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回港**,隐忧(一更)

    夏芍回到香港的消息外界并不知晓*,但她回到了老风水堂,却受到了弟子们的热烈欢迎*。

    弟子们平时在夏芍面前都很守礼数*,她在门派里辈分高*,清理门户^、京城斗法和伦敦一战**,身手都令弟子们折服心畏,因此哪怕她性情温和再好相处,谈笑间在弟子们眼里都多几分威严^,因此平时弟子们在夏芍面前多是恭恭敬敬,不敢放肆的。

    但这天晌午,夏芍一进门*^,躲在门后的弟子们便一拥而上*,欢呼着把她抛了起来!

    “师叔祖*^,太帅了!”

    “欢迎回国!”

    “师叔祖^,太崇拜你^!”

    弟子们欢闹着把夏芍抛起来*,欢呼声震得她耳膜都发疼^。

    老风水堂外头的街上*,不少民众被欢呼声吸引**,抬头望去,只见有人被抛上来落下去*,远远瞧着,像是个女孩子^。再一细看^^,有人便瞪大了眼,指着老风水堂的天空*,“咦?那^、那人……”

    “夏小姐**?”

    “夏小姐回来了!”

    街上立刻聚集起人来*,民众脸上皆是欢喜兴奋的神色^,不一会儿**,人潮涌动^,欢呼震天^^。

    夏芍人在半空^,无奈苦笑*^^。她一进门就知道门后有人了,但没想到弟子们能这么激动,现在可好,本想这趟回来避着人,没想到一进门就被人给逮着了^。

    院子里的空地上*,唐宗伯坐在轮椅里^^*,仰头笑呵呵地望着弟子。身后*^,温烨拿着扫把从里面屋里冲出来,一边扫打一边皱眉呼喝^,“放下放下放下^!让你们别闹,一会儿门口被人堵了,出不去午饭怎么办*!”

    弟子们一愣,夏芍人在空中一翻,轻巧落到地上*。笑看温烨一眼,夏芍便来到唐宗伯身旁,蹲下笑问:“师父^^,这段时间^,腿感觉好些了没?”

    “哪能这么快*^*!”唐宗伯瞪眼,却红光满面*,目光欣慰满足*。这丫头^,他们一离开,她又闹出震惊世界的大事*,这回可算是为国争光了^。弟子们无一不后悔回来早了,晚走一天^,便能现场见证那一令人铭记的历史时刻了。

    “那我在这里住两天*,帮师父调理下?^*^!毕纳中Φ?,目光往唐宗伯身后一扫*,问,“张老呢^?怎么没见到他*?”

    张中先前段时间在英国**,对壁画的事最为激动,他到现在还记着当初那段历史^*,称外国人为洋鬼子^。现在壁画回归了*,她今天回来又是跟门派打过招呼的*,夏芍还以为她一回来^,便能看见个穿着汗衫踩着夹板拖鞋的小老头奔过来呢*。

    没看见张中先,夏芍有些奇怪^*,但转眼见唐宗伯叹了口气*^,夏芍便心里咯噔一声*,“出什么事了**?”

    温烨在一旁拿着扫把,瘪着嘴*,脸色很臭^^,“受伤了*,在休养*?!?br />
    受伤^**?

    “唉^!在半山宅子里*。海若他们知道你今天回来^**,一大早的买了菜,亲自下厨*,说要给你庆祝庆祝^,今天中午都在宅子里吃饭*^?*!碧谱诓祷凹涮房戳丝?^,天色已近晌午了,“既然回来了*,那就一起回去再说吧*?!?br />
    夏芍蹙眉,心知必定有事,但师父既然已经这么说了^,那就只能回去再问了^。

    但走到门口^,这一会儿的工夫,老风水堂门前已是水泄不通,记者们收到消息尚未赶来*,民众们已经把门前给堵了^。温烨脸色更黑,弟子们都很尴尬,本是欢呼庆祝一下的*,哪知道捅了篓子了,这下可怎么走得出去*?

    无奈之下,夏芍只得站出来^^,接受了大家的祝贺**,并声明要回半山宅院*,老人腿脚不便*,还望大家让让路^^。

    唐宗伯是华人玄学界泰山北斗,平时在香港^^,名望也高,夏芍语气恳切,众人也很通情达理*,玄门弟子在两旁护着*,一路虽然走得慢*^,但也在欢呼声中顺利上了车^^。

    ……

    半山别墅里^^^,海若等人见夏芍推着唐宗伯进来*,都很高兴,但话还没说上一句^,夏芍便问:“张老呢^^^?”

    海若身上还系着围裙,一听这话高兴的脸色顿时变成苦笑^,叹了口气,“我师父在里面呢^,不碍事?^^!?br />
    夏芍也知道不碍事,她在路上已经向唐宗伯问明了情况**。

    原来*,茅山派来领肖奕遗体那天,并非毫无冲突*^。只是那时夏芍身在英国,唐宗伯等人为了不让她担忧^,便把这事向她隐瞒了。

    肖奕的两位师叔^***,年长的姓廖*,名英光^*^,六旬有七,在内地已封山多年,性情温和^,修为有道*。另一位刚年满六旬^,姓马名兴生^,性情则直来直去*,急躁些。

    那天两人进了玄门老风水堂^*,马兴生先质问玄门为何伤茅山掌门,并怒指玄门断人传承,坏了江湖百年规矩。

    肖奕刚接手掌门衣钵几年,尚未收徒***,茅山一脉又是单传^,肖奕一死**,茅山不少传承术法都要失传*,马兴生急怒之心^,自有道理^。

    但张中先也是急躁性子^,哪容他这么说^*?自始至终^^,都是肖奕三番两次在背后捅玄门的刀子,既然在英国让他现了身^*,哪有给敌手留后路的说法?

    两人一语不合*,当场就打了起来^*。

    张中先在英国的时候*^,曾于海龙气中调息*^,虽尚不曾参悟更高境界^*,但已在暗劲巅峰^*^,突破只隔了一层窗户纸^。且他多年旧疾也在调息时有所修复,那天两人动手,他正处长巅峰状态*,但没想到马兴生也不差^,两人的修为竟是旗鼓相当!

    张中先一生所练皆在掌劲上^*,他那双手比江湖上的鹰爪功都要厉害几分*,一掌出去,莫说是人身上能抓出几个血窟窿来*,就是一颗百年老树也能抓断^!而马兴生所练精髓都在腿上^^,下盘极稳*,那双腿铁似的,玄门老风水堂的水泥地上都被他踏出两个窟窿来^^^*。

    两人那天打斗起来**^^,唐宗伯和廖英光在场^*,两人却依着江湖规矩^,谁都不好出手阻止^*。那天,两人毁了半个练武场,却谁也没捞着好处**,张中先抓住了马兴生的脚踝^^,虽没能废了他的脚筋^,却把他一条练得如铁的腿给抓出了五个血窟窿*!而马兴生也不是善茬^,在张中先抓住他的时候,不退反进,拼着这条腿废了的风险^,也震出一道暗劲*,正中张中先胸口^*!

    那天*^,两人都受了不轻的伤^^^。在亚当从英国打来电话证实肖奕在英国所做的事后*,马兴生仍然不信*,认为亚当说的话未必可信**。唐宗伯重返香港之后*^,江湖上对他当年的遭遇多有耳闻^*,奥比克里斯家族撒旦一派正是当年围杀唐宗伯的人之一^,为何现在肯出来替这件事作证^?

    这件事显然有问题*!

    马兴生当场就道:“该不是唐大师和撒旦一脉有什么交易吧^?你放他们一马^^,他们替你圆谎?!?br />
    “混账^^*!”唐宗伯震怒。他这一生,为人坦荡^^^,何时被人如此怀疑过^?这事是夏芍计设诱引,才将肖奕引出,她与亚当之间有合作是不假^*^,但不涉及当年恩怨*,当年的恩怨还是要清算的^^。只是这话没办法对马兴生说^*,唐宗伯担心茅山会将矛头指向夏芍**,因此索性闭口不谈,任他多想*,大不了茅山指向玄门*,两派相斗^**,也好过茅山将矛头指向夏芍一人。

    但唐宗伯还是当场冷笑反问了^,“哦?照你这么说^,是我们玄门有意陷害茅山派掌门^。那我倒想听听*,我与道无兄长素来交好*^,我们两派有什么恩怨,让我无缘无故对他的爱徒下手*?杀了你们茅山掌门,我有什么好处?”

    这话倒问得马兴生愣了*,一时哑口无言。

    “我若心里有鬼*,何须将遗体运回^**,等着你们茅山派打上门来^*^?”唐宗伯再问^*^。若玄门有这个心思^*,何必跟茅山派通气?那晚肖奕出现*,除了奥比克里斯家族和玄门^,谁也不知道^*,宾客们都在别墅里*^。就是杀了肖奕*^,他死在异国他乡^,抛尸大海^,谁知道是玄门的手笔^?这一世^,茅山都会多了个失踪掌门,再寻不得。

    只是唐宗伯不愿如此*,人死恩怨了*,念在当年与道无大师的交情上^,他的弟子绝不能尸沉大海**,不得归乡。当年^,他也是失踪了十余年的人^,知道寻找他的人煎熬之苦^^。哪怕肖奕是玄门的敌人*,送回他的遗体很有可能会与茅山派结仇^,但倘若结仇^**,到时再战*^!

    玄门不畏战^**^,但求行事光明磊落**,无愧于心^!

    马兴生答不上*,转头看廖英光。

    廖英光一声长叹^,道:“我派掌门祖师羽化飞升之前,曾唤我至跟前嘱咐过*,奕儿虽重情义*,却不甘平凡^,有枭雄之心^。他日若有祸患,不可令江湖生事*,冤冤相报*,宜化解为上。马师弟^*,你还记得吧^?”

    马兴生愣了,他确实还记得*。因为他性情急躁,掌门祖师还特意嘱咐过他^,不可多生事端**。但是他没想到,这件事会一语成谶**,来得这么快!

    当天,师兄弟二人领了肖奕的遗体离开了老风水堂^*,在看见肖奕身上的伤痕时,两人都倒吸了一口气*。临走时,马兴生还是撂了狠话***,称这件事一定找玄门讨个公道!

    夏芍回来的这时间,肖奕在内地*,估计后事已经办妥了^。

    得知了当日真相,夏芍反而觉得事情本该如此**。之前师父在电话里跟她说,一切顺利,她反倒心里不安定*。这件事^*,茅山派有怨言是正常的*,倘若非常理解玄门的做法*,什么怨言也没有,反倒让人觉得不安。

    “这位马老的脾气急躁*^,这样的人多直来直去^,有事放在明面上^**。他若寻仇^^,应该会打上门来^^*,不会背地里动手^^?^!苯诺氖焙?,夏芍道。

    唐宗伯点头,“一事归一事*,他要来寻仇^,玄门接下就是*。江湖恩怨^^,讲究个光明磊落^,我们在这事上不落人口实^,有叫战,应者就是^。你不用太操心这些*,你师父好歹还坐在掌门这个位置上,还能顶点事**!”

    夏芍闻言一笑,师父是不想让她太操劳了**,她心里明白。等她回到内地*^,华夏集团要着手调查国外市场,准备再度有大动作了*^。企业一天天庞大*,她必然越来越忙**^,大学的学业还要完成^,门派的事^,师父自然不想让她多操劳。

    “知道了,进去看看张老吧^!毕纳中Φ?^。

    张中先休养了这几天,已经能下床了**。他伤了心脉,脸色还有些苍白^,但看见夏芍回来,脸上也泛起红光来^,连连赞了几句壁画回归的事。夏芍听罢*,这才问起他的伤势*^,一提这事*,张中先便脸拉得老长,明明伤得不轻^,却死要面子*,“哼*!那个马老头儿,以为把我打成这样就是他赢了**?他那条腿不废也得瘸^^!”

    海若等人在旁边见了赶紧劝他别动怒,身体要紧^,惹得张中先瞪了她两眼^,要强道:“我又不是要死了**^,什么身体要紧……咳咳^*!”

    夏芍无语*,摇了摇头*^,“行了,您老就少说两句吧**。我这趟回来本是给师父调理双腿的^??囱?^*,明儿一早得捎上您老*?!?br />
    海若和丘启强等人一听,脸上顿时现出喜色。虽然那一战还没弄清楚师叔祖到底修为到了什么程度**,但是她能操纵龙气,有她的帮忙^^*,师父的伤很快就能好^^!

    有了夏芍这句话,弟子们如同看到了曙光*,愁云立马散去^,围着夏芍团团转^,问她是怎么让莱帝斯集团把壁画送给她的,夏芍依言一说,引得弟子们纷纷叫好!

    后头^,老人坐在轮椅上*,看着夏芍在院子里被弟子们叽叽喳喳地围起来^,不由感慨含笑*。修为*、心性^*、威严、拥护^,这一切这丫头都有了,日后门派交给她^^^,他也放心了^。只不过,她现在太忙^,等她大学毕业^,这衣钵也该传给她了。

    这几年^**,趁着他还在这位子上,玄门的江湖恩怨^,能清就清了^^,日后等她接手门派*,不至于丢给她个烂摊子操心*。

    这天,老风水堂关门歇业一天**,弟子们在半山宅子里替夏芍接风洗尘^^*,欢闹了一天*。

    为了给师父和张老调理伤势^,夏芍在香港逗留了两天*,每天日出时分起来打坐。半山别墅面向大海^,风水大势极旺,夏芍再次尝试引动海龙气^,这回很容易。不需要布阵护持*,不需要释放自己的元气牵引^,她只需放松自己^^*,将自己融入天地间^^,龙气自然欢喜地亲近而来^^。

    这两天^,不仅唐宗伯和张中先在龙气中打坐^,夏芍也让弟子们都来^**,每天从日出时分开始*,两个时辰的打坐让玄门的弟子们受益匪浅*!唐宗伯的腿果然如他所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恢复^,这两天的调息不如第一次坐于龙气中那么效果明显*,但也确实感觉元气在双腿经脉中流动通畅。张中先两天的调息下来^,伤势好了九成*,剩下的他自己慢慢恢复便可。至于玄门的弟子们,他们是第一次在龙气中修炼**,如此精纯的天地元气*,让弟子们惊喜^,几名天赋高的弟子^,甚至两天之内就感觉修为大涨*!

    这也是夏芍的打算,她本就有计划培养玄门这些弟子们的修为,待出师之后,他们就可以收徒^^*,门派慢慢成长昌盛*,老风水堂这边的人手够用之后,华苑私人会所那边就可以派弟子们常驻了。

    夏芍打算日后每个月回来两天^,引龙气为师父的双腿调息,也顺道让弟子们在龙气中修炼*。如此一来*,倘若日后门派有事^,弟子们整体实力大涨^,玄门来者不惧*!

    夏芍在香港的两天*,抽时间去了趟这边的公司,先是上了次华夏娱乐传媒旗下商业杂志和华乐网的专访。香港的媒体听说她回来后,争抢专访的事,但这样好事夏芍自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这两天^,夏芍还和艾米丽见了一面^,去了趟艾达地产公司。地产公司这段时间发展迅速^^^,夏芍在香港读书的时候开发的项目已经回笼资金**,以前属于世纪地产的项目这一年多来也吸收得很好。艾米丽很能干^,她知道夏芍要掌控着集团的发展*,平时很忙碌^,在地产公司运营方面*,她几乎不需要她操心^**^,定期报告公司的运营策略和成果,发展势头不错^。

    对于地产公司的发展*,夏芍是有打算的^。她吩咐艾米丽将世纪地产的基业吃透,稳定住在香港的根基*,然后再和青省的公司一起拓展内地项目**。

    对夏芍的决定^,艾米丽向来是不怀疑的,若不是她精准的眼光和周密的布局^*,华夏集团没有今天的辉煌*。

    在白天视察了公司的情况之后^,夏芍晚上也没闲着,她去见了陈达和罗月娥夫妻^,还去了趟往事餐厅,见了见展若南和曲冉*。见朋友的过程当然是让夏芍万分头疼的,她被攻击得最狠的就是订婚的事^*,直到夏芍扶额告知她和徐天胤订婚的日子推迟到寒假*,日子一定下来立马告知后^,她这才逃过一劫^。

    罗月娥一听说夏芍订婚的日子在寒假*^,当即就兴奋地张罗起贺礼了*,说到时一定给她撑撑门面,让徐家看看她们这边的娘家人也不是好惹的。

    陈达被两个孩子吵得头疼*,抽空抬头苦笑*,“你什么时候成夏董的娘家人了*?”

    罗月娥坐在沙发里**,富家千金的姿态*,看着丈夫被一双小魔头奴役也不理,反而一瞪眼*^,“这是我妹子*^!我怎么不是娘家人^*?”

    瞧着他们夫妻俩如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幸福^,夏芍垂眸一笑*^*。女人就是这样,看着别人幸福的时候^,自己也会想想幸福^,夏芍也不例外*,她从来不觉得自己那么期盼订婚^^,但现在*,她真的很期盼^。

    但如今离寒假尚有四五个月,夏芍眼下要做的事是回家,然后开学回京城见见老爷子,把订婚的日子给定了*^。

    ------题外话------

    这两天在群里问书名^,众妞儿们想的头发掉得一把把**,我觉得还是要让大家都掉掉才好,哈哈。

    神棍的实体书名字肯定要改*,重生*、风水、神棍*,都是敏感字眼,不能用^。妞儿们有什么好提议吗*^*?四个字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4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四十九章 回港,隐忧(一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4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四十九章 回港***^,隐忧(一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4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