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潜逃^,计策

    徐天胤把清粥接了,夏芍把衣妮从地上扶起来^*,让她重新坐到太妃椅里*^,然后伸手把粥接了过来。

    清粥**,什么也没放*,平常喝时定觉味淡&*&,衣妮却狼吞虎咽&。

    夏芍喂她喝^^,她许觉得没面子或是不习惯,一直都低着头,等见了碗底儿,夏芍要把碗拿开^,却忽然顿了顿**。

    只见一滴豆大的水珠落下*&,滚圆^*。在白瓷的勺子底溅开,激得空气都是一凝^^。

    夏芍看向衣妮,她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横臂狠狠一擦&!

    “那个贱人&!也讨不了好处&!你伤了她的猫鬼*,她元气大伤,在屋子里布了金蚕蛊。我虽然中蛊,但是宰了那只猫鬼,看见她吐了血&^。她现在一定也不好过!要是过去^,说不定能找到她^?!币履莺攘送肭逯?*,明显恢复了些气力,说话也连贯多了*。

    夏芍却因她这话里的意思*,心底咯噔一声,转头看向徐天胤&*。徐天胤气息冷厉&,杀气令衣妮警觉地抬头看了一眼*。

    夏芍在意的是衣妮的前半段话。那只猫鬼被她伤到,后来又放在金玉玲珑塔里由大黄看管^^,一只也没恢复元气&&^。而那人身为饲主^,自然也就一直身子不振。她做下这样谋财害命的事^,虽或许不知是谁看破了她的蛊术&*,但也一定会有所警觉^。

    这女人也是个狠角色&,她身体大伤*,不出去躲藏,却在屋子里布下金蚕蛊*&,秘法炼制*,杀人于无形*,只要踏进房子就中招^^!

    夏芍忽然觉得很险**。如果前两天徐天胤查出这人所在**,是两人去找这女人呢^&?

    后果会怎么样*?

    这女人&,布下这等陷阱&&,定然是等着伤她猫鬼的人上门的*。只是或许连她也没想到^,她最终等到的是自己门派的人*。

    “你现在还确定她会在那里等你再找上门^*&?”夏芍敛眸*,“从你中蛊到现在,两天两夜了?&!?br />
    衣妮要是不杀那只猫鬼^*,或许还好点&。现在猫鬼死了&^,那女人重伤^。屋子里布有金蚕蛊的事也暴露了&**,她会笨得在原地候着^&?

    只怕早转移了*。

    “那也要去看看^^*!那个贱人狡猾得很*,说不定她就在原地休养?*!币履菁ざ繼。但她这一激动*^,便忍不住一阵儿咳嗽^*^,身体虽然恢复了些气力*,但还是不足以走路,更别提去报仇了^。

    她自己也清楚^,于是,她看了看夏芍手中的空碗道:“再来一碗!”

    夏芍哭笑不得*,纠结,“你以为再喝一碗^,你就有力气站起来,再来一碗**^,就能杀上门去了?这是清粥而已&,不是大力丸&&?*!?br />
    话虽这么说^,但夏芍还是按了内线电话,叫人再送碗上来了^。

    电话放下*,夏芍看向徐天胤&*&,衣妮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对方也有可能反其道而行之&,就留在原来的地方没走。

    去^,还是不去&?

    以这女人的狠毒&,她要知道是自己伤了她的猫鬼&,害她险些被人寻仇,如今又元气大伤*,未免不会有报仇的心思*&。

    其实**^,最让夏芍介意的还是&,以她在京城的名气*,那女人定然已知她是玄门的人^&,这次伤猫鬼&*,她未必猜不到她身上来*。毕竟能伤猫鬼的人,京城即便藏龙卧虎,也不会一抓一大把&*。

    如果这女人已经能猜出是她,先前不来寻仇只是因为她手中有猫鬼挟制&,而她又身受重伤……

    那么现在猫鬼已死*&,她总有恢复得过来的一天&&*。

    夏芍蹙眉,她不喜欢这种被人盯着的,不知何时找上门来的不确定因素*。所以,她决定去看看*。

    但是她不会像衣妮这么鲁莽,“这人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你怎么查到她的藏身之所的?”

    “那个贱人还用名字^^?就是贱人!”衣妮咬字如钢&,此时就是刀片含在她嘴里&,也能被她给咬碎了^&*。但她说完之后发现夏芍看着她不说话*,便不情不愿地提起那令她厌恶作呕的名字^,“衣缇娜*^。她的藏身之所很好找*,我去了那家酒楼**^,把老板抓来一问*,他就说了&。原本我还想给他喂喂蛊才能撬开他的嘴*&,哼&&!贪生怕死之辈&,才打得他找不着北,就全招了?!?br />
    夏芍垂眸,恐怕不是贪生怕死这么简单吧?要是抵死不招*,衣妮怎么能找到那处藏身之所*,又怎么能中蛊*?

    “师兄&,这个人&,你有办法查查她还在不在藏身地么?”夏芍看向徐天胤,“我说的是不让任何人涉险的办法*?*!?br />
    “有^?^!毙焯熵返阃?&,看向衣妮,“地址^?*&!?br />
    衣妮看着徐天胤,露出今天第一个笑容**,带点兴味&*,将他打量了一眼,“真没想到*^*,外界传闻唐大师有两名嫡传弟子,女的已经名满天下了,男的神出鬼没&*&,没人知道是谁^。没想到&,居然是京城军区的少将&?啧啧&^^,少将和风水大师^,八竿子打不着!”

    夏芍瞥她一眼,“我倒是第一次发现你这么多话*,还是在这么虚弱的时候&&&?**!?br />
    “我喝了碗粥&?!币履莸乃嘉?^,让夏芍觉得&^,也挺奇葩&^。

    这时&*^,清粥又送了来**,衣妮这回试着自己喝*,坚决不用夏芍伺候了?*&^?醋潘鬃幽玫弥狈⒍?&,粥洒得桌上到处是,却还是倔强地靠自己*^,夏芍便没有再坚持^*^*。

    只是喝粥前,衣妮报了地址*,徐天胤便出去了。

    夏芍不知他是用什么方法查的^&,只知没用一会儿他就回来了,带回来的消息让衣妮摔了勺子翻了碗^*。

    “人不在,走了*?&!?br />
    “……不在?”衣妮喃喃着,嘴旁还沾着粥^^,随即她的脸上露出暴戾的神色,杀气凛冽^*,“那个贱女人&!又逃了*!她去哪了^^?”

    “出境&?*^!?br />
    衣妮只是随口咆哮发泄^,她为母报仇付出了那么多,眼看着死仇就在眼前,结果险些死在她手上&**^,又被她逃了*^,她真能不怒?只是没想到,随口一句发泄,徐天胤竟然回答了*。

    衣妮愣住*^,抬头看向他。

    夏芍也蹙了眉*^^,“出境了*&?”

    “泰国^!毙焯熵返阃?,“昨晚离开的**&?!?br />
    泰国*?

    夏芍的眉头皱得又狠了些&*。

    “泰国*?”衣妮也愣住^,随即目光骤变!

    夏芍一眼看见&,立即问:“你想到什么了*^?”

    “她一定是去找她的相好了*!”衣妮道*。

    “她是相好是降头师&?”夏芍问。

    “不知道,但一定是奇门江湖的人*?&!币履莺藓薜繼,“那时候,那贱人的修为哪有我阿妈高?肯定有人帮她&!”

    夏芍蹙眉^,“依你对这人的了解*^,如果她知道你没死,她会回来取你性命吗*^?”

    “那个贱人!我巴不得她回来*!”衣妮咬字清脆,倒豆子一般&,浑身气力都似含在这话里*。

    夏芍抬眼&&,看向徐天胤。这人去泰国有两个可能*,一是重伤在身,深知留在京城若被她寻到*,肯定敌不过^,于是逃去了泰国^。二是她许怀恨在心,去泰国除了养伤^&,还会寻帮手回来报仇&。

    这两个可能性无论是哪个,夏芍都得按第二种打算&^。

    而且……

    夏芍目光微闪&,徐天胤望着她^,似看出她的想法来*,轻轻点头^&。

    两人的目光交流落在衣妮眼里,一愣&*&,“喂&^!怎么了^?”

    夏芍不理她*^,看徐天胤&,“衣缇娜逃去泰国,未必不是好事&?;蛘呶颐强梢阅谜饧伦龅阄恼?^?!?br />
    衣妮皱眉,“好事*&?”

    徐天胤也不理她**,看夏芍**,“想利用她引降头师来国内*?”

    夏芍点头,“不管她去泰国是干什么的&^*,哪怕真就只是逃出境外休养**,也最好逼她回来^*。逼她带帮手回来*&&!”

    衣妮听到前半段眼神一亮*,听见最后一句却又茫然*,“为什么要逼她带帮手回来?”

    “你想好怎么做了^?^!毙焯熵返?。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嗯?!毕纳中ψ诺阃?&,眼神发亮^,“放消息出去^^,就说此人在京城放蛊谋财害命&,已被我撞破&。现在玄门已查明她的身份来路&,将其列入追杀名单^*?*!?br />
    衣妮:“喂……”

    听不懂*!

    “玄门和降头师有仇,未必会去泰国追杀她^*。她可能识破&?&!毙焯熵返?&^。

    “那就跟师父他们知会一声&,真的将她列入追杀名单&。除非*&*,她这一辈子都在泰国窝着不出来*&,否则只要她现身&,就会被追杀。你说**,这样一个人&^,她可以不惧她师妹在身后追杀她,那是因两人修为有差距**。那她敢不敢承担被玄门一派追杀,忍受一辈子被人盯着^,到死都困在泰国的日子&?”

    “她可以潜逃*,玄门未必盯紧泰国出镜口,毫无遗漏*?&!?br />
    “但她也可能忍受不了*,找帮手回来主动出击。要知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br />
    夏芍和徐天胤一来一往,商讨此事的成功率^*^,最终徐天胤点头^&^,“有可能?!?br />
    “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很值得一试^?!毕纳忠馕渡畛さ匾恍?*,笑容却微凉。

    没错*,她就是想利用衣缇娜潜逃到泰国的机会*&,试试看能不能把降头师给引来京城。

    当年&&,暗害师父的凶手里就有泰国的降头大师通密^^,玄门跟他有仇^,他跟玄门也有仇^^。在清理门户的时候^^&,玄门杀了他的弟子萨克**,传言通密记仇^,这仇他不可能不报&。

    但他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动静^^,而夏芍目前在京城大学读书^,她有公司和学业上的事^,未必有时间去泰国,挖个坑把人引过来埋了^,那是最好不过的&^。

    夏芍原本打算*&,她读大学的这段时间^^,暑假时间长,倒是领着玄门弟子奔赴泰国**,为师父报仇&,也顺道寻回那三名失踪女弟子的尸骨&^*,她们死去的可能性很大&^,但至少回家乡安葬&&。

    但是没成想如今遇到这么件事^,让夏芍灵机一动**。尽管不是百分百肯定,衣缇娜一定会被逼回来,但试一试的机会*,为什么不试^?

    “我安排消息^*!毙焯熵返?^。

    “不必*。我倒是想起个人来^,能办这事*?**!毕纳忠恍?^&。她知道,徐天胤在外执行任务多年,必然认识各条道儿上的人马*^。但这件事有危险*,她可不想让徐天胤的朋友去送死^。即便不是朋友&,欠着对方的人情也不好&^。

    人情这东西^,将来都是要还的*。她不愿意让徐天胤冒任何危险&^。

    “喂*^^!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衣妮在旁听得暴躁*&^,如果不是她身体还没恢复*,她早就跳起来宰人了。

    徐天胤看向她*&,冷飕飕。

    夏芍这才把事情向衣妮解释*。

    玄门的仇人是降头师&^^,衣妮的仇人是衣缇娜&&。夏芍的安排&^,衣妮没有意见,这是对两方都有利的事^,反正这比衣妮追去泰国,单打独斗得强*&^。

    只是这事有几分成功的可能&,尚需等待验证。

    ……

    衣妮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商讨完这件事*,天色已有些黑了^*^。她蛊毒刚清,身体还虚^,夏芍便让她继续休息,自己拿着手机走出房门*,来到走廊上&*,拨通了戚宸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那边才接起来,而且态度不是很好^&,“受委屈了,找我哭诉^?”

    夏芍无语,很不雅地翻了个白眼^&。这男人可真记仇&,上回在舞会上话说的太直白*,戚宸当场走人后*,离开京城前都没给她好脸色&*。时隔一周,他倒还记着仇&。

    “没人能让我受委屈,我只会让别人哭*?&!毕纳值Φ?^。

    然后,她听见戚宸在电话那头哼了哼&&。

    夏芍也不想跟戚宸打嘴仗^,便开门见山&,“我是跟你要乃仑的电话&?&!?br />
    夏芍就是想让乃仑帮忙散播消息^,上回在皇图,救他一命本是想着或许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没想到这么快就真用上他了^*^。

    电话那头^,戚宸还是哼了哼,“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吧?这电话给不给你看我心情*,现在*,我心情不好&&。以后再说^^?&&!?br />
    说完&,这人竟就挂了电话*。

    夏芍盯着手机良久,不是因戚宸挂她电话而怔愣&,而是在他刚刚挂电话的时候,她似乎听见一声开关车门的声音^,以及侍者恭敬的招呼声*。

    也就是说&,戚宸刚才在路上*,现在不知到了哪里。

    他今晚有事?

    夏芍略一琢磨,心想即便戚宸有事&*,此时也该刚刚进去,未到谈正事的时候。所以她赶着这点时间又打了过去^。

    这次响的时间更久,等戚宸接起来的时候,只听那边声音嘈杂*,像是在迪厅。

    “这件事很重要&&?**!毕纳值?*。

    但她刚说完^,便听见电话那头一阵莺莺燕燕的笑声&,戚宸的声音一如既往地狂傲*,微哼^,却又似乎带着点笑,“我的心情也很重要&^?!?br />
    “把乃仑的联系方式给我。那天的事*&,我说话确实直了些^^,让戚当家折了颜面&,给你道个歉,这总行了吧*?”

    电话那头^&,莺莺燕燕的声音更浓些^,戚宸道:“不够诚意。除非你来香港拿&,一个人来&&?!?br />
    “我现在有事&,刚刚开始上课&,去不成!毕纳钟裘?&,为了救衣妮**,她旷课两天了^^,明天得去学校上课。

    “既然不够诚意*,那就算了^&?!逼蒎飞衾湎吕?,再一次挂了电话。

    夏芍蹙眉,如此两番*,她也有些不快了*。电话再次拨了过去,接通的一刻听那头一阵令人鸡皮疙瘩起满身的嗲声嗲气^,“当家的**,这是跟谁打电话呢&?”

    皇图娱乐城里,DJ声震耳欲聋&,夜间男女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戚宸坐在沙发里,双臂往沙发背上搭了^^,狂野的姿态。他今夜仍是黑西装,黑衬衣,衬衣只系了一颗扣子^,玄黑的大龙盘踞在胸口,风情狂野霸气^,女人看了都忍不住屏住呼吸*^^。

    他左腿上,坐着名风情万千的女子^,腰身如柳,胸器傲然*,脸蛋儿也是美的*。周围陪着其他人的坐台小姐都忍不住看向女子&*,眼神嫉妒^^。

    只是那得了戚宸青睐的女子此刻却腰身挺直^^,笑容有些不自然地僵硬^,与她方才嗲声嗲气的话比起来^,看着很不和谐&^。

    女子脸上硬挤着微笑^*,看向戚宸&&。她是皇图娱乐场的老人了*,深知戚宸的行事作风^。他从不跟自己场子里的女人乱来*,即便是跟那些黑道老大谈事情,对方要求女人作陪^,他也只是招她这样懂规矩的来逢场作戏,私下里&,没有哪个场子里的女人能接近他^。

    今晚*,压根就没有公事要谈,他却招了她来*&,这让女子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她想起那些场子里自以为有些姿色的女孩子&,试图在戚宸来的时候使狐媚手段,戚宸当场都是应了带走的,但事后人都莫名其妙失踪了^。

    女子忍不住胆寒^^,但也忍不住转着眸子得意地瞪了远处那些眼里冒火的年轻女孩一眼*,随后垂眸看戚宸*&。

    这是个狂熬霸气的男人,像烈风,猜不透^*,抓不着。没有人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人能摸得透他。但他今晚点了自己&,是天堂*,是地狱&,让她赌一赌&^^。

    “当家的^,这是跟谁打电话呢?”女子装出熟稔的语气。

    但令女子没想到的是,才刚说完话&*,戚宸的气场便变得暴躁&&,眉宇间全是暴戾之气^。

    他在跟谁打电话,女子听不出来,场子里音乐响声震耳&,戚宸的手机私密性又特别好^,即便听不出里面是男是女,在说什么。

    听见的,只有戚宸^。

    夏芍声音微凉,“既然你不说,那就不必你说了,我自有其他渠道能查到。但我告诉你,这件事&&,事关给我师父报仇的事^。戚当家既然不想透露,我也不好强人所难*^。日后三合会祭祀、修坟*、安宅&、嫁娶&&、开市&、吉凶、问卜诸事请不必找我&^,我心情永不好**?^!?br />
    说完,夏芍便把电话挂了。

    迪厅里^,吵闹的气氛,沙发区里却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安静^。

    最先感受到这股风暴气息的正是坐在戚宸腿上的女子,她眼神惊恐^,再没有刚才想赌一把的心思。她僵直着背,丰腴的臀抬了抬^,想起身&*,却又不敢。

    “滚^^!”戚宸怒喝一声,不待女子起身,便霍然站起,愤恨地走地两圈*,回身便把手里的手机摔了^!

    女子吓得跌倒在地^^,腿都发软*,连站也站不起来*,眼神发直地盯着地上的手机碎片^。

    戚宸却一回头^^,扫向沙发里坐着的自己的下属。

    洪广嘴角抽了抽^,韩飞笑眯眯看戏,两人怀里搂着的美人都僵成了漂亮的雕像。展若皓坐在一旁单独的沙发里,身旁空空。

    戚宸就看向展若皓,脸色发黑,想说话,喘了几口粗气都没开口&*。但他越是这样,韩飞脸上的笑容越大,几次三番笑出声来*。

    要不就说大哥在女人这方面实在是太菜了^^!好好的展现男人大度的机会&,硬是叫他把人给惹毛了&^。

    现在怎么样&?惹毛了女人&,难受的还不是男人^?

    傻^!

    韩飞心里如此评价,但他这次没说出来^&。他可不想再被发配到小岛上“度假”,他刚回来,还没休息够*。

    戚宸横扫了韩飞一眼*,脸色更黑,对着展若皓暴躁地吼,“把乃仑的电话发给那女人!”说完,他又想起什么&,补充了一句&,“别说是我让你发的&&!”

    “噗!”韩飞没忍住^&,再次笑喷*。

    戚宸突然回身,一脚扫上沙发,直跺韩飞面门^&!韩飞反应也快,大力向后一倒^^,整条长沙发顿时向后翻倒^^!

    虽躲过了戚宸一脚*,但沙发上的美人们遭了秧&,纷纷惊呼一声,裙底春光大泄。而韩飞已经身手敏捷地翻身站起,利落潇洒。洪广也在戚宸回身的一霎就反应过来^&&,从沙发上腾地起身*,让到一边^,也没事*^。

    展若皓坐在旁边沙发里,自然没被波及*^。他低着头发短信,连头也没抬&。显然这种事^,在三合会里司空见惯了^。

    ……

    夏芍挂了电话之后&^,心情郁闷&^,寒着脸转身&&,看见徐天胤站在门口*^。

    “找乃仑&?”他问。

    “嗯&?!毕纳值阃穅&,“戚宸不肯说^*,师兄能查到么*?”

    “帮你查&?*!毙焯熵纷吖?*,伸手拥住她*&,拍背^。

    夏芍被他这哄人的动作惹笑了*,这呆萌^,总是这么治愈*。

    只是&&,徐天胤没安抚夏芍一会儿^,夏芍的手机便响了——短信的声音。

    号码是展若皓的&*,内容是乃仑的联系方式。

    夏芍看了一眼^,叹了口气^^。戚宸这人,她实在不知说什么好了*。似乎能好好说话的时候,他从来都不好好说话*^&,两个人从认识至今,就没气氛和谐过。

    夏芍盯着短信看了一会儿*^,最终决定还是给戚宸打个电话^*。

    上回舞会上,她说那番话不觉有错*^,只是确实太直了些*。戚宸这样自尊心强的人&,不快是难免的&^。今天也是&&,两人脾气都冲了些,既然如此^,也不必说谁对谁错。夏芍向来不觉得自己小孩子心性*,朋友对她的好她都记得,想想以戚宸的气性可能要气好几天&*&,最终她还是决定给他打个电话&。

    但电话拨通*,那边却显示出关机来&。

    啧!

    还是让他气着吧。

    夏芍郁闷地挂了电话*,便拨通了乃仑的电话*。

    乃仑那边自然不识夏芍的号码&,电话打了三遍才接通*,接起来的是名女人*,说着缅甸话&,夏芍虽听不懂^,但她知道这一定是因为乃仑小心^*,此刻他一定在女人身旁。

    于是,她不管女人说什么*,径直用中文道:“乃仑老大*,还记得皇图娱乐场,你的救命恩人么?”

    电话那头^,女人顿了顿&,随即电话里便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乃仑的中文说得不是太好&,磕磕巴巴^,但显然可以交流*^,他顿时豪爽笑道:“原来是夏大师*,怠慢了*,怠慢了,哈哈&!”

    夏芍也不跟他寒暄&,开门见山&,“乃仑老大好记性&^^,既然没忘了我,那么一定不会忘你欠我个人情。现在&,我有件事^,正需要乃仑老大帮忙?&!?br />
    电话那头&,乃仑明显知道夏芍是无事不登门,但他没接腔*,只听夏芍说*^。

    “我有个仇敌^,前些天逃到了泰国*,我想让乃仑老大帮我在泰国放些口风出去&&&!毕纳职逊懦龅南⒛谌菀凰?*。

    乃仑那边顿时哈哈笑了起来,“夏大师*,什么人能从你手中受着伤逃走?高手??!”

    这话听着是夸赞*,其实是试探*。乃仑此人看似豪爽,实则精明^,他见识过夏芍神鬼莫测的身手**^,能从她手上逃出去的,那必然是高手*。而且&,玄门的敌人&,那一定是奇门江湖的人^。让他插手*,得罪了这些人^,他还有好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四章 潜逃&^,计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四章 潜逃*,计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