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军队VS军队

    黄经理觉得今天真的应该看看黄历^,开始他以为*,店里来了苏瑜和崔建豪*,是莫大荣耀^。哪知道&,在两人之前,还有个徐天胤&*。

    徐天胤*&,共和国最年轻的少将*,徐家什么背景^,不必多说^。说句不好听的话&,徐老爷子要是去世&,中央首长都要亲自给他老人家开追悼会,全国悼念!

    黄经理垂头丧脑**,忽然觉得,前路暗淡*。

    他在这边暗淡着*,高局长狠狠挖了他一眼^*,便把目光转向徐天胤身后。

    夏芍仍然坐在车上,猫耳朵咬得嘎嘣脆*,和眼下这情形严重不搭调。

    但这时候^,所有人态度都是宽容的,笑容都是和善的,责难她?那是不敢的!

    高局长将夏芍打量一眼,这才露出恍然的表情*,笑呵呵上前,“哎呀**!这位莫非就是夏董&?”

    夏芍笑了笑&^,区区打架斗殴的事&,要被打只是保安&&,或者只是普通百姓&,哪能劳驾这位局长亲自出面?她笑着从车上下来,礼貌地伸手跟高局长握了握^,问:“高局长^&,黄经理报案*^,需要问问案情,或者去警局做做笔录么*?”

    “夏董哪儿的话&^!”高局长笑着摆手,笑容很自然^*,只是暗暗观察夏芍脸色。

    见她说这话并无愤慨,也不炫耀^,只是淡淡的神色^**,看起来并没有要追究的意思。

    高局长松了口气,回头就瞪黄经理*,打起了官腔*&,“黄经理*,你连误会都没弄清楚就报了警**?你当警务资源是这样给你浪费的&?你这是妨害公安机关正常工作秩序*!要接受治安行政处罚的^!”

    黄经理耷拉着脑袋,面如死灰^,连看夏芍都不敢&^。他今晚算是把这姑奶奶给得罪了。听说徐司令曾经在京城大学开学典礼上求婚,外界传言,这位冷面少将对夏董宠得很&,今晚也算是见识了!

    堂堂徐家嫡孙&,少将之身&*,竟去对面那种小铺子去排队给女友买点心!谁信^*?谁能想到&*?

    这位夏董也是,明明平时看报道不少,今晚怎么就没能认出来?

    黄经理把原因归结为电视报纸上和真人相差太大&,他却不想想,他今晚只认苏瑜和崔建豪&,两眼只望权贵*^,哪里会看得到家常穿着的徐天胤和夏芍*&?若两人不主动表明身份&&,他只怕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况且&,若没有传出徐天胤求婚的事,即便今晚黄经理认出了夏芍来^,也未必能以理办事*。毕竟和夏芍看上同辆车的人是苏瑜。普天之下&,权大还是钱大*,不必问也知道黄经理会怎么选。

    有钱的人遇上官都没处说理了*&,何况没钱没势的普通百姓?

    夏芍垂眸,掩了眸底光芒&。那光芒非冷,非嘲*^,而是带着微微笑意。

    这目光谁都没看见,黄经理只顾低着头,懊悔不迭。而他身旁*,为夏芍推荐新车的那名销售人员却是盯着夏芍&&,眼也不眨^&!

    天哪*!夏董^!

    此时仔细看看&*,才看出确实是这段时间在京城很有名气的那女孩子*!

    销售人员眼睛都不眨,脸上只觉得火辣辣*。她竟然觉得她没钱买一百多万的车&^*?虽然她搞不懂为什么这么有钱&,还要问价码,但这就像她搞不懂为什么夏芍和徐天胤要这么低调一样&,或许这世上就是有不爱显摆的人^。

    可惜^,这样的人*,她以前没遇到过&。

    所以今晚*,黄经理和她都打了眼*^,错失了贵人&&。

    这时,苏瑜的目光也在夏芍身上^,她也是没看出她来&。慈善拍卖会的时候&,以她的身份&,本可以被邀请参加,但她和未婚夫王卓在马尔代夫度假*,也就没见过&。

    既没面对面见过,以前即便是看过报道,也没能一眼认出来。

    夏芍见苏瑜望来,只是微微一笑&^*,便又退回去往车上坐了^,继续吃她的猫耳朵^。她的态度让苏瑜眉心都起了白气儿*,她这什么态度^?*!

    苏瑜觉得*,不管怎么说^&,她是王家的准儿媳&,夏芍算什么^&*?不过是徐天胤求了个婚&,现在徐家都没对外承认她^*,两人相比^,明显是她高她一头*,凭什么她的态度这么怠慢^?

    一个商人而已&!

    苏瑜忘了,她的准未婚夫&,也只是一个商人而已。

    当然*,即便她想起这事来^&,她也会觉得王卓出身比夏芍高贵多了^。

    但奈何无论她怎样觉得^,夏芍就是看也不看她一眼,懒得搭理&。

    这边苏瑜气得眉心冒白气^,那边徐天胤目光落在夏芍手上,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在吃猫耳朵&。

    “有水么?”徐天胤忽然开口&,看向黄经理身旁那名女销售人员*。销售人员一怔,以为徐天胤要口渴了,赶紧去拿&,听徐天胤又补充了一句,“温的^?!?br />
    销售人员一会儿就回来了&,手哆嗦着,眼不敢抬&,敬茶似得把水递给徐天胤&。

    “多谢?*!毙焯熵飞羲淅?,销售人员却霍然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徐天胤将水杯握在手里&,似试了试水温,然后便看向夏芍&*,眼眸黑漆漆的*&,手直直递过来,“给^?^!?br />
    夏芍舒心地一笑&,眸光暖柔^,笑着把杯子捧过来喝了一口。

    店里的人都愣了愣^^*,高局长呵呵一笑^,黄经理脸色又灰一层*,苏瑜咬着唇*^*,开始喘气。

    她是王家的准儿媳^,在外人看来&^,她的未来婚姻也算美好的&。有王家的背景,王卓再纨绔,家里都可供他一世吃喝^。而王卓对她也算好,再怎么花天酒地&,她是他正牌未婚妻^*,他在正式场合,陪在他身边的只能是她^。其他女人&,都没有资格&!

    但只有她知道*&,男人再不吝钱财&&,不吝给予你正牌的地位,也不及他给你一丁点宠^&。

    那才是女人想要的*,也是女人真正能倚仗的^*。

    听说徐家老爷子最恨徐家子弟跟人拼权势*,徐天胤为了这个女人,竟不惜动用警卫连&!这里可是闹市区,他就不怕老爷子训斥?

    苏瑜深吸一口气^,咬碎了牙*^。

    这一口气还没吸进肚子里^,门口又一阵呼啸*!二十荷枪实弹的武警从车里下来&&,为首一名队长&,见店门口已停了警车*,便带人进了店里冲进店里*,喝问:“京城武警总队二支队*!奉命现场防爆!暴乱分子是否已制服&&?人质是否已解救*?”

    满店的人瞪圆了眼*&,满店的人开始吸气^。

    高局长不知竟然还叫了武警来,顿时皱眉瞪向黄经理*!黄经理灰头土脸,缩在众人的阴影里,不敢瞪苏瑜&,只低着头拿眼去瞥&。苏瑜嘴唇都快咬破了&,深吸一口气&,看徐天胤&。徐天胤看夏芍^^,夏芍坐在车上,左手水杯,右手猫耳朵,微笑&^&。

    苏瑜吸进去的气都够把肺胀得炸了*,店里亮如白昼的灯照着她描画精致的脸蛋儿,却似乎一瞬五颜六色转了个遍^&!

    她不说话&*,武警二支队的张队长却看见了她,见她好好站着&,便一愣,“苏小姐,您没事了^?”

    苏瑜此时脸色已难以形容,没事了*?她看起来像是没事吗^?可除了没事*&,她还能怎么答&?说有事^?然后让这队武警围了徐天胤&,让高局长再跟黄经理似地跳起来^^,说使不得^,误会了&&?

    “没事?*!焙冒胩?&,苏瑜才从牙缝里挤出俩字来*。

    “?*?”张队长还是愣了愣&^。真没事*^?怎么看苏小姐脸色这么不好&?

    “呵呵&*!闭馐焙蚋呔殖ばψ抛吖?^,跟张队长握手&,“张队长*,没事,误会而已*?&!?br />
    误会&?张队长更不解了&。

    这时几名警察跟着高局长过来^,把事情小声冲着张队长一嘀咕^^,张队长的嘴也张成了O形*。震惊地往里面望了眼&,张队长的目光往徐天胤和夏芍身上一落&,本该进去打个招呼&^,却迈不动腿。

    今晚这都是什么事??*!

    张队长脸色变了又变,最终转过身&,一挥手*&,带着人出去*,掏出手机打电话汇报去了*&。

    苏瑜看见张队长出去,便开始咬唇,目光频变——今晚的事要怎么跟跟刘叔叔交代?

    但,今晚乱子似乎还嫌不够多,张队长刚带着人出去^&,便听远处又有呼啸声来&,人群哗地一声^*,军车^*!

    张队长张着嘴&,电话打到一半都忘了说话^&。

    军车停下^,里面下来百来名气势汹汹的当兵的,为首的是脸色阴霾的崔建豪&,崔建豪捂着胸肋处,吸气都疼^,却咬牙装强,一挥手&,“给我把店围了&!”

    “是&!”一群当兵凶神恶煞地上前^,看也不看身旁武警&,所到之处^,人群赶紧散去后头^,看那些当兵的拿着战备镐和步枪^,眨眼的工夫便围了店门口^。

    崔建豪沉着脸^,走进去*&,见公安和武警都到了,就知人肯定走不了&,于是他一进去便道:“高局长,把人交给我就行了?&!?br />
    高局长这回笑不出来了,公安、武警、军队都到了,京城好长时间没闹过这么大的事了^&,这要怎么收???

    “崔营长,这事是……”

    是误会&。

    但这话没说出来,高局长的声音就堵在了嗓子眼儿里,霍然抬头*!

    崔建豪也霍然转身*&^,外头堵门的当兵的也齐刷刷转头&^,外围的人群更是哗地一声!

    军车!

    又是军车*!

    但这次的军车和刚才开了明显有很大区别,像是野战部队的车&!

    车在外围停下&,这时店门口已经停满了车^*,但那些军车里下来的人却看也不看周围情况*,目光在夜晚里铁一般沉。

    车里下来的人全都一个表情——没有表情!

    这些人的脸^,就跟铜铸的一般,步伐机械似得&,下车、列队*,集合*&!不过三秒*!百人的队伍,迅速集结迈得好像是同一条腿,军靴踏在地上^&,地都跺得沉重^,听得人心口好像有锤子在敲*。

    店门口先来的那些兵转着身子^,扭着头^^,看看他们手里拿着的步枪和战备镐^,再看看对方野战军装*,齐整划一的自动步配备^,一个个还瞪大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见这百人队伍过来,先来的队伍几个人上来*^,本想打声招呼问问怎么回事,结果对方还是那张没有表情的死人脸&。

    崔建豪站在店里,扭着身,这一刻都愣得都忘了问。他不发话,那些被他带来的当兵的没弄清楚情况&,也不敢拦,百人的队伍即刻到了前头*。

    为首一名军人跑步入了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射进去,见他在一人面前三步远站定,敬礼,报告*,“报告首长同志*!第三十八集团军第六装甲师警卫连&^,全员全装按时到达目标地点&*,集结完毕^!请您指示*!”

    这人声音洪亮*,洪亮得震得人耳朵都疼。崔建豪和他带来的那百来人忽然还是脑子发懵^*,眼神直勾勾盯着那名军人敬着军礼的人&。

    那名男人穿着身V领的黑色薄毛衫*,家常穿着&,气质孤冷。

    崔建豪自然认得这人,这就是一脚踹断他三根肋骨的小子*!他眼瞪着,一捂胸腹^,忽然觉得&,断掉的肋骨更疼了……

    “缴械&,制服?!毙焯熵访罴蚪嗝髁?^。

    “是!”那名军人一个立正^*,大声领命*,转身时还是那张脸&,却沉得铁似得,“缴械&!制服*!”

    崔建豪的父亲是总后勤部的,今晚他招来的兵自然也是后勤部的兵&。后勤部的兵遇上平时训练艰苦有素^、烈日风吹里熬打出来的野战军&,一个照面的工夫就被缴械制服在地^!

    那些兵被制服在地上,头想抬还抬不起来^,目光却都是不可思议^&!为什么他们要被制服*?难不成,把崔少给打了的人是……

    这个人是谁,不傻的人心里都有答案&&。

    第三十八集团军&!还能出动警卫连&,除了徐家那位^,还能有谁?

    哎呦喂*!崔少今晚可害死人了!

    崔建豪依旧在发懵&,里面高局长见这情形说话了。

    高局长陪着笑,“徐将军,教训可以&,别闹出人命就行,别闹出人命就行!”

    崔建豪一听这话*,险些没喷出一口血来&&!高局长却说完话就摆摆手带着人从店里出来了,走到他身边^,连招呼都没打,只是出了店,就指挥手下警力驱散人群。而武警支队的张队长这时反应过来*,也赶紧帮忙协助驱散围观人群&,立起警戒范围&,远远的^,把人都清理出了大半条街&&。

    崔建豪站在店里门口位置*,还在震惊地盯着徐天胤。他就是被打傻了,现在也能猜出徐天胤的身份了^!看完徐天胤&,他就去看夏芍*^,知道了徐天胤的身份*,夏芍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崔建豪忽然觉得两眼发黑*,徐天胤今年刚回京城,他小时候也不是在京城长大*,很多京城权贵子弟都不认得他^*,这才闹出了今天的乌龙!

    徐天胤虽然回来不久*,但因为他是徐家嫡长孙*^,所以关于他的事^,其实自从他走入军界就没断过*^。听说这人冷面&&,在外执行秘密任务建功无数^。听说这人虽冷,却为了个女人去京城大学开学典礼上求婚。

    而他今天要带走的^,大概就是这个女人……

    崔建豪有点发晕,完了&,要坏^*!得罪了徐天胤&,回去他老爹不得扒了他一层皮?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是闹大了*。街道清理出来*^,店里店外,气氛冷凝^。

    黄经理早就哆嗦着缩到了一角去^,恨不得自己不存在^^。而这个时候,确实也没人分多余的目光给他&,只留他自己在角落里不停担忧自己的未来**。

    没有人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收场*,高局长和张队长在外头*&,干脆以维持秩序为名^,躲得远远的,不进来。

    但其实所有人又隐约知道事情怎么才好收场&,所以店里的人在冷凝的气氛里,隐隐约约目光开始飘啊转啊^,落到众人后面,悠闲坐在车上的少女^*。

    那少女隐约是吃饱了猫耳朵^,便捏了一只,放在嘴里咬着玩儿&。

    喀嚓,喀嚓^。

    店里死寂的气氛里,这声音异常清脆入耳&^,想听不见都不成。

    苏瑜一眼扫向夏芍&&&,眼底既怒且喜&^&。

    怒的是今晚的事是两人争同一辆车引起的^,事情发展到如今^*,她的脸已经丢得不能再丢了*,她还不依不饶^?

    喜的是她不依不饶真是好^^!这女孩子大抵是普通家庭出身,小家子气,没见识*。以为得了徐天胤的宠便能飞上枝头*,所以便恃宠而骄&??上闹谰┏撬?!而她自小在京城长大*,自认知道京城子弟拼女人拼钱财拼权势,打架斗殴无人敢管是常事,但唯独徐家子弟不行&&!徐老爷子最恨家中子弟跟人斗权,徐天哲少年时期在京城便是四少之首*,他遇事就从不敢与人以权相争,圈子里的人都知道那是徐老爷子家教严^。

    而这女人显然不知道^^*。

    她可真是把事闹大了!

    苏瑜总算舒心了一点*,快意地看向夏芍,夏芍却还是那一副百无聊赖的神情,望向店门口^。

    事情都闹这么大了*,该来的人,怎么还不来呢^^?

    徐天胤低头看她,夏芍抬起眸来^^,两人目光撞上,一个深邃漆黑,一个笑意微微*。几乎是一个对视的瞬间^,男人便默默往后退了退^,退到车旁,牵起她的手*,陪着她,等。

    夏芍唇角扬起笑容^,果然还是师兄了解她&*。

    这些人以为她让师兄把警卫连调来^&,是为了给自己出气撑腰^^*?

    呵,区区一辆车而已^^。欺她的,看轻她的^*,都是些不入流的人^。她要给自己出气&,犯得着出动师兄的军队*?呵,太看得起他们^&。

    不过*,既然她看得起他们了,那就必须得有值得的回报。

    事情闹大了,闹得不可收拾&&,有的人才会来。

    夏芍和徐天胤牵着手^,坐在车上等。她吃饱了^*,点心却还是剩了很多*。夏芍把肉饼拿出来一只咬了一口,觉得虽然有点凉了^,但味道还是很香浓&,这才递给徐天胤,笑道:“闹了一晚上了^,吃个宵夜*?!?br />
    “唔?&!毙焯熵返屯?^,目光落在夏芍咬的那一口上*&,眼眸黑漆漆&。随即,男人接过来^,很珍惜地咬在那一口上,慢慢嚼,慢慢吃*。

    两人又是这般若无其事,看见的人要么睁大眼*,要么眼前发黑&,完全搞不懂这对儿的强悍思维^^,和在这种气氛下吃宵夜的强大定力*。

    好在这样的事并没有持续太久,大概也就是十分钟的时间*,夏芍把眉一挑。

    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章 军队VS军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章 军队VS军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