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大黄出击!华芳果奔

    夏芍把大黄唤出来的时候&,阳台上&,一根香焚着^,徐天胤跪坐在那里**,转头往房间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即低头,继续面壁。

    房间里^^,金色鳞片的蛟盘踞屋顶&,挤得一圈圈盘起来,已经看不见坐在正中床上的夏芍&&,唯有她的声音传了来,“你现在修为与以往不同了,应该可以控制自己的煞气。你一出来总是需要这么大的地盘,我可没法让你出去玩儿&?!?br />
    一听说可以出去玩儿,蟒金色的眸里明显爆出亮光&,一看便知是灵物。随即只见它张大嘴^,深吸一口气,屋里的窗帘&、桌上摆设噼啪乱飞*,像经历了一场台风*。这货的身子不是在变小,而是气球般膨胀起来,越胀越大*,整个屋子都让它给挤满了*。

    夏芍被挤在里面&,更加看不见。正当这货看起来要炸了的时候&&,它忽然又把嘴里的气往外一吐,又一场台风过境……

    不同的是,飓风里,有条金色的阴灵越飘越小^,泄了气般最终化做一条金色小蛇^,只有一指粗细,游走在床上,唯有细看才能看出它头顶上一只新长成的角*。

    蟒游向床上盘膝坐着的少女,少女一个弹指,刚游过来的蟒被无良主人骨碌碌弹去床下&!床下&,书、摆件乱了一地,夏芍眯眼*,“下回你找别的办法变小^,试试用意念。再用这种法子^^,罚你一年不得出塔**?!?br />
    屋里立刻有鬼哭狼嚎的声音传来^,若是此时有人听到*,必然以为屋里闹鬼&。夏芍却淡定盘膝坐在床上^,道:“今晚只有你出去*,我给你指路。你我意念相通,不会有问题。但你出去要注意隐蔽,别被人发现了^,别忘形?!?br />
    金蟒身形缩小^,煞力也被它压制,以它此时身上能感受到的煞气^^,它出去是不会对所经之处的阴阳气场造成太大影响的。只有阴气不是绝对压制了阳气,普通人是看不见灵体的。夏芍不怕金蟒被人发现,她只是担心这货出去溜达忘乎所以,一不留神控制不好,吓着人^。

    “今晚做得好**,以后你还有出去的机会***。做不好^,你懂的&?!毕纳治⑿?。

    金蟒早已通灵性&,这主人有多无良它是知道的&,她给的糖不一定能吃,但是她给鞭子却是说到做到的&。

    金蟒从窗口游出去&,它不是普通蟒类^,需要在地上游走&。它是阴灵&,且已化蛟,身轻如雾,一丛窗口出去便窜上夜空&,隐在阴云和雪片里,一路往京城的重心,红墙之内而去。

    夏芍仍盘膝坐在床上^,开着天眼*,指示金蟒应该去的方位&。红墙之内的守卫之重不言而喻,但是这普通人看不见的阴灵却是防也防不下。金蟒顺利地进去,走到门口守卫跟前儿,还戏弄地在人面前来回游了三圈。直到夏芍警告它,这货才尾巴摆得特别招摇地入了内。而那红墙外的守卫*,自始至终^*,军姿站得似雕像,眼神明亮犀利&,却丝毫也没发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了进去。

    徐彦绍也是住在红墙之中的&&,徐彦绍是现任委员*,也属于领导人级别了^^^。这是惯例*,一般来说,到了国家领导人的级别^^^,就可以搬进来住。这里虽是办公为主,但是为了方便&^,也有生活区。一般来说^^,如果某位领导人去世,其配偶和子女便需要搬离*^,由办公厅或者其他机构按照生前的级别在外安置住宅,基本上都是高级别墅&。

    比如说王家&。王老爷子去世的时候,王光堂还不是军委委员&,王家人当初就是搬了出去的,但是去年,王光堂开始任军委委员,王家便又重返这红墙大院&。

    徐彦绍一家略有不同。因为徐老爷子还健在,所以他一直都是住在这里的&。只不过^,他年轻的时候**,也是经历过下放历练的,曾经去地方上任职*。他是个很会揣测老爷子心思的人&,他知道老爷子的性情&,很希望子孙凭自己的本事工作生活,不要总想着受祖辈荫蔽^,所以在他成家后^,就提出搬到外边去住^,那时候还受到了老爷子的称赞。

    但是华芳不乐意。嫁进徐家*,就是嫁进开国元勋的家庭^,这是多少人盼都盼不来的&^^?能住进这红墙大院里是件多荣耀的事?为什么要搬出去*?但是老爷子很明显对儿子的决定很称许*,为了不得罪老爷子,华芳一结婚就跟着徐彦绍在外头住。

    这一住^,就是近三十年。虽然华芳在京城工作*,过年过节和平时周末?;乩纯蠢弦?^,但是搬回来住,一直是她的心头所愿。直到去年,徐彦绍也升任委员,她赶紧催促丈夫搬了回来。

    这让夏芍根本不必费心去找他们的住处&,大黄一溜进红墙之内^^,夏芍便让它停下&*,以天眼在有限的范围内一扫^,很快便发现了徐彦绍的住处^。

    夏芍盘膝坐在床上&,冷笑一声*,让大黄去了。

    此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多^,徐彦绍和华芳还没有睡。他们怎么睡得着?今晚的遭遇*,是他们一生中没有遇到过的,惊心动魄。

    华芳抽抽涕涕&&,“看看你的好侄子*!他对我们开枪!他对我们开枪^^!”

    徐彦绍坐在床边抽着烟,烟雾里看不清他的眉宇,只看见他猛抽烟,一言不发。

    “老爷子也不说他……这分明就是偏袒^!要是咱们天哲做这样的事^&,早不知道被老爷子骂成什么样了!当然&&,我们天哲也不会做这样的事&&。对长辈开枪,他可真敢!”华芳继续抽泣。

    徐彦绍终于烦了,“你就不能少说两句?都是你闯的祸!谁叫你把王家搅合进来的*?”

    华芳抬起头来^,见丈夫又提起这件事,脸色一怒^,哭肿的眼里窜出怒火,站起来大声道:“你就知道怪我!徐彦绍*,我还知道去为儿子做点事^,你呢?^!你做了什么^?就知道把老婆当枪使!之后还得受你埋怨!”

    “你能少说两句吗!”徐彦绍烦躁地掐灭烟头**,手往头发上一爬&,一顿!他的手下面能摸到头发烧焦了一块,明显秃了进去。徐彦绍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华芳见了又想起今晚被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子弹从身旁数度擦过的恐惧*,脸色顿时一白,安静了下来。

    他们这样的官职地位,何曾受过这样的对待?莫说是去地方上*,就是在京城,谁见了不是恭敬待着&,赔着笑脸*?今晚可倒好,笑脸没有,枪子儿倒有&!

    华芳是安静不了太久的,她随即便问:“现在该怎么办?”

    “现在?现在你去洗澡^^,睡觉^!”徐彦绍皱着眉*,脸色很不耐烦**。

    华芳瞪眼**,“我哪儿睡得着^?”

    “睡不着就躺着!闭上嘴*!”徐彦绍起身道,但见妻子脸色沉下来^,又要大吵,便摆手补充道,“你能不能安静会儿,叫我想想怎么办&?”

    一句话,把华芳的怒气堵在嘴里,她看了丈夫一会儿,这才抽泣一声*,转身往卧房外走。但门一打开,华芳便悚然一惊!

    卧房外头便是客厅,客厅窗外,一颗硕大的蟒蛇头颅,蟒浑身裹着黑森森的气,一双金色眼眸成人的拳头大^^,与华芳的目光对上**,蟒眼中的杀气和冰冷让华芳一口气把五脏六腑都快吸进嗓子眼儿里^^,随即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声尖叫^^!

    “啊——”

    徐彦绍被这声尖叫惊得一蹦三尺高&^,被烧焦的头发都炸了起来***,倏地一转身*,还没等看清有什么,就被蹦过来的妻子猛地撞倒*!夫妻两人双双跌倒,徐彦绍被压在下面,后脑勺咚地一撞,撞得他两眼发黑&&,差点连胃里的酸水都撞出来&^。更倒霉的是*,当两人爬起来,华芳哆哆嗦嗦指向客厅的窗户,徐彦绍什么也没看见**!

    徐彦绍的郁闷难以用言语形容&,在这一刻***,他生平第一次觉得*,政治联姻娶到的妻子这么难以容忍。

    华芳懵了^,她刚刚明明看到的啊^。

    “我看你是今天晚上受惊吓太大了*,还是去洗个澡睡觉吧^^^?!本」芤欢亲踊鹌?^,徐彦绍还是安慰妻子^。都夫妻这么多年了,他是了解妻子的脾气的,她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要是指责她&&,今晚会没完没了&。为了自己的清净*,徐彦绍狠压下了怒气*,好脾气地哄妻子去洗澡睡觉&&。

    华芳愣愣点头*,似乎也接受了这个说法^。都是徐天胤,还得她精神极度紧张&&,都出现幻觉了!华芳被丈夫推着往卧房门口走*,她今晚是真的受了惊吓,走到门口*^,她像是寻求丈夫安慰似的回头,手指着客厅窗户,“彦绍^,你再看一眼&,真、真没有什么吧^*?”

    “没有&!你眼花了^*?^!毙煅迳苎棺〔荒偷?。

    但华芳却不经意间往他身后卧房的窗户看了一眼,这一眼,华芳嗷地一声又蹦了起来^!

    “啊——”

    这声尖叫就在徐彦绍耳旁,把徐彦绍的耳朵都快震聋了*。徐彦绍一手捂着耳朵,脸色发黑,从脑门黑到下巴。但正当他忍无可忍的时候,华芳抓着他一个转身——徐彦绍的脸面向窗户。

    几乎是一秒钟,他的脸色又从下巴白到脑门*,眼神惊恐得不亚于徐天胤拿枪指着他的时候&。他霍地往后一退**,边和妻子往客厅奔^,边大叫,“警卫^!警卫&!”

    警卫离得不远,很快过来*,“徐委员***,什么事?”

    “有蟒蛇!怎么会有蟒蛇&&?*^!”徐彦绍和华芳站在客厅窗户处&,对着外头的警卫问。

    警卫莫名其妙,内心发笑——蟒蛇&?您当这里是动物园呐&!这里可是红墙大院儿&!共和国的核心好么&&&!哪里来的蟒蛇*?就是指头粗细的小蛇都不可能有。

    尽管坚决认为不可能有,但是警卫还是按照徐彦绍和华芳的说法,转去两人卧室的窗外看了看——别说蟒蛇了,蟒蛇的影子都没有。

    警卫员回来报告&,徐彦绍和华芳都有些发愣*&*,夫妻两人回卧室窗前看了看*,确实没有。但是徐彦绍觉得这事儿蹊跷,如果是只有妻子看见^&&,那可能是妻子看花了眼&,可是连他也看见了,难不成真是他们两个都受惊吓太重了吗*?

    徐彦绍不太信这邪,假如是两人都受惊太重产生了幻觉*,那怎么看见的幻觉还是一样的&?

    这样一想^,徐彦绍不放心&&,让华芳在屋里待着^,自己开门出去***,和警卫四处看了一圈儿&?;疾桓乙桓鋈嗽诜考淅锎?,便赶紧跟了出去,一群人走在一起让她觉得安全点&。

    围着房子转了一圈儿**,众人发现确实是没有什么蟒蛇。而且据徐彦绍的叙述,那蟒蛇的眼就有成人拳头那么大*?这怎么可能^?要是一条小蛇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蟒蛇?还是巨蟒?您这也太看不起警卫团了*。这么大一条巨蟒进了国家领导人的生活区?您当警卫团是吃干饭的*?

    警卫心里发笑&&,脸色却是严肃的&,看徐彦绍和华芳一脸纳闷的表情^,便道:“徐委员,华副处长^,您两位要是担心,我们就在这儿守着&。放心吧,绝对不会有事的,还请安心休息?!?br />
    华芳一听警卫团在屋前屋后守着,这才松了口气,惊魂不定地点点头*,连警卫员称呼她为副处长,她也忘了计较了*。

    夫妻两人重新回了房间,门关上*,传来两人在屋里纳闷的声音^。警卫员站在门口&,摇头发笑——巨蟒?这是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回了房间的徐彦绍经过这一场惊魂*,也觉得自己是累了,很没有精神地往床上一躺**&,催促妻子赶紧洗澡睡觉&?;加滞盎Т戳丝?,这回外头只看得见停了雪的冬夜^^,确实没再有幻觉*&。而且她知道警卫员在外头*,这才放下了心,去浴室洗澡去了*。

    徐彦绍躺在床上,听着浴室里传来水声^*,叹了口气&,闭上眼,一副疲态*。自出生起就顺遂的一生^**,从来没有过大起大落&,今年却感觉什么都不顺。这不顺,完全是从徐天胤求婚开始,自从那女孩子被老爷子承认,家里就鸡飞狗跳,没一天安宁日子^。

    妻子原本在家里,话题的重心都在儿子身上^,近来几个月可倒好^,天天开批斗会似的^,一天不说几句那女孩子配不上徐家就不算完。而她前段时间终于有所动作*,换来的结果却是这么乱糟糟一团*。

    徐彦绍叹了口气&,想起儿子国庆假期后回地方上任^^,临走前曾经提醒过,让他们夫妻若是不喜欢夏芍,眼不见为净相安无事就是,别去惹她。

    他问儿子这话什么意思&,儿子的表情是他从未见过的复杂。最终他什么也没说^,只提醒他们别惹夏芍——他就弄不明白了^,为什么^?

    徐彦绍睁开眼,眉头紧皱,满脸不解&。

    然而&&,就在这时候*,浴室里连声尖叫*,“?**?!??!啊——”

    徐彦绍霍地从床上弹坐起来****,大声问:“怎么了?”

    “咣!”地一声门被撞开^^,华芳从浴室里奔出^,大叫^,“蛇*!蛇&!”

    “在哪儿?”徐彦绍迅速从床上下来,奔出卧室房门,见妻子裸着身子从浴室里奔出来&&,睡衣都来不及穿&!老夫老妻的,徐彦绍也不介意*,只是妻子向来注重仪表,结婚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这么一点也不装扮自己就奔出来&&。她脸上全是惊恐*,在客厅里惊恐的大叫&,不像是装出来的。

    但是&,她身后&,什么也没有。

    “在哪儿^&?在哪儿^?你又眼花了?”话虽这么问,但是刚才亲眼看见过巨蟒,徐彦绍这话问得很没有底气&?^;颊馐焙蛞裁挥行那槿ジ煞蛘?^,她吓得直跺脚^,伸手就往浴室里一指!徐彦绍抄了拖把就往浴室走。走到浴室门口^^*,徐彦绍探着头小心翼翼往里面看。

    然而,正当他把头探进去&,面前一条手臂粗的东西当面扑了过来&!

    那东西黑乎乎的,还能看见金色鳞片&&,迎面弹来的时候速度太快,徐彦绍只来得及看见一张张着的嘴*,里面尖利的倒钩牙,更有黑气当面扑来**!

    徐彦绍也“啊”地一声大叫&*,霍地往后一仰,整个人仰倒在地&!华芳一见金蟒窜出来,便也惊叫一声^^,转身就往卧室跑^。金蟒的速度&,岂是她的两条腿能比的,手臂粗的蟒蛇转身绕到她身前&,华芳一声尖叫,又往回奔&&。一转身,绊到徐彦绍的脚**,扑通一声栽倒,把想爬起来的徐彦绍给压到了下面。

    这时候&,警卫员已经听见屋里有尖叫声^&,在门口问:“徐委员,华副处长,什么情况!”

    “有蛇&!有蛇!”华芳此时的声音已经变了调,尖声里带着惊恐,惊恐中还有哭腔&,已有些被吓得歇斯底里。

    警卫员在外头一听,尽管心里不太相信^^,但是屋里华芳的尖叫太瘆人了,警卫员不敢不信,毕竟这关乎职责问题。几人冲到门口,大喊:“开门!”但不知这时候屋里徐彦绍和华芳是不是被吓得没有能力过来开门,于是喊归喊*,几名警卫员喊出来的同时&,便一脚踹在了门上!

    徐彦绍一听要开门&,下意识道:“等等*!不能!”

    但警卫团的人都是些什么身手^?利索得迅雷一般^,在徐彦绍还没喊出来的时候,门被一脚踹开^!

    “砰!”

    房门大开&,一名裸着的女人迎面奔来**!

    警卫员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呆滞状态^^,但他们反应仍然迅速*,齐齐退去一旁^,把脸坚定地往屋里望。

    屋里&,徐彦绍趴在地上,脸黑成锅底。

    所谓的蛇**,压根就不存在^^。

    而屋外****,冬夜的寒风吹过*,奔出去的华芳被冻醒*,呐呐回过神来**,低头看一眼自己,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

    ------题外话------

    今儿十号了,不知道年会初选还能不能投票^^^,如果能投**,也应该是最后一天了**。感谢妹纸们这一个月来的鼎力支持,十一万的票让我受宠若惊*。有很多感谢的话想说^,但是说多了怕你们掉鸡皮疙瘩*,我宁愿操刀上阵&,为妹纸们按摩^!说吧,摸胸还是摸全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7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一章 大黄出击*!华芳果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7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一章 大黄出击^!华芳果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7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