了,一个二十岁女孩子的眼神竟然能把他吓成这样。说出去&,谁信?  “我确实是财迷心窍了,不过也确实是有人在我面前提了一句。那天我到青市谈生意上的事,设了饭局&&。席上……席上就谈起国内的舆论,那人说华夏集团这次必有损失,想挽回声誉恐怕需要很长的时间,市场份额可能会大跌,盈利大不如前。倒是华夏慈善基金,成立了五年,善事做的不少,口碑不错,就是不盈利&&。国外有股份式经营的例子,如果夏董能看到慈善基金盈利的前景&,说不定能补一补商业上盈利的缺失,开出另一条活路来。我、我当时也觉得有道理&,也不知道怎么就鬼迷心窍了,回来以后就拿了一百万夏总,想方设法的入股&&?!绷胰僭剿瞪粼叫?,低着头&,偷偷瞄夏芍&?! ∠纳掷湫?,“这人在连总面前可真有分量,他说一句话&,就让你迷了心窍&&?!薄 ×胰俸寡?,“那当然。吴秘书长是陪着秦公子一起去青市任职的,老爷子亲自指派的,熟人了?!薄 〔唤鍪?,而且是熟到不能再熟?&! ∥馑暮T谇叵凳茨炅?,深得秦老爷子信任。秦瀚霖到青市纪委任职,是首次被调往地方上。正值派系争斗的紧张时期&,秦老爷子怕出乱子,便将吴四海一起调去了青市,任纪委秘书长&,算是秦瀚霖从京城带来的直属心腹  正因为有些话是吴四海说的&,连忠荣才深信不疑。他虽然官职级别并不高,却是秦家的心腹,知道的事也多。国内的舆论再闹腾,在没有确切结果之前&,连忠荣哪敢妄动&?可是吴四海也这么说,就像是有内部消息一样,连忠荣还旁敲侧击了一番,吴四海却不肯多说了&。但正是他这副讳莫高深的样子,才让连忠荣越发肯定,消息属实&&?! ∷獠哦巳牍苫拇壬苹鸬哪钔?,甚至不惜威胁夏志元。他当时觉得,夏志元哪有商业头脑&?等夏芍回国,华夏集团面临?;?,夏芍不得不另寻商机的时候&,她一定会看重股份经营慈善基金这一途,到时非但不会怪罪&,说不定还会欣赏他的卓识远见,双方合作,共创新的未来&?! 〉比?,连忠荣想入股华夏慈善基金&&&,还是存了那么点贼心的&。如果华夏集团失势,夏芍和徐天胤的事没有了结果,那她就没有了徐家的背景靠山。身为连家二代的他,对夏芍来说就是很重要的人脉,到时他就会慢慢成为华夏集团里很重要的人,当然也就可以渐渐的获取更多的利益?! ×胰偈峭耆讼纳址缢笫Φ纳矸?,满心都是华夏集团失势&,趁虚而入能获取的利益。直到现在&,他才知道一切不过黄粱一梦?! ∠纳置凶叛?,总算把这个吃里扒外的人给挖了出来?! ∥饷厥槌?&,这人她没有印象&,不过已无需多问&。即便不问姓名&&,秦瀚霖也该知道是谁了。只是没想到,当真是秦家的心腹出了问题……  这人是半路被人买通&,还是姜系有意培植在秦系身旁的内奸,暂且不知相信秦家对此人自有处置&?!  跋亩?&,我、我可是实话实说了,我的事,您看……”连忠荣小心翼翼地看向夏芍,顺带着瞄一眼徐天胤&?! ⌒焯熵肪雇O铝耸种卸?,抬起头来&,望向了连忠荣&&,“她有事,还有我,为什么敢动华夏?!薄 ∧腥说纳衾涞矫挥衅鸱?,连忠荣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冷的眼。从进门之后&&,连忠荣几次希望徐天胤能理会他,让他知道他对这件事情的态度。但是现在他无比后悔,他只觉浑身浸在冰水里,身上出的汗都结成了冰渣&?&!  拔裁锤叶??!毙焯熵吩俅纬錾?,重复刚才的话&?! ×胰偃匆涣晨尴?&&。为、为什么&?他刚才不是解释过了吗&?  夏芍转头看向徐天胤&&,眼神感动,替他解释,“徐将军的意思是,即便华夏集团有事,还有他在,有徐家&,为什么连总敢动华夏集团&?”  “徐、徐家?”连忠荣这才明白过来&,心里头有点古怪,舆论怎么传的难道徐天胤不知道?但他不敢多问&,赶紧答道,“这……舆论都是这么传的,说华夏集团有损&,徐家……徐家指定不会承认婚事。我、我一开始是不敢听信谣言的,但是吴秘书长也是这个意思。吴秘书长深得秦老爷子的信任我&、我以为他有内部消息&,所以才&&&、才……”  “徐家不会不承认婚事,她是我的未婚妻?!毙焯熵飞舾?,手伸过去,抚住夏芍的手腕,那里一只圆润细腻的白玉镯子牢牢套着?! ×胰偎匙判焯熵返哪抗馔?,一怔,随即一惊!  他不知道那是徐天胤母亲留下的玉镯&,但却知道民间嫁娶的传统&。夏芍手上的镯子是一对的&&,徐天胤说这话时特意抚上那玉镯,难不成……这镯子来历是他想的那样&?  连忠荣惊骇了,他只听说过徐天胤和夏芍两人订婚延期的事,却从来不知道,夏芍已经得到徐家的承认到了这份儿上了&?如果这镯子真是徐家家传之物&&,那、那……吴四海的内部消息怎么一点也不准&?  通过潇湘导购qbwyxxsvne购物即可免费拿潇湘币  夏芍看着徐天胤,心里暖融融&。他虽然不善交际,但却通透敏锐&。外界的舆论他哪能不知道?但舆论归舆论,不是每个人都敢因为舆论就对华夏集团落井下石&,连家背景不浅&&&,连忠荣不至于这么眼皮子浅&&,一点政治敏锐度和小心谨慎也没有,在事情没有确定的时候,他就敢动手&&。徐天胤这么问,是在确定是不是吴四海让他有这个胆量?! 〗裉?,她见连忠荣,目的是为了查明秦系的内奸是谁。而他的目的,却是动华夏集团的那个人?! ×饺说哪勘晔峭桓鋈?&,他的目的却只为了她?&! “ù耸?,他让连忠荣看见这对镯子,是想让连家乃至上层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是徐家的准孙媳&?! ≌飧瞿腥?,不管做什么,都只为她。夏芍感动,在男人的大掌上抚了抚安抚他的情绪&,随即看向了震惊得还没回过神来的连忠荣&&?&&!  敖裉煳液土茉谡饫锼档幕?&&,不希望再有第四个人知道?!闭饧虏荒艽鋈?,否则打草惊蛇?! ×胰倩毓窭?,愣了片刻&,点头,他懂夏芍的意思,不让第四个人知道,这其中也包括了他哥。虽然连自家人也不能说,让他很意外,但他不敢不答应&?!  笆?&、是,徐将军放心&,夏董放心&!”  夏芍淡淡一笑,她放心&,连忠荣不敢。尤其在今天看见了她手腕上的镯子后,他更不敢。这大抵也是徐天胤刚才这么做的又一层原因?!  叭绻业弥腥酥懒私裉斓奶富啊薄  跋亩判?,我绝不说、不说!”连忠荣这会儿才有点反应过来,夏芍妾下来是不会放过吴四海的&,她不想今天的谈话内容外传&,大概就是不想让吴四海提前得了消息。连忠荣现在对吴四?&&?墒怯行┰构?,要不是他的消息错误,至于让自己做出这么错误的判断吗?不打华夏集团的主意&,也就没有今天这场惊心的谈话了。夏芍若处置了吴四海,出了这口气,自己这边她或许就不计较了。毕竟今天他又是招供又是保守秘密的,她总不会一点情面不  这么一想&&,连忠荣傻了才会往外说。他连连保证&,夏芍却意态倦淡&,瞧着有些累了?&! ×胰偌?&,很有眼力地提出告辞&,退出房间的时候,大气都没敢出&,直到走出华苑私人会所,夏末午后的暖风吹来,他却觉得脊背发冷&。伸手一摸,后背湿了个透?&! 』崴考淅?,夏芍倚下来&,枕着徐天胤的腿,窝在沙发里,微微闭眼?! ∏谱潘饩胩?,男人问:“累了?”  夏芍一笑,不答,懒懒地往沙发里又窝了窝?!  八岫??!蹦腥说纳舸油范ゴ?&&?&! ∠纳秩葱ψ耪隹?,瞅一眼头顶&,“不睡了,早点回去把这事告诉秦瀚霖,他好早点想对策。我出来的时候,答应我爸回去时买些晚上的菜,师兄跟我一起去超市逛逛吧?&&!薄 ⌒焯熵啡疵欢?,居高临下盯着女子意态缱绻的眸&,纠正,“未婚夫?!薄 ∠纳止恍ν淞隧?,但今天她难得乖巧&,“是,未婚夫先生&,你的未婚妻邀请你去菜市场,去吗?”  男人眸光柔和&,唇边短促的笑意,没回答&,伸手倒了杯茶&,递给她&?! ∠纳中ψ牌鹕?&,喝完茶,走人&?! ×饺擞卸稳兆用灰黄鸸涑辛?,这种放松惬意的感觉让两人都想多逛一会儿,无奈早早就在超市里被人认出。这回被认出的不仅有夏芍&&,徐天胤也认了出来。两人只好把菜选好,便结了帐回家了?! 』氐郊依?,徐康国已经午睡醒了&&,正来了这边宅院和夏国喜、夏志元父子在一起聊天,秦瀚霖陪在一旁&?! ∠募业那灼菝侵形绯粤朔贡愀髯曰丶伊?&,今天是喜庆的日子,晚上家里人还会在一起吃顿饭&,江淑惠和李娟半下午就去了厨房忙活去了?! ∠纳趾托焯熵烦米虐巡怂腿コ康墓し?,和出来的秦瀚霖一起去了她的房间&?! ∫唤考?,夏芍便道:“你身边有个姓吴的秘书长&,有问题?!薄 ⌒母钩隽宋侍?,这种感觉夏芍知道,必然不好受。但事实就是事实&,秦瀚霖从小在秦家这样的环境里长大,他应该能受得了&&,也能很快从中走出来  果然,秦瀚霖在听见吴秘书长这几个字时&,少见的僵了僵。夏芍不愿打他,和徐天胤先出了房间&?&!   ×饺巳コ坷锢罹甑拿?&,把老太太给请回了客厅里坐着。李娟见徐天胤来了&,很是欢喜,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果真不假&。在厨房里两个小时,李娟跟女婿说的话比跟女儿说的话多多了,偏偏徐天胤话少得可怜,两人的对话便显得十分有趣?!  靶⌒彀?&,把那条鱼拿给我?!薄 ⌒焯熵纺糜?,放去菜板上时顺道把鱼拍了个晕乎?&!  鞍パ侥阏夂⒆?,有刀干嘛要拿手拍&?!崩罹暌汇?&,从来没见过用手的  “唔,习惯?!薄  把?,你还经常这么拍?”李娟瞪大眼?&!  斑?,习惯……”  “怎么养成这么个习惯?”  “唔……”  徐天胤在国外执行任务的时候,哪有那么多讲究&?这习惯大抵就是在山里任务的时候养成的&。但是这些解释起来太长了,估计他也怕说得多,李娟问得多,那些事情再把她吓着,所以本来说话就简洁,这时候更简洁&?! ∠纳衷谂员咦鲎抛约旱氖?,听得直忍笑,直到男人向她投来求助的目光夏芍才笑道:“妈,师兄以前跟着师父练功的时候,练的是掌法&,养成了这么个习惯?!薄  拔椿榉?&?&!蹦腥颂嵝?,这会儿他说话倒快了?!  笆锹?,原来是这样……”李娟恍然,显然这个说法她能接受&,也能想象得出来&&,这才释然的笑了,回身把盆子端上来,指着里面的另两条黄花鱼道,“那把这两条一起拍了吧,一会儿我收拾收拾?&!薄 ∠纳粥坂托Φ帽彻砣?。平时买鱼&,市场里都是给杀好的,但今天家里要准备两顿饭,李娟嫌先杀好了不新鲜&,便买了活鱼回来&。以往也有买活鱼回来的时候,她每次都嫌活鱼滑溜,不好收拾,回回都是找丈夫动手。这回她算是又找到省事省力的帮手了?! ⌒焯熵反笫忠焕?,把鱼捞去菜板上,啪啪两下&,利落干净&。一回身,李娟塞过来一只盆子&,里面是些碎菜叶,“行了&&,你姑姑婶婶她们也快来了,这厨房里我们忙活就成了&,你们去后院&,把呆头喂了吧?!薄 ∴?&?  夏芍回身&&,“呆头?”  李娟一笑&,“那只大鹅,上午抱回来,我瞧着都没精神。哪有那么乖巧的鹅,指定是小徐从京城带过来&,路上在车里也没喂,给饿着了&&&&&??烊ノ刮鼓鞘悄忝橇┒ㄆ傅南捕?,不能有事&,不然不吉利&&??烊グ?!”  “雁?!毙焯熵范俗怕撬椴艘兜呐枳拥??! ∠纳中Φ伤谎?&,跟他一起从厨房去了后院&&?! 『笤盒』ㄔ八频?,一草一木都是当初搬进来时夏芍所布,看似不过是座家庭花园,其实整座宅子的风水局重心都在这里&。这里的空气格外清新些,夏志元和李娟不谙其中道理,只是觉得在后院坐着的时候最为舒服&,于是两人每天都会来石桌旁坐坐,这几年就没怎么生过病&&&,冬天的时候感冒都少有  这两年&,夏志元爱好上了养花草&,把花园里的草木都打理得颇有生机&,今天中午说把那只大鹅暂且放来&,他还怕鹅把他的花草给糟蹋了?! ∠纳趾托焯熵防吹胶笤旱氖焙?&,四处一瞧&&,花草一点事儿都没有&&,那只鹅正蹲在石榴树下,乖乖卧着呢?&! ∠纳忠患阈α?&,母亲给这鹅取的名字还真贴切&,瞧着确实挺呆的&&,跟某人似的?&&! ∠纳趾托焯熵纷吖?,那大鹅见两人过来,便站了起来,挪着往后退,肥大的身体一退三晃&。夏芍笑眯了眼&,见那鹅脖子上海系着红色的蝴蝶结&,翎毛雪白,着实可爱,便瞧着喜欢。她顿时放松自己,周身气场很快便变了那气场与天地间一草一木极为融洽,那大鹅感受到&,果然不再退了?! ∠纳肿吖?,蹲下身来,那鹅乖巧地让她摸了摸,夏芍回身要来盆子,把菜叶撒给它&,它低头就吃了起来&&?!  翱醋攀嵌隽?,呆头是谁买的&?”夏芍起身瞧着徐天胤?!  拔?&?&!蹦腥舜鸬眉蚪??&! ∠纳忠恍?,就知道&!什么样的人挑什么样的鹅,一样呆?&!  跋不?&&&?&!毙焯熵肺?&?!    跋不?,养着它吧&,以后就叫它呆头了&?!毕纳忠恍?,转身往前头走,伐轻快,语气娇俏含笑,“徐呆头?!薄 『笸犯系哪腥艘汇?,望着女孩子的背影,眼眸黑漆漆?! ∠纳直敬蛩闳コ?,但刚走到后院门口,便迎头遇上了秦瀚霖&&?&! ∏劐孛嫔绯?,只是瞧着有点头疼,捏了捏眉心,“唉,这事儿闹得看起来&,我家老爷子要伤心了&&?&!薄 ∠纳中α诵?&&,何止秦老爷子伤心&,秦瀚霖又何尝不是?这姓吴的人是跟着他从京城到青市的&,显然是秦家的心腹了,必定有多年的感情。若不伤心秦瀚霖何苦在房间里闷了这么长时间?  “想好怎么办了?” ?。馔饣埃 〔雇?&&?! 「依锶颂噶颂?,被要求改作息时间&。晚上要早点睡,所以更新时间改改&&,大约在晚上八点左右的样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5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五十六章 厨房趣事(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5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五十六章 厨房趣事(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5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