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眼力的对决!

    绝对是赝品。

    夏芍一句话^,令王虺、毕方和英招都抬头望向她。但没等三人说话,夏芍便看向了英招&,感兴趣地问道:“我想知道,英招小姐判定那幅壁画是真品的理由是什么^^?据我所知,就算研究敦煌壁画几十年的老专家在这样一幅壁画面前也得费些眼力^?^!?br />
    “那夏小姐判断为赝品的依据又是什么*^?”英招反问^,但随即又压下情绪。虽然*,刚才她犯了错误&,但是对自己的判断还是很有信心的&,她不怕说说鉴定理由**,看看到底谁的眼力准!

    “我不敢断定这幅壁画是不是出自吴道子之手,但它至少是唐朝鼎盛时期的画作。我国的绘画^,初期是不事晕染的。到了战国&、两汉时期才开始晕染人物面部。后来受到西域佛教的影响*&,加以改进,晕染技法在唐代时期达到鼎盛^!这幅壁画**,在晕染技法上无可挑剔&^&^,而且线条是唐代流行的兰叶描,中锋探写*&,圆润*、丰满*&、汗厚^^,外柔内刚&?^!庇⒄械幕叭猛躜澈捅戏搅饺嘶タ匆谎?,叹气。

    他们都了解英招的性子&,她在任务中向来干练^,说话从来都是捡重点*&,很少说这么详细的&。很显然,她很不服气,想跟夏芍来次眼力的对决。夏芍是古董行业起家&,如果在这方面输给英招,恐怕不太有面子&。

    不过*,他们两人还真是更相信英招一点^&,这绝不是因为他们之间是队友&,而是……

    “当然,我说的这些不排除有高手可以临摹得出来,但我的判断依据主要在颜料上*&!敦煌壁画千年不褪色的原因是古代先辈拥有世界领先的颜料制作技术和化工技术*。敦煌壁画的颜料有天然宝石^^*、矿石和人造化合物^&!这些是可以用仪器测出来的*,我手上有最先进的测试仪器*&!”英招微微一笑*,伸出手来^。在她手腕上戴着一只手表^,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打开上方表盘^,上面是指针很负责的仪器^。

    英招的脖子昂了昂^*,这就是她的杀手锏*,“虽然我接触壁画的时间很短&^,但是上面的颜色可以反映到我的仪器上进行快速分析*^!当然*,隔着障碍物&&,它的准确性会有一定误差&,但好处是便于快速且初步的判断^*&。这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仪器*&,我相信它的准确性高过任何专家的眼力&!”

    至于英招是如何使用这仪器的^,她却是没有明说。第一^*,这是机密&;第二&^,那些操作方法*、光谱^、色谱和化学名称,她觉得说出来夏芍也未必听得懂*。

    夏芍笑着坐在沙发里,兴味地瞥一眼英招手腕上的先进仪器^,总算露出了然的神色。原来是这样,哪怕经验再老道的专家*&,眼力也总会有偏差和吃不准的时候,何况英招这样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她即便是接受过专向培养&^,古董鉴定这一行都不是个硬知识,而是讲究积淀^&、积累和眼力的。在遇到涉及古董的任务时&*,哪怕任务过程进行得再顺利精彩&,最终拿回的是赝品^*,任务也是失败的。敦煌壁画回归这么意义重大的事*^,国家不可能承担拿回赝品的后果&,这样无异于被世界各国嘲笑&。所以国家并不完全相信人的判断和眼力^,而是给行动的特工配备了最先进的检测仪器&。

    怪不得,夏芍是古董行业起家&,鉴定专家的眼力可谓名声在外&*,这次出国参与任务,老爷子居然没提让她帮忙鉴定壁画真伪的事&&。原来特工手里有杀手锏^!

    这仪器确实挺先进,竟然能在不接触壁画的情况下,对其颜色进行初步分析&,以便特工做初步判断和进一步的部署*。夏芍相信,假如在后期得手的情况下^,英招一定会对壁画进行接触性检测^,以确保是真品无误*。

    但……这仪器真的可以被依赖么?

    夏芍颇有深意的一笑,再先进的仪器也抵不上她的天眼*。那幅壁画若真是千年前的真品,岁月会在它上面积淀下深厚的天地元气&,尤其是她这样的修炼者*^*,看见那幅画,本能上会有很舒服的感觉&。但可惜的是——没有^!

    那幅壁画**,确是赝品*!

    当然,夏芍判定其为赝品的依据并非全来自天眼能力的帮助*^,她放下茶杯^*,双手交叠,悠闲地看向英招&^,迎着她自信的、得意的甚至是挑衅的目光&^,微笑^&,“英招小姐**^,你的世界上最先进的仪器可以检测色彩^,那敢问*,它可以检测土层吗?”

    英招脸上的各种表情一僵*!

    已经在互相打眼色^&、想办法替夏芍挽回面子的王虺和毕方,脸上焦急的神色也僵??*!

    土层?*&!

    “英招小姐这么了解古董的知识,应该知道敦煌壁画一个很有趣的地方在于它不褪色*,却变色&^。不褪色的原因英招小姐刚才已经说了**,因为古代颜料里含有很多宝石、矿石和化工物质。但是颜料变色的原因却有很多*,一是朱丹和含有朱丹的调和色*,历经千百年的氧化^&,会彻底改变初绘时的色彩&*;二是颜料中若含有植物成分*^,经氧化会发生褪色&^,被下层的色彩上翻而掩盖;三便是土质^^!敦煌的土含有大量的碱性元素,成为颜料化学反应的催化剂。我要说的^,正是土质*!”

    夏芍目光一敛,忽然加重语气,“敦煌的土是经海水浸泡过的海底床**!这若是盛唐时期所绘的壁画*&&,英招小姐觉得壁画下面的土会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那样发黄*、僵硬、毫无风蚀痕迹吗?”

    海^&、海底床^?风蚀痕迹^?!

    英招的脸色已经变了几变&,她之前的自信*、得意和挑衅&,随着夏芍严厉的语气全数崩塌&&!

    而王虺和毕方则早就张大了嘴*,虽然他们是久经各种任务的特工人员^*&,向来擅长掩饰情绪*^,但此刻也免不了目露震惊&&!

    土质^^?谁想过土质&?

    在看见敦煌壁画的一瞬,相信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首先会被壁画所绘的瑰丽壮阔的场面所吸引**,被其千年不褪色的艳丽色彩所吸引**,被那丰满唯美的人物所吸引*,有谁会去看下面那不起眼的丑陋的土&?

    “你知道世界上存在高手,可以临摹复元一幅壁画。那你知道现代对古代颜料的研究有助于古代颜料的复制吗&*?”夏芍这时脸上已全然没有笑容&。自古民间出奇人&*^,不说别人&^,华夏集团里就有常久这么个康雍乾时期的粉彩瓷上能以假乱真的高手*^!世界上这样的奇人异士一定还有*^!国画上的一些矿物颜料至今还很传统&^,国内一些远离城市的村庄至今还保留着提取植物作为布料染料的技法,古代颜料的复制上一定有高手存在!赝品这一行&,自古就有&^,作伪的技术也是有传承的^。常久就属于家传渊源^&&。

    “英招小姐,我不想对你的能力指手画脚*,你以前那些成功完成的任务我不想谈**&,我只说这一次&。这一次*,过度信赖仪器,你所得到的只会是教训^!世上最聪明的&、最能被信赖的^,永远是人的大脑。如果你放弃思考^,把判断的权力交给手腕上冰冷的仪器^^,那么^*,你就已经输了?!毕纳掷涞?*&。

    英招的脸色已经僵到了没有表情。她何止是输了?不仅输了面子**&,还输了身为特工的水准。

    一直以为,她身上有杀手锏,她对夏芍的眼力和判断不屑一顾^。她比她还年轻&,才二十岁!尽管有传言称她有过人的眼力,但英招不认为受过专向培养的她*,在古董鉴定眼力上会比夏芍差^^&。而她身上还带着世界上最先进的仪器*,那是人眼所不能比的&&?*?山峁唇男判暮妥愿旱慕景粱鞯梅鬯?!

    作画的线条*&、风格甚至是颜料^&,就像一件事物浮华的表面*,她太在意这些表面^^*,反而忘了最本质的作画的土层*^?梢运?&,她不是忘了,而是在夏芍说这件事情前,根本就没想到过!这已经足够能证明,在古董鉴定的眼力上&,夏芍的眼力比她和她的仪器都老道!

    这简直就像是在英招脸上打了一巴掌,不服气的人是她,卖弄古董鉴定知识跟人比拼的是她&,仗着世界上最先进的仪器想在徐天胤面前给夏芍难堪的人是她^,但最终被狠狠还击了的人也是她。

    把人当做外围^,现在要靠外围的提醒,她才发现她险些犯了导致任务失败和国家丢脸的严重错误*!

    “芍的话^*^,没人再有意见了吧*^?”偏偏在这时候*,徐天胤开了口^&,还是那冷淡的没有起伏的语调^,但却让英招的脸煞时红透*!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刚才比拼的心思简直就像是班门弄斧!

    “没有意见*&!真是太感谢夏小姐了&&?^!蓖躜车?&,语气郑重,眼神已经发生了变化&^。之前&,他也是把夏芍当成这次任务的协助人员&,虽然不曾有看不起的意思&^,但也确实没看得太重^。顶多因为她是队长的未婚妻*,对她多些尊敬而已。但此刻他看夏芍的目光却有毫不掩饰的赞叹和佩服!连世界上最先进的测试仪器都不及她的眼力,眼前这女孩子果然有真材实料!怪不得年纪轻轻*^,就在商场上有如此建树**,看来不是运气好。

    而毕方则苦笑着耸耸肩&,对夏芍玩笑道:“夏小姐,你考虑改行不^?我觉得你有做我们这一行的潜质^*&^?!?br />
    “不行*!”不待夏芍回答,徐天胤便一口回绝,看向毕方的目光冷厉&,简洁而冰冷地吐出两个字,“危险*?*!?br />
    毕方被他瞪得脸上的苦笑都垮了^,他只是开个玩笑^&,说说罢了*,队长这么认真干嘛*?

    夏芍这时才轻笑一声^,“我觉得,我还是更喜欢赚钱^&?*!?br />
    ……

    夏芍对于大英博物馆里的敦煌壁画鉴定为赝品的事,没有人再存在异议^,接下来几人便都坐进沙发里**,讨论之后该怎么办&。

    “莱帝斯集团的人倒是小心,不过可惜那件赝品周围是钢化玻璃,我们没办法在上面安装跟踪器。不过事情刚刚发生,现在骚乱刚过^,这件赝品还在大英博物馆里*。上午发生的骚乱很可能打草惊蛇了^&&,莱帝斯或许会把这件赝品继续留在博物馆里吸引各方的目光,也有可能把赝品收起来。如果他们打算把赝品收起来&,白天运这件东西目标太大,肯定会在晚上动作*。我可以再回到博物馆附近^*,盯着那边的动静^,看他们运往哪里!不过*,如果他们不动这件赝品^,那我们就难办一点了*?^^*!北戏奖咚当呤种缚焖偾没髯琶媲暗牡缒証,上面显示的正是大英博物馆目前的状况^。

    英招坐在一旁不说话&,王虺道:“这幅巨幅的敦煌壁画绝对是国宝级的^,这样的珍品莱帝斯家族不可能放在其他地方&,一定会藏在他们家族中。这个家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秘密藏室一定有^!只不过我们要找不太容易&,但也不是没有办法试&^。只是要等到拍卖峰会开幕的时候*,想办法来个调虎离山&^,偷偷潜进去&!不过*,这幅壁画实在是太难动了&^,我们四个人搬运上有问题^。所以这几天希望队长跟上面联系一下^^,请求人手接应**!”

    徐天胤对王虺点头&&^,表示同意他的提议*,但却看向毕方道:“不必再去博物馆*^,赝品有动&,我会知道?!?br />
    王虺、毕方和英招三人都是一愣^*,头儿在开玩笑吧*^?

    但知道徐天胤性情的人都知道,他从来不开玩笑。他这么说**,那就是他一定有办法*!头儿在以前的任务中也是这样***,有些看似无法完成的顶级难度的任务*,他总能有令人看不懂的办法。他们跟了他这么多年,仍觉得他在某些本领方面是个谜*。但不可否认*,他们完成不了的任务&&,到了他手上都没问题!

    夏芍听了这话却笑了笑&&,别人看不懂*,她是知道的^。师兄在刚才离开的时候^,引了一丝自己的元气在那件赝品上*,那可比跟踪定位器都管用&*。只要那件赝品不出英国^^,他一定能感应得到*!

    而且,这次任务有她在&,难度也会有所降低。真品到底藏没藏在莱帝斯家族^,藏在什么地方&*,她开天眼一看就知道*。这也可以省下王虺等人潜入莱帝斯家族搜寻的危险。一旦发现目标*,他们只要想办法运走就好&^。虽然这幅壁画太大,要运走而不被发现是件很困难的事,但船到桥头自然直,如果他们没有办法&&&,她不介意先潜入莱帝斯家族重地,摆个九宫八卦阵出来,助他们离开!

    当然*,这些事夏芍是不会对王虺三人说的&*&,她和师兄心中有数就好&。

    开天眼寻找壁画的事需要晚上没人的时候,现在胡嘉怡还在,夏芍需要把她送回去&^。而这边敦煌壁画赝品的去向也需要徐天胤盯着*,因此众人商量后决定,由徐天胤*&、王虺和英招留在酒店监视&,由毕方陪着夏芍送胡嘉怡回去^。其实夏芍本不需要毕方陪同*,奈何他们一行人现在的身份是她的保镖*,出门一个人也不带日后被人查起来难免惹人怀疑*,因此夏芍带上了最机灵的毕方跟她一起出门*。

    回了剑桥镇的时候正是傍晚&*,这天上午去博物馆时发生了骚乱,让胡嘉怡觉得没尽到带夏芍游玩的责任,于是便请她吃了晚饭再回去^。夏芍深知那赝品要搬动也得深夜^^*,眼下刚刚傍晚*^,时间很充裕*。于是夏芍便没推辞&,跟着胡嘉怡去了小镇上一家田园风格的餐馆*。

    “罗莎^&!莉莉!我们来了&!”一进餐馆^**,胡嘉怡便笑着对收款台后头喊道。

    她这一喊*&,收款台后头冒出两个人来。一名体态臃肿的英国妇人**&,和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子,女子皮肤白皙,脸上带些淡淡的雀斑,笑容很温柔*^。最重要的是**,她的眼睛是黑色的^*,看起来竟是名混血儿*。

    那妇人最先出了收款台,跟胡嘉怡来了个贴面礼*^,笑容慈祥,热情地道:“哦&!胡*,你来了?这位美丽的姑娘是你的朋友&^?”

    “对,是我的朋友*!罗莎&,你叫她夏就好了*?&!焙吴Φ?,又转身对夏芍道,“这是罗莎*,这间餐厅的老板娘^。那是她的女儿莉莉&,也在剑桥大学读书,我们是朋友*。莉莉假期和平时下课后都会来餐厅帮忙&,有时我也来帮帮忙,跟他们一家就混熟了&&^^!?br />
    “你们好,很高兴见到你们**^?!毕纳中ψ庞糜⑽亩粤饺说繼。

    “哦!胡&&,你的朋友英文很好&!”罗莎赞道*。

    “当然&,她的厉害我可是一丁点儿也比不上*^!”胡嘉怡皱皱鼻子*^。

    “不要这么说*&&,你也很优秀*?!甭奚呐暮吴募绨?,安慰她^*,“至少,我没见过你这么努力的人^&*!?br />
    这时候&&,那名叫莉莉的女孩子才开了口*。她说的是磕磕绊绊的中文,目光好奇中带着向往^&,看向夏芍,“请问,你跟胡一样**,也是中国人吗^?”

    “当然?*!毕纳中ψ哦岳蚶虻阃?。

    “哦&,那太好了^!”接话的人竟是莉莉的母亲罗莎*,罗莎笑着上来就给了夏芍一个拥抱*&,兴奋地道*,“我们这里很欢迎中国人*&^!莉莉的祖母就是中国人**,她有四分之一的中国血统!”

    “可惜我的祖母早就去世了,我的中文是跟着嘉怡学的&,说得不好^^,请别介意&^?^!崩蚶蛴行┎缓靡馑嫉氐?。

    简单地说了几句话^,罗莎母女便赶紧招呼夏芍和胡嘉怡坐下,并热情地给夏芍推荐了几道地道的英式餐点^,然后便下去准备了。直到两人走后*,胡嘉怡才道:“莉莉很喜欢中国&^。她说&,小时候听她祖母说过一些中国故事,让她很着迷&。她祖母去世的时候很想念家乡*,莉莉小时候答应过她祖母要把她的骨灰带回家乡安葬*,只是她现在在读书&,而且刚刚开始学中文^,所以事情就耽搁了下来?!?br />
    夏芍听了挑眉,一眼就看穿了朋友的小算盘,“哦,我说怎么有人把我带来这里吃饭,原来是打这个主意。别告诉我祖坟要我帮忙寻风水*?^!?br />
    胡嘉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是风水大师嘛^,不求你求谁^^?我知道你现在不喜欢英国人&^,但是你如果知道莉莉祖父祖母的事迹^,你一定会帮忙的!他们真的很值得尊敬^!”

    夏芍挑眉,“哦*?说说看^?&!?br />
    “莉莉的祖父是位很伟大的医生,听说也是位很虔诚的天主信徒*。她的祖母是名护士^,两人相识在中国,因为战争^。其实&,莉莉的曾祖父在英国是位很有名气的资本家&^,他的两个儿子里*,一个继承家业&*,一个是很有名气的医生^*,原本是很荣耀的事*?*?墒悄鞘焙蛘秸?,莉莉的祖父不顾家族的反对*,只身前往中国战场^,成为了一名医疗志愿者。他在那里救了很多人^,跟莉莉的祖母在那里相识*、相爱,最后结成连理。只可惜……后来他牺牲在了战场上*。听说是抢救伤员的时候*,被流弹击中的&*。那时候*,莉莉的父亲才三岁*?*!焙吴档秸饫?^,眼圈红了红。对女孩子来说*,唯美的开始&,悲伤的结局,总是那么让人揪心^。

    “建国后&,国内有段时间形势很不好&。莉莉的祖母就在当时认识的一些英国朋友的帮助下*,带着儿子来到了英国居住。本来是想给他一个好的生活环境,没想到莉莉的曾祖父根本就不承认这个中国的儿媳妇*,莉莉的祖母是个要强的人&,最后便在英国工作&,靠微薄的薪水养活自己和儿子*&^。后来*,莉莉的父亲成年&^,也算有经商头脑,就在剑桥这边开了家餐厅^*,生意很红火。现在这家餐厅在英国有几家连锁^,算得上有名气^,来剑桥游览的人,没有不来尝尝这家餐厅的特色菜肴的。莉莉对我说^,他们一家人没有曾祖父的资产也可以过得很好,只是当初答应过她祖母,要带她的骨灰返回故乡,这一直是她的心愿**!?br />
    夏芍听了胡嘉怡的话,淡淡垂眸**,如果真是这种情况^,那她确实应该帮忙。

    “好&!日后她如果去中国*,你可以带她来找我*&^&?!毕纳趾芨纱嗟卮鹩?&。

    “真的吗&?谢谢你^,小芍!你太好了!”胡嘉怡激动得险些跳起来,但随即又不好意思地笑笑坐了回来^,道,“其实英国也有好人&,只不过^^*,今天上午的事确实挺让人气愤&!一码归一码*,你说&,英国方面会同意把国宝壁画还给我们吗?”

    必然不会同意*^!

    夏芍在心里道。但这件事涉及任务^,她不好多说,便淡道:“谁知道呢&?!?br />
    胡嘉怡却皱了眉头*,“一幅壁画都不还给我们,那博物馆里那么多抢来的文物^,不是更没希望了^&?”

    夏芍听了这话太抬起眼来^,笑了笑,“强者为尊,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只有国家富强^,提出要求才会有人重视^。从建国以来*,国家的发展已经很快了^*,相信这件事会有个满意的结果的***?*!?br />
    胡嘉怡呐呐点头&^,但其实觉得有个满意结果的可能性不大&。以前不是没听说过有国家要求归还文物的*,但是英国方面都没有理会*。这次……唉!

    正当胡嘉怡叹气的时候^,餐厅的门忽然被人大力打开^!

    “砰”地一声响&,让夏芍抬眼看了过去,胡嘉怡一转头,脸色立刻黑得很难看&&。

    只见进来的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子,一身贵气的打扮,从上到下无一不是国际名牌,身后还跟着几名保镖。女子金发碧眼,蛮腰辣胸*^,走起路来像骄傲的孔雀,一进来便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眼也不看四周&,直接道:“服务生&,来杯锡兰红茶!?br />
    罗莎和莉莉听见店门的响声,很快从里面奔了出来*^,一看见这女子^,母女两人脸色也是一黑。

    “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我们应该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吧?”性情很温柔的莉莉冷下脸来道**。

    罗莎也一反刚才对待夏芍的热情&,将女儿往身后一护*,怒道:“亲爱的,不用跟她废话。她如果不走,我会拿一切我看得到的东西把她砸出去!”

    女子听了不屑地一笑*,坐着不动,气定神闲地修理自己的指甲^,“我是这家店的顾客*,有权利要求你们为我服务^。如果你们对我恶言相向,或者对我做出无礼举动,我有权控告你们*&。而且^,我也会回去跟我爷爷和父亲说^,你们这家店就可以不用开了?!?br />
    罗莎一听^,脸上顿时露出愤怒和忌惮的神色。莉莉道:“妈妈^,算了^,我去给她泡茶&*?!彼蛋?,她转身往后头走&&。

    夏芍见了这场面^,挑眉低声问胡嘉怡*,“这人是谁*?”

    “莉莉的堂姐?&^!焙吴防碸^,脸色很难看&,“就是她曾祖父那边的人&。他们家族在英国上流社会很有名气^,尤其是在服装业**,算是三巨头之一*&。我们家的生意在英国受阻不少*&,跟他们家也有些关系。原本我爸是打算跟他们搞好关系的^,可惜人家看不上,这也就算了,他们家还是该死的种族主义推崇者**!尤其讨厌中国人*!可能是跟当年莉莉祖父死在中国的事有关&*&,他们家的人平时就以来找茬为乐*^。最近放假*&^,莉莉的堂姐更是三天两头来&^,别看她叫东西喝^,可每次她都是为了让莉莉服侍她&&,为了找茬的**!她常骂莉莉是杂种&。总之*,这人很讨厌就是了*!”

    胡嘉怡和夏芍说话的声音不大*^,但还是被女子给听到了,她转头一看,顿时脸拉了下来&*,嘲讽笑道:“我还以为是谁说话不敢大声&,原来是两个低劣的黄种人&?&^!?br />
    夏芍一听&,顿时蹙眉^。而胡嘉怡已经站了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九章 眼力的对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九章 眼力的对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