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徐家家宴

    徐家客厅里^^,气氛震惊。

    听两人话里的意思,何止是早就见过面这么简单?这一老一小的对话,若让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祖孙俩!

    徐家人齐齐盯住老爷子,看老爷子黑着脸,气哼哼瞥一眼夏芍,眼里却有慈爱的笑意。

    慈爱?

    老爷子对自家三代的孙辈也是慈爱的,他并非时时刻刻都那么爱训示人。再怎么训斥,徐天哲和刘岚身上也有徐家的血。有时训斥得狠了&,老爷子也会私下问两句^,关切一下两个孩子有没有闹情绪。平时若是谁病了,老爷子也急。

    这也是老人的慈爱*。但在徐家子弟眼里^,再慈爱,他也是威严的*,一言一语都是严肃的*。今天这般老小孩儿的模样,老实说,别说徐家三代了,就连徐家二代也没见过&&。

    当然,他们也不敢这样顶撞老爷子。老爷子训诫的时候,他们都是大气不出,低头听训,哪有敢反驳的时候?

    这女孩子即便是见过老爷子,她胆子也够大的!这样跟老爷子吵嘴&&,他们都不曾敢过!

    而看老爷子的神态,似乎并不生气,反而乐得跟她吵嘴?

    死静的气氛里,无声的抽气。

    这时^,徐天胤转头问夏芍&^,“跟爷爷见过了?”

    夏芍笑而不语,看老爷子。徐康国瞪一眼她那小狐狸模样,叹一口气&,摆手,“见过了^^,见过了。你弟弟妹妹也见过了*,去见过长辈吧?!?br />
    徐康国没说两人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见过的,但这话却把心中五味的徐家人又给惊了惊——惊的是老爷子这话里的意思^。

    老人这话是对夏芍说的,徐天哲和刘岚被他直接说成了“弟弟妹妹”,这话里的意思还不明显*?

    老爷子这是不知何时与她见过了&,心里早就承认了她,今天请她来徐家做客,不止是见见、吃顿饭这么简单,简直就是承认她是徐家的孙媳妇了&。

    寂静的气氛里,夏芍转过身来,看向徐康国左手旁坐着的徐家长辈&&。她见老爷子左手旁五把座椅,首位空置,其下两男两女^,而徐天哲和刘岚坐着的右侧刚才扫过一眼,只有两把椅子。夏芍顿时心中有数。

    徐天胤也转过身来^,牵着夏芍的手,为她介绍。

    夏芍见坐在空位下首的中年男人西装革履,衣着正式,见她望来呵呵笑了笑,天苍地阁一看便是当官的料,唯有眼睛笑起来略深沉,老谋深算。

    “这是叔叔?!毙焯熵返?。

    又见下首一名穿着家常的中年男人^^,身材略瘦。此人国字脸*&,腮骨有力&,天庭饱满,鼻梁颇正,看人眼神直视。显然也是为官的面相,但性情要坚韧^,一看便知责任心重,处事有原则得多。

    徐天胤道:“这是姑父?!?br />
    再见下首坐着两名女子,座次排在前的今日穿得喜庆^,一身深红女士西装,颇为正式。女子目光柔和,眼角鱼尾纹笑起来极有韵味儿&,性情温和*,

    “这是姑姑^?!毙焯熵飞裘飨悦荒敲蠢?&。

    夏芍又往后看,坐在徐家二代末席的女子短发,戴着黑框的眼镜*,给人的感觉严肃&。夏芍的目光落在女子宽阔的额&、略带鹰钩的鼻和不够圆润的下颌,便知其家境出身极好*,但是个精打细算、记仇刻薄的性子。

    徐天胤道:“这是婶婶&?!?br />
    夏芍颔首微笑*,在徐天胤介绍过一圈之后,这才点头道:“叔叔婶婶好,姑姑姑父好?!?br />
    她的称呼明显让客厅里的气氛有稍稍的凝滞,但随后徐彦绍便笑了。

    他显得很热诚,欣然接受,“呵呵&,好,好&。小夏来了就好&,家里这两天可都在说你呢?*!?br />
    刘正鸿看了徐彦绍一眼,懒得说破。这几天是都在说这女孩子,只是似乎气氛并不是太好吧?今天拿来说,听着倒像是徐家盼了她许久似的。要不怎么说&^,他不太喜欢徐彦绍这人。太虚伪*。

    刘正鸿感觉到夏芍看来的目光,抬眼间只对她微微颔首,没什么寒暄客气的场面话^,倒叫夏芍垂眸一笑。此人性情,看面相她便心中有数*。

    徐彦英是最欢喜的那个,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个厚厚的红包^,转头对丈夫刘正鸿笑道:“这孩子真大方,当初我头一回去你们家,改个口我可记得我脸红了好一阵儿?!?br />
    刘正鸿听见妻子的话,这才露出点笑容来^,但是没说话^,只看她一眼,似乎在说:当着晚辈们的面儿*,你真好意思说&。

    徐彦英笑了笑,把目光转回来^,红包递给夏芍,“按规矩,头一次见面是要给红包的^。这是姑姑给的^,拿好。不管多少,是个心意,别嫌弃^^!?br />
    夏芍看着红包*,微怔*。舞会那晚*,她便知道&&,徐家除了老爷子,这位姑姑对徐天胤也是不错的。只是那晚她打了她的女儿,还以为这位母亲定然会对自己有意见,却不想今日是这番景象&^。

    华芳在一旁垂着眼,也不情不愿拿出个红包来&,递给了夏芍。不管这红包她愿不愿给,老爷子喜欢她,昨天徐天胤在书房又有了那番表态,这女孩子进徐家的门眼看着是必然的了^。就是做个样子&,她今儿也得给红包。

    只是^,华芳却没多说什么,只是把红包递给夏芍^,扯着脸皮子笑了笑。

    夏芍只当没看见,大大方方地接了^,谢道:“谢谢姑姑,谢谢婶婶?!?br />
    徐彦英欢喜地笑,直道一家人,不用客气?^;蓟故瞧ばθ獠恍?。

    夏芍转过身去,这才看向三代子弟的徐天哲和刘岚。

    两人很有礼貌地站了起来^,只是徐天哲看夏芍的目光有些深,除此之外*,笑容谦和,礼数周到,一点儿也看不出上回舞会上不欢而散*。

    刘岚则低着头,连眼也不敢抬,只看见手指头乱绞*。

    这时候,警卫员从门口进来,道:“老首长,午宴准备好了?!?br />
    徐康国闻言站起身来,拿过手杖,往前头虚虚一指,“走吧?!?br />
    徐家用宴有独立的餐厅,一路上景色极美。老爷子在前头领路*&,步子不快,一家子人便在后头跟着*。夏芍和徐天胤陪在老爷子左右,由警卫员指点着沿路风景&,夏芍只笑不语&,一路跟着到了餐厅*&。

    徐家的餐厅也是传统风格,红木圆桌&&,雕着福寿多子花样的硬木椅子,国色天香红韵牡丹的壁画*,大气,传统&。

    菜已经上了桌,菜色都是大盘,不仅精致,量也足。

    徐家吃饭是按着辈分排座次的,徐天胤和夏芍坐去老爷子右手边,其后是徐天哲、刘岚。而老爷子左手边是徐彦绍、华芳夫妻,再往后是刘正鸿&、徐彦英夫妻*&。

    吃饭的时候^,徐家的气氛是静悄悄的。徐康国并不要求晚辈吃饭的时候不能讲一句话,但是他自己却是个吃饭时话少的。于是久而久之,他不开口,也就没人开口了。

    徐彦英看席间气氛沉闷,原想着夏芍今天头一回来徐家,气氛太沉闷了不好*,这便打算开口打破僵局。

    但没想到,老爷子今儿开口说话了,“丫头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夏芍闻言^,放下碗筷,笑答:“爷爷奶奶都还在,我父亲是长子^,家里有两位姑姑和一位叔叔^。外祖父那边已经没什么亲戚了?!?br />
    “嗯*?!毙炜倒愕阃?*,夏芍家里的家庭成员*,自然早有资料在他书房了。今天不过是例行问问^,让徐家其他人听听就是*。

    “听说,你爷爷以前是当兵的?”老爷子又问^。

    夏芍闻言一愣,笑道:“可不是^?他老人家说&,战争年代的时候,跟您一桌吃过饭*?!?br />
    嗯?

    徐家人纷纷一愣,这回连徐康国都愣得停下了筷子^。他是知道夏芍的家庭背景,但是当初查*,也只是图个家世清白,并且他是知道她是唐宗伯的弟子^,与徐天胤同门的。所以夏家的资料只是个大概,他也没要得太详细,只知夏芍的爷爷是退伍老兵,却不知竟有点渊源&?

    “你爷爷当初在哪个部队?”徐康国问。

    “这他老人家没细说。只说那时候您是团参谋,上台讲过话&。后来,战场上他杀敌勇猛,您还亲自嘉奖了,跟他同桌吃过饭&^?!?br />
    徐康国闻言&,看起来像是在回忆。他当团参谋的时间很长^,即便是知道部队,过了这么些年,曾经嘉奖过的人太多,可能也想不起来了。但是,徐康国对此事却是很认真^,听过之后连连点头,“好?^?!你这丫头*,也是功勋之后。好^,好!”说完,便去看徐天胤,“天胤,有时间去见见夏丫头家里人,礼数都得做足了&^。有时间,最好是约着见个面?!?br />
    “好&?!毙焯熵返?。

    眼见着这才几句话的工夫,事情就定下来了,有人欢喜,有人愁。

    徐彦英欢喜道:“原来不聊不知道^^,一聊还是有渊源的^?这就是缘分?!?br />
    华芳垂眸,嘴角轻轻向下耷拉,什么缘分?不过是套近乎罢了。一个是退伍老兵,一个是开国元勋,这缘分,可真“近”啊。

    徐康国这时又看向夏芍,“天胤这性情*,你是知道的,你父母未必能满意啊。这方面*,你们两个都用点心。现在年代不同了,老一辈的人不给你们包办婚姻^,尊重你们的选择??赡忝堑蓖肀驳?,也不能叫长辈太操心了?!?br />
    “是*?!毙焯熵泛拖纳值阃?。

    华芳闻言,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笑道:“爸说的是,咱天胤什么都好,就是性情冷了些。小夏的父母担心是常事&,毕竟小夏年纪也不大,寻常女孩子还是读大学的年纪,他们两个都谈婚论嫁了,换做哪个父母能不担心?”

    这话说得有道理*,但要看是谁说。

    任何人说出来都觉得有道理的话,到了华芳嘴里^^,总觉得话里有话。

    夏芍今年十九岁,徐家人都知道*。她整整比徐天胤小了十岁,比刘岚年纪都小&。夏芍要说父母同意^,未免有夏家巴不得把女儿赶紧嫁出去*,攀龙附凤的意思&。

    不同意才是正常的。

    而且,夏芍今年才十九岁&,她和徐天胤认识的时候^,不是更衈??

    十七八岁就谈恋爱……呵呵。

    徐天胤昨天刚表态过*&,华芳今天也不敢过分&。因此,她说话是斟酌着说^,表面上听&^,绝对是关心夏芍&。但是徐家了解她的人,都能听出她的话外音来*。只是她这话还真让人挑不出毛病来,你若说她*,她定要说你多想了。

    “您说得对?!毕纳中ψ?*,暗地里压住徐天胤的手*&,看向华芳,“我父母已经来过一趟京城了*。他们对这件事也是诸多忧心^,不过我相信,日久见人心。胤的性情外冷内热*,他虽不善言辞^,但却很重情。孝敬长辈,又重亲情。婶婶在徐家近三十年,想必比我清楚他对亲情有多渴望。我的父母是通情达理的人,他们如天底下最宽厚的父母&,只望我幸福。我相信哪怕只给他们三年,他们也能看到胤的好&?!?br />
    夏芍笑容甜美,眉眼间淡然的气韵*,话说得不紧不慢^,华芳却脸刷地红了。

    她如被人打了一巴掌!

    这世上不是只有她才会话里有话&^,夏芍也是此中高手。

    华芳听懂了,夏芍这是在讽刺她,嫁进徐家三十年,竟看不懂徐天胤对亲情的渴望^^,还不如她的父母。给他们三年,他们都能看到他的好。

    华芳脸皮子发紧^,却只能微笑。就如同她刚才那番话让人挑不出毛病,夏芍这番话,也让人挑不出毛病。

    “好了,吃饭^!”徐康国这时说道,脸色不太好。

    华芳看了老爷子一眼&,赶紧赔笑*,“是啊*,吃饭吧&。小夏^,多吃点。今儿你来,老爷子可是挺高兴^,这一桌子菜&^,按的可是国宴的标准??墒窃勖抢弦酉蚶醇笃?,不喜剩菜剩饭。你们年轻人胃口好,多吃点*&?!?br />
    她很热情地给夏芍夹了筷子菜,又给徐天哲和刘岚夹了菜。徐家现在没有女主人,华芳身为徐彦绍的夫人*,自然要有主母的派头。她给晚辈夹菜,招呼夏芍多吃,谁也说不出错儿来**。

    只是,她给夏芍夹菜的时候,笑道:“这一桌子国宴哪^,你要吃着好,等你父母来的时候&,也叫他们尝尝?&!?br />
    ------题外话------

    倒霉的雷雨天气*,电脑被劈关了两次。刚上来,大家久等了。

    我写二更去……

    PS:我本无意妹纸给文做了个视频^,地址我放去置顶公告&*,大家想看去看看~谢无意妹纸!辛苦了!膜拜会做视频的才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八章 徐家家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八章 徐家家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