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承诺,军训

    徐家是什么态度,夏志元这话问到了关键点上。

    李娟也愣住,看向徐天胤。

    “你们徐家的家门&,看得上经商的家庭?”夏志元有话直说,他这人向来憨厚,说话也不犀利*&,但是事关女儿&&,含糊不得,“小徐,伯父说这话&,不怕你笑话*。我闺女,她就是没有华夏集团^,她在家里,我们夫妻俩也是把她当掌上明珠*。她有本事也好,没有本事也好&,将来结婚嫁人^,我们都不希望她受委屈*。你们徐家*,是开国元勋的家庭&,自古士农工商,官家门庭高*,未必看得起商家门第&。说句实话*&,我们小芍将来嫁给合适的人家^,保准人家家里把她当宝&!也不会有给她添堵的事。但是嫁进你们徐家的门,谁给我保证她不受人白眼*,不被人瞧不起*^^?再说句不中听的,你们徐家同不同意她过门都还是个问题*?!?br />
    李娟脸色一白,她这一路上满心都是网上视频里小徐跟自家女儿求婚的画面*,心里一路都在想着问清楚这两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时候走到一起的。再深的问题&,她都没来得及想&*。现在看来&*,还是丈夫考虑得深^^。

    这些事*,确实才是最大的问题&**。

    夏志元看着徐天胤,再问:“小徐,你也别怪伯父说话不好听。我就想问问你*,你跟小芍求婚*,你们徐家事先知道么?同意么?要是不知道,你搞这么一出,闹得沸沸扬扬的,全世界都知道了&。然后你们徐家再来句看不上小芍,不让她过门。你打算叫她以后怎么做人?”

    李娟脸色再一白,是??!要是这样的话,女儿不就成了笑柄了&?以后脸往哪儿搁?

    夫妻两人都看向徐天胤*&,夏芍也转头看向他^。她心里是有些愧疚的,如果不是她随便找了个求婚的难题丢给徐天胤,让他去头疼去,想着以此来拖一拖两人的事^,他就不会为了满足自己,搞出今天这一出。自然也就不会生出这么多头疼的事来*。

    说白了,今天这局面,夏芍认为自己也是有责任的。

    徐天胤仍旧牵着夏芍的手,面对夏志元夫妻的目光,他脊背挺直^*,坐得端正^&。夏志元夫妻不是第一次见徐天胤了,初时见他觉得这年轻人性情太冷&,但相处过后知道他外冷内热,话不多^,做得多,对长辈也孝敬*。因此,此时看他仍是平常冷面模样&,倒不觉得怎样,只是想他给句明白话。

    “徐家有爷爷在,我有位叔叔,和一位姑姑。堂弟一^,表妹一?!毙焯熵芳妇浠熬桶研旒业那榭鏊得靼?*,“我的婚事,只需要禀给爷爷*。不需要叔叔和姑姑做主*?!?br />
    夏志元和李娟听了一愣,随即双双对视。这话听起来是不错的*,徐老爷子必是徐家的一家之主,有他老人家在,其他人都说不上话*。叔叔姑姑这些人虽是长辈^,但也不能左右晚辈的婚事,这在谁家里都是这样的*^。

    但是这话怎么听着哪里不太对劲?

    “小徐&,你父母呢*?”李娟开口问*。

    夏芍紧张地看向徐天胤,明显感觉他握着自己的手紧了紧*,但是面色如常^,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他们去世多年了?!?br />
    “什么?”夏志元夫妻怔愣住&。

    “师兄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意外过世了*^,徐老爷子很宠爱师兄,徐家子孙一概从政&,只有他去从军&,也由着他了*?!毕纳挚诟改附馐?。其实她也没见过徐天胤的爷爷*,那名威名赫赫的老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她心里也没底。这些都是根据徐天胤往日的只言片语里推断出来的*,此时说给父母听^,只是为了暂时安他们的心^&。至于徐家那边,早晚都要见,夏芍打算能争取的争取,争取不了的也有别的办法。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官商虽有门庭之别&&,但利益不分门庭。

    夏志元和李娟显然对徐天胤父母都已不在世的事很意外,夏志元惊愣道:“那^、那这么说&,你的婚事只需要老爷子做主就可以了?”

    “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爷爷是长辈,只需要禀给他老人家,其他家庭成员无权过问我的事?!毙焯熵返挠锲幌袷钦?&,而只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一个他在徐家,地位很特殊的事实*^。

    夏志元和李娟竟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威严和冷峻来*^。

    无权过问*?

    什么叫无权?

    “这话说得,你叔叔姑姑对你的婚事做不了主&,还能以后跟你们不来往?”夏志元皱眉头*,“他们要是看不上小芍&,以后见面不得给她脸色看?”

    不怪夏志元多想,他和妻子就是这样&。当年结婚的时候^&*,因为老人看不上李娟*,大妹夏志梅看不上李娟的文化程度*,于是结婚以后,无论他怎么维护妻子,过年过节的时候&*,李娟总是被挑剔。如果不是女儿有出息了,他们夫妻两人在夏家的地位今非昔比,李娟还不知道要被挑剔到什么时候。

    当然,夏志元知道^*,徐天胤有本事,有地位。但他在徐家怎么说也是晚辈*,他家长辈如果挑剔自己女儿,他就是再护着,能怎么样*?难听的话还不是得听着?

    夏志元和妻子过了半辈子这种生活,他是无论如何不想让女儿过这种日子的。

    “没有人能给芍脸色看^?!毙焯熵返?。

    夏志元一愣,随即就想皱眉头——这话听起来根本就是句空话&,有什么意义^?

    但夏志元却没能说出口&。当他看见徐天胤的脸色&,顿时一句话堵在喉咙口^^。

    徐天胤气势冷冽,浑身像罩了身寒冰,一身军装衬着这气势*^&,看起来就像是如果此刻面前有个人敢给夏芍脸色看&,立刻就会没命一样*!

    夏志元跟徐天胤对面坐着,竟然一个激灵,生生打了个寒颤!

    这小子不是开玩笑的**!他感觉得到^。

    所以&,再觉得是空话,此刻都让人反驳不出来。

    一句看似没实际意义的话&&,此刻却像是郑重承诺*&。

    夏志元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还好,徐天胤这气势没维持太久&,夏芍还没安抚他^,他自己就收了回来*。然后歉意地对夏志元和李娟点点头,起身给两人倒了被热茶递了过去*。夏志元和李娟还在愣神,见徐天胤递茶过来便呐呐地接了。然后便见他坐了回来,继续道:“爷爷知道这件事了,昨晚我跟他谈过了,他老人家没什么意见&&?!?br />
    这话让刚回过神来的夏志元夫妻又是一愣,只是这回连夏芍都愣了*。

    “什么?老爷子知道了?”夏志元眼神发直。

    徐天胤点头,“爷爷没反对?!?br />
    这下子夏志元和李娟互看一眼*,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夏芍看着徐天胤^*,她了解师兄,他不说假话。他的话虽然简洁^,但句句是真&。他这话里是说“没意见&^*,没反对”,可没说老爷子同意。

    也就是说^&,徐老爷子还没有明确地表明态度。

    “老爷子就没说门第有别?”半晌,夏志元才找回声音。

    徐天胤看着夏志元&,“爷爷是农民出身?!?br />
    一句话,让夏志元没话说了。

    确实&,以前抗战时期,都是穷苦百姓出身*,老人家未必有门第之见^?&^^?山ü敫鍪兰土?,在权力中心待这么久&&,真的不会变吗?就算徐老爷子没有门第之见,徐家其他人能没有吗*?

    想到这里,夏志元重重叹了口气&。

    “吃饭吧&*,吃完饭再说^&?!毕闹驹恢缸郎弦丫沽说牟?。

    且不说菜凉了^,今天压根就没人有心思吃饭*。倒是徐天胤沉默地吃了一会儿,然后叫来酒店服务生,把桌上几道菜拿下去热了热。

    夏芍一看那几道菜,便露出暖心的笑意。那几道菜都是她的父母动筷最多的&,当然,也有她爱吃的*。

    夏志元和李娟也发现了^,夫妻两人互看一眼,没说什么。

    直到饭吃得差不多了&,夏志元才放下筷子道:“我和小徐有几句话说,你们母女先去房间吧?!?br />
    夏芍看向父亲,李娟站起身来,看女儿一眼,给她使眼色。夏芍只好出去^,跟着母亲回来酒店房间*&,留下徐天胤独自面对父亲。

    到了房间,李娟先去床上坐了,看向关了房门走过来的女儿,目光不知是责怪还是无奈^。夏芍笑了笑,笑容恬静^^^,带点讨好。李娟顿时笑了*,笑罢瞪她,“你就会什么都瞒着你爸妈^!这么大的事你也敢瞒着^!”

    夏芍只笑不语。她能怎么说?能说知道父母不会同意,所以故意不说的*?

    “这可倒好&,早就见着女婿了,我和你爸都还蒙在鼓里&!”

    夏芍又笑*,笑容更讨好一点*。

    “你怎么想的**?小徐比你大十岁??^*!这年纪差得也太大了!”李娟又是无奈又有些怨怪地看女儿。

    夏芍听了这才坐过来,坐到母亲身旁,“妈,师兄的性子你和我爸都是看见的*。他性情其实不冷,只是话不多,但胜在心细,很会照顾人?!?br />
    “妈知道^&?*!崩罹晏玖丝谄?,实话实说,“小徐是个好孩子,妈看得出来。妈对小徐的人品没意见*,就是他比你大太多了*,而且徐家的门槛也太高了。芍啊^*,我和你爸是怕你以后受委屈,你明不明白*?你嫁进徐家*&,你爸妈这辈子算是荣光了,女儿能嫁进开国元勋的家庭&!还有什么比这更有面子的^?可是爸妈宁肯你嫁去门槛低点的家庭,人家把你当宝供着,好过你受了一肚子委屈,爸妈连主也没办法给你做&&!”

    李娟说道这里,眼圈儿红了^,“也是我和你爸没本事,我们要是那种有能耐的父母,也就不用怕你受委屈了?^!?br />
    夏芍赶紧递张纸巾给母亲&,心里温暖,嘴上安抚,“妈&,你和爸的考量我清楚??赡忝且舶盐蚁氲锰蜕缕诵^,你们怎么就知道我一定是受委屈的那个?你们的女儿&,是不是受委屈的人^,你们至今还不清楚?”

    李娟擦着眼泪儿*,愣住&^,随即道:“我知道你不受委屈,可到了徐家^,你不受委屈^,你就得跟徐家人闹起来*。那可不是你那些姑姑叔叔,你还能想对你姑姑叔叔那样对徐家人&?”

    “那倒不能?!毕纳忠恍?&&,只是笑意有些深。

    对待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手段。

    官再大,不也是普通人?

    普通人*,那就好对付了&^&^。

    当然,夏芍不希望对徐家人用什么手段。现在只是假设他们找她麻烦的前提。眼下不还没见到呢*?如果没那么严重**,那最好^。

    李娟一看女儿这样笑,就知道她准是又在想什么!那回她姑姑叔叔惹到她^,她就是这样笑的*^,结果不声不响把黑帮的人都请来了^。

    李娟有点担心*,夏芍却安抚道:“妈,你放心吧*。我做事心里有数儿,这你还不知道?”

    李娟也不知再说什么好&,过了半晌^^,叹气,“都是妈没多留心^,当初看出你和你师兄关系好,还以为他对你像对妹子,哪知道你们这两个年轻人……呀*!”

    李娟本是咕哝两声&,但说道此处却像是想起很重要的事,脸色一下子变了^,转头看向女儿^,打量^,“你跟妈说,小徐他……没*、没把你怎么样吧?”

    夏芍一愣&,赶紧摇头,“没有!妈^,你想哪儿去了&?”

    这事自然只能否认,敢承认*,今天她跟师兄都得挨揍*。

    李娟这才舒了口气。

    夏芍一看时间,已是下午一点钟了^,看来今天下午的军训她得请假&。夏芍的估量一点也没错,夏志元和徐天胤谈了近两个小时&,也不知道徐天胤话那么少*&,夏志元是怎么跟他谈了那么久的^。

    夏芍不知道父亲跟徐天胤谈了什么,只是见两人来敲房门的时候^,夏志元脸色还好。

    “好了*,听说还在军训?那赶紧回学校吧。我和你妈在京城住一晚上*,明天就走&,家里还有事^?&&!毕闹驹唤啪偷?。

    夏芍一看时间都三点了,而且父母明天就走,她这会儿回学校已是没什么心思&^。于是便和徐天胤去了酒店走廊,让他先回学校&,今天下午就当她请假了。并且^&,夏芍提出让徐天胤明天起不要去京城大学看着她军训了。这样影响不好*^,而且他刚到京城军区任职,事情肯定很多,她也不想让他耽误了工作&。

    夏芍的要求,徐天胤自然答应&*。如今两人都在京城,且夏芍读大学,时间比高中的时候多了很多*&,两人见面也会多了起来^&,不急于这段军训的时间。

    徐天胤走后*,夏芍留在酒店陪了父母一晚上^&。出人意料的是,夏志元和李娟对这件事都没再说什么,只是第二天早晨起来往机场去的时候*,夏志元才看向了女儿,目光有些感慨*。

    “你听着*,要是徐家让你去家里坐坐,或者吃顿饭,你去了要大大方方的。记住,咱们门第虽然比不上,但是不丢人!要是他们为难你&,这亲事不谈也罢*。爸妈绝对不会叫你过受委屈的日子。听见了没*?”

    夏芍笑着点头&,心里温暖。

    送别了父母,夏芍赶回京城大学的时候*,已经快中午。算算时间&,上午的军训已经快结束了,夏芍便没去军训场上,干脆回了宿舍。

    宿舍里,她都还没怎么收拾。那天母亲来给她收拾了宿舍之后,晚上她压根就没回来,而是陪着父母在酒店睡的。后来父母走后*,学校里体检*,夏芍又和柳仙仙&*、苗妍、元泽和周铭旭一起到校外去玩儿,一夜未归^&。第二天开学典礼*,闹出求婚的事后夏芍躲出去一晚上,昨晚也是在酒店陪父母,于是算下来^,她开学几天了^,竟还没在宿舍睡过*。

    不仅没睡过^,连行李都还没收拾好。

    夏芍在宿舍里把东西都收拾好,然后便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出来的时候&,听见宿舍门开了,走进来的女生正在说话。

    “你说那个苗妍,哪里来的人?怎么说话小声小气的?活像乡下来的土包子!”说

    “可不是乡下来的&^?听说成绩也不怎么样,就是家住边境省份,分数线低才考上来的&?!?br />
    “怪不得^!我说说话怎么小声小气的,军训的时候连报到都不敢喊大声&。这么下去,等考核那天,肯定连累我们系?!?br />
    “考核什么呀^?你没看教官都不敢好好训练么^?谁叫我们班有位司令夫人呢?”

    两个人边说笑边走进来,你一言我一语*&,说完了才看见宿舍里夏芍床铺的位置,行李收拾干净了。

    两人一愣,开学几天&,她们自然是知道跟夏芍分在了一个宿舍的&。但她这两天都没回来^&,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都请假了^,整个系里都在说她肯定是和司令约会去了*。

    这怎么就回来了?

    两人心里咯噔一声,都一齐停下脚步^&,但当看见从洗手间里出来的夏芍时^*,两人便是脸色发白了*。

    夏芍身价数百亿的企业老总,就凭这点^,她们就得仰望^。而且,她现在还是国家最年轻的少将心尖儿上的人*。听说^,那位徐司令*,家庭背景不简单^。军商联姻的话**,夏芍的身份更叫人仰望,这点身为京城大学的学生&^,两人又怎会不明白?

    正因为明白&,所以在背后说夏芍是非的时候^&,被她听了个正着,两人才变了脸色。

    夏芍目光很淡^^,走去桌边收拾大学课本,不咸不淡道:“背后莫论人是非,我以为这种最基本的品德问题,小学生都应该具备^?&!?br />
    两名女生脸色顿时涨红^,不自然地笑了笑*,一句话也不敢反驳。却见夏芍收拾好书本,抬起头来看向两人,轻轻点头,“我也觉得,军训事关院系班级荣誉,不好轻松混日子^?^!?br />
    两名女生一愣*,听出夏芍这话似有什么意思。而夏芍则径直出了宿舍,楼道里遇到不少回来宿舍的女生,见到夏芍,无不是大行注目礼。夏芍对周围的目光淡然处之*,走到楼梯口时碰上了回来的苗妍&^,两人便一起出去吃饭。

    柳仙仙是音乐系舞蹈专业^,跟夏芍和苗妍不在一个宿舍楼,两人去了柳仙仙宿舍楼下&,这妞儿洗了澡换了衣服*,美美地化了个妆才下楼来&。一下来就对着夏芍笑:“哟,司令夫人在这儿等我&?真有面子&!不行,我得把这事儿发到网上,给我自己炒作炒作*?^!?br />
    夏芍知道柳仙仙就是一张毒嘴&,懒得跟她计较,打了个电话给元泽和周铭旭^,五人一起去吃饭&。

    元泽见到夏芍&,神色如常。尽管学校都在传夏芍一军训就请假定是跟徐天胤约会去了*&,但他看见夏芍*,还是一脸温暖的笑。两人朋友这么多年*,元泽对夏芍的性情还是了解的,她向来不爱高调,又怎是那种军训时候走掉,徒惹话题的人&^?

    她必然是遇到了必须要离开的事。

    果然^,中午吃饭的时候&,夏芍把父母来京城的事说了^*,获得元少和周铭旭讶然的目光,苗妍担忧的目光和柳仙仙幸灾乐祸的笑声&。

    下午夏芍重新回到班级军训*,可是自打这天下午开始^,经济系一班逍遥了一天半的新生们,开始了魔鬼般的高强度训练^&。

    教官像是要把之前的训练强度补回来*&,别人班训练的时候,他们也训练^,别人休息的时候,他们站军姿。别人在树下唱歌玩游戏的时候,他们则围着操场跑圈儿^。

    几天下来,经济系一班怨声四起*。

    跟夏芍同寝室的两名女生自然认为这是夏芍示意教官的&^。但这事儿说出去,谁也不信!

    夏芍就是经济系一班的人,训练&,她跟着训练;站军姿&,她跟着站;晒太阳,她跟着晒^;跑操场*,她跟着跑*。班里的男生都叫苦叫累的训练强度**,她一个女孩子,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能把自己也搭进去*?

    胡扯!

    两名女生憋屈得要命,再观夏芍^,心下惊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军训对于夏芍来说很轻松似的*。男生都累得出了一身大汗^,她却看起来脸上干干净净。训练了半个月^,人人都晒得黑了一层^,女生们在宿舍里叫死叫活,她皮肤仍是粉白得玉瓷似的。训练场上,不知惹了多少人的眼。

    这世上,总是人比人,气死人的&。

    偏偏气也气不得,比也比不上&^。

    眼看着明天就是军训考核的日子*,过了明天军训就结束了*,今天下午教官难得松了松*,提早放人休息^。

    男生们呼啦一下跑去树下阴凉地方坐着,女生们则往洗手间跑,洗脸*,擦防晒霜^。

    进洗手间的人多了,难免有磕磕碰碰。夏芍刚要出去^,便听见里面一声惊呼,接着一人叫道:“没长眼??&!”

    夏芍回头,见骂人的正是自己同寝室的舍友,叫什么名字她没在意。而被骂的女生面容小巧,一双眼睛小刀子似的很是伶俐,被人骂了只是笑了笑*,脆生生点头*^,“是^,我没长眼?!?br />
    她这么干脆地承认&,倒叫夏芍同寝室的女生一愣&,随即,她觉得手指尖儿轻轻一痛,却没有多在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章 承诺,军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章 承诺^,军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