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谈判,败露

    云海迪厅在青市有一家,因其独特的设计闻名于外^^,在国内一线城市&,只要是安亲会的地盘,都有这么一家迪厅*&。帮会人员常聚集在此*,已是惯例。

    在京城里混的人,三教九流的&&&,都知道吴爷常在云海迪厅&,有事去那里找他最有可能找到人^。哪怕找不到*,也能在那里留个名号,日后好相见。

    只不过,这天来见吴爷的人不过是西品斋王卓的一名心腹,称不上江湖上的人*^^,更别提什么名号^。因此他来云海迪厅^,态度谦恭*,见了迪厅的服务生都点头微笑。要知道,这迪厅里的服务生也都是安亲会的人,别看他们端着盘子侍候人&,一翻脸都是练家子!

    王卓的这名心腹姓成,名叫成贵。成贵三十来岁,为人沉稳^^,也是个通晓人情世故的。他在西品斋搞的是接待工作,说话办事很能讨顾客的喜,对古董又懂些门道&,与顾客攀谈起来很能各方面地聊^,常常把一些顾客侃得都有些佩服他。王卓见他有些才能^,一来二去常提携他,他也就成了王卓的心腹之一*^。

    但再是心腹^,成贵也没想到&&,买凶杀人这种事王家竟然都跟他说*^!潘珍亲自找上了他*^,诚恳地跟他说眼下王家有难*&^*,能用的人不多,瞧他为人忠义,这才把这么重要的事托付给他。当然^,如果事情办成了,也少不了他的好处。

    好处成贵是不敢要的*,若说王卓的心腹,谢长海是头一人!但是现在谢长海什么下???在看守所里等着受审坐牢呢^*!这基本上是身败名裂了^。这事不管是做得成,还是做不成,成贵都不期望好处&^*,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王家不要过河拆桥^^,把他给赔进去就好了。但尽管有这些担忧,成贵也知道自己是不得不答应的,纵然王家现在诸事缠身,但要捏死他就跟捏死个蚂蚁差不多。

    这事既然找上了他,他就没有退路了^。

    在踏进云海迪厅的时候,成贵的心情是很沉重的^*,但他依旧见人就笑&,跟前台服务生表明了身份,求见吴爷。

    成贵来的时间不算早&,正巧是上午十点来钟^。他跟王卓去过几次地下钱庄*,听说过黑道上的一些事。据说**,这位吴爷是位练家子&**,还保留着以前的江湖习气**,别看年纪四十多了&,每天都晨起打拳练功,从不荒废*^。他的作息很有规律,只要不是有特殊的事情,他晨练过后都会到云海迪厅里坐镇一会儿*。

    成贵不敢保证今天安亲会就没什么特殊的事,但他挑的这个时间是吴爷最可能在的^。而事实证明&,他运气真的不错&&,吴爷正巧在*^。

    王家是军方的人,在京城自是有脸面的,王家派来谈事情的人,吴震海自然是要见的&。不过,他的态度不算热络&,前台的服务生态度挂了电话之后态度也就算不上好*,“我们吴爷今天中午约了朋友吃饭**,你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上去吧*!?br />
    说是让他上去,上头还是下来了人的^*&。下来的两人一身黑衣,气势颇冷^^,看人一眼就像刀子在刮。成贵知道*,这是正经的帮会成员,他自是不敢多说一句话&,任由这些人三两下对他搜了身*,便一前一后把他死死看在中间,带着他上了楼去^。

    白天的迪厅里比晚上能安静些,但人照样不少^,顶层的会客室里隔音效果是当今最先进的,门一关**,外头的声音一丁点都听不见,里外俨然两个世界&*。

    坐在阔气的办公桌后的男人四十来岁^,脸上一道可怖的刀疤&&,气血却比年轻人还旺盛,面庞红润&,目光威炯*。成贵进来后^&,被他一看*,顿时觉得两腿都发软*。

    “吴^^、吴爷,您^^、您好?!背晒笮Φ眉蛔匀?&,点头哈腰道。他虽然是被王家派来的^^,但面对世界级黑帮大佬&&,他哪还有什么气节?态度恭敬^,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

    “坐&?!蔽庹鸷?戳顺晒笠谎踍^,不苟言笑地一指沙发,显然看不上成贵这种没胆量的人^。

    成贵不敢多言^^,赶紧去沙发里坐下&。没一会儿,服务生送了茶水来&,吴震海这才起身走到成贵对面坐下^。他一坐下,成贵就感觉到了压力。以前他只是听说过吴震海的名号,却没有那个身份地位能见他&,总是听说他怎样怎样在京城黑道的地界儿上呼风唤雨,今天却真是头一次见。吴震海刚才一从桌后站起来就把成贵给惊着了^^!他真没想到^^,吴震海身量颇高^,虎背熊腰,浑身那气势,一拳能打死一头牛的感觉^。

    武林高手,以前成贵没有这方面的体会*,这一个照面^,他便突然心里掠过这四个字。

    “王家派你来有什么事^?直说吧,我时间不多?!蔽庹鸷U馐币丫丝赹&。

    成贵这才一个哆嗦^,回过神来。他也不敢浪费吴震海的时间^,巴不得早点说完早点离开这让他喘不过气的地方^,于是便开门见山道:“呵呵*,吴爷,是这样的。这是我们当家主母的意思^*,说是有个人,希望您出面解决一下。不知道……吴爷您这儿接不接这桩买卖^^*?&&!?br />
    成贵把潘珍给曝出来&,不是为了给吴震海一点压力,只是把委托人是谁告诉他&^。

    吴震海眉头动都没动^,“买卖?听这意思,你们是想买这个人的命^^&?”

    王家是什么权势?有人得罪了王家,如果只是稍稍惩戒&,哪怕是断手断脚*,都不用找上黑道。王家自己就办得到*!现在找上黑道&,必然是不便出面^,而且肯定不是给对方一个教训这么简单&,请黑道“出面解决”说得好听,其实就是买凶杀人。吴震海从十来岁就在黑道混,这点事他一听就明白。

    “是,是*^^!果然什么都逃不过吴爷的法眼?!背晒蟮阃饭匦Φ?*,“虽然知道吴爷不缺身外之物,但是我们主母嘱咐过了&,只要您能接这桩买卖*,一切条件好谈^?!?br />
    安亲会是不缺钱的^,上来就谈钱成贵怕惹恼了吴震海&*^,所以他说话异常斟酌用词。

    吴震海却对这话没多大反应,直切主题&,“那我得听听你们要买的是什么人的命了^?!?br />
    王家都不便出面对付的人*,一定有些背景。安亲会要接这样的买卖**,价码一定高*。这点成贵是心里有数的,所以他一听吴震海问这句话&,便赶紧从身上拿出一张纸来,双手恭敬地递了过去^&。

    这张纸是折叠好的^^&,上面附着的正是对方的资料&。照片&、基本信息都在上面^,一看就明了。

    夏芍的名字现在在国内可谓家喻户晓了^*&,更别提她这阵子在京城的风光了。成贵相信*,吴震??醇饷值氖焙?,一定也会很吃惊^。

    这回成贵没猜错^,吴震海打开资料的一瞬^,眼神都直了直!

    “这位想必吴爷也听说过&,不过吴爷不必把她的身份看得太重,毕竟她还没嫁进徐家。而且……”

    “嘿!稀奇^!”成贵话还没说完,吴震海便乐了&&。他乐得突然,把成贵吓了一跳&,还没等成贵反应过来*,吴震海便乐着回头,把手上的资料往后一送^,递给他身后站着的两名帮会成员&,“你们看看?!?br />
    那两人是安亲会京城总堂的护法,资料接到手中,两人目光往上一落^,便互看了一眼&*。接着看向成贵的眼神^,已经跟看白痴和死人差不多了&。

    “真稀奇&,我看你们王家的人,简直是找死^!”吴震海眼突然一眯,刚才只是气势威重&,此时却是杀气凛然!

    在他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两名护法已经拔出枪来&,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成贵&^!

    “吴吴吴^、吴爷,这这……”成贵脸色煞白&*,望着那两把黑色手枪*,吓得瘫在沙发里都起不来了***,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知道这位跟我们安亲会什么交情么*?”吴震海这时把资料接回来&,亮来成贵眼前&,冷笑。

    吴震海不笑的时候都给人极大的压力了,他笑起来的时候,那根本就只能用狰狞可怖来形容了。尤其是他脸上那道伤疤*,皮肉看起来都是往外翻着的,这一笑*^,着实把成贵给吓了个不轻!

    他怎没听说过传闻中安亲会和夏芍的交情?但他今天之所以敢来*,除了赶鸭子上架以外^^&,潘珍也为他分析了安亲会靠拢王家的可能性,他觉得潘珍说的有道理,这才敢来的&。

    吴震海这番话*,成贵直觉他是在试探他&&。毕竟道儿上的人^,哪怕他们心里再重利益,面儿上都得把义字放在第一位*&。吴震海问这话,未必是他真看重交情^,也许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现在安亲会拿枪指着他却没开枪&,就是证据^&*!只要听了王家能拿出来的好处^,吴震海一定会动?&?!

    这么想来*,成贵赶紧道:“吴吴&、吴爷,您&、您先别生气^*,听、听我说。夏小姐跟贵帮派之间的交情是交情**,帮派的兄弟们跟您之间不也有交情*^*?您看在交情的份儿上&*,不想动夏小姐&,这我明白&&。但直白点说,王家能给贵帮派和兄弟们带来的好处绝对比夏小姐多!王家在军界的势力想必您清楚,仅这点*,夏小姐就比不上王家^^^。她是要嫁进徐家的人&*,徐老爷子思想守旧*,他是不会允许徐家人跟咱们黑道上的兄弟们有来往的*。到时候^,说不定兄弟们跟她会成为敌人。既然这样,王家真的比夏小姐合适得多*。您&、您说呢?”

    吴震海闻言*,转头跟身后那两名护法看了一眼&,摸起了下巴,“照你这么说,王家是准备护着咱们在京城的弟兄了*?”

    “那是当然!”成贵听吴震海这么问^,顿觉有门路,立马便点头笑了起来*,“当然&,这次事成之后,报酬也不会少的*?&!?br />
    “哦*?那我倒想听听*,数目有多少*&*?!蔽庹鸷R恍?&,脸上的刀疤狰狞吓人&&。

    “五、五百万美金!”成贵咕咚咽了口唾沫,知道这数目对安亲会来说不算什么&,便立刻道&,“还*&、还可以商量*^?!?br />
    这数目自然是潘珍说的*,她也说过可以商量^,但是成贵觉得,这数目虽然对安亲会来说不算什么*^,但是日后王家给安亲会在京城带来的好处却是不能用这笔酬劳来衡量的^。再说了,夏芍身份虽然不能算是一般人,但她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子&,杀她还不是易如反掌的^?这本身就没什么难度。动动手指,五百万美金到账,也算是很容易得手的了。所以如果吴震海想得明白,他就不应该在酬劳上狮子大开口。

    “五百万美金^&,军界?;ど ?,听着是不错&?!蔽庹鸷9恍?。

    成贵听他这么说*,眼神一喜^。

    却没想到吴震海说翻脸就翻脸*,笑完把脸一板,“你是王家的人吗?”

    成贵一愣,“这……当然不是……”

    “不是你小子跟我谈什么?”吴震海一摆手,“谁叫你来的,你把她给我叫来!叫王家人跟我谈!”

    成贵怔愣着,还没反应过来*&,吴震海伸手递给他一块手机,成贵望着吴震海手里的手机^,半晌才反应过来*,他不是说说的,他要他打电话&!现在就打!

    成贵是不敢拒绝的,而且他巴不得这事赶紧交待出去*^,自己好脱身&*&。因此他反应过来之后赶紧接过手机&,给潘珍打去了电话。

    “跟她说,中午京海大酒店,我吴震海请客*!痹诘缁敖油说氖焙?,吴震海在沙发里道^*。他声音洪亮&,不必成贵转达,手机那头的人也能听见。

    潘珍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容易就谈成了,她一边觉得今天转运了一般十分顺利,一边又觉得儿子的一些想法看来冒险,其实是对的&*。潘珍没有理由拒绝跟吴震海的会面,毕竟这关系王家今后的安宁。她当即便答应了下来,约好中午十二点^^,京海大酒店见^^。

    成贵却有点意外,不是说吴爷中午要跟朋友出去吃饭么&?这怎么就约在了中午?不过^,这些都不是他该想的,他松了一口长气,觉得自己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

    还好,小命还在。

    “呃,吴爷*&,既然您跟我们夫人约好了,那我就……”成贵想说^&,他就先走了。

    吴震海却看了他一眼,嘴角扬起来,一个嘲讽而又狰狞的笑容*,“想走?走得了么&!”

    成贵脸色大变&,还没弄清楚吴震海这是唱得哪一出^&,便听他道*,“给我绑了!这小子中午一起带过去*^!”

    “吴&、吴爷&!这是怎么……”成贵被从门外进来的两名帮会人员毫不客气地从沙发上提起了,脸色已经白如纸了&。

    “哼*!花钱买夏小姐的命,我看看你们的命能留到什么时候&!”吴震海冷笑一声^^^,想起那晚帮忙去收那些降头师的尸身**,那可怖的死法,吴震海的目光少见有点同情。他摆手让人把脸色大变已经懵了的成贵带下去看管好,自己从沙发上起身,拿起了电话&,拨打了个号码^。

    ……

    吴震海拿起电话的时候&&,夏芍的车停在了一间中学门口。

    此刻&,正是学生放学的时候*。年前,夏芍就为温烨办理了到学校读书的手续。学校并非贵族学校*,那样的学校未必适合温烨,也违背夏芍让他去学校读书的初衷*&。她希望他能过普通人的日子,而不是整天跟那些贵族公子千金混在一起*。以温烨的性子**,想必也不喜欢*。夏芍选的是一所公办中学*,但师资力量当然是好的。

    这样的好学校,读书的学生里也不乏家境好的。到了中午放学的时间,开车来接儿女放学的家长也不少,其中不乏豪车&^^。

    京城是政治中心^,但不缺隐形富豪。就是说&,很多人没什么名气,但家里就是颇具家资。这些人很多都与军政两界有点姻亲关系,有的人在地方上搞投资,哪怕股份不多*,一年红利也可观&。再加上一些军政界的子女也会选择公立学校读书,所以到了放学的时候^,一间中学门口,好车还真不少。

    在这些车里&*,一辆两百万左右的奔驰真算不上太起眼*,而跟那些下车往校园里探头张望的家长们不同*^^,车上的人也不下来,就这么坐在车里等*。

    如今的京城,认识夏芍的人不在少数*。若知道她的弟子在这里上学,估计不少人会让其子女怀着某种目的与温烨结交&*。这不是夏芍的初衷,所以她尽量不露面^。只不过今天是温烨上学的第一天,中午夏芍便开车来接他。

    温烨今年十四岁,该上初二下半年*&。他在国外和在香港的时候接受的都是精英教育&*,国内学校的课对他来说可能要适应一段时间*^,但学起来应该阻碍不大*。

    夏芍虽然没下车,目光却一直望着校门口&。学生们都穿着校服,看起来一个样*&,不少家长都看花了眼,但夏芍却在温烨一出现时就发现了他*。毕竟才十四岁,气血就极旺的练家子是很少见的,别人看不出来,夏芍却是一眼就能分辨出来的**。

    温烨穿着身白底蓝格子的运动装&,典型国内中学生的校服^*。他双肩背着书包*,走在一群同学中间^&,个头有点矮^^,看起来就像是刚从小学升上初一的菜鸟^。

    “菜鸟”脸色很臭^,身旁跟着几名比他高出一个头的男生^,几名男生走在温烨身旁**,时不时笑两声^*,看起来并不像是他新交的朋友&,而像是在找茬。温烨理也不理这些人,跟夏芍一样,他能感觉到高手的气机&&。所以出了校门,他连寻也没寻,径直朝着夏芍的车走去。

    那些高个子的男生不依不饶&&,笑闹着跟过来&,一眼见到温烨上了辆新款奔驰&^,眼神当即有些发直^*。这时候,温烨已上车关上车门&&,臭着脸摆酷道:“开车^!”

    夏芍就不开^^,从驾驶座里含笑转身,调侃道:“你能耐啊^,上了一上午的学*,师父就变司机了^*&?!?br />
    温烨一听,小脸儿顿时垮下来了^^,低头,“师父,开车吧?!?br />
    夏芍眸中笑意更浓&^,却忍着笑问:“那几个人怎么回事&^?”

    “没什么,同学*&。找茬的?!蔽蚂且膊恢朗裁词焙蜓Я诵焯熵返募蚪?,多的话一句不肯说。其实*&,是他要面子不想说*&&。那些都是他同班同学&,看他矮,下课的时候来摸他头。如果不是师父早晨送他上学的时候警告过他,不准仗着玄门的术法和身手欺负同学,他早就揍到这几人身上了&。结果虽然是没揍,但也拿眼瞪了回去。也许是他那时候态度不太好,被那几个人记了仇,到了放学还在找他的茬。

    他不肯说,夏芍也能猜出大概来。温烨的性情,想交朋友可不太容易*&,就凭这小子毒舌臭屁这点,在男生里估计就不太受欢迎。不过,他其实是个很重情义的好孩子,被他认准了的人,他待人还是不错的。那些个少年,只要不起什么坏心*^^,平时打打闹闹的^,倒也是校园生活的一部分&*,夏芍也不会多过问,让温烨自己去体会好了^^。

    “你记着,不是对方心存歹念&,切不可胡乱伤人^?!毕纳种恢龈懒艘痪鋇。

    温烨“嗯”了一声,这小子心情不太好,今天走的是酷拽路线。

    夏芍一笑*^,不再逗他,当即便想发动车子离开&。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来电号码,夏芍顿时一愣^。但接起来之后^,她的脸色便沉了下来。

    没说几句话*,夏芍便挂断电话*,目光冷寒,回身时却对温烨笑道:“为了庆祝你第一天上学*^*,中午带你去京海大酒店,吃顿大餐&!?/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八章 谈判,败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八章 谈判*,败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