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战通密!

    衣妮被衣缇娜追去后院的时候^*,一群降头师蹿进了前院,手里拿着罗盘。昨晚他们刚战败退走,今晚群龙无首,本该斗志低迷,却显得杀气腾腾。

    他们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推演出了方位**,沿着前院右侧的墙边走,速度极快地往会所里冲!有的降头师脸上还带着轻嘲的笑——八门金锁阵,用点伎俩,破起来就是这么容易**!

    这晚^*^,秋风微凉^,月色清冷,照在人脸上^,浅白。但很快,这浅白就泛起了青色,一张张降头师的脸,震惊^^、恐惧,五官扭曲^^。

    “怎么回事?”

    “惊门^!惊门**^!”有人看了手里罗盘一眼^,尖叫^*。但下一眼**^,手里的罗盘便变成了一颗头颅,正是昨晚死去的同伴的^*。

    阴煞袭人*,向来能让人见心中最恐惧的噩梦*。

    很快,有人看见旁边同门拽了自己一把^^,把自己送上了刀口^^^。

    很快,有人看见自己被做成了蛊尸。

    ……

    于是*,丢罗盘^,抄家伙,蛊虫乱射,小鬼乱降^^,前院好一番热闹景象^^。

    惊门不抵死门^^,凡入者**,伤*^^*!

    玄门弟子只在会所房间里布阵,未曾出动一人^**,能有这一番景象^,着实令人心喜*。但夏芍脸上却没有喜意,而是目光落在前院^、后院,越发警觉***。

    越是这种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对方越有可能突然出手,杀一个措手不及^*。

    “注意了,若我和师兄离阵^,所有弟子须全力布阵,无论战况如何,一律不得松懈?!碧谱诓缃裨谡笾衈^,全心全力操控八门金锁阵的变幻*,无暇分身。夏芍必须得提醒弟子们^*^,一旦她和徐天胤离开阵眼^*,少了龙鳞和将军的阴煞辅阵,少了两人的元气支撑***^,师父能坚持的时间不会太久^。毕竟八门金锁阵阵位不停变幻*,消耗的元气极重*^^。若弟子们再松懈,师父的负担便会更重*。

    好在玄门弟子三十多人*^,并非所有人都参与布阵。张中先带领几人机动策应,若到时事有变故*,他们会首先支援。

    夏芍这回并未将天眼的视线放去太远搜索,乃西达当初就能感应到她的天眼能力,那名修为比他高的降头师或许也能感应到。她要让那人靠近*,来得近了**^*,即便她被发现^*^,也能及时追出去*^。

    正想着^*,一道黑影在后院墙外不远扫过^。

    夏芍手往地上一按*,龙鳞铮地一声而起,反手抄握,纵身便出,喝:“变阵!师兄*^!”

    龙鳞刚从地上弹起只是,徐天胤便感应到,他步子比夏芍快*,晚夏芍一步起身^,两人却同时开门出来,从走廊窗户直奔后院*!

    后院^,那道人影翻进来^**,抄起衣妮和衣缇娜的一瞬*^*,两道人影从窗口跃下*^*。夏芍目光直直望去*,正见那人直起身来^^。

    并不明亮的月色里,让那人鼻梁上一道蜈蚣般的疤痕一现*,青红颜色**,狰狞可怖。

    无须再看那人身形年纪,夏芍断喝:“通密**!哪里走*!”

    那人刚转身^,听这一声喝,霍然转头^^!

    衣妮也抬起头来,被人挟持的惊魂一刻**^^,此时目光只是一呆。

    她呆的不是看见夏芍和徐天胤^,而是看见两人头顶^,那条金色的蛟*!

    衣妮是见过金蟒的,在香港风水师考核的渔村小岛上。那时金蟒的出现^,震惊了很多人,因为这是阴灵不同于随时随地可寻可炼的阴人^^,世间此等生物难寻*,要遇到、要收服,靠得都是机缘*^**^。

    或者可以说*,此等灵物*,即便收服不下^,见上一见^,都是机缘^。

    正因如此^,衣妮印象尤为深刻^。她记得去年香港见时*,这是条金鳞大蟒的^^*,头身还可分离^^?^^?墒墙裢?^*,这蟒的头顶上,明显生着一只角*,虽不大*^^,尖尖才露**^^,但那确实是角*!

    这蟒……是化蛟了*?

    这怎么可能?世间阴灵能修炼至这蟒的程度,已是大不易。能化蛟的,且不说有没有^^,即便是有,怎么不得五六百年?

    这灵物一年前还是蟒^!

    衣妮几乎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她用一种看变态的表情看夏芍,想起她不满二十岁炼神还虚的修为**,觉得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灵物。

    衣妮的目光^^,夏芍压根就没感觉到^,她此刻全副心思都在面前五丈外的老者身上*。

    通密!

    虽然她没见过*,但是听师父描述过体貌特征*^,此时眼前的人无论是年纪还是体貌特征,都十分吻合*!

    老人身形削瘦,略显佝偻*,若是在路上见着,大抵会以为是名生活不是很好的贫苦老人**。但若是望着他的眼*^,便能看见那眼底青暗的邪气*,和炯亮却血丝密布的苍老眼眸^。

    常人只需一眼**,都能看出这老人的不同寻常^*^。何况夏芍修为在身^,一眼便看出老人周身邪气极重^,他的眼让人目光对上便有精神被牵引之感^。

    降头师的修行与风水师不同**,并不能以哪种境界比高下*,夏芍只看了一眼**^,便知此人非常棘手*。

    这样的人,除了通密^,不作他人想*。

    通密!总算碰上他了^*^!苦心谋算,原以为他这次没来,她还想着若他不来*,暑假她便去趟泰国*,没想到*^^,他来了*^!

    来得正好!

    “您老多年不现身*,好不容易来一趟*,何必急着走?”夏芍冷笑一声,悠悠看着通密*^,“我们中国人向来讲究待客之道,您老一路舟车劳顿^,我正想好好招待,您若就这么走了^,师父该怪我怠慢了*^?!?br />
    通密自从回过头来,目光便盯向金蟒,苍老的目光里有一瞬惊异^,想来他活了这么大的年纪也未曾见过此等灵物。一见之下*,眼里便露出贪婪神色。直到听见夏芍开口*,他才将目光一转,望向她。

    只一眼,他眼中便又有异色一闪*^,为她手中龙鳞*^,为她的修为^**!

    老人桀桀一笑,显然听得懂夏芍的话*^,也知道夏芍的身份*^,只是却不理会她的话,只仰头笑道:“可惜了,可惜了*^。修为这么好的女娃^^*,竟然不是童女^*?^!?br />
    夏芍一愣*,童女*?

    这话里^,可有什么深意。

    通密却趁着她这一愣神的工夫^^,转身就逃*^!

    这老头儿奸狡,从他不和弟子们一同来京就能看得出来。此时他虽看见金蟒和龙鳞,目中乍起贪婪之色^^,但他也能估计出夏芍的修为?*?銮?,夏芍身旁***,有手执将军、修为不比她差的徐天胤*。

    且通密如今还身在八门金锁阵中,他如何肯冒险在这里跟玄门缠斗?故而先说句话^,把夏芍的注意力引开,然后抽身便逃*^!

    夏芍哪容他逃**?断然喝道:“阵位*^*!”

    一声喝罢,抬头对头顶金蟒道:“今儿叫你一声金蛟,给我耍起你的威风来,干得不漂亮^^,大黄的名字你也别要了?!?br />
    金蟒一听^^^,后半句威胁压根不管,听见那前半句便呼地一声窜起*,扑向通密后背的时候*,还欢快地在空中一个翻滚^,耍了个花式^。

    金蟒体型巨大,化蛟之后更甚。它原先在夏芍和徐天胤头顶,便占了半片后院*,此刻呼啸而去*,到达通密头顶不过是一个蹿身的时间^。这比夏芍挥振龙鳞和徐天胤撒豆成兵的速度都快*!

    也是金蟒到了通密头顶这一息的时间^*,八门金锁阵的阵位忽换*^^!

    死门^^^!

    这回还是死门,但没了龙鳞和将军的助力,阵位中的阴煞之力明显减弱^。但饶是如此^,通密也不敢小觑。他肩膀上还扛着两个人*,行动居然很敏捷^。他见金蟒扑来^*,不进反退,竟往后躬身一退,同时手里“倏倏”弹出两个小玻璃瓶子。

    徐天胤一把将夏芍拉开,金甲人往两人身前一挡^,那瓶子刚一弹开*,里面冒出数道黑烟^,一声哀嚎过后***,便化了^。

    夏芍眉头却是一蹙,“驱鬼术!”

    所谓驱鬼术,和养小鬼还有所不同^。降头师踏遍山冢*^^,要寻找的是新埋葬的坟墓,用一枝削尖的竹枝插进墓底钉住死尸*^,念动拘魂咒,用小玻璃瓶召入鬼魂****,封住瓶子,放置在一颗阴性的树根下**,夜夜前往念咒^,七七四十九日后便可供驱使^。

    这听着与养小鬼差不多^,但实则不然*^。养小鬼,对小鬼的年龄^、八字、死法都有讲究*,不是每只都合适*^。而驱鬼术则是不论大鬼小鬼*,一律拘捕。驱使的方法是降头师将其养在玻璃瓶中*,斗法时抛向对方,或者平时放在敌方常出入的地方,触之便可附上人身^,意志不强的,多会发狂而死。

    这与阴煞缠身^,令人产生幻觉有异曲同工之处*^*。

    只可惜,瓶中的鬼使刚现出*^,便遇上了金甲人,魂飞魄散了。

    通密不会没看出金甲人是元阳所化,专克阴煞邪物*,他这么做*,不过是拖慢夏芍和徐天胤的脚步***,为自己争取时间罢了*。

    这老家伙奸狡,金蟒虽然厉害*,但输在体型太大**,行动并不是太敏捷^。他若往前死命狂奔^^,必然塞不过金蟒的速度*。但他若往后退*,退去金蟒身子底下^,它想缠咬*^,确实没那么容易。而且这老家伙邪法不俗^,竟也会用阴煞护住自己,缓了一部分死门阵位上阴煞对他的伤害。

    因此,此刻他虽然脸色发青,但确实比乃西达那些人厉害得多*。

    夏芍没打算让他有喘息的机会*^^^,她将龙鳞的阴煞分出来,护住自己和徐天胤**^,又分一部分向通密挥斩而去^!

    通密见势侧身便躲**,三只金甲人堵住他的去路^**,挥刀便斩!通密很忌惮金甲人,凭着削瘦矮小的身形^,他躲避如风,但躲来躲去,终究是消耗他的体力。且他要分一部分元气出来抵御八门金锁阵里的煞气*,久战对他来说,一点好处也没有^。

    而夏芍和徐天胤配合得恰如其分^^*,将通密堵得无处可逃。躲来避去^,他发现还是金蟒身子底下最好躲*^^^。

    金蟒是夏芍的阴灵符使,他躲在它身子底下,金蟒扑咬他很费力,夏芍和徐天胤又要顾及着金蟒,无论金甲人还是龙鳞都不敢出杀招*。

    很快地,通密便躲在金蟒身子底下不出来,金蟒往后退着咬他*,他便跟着往后退*,金蟒往前*,他便跟着往前**,总之他就是占据着底下的位置不出来^^^。

    其实这对他来说^**,也并非上策*。毕竟他还身在阵中^,自己的元气也终究会有消耗殆尽的时候,但他却还是选择了拖延。此刻出去*,对他来说更没有好处。只能等^^!

    毕竟元气会消耗的不止是他,对方也是。

    修为再高,夏芍和徐天胤年纪都还轻**,扛得过身经百战的他*^?

    想到此处*,通密桀桀笑起来*^,夜枭一般。

    夏芍和徐天胤立在外头**,被他护在身后*^,也笑了起来*。她笑得很缓,笑得意味难名**,目光望一眼金蟒,唇角勾起*^。

    金蟒通人性^^**,有灵智,一接触到夏芍的目光^^^^^,便霍地往后急退^。通密发现金蟒速度加快*^^^^,有暴走的趋势*^,不由又桀桀笑了起来^。但他笑声刚起**,便如夜枭被掐了脖子般堵在了嗓子眼儿里。

    他霍然回头,只觉身旁阴风呼啸*^,等他回头的时候,已经看见一双金色的蟒眼*,巨大的眼眸在黑沉的蟒身底下显得那么诡异^。

    降头师向来是不怕诡异的事的*,他们本身修炼降头术*,所做的事就没一件不诡异**。但通密这一刻还是眼睛睁圆了*^,在那一张削瘦青黑的老脸上^,一双睁圆了的眼显得那么滑稽。

    这金蛟的头颅,竟和身体分了开!

    在通密了解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嗓子里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低哑^,将肩膀上扛着的衣妮往金蟒口中一送^^!

    金蟒也知这是自己人,头颅微微一顿,通密接着便退出了金蟒身子底下!但他同时又把衣妮捞回肩上——这么好的挡箭牌,丢了可惜*。

    但通密的脚后跟刚落地,脸色便又一变!三只金甲人早就等在了他身后^^!

    前有金蟒^,后有金甲人*^,挡箭牌只有一个^*。惊急之下,通密只能凭自己躲避。

    金甲人的刀像网一般砍下来,他接连两次被惊*,又躲了很久*^,体力有所消耗,此刻后背露着空门*^^,即便是凭着大半生的经验躲了两刀出去*^,却仍没躲得了第三刀*^。

    关公刀般的金色大刀,顺着他脊背^,霍地划下一刀*^!

    通密全身以元气护着*,被关刀一刀豁出条口子**^,他关键时刻竟又向后弹了只玻璃瓶子**,里面十数道黑气化去*,替他一挡,但饶是如此,他背后还是一条血淋淋的大口。

    通密一个踉跄^,身上的元气一散*^,被阵位里的阴煞霎时缠上^*,顿时脸色又是一青^^。但他再抬眼时,双眼便又是一睁*!

    面前,龙鳞的阴煞已离他迫近他的脖颈*!

    通密往后一仰^,身上挟持着两个人*,往地上滚躲是不成的*,于是便下意识将衣妮往前一送*!

    龙鳞的阴煞顿时缠上了衣妮*。

    饶是此刻受伤*,通密还是难听地笑了起来^。

    但夏芍也轻轻挑眉,笑了起来,“多谢您老***?!?br />
    通密一愣*,这才看见*,龙鳞的阴煞缠上衣妮**,衣妮竟没有七窍流血而亡*,而是将她包裹起来般****。

    夏芍原本追逐通密就不是为了伤他,金蟒和金甲人的目标是通密,她的目标一直都是衣妮^*。以衣妮的修为,根本就挡不住阵位里的阴煞^,只是她被通密挟持**,夏芍要护她并不容易^。从阵位变幻到现在^^*,时间也就几分钟,但衣妮应该还是受了些伤害^。但好在现在总算让通密这个奸狡的老家伙入了套儿*^^,护住了她*。

    通密一瞬便想通了夏芍的谋算,不由眼底露出惊异^*。

    而正是他惊异的时刻,头顶巨物压来,他连头都没抬就知怎么回事^,顿时连衣缇娜也不要了*,往前一送,身子一滚*^,伸腿踹上两只金甲人。

    不得不说^,这老头儿修为身手着实了得^,他这时候受了伤,竟胆大到撤了身上的元气护持,赤手空拳对上金甲人。

    金甲人对普通人虽然也有伤害^^,但不如通密身缠阴煞对他的伤害大*,他这看着是胆大寻死,实际上思虑周密。

    但他刚踹翻两只金甲人站起来,身后便忽然感觉到危险!

    通密回身,正见徐天胤站在他身后^。从双方对上,徐天胤怕通密身上有什么邪门的东西**^,一直以金甲人攻击^^,自己则一动不动^,护着夏芍*。

    此刻,通密身前是站起来的金甲人^,头顶是金蟒^,背后站着徐天胤*^。徐天胤手中将军已刺出^,向着通密的心口,眨眼工夫^,便能了结了他的性命^。

    夏芍的目光却忽然看见一道黑影跃了进来**!

    那黑影进来的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一落进来*,便到了徐天胤身后*。

    “师兄!”夏芍脸色骤变,那一瞬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眸底都逼出血丝来*。这一刻她几乎是没有时间反应,身体快于大脑^,龙鳞脱手而出^,飞射向徐天胤身后^*!

    徐天胤气息冷厉*^,在夏芍喊出声的时候^,他也发觉到身后情况^^,顿时将身子一躬^,刺向通密的杀招一转,巧妙又霸道地向后面刺出!

    将军和龙鳞同时出招,那人也不敢接^,向后一翻,接着就翻出了后院*。

    夏芍奔过来^,脸色前所未有的冷寒*^,她意念一动^,抄起龙鳞^^,纵身便去追*,徐天胤却一按她肩膀*,对她一摇头,又看了眼院子里。

    夏芍回头一看*^,院子里已经空了。

    通密**、衣妮^、衣缇娜,都不见了踪影*^。

    秋风掠过^,月色很凉*,却没有夏芍的目光凉。

    刚才那人来了又走,速度很快^,但她还是看清楚了*,那人穿着身卫衣,带着帽子*,赫然是那天将乃西达的尸体给带走的人——那名隐藏很深的风水师!

    从他刚才出现的时机来看^,看起来他是为了解通密之围^,但他若真是在香港毁龙脉的那人^*^,那便是跟玄门有仇。那么*^,他刚才出现在师兄身后^,是单单为了给通密解围的虚招^^,还是实实在在的杀招^?

    一想到有可能是杀招*,夏芍的目光就变得极冷**。

    这个人,她必找到*!必杀之*!

    但现在不是杀这个人的时候*,通密未死^*,衣妮和衣缇娜被带走,不知这老家伙想用她们两人做什么*^。之前降头师们就盯上了衣妮^,此时想来,必是要把她送给通密的*。

    衣妮在通密手中**^,必定不会有好下场。现在救衣妮,杀通密是首要之事*。

    夏芍在发现通密带着衣妮和衣缇娜逃了的时候^,第一时间开了天眼*,看准了老家伙逃跑的方向*。她之所以不立刻去追^*,是因为要去^,就要玄门的人一起去。毕竟还有个暗地里盯着玄门的神秘人,她和师兄去了*,师父布阵消耗不少,万一那人来个调虎离山*,趁机来伤了师父会怎样^**?

    夏芍自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她当即和徐天胤火速回去。但两人刚往前头赶*,温烨和几名弟子便奔了过来,“怎么样?人跑了*^^^?”

    “回去说?!毕纳至成⒑?,看见的弟子顿时噤声^^*^,连最想杀了通密为师父报仇的温烨都只是看了夏芍一眼^,没吭声。

    此刻*,前院已是一片狼藉^^。

    二十多名降头师已经躺在地上^,有的不成人形,有的脸色紫黑七窍流血,有的更是身上爬满了毒虫。

    就在夏芍和徐天胤在后院对付通密的时候^,几名弟子也从走廊窗口跳下来*^,引走了乃西达做成的蛊尸,几人将蛊尸引到前院,蛊尸感应到大批量的生人的气息**^,顿时便向人多的地方扑去*。那些降头师本就被惊门所伤,生了幻觉*,互相打斗^^,此刻又添了蛊尸,前院顿时惨烈。

    而当阵位在后院变成死门的时候,前院即便是换了生门,降头师们也已中蛊的中蛊^^,受伤的受伤,更令他们头皮发麻的是**^^,蛊尸已经在他们神志不清的时候,不知被谁砍了^^**,蛊虫破尸而出*,势态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短短几分钟^,前院的人便一个个倒下^^^,死状奇惨**^。

    而玄门几乎没有出动什么人力,只是在这些人厮杀的时候*^,张中先加了把火,把他的阴人符使给派了出去,加快了惨烈的战局而已^^。

    降头师们死了^,通密逃了^^,会所里的八门金锁阵这才停了下来。

    从布阵到收阵,前前后后大半夜,唐宗伯消耗不少^,但是听说衣妮被抓走^,便也顾不上休息**,立刻便决定带人去救。趁着通密也身受重伤的时候*,此时不救,难道要等他把人杀了*^,或者恢复了再去*^^?

    况且**,唐宗伯为人向来重情义^,年轻时候跟衣妮的祖母有过一段交情,为了这*,也不能弃她于不顾^。

    夏芍心疼师父年纪大了^,不肯让他即刻动身,硬是和徐天胤两人把老人劝住了^,给他补了些元气^^^,见他脸色红润了许多,这才和弟子们齐动身*,往通密逃窜的方向去追。

    走之前,吴老大带着人开了车前来*,这次来的车有七八辆*^,还是上回那种面包车*。当看到地上降头师们的死状时*,吴老大等人顿时抽的气比昨晚还多。但这些人胆子确实比一般人大多了,玄门的弟子把蛊虫清理了之后****,他们不管人死状有多凄惨^^,照样往车上搬^^,搬完还对夏芍道:“夏小姐,您放心吧^^。今晚兄弟们全程看着*,就不信还能有尸体跑了的事!”

    这些蛊虫自然是不能让普通人碰的**,玄门自有办法处理**。但对于吴老大的话,夏芍只是笑了笑,若是那人想去拿尸体,他们手上拿着枪也不顶用。但这话她却没多说,因为她知道,那人今晚不会去*^。练蛊尸的人是通密^,通密今晚受伤都自顾不暇了*,哪有那时间再练蛊尸?玄门杀到**,他就是三头六臂,也没这时间*^。

    “那就多谢吴老大和兄弟们了*。这件事一了,我请诸位吃饭^?^!本」苄那楹茉愀?^,但面对这些给自己帮忙的人^^,夏芍还是露出笑容,点头道*^^。

    吴老大连忙摆手称不必^,脸上却笑开了*^。

    安亲会的人一走**,唐宗伯便从会所里出来,召集弟子们*,往通密的藏身处去*^。

    这之前夏芍一直以天眼跟着,发现通密上了那男人的车,车开去了衣缇娜住的那幢别墅。男人走前带走了衣缇娜,留通密和衣妮在衣缇娜的别墅里*^。通密盘膝坐在客厅里摆弄着一些法器,别墅周围的阴气聚集到别墅里,供他疗伤^。衣妮已经失去意识^,被放倒在一旁*,目前还没有性命危险^。

    而那男人开车去了离衣缇娜别墅很远的一处民房区里**,看样子像是要给衣缇娜解金蚕蛊。

    尽管这回知道了男人的落脚点*^^*,夏芍却还是要先杀通密,为师父报仇先。

    会所离衣缇娜位于郊区的别墅有段距离,尽管夜深*,京城的车流依旧不少*^,众人到了别墅外头的时候,已是一个半小时后^。

    这段时间^,通密一直在疗伤^,夏芍通过天眼可以看见他疗伤的手法很诡异^^。阴气聚集到别墅房间里*,他衣服里爬出一条比乃西达昨晚拿出的蜈蚣还长的巨蜈蚣^,那蜈蚣爬到他背后的伤口里*^,啃食着他的血肉*,然后便整个儿贴在他后背上,沉睡了一般。远远望去*,后背的刀伤几乎被那条巨蜈蚣填满*^^,乍一看,还以为是纹身^**,谁能想到会是真的^?

    这样诡异的疗伤^,夏芍是没见过*,她也实在想不出以此疗伤的根据是什么**^。在车里时,她将情况说给师父听**^,唐宗伯坐在后面座椅里闭目养神**,闻言笑了笑^,“奇门江湖门派众多*,秘法也多,哪能什么事都能清楚缘由***?不过**,想来这蛊可能是以他的心血养成的,就像你收服龙鳞时情况差不多^^^!?br />
    夏芍闻言^,当即明白了。按说龙鳞是阴煞之物^,只能伤人不能救人*,但被她收服之后*^,却能以阴煞护她*。她眼神一亮^,“这么说来^,那条巨蜈蚣能帮通密佬儿疗伤^,便应是以他的精血养成的蛊^^。若此蛊有损**^*,他便也会有损^^^?”

    “要真是能用来疗伤的^,那应该错不了?^!碧谱诓?。

    夏芍则垂下眸*^,脸上一片冷意*^^。

    到了衣缇娜别墅门口的时候**,通密还在客厅里盘膝坐着,闭目调息*^,看起来就像是入定睡着了一般。

    唐宗伯坐着轮椅上,望着黑洞洞的别墅*^,目光如炬*^,炯亮有神。这一刻*,老人不知是否想起了十余年前的那一晚,他只是难得威严一回,坚决站在弟子们的前面*^^,不允许夏芍和徐天胤到前头为他挡着^^**。

    他的目光落在锁着的别墅大门上*^,周身忽然气劲满涨^,沉喝一声!

    只见老人手掌一拍^!掌心未落到门锁上,却有道浑厚的气劲震开*,冥冥中一道看不见的巨力斧阔刀劈般往门上一砸*!

    门锁处顿时凹下一道掌印,整个别墅的大门霍然震飞出去^,砸到地上^,擦着地面哗啦啦蹭着火星连打了几个转儿*^,才停了下来*。

    身后一片死静**。弟子们望向唐宗伯的背影,肃然起敬^。

    掌门祖师今晚控制八门金锁阵,元气耗费那样厉害,竟还能打出这等掌劲来。果然是宝刀未老*^^!

    “我的老朋友**,出来见一见吧^?^!碧谱诓诼忠紊蟐,望着静悄悄的别墅内门**^,声音雄浑^*,音量虽不大,却内劲充沛*^,听得人心口都觉得震了震*。

    但唐宗伯话音落下,等了许久*^,别墅里却还是没有动静^。

    弟子们望着别墅的内门^,连呼吸都屏着^*。里面那人^,可是曾经伤过掌门祖师的人,他再受了伤*,他们也不敢有轻敌之心^^。

    所有人都这么等着^,要么等对方现身*,要么等掌门祖师的命令^。

    夜风袭来,连空气都是静的^。

    然而*,里面却一直没动静*。正当弟子们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今晚是不是要一直这么对峙下去的时候,夏芍忽然脸色一变!

    她不顾师父的命令,上前几步*^,坚决往老人身前一挡**!

    她脸色一变的时候**,徐天胤便感觉到*^*,速度比她快^*,默默上前^,把她和唐宗伯一起护到了后面*。

    他自己一个人^^,站在了大门正中,最前方的位置^。

    夏芍伸手就去拉他^,“师兄*^,小心!那里面……”

    她话还没说完*^,门就开了**。

    弟子们齐抬头,却都是一愣^。

    门里^^,走出来一名三四岁大的,红衣小女孩*^。

    ------题外话------

    明天更一万二,补今天缺的两千^。

    今天订的家具来了,坑爹的是^^,当初买的时候,老板说是板材的*,各种好^。今天来的时候才告诉说*,这种材料不防潮**,不能泡水*。抚额^^,南方潮湿^,回南天的时候特潮,你妹的不防潮的家具你为毛不早说**!无良商家^!

    今天白天大部分时间费在交涉这件事上了*,严重扶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二章 战通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二章 战通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