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练摊儿

    衣妮的提议,夏芍答应了&。

    下蛊害人,必惹业障^,但业障再大,也是下蛊之人的事*。夏芍自不赞成这种因一点小事就下蛊害人的作为^^,但若不下蛊,养蛊之人就会被反噬*,这也是事实。

    自己的命和别人的命,世上绝大多数人会选择前者。

    “世上不是只有你的命才重要*,若无深仇大恨^,莫害人性命**?*!毕纳种勒饣坝械阒甘只诺囊馑?,但她还是需要提醒。明知有人下蛊却视而不见^^,这已经触及夏芍做人的底限&&,但眼下玄门外敌未除**,确实也不适合再树敌手。

    修炼蛊毒,必然是有所传承的&。树敌一人容易对付,树敌一族就麻烦些*。

    夏芍见衣妮今天给方茜下的蛊尚不足以致命^&,且养蛊者解蛊更容易些,便最终决定提醒衣妮一声*,若是不触及底限,尚可井水不犯河水^。

    这话并非商量^,而是警告**,夏芍说完也不管衣妮是否答应&,便转身离开了^。

    回到宿舍*,方茜的精神看起来好多了*,但今晚的经历对于刚上大学的女生来说,绝对是终生难忘的一笔&。她见夏芍回来,目光又变得复杂,夏芍却没再理她&,而是洗漱^,睡觉&。明天军训检阅&,而且她还得早起去公园**^,陪那位老人家打太极。

    至于衣妮的事*,且放一边,且看再说*。

    ……

    京城大学对面坐落着一处小公园&*,大清早的&,天刚蒙蒙亮,便有附近小区的老人来这里散步锻炼身体了。

    九月底&,京城的天气尚炎热*&,早晨五点钟天便亮了^^。公园里*^,晨练的老人不少,年轻人却是很少见^。

    但今早公园里却是有几名年轻人&&,男的女的都有,围着公园慢跑*,年纪看起来像上班族。别看多了这么几个人**,公园里霎时一番新气象^&。常来晨练的老人们聚在一起散步,都有点奇怪&,附近的年轻人今天怎么突然勤快了*^?

    正闹不懂^,便见一名穿着白色运动套装的女孩子出现在公园。少女扎着马尾,眉目如画&^,脸颊粉白像珠粉堆的,在蒙蒙亮的公园里瞧着叫人移不开眼*。她衣袖随意挽着*,姿态青春潇洒里带着些悠闲^,看人更是眉眼带笑*,叫人说不出的舒服^^,见着老人们便微微点头,博一路慈爱的目光*。

    “这谁家的闺女&^,模样真俏!”

    “对面京城大学的学生吧^?”

    “胡说!那些学生^,哪有起这么早的&?”

    “看着年纪不像,也就十六七吧?附近十五中的学生&?”

    “那就更没有起这么早了&?!?br />
    老人们议论着,看着夏芍*,只见她步态散漫悠闲,慢悠悠地往广场对面一处花坛走去*?;ㄌ撑员?,一位头发花白年近耄耋的老人正穿着身白色衣衫慢悠悠打着太极*^。

    看见夏芍远远走过来,老人闭上眼,看起来打得很投入,却在夏芍走近时板起脸来,“晚了^!”

    夏芍忍笑看一眼广场上的钟楼,时间离五点钟还差两分钟&&。

    老人听夏芍不辩驳,才睁开眼来看她^^,正见她目光落在钟楼上*^,顿时眼一瞪*,颇不讲理,“来得比我这个老头子还晚&,还不叫晚了&?现在的年轻人啊^,都懒&!”

    夏芍一笑^,“那是您老来早了&。而且您老这晨练的时间也不科学。晨练的时间不是越早越好*,最好的时间是太阳出来之后^,那时候空气才好。按照京城地区的真太阳时,九月份日出时间在六点半左右&*,您老整整来早了一个多小时*?&!?br />
    老人一听*,眼瞪得更加唬人*,“你个小丫头知道这时间不好*,昨天也不提醒我?”

    夏芍闻言微笑,笑得眼眸弯弯&,小狐狸似的^*,“您说要找我们校领导*,把我给吓着了^,一时就忘了呗^?!?br />
    老人顿时被噎住*,以他这一生风里雨里看人的眼光&*&,这丫头可真不像是会吓着的人**!她胆子大着!明摆着^&,她这是坑他呢*。

    老人哼了哼,一时不知拿什么话说她了*。夏芍趣味地瞧着*,问:“您老起这么早^,没吃早餐吧^^?”

    老人不答,不说吃了也不说没吃。他平时确实不起这么早,晨起晚睡的时间都是营养师制定的,今早是因为昨天随口说了个五点,便早起过来了&。早餐厨房要做&*,让他摆摆手拒绝了&。就算不吃早餐&,也不差这一天,能出什么事*?就是身边那些个人太紧张了而已,一路上烦个不停*。只是没想到&,这丫头还有这细心*。

    “那边有家早餐店开门了,环境还算不错,我去吃过几次^,听说是老京城风味^。陪您老去吃点早餐*?”夏芍一指公园不远处^&,一家装修古香古色的店铺正开着门,门前人挺多*,生意瞧着不错*。

    “哼!我看是你这丫头嘴馋了吧^&?”老人嘴上不饶人&,脖子却伸着望向那家店铺&。

    夏芍忍着笑&&*,“我嘴馋了,您老能打一顿秋风,也是美事**?*!?br />
    果不其然,夏芍收获了老人瞪过来的眼神*,但只是瞪了一眼*,老人就背着手当先一步往前走,边走还边训话&,“让你早点起来陪着我老人家打太极,你倒好,吃顿早餐时间就混过去了!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爱偷懒&*?!?br />
    老人咕哝着*,嘴里训斥着&,脚步却往早餐店的方向走*。也不知是自知理亏还是怎的&,声音倒显得没那么理直气壮了^^。

    后头传来少女毫不给面子的轻笑声*,老人硬着脖子不回头^,眼往后头瞟。后头传来轻快的脚步声,夏芍跟了上来,见老人背着手走路,便纠正道:“老人家晨练的时候不宜背着手,最好是挺胸抬头,自然摆臂,有利身体协调&!?br />
    “你这个丫头&&,小小年纪^&,怎么比老人家还啰嗦&!”老人嘴上不领情,手却从身后放了下来**。

    两人一路沿着公园小路走远*,一路上传来老人的呼喝和少女的笑声^,两人都是穿着白色运动装&*,从背影看去,俨然爷孙俩。

    这让公园里其他晨练的老人投去颇为羡慕的目光&,而两人走远之后,公园里晨跑的几名上班族也停了下来&。有两人从公园里出去,沿着路边跑步先进了前头的早餐店&,后面则有两人远距离跟上*。

    夏芍介绍的老京城风味的早餐店就在京城大学斜对面**,店铺装修得雕栏画栋的&*,刷着红漆&&,很古色古香。里面的装修也是一水儿的老木桌子,干净^^,亮堂。

    这时间吃早餐的都是附近居民&,大学生们还没起来*,一排窗口前&&&,居民们排着队*,店里的人吆喝着京片子*,手里端着小笼米粥^*,穿梭在各桌吃早餐的食客间,手上热腾腾,脸上带着笑,一股胡同串子的味道。

    夏芍点了小笼包、茶叶蛋*、油条&、炸糕^&、焦圈&、炒肝^&、米粥、豆浆^,又叫了几碟小菜^^,摆了满满一桌子^。

    老人看了果然要训话^,“年轻人就是不懂得节俭,这一桌子,哪能吃得完?浪费可耻,学校里没教?”

    “吃不完您老打包带回去,不就不浪费了*^?”夏芍向来也不喜欢浪费^,她点这一桌子*,分量都是心里有数的&&。不管哪一样,都不多&,只是样数多,看着丰富了些&。虽说早晨吃太油腻的不好^,但炒肝^、豆汁&、焦圈、炸糕^*、油条这些,可是老京城早餐桌上必备的早点*。

    夏芍对这老爷子的身份有疑^&,若真是她猜的那位*,那必然是许久不曾在民间的铺子里吃过早餐了&,老爷子的食谱必然是有配备的^^,这些老北京的风味儿未必能让他一桌子吃齐全&,夏芍也就是让老人回味个往日的感觉而已*。

    况且……

    这一桌就是吃不完^,估计也不用打包&*。公园里那些上班族除了店里的两桌&,外面还有人,分一分也就吃完了。

    夏芍垂眸,笑意有些深。她如今是和修为&?这些人装得再像,在公园里跑步时时不时飞来的目光*&,和刚才远远跟在后头那一对,真当她感觉不出来^*?

    正因此,夏芍对面前老人的身份更加笃定了些。

    观老人的面相*,子女宫左处有损,必有一子先故,但三阳平满,人中深,主儿孙子媳^,福禄清贵。加上老人本身的面相,夏芍已心中有数*。

    徐老爷子。

    自徐天胤求婚之后&,夏芍想过徐家的各种反应,就是没想到会是以这种方式见到老爷子^*。更没想到^,外界传言威名赫赫的老人,竟是这种性子*&。师兄话那么少,跟这么位爱训话的老人在一起&,真不知这祖孙俩怎么相处^。

    夏芍垂眸笑着^,顺手给老人剥了只茶叶蛋放去碗碟&。老人抬眼,正看见夏芍手指上戴着的款式别致不菲的戒指,目光微顿*,低头喝了一口粥,没说什么,低头喝粥^。

    夏芍看着老人的饭量&**,没让他吃得太多,但很显然老人很喜欢这家店&,吃两口就抬起头来看看排队买饭的居民&&,盯着桌上的一碟碟小菜^,吃得很慢,眼里时不时有怀念的情感流露&。

    这顿早餐吃的时间很长^,吃完已是六点多钟&&,夏芍陪着老人坐了半个小时^^,把剩下的早餐打包,然后两人便又溜达着回了公园&**。

    原想着回去后再散散步&,打打太极,没想到回到公园后^,便见广场上聚了一堆人&。

    夏芍和老爷子都有些好奇*,然后便走了过去&。

    过去之后才发现*,地上不知什么时候竟来了摆摊的^,摆的还不是小玩意儿&,而是些古董&。

    这里又不是潘家园^,跑到公园里来练摊儿的物件^&,基本上都不真*。而摊位上摆着的^,有古钱币^,有疑似哥窑汝窑的瓷器*^,还有些名人字画&。

    围过去的都是些老人,虽然名知有假&&,还是背着手在地上挑挑拣拣地品评*。

    对古玩的热情^,京城敢称第一^&,无人敢称第二^&。一群老大爷围过去*,立马就发现了有趣的事,谈论了起来。

    “哟!摊主*,您这儿还有大齐通宝呢?可别是打眼货啊?**!?br />
    虽然古玩这一行忌讳在一堆人面前评论物件的真假&,但这里不是古玩市场*,是广场上的单摊儿&,而且来这里摆摊的人,物件基本上都不会是真的&。因此这话倒不是砸场^,而像是带点调侃^。

    摊主是名年轻男人^,瘦高个儿,颧骨高^,下巴尖*,长得瘦猴儿似的*,一看就是个奸狡的人。但没想到&,他说话倒是实诚,顿时就笑了&*,“怎么着*,老爷子?您老看这大齐通宝能是真的**?这玩意儿要是真的^,我一准儿送拍卖行了^&^,那是起拍就百万的价码儿^,我还能扔地上给您老摸?摸得起您赔不起!”

    “?*?&*?还是个实诚人&^?”见那摊主竟然说实话,围着的一群老人都很意外&。一般这种情况,不都该是极力地编一通故事^,把人哄得晕乎乎的&,动了回家拿钱买的心思吗*?

    “小伙子*,你倒是个爷们!只不过*,你这摊儿上的物件都不真&,你还叫咱们看什么?”

    “呵呵*,小伙子有意思,在这儿摆摊不图钱?”

    “嗨^!图钱我也不在这儿摆啊,哄您这一群老人家,我还不如去潘家园哄哄那些有钱的冤大头呢!您几位都是老人家了,坑了您们*&,回家我老娘非得打死我不成*。不干不干^^,太损阴德*?*!蹦昵崽髌财沧?&*,摆摆手*。周围的老人们听了都“哟”地一声^,看这年轻人也不像是个奉公守法的*,真奉公守法^&,也不会明知是假还说去潘家园忽悠人了*。但瞧着这人还是个孝顺的&*,知道不坑老人。

    老人们见此&,对这年轻的摊主都不由有些好印象^^。

    这时*,一位老人背着手笑了&,“小伙子,说实话就对了^!你呀,今天就是蒙我们几名老人也蒙不着&!嘿嘿&,咱们今儿这儿有专家&!”

    此话一出,不仅年轻的摊主一愣*,夏芍也跟着愣了愣。

    只见说话的老人把手往旁边的一名六十来岁的富态老人身上一指,“瞧见这位没*?故宫博物院的专家于老*,上过寻宝栏目的^&&。别看今年退休了^,眼力可还在!”

    周围的老人顿时哗地一声看向那位于老,有几名老人仔细看了看&,果然把人认了出来*^。

    “哟^!于老!真是于老哇*^?”

    “于老&,居然能在这儿见到您老,话说您老怎么在这儿遛弯儿*?以往没见到您啊?^!?br />
    那名姓于的老专家背着手笑道:“这不是退休了么^?在儿子家里住两天,看看孙子&!今早就被老马给拽来遛弯儿了&?!?br />
    “是么?那太好了??!我家里有只收藏了好些年的汝窑&,您老有空儿给鉴定鉴定&?”

    “我家有套善本^,也有些年头了*,有空儿您老给掌掌眼*?”

    “我家也有副字画不知真假?&&!?br />
    “我家也有……”

    一群老人围上来&,目光灼灼。

    年轻的摊主蹲在地上听着&&,顿时笑了笑,“得&!遇上行家了*!那行&,我就干脆说实话吧,”摊主吊儿郎当地蹲着*,随便伸出手扫了扫自己的货,往一堆古钱币的一角圈了圈*,“实话跟您老们说吧^,就那些光绪通宝是真品**,不过,有贵的有便宜的。那两枚楷书小平背‘村’字才100大洋*,楷书小平背‘桂’字200大洋!那边那枚楷书小平背‘苏’字可是枚精品,市价1800大洋&!您几位要是有看上的^,价码我这儿可以给您匀匀^,其他的字画瓷器,您老们就别打眼了,大路货*!”

    几位老人听了都哗地一声,一两百还可以&&,一千多的就觉得有些贵了*。众人一齐去看于老,于老蹲下身子挨个拿起来瞧了瞧^,点头&。

    真的&!

    一群老人都纷纷蹲下来&,古玩爱好者,哪怕是只值几百块的真品^,那在他们眼里也是真品**,能近距离观摩学习*,也是难得的机会?&?銮?,都是普通老百姓^,哪有那么多机会接触真品*?一听说是真的,便都眼神热切地蹲了下来。

    年轻的摊主蹲在地上*,见老人们大多盯着那一千八的铜钱瞧来瞧去*,不少人都觉得贵^,便笑道:“这还贵癪?&?您几位老人家掌掌眼嘿&,最贵的在这儿呢&*!这枚光绪通宝楷书小平背宝源局雕母儿^,市价5500大洋!”

    好几名老人瞪大眼&,“五千多?”

    当今这年头*^,就算是京城,五千块钱也相当于普通工薪阶层两个月的工资了*^。

    于老再次点头,一群老人便目光灼灼又去观摩那值五千多的小小铜板儿&。

    这时,一名老人咦了一声,道:“这是什么钱?形状看起来跟把钥匙似的?!?br />
    他这么一说,一群人便都看了过去^,只见老人手中拿着只看起来像铜钱的钱币,方孔,圆形*,下面连着形状看起来确实像把钥匙*。

    铜钱上锈迹斑斑^,上头的字很少有人看得懂*,只看得出是阴刻,然后不知以什么材料填满,打磨得字面与前面齐平&&。这样的钱币很少见&&,一时谁也说不出是哪朝哪代的钱币。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枚钱币不在年轻摊主所圈的范围内^。

    也就是说,不是真品。

    尽管不是真的^,也有人好奇是什么币。于是,老人们都看向于老&。

    但于老还没说话,年轻的摊主便解释了起来。

    “您几位见识少了不是^?这是金错刀^*。王莽知道不&&?这就是王莽篡汉后铸的铜钱,字是阴刻的^^,如果是真品^^,把字填平的可是黄金咧!不过,这肯定不是真的*^,要是真的^,这玩意儿可比大齐通宝还值钱&!王莽篡汉的时间太短了,钱也流通得少&,传世的至今没几件*。目前是市无定价的^。嘿嘿,这就是我随便收上来的,用模子做的&,您几位看看就得了^?!?br />
    市无定价?

    几位老人相互看了一眼^&。

    那得是什么概念^?就是说*^,如果是真的,那就值了大价钱了*!

    没有人不做着捡漏的梦^,没有人不希望面前价值连城的古董是那大海遗珠&,被自己给捡着了^。但人家明摆着说是假的了,不少老人也就只得叹了口气^,有些遗憾&。

    但在一排遗憾的目光里,唯独有一道目光似变了变*。

    于老&。

    于老的眼神微变&&,谁也没看见,独独让他身旁和他熟识的那位姓马的老人看见了。

    老人心里咯噔一声^,看向于老*。于老转过头来^&,给他使了个眼神^,马老顿时脸色变了变,看起来呼吸有点急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章 练摊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章 练摊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