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衣妮中蛊

    气氛死寂的房间里*^,一声关上的房门*^,惊醒了徐天哲^&。他霍然抬头&,门已关上,不见了少女的背影&。

    桌上^,录音器压在那份摊开的资料上,静静躺着*,此刻有些刺眼&。

    你已落了下乘。

    淡然的声音在死寂的房间里似响起在耳旁^^,徐天哲的目光落到桌上的录音器上^^,不自觉皱了眉头&。

    半晌^,他起身,走到窗边。

    会所门口*,少女刚走出来*,纯白的裙角在午后的风中翩飞*。路旁一株合欢老树,枝头流火在十月的季节早已败去,秋风来&,一片黄绿叶落在少女发间&^。树下一辆军用黑色路虎车旁&,男人抬起眼来看见^,微怔*。随即^^,他抬手,把这叶子摘了*&,目光不似在家里**&,此刻暖柔&&。

    他开口问了句什么,少女轻笑着答他,两人不知是不是在说刚才会面的事。徐天哲站在窗边^,并听不见下面讲话^,但表情尚能看清^*。

    男人望着少女若无其事的笑容,静默^。半晌,他点头,打开车门,让她坐去副驾驶座*,系安全带^,关门^。

    车门关上的一瞬&,他转身&,抬头望向会所上方的房间*。

    徐天哲知道会所的玻璃从外面看是看不到里面的&^,也知道徐天胤应该不知道他身在哪间房,但他还是在他抬头的时候^&,倏地往后一闪&!

    不明白为什么要躲*^,也不懂有什么可避*。

    但他还是躲避了开*^,做贼似的。且躲开的一瞬&*,徐天哲目露震惊*。

    他分明感觉那双眼精准地望过来,似早就发现了他的所在^。

    在这不可思议的震惊的目光中*^,徐天哲却是微怔&*。不是因为藏身之所被撞破,而是看见那一瞬间&,徐天胤抬眼的目光*。

    淡淡落寞&*。

    他是徐家人,却从来不被承认*。他离家多年^,再回来&,在家人眼中已成入侵者&。

    他不是你的敌人,他是你哥哥^。

    淡然的声音又似在耳旁响起&*,徐天哲蹙眉&,忽然便心生烦躁,他一眼望见桌上的录音器和资料*,走过去一把扫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垃圾桶砰地一声倒下^,在地上滚了两滚&。声音激得徐天哲一惊^,这才回过神来*^。

    他盯着地上倒下的垃圾桶和里面的东西^,似不相信这是自己刚才所为。等他再回到窗口往下看时&,徐天胤和夏芍已经离开了*。

    ……

    下午^,夏芍还是去了趟公司。

    慈善拍卖会之后,诸多后事还在处理*。那枚赝品刀币被公安机关带走,于德荣*、谢长?;乖诰掷?。

    夏芍来到公司的时候&,被告知警局方面需要就这件事&,请她明天去做个笔录*^*,夏芍自然是应下&。

    这件事至今已有四天*,尚不见王卓方面有什么动作*。据闻^,拍卖会那天王卓与一些京城纨绔子弟去国外度假,至今未归。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不可能不知道。至今没有动作,也不见想办法把谢长海捞出来&,不知他心里有什么打算&。

    这事夏芍并不惧^,任他来^,见招拆招就是^。

    国庆期间公司也有值班的员工,夏芍在公司里待了一下午,新任的华夏拍卖京城分公司的总经理人选还待定中^。孙长德得知了公司有内鬼之后^,还给夏芍打过电话&,检讨道歉^。他尚在处理华夏拍卖公司在其他省市的工作,国庆都忙得没休息,但还是表示后天会来京城一趟^,对此事当面向夏芍检讨并推荐人选*。

    孙长德是华夏集团的元老了*^,如今还能保持这份心*,夏芍也挺欣慰&。她当初决定用孙长德,就是看他面相沉稳忠厚&,如今果然是没看错人^。

    这件事情发生在华夏集团里*,是夏芍首次发现有内鬼,自然不能这样轻易揭过,开会敲打敲打那些经理高管还是要的&。于是夏芍不仅让孙长德后天来京城&,陈满贯&、马显荣^^,所有华夏集团旗下拍卖公司和古玩行的总经理&,后天都必须齐聚京城^^。

    在公司看了一下午的文件*,夏芍直到傍晚才从伸了伸筋骨&,旁边立刻走过来一个人来&。夏芍抬眸&,见徐天胤从沙发处过来^^,站在她身后^^,给她轻轻捏肩膀&。

    夏芍笑着闭上眼享受*^,甚至从椅子里起身*^,转移阵地到沙发上^*,故意靠在徐天胤身上**,让他帮忙按摩&&。直到她舒舒服服地快要睡着得时候,才听男人在身后拥住她^,低声道:“回家吧?!?br />
    回家。

    这个字眼让夏芍扬起笑容&,心里暖融融的&。

    两人回去的路上买了菜&&^,晚上四菜一汤&,看起来倒真像是过日子。

    晚饭后,两人在客厅里看电视^,吃水果,甚至去卧室小睡了一会儿*。夜深之时^&,夏芍在睡梦中感觉身后男人拥着她的手臂紧了紧&&,然后凑来她颈窝轻吻&。

    夏芍动了动*,听徐天胤道:“约了人^,该去了&?*&!?br />
    ……

    两人到了京城大学的时候*,正是子时^。

    生物系女生宿舍不远处的林荫小道里,夏芍和徐天胤到了的时候&,衣妮已经等在那里了^。

    “有什么东西给我看的^,拿出来吧*?*!币履菀患纳趾托焯熵纷呃?,便开门见山。

    她这不废话的性子夏芍倒是喜欢^,于是她也不多言^,意念一动&,道:“大黄,把那东西送出来给我们的朋友看看?!?br />
    空气里没声音&。

    嗯?

    夏芍挑眉,等了一会儿^,才道:“让你看个门儿^*,难不成你的塔被只小猫给占了*?连只小猫也看不住&&,日后别去昆仑了^?&!?br />
    话音刚落**,衣妮的脸色先是一变^^,“什么小猫?”

    与她的声音一起的*,是一阵阴风^,林荫道两旁树林飒飒作响*,狂风扫着落叶在地上打成卷儿,夏芍胸前作为装饰品挂着的金玉塔里*,一道黑色煞气涌出&!

    黑夜里,路灯在林荫道里光线昏黄&**,那道黑色煞气一出,金光却逼得人眼都虚了虚。衣妮见过金蟒^&,在渔村小岛上风水师考核的时候*,夏芍曾以它出其不意伤过余九志一条胳膊^。时隔一年再见,衣妮却霍地往后一退!

    她感觉得到危险*!这条金蟒*,阴煞之强&,与一年前竟有截然不同的差距*!

    怎么回事&?

    她死死盯着那道冲出的阴煞,想看个明白*。

    但是等啊等啊等,只等到了一条尾巴……

    那货头待在塔里&*^,不肯出来&,只把尾巴伸出来&,尾巴上卷着一只蔫了吧唧的东西^。那东西被金蟒的阴煞挟制得低头丧脑,但依稀能看出是只猫!

    衣妮一看到那只猫,脸色便刷地变了&*!

    她眼神如刀一般盯在那只猫上,竟不顾金蟒的阴煞太强^,骤然奔近*!

    金蟒在她到来前,尾巴一甩,将猫鬼丢了出去*,自己回到塔里傲娇去。衣妮的头随着猫鬼在空中抛出去的轨迹一转,转头就奔了过去*&!此时夏芍龙鳞已在手中*,骤然出鞘的一瞬&,四道扭曲的人脸已奔向猫鬼&,以四象封印的方位将其缠住*,猛地拖了回来^!

    衣妮就要奔到&*,眼见着猫鬼又被拖走&^,霍然回头间**,眸在昏黄的灯光里挥斩如剑*,厉声道:“把这只猫鬼给我看看&!”

    夏芍微笑,把猫鬼禁锢在身前不动&,“可以*。作为交换,告诉我这个会猫鬼蛊的人什么来历?^!?br />
    “这是我们门派的事,你最好别插手!”衣妮脸色一沉&*,盯住夏芍&,“我可以帮你做件事^&,但这个人的事^,你别管?*!?br />
    “我只想知道这个人的事?*!毕纳痔裘?*,不动&^。

    衣妮皱眉^*,有些恼,“江湖上插手别的门派事务^&,向来是取祸之道&,你不会不懂^?*!?br />
    “我对插手贵门派的事不感兴趣,可问题是&,我已经得罪了这人^?!毕纳制骋谎凵砼员桓孔〉拿ü?*,“这人给人下蛊*,谋财害命,恰巧我的两名客户都中了招&*。这只猫鬼被我撞见捉了,我已经跟此人结仇&&?&!?br />
    “你跟她结仇,我帮你解决!不需要你插手&*?!?br />
    “哦?我们之间的关系*,什么时候这样好了*?”夏芍微笑&,分毫不让^,“我怎知你能否对付得了这人?万一你对付不了*&,我还是要跟这人碰面。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弄清她的来历,知己知彼^?”

    两人对望^&,一个眼神如刀^^^,一个眉眼含笑*。

    静默良久,谁也不肯让&&^。

    最终*,夏芍退了一步^,“我已经抓到了这人的一点尾巴,顺藤摸瓜就能找到她。你如果你肯告诉我她的来历,我可以考虑透露这个消息给你?*!?br />
    夏芍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敢肯定^,衣妮与这人似有仇怨^。她急切地想找这人出来&&,所以这个人的下落应该对她来说*,是个很好的诱饵^。

    果然*,衣妮闻言便脸色又一变,随即审视夏芍^,“你没骗我?”

    “我没这么无聊&**,大晚上不睡觉&,特地子时从家里跑出来骗你&?!毕纳值?。

    衣妮盯住夏芍的眼神并不放松,一指她身旁的猫鬼&,“这只猫鬼也给我?”

    夏芍可恶地笑*^,“看你提供的消息能不能让我满意?&!?br />
    “你*!”衣妮纠结,咬唇*。

    她咬着牙*,似乎在人神交战^,唇咬了一遍又一遍*^,眼看就要咬破了^,夏芍站在一旁^&,很有耐心地等着*。

    半晌过后*&,衣妮抬头,盯住夏芍^,“好!我告诉你^,不过你要发誓&&*,这是我们门派的事*,知道了不许往外说&&!”

    夏芍见这妞儿盯她的眼神儿跟野兽似的**,有种原始的野性,仿佛她敢泄密*,她就一口咬死她似的。夏芍被惹得一笑,略生出些趣味^,但最终点头,“江湖上的道义规矩*,我还是懂的。你不信我**,也该信我不会拿玄门的江湖声誉开玩笑?*^!?br />
    这话果然比夏芍以自己的声誉发誓有效,衣妮盯住夏芍的眼看了一会儿**,点头,“好!一个在风水师考核的山上以一对敌整个门派叛徒的人^,我还算佩服你的胆量*!这次就信你&^!”

    夏芍微笑^^,只笑不语^。

    衣妮也不再废话&&,而是抿着唇*,深呼吸了一口气&*,道:“没错,这人是我们门派的^。是个叛徒,我正要找她,杀她**!”

    夏芍挑眉&,并不意外&。衣妮之前的表现*,已经让她有这种预感了。

    “据我所知&,蛊术的门派*,向来是母传女&,传给外人的很少&,不是么*?”

    衣妮知道这是夏芍在试探她说的话是否属实&,顿时便哼了一声,“我说要告诉你,就不会撒谎*!别把我想得跟你们这些异族人一样&,满腹心机!”

    异族人?

    夏芍古怪一笑,看向衣妮&。这女孩子也不知在什么地方长大的&,受的是什么教育。这词她已经很少听到了。倒是在奇门江湖里的一些古老轶事里^,曾听过这种称呼*。

    “这跟异族还是苗疆没有区别*&,那人不也是你们门派的人吗^^?蛊术是不传外族的,叛徒也是你们本族的,不是么*?”

    这话似戳痛了衣妮*,她眼神里都是暴戾*,“对**!所以她是我们族人的叛徒^,抓住,要杀掉*!”

    对衣妮的暴戾&,夏芍早就有所了解^,她可以对一个有过一点口角之争的人施蛊,当时夏芍就断定这女孩子许也是经历些一些故事的,此刻看来&&,果然如此^。

    “她是我师姐^?^!币履菟党稣饣?&,自己先呸了一口,“心肠毒辣的浪荡女*^!为了个男人背叛寨子,偷了我们族秘传的猫鬼蛊术,杀了她师父!”

    夏芍闻言蹙眉*,脸色也严肃了下来&。

    这么说,这人就是欺师灭祖之辈了&&。

    但夏芍却听着衣妮的话有些奇怪*^。

    “她师父**?”夏芍细品着最后这几个字,既然这人是衣妮的师姐,她不应该说“杀了我师父”么^?

    衣妮没想到夏芍这么敏锐,顿时咬牙,林荫道里阴风阵阵,她牙齿磨得霍霍响,满眼满脸的仇恨^,“我阿妈&!”

    “……”夏芍倒吸一口气,狠狠皱眉。

    杀师杀母之仇!

    怪不得,蛊术门派,走出寨子的人很少&,衣妮却来到京城大学读书^。怪不得*^,她年纪不大^&,看人眼神总那么锋利*,怪不得要练那些定时要放否则就会反噬的虫蛊。

    果然*,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经历。

    “我追寻查找她的下落很多年了,本来以为这个不要脸的叛徒会出现在风水师考核上&,但是竟然没遇到她^。但是我在考核的时候^^,认识了几个其他门派的人*,从他们的言谈里,听出有人多年前在京城遇到过有人放蛊*。所以我就来了京城^,没想到,你竟然让你给撞上了^,真是运气不好?*!币履菀恍,牙齿森然,“太好了&**,总算让我抓着她的尾巴了*&!”

    夏芍垂眸*,感觉到衣妮看向了她&。

    “我要说的说完了&&,现在^,该你兑现你的承诺了^?^!?br />
    夏芍抬眸^,略一思量*^,便把?&?坡サ氖乱凰?,“对方的酒楼叫兴和^,老板是个男人。但是他背后,应该令有老板,我猜测应该会是那个女人&?!?br />
    说话间*,夏芍把猫鬼也放了^。那猫鬼被徐天胤斩去了两只前爪,这几天在塔里也没有祭祀供奉^,如今更加虚弱,已经奄奄一息了。

    衣妮口中念了个咒**,便把这只猫鬼制住*,她察看了一番^,便冷笑一声*,“果然是只老猫*。有它在,必定叫她死得更难看!”说完*,她抬起眼来看夏芍&,一点头^&&,“你告诉我她的消息,又把猫鬼给了我^。我只告诉了你门派的事&,二对一^,我还欠你个人情*;故悄蔷浠?,我帮你做一件事^,什么事随便你提*^?!?br />
    夏芍笑了笑^,这女孩子倒是恩怨分明&,算得够清楚的^,“那就先欠着吧**?&!?br />
    说完,她转身就想走&。

    衣妮却在后头叫道:“喂&!什么叫先欠着*?我不喜欢欠着别人的*。让我帮你做什么&,现在就想!”

    “我只想你快点解决这件事。那只猫鬼**,还困着我的两位客户^。我已给他们下了符,但是治标不治本&。想他们康复&*,只有解了这蛊*。若解蛊&&,猫鬼必死*。若不解蛊**,他们就得天天这么吊着。国庆假期一过,我就考虑给他们除了这蛊祸&!毕纳只厣硭低?*,转身便走&,“你要报仇&,就快些动手*。你要帮忙^,也可以来找我?^!?br />
    一张白色纸片破空,直射向衣妮。衣妮下意识一接^,低头一看^,是华苑私人会所的名片**,上面有联系她的方法&。

    “这是我的事^,说过不要你插手的!”果然&,衣妮如此道^。

    夏芍没再回话,和徐天胤走远了^&。

    当初一定要查这女人的来路背景,就是不想给玄门再添新仇**。如今看来*&,这女人势单^,还是蛊毒门派的叛徒。想来衣妮要对付此人*^,会召集他们门派的人马^,不需她插手&。

    那样最好&,他们自己的叛徒,自己清理&&。她乐得什么也不管^。

    ……

    第二天*^,夏芍去警局做笔录&。这才得知*,于德荣和谢长海竟然都招了*。

    于德荣也就算了,谢长海竟然招了,这让夏芍轻轻挑眉^^&,意味深长&&。

    据了解^,谢长海一人扛下了所有的罪。他称自己干这种把赝品送进拍卖行的勾当不是一回两回*,盖因利润惊人,便被他看做敛财之法&。在华夏集团慈善拍卖会的事情上*,华夏拍卖京城分公司的总经理刘舟被他事先收买,事情皆是他一人谋划,王卓身在国外度假^,对此事并不知情&。

    那天在拍卖会上*^,于德荣说的很清楚了^,这件事就是王卓的伎俩&,为的并不全是敛财^,而是事后把赝品的事捅出去*,好让外界认为徐王两家交好。

    但这件事^&,并没有证据。警局方面带走两人的虽然是秦系的人*,但对此也颇为头疼。他们用了各种手段^,让谢长海招供,谢长海都咬死了这个口风^。

    据说,他刚进来警局的时候态度很嚣张*。称他是王少的人*,警局的人敢动他*,吃不了兜着走!他拒不配合**,也不开口^^,死熬不供。却没想到^,在两天之后&,忽然开口^,承担下了一切罪责^。

    夏芍听说此事&,觉得这里面很有耐人寻味的地方。

    王卓在国外度假,谢长海被抓进警局&,按理说,他的手机和一切与外界通讯的手段都在秦系的人的控制之下&,谢长海无法与王卓取得联系&,外面的人却可以通知王卓*。这件事,明显是王卓授意谢长海承担罪责&,那么……指示是从哪里传递进来的呢&*?

    警局里面*,自然不会都是秦系的人。

    要么**,是姜系的人趁机接触过谢长海,要么&,是秦系里有内鬼^。

    当初在华夏集团拍卖大厅带走谢长海的周队长&,脸庞坚毅^*,从面相上看就是个铁血古板的人&。他虽然知道夏芍和徐家的关系,但是对于她的一些问题,都不予回答,只称这是警队工作方面的事&。

    周队长只亲自给夏芍做了笔录^^,问明了那天在广场上古玩做局的事^,和她发现公司里有内鬼的过程&,然后便让她回去了^^。

    临走前*,夏芍只看了周队长一眼&,便离去了&&。

    ------题外话------

    下午有事^,差一千五,明早八点补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二章 衣妮中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二章 衣妮中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