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降头师来京!首战!

    华芳从王卓那里走出来的时候*,一辆军用路虎停在了华苑私人会所里&&&。徐天胤还没从车上下来^*,夏芍便迎了过去^,“师兄^,师父他们早上到了?*!?br />
    “嗯&?*!毙焯熵返阃?。他从军区赶来*,身上还穿着军装,最后一线天光将他的肩头染得微黄,背影被天光勾勒得明晰,定定^,微柔*。他的目光落在面前含笑的眉眼上^,即便两天不见,男人的眼神也依旧思念*&。

    他伸出手来,将她拥住&,习惯性把脸埋去她颈窝*&,寻找那令他思念的气息^。尽管明天降头师就会到京&^,但在这时期^,两人相见*,仍有淡淡温情^。

    只是这回没相拥多久&,夏芍便一愣,轻轻去推徐天胤。两人刚分开&,便听见后头不少人跑出来看热闹&,义字辈的年轻弟子们堵在门口^,周齐为首*,嘿嘿笑着&。吴淑浅浅笑着,吴可脸颊微红^,捂着温烨的眼*,被温烨没好气地拍开&。

    “不就是抱抱吗^?亲嘴儿我都见过^!”男孩吊着眼角,眼望天^*,语气不屑^。

    “谁?谁?师叔祖吗?”弟子们刷刷转头围住温烨,周齐睁大眼问^。

    夏芍在门口听着&^,笑着轻蹙眉尖儿&,脸颊粉玉般^,也不知是晚霞染的&&,还是窘迫的&*。但她抬眸时笑容如常*&,慢悠悠看了温烨一眼*,对弟子们道:“别听他的^。小孩子就是爱装大人^。你们要是信他,下回他该说他看见活春宫了*?!?br />
    “活、活……”周齐刷地脸红了&,弟子们看看夏芍和徐天胤*&,再看看温烨^。男孩的脸竟也有些红,指着夏芍*,“你”了半天没“你”出个所以然来,最终红着脸败走*。

    胜利的夏芍笑得眼眸微弯^,跟徐天胤进了会所&。

    两人去拜见师父,唐宗伯安住在夏芍的房间里&,徐天胤一进房间便跟老人打了招呼^,“师父?^!?br />
    “来了&?别总在部队里请假,有事晚上过来就行了^&,白天那些人也不敢妄动&?^!碧谱诓?,目光落去徐天胤身上的军装*,又落去两名弟子牵着的手上,微微颔首^,眼神欣慰。但随即&,他又似想起什么,微微垂眼^*,掩了眼底的忧心*&。

    徐天胤没答话,只走过去&,在老人身旁蹲下,伸手去捏他的腿*。

    唐宗伯顿时无奈一笑&,都说了他这腿好不了*,这孩子每次见他总会先查看他的腿。

    张中先在一旁道:“哼&!这小子&,就对他师父上心!他小时候我怎么说也教过他功夫,进来也不知跟我打声招呼!”说完又去看夏芍*,继续哼哼^,“这么好的女娃娃*,居然能被这闷头小子追到手*^,真没天理……”

    夏芍听了忍着笑道:“谁让您老在梅花桩上使劲摔人了*?换成我,也记仇&^?!?br />
    “练武基本功都是摔摔打打出来的!不吃苦他哪有今天的身手&?摔他,那是为他好*&!”

    “小时候师父教我练基本功,我就没摔太惨**?^!?br />
    “那是你跟他路数不一样!”

    两人一人一句*^,张中先瞪着眼,直叨念果然女生外向&,还没嫁人,胳膊肘就往外拐了**。

    “师兄是同门,可不是外人^^*。我的胳膊肘向来是拐向自家人的*^*?&!毕纳中ψ鸥胖邢榷妨嘶岫?,弟子们在一旁纷纷向徐天胤投注目礼。

    师叔祖的真容他们是见过了&,只是以前都不知他的身份^*,直到上个月网上流传出求婚的视频来^,众人才知道他的身份。徐家的嫡孙**,竟然从小就是玄门的弟子!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弟子们在这边好奇打量徐天胤,徐天胤却好像这些人不存在&*,专心蹲在地上&^,给师父捏腿,查看老人的腿部肌肉有没有萎缩。好在玄门心法对养气很有助益*,唐宗伯已是多年的练神返虚的修为&^,日日养气调理,气血还算通畅,除了站不起来,双腿多年情况还算乐观*&。

    徐天胤看过之后,这才起身和夏芍暂离会所,回到别墅里拿了几套衣服回来。晚上同门三十多人一起去吃了顿饭^,回来后便都聚集到了夏芍的房间里&,一起商讨对敌之策^。

    衣妮傍晚过来时便见过玄门的人了&^,唐宗伯早年在内地行走过*,他竟知道衣妮的门派^*&!

    衣妮的门派属于黑苗中的一支,寨中女子代代习蛊&,却很少远离村庄*。当年社会动乱**,疫病横行&,唐宗伯南下,正走到苗疆一带^^,那里的人当时上吐下泻&,不少人便说是远处寨子里的草鬼婆下了蛊^,纠结了不少人想去闯债,结果去的那几名小伙子&,一个没回来。唐宗伯被委托去找寻^,他在那里遇到了当时黑苗寨里的黑蛊王^,还跟人斗过法&。最终唐宗伯赢了,这才把人给带了回去&。

    因为这件事^,唐宗伯跟黑苗寨也算不打不相识&,只不过后来他去了香港*,到华尔街打拼^*,数十年没再回内地^,现在想来,当年年纪比他还大些的黑蛊王如今确实可能已不在世了。

    在问过衣妮的身世之后&*,唐宗伯这才发现&,与他当年交手过的黑蛊王极有可能是衣妮的祖母。

    时隔数十年&&,没想到,黑苗寨子里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唉*&!苗寨神秘^,向来不与外界接触*,当年我也是机缘偶遇&,这才与你祖母不打不相识*。外界对黑苗多有畏惧^,但其实苗寨与外人无仇怨的话^*,不会无缘无故放蛊&。当年瘟疫横行^,有些治病良药只有苗寨的深山里才有*,寨子里的人还以蛊驱疫,做下不少功德*。只是外界对苗寨太过畏惧*,不肯接受以毒攻毒的驱疫法子,寨子里的人有此行事&,多不为人知*。明明是除疫有功&,还被人认为是下蛊害人*。那几名青年闯寨&&,激怒了寨子里的人*,这才扣了下来&,小施惩戒^?!?br />
    唐宗伯说到此处^,叹了叹^,看向衣妮,眼神悲悯^,语气感概,“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故人之后,这孩子也是个重情的^,为母报仇不惜背负叛寨的名声&。唉!你放心吧*,这件事既然是碰上了^,那我也不能不管*&。这回这人既然敢回来^,就定让她有来无回,为你母亲报仇^!”

    衣妮坐在一旁,闻言起身。夏芍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用尊敬的目光看人,“唐前辈,多谢您^!等我为阿妈报了仇^,给您老立长生牌!”

    唐宗伯连忙摆手说不必*,但衣妮目光坚韧&,晚上屋里明亮的灯光下晃晃如刀刃*,显然是下定了决心&&。

    唐宗伯当即叹了叹,不再说什么*,而是开始布置明天的事&。

    明天是衣缇娜和泰国降头师们从泰国启程来京的第三天,徐天胤称他们最快要三天才会到&^,但并不能保证他们三天一定能到^。他们从云南入境,路上未必一路顺畅,或许能耽误几天也不一定。但是玄门若要防范&,自然是从明天起就不能松懈*。

    监视衣缇娜一行的任务落在了夏芍身上*^,尽管弟子们都不懂^,夏芍要怎么才能监视这一行人的行踪*。毕竟对方走陆路往京城来^^,路上谁也保不准换乘其他交通工具*&,机场^*,车站&&,每天人流那么多,看漏了实属正常&。

    他们自是不知夏芍有天眼通的能力,但随即这疑惑就被别的安排给吸引了去。

    衣缇娜带着降头师们是来寻仇的,他们一行到达京城最可能的举动,要么是找地方安置,要么是杀到会所来&。而衣缇娜在京城有住处*^,她很有可能将降头师们安置在她的住处*。虽然,他们一行也有可能住酒店,但酒店太多,无法布置,只能在衣缇娜的住处布置人手。

    唐宗伯将玄门这次来京的弟子分作两部分&&,一半弟子由张中先带领&^,往衣缇娜住处埋伏^,一半人留在会所^^,布阵防御^*。

    温烨自请前往衣缇娜的住处&,他师父就是被降头师所杀,听见这次有降头师来京,不管里面有没有通密&,他都要冲在最前头^。

    唐宗伯点头答应了,玄门的弟子,从来不是养在温室里。他十三岁时已能独当一面*,年轻一辈也当如此^。这些年轻人是玄门的未来,让他们历练和成长的办法*,永远只有一个词^*,实战!

    衣妮跟在张中先的队伍里*,她知道衣缇娜的住处,而且熟知蛊毒&,上回中过一次^,这回有她在众人里,必定多个保障^。

    夏芍和徐天胤留在会所,弟子们当晚研究完对敌之策^,张中先等人便先去了衣缇娜的住处,剩下的人在会所布阵*&。夏芍和徐天胤都没参与布阵^,弟子们以为两人去了车站或者机场,毕竟以徐天胤的身份,他找些人帮忙看着机场和车站是举手之劳^。

    但弟子们不知道的是^,那些降头师在泰国已经杀了不少监视的人*,京城方面*,夏芍绝不会让徐天胤的人去冒这样的险,两人哪儿都没去^,就在隔壁房间里&。

    监视,从这天凌晨就开始了**。

    夏芍将目光重点放在长途客运站上*,至于机场,她只是隔一会儿看一次^^*。毕竟这些人既然从泰国来时就不乘坐航班&,身上必然是带了什么东西,而走陆路虽然安检也严格&,但是比乘坐航班容易钻空子*。

    长时间的使用天眼通的能力&,夏芍不是第一次*。在香港救龙脉的那晚,她就用龙鳞*、大黄配合天眼的力量*,坚持一夜才有所成。

    但这一次*,她面对的可能是更长时间的监视^,不止一夜&,或许是一天一夜*,或许是几天。

    徐天胤知道夏芍的元气向来与常人不同&,但长时间的监视&^,即便是元气撑得住*,体力方面却很受考验^。

    夏芍坐在沙发里^,望着窗口的方向,不知情的人定要以为她是在看窗外风景,殊不知她眼前天地已开^&,高楼、车流都遮不住她的视线&*,很快她便看见长途客运站。凌晨时分,客运站里的人并不多^^,夏芍也知这时间人到了的可能性不大^&,但她不愿松懈*,目光一落去客运站&,便盯紧了不动。

    一会儿,身旁有声音&,似是一杯水放在了茶几上*。夏芍听得出来&,也闻得见她喜欢的碧螺春的茶香,但她没分身^^,而是盯紧了客运站&,过一会儿又把目光转开^,去扫一眼机场方向*,再把目光转回来。

    身后有人坐了下来&,一双大掌揽上她的腰身&*,将她轻轻揽过来&,然后紧紧拥在怀中。夏芍目光没动&,却轻轻勾起唇角,舒服地往后倚了倚*。后背是男人坚实的胸膛,眼前是即将迎来敌人的战场,此刻沙发里*,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心底暖融&&,眼底却有精亮光芒。

    夏芍偎在徐天胤怀里,累了就换个姿势*,男人在后头雕像似的*,她不动,他便不动^。她一旦动一动&,他便微微调整姿势,让她偎得更舒服些^,然后拥紧^,又不动了**。

    每当这时,夏芍总是唇边噙起笑意,但注视着前方的目光却未曾变过*。

    渐渐的^^,天光由暗到明^,客运站里人流从少到多&,暗夜下的城市仿佛随着天光渐亮而活过来般^&,渐入喧嚣*^。

    夏芍又感觉身后动了动^*,徐天胤从沙发里起身&&,将茶几上已冷的茶水端走,一会儿*,换了杯温水来^,“喝点^?!?br />
    他伸手递过水来,夏芍笑着接过来,目光没动,喝了半杯^。接着她便听见徐天胤开门出去了**。这时正是吃早餐的时候,他大概是给师父他们准备早餐去了。

    果然*,半小时后**,徐天胤回来,手里带着甜粥。夏芍虽然监视着客运站^,但端着碗吃东西还是不碍事的,只是徐天胤把粥倒去碗里^,便拿过来蹲在她身旁*,用勺子舀了试过温度再递过来,“张嘴?^!?br />
    夏芍哭笑不得^,她这是生病了,在住院?不然干嘛要人喂*?

    “不是有打包的么*^?带着吸管的*,那样方便得多^?!毕纳帜抗饷欢?,嘴上却道&。

    “唔&*,不干净*?&!蹦腥讼肓讼?^,才道。

    夏芍咬着唇笑*,如果不是她现在有任务在身,她一定瞪这男人一眼&。似乎有人在国外执行任务的时候,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都吃过。不过是打包的粥^,能不干净到哪儿去*?

    这人明明就是动些小心思,还学会找理由了。

    夏芍心如明镜笑了笑,此时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她便没说什么*,也不跟徐天胤争辩&&&,乖乖让他喂了碗粥喝,接着又盯着客运站去了。

    这一盯便是一上午^,到了中午&,正是人最爱犯困的时候^*,但夏芍修为在身&,并不觉得累^,只是坐久了身子有些酸,她起身站去窗边*,目光不动&,活动了下手脚。徐天胤靠过来&&*,夏芍以为他要让自己休息一下*,他却什么也没说^,默默拥住她&&,借胸膛给她靠^,手绕过来按在她丹田,元气缓缓送了进去^^。

    夏芍暖暖一笑&,老实说&,就算徐天胤这时候让她休息&,她也是不会休息的。时间越是离晚上近,目标现身的几率就越大。毕竟对方也不是傻子&*,出泰国的时候知道有人在监视&,自然能想到京城方面应该有所准备。既然京城有准备^,那么搞不好他们一踏入京城就是一场死斗,而斗法的事常常都在夜里^&,降头师的除了蛊降*^,很多降头术只有晚上阴气强盛时施展效果才好&,所以对方很可能算着时间,傍晚或者晚上到*。

    按照逻辑^^,应该是这样的*&,但夏芍也提防着对方来一手空降,不按常理出牌,所以任何时候,她都是不能松懈的**。

    还好^,徐天胤懂她*。只是他明知她元气不耗损^,还来给她补气,她除了心里暖融,便是担忧。接下来还有大战,夏芍自不想让他多消耗^,于是只让他补了一会儿,便走开,又坐回沙发里^。

    时间在她起身活动筋骨和回沙发里休息中慢慢度过^^,转眼&,又是夜晚^。

    一天一夜的坚守,客运站里都没有异常。期间徐天胤出去了好几趟^,回来说^*,张中先等人到了衣缇娜的住处**&,那女人狡诈凶狠^,里面果然下了蛊^,好在有衣妮在^,她吃过一次亏,万分谨慎,加上这次是十来名玄门的人在*&,众人合力,将里面的蛊毒清除,之后入内便入内各占死角^,静待。

    衣妮将房间里重新下了她的蛊*&,打算如果衣缇娜回来*,先送她份开门大礼!

    而会所这边,一天一夜,该布的阵也早就布好了&^^。

    八门金锁大阵!

    唐宗伯坐镇阵眼^,操控阵位生死变换*,并留了个眼位给徐天胤,如果对方来会所,徐天胤随时可以到阵中去&,凭着他对奇门阵法的敏锐感知能力,撒豆成兵*!

    一切防御妥当^,只待人来^*。

    人到了半夜,还没来*。

    如果到了天亮人还不来,那么便要等明天晚上。这意味着夏芍又要多监视一天,这对体力考验很大^。

    徐天胤大部分时间都在夏芍身后,他气息一直是静的&,能感觉到&,却听不见*^。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往后推进^,夏芍明显感觉到他气息有些急促&&&,似有些着急&。这个不知执行了多少危险任务,在任何时候都能潜伏不动*,等待敌人的孤狼般的男人*^,此刻因为她有可能还要再劳累一天而有些急切&。

    夏芍自打开始监视敌情起&,第一次转过头来看徐天胤&^,笑着牵了他的手&,在他掌心俏皮地捏捏*,笑道:“没事的。师兄在,师父也在,大家都在。想到你们都在&,我一点儿也不累&&?!?br />
    “到早晨,人不来^,你便休息&?!毙焯熵吠潘?,这次竟不理她的安抚,目光定定*^,不容拒绝&。

    夏芍知他不会因为担心她会累垮,便就这样弃此间事情于不顾。这男人很有可能会在她休息的时候,自己去客运站附近守着&。

    这么近地守着&,他很有可能会有危险^。

    夏芍当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但她这时并不争辩^,而是转头过去,又盯向客运站,打算如果早晨还不见衣缇娜一行的踪影*^,那就再想办法说服徐天胤*&,现在正是要紧时候,且过了今晚再说*。

    但正当夏芍心里盘算着,把目光转过去的时候,她忽然眼神一变&!

    徐天胤敏锐地感觉到她气息的变化&,从她身后走到身旁&*,望向客运站的方向*,“来了?”

    夏芍不答&*,而是盯着客运站的出口,一行人零零散散地出来^*,为首的是一名穿着旅行装的年轻男人。

    看着是男人^,夏芍却知道*^,那是女人^。

    女人走路的姿态,除非是像展若南那样常年大咧咧男人婆似的人,否则一时半会儿即便穿了男人的衣服,也改变不了姿态。

    更何况^,夏芍天眼可以看见的不是姿态,而是元气!

    这一行人&^,都有修为在身!

    尽管他们尽量收敛了&,但却逃不过天眼。而且&,正是因为他们收敛了元气,才和走出客运站的正常的乘客看起来很不搭调*&。

    这一行人走得并不密集^,而是由一名女人在前头领着,后面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看起来就像是正常来旅游的游客&,与前后的人并不相识。但他们身上的元气却出卖了他们*,夏芍大致一数^,三十来人*!与乃仑在电话里说的一致&!

    “是他们!”夏芍这才开口。

    徐天胤气息一瞬变得冷极&^*,点头便要出房门^。他刚一转身&,便敏锐地感觉到夏芍气息霍变&,把天眼一收&!

    徐天胤回头*,夏芍皱着眉头,脸色有些震惊。她转过头来^^,看着徐天胤&,很少有这种震惊的神色,“有个人发现我了^!”

    就在刚才*,当徐天胤转身的一瞬^,夏芍的目光还在那一行人身上&*。人是来了^,虽然表明她可以不必再漫长地监视*,但接下来才是较量的时刻&^。这些人的修为^、接下来会去的地方,夏芍都要掌握。但正当她把目光投注在这些人身上的时候**,忽然有个人^,抬起眼来看了她一眼&。

    与其说是看了她一眼*,不如说是目光在空中一扫^,扫过她*。

    这个人&,能感觉到有人在监视^!

    夏芍把目光一收*,心下惊异。在她所遇的人中^,徐天胤的敏锐是她仅见&。但客运站到华苑会所*,距离之远,只怕是徐天胤也很难察觉。这个人,竟然发现有人在监视?

    这是何等的洞察力?^!

    这次来的降头师里&^,有这等高手?

    夏芍二话不说&,跟徐天胤去了师父的屋里^。八门金锁阵已经布好^,只是尚未启动&&^,唐宗伯闭目在屋里调息,见夏芍和徐天胤进来,便睁开眼来&。

    老人的双眼与平时的和蔼很不一样^,此刻目光炯亮,威严沉肃^&,“人来了^?”

    “来了&!但是有人能发现我在监视?!毕纳至成纤?,把刚才的事简略一说。

    唐宗伯抚着胡须,终究是在奇门江湖行走大半生,所见甚广*,并没有惊异^*,而是气息更沉,“此人身形削瘦,六十多岁年纪,眼底青暗*,鼻梁上有道疤?”

    夏芍微微蹙眉&,摇头&,“不是&&。那人身形削瘦,明显年轻些,只有三十来岁^。眼底青暗*&,有邪气。鼻梁上没疤^?^!?br />
    “那便不是他……”唐宗伯抚须的手一顿&,气息并没有好多少^,“这人可能是通密的大弟子。他能感觉到你的天眼&,可能修炼的是灵降**?^!?br />
    所谓灵降^*,就是用精神力瞬间控制人的意志。令人致幻,或迷失意识,或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来。灵降在施法的时候,需要配合大量的符咒来进行*。但会灵降的降头师天生精神力惊人&^,再加上后天的修炼法门^,能感知到别人的精神力并不奇怪&。

    只不过,在泰国大多数的降头师会的都是蛊降*,但也有会血降、阴阳降&、鬼降之类降头师^。有的降头师能同时使用几种降头术,也就是混合降,但这样的高手不超过二三十人&。而会灵降的降头师^,却屈指可数^,只有那么几人&,而且都是法力深厚的高手^!

    唐宗伯这么一说*&,夏芍便点了点头,觉得很有可能。那人就走在衣缇娜后头&,与其说是衣缇娜在领着人走出来,倒不如说是那人在领着降头师们*。

    通密的大弟子*?

    夏芍目光一敛,当即又开了天眼&&,望向客运站的方向^,此时这一行人已经都出了站,连打了七八辆车,一起走远&。他们走的方向不是会所的方向^&,而像是往衣缇娜的住所去^。

    这回夏芍的天眼也不收回了,一路跟着&^,那人确实感觉得到夏芍的目光,他回头看了看^*,眼底青黑更加暗沉^,随即对前头副驾驶座上的衣缇娜说了句话,衣缇娜回过头来&,眼神震惊*&,但随即便阴狠地哼了哼*&,跟司机说了句话,司机加快了行驶速度。

    夏芍把这七八辆车里的降头师们都看了个遍&,发现只有两名女人*,其余都是男人^。而且,没有师父描述的六十多岁^、身形削瘦*^*、鼻梁上有疤的男人^^^。

    也就是说*,通密不在这一行中……

    师父的仇人正是通密*,他不在^^,确实有些不顺*&,但通密的大弟子来了*,泰国的降头师也来了三十多人。把这些人的命都留在京城&*,便是夏芍的目的!

    杀了这些人&,杀了他的大弟子*,不信通密那老头子坐得?!

    夏芍见这些人去的方向真是衣缇娜的住处^,便打电话给张中先那边&,通知了一声。随后^&,她赶过去^。

    徐天胤也要过去,但被夏芍拒绝了。师父如今在会所里&,阵已布下,两人都去&,夏芍实在放心不下*。尽管知道那些人都往衣缇娜住处去了^,但夏芍不得不提防他们会半路改道,袭击这里^,所以她和徐天胤两人&,今晚注定两个战场&。

    “师兄留在这里&,我去!”夏芍二话不说奔出去,弟子们各自守着阵位&,听见了她的声音*,却不能出来看。

    夏芍很快下了楼去^,奔去门口^*。人刚到门口,却停住脚步&,一愣*!

    门口^,军用路虎发动^,夜色里*,车前灯光亮晃着人的眼,照见车里侧脸冷厉气息孤冷的男人*,男人开车前看了夏芍一眼*&&,只简短道:“留下*?&^!比缓蟊憧笛锍ざ?。

    夏芍站在门口^,急火焚心^&,却又无可奈何。她刚才是从楼上奔下来的,师兄一定是从窗户直接跳下来的,所以才赶在了她前头*!

    如今他去了衣缇娜的住处&^,她便不得不被迫留下*&。这男人定是看那边是战场,觉得危险*,又忧心她从昨晚便开着天眼未曾休息过,这才不许她去^。

    夏芍内心如焚*,但却并没有乱了阵脚^&,她回去找到给徐天胤预留的那个阵眼^*,坐下。然后拿出手机^^&,给徐天胤打电话^&,并且又开了天眼*。

    电话响了两声*&,徐天胤便接了起来*,“听话*,休息?*!?br />
    夏芍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只道:“师兄&^,电话别挂断^,用耳机。我看着那边的情况,有什么问题通知你^&&?&!?br />
    她怎么可能有心思休息?他去涉险^,她能放心休息才怪&!只好盯着那边的情况^,以防万一^。

    “嗯^?!毙焯熵芬仓老纳植豢赡苄菹,当即便没挂电话^&,把手机收起来^,用上耳机,加快油门往衣缇娜的住处赶去*。

    衣缇娜一行人比徐天胤早到^,三十多人下了车*,夏芍用屋里的座机打电话通知那头^^,“人到了&&!我师兄正往那边去^^*,你们注意安全!”

    刚放下电话&,那头便事发了^!

    本来夏芍用天眼监视着一行人,对方便有所警觉,而且衣缇娜的住处里原先有她下的蛊^*,如今她站在门口,蛊除了,她如何能不知道?

    眼下正是子时末*,夜色深沉。衣缇娜住的是单独的一幢别墅*,建在郊区^*,周围还有独幢别墅,但是相隔有些距离*,在夜色里*,远处那些别墅隐在黑暗里,不仔细瞧,根本就瞧不见**。出租车一辆辆开走&,红色的尾灯渐渐也被黑暗吞噬。头顶上&,一弯新月隐在云层里,淡淡血红,照见底下,三十多人立在别墅大门外*,没人去动大门把手^,却有数十道弯曲的影子从大门的栏杆空隙里*,游走进了院内&*。

    那些影子**,过院子的石板路*,花丛间*^,淡淡月色里看着是一条条毒蛇*^,但这些蛇游走过路面草丛,竟然听不见沙沙的声响*&,仿佛悬在其上一般^,身体轻得不可思议^,速度也快得不可思议&。

    也就是眨眼的工夫^,这些毒蛇便游到了别墅里面的门口^,一条条蛇攀起来,盘踞上门把手*&,看着竟像是要用自身之力,将门把手拧断。

    而就在这时&&&,门缝里开始发出“嘁嘁嚓嚓”的声音*,像是什么声音扒着门缝&^,再一细看^,不由令人头皮发麻。

    门缝里,挤着爬出密密麻麻的蜈蚣^,体型扁得惊人*,从门缝里爬出来,黑压压一片*,四面围城一般围向那些毒蛇&。这些蜈蚣的尾部都开着叉&^,颜色鲜红,一看便知有剧毒,和毒蛇群一撞上,便是一场厮杀^。

    虽然体型相差悬殊,但是五毒之物,拼的向来都是毒性^。蛇张大嘴*,将蜈蚣吞下^,蜈蚣却将尾部扎进蛇的鳞片中间缝隙,扭动*^,厮杀^,眨眼的工夫,门上的毒物啪啦啪啦往下掉*,掉到地上尚未死透&,还在挣扎扭动*^,院子里零零散散几团,看着就头皮发麻。

    两边战局看着是不分胜负,死伤各自过半&^,但实际上*^,别墅的守势很不妙^。那些盘在门把手上的毒蛇在吞咬蜈蚣的时候,牙齿的毒液落在门把手上*,竟能听见滋啦滋啦的腐蚀声*。五分钟*,门把手被腐蚀出一个洞来^,啪嗒一声,掉落在地!

    这时候,大门口也传来一声“啪嗒”的声响&&,只见门口*^,也有一把锁落了地。

    衣缇娜摘了头上戴着的棒球帽,月色里眼角一颗美人痣,笑容妩媚动人&。只是她这副样子^,任何人看见她都不敢跟动人联系在一起,因为她腰间正盘着一条花斑毒蛇,那蛇极肥,绕在衣缇娜腰间&**,生生把一纤柔不盈一握的美女腰缠成了水桶*&,衣缇娜却并不介意^,笑着便扭动着腰身进了院子&。

    身后降头师们跟上,听衣缇娜走在前头,咯咯地笑&*。

    “我的好师妹^^,你的伎俩还是十岁小女孩的伎俩*。你以为门锁上下了篾片蛊*&*,能奈何得了你师姐*?呵呵,你真天真,真可爱&^*?^;垢阕呤币桓鲅?*?*!币络灸瘸胺淼匦ψ?^,已经慢悠悠走到了里面的门口。

    地上落着锁*,门已开了一条缝*,蜈蚣和毒蛇还在绞杀着*,但也有几条毒蛇顺着门缝游了进去&。

    衣缇娜一脚踢开面前一团要死的毒蛇,望着那一线门缝里死静的漆黑,目光也如毒蛇,游走进去,却不动脚步,“我可爱的师妹*,你可真叫师姐意外,修为不见长进&,命倒挺大。想必师父知道了,你中金蚕蛊都不死,一定会很欣慰吧?呵呵,不过如果她知道不是你自己的本事*,而是被人所救,会怎么评价你的修为^?啊**&,我来猜猜,她一定会说……”

    “咻!”衣缇娜话没说完,便目光骤然一聚*,一物带着腥气朝她弹射而来&!

    衣缇娜冷笑一声&,往旁边一闪,那腰间的花斑毒蛇竟也避了避^,不敢去接*^。那物擦着花斑毒蛇射过去^,后头的降头师们也跟着一避^,唯独为首那男人哼了哼^,口中念咒,猛喝一声,一掌击出&^,那物在空中感觉到危险^,急转落下^,月色里现一到金光,接着落入草丛,急速退走。

    衣缇娜回头,看了那名降头师一眼*,眼神有所畏惧&。这人,修为之高,竟也能虚空制符*,逼走衣妮的金蚕蛊&。

    ------题外话------

    差一千字**,明早八点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八章 降头师来京*!首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八章 降头师来京^!首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