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进境初兆

    夜色里^^,徐天胤捂住胸口*,口中吐出的血鲜红刺目^。夏芍望着那血*,周身的元气霎时一乱。

    “专心!”唐宗伯惊得立刻出言提醒!徐天胤的伤势他也挂心^,但海龙气眼看着就到^*,那是夏芍引来的,她若气场乱了,龙气无人控制导致暴走,后果不堪设想^*!

    这龙气到得虽然晚了些,但徐天胤借着龙气调息,顺利的话应该很快就可以恢复。

    夏芍醒过神来*,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其实&,她本想引动海龙气为师兄的阵法增添助力&,但引动的耗时比她想象中的要长&,没想到&,还是要他一个人撑到了最后……

    不过,现在还来得及&!

    “师兄^!盘膝&,调息^!”夏芍冲着徐天胤喊出一句,便一眼扫向不远处的金蟒,这厮一看见金甲人就躲得远远的*^,但却一直守在外围*^,怕老艾伯特逃脱。现在,没看见他从阵中出来^,夏芍也无心思去追究^,她的全副心神都在徐天胤身上。

    徐天胤往前走了两步^&,再次咳出两口血来,依言盘膝坐了下来&。他抬眼望向对面夜空*,又望向夏芍和凛然威坐、全副心神布阵的唐宗伯三人,漆黑深邃的眸中异样的情绪闪动*。

    夏芍看出他是在担忧来&,在对面对着他摇摇头&,“师兄&,调息&!相信我?!?br />
    相信我&。

    简单的三个字,却令男人目光微动。

    此时此刻,女孩子就坐在对面*,面对着他*^,目光沉重里带着杀伐*^,像极了平时她唬他的眼神。男人盯着女子的眸*,看了一会儿^,乖乖闭上了眼。

    夏芍心里大石一落,也闭眼,收敛心神*。

    这时候&,海龙气已来到三才阵外围。唐宗伯修为最高,正在三才阵受冲击最大的阵位,他目光一凛,手中罗盘吉气大盛^*,周身元气大开!张中先和温烨也随之催动法器之力,温烨更是给自己加持了一道不动明王印,三人齐力,阵法气场大涨^,想将龙气到达夏芍身边时候的威力减至最小。

    然而*,仅仅是这刚到的龙气^,威力就超出三人的预料!龙气刚一触到三才阵的边缘^,天地自然之力浩大的气场便令三人喉口一甜,猛烈的劲力几乎将三人从地上掀翻!

    夏芍在阵中猛地睁眼^&,天眼看准龙气最薄弱的地方吐纳,龙气感应到她的气场,便朝着她聚拢而来。夏芍想用这种办法来调整龙气的平衡,分散最强盛的地方*&,给师父三人减少压力^。

    但正是她睁开眼的时候,目光扫向龙气寻找薄弱处时^,忽然瞥间一道黑影!

    那道黑影身在对岸*^,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夏芍瞥见时已见黑影快如冷电*,杀机凛冽*,而其袭向的地方,正是徐天胤的后心^!

    “师兄^&!”夏芍心神俱裂,周身气场骤然大变。

    唐宗伯三人猛地转头**,看见这一幕*,也俱是一惊&^!

    这一惊间,三才阵猛地一个扭曲&*,海龙气冲撞而来,唐宗伯首当其冲*,身子在轮椅上一震&,连人带轮椅被冲翻了过去,当即滑出十数丈远&!阵法大破,张中先和温烨被阵法的冲力和龙气双重的力道也跟着掀翻了出去&^!夏芍坐在阵中,整个人全然暴露在海龙气之下&&,失去了气场控制的龙气在她头顶缓停,渐渐聚积*^,风云变色只在一瞬!

    这一惊间^,徐天胤已猛地向后一仰,翻身在地上一滚,一口血咳出来,将军却反手挥了出去^!那人看出他身受重伤,闪身避过将军的煞力^,手中寒光一闪*,直逼徐天胤咽喉&!

    “大黄*!”夏芍的急喝也在同一时间,而比之她的急喝,金蟒的反应速度更在她之前*。

    蟒呼啸一声&,转瞬即到,尾巴临空一甩,那人忌惮地向后急退!正退间,身后腥风直冲脑门,飓风般的吸力将他往后猛地吸去&&!那黑影一回头&,见金蟒巨大的头颅正在他身后,金色的蟒眼狂怒地盯着他&,信子如同鞭子般^,眼看就要缠上他的腰身*!那人逼不得已,虚空一道金符打出去,金蟒的头颅果然忌惮地往旁边一躲。那人落去地上**,看起来并不想与金蟒这样的对手多斗,他的目标还是徐天胤&,但他回身要下手的时候才看见金蟒的尾巴一绕^,早已画了个圈将徐天胤围在了其中&。

    机会已失,那人也不恋战,迅速后退^,便想撤离*。

    但他来了容易&,要走^&?这回可不那么容易了^。

    “留住他!”夏芍寒着脸一喝*^,金蟒围住徐天胤的身子不动,头颅飞了出去&,和那黑影斗在了一处。

    这些惊变同时发生&,不过须臾之间。

    夏芍见金蟒将那人留住,便猛一抬头&,看向头顶龙气&。远处涌来的龙气此时并未全到,而已经到了的却因为她气场的改变聚积在夜空,这须臾的时刻已经缓缓形成一道飓风般的龙卷漩涡,中心的龙气如一道被惊醒的怒龙^,咆哮着向她袭来!

    夏芍来不及顾及师父师兄*,她能感受到他们的气息,虽然受伤不轻^,但性命此时都还无虞*,要救他们,全在于她!

    在于她能否收服这道海龙气*!

    没有阵法^^,没有护持,夏芍却冷哼一声,手中指印快速变幻*^,“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

    九字真言咒术加身^*^,夏芍周身的元气再次全开*!周围地上忽然飞沙走石,不久前刚被子弹扫过的石屑沙尘以她为中心霎时飞卷!卷上夜空的石屑遇上袭来的龙气,顿时成粉*^^!而夏芍的元气则飞卷升入夜空,与龙气拧在一起*,缠斗到了一处!

    别墅外布阵的玄门弟子和亚当三人转头,只见西边两道气场如龙吸水般拧成麻花状*,接天连地,如别墅院子里形成的一道龙卷***,而更远的地方,一条没有头颅的金蟒原地盘着,如巨型的树墩*^,它的头颅忽上忽下,且不说这诡异的头身分离是怎么回事,它看起来竟像是和谁斗在一起。

    但比起金蟒*^,安德列和亚伯父子最在意的还是那召唤海神波塞冬力量的人*。

    “那人不是伯爵!是谁?”亚伯惊愣地盯着远方**^。伯爵的力量他能感觉得出来*^^,那明显不是伯爵的!而且,伯爵也未必做得到将自己的力量外放**,与海神斗在一起。

    这*^*、这人太强大了^!

    是谁?

    亚当的目光微变^^,他知道这人是谁^^*!毕竟,他们曾经交过手**^,而且就在不久前*^*。她的气场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他还记得^*。

    连亚当的目光都不由闪动*^^,连召唤海神都在奥比克里斯家族里视为不可能的禁忌,别说跟海神斗在一起了*。这不是大手笔的问题^,而是拿性命在做赌*^。人的能量如何能跟海神的能量相比*?即便是修为高**,能在与海神的力量相遇时全身而退*^,也没有人能与海神抗衡——抗衡得了一时,抗衡得了一世吗**?

    凭人类的能量*,只怕抗衡不了海神能量三息的冲击。

    然而,当亚当这样认为的时候,三息早就已经过了^。

    他的担忧其实也没有错^^^,人的修为再高深,元气也有限,跟海龙气斗不了多久就会元气耗尽。从远古时代起*,人类就对大自然的力量充满敬畏,敢于挑战^,无异于自取灭亡^。

    但今晚,夏芍就是要与这道海龙气斗一斗!她重活一世*,尽管有天眼在身,天赋异禀*^*,元气异于常人^*^,但从未觉得自己在天道之外**,从不因此不敬天地^。但今晚,大敌当前**^^,师门有难**,为了这些重要的人^^,她也不介意斗上一斗*^!

    斗得赢她*^,是天数如此^^^。斗不赢她,就得乖乖给她趴下*!为她所用*^^^,给师父师兄疗伤去^^^^!

    夏芍怒哼一声^,天眼大开*^,抬眸紧紧注视着头顶龙气,尽管看起来龙气是与她外放的元气缠斗在一起,但其实这道龙气也并非力量均匀,其气场有强盛之处^*,也有薄弱之处*。夏芍元气持续外放*,一道保持着与龙气的缠斗^,一道在意念中再次聚集外放,专攻龙气薄弱之处!

    远处别墅外围,玄门弟子全都瞪大眼,丘启强等人曾经也算陪着夏芍清理门户*、京城斗法,对她的元气很熟悉了*^,刚才就知道那人是她了。本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此刻见那边又一道元气外放入夜空*^,远远望去,金色的元气如利刃般刺向龙气*!龙卷般的龙气接天连低,刺向它的金色元气在夜空里好似炸开的烟火,绚烂*,壮阔*。

    气场的震动层层袭来,坐在地上的弟子们却都渐渐忘了布阵*^,所有人张着嘴*,看呆了。

    “上帝……”安德列发出一声惊惧与赞叹交织的低喃**,望着远处夜空,也呆木了。

    这时候,龙气被金色元气刺中炸开的地方渐渐开始薄弱^,有几处相继散在夜空里*,像是出现了道道缺口!但后面涌来的海龙气紧接着便补上,一来二去^*,战况激烈^。而那跟海龙气斗在一起的人像是永不知疲惫^,元气持续地跟龙气缠斗,海龙气扑上来一道*,便打散一道,气场震过来一重,又震过来一重,不知过了多久**^,看得玄门有的弟子忍不住心情激动^*^^,竟鼓掌叫好!

    这一叫好,把震惊中的安德列和亚伯父子给震醒了,父子两人齐齐看向玄门弟子**,目光闪动,难道……那个人是玄门的人?

    是谁*?

    正当两人猜测^,这时远处忽而震起一道女孩子的怒喝声!

    “给我乖一点!”

    这声怒喝带着惊人的内劲^,清澈*,震耳,震得人耳膜鼓胀**,嗡地一声**^。

    安德列和亚伯父子听见这声音^^^,身子都跟着一震^!他们听出这声音是谁来了!

    但还没来得及体会太多这一刻的震惊*,便只见从海面涌来的海龙气被这一震竟全数向地面压去!原本卷起的龙卷瞬间垮了,夜空中涌来的龙气像失去了支撑般倾覆^。

    一瞬*^,好似天塌^*^。

    “师叔^^!”

    “师叔祖!”

    玄门弟子们惊急地齐喊,那边的元气波动^,却静止了……

    夏芍周围是浓郁的大海龙气^^,她盘膝坐在其中,感觉舒适祥和*。四周漆黑一片*,她像是坐在深海中^*,身体泡在海水里**^,海底水流的涌动从她身上拂过*,柔软温和*^。海水涌动的时候^,地上浮起淡淡金色的沙粒*,黑暗里像浮游生物般,绚烂美丽*。她认得那些金色的沙粒,那是属于她的元气。

    她的元气在黑暗里漂浮^^^,金辉点点,一时间竟好似不再是坐在海底*,而是置身浩渺的宇宙。

    虚空。

    霎时间^,心底好似有莫名的震动**。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非幻非真,却好似带领她一下子回归本源^^。自身元气、大海龙气*^*、天地元气^,世界一切同出一脉。

    一脉……

    夏芍也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境,奇妙*^,舒适*,忘我。眼前是一道亮光^,似明悟*^,她试着迈步走过去,可心底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

    她停留在原地思考^,执着地想要想起忘了什么^,身后的黑暗里,渐渐浮现起几道人影^*。

    夏芍看见那几道人影,眼神霍然一变!周身所有的感官骤散*^,身下是冰凉的地面^^^,她周围是浓郁的海龙气。

    “师父*^^!师兄*?”

    “张老?小烨子!”

    夏芍叫人的时候开了天眼目光一扫*^*,唐宗伯、张中先和温烨都还躺在地上。而对岸*,在金蟒的护持下*,徐天胤盘膝而坐^,正在调息^。

    “师父!张老*!小烨子!”夏芍又喊了一遍^^^,唐宗伯和张中先在地上都没有动,反倒是温烨挣扎着动了动^。

    “师父……”少年的声音不太大,但还是清晰地传了来。

    阵法破了的时候,温烨并没有想象中受伤重^,虽然他和张中先是被阵法和龙气的双重力道给掀翻出去的,但正因这两道力量相撞^,当时相抵消了些*^*,因此温烨虽然是晕过去了^^*,但受的伤已经比想象中的轻了不少*。

    张中先却比他受伤重些,原因是他被震开的时候,元气震开,替温烨挡了一道^*^。

    温烨从地上爬起来,虽然对周围的情况感到震惊,但却忍着伤势先来到了张中先身边,将他给唤醒。张中先一醒便咳了咳^**,一口血先吐了出来*,便捂着胸口坐了起来^,往四周一看^,骇然地直咳嗽^**,“这、这怎么回事*?”

    “张老^,去看看我师父^!”夏芍出声道*。龙气已经温和了下来*,但她还是要坐在原地不能动*,师父的情况是她最担心的^。

    张中先闻言这才反应过来此时的情况,立刻在温烨的搀扶下起身,两人来到唐宗伯身边,发现他还昏迷着。

    “掌门师兄伤得很重!”张中先声音发沉*^,带着焦急*。唐宗伯是被龙气首先冲撞到的*,伤得自然重。他恐怕没有办法调息!

    “小烨子,你调息你的,不用管我?*!闭胖邢人底呕氨闩滔プ讼吕?,显然是打算帮唐宗伯疗伤^。但他现在也伤得不轻,这么做根本就是把自己的老命给豁出去了。

    温烨急红了眼*^,当然不同意。正当两人争执的时候*^,夏芍缓缓起身^^。

    她一站起来,张中先的脸色便大变!在他昏迷的时候,虽然是不知道这丫头用什么办法让海龙气安静下来的^,但海龙气是以她的气机引过来的*^,现在她分心起身*,万一这龙气又暴走怎么办^**^^?

    夏芍此刻的神态却很平静*^。刚才*,她也认为自己最好还是别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竟又有种奇异的感觉升起,好像刚才置身宇宙中的感觉。

    现在清醒过来,她才知道刚才的感觉是什么*。那是明悟,进境的明悟**!

    她现在已是炼神还虚的境界*,再进一境*,便是修炼的最高境界炼虚合道^。炼虚合道从道家来讲,是进入虚空境界的时候^,如果有执着心*,依然没有摆脱有为的法度**^,只有破除执着的心,连虚空也一并忘记,才能最终与本真大道合为一体,体悟参透天地本源。

    这些理论夏芍早就知道**,但能不能达到这个境界还要靠契机与自己的领悟^。如果不是真的开悟^^,理论倒背如流也没有用*。

    原本,她只是想引龙气助师兄一臂之力*^^,但没想到无意之间创造了契机**。虽然此举很冒险,但也值得^。她不敢说刚才的领悟一定能进入炼虚合道的境界*,或许还缺少点什么^,但至少她有所领悟。如果不是今晚这种情况^,她一定会试着进境试试,但今晚显然不合适*。

    可即便是刚才领悟的那些^,也对她有莫大的助益*^*。

    天下元气同出一脉!她自身的元气和大海龙气其实没有什么分别^,没有必要对抗^^,因为根本就不是敌人*^。她的元气可以是大海龙气,大海龙气也可以是她的元气^,没有区别。

    这么想着*,夏芍心境一放松,让自己融入到周围的海龙气中*,她在龙气中行走,就像在平常的地方行走一样*。果然,周围的海龙气没有丝毫暴走的趋势,反而在她身旁自如地游动^,将她当成了自己人一般^。

    这感觉实在是很奇异,夏芍不由脸色发苦*,早知如此*^,刚才还跟这道龙气较劲干嘛^?白白浪费时间^!但世上的事就是这样***,一旦有所开悟便觉得一切很简单^,可是在没有领悟之前^,谁也不会想到^,世界上不知道多少修行者被卡在了“早知如此”上。

    夏芍在张中先和温烨的震惊中走到师父身边^^,盘膝坐下*^,“张老*,小烨子,你们调息你们的*,我来帮师父^!”

    张中先看起来还有担心,但他刚想说什么*,便被夏芍打断了*^。

    夏芍声音发冷**,瞥了眼对面跟金蟒的头颅斗得不可开交的那人,淡淡道:“等你们调息好*,我得找人聊聊^*?*^!?/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3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二章 进境初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3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二章 进境初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3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