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坑死人不偿命

    亚当回到英国后,设法联系过玄门一次,号码是那时候留的^。当时通话^,亚当表示他的父亲安德里很感谢玄门没有为难他的一双子女*,并表示家族的事结束后**,一定会来香港为当年的事赔罪。

    当时的电话是唐宗伯接的,听了笑道:“既然很感谢,这个电话为什么要你打?安德里呢?”

    “唐老先生息怒*。我父亲的性情有些优柔寡断,他知道我在香港的事后,一时不知该怎么面对您。不过您放心,他从来不轻易承诺,但一旦承诺了就一定会做到。只是如果有再来香港的一天*,还请唐老先生手下留情,有什么罪责,我可以替父亲承担?!?br />
    当初在香港,唐宗伯和夏芍都表示过不需要父债子偿,亚当心里也清楚。但唐宗伯有他的原则,亚当也有他的坚持*,这次通话没有进行多长时间,最后亚当表示如果族人能躲过这一劫,到时来香港再谈。

    夏芍保留了那次通话的号码,当时并没有太多想法,但没想到今晚用上了^。

    如谈判时夏芍所说,玄门没有必要和奥比克里斯家族合作*。但如果被逼急了&,非要选一派的人来合作,那玄门绝对拥有选择权。

    的确,当年的事是老伯爵下的令,撒旦一脉的人执行,拉斐尔的人并没有参与。如果非要合作,玄门应该选择拉斐尔。但夏芍不喜欢亚伯的威胁*,虽然她也称不上喜欢亚当,但从亚当身上,她至少能看见对族人的责任、对父辈的孝心^^,而亚伯……老伯爵怎么说也是拉斐尔一派^,且是他的祖父,可他在谈判时**,话里的意思竟是希望与玄门联手把老伯爵也解决。

    一个连血脉至亲的命都可以冷血对待的人&,如何期望他能善待别人的命^?

    而对于人命,亚当显然更慎重&。

    今晚两人斗法,在警笛响起的时候,两人战意未褪,却同时收了手。夏芍当时有所警醒,再打下去会出人命,而亚当收手的速度不慢于她。显然这个男人也不想闹出人命来。而且,他虽然口中说要废了胡嘉怡的巫术功法,但却在之前可以用塔罗杀了胡嘉怡的时候收了手*&。显然,他不想要胡嘉怡的命*。但他还是用言语激怒了自己^,引发了两人的斗法。当时夏芍只觉得猜不透这男人的目的,但随后当她离开的时候就碰到了亚伯……

    直到现在,夏芍回想发生过的事,脑中忽有灵光一闪*!

    胡嘉怡和她是朋友,亚当清楚这件事,亚伯呢?他可是知道自己在英国的。今晚处置胡嘉怡的人本来应该是亚伯的人&&,但最终来的人却是亚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算计*?毕竟,如果是亚伯来处置胡嘉怡,他应该想到这会得罪她,而得罪了她,自然不利于合作^。

    一个想着跟她合作的人^^,怎么会让他的人动胡嘉怡*?

    但是如果得罪她的人是亚当的话,对亚伯就是有利的!

    今晚在谈判的时候,亚伯曾问过她对撒旦一脉的看法,说这决定了玄门和拉斐尔有无合作的可能性&,并表示知道她刚才和亚当发生的冲突。也就是说^,这一切很有可能是亚伯算计好的!她越是跟亚当交恶,就越是有可能会答应跟拉斐尔合作铲除撒旦一脉。

    好一个亚伯!

    夏芍冷哼一声,她自从成立华夏集团,遇到阴谋算计无数&&,这些事也算是一想就通了。她给亚当的电话响了两声,那边就接了起来。

    “夏小姐?真意外,会接到你的电话^?!毖堑庇叛藕Φ纳舸拥缁袄锎?&。

    “意外&?我看是在你意料之中吧^?”夏芍哼笑一声&,往沙发里一融,笃定道,“今晚的戏演得不错啊?*!?br />
    电话那边顿时传来亚当的笑声,他没有否认,显然是默认了*。

    亚当根本就不想动胡嘉怡&&,如果他有这心,一开始在酒店下面就可以直接用塔罗杀了她。他的挣扎^、他的犹豫^,都是做给暗处的亚伯看的。他说要废了胡嘉怡&*,也是为了激怒她,两人好打一场*。这也是做戏给别人看的。

    夏芍之所以敢这么肯定*,是因为她在国内跟亚当打过一次交道了,对他的性情且不说了解多少*,但知道他绝对不是傻子。他知道她和胡嘉怡是朋友*,也知道她身在英国^,怎么可能会做对胡嘉怡不利的事?不说他对胡嘉怡有没有个人感情^,哪怕是从家族利益上出发,亚当也不会在这时候得罪玄门&。

    但是他来了,而且还跟她交了手&,原因就很明了了——这一定是在演戏!奥比克里斯家族两派内斗^,互有消息来源是肯定的。亚当可能看穿了亚伯的算计&,来了个将计就计*。

    电话那头,亚当笑完之后才道:“我知道亚伯从夏小姐这里讨不到好处,因为我跟夏小姐打过一次交道&&,了解你对一些事的坚持。我的目的只是让亚伯挫败,打乱他的计划,好从中取利。所以,夏小姐会给我打电话这点,真的在我意料之外?*!?br />
    正因为跟夏芍打过一次交道&,亚当了解夏芍不喜欢他拐弯抹角^,所以他也有话直说了^。而亚当说的确实是实话,在他看来,玄门确实没有理由跟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任何一派联手,所以他实在不知道夏芍为什么会给他打电话。

    夏芍悠然一笑,抬眸望向窗外小镇静谧的夜景,指尖轻轻敲打着沙发的扶手,在安静的咖啡屋里,低低的声响。

    她不惧谁的算计,也并非没被人算计过。但算计她的人*,她总要还回来才是。

    而且^,她喜欢加倍*。

    “你这么会演戏的话,介不介意和我一起演场好戏*?”夏芍笑着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声音慢悠悠,却充满诱惑*。

    亚当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在电话里一笑,用中文答道:“荣幸之至,愿洗耳恭听?!?br />
    ……

    这一场通话时间并不长,这时候还不会有人相信,这晚,只有两个人知道的内容,会成为今后改变格局缔造传奇的又一个开端。

    当夏芍放下电话,她只坐了一会儿,目光便落在桌上亚伯临走时留下的名片上,缓缓一笑,拿了起来*。

    “喂?亚伯先生,你的提议我考虑过了,或许我应该答应。不过,我希望你之前提出的补偿价码能够兑现**。请准备一份补偿合约,既然是合作^,我想我们还是书面约定比较好^。你准备好了再打电话给我,有些事,我们需要详谈^?!彼低暾饣?,夏芍便挂了电话,起身走出了咖啡厅。

    夏芍回了医院,一走到病房外,王虺三人便迎上来&,他们听见了外头警方有骚动*&,正紧张夏芍的安全。这三人不愧是精英的特工人员*,事情才发生这一会儿,他们便查出了事发地点在夏芍后来单独入住的酒店*,那地方的现场满地狼藉,当地警方正在勘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现在还没有说法。

    “可能真是恐怖袭击吧。现在已经没事了&,我看那酒店不安全*,就退房回来了&&?!毕纳中Φ?。

    英招却皱了皱眉头^,表情有点怒气。这话分明是搪塞!当他们三人是傻子么&?她说要把朋友送来医院^,本来就该一起来,自己把原来的房间退了,又去开了个房间,用来做什么*?现在小镇警方正在勘查,现场已经封锁,住客都在接受盘问,她是怎么退房出来的?

    或许是出于女人的第六感*,英招总觉得今晚的事跟夏芍有关。虽然跟她认识才几天*,但这女孩子,古董鉴定眼力独到不说,竟然还有一身深藏不露的好身手!尤其今晚她的举动更是神秘,英招都有些错觉了,觉得这次出来执行任务,她才是主角,而他们全都是跟班&&!

    这不&&,今晚都沦落到给人看病房了。

    夏芍才不管三人怎么想&,她走到病房门口&,便开房门要进去^。

    毕方在后头道:“头儿说让我们守着门口^,他不知道在里面干嘛,门……”

    毕方刚要说^,门反锁了,开不开&。但话音还没落*,门就开了。徐天胤打开房门,脸色如常,但目光却深深定凝在夏芍脸上,开门的那一眼,他似是在确定她有没有事。

    夏芍暖心地一笑^,她让徐天胤在病房里设法封住胡嘉怡的气机&,他肯定感觉到她动用了龙鳞,但再担心,他也没停下她交代的事&&。直到听见她回来&,他停下术法。此刻,他身上还有激荡的元气未敛起,眼神在开门的那一刻还是焦虑的。

    夏芍进了病房,顺手把门关上,隔绝了毕方八卦的眼神。徐天胤果然将她拥住,深呼吸了几次才平息情绪,声音低沉地问道:“怎么回事?你动用了龙鳞?!?br />
    “怎么回事啊……”夏芍一笑&,“今晚,可精彩了^!?br />
    徐天胤微愣&,夏芍拉着他到了豪华病房的里屋去,将今晚所遇的事细细一说^。男人在黑暗的房间里&,气息冷厉,但当听到夏芍事后的那两通电话和心中谋算时,徐天胤微怔^,抬眸。

    夏芍笑着看他,“师兄觉得呢&&?”

    房间里没开灯,昏黄的光线从门缝里微斜着照进来,晕染了女子含笑的眉眼,微翘的唇角,她宁静的气韵恍惚书写一幅泛黄的画卷^。她总是这样,无论身处怎样的境地,总能悠然含笑间挥出惊人之笔。世人皆道她是传奇**,看惯杂志上她宠辱不惊*、淡然沉稳的气度。却很少有人知道,在他面前^&,她总有着另外一面^^。

    此刻,她虽是含笑望他,眉眼却渐渐弯起来^,小狐狸似的,狡黠。那模样,别样娇俏&&,像极了过年的时候她笑着摊手:师兄,过年好!要红包*!此刻,她的模样简直就是在说——怎么样?要表扬!

    男人微微低头*,屋里一线昏黄的灯光将他的半边唇角染得浅浅柔和,徐天胤似乎笑了笑,但他的回答一如既往地简洁,“好?*!?br />
    “……”噗!

    夏芍等了半天,就等了一个字出来,顿时气得都笑了,“就只是好&*?”

    “唔?!笨闯鏊牟宦碸,徐天胤沉默了片刻*,重新点头道,“很好*?!?br />
    “……”服了。

    夏芍失笑,额头轻轻撞进男人的胸膛,不逗他了。男人的手却轻轻拥过来&,道:“你的决定,师父会同意的^^?!?br />
    夏芍一笑&,这方面她不担心。因为她不仅仅是为了替师父报当年的仇,也是要替玄门解决潜在的那个麻烦。如果成功,一石二鸟!

    “这件事情,只跟师父说就好了,连张老也暂时瞒着。骗得过自己人,才能骗得过敌人*?!毕纳值?。

    “嗯?!?br />
    “师兄暂不必为这件事分心,专心壁画的任务?!?br />
    “嗯?*!?br />
    “放心^,我不会逞强,需要人手的时候我一定会说?!?br />
    “嗯?!?br />
    “现在就看亚伯什么时候把合约准备好了,我想他的动作一定会快,家族的事如果不是到了不能再拖的关头,他不会想请外援^。既然这样,我想一旦合作,他很快就会要求行动,眼看着就要到拍卖峰会的时间了,我尽量让那时候闹起来,你们好浑水摸鱼!”

    ……

    夜漫长,在女子一句句的嘱咐和推敲中&,慢慢迎来了黎明。

    正如夏芍所料,亚伯接到她电话的时候虽然很意外,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想通了,但是夏芍的点头对他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惊喜。对于夏芍的要求,亚伯听了反而放心些。如果她不是看重这些利益才答应的,他反倒会怕她有别的心思*。不过,夏芍得到了这些利益,玄门的付出必不会少。亚伯也不是会做赔本交易的人,到时候肃清家族势力,拉斐尔一脉会有损伤&^,玄门也不例外。等事情结束,玄门也会伤些元气,哪会再有实力反过来对付他?况且,夏芍还看重他所带给她的那些利益&。

    所以说,这纸合约一签,合作关系基本可以说是牢固了*。

    亚伯整夜未眠,连夜让人去准备合约,早晨天一亮就给夏芍打来了电话。

    上午十点^^,小镇的一家酒店里,夏芍和亚伯面对面坐了下来,而夏芍的面前放着一份合约。合约竟然有两份,一份是昨晚亚伯承诺过的对为华夏集团的好处,而另一份竟是关于国宝壁画的。昨晚亚伯提出了这两个极有诱惑力的条件,竟然丝毫没有打折扣,全都写在合约里了。

    夏芍低头仔细看着合约,亚伯坐在她对面,笑容有些深*&。

    昨晚谈判的时候^,还以为是多难收买的人,结果还不是他走了之后就后悔了*?

    不过,这话亚伯当然是不会说的。他只等着夏芍看过之后,双方签字&,就算是达成协议了&。

    但令亚伯没想到的是*,看过之后,夏芍却将壁画的那份合约递还给了回来,“这一份,不需要?!?br />
    “不需要?”亚伯微怔&,随即古怪地笑道,“夏小姐,你不会真的认为莱帝斯家族要拍卖的壁画本来就该归还贵国吧^?”

    这么爱国的话,昨晚夏芍说了,亚伯还会信几分。今天^&?呵&&,他完全不信!一个重视利益的女人,怎么会放过这么大的利益?他昨晚就跟她说过了,她不会傻得放弃吧?

    夏芍怎会不知道壁画以她的名义回归会对她有多大的利益?现在国宝壁画的事已经是举国关注^,她若能使壁画回归*,华夏集团的荣誉将会被推到一个令人崇敬的高度,对集团旗下各公司在国内的声誉和根基有着重大的意义!而且,从她自身荣誉来说*,日后有人再想拿她风水大师的身份做文章,就得掂量掂量她在国内的声望。

    但是这一切,夏芍都不要^!因为这次的任务是师兄领命。那十年,他为国家做了太多,他才是那个应该被人尊敬的英雄^。壁画一定要由师兄运回国!他的功勋越重&,职位升得越高&,才能越来越远离这些危险的任务。她希望他平安^,别再为身上增添新伤。

    当然,这话是不能跟亚伯说的。夏芍将合约坚持地往亚伯面前一推^,拿起自己手中的另一份合约,颇有深意地笑道:“因为我要用那份合约换亚伯先生改一改这份合约^?!?br />
    “改?”亚伯盯着夏芍手中的合约**,脸色严肃下来,警觉地道,“夏小姐想怎么改?我认为这份合约已经承诺得足够多了。我已经承诺家族的力量会为你所用,只要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人脉,华夏集团可以在世界各地无条件借用*,用以扫除集团国际化道路上的阻碍^。而且我还承诺英国将成为华夏集团成为跨国集团的第一站^。夏小姐,你认为这还不够*?”

    “够^?!毕纳值阃?,却也挑了眉,“但亚伯先生,你所承诺的这些^,真的是以你的权限可以动用的吗?”

    奥比克里斯家族在世界各地的人脉,给华夏集团无条件借用^^!这样的权限,岂是亚伯可以有的?

    亚伯闻言&,深深看了夏芍一眼,笑道:“夏小姐真是谨慎**。没错*,我现在没有这个权限,但如果夏小姐能帮我肃清家族一些势力&,奥比克里斯家族仍是拉斐尔掌权,这合约就能生效?!?br />
    “不见得吧,就算老伯爵过世了,撒旦一脉也肃清了,当家人也轮不到亚伯先生吧*?我想,怎么说也该是你的父亲?*!毕纳值恍?。

    亚伯闻言&&,眸一垂&。确实&,能动用奥比克里斯家族所有人脉的人,除了家主不会有第二个人。就算家族的事定下来^,家主也会是他的父亲,而他会成为顺位第一继承人^。

    “亚伯先生不会想说,以你继承人的身份承诺这份合约吧?”夏芍哼笑一声,把合约往桌上一放,“我只与未来能做主的人签这份合约*,无论是你的父亲还是你*,我只希望这份合约上的承诺方是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家主!”

    ------题外话------

    亲爱的妞儿们,我在火车上了,你们看文的时间,我大概在补眠。

    昨晚跟存稿君奋战了一个通宵,奋战出这几天的粮食来。表示每次坐火车^,最希望的事就是闭上眼睡觉,睁开眼下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1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六章 坑死人不偿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1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六章 坑死人不偿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1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