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连消带打

    来的有三人,一前一后到的。

    前面到的是两人,眉眼看来是一对父子。长者五十来岁^,体型富态^*,额高脸阔^^,双目藏神*,一身家常打扮*^*。长者后头跟着名青年男人,二十五六岁,五官面相算有力度^,独独一对耳朵略微招风*。他称不上太英俊*,但一双眼睛生得妙极,双目与他父亲一样藏神^^,眼皮粉红*,眼带桃花。女孩子若见了,多会为这一双眼睛所迷*。

    父子两人都穿着常服,紧随两人后头进来的男人年近六旬*,一身少将军装,中等个头^,步子阔,方额狮眉*,皆是刚正不阿的面相*,只是上唇略搭着下唇,性情又有些优柔寡断。

    既刚正不阿&*,又优柔寡断*,这看起来似乎有些矛盾^^,但其实不然^*。只能说此人内心是个忧国忧民的愤青*,现实中却不太敢言*&,做事不太敢于决断。

    三人前后脚进来,便看见极其不搭的场景。

    门外,警车&、武警防暴车&、军车拥着,警卫连制着后勤兵*,一个个压在地上^&,枪械缴在一旁。

    门口*,崔建豪见到三人瞪大眼&,手捂肚肋^,军装蒙尘^&。

    门内&,苏瑜脸色青白*,眼底却有喜意^&。店里尚有顾客*,保安、销售人员*、经理和顾客都退去后头角落&*,露出中间大片空场&。一辆新款白色跑车上悠闲坐一少女^,眉眼含笑,望身旁男人*,男人手里拿着肉饼*,正吃进最后一口。

    剑拔弩张的场面,温馨吃宵夜的气氛,怎一个古怪了得^&?

    少女见三人进来&,笑着把手中水杯递给身旁男人&,自己轻巧地从车身上一跃而下,身手敏捷^*,落地无声。

    王光堂和崔兴平目光微微一变,两人年轻时代也是军队里磨练出来的^,自然看得出*,这轻巧一跃,是有功夫底子的&。

    夏芍微笑,上前三步&,“王委员&,崔将军,王少。这么晚了,劳烦三位大驾^&,不胜惭愧**?&!?br />
    这三人,正是王光堂&、王卓父子和崔建豪的父亲崔兴平。

    夏芍要等的正是三人&,确切的说^^*,她真正等的是王光堂^。

    事情闹得这么大,王局长张队长都在外面^,必然有人给王家通风报信。苏瑜在店里^*,虽然夏芍和徐天胤并没有为难她&,但店外是徐天胤的人,崔建豪的兵被扣下了*,人都堵在门口*^,苏瑜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她想走也走不了。

    苏瑜就等于是被扣在了店里^*,徐天胤明显没有放人的意思,外头王局长和张队长今晚本都是为了苏瑜来的,见这情况,怎可能不对王家漏个口风?

    夏芍微笑上前,她的话听在王光堂&、王卓和崔兴平耳朵里^,三人却是一愣*,目光又是微变!

    那些“不胜惭愧”的话^,不过寒暄,听听就罢,是不是真惭愧,各自心里有数*^。让三人惊异的是&,夏芍这番寒暄的话里分明是另有深意,就像她早料到三人回来^&,在此等了很久了。

    今晚&*,王卓未婚妻被扣,崔建豪被打^,王卓和崔父是一定会来的。能料到并不稀奇*,但如果眼前这女孩子能料到王光堂也会来^,那就令人深思了。

    王光堂是共和**委委员,不足六十岁&,上将军衔*,总参谋长^。论军衔职务,他远在徐天胤之上&^。论辈分,他是王家家长^。今晚的事*^,其实就是年轻一代之间的摩擦&,闹得大了些而已。要来^,王卓*、崔兴平过来已经足够^,王家来了两个人*,分量就显得重了&。

    按理说*,今晚王光堂不该到的&。

    但他来了*&,还被料到了**,这不得不让人心里突地一声&*!

    王光堂的目光落在夏芍脸上&,打量^&*。他是国之上将^,权倾军界&&,副国级待遇。走到了他这样的高度*,区区商界新秀,一个刚刚成长的商业集团^^,他向来是不会多看一眼的。但他却知道这女孩子**。

    不是因为她可能嫁进徐家,而是因为前段时间慈善拍卖会上,她扭转局面,让王卓吃了亏。

    那件事&,他知道^^。虽然赝品的事确实不厚道&,但政治博弈这点事确实不算什么&*。这件事谋划可谓深^*,本是个不得不入的局*,她却硬是没入&*,还设套将王卓给埋了进去。

    正是这件事,让王光堂的目光不得不落向了这名年轻有为名气很大的女孩子身上^&。而今晚一踏进店里&*,她便再一次让他感到惊讶*。

    不足二十岁的年纪&&,她当真心思如此深?能看出他今晚会来?

    夏芍当然看得出来*。

    华夏集团的慈善拍卖会上&,王卓下那么大的套子&*,不就是为了让外界认为徐家和王家是盟友^?

    王卓不在军也不在政&,他谋算这事为了王家^,他父亲王光堂能不知道?

    也就是说*&,希望和徐家成为盟友的是王光堂。

    今晚&,王家的准儿媳惹恼了徐天胤,徐天胤是徐老爷子最疼爱和器重的孙子,王光堂能不来?

    他必定会来!

    夏芍不仅算到他会来,还算到他会借此事一笑泯恩仇,化干戈为玉帛,从此跟徐家搞好关系。

    只是不知道&**,如果王光堂知道今晚他的到来,不是夏芍看出来的,而是她故意把事闹**他来的&,他会作何感想^?

    当然,这事,夏芍是不会让他知道的&&。

    而王光堂的态度确实如夏芍所料&*,在进来店里&,两番微怔之后,便笑容和善地走了过来,“哎呀^,徐世侄*,夏小姐&*,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还闹这么大的阵仗^?”

    徐天胤这时已喝了水,擦了手,见王光堂^、王卓和崔兴平走过来,便上前和王光堂、崔兴平握了手^*,“王伯父&,崔伯父?!?br />
    到了王卓的时候^,徐天胤只是握手点头^。他跟王卓平辈^,王卓非军非政,徐天胤却有着少将军衔,集团军实职^,两人成就相差太多,握手点头之交*,不算不给他面子*。

    崔兴平对伯父这称呼可有些受宠若惊*,论年纪^,他当得&^,论两人军衔^&*、职务^、徐天胤的家世,他哪敢当这一声伯父&?

    王光堂知道徐天胤的性子,他肯主动打招呼,那表示这事好解决^&&。

    这时*,苏瑜已站到了未来公公和未婚夫身旁*。她去挽王卓胳膊,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模样,哪有进店买车时那副趾高气扬*?

    但让苏瑜没想到的是,她手还没碰上王卓*,王卓转头就瞪了她一眼!

    这一眼把苏瑜瞪得一愣,还没反应过来&,王卓已转了头*,看向了夏芍*。

    王卓与夏芍的恩怨自不必多说^,两人或许之前也没想到会在今晚这样的场面见面^^。而今晚的场面,当然称不上好^。但王卓笑起来却很迷人&&,一点也瞧不出与夏芍有过节*,反倒伸手与夏芍握了握手&,“夏董,久闻大名*^,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了*?!?br />
    老实说*,以王卓对华夏集团的算计&^,和他今晚未婚妻被人扣留,却依旧能笑得出来的表现,他真的不像是一无是处的纨绔。

    仅以他给华夏集团设套的算计^^,这人从政,亦或从军,都不可能无所建树^。

    但他至今京城四少排名最末&,建树很少*。

    或许很多人会奇怪,但夏芍并不奇怪。王卓的面相,好在那双眼上&,也坏在那双眼上。他双目藏神**,跟他父亲一样,是个懂得谋算和有心机的人。但他眼形可能是受了母亲的影响,略带桃花眼,命带桃花。

    这双眼睛很招女人喜欢^,而王卓眼皮粉红*,奸门很有光泽^,他在女人这方面&,并不节制*。而这一点对他走仕途是很不利的&。

    不走仕途&,可能是王卓自己的决定&*^。他双耳有些招风^,承祖业隐蔽,有些二世祖&。也就是说,此人有心机有能力^,却不可一世,且不受拘束*。军旅生活和官场规矩,在他看来是拘束*。这是很多二世祖的心态——老子家里有背景,为啥还得受那些规矩管制?

    王卓从商的心态&,大抵是商场可任他玩儿^。

    王卓并不知一个照面&,他的面相已透露给夏芍许多事^,他只是笑着跟夏芍握手寒暄,而夏芍的表现,比他诚实得多。

    “王少&**,确实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前段时间拍卖会上的事&&,于老称事情是王少安排,我当时还真信了。结果去警局做笔录的时候才得知^,原来一切都是于老和谢经理合谋。冤枉了王少&,我实在是过意不去。本来想见见王少&,后来大一课重,一直也没有机会见到*。今晚这种场面见面,实在汗颜^?!毕纳直咚当咝聪蛩砧?*,对她歉意地点点头&,然后叹了口气,语气感慨*,表情真诚**^,“我初到京城^,并不识得苏小姐,要是先前得知苏小姐是王少的未婚妻&^,苏小姐看上的车*,我哪还会坚持**?拱手相让都还来不及&&*?&&!?br />
    苏瑜在一旁听着*,眼都直了*!

    她撒谎不嫌脸红^!

    崔建豪来的时候,她跟崔建豪一番对话,她就应该知道她是谁了^*!他们言语中明明提到王少了^!

    她在清楚她身份的情况下**,打了保安,打了崔建豪!她现在倒是好意思说不认识她&?

    苏瑜皱着眉头,张嘴就想揭穿夏芍。嘴还没张开&,王卓笑了笑*。

    “夏董哪里的话&,国庆期间*,我和未婚妻去国外旅游*,她也没见过夏董,要是见到*,必然也不会发生今晚这样的事了*。说起来*^,一切都是误会?*!?br />
    “是啊,误会害人&。苏小姐,对不住^?!毕纳中ψ沤踊?,诚恳对苏瑜道歉^*&。

    苏瑜险些一口血喷出来&!

    道歉?

    要道歉她早怎么不道?

    就当她没认出她的身份来吧,她要是有心想知道*,王局长来的时候^&,张队长来的时候,她怎么不问&?难道就一点也看不出来&?

    而且*,她今晚都料到公公和卓少会来了,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她是明知*,还把事情闹成这样&,门口警卫连守着&*,硬把她扣在店里。现在王家来人领她^&,已是折损了面子^,她还在这个时候装好人&&?

    以为所有人都是傻子吗?&*!

    苏瑜喘气有些狠,内心压抑不住的怒气!

    但偏偏王光堂和王卓父子俩这时候还真成了“傻子”^*,俩人就是听不出夏芍话里的破绽&,听她道歉^,都很好说话地笑了笑。

    “夏董不必客气*,事情我听说了*。这件事是我未婚妻的错^**,车明明是夏董先看上的。今晚这事^&,要追究起来&,我的未婚妻难辞其咎?!蓖踝啃Φ?。

    夏芍善解人意摇头微笑,“王少这是说哪里话&?我当时身上确实没带足钱^,尚未办理手续^*,苏小姐也不是就买不得。这事要怪就怪这家店的经理*,未对苏小姐说我先看上了这辆车^,也未对我说苏小姐看上了这辆车,我们两人都以为这车是自己的,这才起了争执?^!?br />
    缩在角落里,以为会被遗忘的黄经理&^,忽然抖了抖。

    “是啊。这家店的经理太不会处事了^^?!蓖踝慷韵纳值幕吧钜晕?^,迷人的桃花眼微微一垂,转头看向角落。

    黄经理又抖了抖^&。

    王光堂在这时笑了起来,“呵呵&,怪不得徐世侄会对夏小姐倾心,夏小姐果然是通透*?!?br />
    通透二字颇有深意。王光堂自然知道夏芍不可能真不知苏瑜身份^,她都料到他能来了^,会猜不透苏瑜的身份^**?

    在他看来,或许今晚是徐天胤一怒为红颜^,叫来了警卫连。而这女孩子聪明,知道这么做会引来徐老爷子的不满,但许又劝不住他,所以只好等事情闹大了&*,等他们来。来了以后再示好*^,化干戈为玉帛^,日后在徐老爷子跟前^,也好罪过不那么大。

    这正中王光堂下怀,他也是有心要和徐家走得近些^,于是便接着笑着叹了叹^,“京城子弟^,大多娇生惯养*,要都有夏小姐这么懂事,我们这些老家伙*&,不知少操多少心&!苏瑜,今晚的事是你的错,还不快过来跟夏小姐道个歉&!”

    苏瑜瞪大眼&,要她道歉&?

    她现在是王家的准儿媳!给这还没得到徐家承认的女人道歉?

    王光堂见苏瑜站着不动,便威严地看向她^,王卓也转头,在看不见的位置眼神阴沉地看向苏瑜*。

    苏瑜再娇生惯养&,对未来公公的威严还是有惧的。但今晚不知道为什么&,内心一股邪火,怎么浇也浇不熄^!

    苏瑜拖延的时间越久,气氛就越尴尬**。渐渐的^^*,王光堂和王卓都皱起眉头^&*,心生不满^,不知她今晚怎这么不识大体^&。平时她再骄纵&,在利益这方面,也还是知道轻重的^。今晚这是怎么了?

    气氛尴尬&,一直在旁不开口的崔兴平不得不开口解围^*,他一转头就看向自己还在门口杵着的儿子,怒喝:“你给我滚过来&!”

    崔建豪白着脸捂着胸肋过来,低着头。

    “我看你是能耐了^!还敢把总后勤部的兵拉过来*!你怎么不把你老子拉过来帮你干架?!”崔兴平气得脸色涨红^,这怒气*,一看就是真的&*,“都三十岁的人了,年少轻狂的时候吗?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崔建豪低头^,就知道今天要惨。他年少时期跟京城子弟打架,也叫过后勤部的兵来帮忙^,但人数都少*,也没闹出大事了&^,今晚遇到徐天胤&,才出了大事*。今晚是他先带了人来,就是他理亏^。徐天胤是集团军的首长,安全受到威胁,出动警卫连怎么也比他说得过去,所以今晚这事*,他从头到尾都不占理*。

    除了道歉,别无他法。

    “徐将军,兄弟对不住了^。不知道那是夏小姐*,要是知道&,我怎么也不会动军中兄弟的女人。我这三根肋骨断得不冤,但望徐将军饶了我那些兄弟,他们都是被我招来的,不知情&^。要打要杀*,我一力承当*!”崔建豪看了徐天胤一眼&,这回看都没敢看夏芍^。

    崔兴平见儿子道歉,脸色这才好看了些。他的儿子他清楚,自小就浑^,但还算讲义气*??纯此孀判乩叩氖?*,当父亲的&&,他不是不心疼的。但他今晚这事干得太没脸了!于是崔兴平索性牙一咬^*,不说话了^。

    气氛又静了下来^,王光堂和王卓见崔建豪都道歉了*^,便看向苏瑜&,眼神语气都发沉,“你呢&?还不快跟夏小姐道歉^?”

    苏瑜咬着唇^,崔家人道歉的时间^,她并没有想通多少,反而越来越气!夏芍那些道歉的话和善解人意的微笑就在她脑海里晃来晃去,心里的邪火越来越重*^。

    这时候*,夏芍笑了,依旧善解人意&&,“道歉就不用了&^^,苏小姐事先也不知道我看上了那辆车&。不知者不罪&,本来就没错^*?!?br />
    这话并没有让苏瑜心里怒气平息多少^&,反而越发旺盛。她抬眼看向夏芍,见她挽着徐天胤的胳膊&,徐天胤的手还伸过来,覆在她挽着他胳膊的那只手上&,对面看着,两人还真是恩爱*&。

    苏瑜心里又怒一重^,这回有些幽怨^^,望向王卓&。

    同样都是京城世家公子哥儿的女人&&,她还是正牌^,竟被逼着当众道歉。人家都还没得到徐家的承认&,竟被呵护在手心里^!

    今天如果不是徐天胤护着她,就凭她一个华夏集团的董事长^,配她这个王家的准儿媳道歉?

    笑话!

    王卓见到苏瑜幽怨的目光,顿时目光一沉&。这女人,今天吃错药了*&?

    这时候^,夏芍又笑着开口^^。她望向苏瑜含怒的脸^,笑容歉意,“苏小姐,今天的事确实是误会*。这样吧,咱们也不论谁先看上这辆车了,这车就是你的了*,你看可好?”

    可好&?

    苏瑜扭脸看向夏芍,明显开始抑制不住地喘粗气,脸色都染了层青气&。

    不论谁先看上的&,这车就是她的了&&?

    哈!她说得真好听!这是施舍?

    偏偏苏瑜气得要炸,夏芍却“看不见”,她正抬头望向徐天胤。

    徐天胤低头看她^,剑眉轻蹙,问:“不是喜欢?”

    “我没开过跑车,或许跑车真不适合我。我想*,也许苏小姐比我更适合*,何不成人之美?”夏芍浅笑&。

    “唔?!毙焯熵吠潘齘,眼眸漆黑&,覆在她手上的那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夏芍笑容不动,在徐天胤手下的那只手*,一直掐着的指诀重了重。

    “明天去别处看?!毙焯熵返?。

    “好?^!毕纳执?&,目光暖融,只是垂眸间笑意沉沉*^。接着又抬眸望向苏瑜,“苏小姐*,不如这样吧。这辆车我买下^,送与苏小姐&,只当我们以此化解干戈*,日后见面大家朋友相称&,这辆车就当是友谊的见证了*,如何?”

    “……”苏瑜缓缓闭上眼,喘气粗重。

    送^!

    好一个送&!

    王光堂皱眉看向闭眼的苏瑜,目光威严里带了警告&。

    对方台阶都给成这样了,还不知道下^?

    王卓这时才牵过苏瑜的手,只是手劲儿颇大^,警告之意明显。

    苏瑜吃痛&,霍然睁眼&*,描画精致的眼里已有血丝,眼神犯红,怒瞪向王卓。

    压抑已久的怒气&,爆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一章 连消带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一章 连消带打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