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教训,追踪!

    黄种人,这个称呼在近代历史上&,有很长一段时间是近乎歧视性的称呼。所谓黄种人,顾名思义就是皮肤为黄色的人种。但其实东亚国家的人,皮肤大多是白皙的,或者橄榄色,而并非“黄色”。东亚人被归为黄色人种,其实是西方人带有感情(禁词)色彩的歧视&。

    在西方,白色代表着神圣、纯洁&、智慧和高贵&&;黑色象征着邪恶、污贱&&、死亡和野蛮&;黄色则代表不洁、低俗与病态。其实,在东方古国文明发达的时候,西方的旅行者对东方人的描述是很美好的,他们认为东方人的肤色白皙&,一点也不黄&。但是随着西方工业革命的发展&&,古老的东方显得越来越落后,在西方人眼中&,东方就失去了与他们一样是白种人的资格&&,黄种人这个带有歧视感情的词语就此诞生。

    但是战争结束之后,随着国际交流越来越深入和开放,西方媒体中已经很少出现“蒙古人种”&、“黄色人种”这样的词语了,但不能否认的是,还是有人带有这种种族思想。

    乍一听到这个词,连夏芍都蹙了蹙眉&,而胡嘉怡已经不能忍受地站了起来!

    “这里是公共场合,我们说话当然不会大声。不像有些人,踹门进餐馆&,还大声喧哗,嘴里说着别人是低劣的,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素质!”胡嘉怡怒道&。

    莉莉家里的餐馆在小镇上很有名气&,刚到傍晚&,店里便已坐了不少人&。胡嘉怡的话无疑在朱莉安脸上打了一巴掌&,让朱莉安眼神一怒!但随即,她便笑了,“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巴结我们家的黄狗&?!?br />
    这话可谓侮辱&&,胡嘉怡脸都气红了,“谁巴结你们家了?!”

    “不是么&&?你父亲还舔我父亲的鞋子,你居然敢对我狗吠?”朱莉安轻轻巧巧地笑道。

    “你!”胡嘉怡气得脸色更红,“你听着&,朱莉安&!我们胡家虽然在英国要开拓市场,但哪怕是不成功,我们在国内也有生意,用不着巴结你们家&!没有钱&,人也可以有尊严!”

    胡嘉怡理解父亲胡广进的难处,但或许是她年轻,她在这方面比胡广进有血气。英国市场是胡氏企业走出国门的第一步,如果失败,在国内也是要被同行朋友们笑话的&。因此胡广进把英国市场看得很重&,哪怕是受辱,也要忍辱负重。但胡嘉怡不这么想&!她认为出了国门&,胡氏企业就不仅仅只代表自己,还代表着华人的气节&&!可怕的不是开拓市场失利&,而是没有尊严的成功&!英国的服装集团不是只有朱莉安一家,没有必要死命巴结他们&!哪怕这次失败&,胡氏企业退回国内&,她也一定会接手父亲的事业,哪怕终己一声,也要把今天所受的耻辱还回来!

    胡嘉怡情绪激动&,眼圈都红了。朱莉安嗤笑一声&&,显然对她所谓的尊严嗤之以鼻&。

    店里静悄悄的,有人看热闹,有人则给胡嘉怡使眼色。这部分顾客都是店里的?&?土?,有的人跟罗莎一家交好,也看不惯朱莉安的作为&,但奈何他们家族有钱有势,也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因此有的人只悄悄给胡嘉怡使眼色,让她忍忍。而有的人则目光乱飞,心想着今天的气氛比往?;挂缓?,一会儿该不会打起来吧&?

    而就在这时候&&,店里忽然传来一声悠闲的笑声&。这笑声在气氛诡异安静的店里,显得异常突兀&,但又说不出的漫不经心&&。

    店里的顾客纷纷循声望去,只见笑起来竟是名跟胡嘉怡和朱莉安年纪差不多的东方女孩子&。这女孩子的皮肤少见的美丽&,店里光线微黄&,她坐在暗处,露出的肌肤像是蒙了层淡淡珠辉,令人屏息。这女孩子从胡嘉怡跟朱莉安吵起来时就坐在那里&&,面前一杯红茶,笑容淡雅,身上有种令人感到宁静的气质。老实说&,比起朱莉安来,她给人的感觉反倒更像贵族。

    而她在一笑过后便开了口&&,说话不紧不慢&,很是悠然自得,“嘉怡&,淡定。我们有句话,叫做道不同不相为谋。你的父亲被人侮辱,你愤怒&。但你再愤怒&,我想有些人也理解不了你的心情的?!?br />
    夏芍这话是用英文说的,朱莉安听得懂,但她却不知道夏芍这话什么意思。

    “你又是什么身份&?你是在指责我吗?”朱莉安脸色不善地道&&。

    “你不配在她面前提身份!”胡嘉怡怒着还口!且不说华夏集团的资产跟朱莉安家里的资产有得一拼&,就说小芍是徐家未来的孙媳,如果上升到国家和政治的层面&,徐家人来英国,不管现在两国是不是在外交上有不睦,英国官方都是要好好接待的&。朱莉安家族在英国虽然算是财团,但不过就是商人,连政治的边儿都够不到&!朱莉安?她给小芍提鞋都不配&!还配在她面前提身份&?

    胡嘉怡的话不仅让朱莉安愣了,也让店里的人都纷纷看向夏芍,目光猜疑&。毕竟夏芍的气度确实看起来非同寻常&,而直到这个时候,才有人注意到,夏芍身后还站着名东方男人。虽然身形偏瘦,但看打扮,竟是保镖一类的人。

    这让从里面出来的罗莎和莉莉母女也愣着看向夏芍。怎么?胡带了什么身份不得了的人物来店里吗?

    莉莉端着锡兰红茶,走过去放到朱莉安面前&。这是朱莉安多年来第一次没心思百般挑剔她的手艺和为难她,而是站了起来,有些忌惮地问夏芍道:“你是什么人?”

    夏芍却没回答&,只是笑了笑&,答不对题地问:“朱莉安小姐&,我听说在西方的观念里,金发碧眼的才是血统纯正的美人,是吗&?”

    “当然?!敝炖虬参⒄?&,但立刻答道。答话的时候还很高傲地昂了昂脖子&,不经意间用手抚了抚她的大波浪美丽金发。

    夏芍的目光却停在她手上,温和地笑问:“我很喜欢朱莉安小姐的头发,请问平时有专人护理么?”

    “当然?!敝炖虬灿忠恍?,笑容更得意&。

    “包括染发么?”夏芍却眉一挑&,颇有深意地笑问。

    “当……你什么意思?!”朱莉安习惯性要回答&,答了一半却脸色一变。但她的回答已经出卖了她。

    胡嘉怡顿时乐了,“你说她的头发是染的&?”

    夏芍笑着看她一眼&,“你见过纯正的金发碧眼,难道你看不出来么&?”

    胡嘉怡一愣&,接着眼神一黯。是啊&,她见过。亚当……

    朱莉安的家族不过才百年历史,哪比得上奥比克里斯家族千年辉煌,亚当的血统才是真正的纯正。但想起亚当来,脑海中便不由自主地闪过男人那金色的长发和带些忧郁气息的含笑眼眸,胡嘉怡顿时皱眉,心口有些发闷&&,深吸了一口气便把这感觉强行压了下去,笑道:“哦&&,原来有些人的头发是染的啊&&,怪不得光泽这么不自然。不会是从小染到大吧?小芍&,你说这种人的头发会不会掉光???出门戴的是假发吧?”

    夏芍没回答这话,只是慢悠悠笑道:“现在你懂我的意思了吧&&&?我们中国有句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无论你是怎样的发色、瞳色、肤色&,你都以此为荣。而有些人认为父母遗传给她的不够高贵,这样的人,你父亲被人侮辱的愤怒&,如何能期望她能理解得了&?”

    夏芍的话一直是用英文说的,店里的人都听得懂,一听这话,不少人都愣住,店里静悄悄的&,唯有胡嘉怡一扫脸上的阴霾,笑着点头&。

    这时候,罗莎母女将夏芍这桌点的餐点送上来,只是这时候变得有点小心翼翼。胡嘉怡脸上这时已是笑眯眯,“罗莎,莉莉,谢谢你们&&。小芍,我们吃东西&!虽然有讨厌的人在,但是不要让这种人毁了我们吃饭的心情&。你说得对&,有些人她不配让我们生气&,也不配影响我们的心情?!?br />
    夏芍一笑,这妞儿&,她能想开了最好&。

    而被晾在一旁的朱莉安此时却脸色涨红&,从被人拆穿到被人拐弯抹角不带脏字地骂了一通&,她已是愤怒至极&。从小到大,她没受过这种侮辱,顿时一指夏芍和胡嘉怡的桌子,对身后保镖道:“她们侮辱我&,给我教训她们!”

    “你敢打人&?!”胡嘉怡愤怒地一拍桌子站起来&&。

    “夏小姐,您先退后?!北戏搅成惨槐?&&,上前一步便想挡住夏芍。

    朱莉安理也不理胡嘉怡&&,只是看见毕方上前时乐了乐,打量他一眼,眼神很是看不起。连店里的顾客也都对毕方捏了一把汗,朱莉安的保镖有四人&,而且个个是强壮的西方男人&,一只胳膊粗得过东方人的大腿,而且人数上占优,怎么可能会是对手?

    “教训他们!”朱莉安再次命令。这时候,她才不管夏芍是不是真有什么身份,说不定就是故弄玄虚的!不出这口气,她不甘心!

    保镖得令&,气势汹汹地上前!毕方眼一眯&,抬脚便要迎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毕方只觉手腕被人轻轻一带,他一惊&,刹那回头&,只见夏芍一手按着他的腕脉,一手慢悠悠地放下手中茶杯,轻巧一挥,旁边座位旁半掩的窗户,仿佛被劲风吹过,“啪&!”地一声开了!

    朱莉安的四名保镖正气势汹汹地往这边走,窗户乍一开&&,四人急忙止步&&,齐刷刷转头看向那扇窗户!包括餐馆里的顾客们也都齐齐转头,眼神惊疑,不知道好端端的,窗子怎么自己开了&。

    这时候,夏芍一抬眼,目光往那名离这边最近的保镖身上一落,抬手便震出一道劲力&&&&,那名保镖还转着头看窗户,身体便猛然一震&,一个跟头翻出去,顺着窗口就砸了出去!

    在床边坐着的那对英国人已经傻了眼,还没等反应过来,便又听接连三声的惨嚎&,剩下那三名保镖也被从窗口丢了出去&&!诡异的是&&,他们明明看见是那名柔弱的东方女孩子动的手,却根本没见她站起来过&。

    一切的过程极短,干脆利落&&。突然开始,突然结束。

    餐馆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

    原以为会有一场架打&,没想到双方连交手都没有,甚至连桌椅板凳都没有损坏,人直接就从窗户飞了出去!

    上帝!这太令人吃惊了&!刚才那几下真的不是那女孩子的保镖动的手?如果不是他们看花了眼,那谁来告诉他们,他们看见了什么&?传说中的中国功夫?

    这个女孩子会中国功夫?!

    相比起店里顾客的不可思议甚至有些狂热,朱莉安只觉从头到脚都发冷&,她的保镖被从窗户丢了出去&,现在只剩下她孤零零站在餐馆里,用惊恐的目光看着夏芍,这不可能&!那些都是她父亲为她精心挑选的保镖&,他们都是拳击高手&,用拳头都能打死人&,怎么可能会输&?

    这、这女孩子,到底是什么人&?

    现在&,朱莉安相信胡嘉怡或许没说谎了。但可惜已经晚了。夏芍淡淡抬起眼来,只是稀松平常的一眼,连凉意都没有,朱莉安便噗通一声坐到了地上&!

    这时,餐馆的门被打开&,几名身穿黑衣的男人走了进来&。领头的是名西方白人男子,长相有些英俊,身后带着的人也都是西方人&,但他们的穿着打扮却令餐馆起了骚动。

    “哦&!三合会!”三合会和安亲会在国外照样有分堂&,起先是民国时期为了避祸,一些黑道大佬带着兄弟来海外&,后来闯出了名堂。如今即便是国外&&,很多商界、演艺圈等社会各界人士都有加入进来。三合会和安亲会在海外的分堂不仅仅是黑道,也算是华人组织。不过,今天来的人是西方人,很明显不是华人组织里的,而是黑道上的。

    而这名英俊的男人似乎在英国有些名气,他一进来,有些人脸色都变了&,畏惧地缩了缩,连大气都不敢喘&&,更闹不清楚这件事怎么扯上了黑道。是朱莉安请的人&&?那今天这件事,似乎不好收场了&。

    但令人疑惑的是,这名男人走过朱莉安的身边&,朱莉安仰头看着他,他却看也没看她一眼,而是径直走向夏芍和胡嘉怡坐着的桌旁&&,负手而立&,态度绅士而恭敬地问道:“夏小姐,请问这里有什么麻烦吗&?”

    “我没什么麻烦,遇到麻烦的是我朋友&?!毕纳值恍?,道&,“这家店是我的朋友开的,这位小姐经常来店里骚扰,很不受欢迎。我想请布兰德利先生平时多关照关照&,如果再看到这位小姐出现在店里&&&,就像刚才那样,丢出去就可以了?!?br />
    布兰德利是三合会英国总堂口的执堂的堂主,专门负责帮会人员的训练。这次夏芍来英国,因为住在三合集团的酒店,戚宸派了人负责她在英国时候的安全,布兰德利是总领这次事务的人&。今天来剑桥镇,他一直在后头跟着,见刚才有人被丢出去,这才进来看看&。

    布兰德利在英国黑道上也是赫赫有名的人,因此刚才没能第一时间认出他的人&&&&,在听了他的名字后也都变了脸,震惊地看着布兰德利和夏芍。

    “好的&,很荣幸为您服务?&!辈祭嫉吕鹗康氐阃?&,不管从哪方面看,都看不出他是黑道的人。然而,等他转身走到朱莉安面前的时候&,朱莉安仰着头,却只看见这个男人居高临下冷酷的眼,可他仍然在笑&,“这位小姐,你听见了吗?我们的贵客吩咐,以后你不可以再出现在这家店,否则,你将被丢出去&?&&!?br />
    朱莉安瞪大眼&,什、什么贵客?是说那东方的女孩子&?

    没人回答她。朱莉安下一刻便被人揪着衣领侮辱性地双脚离地提了起来,两名黑道的人面无表情地开了门,布兰德利也不管她是不是英国服装界三巨头的千金小姐&,真的一把将她给丢了出去&!

    外头传来女子的惨叫和哀嚎,而相比朱莉安,有人探头看了一眼&&&,她那四名先前被夏芍用暗劲震出去的保镖现在都还趴在地上没起来&。

    “不打扰夏小姐用餐的兴致了&&,我们在外面等您&&?!蓖瓿扇挝竦牟祭嫉吕鹗康赝顺霾吞?,留下满屋子惊疑、猜测的目光。

    夏芍就在这惊疑和猜测的目光中吃完了晚饭,这顿饭是胡嘉怡请,临走时她结账&,罗莎母女都没敢收。一是感激夏芍帮他们家解决了个大麻烦,二是猜不准她是什么人,尤其见布兰德利都称她是贵客,两人更不敢收她的钱。

    夏芍也不是矫情的人&,见这对母女就是不收,便对莉莉笑道:“好,那改天你去中国,一定要让我请。你祖母的事,到时候找我就可以了&,一定让你帮她老人家完成心愿&?!?br />
    莉莉一愣&,尚不知夏芍风水大师的身份,听她这样说&,以为是客气话&,但也高兴地点头,用很不标准的中文道:“好!那我们一言为定!”

    出了餐厅&,朱莉安和她的保镖已经狼狈地走了,夏芍这便和胡嘉怡道别,约好了过几天如果有时间再见。胡嘉怡唠叨了好几遍,要夏芍有空一定来找她玩&,得到她的保证后&,这才放她上车离开&&&。

    眼见着夏芍所坐的宾利车越走越远,布兰德利的车子也远远地在后头跟上&,渐渐地都看不见了,胡嘉怡这才转身又回了餐厅里。她走到中间过道,在朱莉安刚才坐到地上的地方搜寻了一眼,看见一根染成金黄&、发根微棕的头发,便蹲下身子捡了起来。

    胡嘉怡把这根头发攥在手里,目光冷了冷&。

    辱她父亲&&,打她朋友,给她等着!

    ……

    而回伦敦的路上,车里。

    毕方开着车,脸色兴奋激动&,一路上哇哇乱叫,“夏小姐&&,看不出来,你是高手?&?!你那一手,练的该不是内家功夫吧&?”

    夏芍坐在后头笑而不语,但也算是默认了&&。

    “真他妈地带劲??!你没看见当时,那些人眼都傻了?!北戏窖凵衿媪?&,语气感慨,“国内武术现在是名声在外&,其实已经式微。主要是民国时期那些高手大多已经不在了,新的一代传承人又太少。我这辈子见过的内家高手就只有头儿一人,没想到今儿还能再看见一个!唉,我说你们是不是师兄妹???师承一位高人&?要不怎么这么巧?”

    夏芍一愣&,倒没想到毕方如此敏锐。

    见夏芍不答,毕方也知道自己问多了,于是很自觉地转开话题道:“如果不是有任务在身&,我今天也想教训教训那些洋鬼子!让他们看不起东方人&!不过我这个保镖没出手,反倒让夏小姐三两下解决了,我要回去说给他们听&,他们保准吓一跳&!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凭你的身手&,哪需要保镖???”

    夏芍一笑&,“如果不是有任务在身,今天的事没这么容易就算了?!?br />
    今天夏芍不让毕方出身也是这个原因,毕方是受过正规训练的特工&,就凭朱莉安手底下那几个打手,再壮实也不是对手&&,但夏芍不想让毕方露了身手,免得日后被查起来麻烦&。一切都是以任务为先&&&,就由她速战速决了&。

    “夏小姐&&,您真的考虑入我们这行得了!”毕方玩笑道。他中午说这话的时候是被夏芍的细心和眼力给震到了,后来想想&,她若是弱不禁风的人&,干这一行也不合适。但是刚才看见她露了一手,虽然只是那么一小手,他就知道遇到深藏不露的高手了&&。

    “好啊&?&!泵幌氲?,这次夏芍答应得很痛快。正当毕方惊讶的时候&&&,夏芍笑着说完下半句,“我回去问问你们头儿&&,看他答不答应&?!?br />
    毕方脑门一青,脸色发苦地把脖子一缩,“得,您当我没说!”

    ……

    回到酒店之后,夏芍和毕方得知&,一下午的时间大英博物馆里的那件敦煌壁画赝品都没动过&。这件事被传到了网上&,当得知莱帝斯集团要拍卖的是三世佛的壁画后&,国内如今已经是群情激愤了。

    这一下午,那幅赝品依旧放在博物馆里展览,国内已经有官方呼吁让游客不要激动,注意人身安全,这件事交给国家解决。但网上仍旧有人认为莱帝斯不肯撤去展览的举动是挑衅和蔑视&,于是这一下午仍旧冲突不断,已经有华人组织在申请示威游行。

    得知这些情况,夏芍和徐天胤的队伍依旧决定按照原计划行事,步调不乱&,因为他们才是被委以重任的人,每一个决定都有可能影响国宝是否能回归。

    到了晚上&,徐天胤将王虺&、毕方和英招三人安排出去做别的事&,自己和夏芍呆在房间里,将莱帝斯家族的庄园在地图上指给她看&。夏芍便开了天眼&,试图往那个方向寻找&。

    莱帝斯家族两百多年的历史,在伦敦有座阔气的庄园,景致优美,绝对称得上是一处值得游览的胜地&。当夏芍搜寻到这座庄园的时候,却没有觉得庄园有多美,她的目光霎时一凛!

    “怎么了?”徐天胤坐在夏芍身后,圈着她的腰身,大掌抚在她的丹田,虽然知道她元气无损,但还是给她补送着。她的气息一变,他就感应到了。

    “莱帝斯家族很不对劲!”在莱帝斯庄园的主屋后侧,一间欧式复式建筑里,天地元气聚集在那里,寻常人的眼睛看不见,夏芍却能看出这些元气非同寻常&,聚集起来的图案,隐隐是一个五芒星的样子&!

    “像是……五芒星的魔法阵&!”夏芍边观察边道。

    “正&?倒?”徐天胤简洁地问&。

    “正五芒&!”夏芍确认道&&。

    五芒星的图案&&&,可以想象成一名巫师站在天地间,中间是头,双手举起双脚踏地&,汇聚天地能量,为自己所用。西方所谓的能量,在东方也称之为元气,实际上本质是相同的&。五芒阵在西方白巫术里,就相当与中国的三才阵!体现的是天人合一的思想。白巫术的五芒星是正着的,黑巫术则是倒着的&&。

    “他们请了白巫师!”夏芍目光一变,冷笑道。五芒星阵相当于三才阵,是一种?;ふ?。而能让莱帝斯家族请白巫师布阵?;さ亩?&,不用猜了,一定是敦煌三世佛壁画!在现在这个时期&,能让莱帝斯家族这么小心的&,也只有这幅巨幅的国宝壁画了。

    虽然很肯定&,但夏芍还是要确定一番&。但正当她运用天眼的能力要看向建筑内部的时候&,忽觉五芒星阵光芒大胜&&!天地元气朝着她所在的方向便反扑而来&!

    夏芍一愣&,但天眼并未收回,反而趣味地瞧着那阵中的元气。果然,只见那些元气虚无缥缈地朝着自己的方向扑来,奈何她所在的酒店和莱帝斯庄园隔了大半个伦敦城,五芒阵的元气别说跑这么远来伤她了&,刚出莱帝斯庄园就散了。

    夏芍冷笑一声,以莱帝斯庄园的占地&,这阵的元气能追出这么远来&,布阵的人也算高手了&。不过这世上还没有能隔着这么远伤到她的人&&,师父都不能!尤其天眼通的能力属于天赋异禀&,不到一定修为的人都感觉不到&。夏芍没见过奥比克里斯家族的老伯爵&,不知道那老怪物研究黑巫术到没到恐怖的程度,但至少她知道布这阵的人绝对不会是那老伯爵。

    于是夏芍哼了一声&&,继续将目光探回去确认。

    她一靠近,五芒星阵感应到不同寻常&&&,又跟刚才一样朝着夏芍的方向猛扑&。夏芍却理也不理,压根就不惧五芒星阵的阻挠,天眼直接穿阵而过,直望向室内!

    这一看,夏芍又一愣&&。

    “有发现?”徐天胤低头看怀中女子&。

    夏芍却忽然笑了起来,将天眼收回,转过头来时&,眼神发亮&&,故意眨着眼逗徐天胤&,“师兄,里面好多好东西?&?!我们能都搬走吗?”

    “唔?!笨醋呕忱锱踊厣?,笑眯眯的小狐狸模样&,男人果然露出一副呆木神情,随即问道,“想要?”

    不等她答,他便点头,“好&?&!?br />
    夏芍噗嗤一笑&&&,一副被娱乐到了的样子,握拳往徐天胤胸口一捶,脸色严肃了下来,“逗你玩儿的&。我不要那些,总有一天,那些东西&,要他们亲手送回来!”

    徐天胤一愣,但看出她是认真的&,便点点头&。

    而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莱帝斯家族主宅里,正在笑谈的两人中&,其中一名金发男人脸色一变&&,冲了出去&&,直奔后院!

    ------题外话------

    妞儿们,中秋节快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1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章 教训&,追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1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章 教训&&,追踪!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1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