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杀通密^^!

    数十道金色符箓&,在夜空里同时亮起的一瞬&*,金色的元气流动*^,连夜空的星子都暗了暗。

    通密元气聚成的飞头在空中顿了顿。

    别墅外头列阵的弟子们手也停了停。

    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通密没看见,他们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师叔祖双手作符!

    从未见过这样作符。夏芍独自站在别墅的院子里,身后是阿覃的尸身。她的唇抿成一线*,纤柔的手臂在空中挥舞,宛如作画*^,手势却果决**^、迅捷,带着杀伐的力度,恍若以指尖豁裂夜空。

    转眼之间,数十道符箓*,弟子们看得都呆了^,忘了布阵,只是看着那飞头在血雾里回转^&,看见那数十道符之后,微顿,便紧急下坠,贴着地面擦过*,从底下一个曲线的弧度*&,直扑夏芍面颊&!

    夏芍站在弟子尸身前^,不动如山。冷冷望着那飞头过来^,弟子们这一刻屏住呼吸&*,连小心都忘了喊^,却只见那飞头在靠近夏芍的一刻*,夏芍身前霍地钻出一条金蛟&*!

    身形巨大的金蛟从她身前的金玉玲珑塔里窜出*^,头刚一露出来*,便对着那飞头张嘴一咬!

    飞头大惊,急速往后退^。却在这时*,忽来两道符^!那飞头霍然一转^&^,明显是不知道这两道符什么时候来的&&。他当然不知道,夏芍是趁着他贴地飞来的时候画出两道,用指尖弹出去的**。

    前有金蛟,后有金符,飞头只得往上下左右逃*^。但金蛟却整个身子都从塔里窜出^,头身分离,巨大的身子盘在地上*,堵住了他再贴地突袭的路。

    飞头虽是通密的元气所化*,但由他操纵*,他此刻就盘膝坐在别墅客厅里*,对外面的情况自然是有感应的&。

    此刻,通密也是心惊*。他跟这名少女今晚初见,但听说她的名气却不是今晚&^。去年,她杀了余九志,杀了他的弟子萨克*,他在泰国时便知道了^&。那时他练飞头降正在紧要关头^,没时间来会会这不知死活的丫头*,今晚见着她&,她却确实令他大为惊异^。

    世上极少见的阴灵&&^,连他活了大半辈子都不曾见过的灵物*&,竟在她手中有一条!看那灵物的样子&,像是东方传说中的蛟^?

    世上法器相对多些,他手中也有不少*&,但修炼阴煞的他^,也从未见过此等凶煞之物&*!

    那匕首^,什么来路?连他都看不出来*!只知道*,这匕首的凶煞*,连他喂养多年的血婴都远远不及^!

    他从未想过^,苦心练了数年的血婴^^,今晚竟初战告负^,几乎是不堪一击!

    通密盘膝坐在别墅里,嘴角竟轻轻扬起来。无妨,不管那匕首什么来路*,杀了他的血婴&,就用那匕首来抵^!

    不赔^!

    至于这不知死活的丫头***,一连作符数十道确实令他惊异,有两把刷子^!

    但是^,她的元气想必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等解决了这丫头,再杀了唐宗伯那个老家伙*!

    此刻,不仅是通密这样想^,连玄门弟子都是这样想的&。他们看着夏芍一动不动立在同门师兄弟的尸身前**,无一不揪心。数十道灵符*,哪怕是掌门祖师^,也该到极限了*。刚才掌门祖师和张老都没用太多灵符^^,就是因为虚空画符消耗元气太大。虽然师叔祖有金蛟和龙鳞的两大护身利器^*&^,但二者都太强,师叔祖若是元气耗尽会怎么样*?

    “师叔祖,退出来吧&*!”

    “是??!退出来*&^,我们一起布阵&^!耗死那老狗&!”

    “对!他的血婴被徐师叔祖杀了,老狗的飞头降也嚣张不了太久*!看他的元气^,能消耗多久!”

    张中先却皱起眉头&&,练飞头降*&,需七重*,每一重要七七四十九天&*,夜夜飞出吸人元气&&,一练就是一晚&。以通密的修为*,即便是受伤了&,坚持到天明没有问题&。芍丫头今晚帮助布阵^,又跟通密战过一回^,只怕坚持不了太久……

    张中先低头看向坐在轮椅上的唐宗伯*,通密现如今应该也看出芍丫头支持不了多久*,他此刻以她为首要目标,到时他和掌门师兄一起出手&,定能杀这老狗一个措手不及**!

    但张中先刚一看向唐宗伯^^,便愣了愣*。

    唐宗伯望着别墅院子里的夏芍&,抚着胡须,目光炯亮有神^^,唇边竟挂着浅笑。

    嘶^&!

    张中先一愣^,便感觉到别墅院子里元气一阵波动!

    他霍然抬头,只见通密的飞头血雾里一闪^*,极为敏捷地飞转去夏芍身后**!

    “芍丫头小心!”张中先急喝一声,手中虚空画出道符,急振而出!随着他这一道符^^,后头也跟着嗖嗖一阵符雨&^,尽管是纸符^,但弟子们也出了手。这个时候*,谁也没心思布阵了&*,帮夏芍的忙要紧!

    但众人的符还没到*,夏芍身前&**,金蛟的头颅离她最近*,速度也最快,绕着她腰身一旋便到了她背后^!巨大的头颅比血雾里的通密飞头大上两倍有余,嘴忽地一张一咬&,通密的头颅急速升去高空*。

    夜空里*,好似听见通密桀桀的难听的笑声,“不知死活^!用你的匕首*,用你的灵物^,看你能驱使他们多久^!”

    通密的中文说得并不好*,发音很奇怪*&,加上他的声音夜枭般难听,细听许久才能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师叔祖&!用龙鳞**!封住上头^&*!”

    “对&!上头用龙鳞,下头交给金蛟*,我们帮你用符!封死这老狗!”

    弟子们纷纷开口*,通密粗哑大笑&,“区区纸符&,就想封住我?就让我看看你们身上带了多少……嘎&?&^!”

    通密话还没说完^,声音便戛然而止^!

    血雾里*,看不见他瞪大的眼*,别墅外头,弟子们的眼却是直了。

    只见夏芍指尖元气骤聚&*&^,一道灵符眨眼便成,挥手便往通密的飞头处一拍*!夜空里秋风都似震了震**^,通密的飞头太过震惊,有那么一瞬呆滞&,险些没躲过&*!

    飞头擦着那道金符避开,空气里这回却是震惊的气氛&。

    连玄门的弟子们都以为夏芍元气所剩不多**,不敢再轻易动用^,没想到,她竟还能虚空画符?

    这发现对弟子们来说本该是振奋的*^,但振奋过后忧心更重^。人人都觉得夏芍是在勉强*&&,她越是勉强为之&,身体的消耗就越快,能撑的时间就越短&^??珊匏潜煌芩抵辛?^!他们身上带着的符箓有限,飞头行动又极为敏捷^,且不局限于别墅的院子,他们想打中,真的很难^。打不中*,这符落到地上&^,也就浪费了&,出来时又没带朱砂黄纸和毛笔&,想补充谈何容易*^?再说画符也是耗费元气的,他们今晚布了半晚的阵&*,消耗也不小*。

    “布阵!”张中先果断喝道&&。

    弟子们一震&,咬了咬牙,急速散开——现在除了布阵,似乎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了&。

    但就在张中先呼喝一声之后,夜空里又有金色光芒亮了亮!弟子们散开的动作一停^*,人人一个转身的姿势,仰望*。

    只见夜空里&,又一道金符从夏芍掌中打出,这回通密的飞头似乎也认为夏芍是在强撑&,因此反应淡定了许多^**,敏捷地躲过&^,嚣张地从高空俯视她*^,仿佛要看她还能撑多久。

    但^,显然夏芍能撑的时间比通密想象得要久**。

    她非但能撑^,还冷哼一声,两手同时虚空作画!

    别墅外一阵抽气声^!

    “师叔祖还能双手作符?”

    “太勉强了^!”

    “快停!支撑不了多久的*!”

    然而*,夏芍仿佛没有听见弟子们急切的呼声*,她指尖画符动作迅速,一出手便是两张!打出去的位置极为巧妙,她知道地上有大黄在,通密不敢来&,而她背后也有大黄守着^,通密也不敢来&**,因此符一经打出*,便向着夜空&。

    通密的飞头在夜空里躲避*&,越躲越心惊&!

    一次*!

    两次^*!

    十次!

    二十次!

    为什么她的元气还没有消耗殆??*&?她刚才明明已经打出过数十张符了*!他敢保证,这时就是换做唐宗伯那个老头子跟他斗法,他也无法虚空画出这么多符来&**!

    然而&^,很快的,通密发现他震惊得过早了。

    夏芍冷冷站在弟子的尸身前,抬眸,望向夜空。从弟子们退出别墅院子开始,她无论出手或不出手,都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眸盯住通密,凉薄^。

    她双手虚空画符*,纤柔的手臂在夜空里挥舞&,难以想象的柔韧敏捷。指尖每划一下,都现出金吉之气,一道符成*,挥手便弹出去^,渐渐的,已经没有人能数出来她画了多少道符*。

    弟子们维持着一个转身的姿势&,瞪着眼,张着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没人说话&^^,连呼吸都屏住了。他们只是望着别墅的院子里那独自立着的少女,许多年后**,再想起这一幕^,依旧喟叹^*&,终生难忘&^。

    虚空画符不同于纸符&&,打不中便落到地上废掉*。虚空所画之符以元气为引&,即便是不中,也会维持好一段时间&,直至元气消散^。

    少女画符的速度明显快过了金符消散的速度,于是,只见夜空里一道一道的金符亮起*,通密的飞头一开始还躲得敏捷,因为可躲的空间很大,但渐渐的*,飞头逃窜躲避的空间越来越少。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在众人还在震惊的时候^,飞头的前后左右**,已经渐渐布满金符,一开始以为金符只是追着他打^,此刻才看出,夜空之中,金色符气流动,好似用灵符困起一座巨大的牢笼。

    飞头躲闪的动作总算看起来有些慌张,这时再听不到通密桀桀的笑声^,看到的只是他在忙不迭地逃窜躲闪&。这时的通密哪怕心里再震惊*&,也知道这样下去,死的人会是他。因此*,他竟尖啸一声^,飞头四周血雾大盛!猛地往高空撞去!

    他竟不顾空中的金符**,拼着受伤受创,也要冲出去*!

    夏芍依旧立在原地不动*&,手臂挥动如舞,指尖一道道符送去夜空。远远看去^,地面上一道道金丝流动的符如画般升起,别墅前院的夜空被道道升起的金符补住。弟子们仰着头,呐呐望着夜空*^。

    此刻,夜空星月遮蔽,头顶宛若倒悬的金河^*,灵符里金丝浮动*&,绚烂,壮美^^!

    此情此景*,一生难见&&*!

    先前的忧心&*&,已不知何时变成了波澜壮阔的心境*,激越*^,跃动!

    飞头未撞上头顶的金符天盖,便惊急着急速下降,半路一转,想往别墅外头撞。金符便一道道堵住别墅大门的方向&^,与天际的符箓天盖连成一体&。飞头飞转向左,金符便向左,飞头向右*,金符便向右。

    没有人去数夏芍到底制出多少符箓*,也没有人能数的清*。

    弟子们只是看见少女的手臂挥动若舞,指尖金吉之气不停^*^,远远望去*&&,像是一名舞者,在夜色里挥动着绚烂壮美的交响舞曲*。

    她的脚下是盘踞的金蛟&&,她的身后是躺在冰凉泥土里的同门*,她的面前是以一己之力铸就的符箓金棺——她挥舞的交响乐曲&,是一曲殇悼&^。

    弟子们已经看不见通密的飞头,血雾里的飞头已经被牢牢困在了金符铸就的巨大金棺里^。弟子们只看到当他们看不见通密的时候,夏芍的手势终于变了。

    她手中掐内狮子印*^,口中念金刚萨埵降魔咒*,突然一喝,“收!”

    弟子们齐齐抽气*,眼前金符恐有近千&*&,人力之元气能虚空画符千道&,已犹如神境**,此刻竟还能同时收拢这上千道符?

    弟子们瞪着眼^^,气都快抽没,看着那金符棺材收紧^!再收紧*!

    里面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叫^,随即整座别墅院子里都有元气在波动^,即便是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任谁也能猜出^,通密元气聚成的飞头*,想必是被金符给腐蚀成灰!

    不出弟子们所料&,符墙渐渐变浅,符箓消失*,里面一道黑烟冒了出来……

    飞头降,败了!

    别墅外,一片死寂。

    别墅里*&&,通密惨呼一声^^*,整个头颅像是遭到腐蚀一般,霎时滋啦一声,头顶的发霎时成灰&,头皮和脸皮像是被烧掉般,顷刻血肉模糊&&^!

    老者枯枝般的手痛苦地抓挠&,一触上去嗓子眼儿里便发出一声粗哑的撕扯,接着身子一倾,“噗”地一口血喷了出来*!

    血喷在地板上,溅上一截裙角。

    通密血肉模糊的老脸上*^,一双血丝密布的眼死死盯着面前仍在昏迷在衣妮*&,顿时露出贪婪的目光*。

    他伸手去掐衣妮的脖子&,迫不及待地想掐开她的嘴,并快速念咒,驱动背后为他疗伤的巨蜈蚣*&。

    但他的手刚伸出去&,咒刚念起来,背后的蜈蚣还没有动*,客厅里忽起两道血花^!

    这两道血花来得太快^^,通密甚至都没感觉到通^,身子便霍然向前一倾^,眼前一片血色^。直到血色染了他的眼^,他才感觉到手臂剧痛^,模糊的意识里^&,看见一截带血的手臂静静躺在月色里。

    他纵横降头界大半生^*,并未练到不死之身^,也自认强悍。经历大小斗法无数&,生死间徘回无数&&,怎么也不敢相信*,仅仅是断了一只手臂,他竟有种生命在流逝的感觉&。

    为什么意识这么模糊&?

    为什么五脏六腑都在叫嚣着疼痛*?

    通密无法看见*,他身后静静立着名男人,男人脚下^,一条劈作两半死得不能再死的巨蜈蚣。

    通密受伤太重,尤其是头脸受了重伤^,他现在意识已经有些不清醒,哪里还想得清楚*^。他只是趴在地上*,背后一条豁开的大口*,鲜血汩汩冒出来^&。

    徐天胤一刀劈下的时候&,劈了他的脊骨,却偏了半寸,留他苟延残喘半刻^*。他走过去&^,提了半死不活的通密,从前院的门走了出去&,将人丢在了地上*。

    前院*,别墅外头&,气氛依旧死寂,弟子们还没对飞头降解了的事做出反应,哪知下一刻*,手臂断了一条*,头脸血肉模糊的通密就被丢了出来&&!

    徐天胤立在门口,将人丢出去的位置不偏不倚,正巧在死去的弟子阿覃身旁。阿覃七窍流血*,睁着死不瞑目的双眼,正望向半死不活的通密*。

    夏芍转过身来*,目光落向那名弟子,静默无言**。

    身后却忽然爆发出弟子们的喊声^!不是欢呼,不是雀跃^^,而是愤怒的呼喊^。

    “这老狗也有今天!”

    “杀了他^!”

    弟子们奔进来,不是每人手中都有攻击法器。这时候**,愤怒爆发,也没人还记得用什么攻击法器&&,更不记得要用什么残忍的方法折磨敌人,弟子们表达愤怒的方式不过是拳打脚踢^。

    最原始,也最能发泄这一刻的愤怒^!

    “还阿覃命来&!”

    “还我们师姐的命来^!”

    “还我师父命来&*!”

    一句句低吼夜里似野兽咆哮,拳脚落在皮肉上的声音沉闷*,却每一声都敲进人的心里*。

    夏芍退去外面,也不阻止弟子们,任由他们发泄^。她只是抬起眼来,望向徐天胤,眉眼间的凉薄换一抹疲惫&。

    徐天胤即刻走下来&,男人孤冷的眉宇间浮现抹担忧&*,夏芍淡淡扯起唇角^,身子一倾,靠进男人的怀&。

    她还是累的,元气再无所损耗,长时间的制符*,她也手臂酸*,手指疼*,抽了筋似得*,想来未来几天,她都不想动^。

    男人的掌心贴上她肚脐,汩汩的暖流补进她身体。夏芍一脸疲态,不多言*,只靠进徐天胤怀抱里&,稍歇&。

    不知过了多久&,弟子们的拳打脚踢终于停了下来。

    人群望着已经不动了的通密,空气里只有喘气的声音&。

    随后*,身后传来轮椅转动的声音*&,弟子们微愣,回头,分开一条道路。

    张中先推着唐宗伯走了过来^。

    ------题外话------

    二更老时间&,零点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四章 杀通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四章 杀通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