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黑巫术^!人格分裂!

    衣妮被夏芍一让^^,暴露在肖奕的视线中^。她抬着头,直直望进肖奕的眼里^^。她记得夏芍要她忍耐的话^^^,因此她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但头顶的灯光照进身材娇小的女孩子眼里,她的眼神却仍如一把刀,直戳向前!

    七年前那晚^^^,改变了她的一生^^。她从此失去母亲^、师父,以及可以回去的地方^。

    衣缇娜死了,仇却只报了一半。那个男人,那个和她一起杀了她母亲的人是比衣缇娜更难寻找的人^^。她曾想过,或许这一生都找不到这个人^。她也曾想过^^^,现在她有朋友^^,有在别人团圆的时候可以去的地方,也许一生都找不到那个人^,到了离开这个世界那天^,除了仇恨和遗憾,她还可以有美好的回忆。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就在她开始尝试新的生活的时候,她见到了这个男人^^!

    这男人,尽管他只是气质与那人相像^^,如果夏芍不拦着^^^,她一定会动手^^!不管他是不是^^^,她都会毫不犹豫地让身上的金蚕蛊去问候这男人^^!

    但是现在^,衣妮听从了夏芍的话,并没有妄动^^,但她性情如此,目光仍旧犀利。

    肖奕对上这犀利的目光^,只是微怔,随即笑着对夏芍道:“夏小姐就别开我玩笑了^^,苗疆的弟子我哪敢收^?^^^!?br />
    衣妮目光一变^,仇恨^^^,愤怒^,几乎在一瞬就要从眼里流露出来^。夏芍在这时候笑了笑,不着痕迹地阻止了衣妮露出过多情绪——就算肖奕一眼就能看出她的来路,也不能证明他是当年的人。茅山一派专于驱邪之事^,衣妮一身的蛊毒,以肖奕的修为能看出来不难。

    “肖掌门果然厉害^,一眼就能看出我朋友的来路?!?br />
    “我们门派专于驱邪之事,我对此多些敏锐^^?^!惫籢,肖奕如此答,神态语气都很自然^。

    夏芍微微垂眸,这人就这么看着是不像的^。但假如他真的是,那不仅演技厉害^,胆量也很大^。心里有鬼的人^,哪里敢认出衣妮的门派来^^^?肖奕敢,那么衣妮是真认错了人,要么他是真的隐藏很深。

    这时候^^,肖奕才看向徐天胤^^,“徐将军,久仰?!?br />
    徐天胤点头^^,跟肖奕握了握手^^。肖奕既然是冷家孙女婿^^,冷老想必告诉过他徐天胤是唐宗伯的大弟子^,但肖奕在这场合却并没有揭透,显然是知道这件事外界并不知晓的^^。

    “徐将军^!闭馐?,一道女子的声音传来^^,冷以欣笑着看向徐天胤。

    徐天胤的目光落在她的笑容上^,冷淡如常^,只点头作罢^。

    夏芍是知道冷以欣对徐天胤曾经有过的心思的^,在清理门户的时候^,夏芍对冷以欣的印象是偏执得有些病态^^^,但她去了加拿大一年^^,现在看起来比那时候正常多了^。但是夏芍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很怪异的感觉^。她一时说不出来哪里怪异^^,最终只能归结于她变化太大,完全就像变了个人^^。

    徐天胤的冷淡并没有让冷以欣尴尬^,她挽着肖奕的胳膊^,很有分寸地点了点头^,笑容乖巧^,精致的眉眼带着笑^,娴静。

    夏芍垂眸,那种古怪的感觉又来了!就在这时候^^,肖奕低头看了眼冷以欣,灯光落在他的眉宇^,眼下一片看不清的阴霾^^^。夏芍一愣^,肖奕抬眼时神色如常,笑着跟唐宗伯和冷老爷子说了一声^,带着冷以欣开始跟其他到场的宾客打起了招呼^。

    夏芍就站在师父身边^,没到处走动^,目光却随着两人在冷家客厅里移动,见两人穿梭在宾客之间^,幸福恩爱。戚宸、李卿宇^^、陈达和罗月娥夫妻也跟肖奕和冷以欣打过招呼^^,几人在人群里走动了几圈^^^,陈达和罗月娥今晚带着宝宝来的^,便忙着回到沙发区里看儿女去了^^。没一会儿^,戚宸、李卿宇^^、展若南和曲冉也都陆续过来坐下,夏芍便和徐天胤走了过去。

    两人一坐下^,罗月娥便从逗弄儿女中转过脸来^,笑道:“冷家小姐性情倒是变了不少^^,以前不食人间烟火的,现在……”

    罗月娥笑容也有些古怪,但这话题显然是女人的话题^,戚宸、李卿宇和陈达都没有接话的^。

    展若南道:“以前看着欠扁,现在更不爽^^!这女人,笑得真假^!”

    罗月娥闻言唇角笑容更古怪^^,假她倒不觉得^,就是也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以罗月娥的人生阅历^,竟然也说不出那感觉来自哪里。她又转头看了一会儿^^,看肖奕和冷以欣穿梭在宾客中间,见冷以欣正笑着和宾客寒暄^^,那些宾客受宠若惊^。圈子里的人^,以前谁不知道冷以欣最是清高,想跟她说句话都要看她的心情^^,她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并非谁都愿意搭理^^。而今晚^,她从令人仰望的高坛走下来,平和近人^^^^,笑容温和^^,眉眼间流露的气韵都娴静淡然,令人舒服^^。

    宾客们觉得舒服^,罗月娥可不觉得^,她越看越觉得难受^^。恰逢此时,夏芍坐在沙发里^^,端着茶杯悠然一笑,调侃道:“月娥姐^^,你是在看冷家小姐,还是在看人家的未婚夫^?”

    “就你爱拿我寻开心,我这年纪了,还有什么好看……”罗月娥知道夏芍是打趣她^,当即便笑着回嘴^。只是头一转过来,忽然便愣了。

    只见沙发里^^,夏芍捧杯含笑,眸里笑意娇俏^^^,气韵却是悠闲淡然^。

    “呀!”罗月娥愣着便叫了出来^,呐呐看着夏芍,又看向沙发里坐着的其他人^^,问^,“你们觉不觉得,冷小姐跟小芍……有点像^^?”

    夏芍闻言愣住^,戚宸、李卿宇、展若南和苗妍都齐刷刷望向夏芍,然后又去看冷以欣^^。

    “我说怎么看那女人不爽^,靠^!”展若南骂了一声^^。戚宸皱起眉头^^,李卿宇和苗妍都还在怔愣和观察中。

    “不像?!毙焯熵吠鲁隽礁鲎?。他在夏芍身旁坐着^^,看也没看冷以欣,目光往夏芍手里捧着的茶杯处落^,见茶已喝了一半^^^,便帮她把茶杯拿过来,倒茶^^,再放回去^。

    夏芍却也转头^,望向冷以欣^,古怪的目光变得一沉!之前她就觉得哪里古怪,但是又细说不出来^^。如果不是罗月娥这一句话,她还真一时半会儿关联不起来!确实,冷以欣的笑容跟她是有那么几分相似^。并非全然相似^^,只有那么六七分像,怪不得她会觉得有违和感——当有一个人跟神态举止跟自己有些像的时候^,可不是会觉得怪异^^^?

    “也或许是我想多了?”罗月娥问^^。

    夏芍却敛眸^,不^,确实是很像^。

    世上总有相似之人,或者是容貌,或者是脾气秉性^,但若是天然如此^^,那倒可说是缘分^。但冷以欣性情并非如此,出国一年的时间内性情大变至此^,而且还变得跟自己有些像,夏芍顿时有不太舒服的感觉^^。

    其余人也不太舒服,但直到冷家晚宴结束,众人都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弄不明白冷以欣性情改变^,究竟是巧合还是他们多想了。

    夏芍却没再让朋友们讨论这件事,晚宴结束后,她若无其事地随师父一行离开冷家。夏芍在路上也并未将今晚的一些发现跟师父等人说^^,她回到唐宗伯的住处^,和徐天胤回了后院。房门一关上^^^^,夏芍便开了天眼,望向了冷家大宅的方向^。

    冷家^,冷老爷子今晚看起来很高兴,自己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神色感慨^。楼上房间里^,肖奕负手立在窗前^^^^,远眺夜景。冷以欣从浴室出来^,穿了身宽松的白色浴袍^^。她发丝还湿漉漉的,脸上卸了妆去^^,露出的肌肤血色稍淡^,眉眼绝俗^^。她眼里尚带着吟吟笑意^,肖奕转过身来,见到她脸上的笑,便眼神一沉^,道:“我说过^^,你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br />
    冷以欣脸上的笑容顿时滞了滞^,随即又笑了起来,“以前^,他的眼里总是没有人的,但今晚有^^^。哪怕只是一眼^^^?^^!?br />
    肖奕的眼神更沉^,“那又怎样?他有再多看你一眼^?”

    “有了这一眼^,就会有下一眼^^。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

    “他会发现你在刻意模仿他所爱的人^^。以他的性情,你认为他会怎样^?”肖奕打断冷以欣的话,见她微怔^^^,又道:“就算他多看你一眼^,他看的也不是你?^!?br />
    冷以欣脸色骤变^^^,在黑暗的房间里,脸色由窗外的月光染上一层灰白。

    肖奕的目光沉得发冷^^^,却一声叹息^,“冷家精于占卜之道^^,泄露天机过多^^,你父母早亡。人世无常^^,你自幼体会得比别人多^。但这不代表一定要一个经历与你相似的人才能懂你。事实证明^,他不懂^?!?br />
    “他会懂的^!”冷以欣的脸色则灰白得不似人色,眼神一厉^,眼里哪还再有一丝笑意?但随着她眼神一厉^,她脸色忽然刷白^^,眼底都迸出血丝来^。冷以欣双手抱头,忽然呻吟一声,痛苦地蹲在地上。

    “那什么时候他才会懂?你希望他懂的是你^,还是你扮演的那个人^?”肖奕负手立着^,看蹲在地上痛苦的女子,却不去碰她^^。

    冷以欣又哀嚎一声^,头痛加剧^^^^,拼命甩起头来^,发白的月色照在她身上^^,森凉似鬼^^^。

    “如果你真有把握会把他抢回来^,就不需要用别人的人格^^^!毙ま燃绦?。

    冷以欣猛然抬头,她头发湿漉漉贴在脸上,眼底充血^,脸色灰白^^,看起来恶鬼一般^^^,怒道:“我不需要抢他!他本来就是我的^^!我认识他的时候^,那个贱人还不知道在哪里!”

    “我认识你的时候^^,徐天胤还不知道在哪里?!毙ま榷⒆爬湟孕拦硪话愕拿嫒?,目光没有嫌弃,只有冷寒^^。

    冷以欣怔了怔^,目光有些呆滞^^。肖奕不是第一次说这句话^^,但是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在哪里见过^^,她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肖奕嘲讽一笑^,“你不记得我^,就像他不记得你^!?br />
    冷以欣浑身一颤,肖奕的话再次把她从怔愣状态拽回现实里,她只觉头脑里每一根神经都在痛,她抱着头痛苦地便往墙上撞^!肩膀却忽然被一只男人的手扣住^,她整个身子都被从地上提了起来^,猛然甩去床上^!巨大的震力震得她头脑都是一空^^,却并没减去她的头痛之苦^^,她拼命地甩着头,翻身就想把头往床上磕^。

    后背却一道凉意,一道白色浴袍被男人扯落^,露出光洁曼妙的背^^^^^。女子的身子在柔软的床里微震^,仿佛有所觉^。但她此刻剧烈的头痛压倒了一切感知,她只是想拼命地撞击头部^,缓解疼痛。肩膀却再次被扣住^,身子猛然被翻过来^,一览无余地呈现在空气里。身上的男人居高临下^^^^,一张平凡的脸^,气势却是平凡人不能有的深沉霸气^。

    他微眯眼^,制住她的头^,掌心抚上她的天灵^,元气自掌心侵入,在她感觉舒适些的时候^,他俯下身来^^。与其说亲吻,不如说索取^,与其说欢爱,不如说愤怒的发泄。她在他的发泄里颤抖^,死死睁着眼^^^,眼神从癫狂忽而变得笑意微微,忽而变得愤怒^,又忽而变得淡若超然^,之后又变得凌乱癫狂。

    在这反反复复的变换里^^,她眼前的世界也似乎在变幻^^,变得浮光掠影^^,点点纯白^^^,仿佛回到当初^,她还年幼的时候。

    丧白的灵堂^^,感人的悼词^,燃不尽的香烛^,焚不尽的冥钱……一场车祸^^,带走了她的父母^,那对极富盛名的占卜大师^。她的父母^,一生为人占算吉凶,却最终没能躲过自己生命中的大劫^^。他们就这样离开^,留下悲痛的爷爷^,留下年幼的她,和一间嘈杂纷扰^、宾客络绎不绝的灵堂^。官员^、富商^^、明星,来来去去^。来的时候是一张悲伤的脸,走的时候是一张攀附逢迎的脸——攀附那些身边地位比他们高的宾客,逢迎的嘴脸让人险些误以为这是一场上流社会的舞会^^^。

    父母入殓不到三天,就有人上门来求爷爷占算吉凶^。父母下葬不到三年,香港风水界的大师里^^,已经很少能听见有人提起他们的名字^。葬礼那天,她跪在父母的灵堂里^,就像跪在世态炎凉人心利己的染缸里,将人心嘴脸看了个遍^。

    直到那年与他相遇。

    那是掌门师母故去的日子,又逢丧白事^^。灵堂里来来往往^,又一场人间百态。她带着嘲讽的心态前去,却看见了跪在一片桑白里的黑。少年穿着黑衣^^,没披麻戴孝^,却比任何人都孝守^。他跪在人群里^,不动,不哭,不说话,只这么跪着^^,仿佛一尊落了雪的雕像。

    白天,他跪着^^。晚上,他跪着。整整七天。

    她仿佛在那一瞬看见了自己^^,世上最应该懂她的人,最应该懂人世炎凉,陪她看世间百态、看那些人在命运束缚里挣扎的人,那一刻她觉得她找到了。

    虽然^,她没有和他说过话^,但是她在那一刻就如此认定。

    只是没想到^,七天之后^^^,他再没有出现^^。再相见^,已是十余年后^。她亭亭玉立^^,而他身边^,已有佳人^。

    命运总是如此残酷^,残酷得令人觉得一切都是虚幻梦境。

    她不在乎任何人的命^,生死本就不由己,所谓人各有命,活着是造化^^,死了是应该。

    她不在乎自己的修为^,修习占卜之术^^^,不过是为了看那些曾经在她父母灵堂前露出各种嘴脸的人^,在她面前也露出那种逢迎巴结的脸。然后^^,她可以站在高处看他们挣扎在命运生死成败里。

    她不在乎玄门弟子的身份^,她连修为都不在乎^,会在乎这些虚名^^?她所求的^,不过是与她同样看透世间^、懂她的人^^^。而这唯一的心愿^,也不得实现。她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也有不甘心的时候,她开始想尽一切办法得到^^,不惜通过一些手段,哪怕是一点点希望也要去尝试。她这一年^^,吃尽苦头^^,绝对不会就此放弃!

    月色里的大床上,女子在情欲里睁着眼^^,眼神吓人^。

    而同一时间^^^^,也有人在极远的地方将目光收回^。

    夏芍皱起眉来,肖奕和冷以欣一场活春宫无法影响她思维的敏捷,两人的对话她看懂了多半^^,再看冷以欣的状态和诡异举止^,她想到了一个不可能出现在她身上的词儿——黑巫术!

    冷以欣的情况^,很像是人格分裂。一个人在一年的时间里人格分裂是很有难度的,除非借助有别的手段^^。黑巫术里^,就有这样的手段!这种手段,在她所知的方法里^^,是可以模拟一个人的性情,经过一段时间成功分裂出一种人格来的^^。据说^^,这段模仿的时间根据人的悟性^、天赋不同^,时间长短不一。在成功分裂出新人格的时候^^^,需要将本来的人格彻底抛弃^^,最后再练习找回原来的人格^。这样颠倒分裂的日子很痛苦,并非身体上^^,而是精神上令人崩溃的折磨。据说,有百分之八十的人^,会在练习这项黑巫术的时候死于自杀^^。但如果成功,精神会被一般人强大两倍^,执念也会更深。

    冷以欣的情况,很像是练习了黑巫术^^!

    可是^,她人在加拿大^,这黑巫术,是怎么学来的?

    不管她是怎么学来的^^,夏芍越发觉得肖奕有对付玄门的动机^^。即便那人不是他^^,只要冷以欣不死心,肖奕就是潜在敌人^。夏芍不喜欢潜在这两个字,看来该动动手了^。

    ------题外话------

    谢谢妹纸们的祝福^,我都看见了。这两天忙,留言没回复的娃^^,我找时间回^。

    话说,今天去领证^^,婚检好坑爹^^!医生居然找不到我的血管,被扎了两针^!现在左右胳膊,各有青紫和针孔TAT,抽了两管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二章 黑巫术^!人格分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二章 黑巫术^^!人格分裂^!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