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处理渣滓

    展若皓来处理这件事^,夏芍并不意外。展若南虽然经常骂她大哥龟毛*****,但就凭展若皓从小如父如兄的把他妹妹带大*,就证明这男人是个重情义的人。曲冉救过他一命^,他在这时候出手帮她,意料之中^。

    只能说,那黑曲冉的黑手不长眼^^^,三合会一插手,断没有好收场的说法^。

    夏芍垂眸^*,眸底寒光凛冽**,这人还顺带攻击了她,看这语气,应是圣耶女中的学生^。而这学生……她想^,她应该有眉目^^。

    年前在艾达地产和世纪地产斗争最激烈的时候^,就有人曝出夏芍在圣耶女中读书的事*,用意恶毒^。这件事当天夏芍便让刘板旺去查了*,但是当时刘板旺自身受人排挤^,很多媒体周刊对他都不肯说实话*。反倒是年后她回来*,成立了华夏娱乐传媒公司之后**,刘板旺一朝身价暴涨^,返回一线,很多人便变了嘴脸*,想交好攀附^。

    刘板旺倒是借此机会查到了些眉目*。有几家媒体的人称,当初的爆料人是直接找上的港媒周刊,他们只是跟着报道^,因此对这人的身份并不是很清楚。有家周刊的主编见刘板旺对此事很上心,便寻了朋友^,约了港媒周刊的一名记者出来,私下里贿赂了一番^,这才得知^**,当初的爆料人是名女孩子**,确实是圣耶女中的学生。只是她也没透露自己的身份,为了取信港媒周刊^^,她便说自己是夏芍的同班。她爆料了这件事当天*,港媒周刊还给了她一笔不小的线人费^*。

    刘板旺将这件事告知夏芍,夏芍当时只了然一笑。

    她的同班*^^?她在班里向来很少跟同学交流*^,不过就是点头之交^,不曾跟谁交恶过。若是是有,也只有一人。

    那便是她的同班兼好室友,刘思菱^*^。

    夏芍对于处心积虑要害自己的人*,向来是不姑息的。但这段时间她实在是太忙了*,又是网络传媒公司开业*,又是参与了曲冉录制的美食节目**,黎氏祖坟的龙脉又出了事*。这些事有够她忙的,学业还不能落下。因此^,刘思菱这种小人物^,夏芍便打算先放一放^,等她高考完了之后,再找时间请她喝杯茶*。

    夏芍料想*,刘思菱年前向媒体爆料*^^,没能伤着她*。之后她应该会聪明地消停一阵儿*^,看来她真是高估她的智商了。

    网站下方的评论^,明显显示出黑手是圣耶女中的学生。虽然骂人的评论并不是一个用户^,但其中必有跟她同一学校的学生*。

    除了刘思菱和因为背叛展若南再没来圣耶女中上学的阿丽^*^,夏芍在学?;拐嬖倜坏米锸裁慈?^*。

    夏芍见展若皓打了个电话^^,便坐到赌妹让开的位子上,在放着曲冉照片的网页上浏览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指着其中一张照片问夏芍:“夏小姐^,她家住这里?”

    夏芍望向那张照片*^^,见拍的是曲冉从她家小区里出来时的照片*。衣着正是如今的季节^^,而且小区正是艾达地产给曲冉家里赔付的新小区地址*,这里夏芍还去过。

    夏芍点头,眸底却有光芒闪了闪,唇边笑意颇深*。她也看出来了,这张照片明显是最近拍的*,角度很清晰*,照片拍摄的水准看起来^,有点专业。

    专业?

    呵……

    看来这件事还没想想中的简单^。

    展若皓明显也发现了,他抿着唇^,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

    这时^^,夏芍的手机响了起来。

    夏芍一愣^^*,拿出手机一看*,她原本微凉的眸光忽然变得柔和了起来。戚宸和李卿宇的目光落在她脸色,两人都挑了挑眉。

    夏芍这时已把电话接起来,走去远处*,凭栏远望^,笑道:“师兄*^?”

    她声音不大,但也不避着人。戚宸听见蹙了蹙眉*,目光盯着夏芍含笑的侧脸*,李卿宇则轻轻垂眸**^,眸底神色看不清晰。

    夏芍对徐天胤这时打电话来有点意外^。两人习惯晚上睡前通电话**,他白天倒是少有给她打电话的时候*。

    “是不是想我了*^?”夏芍这话问得甜^^,让听见的人滋味难言?*?墒翘熘?^,她实际上是心虚。

    前两天救龙脉的事*^,夏芍提前没告诉徐天胤。只在动手前发了个短信给他^,说是要作法*,让他别打电话,然后便关机了一夜*。事后一开机,徐天胤便打了电话来,夏芍只好把事一五一十说了*。

    结果不用说*,这两天男人打电话时^,声音都冷得掉渣。

    夏芍便只好乖巧些,这些天一直装乖宝宝。今天见徐天胤白天打电话来^*,心想应是会所开业*,他电话来问候一声,于是便先开口逗他^。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声音并不冷,却低沉得压抑。压抑着的不知是思念还是别的,“嗯^!?br />
    徐天胤只有一个字,夏芍听了却唇边绽开柔和的微笑,眼神轻柔。但她还没再开口继续逗他^,徐天胤便又开了口。

    “网站的事*?!彼?^。

    夏芍一愣,“师兄知道了?”

    “嗯^^?!毙焯熵氛馐鄙舨盘鹄蠢淞讼吕?,“攻击用户频率来自两个终端。尖沙咀豪门网吧,大埔区别墅海景园A3号^^。网站上的照片出自港媒周刊**?!?br />
    夏芍挑眉^,没想到徐天胤这么快就查出来了^^,她随即一笑,也不问徐天胤怎么知道照片是港媒周刊拍的*^。他的黑客技术*,她又不是没见识过^^。这些照片必然是存在港媒周刊的一些人电脑里,徐天胤能进去看见*,并不难理解^^。

    “我知道了^,谢谢师兄?*!毕纳中Φ?。

    “不准说谢*^!”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又冷得掉渣^。

    夏芍怔愣住*^*,噗嗤一笑*。她的笑声传去电话那头*,顿时融化了冰霜***,让男人是声音听起来暖了些*^^。

    “不准涉险*^?*!钡故敲畹繼。

    “嗯^,知道了*^?*!毕纳中ψ庞ο耝,然后简单地聊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转身回来的时候,戚宸和李卿宇目光正落在她身上,夏芍坦然挑了挑眉,然后对展若皓说道:“幕后终端找到了,尖沙咀豪门网吧**,大埔区别墅海景园A3号*?**^*!?br />
    夏芍没把港媒周刊说出来*,这是商业上的争端*^,她会自己解决*。而曲冉的事^,既然展若皓要插手,不妨告诉他,让他那边的人不用查了*,直接去把人请来就行。

    “把人找着^,带去皇图?*^!逼蒎返?。

    李卿宇问:“照片的事呢^?像是专业设备拍的^^^,华夏集团跟港媒周刊的利益冲突从地产之争时就开始了*^^,有没有想过是他们做的?”

    “这件事我会查出来^,自己处理*?!毕纳中Φ?^。

    李卿宇看向夏芍*,见她立在翠绿的山水里,气韵柔美得像山间绽放的白芍*,眸光却微凉*,气度绝不是一朵可供人赏评的柔美小花。她总是这样^,从认识她开始*^^,无论她是什么样子的*,有一点一直没变^。什么事情她都自己解决^*,像是没什么人能帮助她。

    李卿宇垂下眸*,静笑^*^。展若皓则起身,打电话吩咐三合会的人去这两处地点看看*^。

    夏芍微笑**,别有深意,“网吧那里只需查查有没有个叫刘思菱的在就好。别墅那边我倒是大抵能猜出是谁^^,不过不管是不是,把人带来就好*。我晚上再去跟这两人聊聊^**?^!?br />
    ……

    夏芍这一天都在会所里待着*,她只给刘板旺打了个电话*^,让他控制网上的言论^,然后便在会所里给被几名客人单独请去房间,为他们占算运程上的事。

    戚宸和李卿宇上午就走了,夏芍直到傍晚才离开了私人会所^,到了华夏娱乐传媒公司^。

    公司里^,这天美食节目的拍摄已经结束,曲冉在摄影棚里坐着^,摄制组的人围着她安慰*。夏芍虽然没再陪着曲冉拍摄节目^*,但对她工作上的事还是很关注的*。

    曲冉跟摄制组的人相处得很好,她是夏芍的朋友*,公司的员工平时见到她都很礼貌^。而曲冉的性子并不仗势欺人*,即便是在网上红了,每周来摄制组拍摄的时候*,做点心总会多做一份^,留出来给摄制组的员工吃^,因此人缘很不错。

    网站上的事^,曲冉自然也很关心,好在她今天是拍摄完后才知道的网上言论的事的,因此并没影响拍摄情绪^^^。只是摄制组的人怕她难过*,回到公司后便一个个来安慰她*。

    这时^^,夏芍走了进来。

    “董事长!痹惫っ且患纳?^,就安静了下来^^。

    曲冉也抬起头来*,见夏芍走过来便站了起来^,但不等夏芍开口*^,她便笑了笑^*,“我没事的**^,小芍你不用安慰我*?^!?br />
    夏芍挑眉一笑^**,“我不是来安慰你的*,我只是来告诉你,公众人物就是这样。你看到的不会只是赞美^,挑剔、批评*,甚至是辱骂,平常心对待,是你要学习的一课?*!?br />
    “我知道**!”曲冉点头^,她刚回来**,脸上的妆卸去^,露出一张素白的脸蛋儿,唇角的笑容透着坚强**,“我爸曾经跟我说过^*^,世界顶级的大厨*,也会有人批评他做的菜不好吃。假如有一天有人批评我^,我也一定要微笑着去做下一道菜^。如果我的菜品受到了心情的影响^*,真的变得不好吃了*,那么批评我的人就真的打败我了。我一直记着这句话,虽然我现在还没练到火候*^,但是如果别人批评我的菜我都可以忍受^^,那么其他的事就没什么不能忍受的*^*?^!?br />
    曲冉吐了吐舌头^^,苦笑*,“况且^,那些说我的话除了骂人的不算*,其实说的也算是事实*^。我就是比较生气那些人把你也扯进来了**?*!?br />
    “把我扯进来的人,我会找她好好聊聊的?*!毕纳中ψ糯蛉さ繼^*,“你没事就好^。不过*^^,我并不认为那些人说的是事实**。你那天跟米琪儿辩驳的气势上哪儿去了^?是谁说身材是可以改变的^?怎么这么快就认为别人说的是事实了***?”

    曲冉一缩脖子^,不好意思道:“你就别打趣我了?!?br />
    夏芍笑了起来**,曲冉却抬眼看向她^。

    “你觉得我是不是该减肥?我总觉得这副形象好像对你的网站形象有损^^^?*^!鼻窖凵袢险?。

    “这件事是在你^,我并不在意^?!毕纳值?。她的想法其实也很简单,厨师优秀与否在于菜品,外貌只是加分项。曲冉想不想加分,看她自己**^^。

    但曲冉却似乎认定自己给华乐网的形象造成了不太好的影响^,于是脸上便露出坚定的表情*。

    夏芍顿时一笑,拍拍她的肩膀,“你要真有这打算*,也等会考后吧。现在够忙的了^,不是分心的时候**?*!?br />
    “嗯!”曲冉重重点头^。

    这天晚上*,夏芍让公司的车送曲冉回家^^。网络上的谩骂势头已经被公司控制住,但还是引起了一些媒体的注意*。只不过**,现如今华夏集团身在网络传媒这个行业**^,公司门口倒没有同行围过来拍照采访^。但车子开到曲冉家门口*^,却见有一堆记者正围在那里,对着门里直拍^。曲冉在车里看见^,当即就急切地从车里下来*,司机想拦都没来得及^***。

    “请你们不要来这里骚扰我妈^,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问我”曲冉下车道。

    记者们见曲冉现身,便一窝蜂地围了上来***,闪光灯猛打*^,对骚扰曲冉母亲的事只字不提**^,却一个劲儿地只顾提问*。

    “曲小姐*,网上的言论你看见了吗^^^?请问你有什么感想*^?”

    “网上说因为你跟夏董是朋友,才有这次出名的机会,其实你在厨艺方面水准平平,请问你怎么说*?”

    “那些甜品店里顾客是托吗*?”

    “曲小姐,请问你有减肥的打算吗?”

    “有网友说你又胖又丑*,请问你有什么话对这位网友说吗?”

    这些记者的问题简直如刀剑一般*^,曲冉在闪光灯下脸色发白*。她也是十九岁的女孩子^,正值青春年华,自然不是不爱美,任何女孩子都受不了被人围着这样质问^。

    曲冉眼里有眼泪儿打转,却强忍着没流下来*^,只目光坚毅地看向面前记者*,开了口道:“如果有人怀疑我的厨艺^,我不介意当众制作菜品,给大家品评!但是请不要捕风捉影,胡乱猜测夏董!我跟夏董是朋友,但请相信在工作问题上,她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而我是一名烹饪师和营养师!请相信我们的职业素养*。至于其他的问题***,那是我的事**,我不想回答!?br />
    “不想回答,说明你是在逃避吗*^?”一名港媒周刊的女记者递来话筒**^,问题犀利。

    曲冉被堵得脸色涨红*,脸上却带着倔强^^,“这是我的问题^,我不想回答*?;褂?,请你们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妈^*?!?br />
    这时*,曲冉的母亲走了出来*,满面心疼焦急地跑过来,拨开记者^*,把女儿护在了怀里^。记者们见曲母现身^^^,便闪光灯又是一阵儿爆闪^*,对着母女两人,又是一番询问。

    小区门口乱糟糟一团,谁也没注意马路对面的路灯下停着辆黑色宾利车^。西装笔挺的男人摇下车窗,路灯照亮一张严肃英俊的脸*,男人的目光落在将母亲护在身后,脸色倔强坚毅地应对记者的少女脸上^*^,掐灭了手中的烟*,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这时^,曲母被女儿护在身后*,面对记者的围堵,已是失声哭了出来*^,“请你们不要再为难我女儿了^^,求求你们了***!她是个好孩子,我这个当妈的没本事*,这些年都是靠着她自己争气**^。她在厨艺上吃的苦你们都没看见*^,就求求你们别难为她了**?;褂衈*,夏小姐是好人,如果不是遇到她^,我们母女现在还不知什么样子*。为什么你们不去找那个在网上骂人的人^,反而要来找我们母女*^?”

    那名港媒周刊的女记者却道:“曲夫人*^,曲小姐,公众有知道真相的权利。我们只是想让公众知道真相?!?br />
    “我说的就是真相!”曲冉道。

    “不管她说的是不是真相,明天这件事情我不希望在报纸上见到?**!闭馐盺^^,一名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

    记者们一愣,齐刷刷转头*,待看清来人,顿时瞪大了眼^*^^,四周死寂^^。

    曲冉和曲母也抬起头望去,见一名西装笔挺的男人站在人群后^,五官英俊,眉峰鼻梁皆如刀刻^^,晚上路灯昏黄的光打在他脸上*,那线条也是硬的*。

    “展先生*?”曲冉愣住*,没想到在自家门口会碰到展若皓^^^^。

    曲母也跟着一愣^^^,她先看向女儿,又看向展若皓^。

    展若皓对曲冉一点头,没说话^,便目光转向那些拿着相机不敢动的记者^**,对身后的人淡道:“把相机里的东西都取出来!?br />
    记者们一惊,还没开始慌乱*,便见展若皓身后过来三人*^,将记者相机里的底片都取了出来,那些记者没有一个敢动的。而且^,这三人还取走了他们身上的记者证!

    记者证交到了展若皓手上**,展若皓看了一眼^,随手递给旁边是帮会人员,低头点了根烟*^^,“明天^^^*。我如果看到任何有关今天事情的报道*,今晚在这儿的人*,全部从香港消失?^*!?br />
    记者们大惊****,眼神惊恐地盯着展若皓*,谁也不敢开口问“消失”是什么意思^^*。

    展若皓看向那名港媒周刊的女记者*^*,女记者倏地一惊,背后冷汗都起来了,腿却不敢动。展若皓只对女记者点了下头^,道:“告诉你们齐总*,最近小心?*^^!?br />
    小、小心*^^^?

    女记者大气不敢喘一口^,目光往曲冉身上瞄^。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来采访曲冉母女,三合会的高层会出现在现?*?*?

    难、难不成,三合会的右护法,三合国际集团亚洲区的总裁*^,会^^、会看上这胖妞儿不成*^?

    记者们心里别提有多疑惑和惊恐,展若皓却低头抽了口烟*,淡道:“滚吧^^*!?br />
    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展若皓身后的三合会成员含着杀气的目光钉过来^,一群记者顿时转身,上车*,加足马力地走了。

    小区门口很快被清理了出来^,只剩曲冉母女^*。

    曲母不知展若皓是什么人,但女儿显然认识他**。她疑惑地看向女儿,曲冉却也是怔愣在当场**。她怎么也想不出,展若皓为什么会在这里^,因此一时怔在那里*^,不知怎么反应*^。直到展若皓抬眼望来*,曲冉才回过神来!

    “展先生^,谢谢你^*?^^!鼻骄瞎佬籢^。

    “不客气^^^?^^!闭谷麴┑?,“回去吧^?!?br />
    曲冉点点头^^^^,却有点犹豫^。她目光往展若皓受伤的右肩看了眼*^^,两人自从那晚枪战后还是第一次见。本该问问展若皓伤好点没*,但曲冉却没敢开口。她那天晚上救人的法子太糗了^,听说展若皓膝盖都破了*,还听说他在医院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那她还是珍惜生命***,不要问了的好。

    曲冉也没问展若皓为什么今晚会在这里^^*,她自然不会认为他是特意来的,肯定是恰巧路过^^^^。

    展若皓也说她可以走了,但是,她真的可以就这么走吗^***?是不是要再三道谢才显得有诚意些?毕竟他刚才给自己和母亲解了围……

    这些事*^,换做以前*^^,曲冉是不纠结的^^^。但是自从她拍摄了节目之后^^,才发现自己以前埋头在厨房里,对交际方面的事真的是很欠缺*^。

    曲冉在心里嘀嘀咕咕**^,看在展若皓眼里,她不过是在低着头发呆而已**^^^。

    男人的眼里少见地现出疑惑的神色*^,在他看来,这女孩子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孩子而已,胆子似乎还有点小。实在想不通^^,那天她怎么会有勇气在枪林弹雨里拉他一把。

    “你可以回去了?!闭谷麴┲逯迕纪穅,他耐心不是很好*,但面对救过自己一命的人,他今晚的耐性称得上很好^^*。

    但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话^*,却把正低头思考的曲冉给吓了一跳^^^!

    她突然抬头^**,眼圈儿还有些红,路灯昏沉的光照得有些水光的眼眸发着亮*,直撞入展若皓的眼里**,让他一时怔了怔^。在他看起来**^,眼前的女孩子就像只受了惊的兔子。

    展若皓皱起眉头*,曲冉一见他皱眉,以为他不快,顿时连鞠了两个躬*,又道了两声谢*。曲母摸不着头脑*,但也笑着跟展若皓道了谢*,却被女儿拉着逃也似的进了小区^*^*。

    直到母女两人的身影消失,展若皓的眉头却还皱成川字*^。

    他看起来很吓人么^*?

    后头的三名帮会成员憋笑已经憋得不成了*,见展若皓回身,赶紧敛起笑容**。展若皓看了三人一眼*,回来马路对面的车上^^,神情恢复平时的严肃*,“回去,等夏小姐来?!?br />
    ……

    夏芍晚上八点才来到皇图娱乐场。

    香港三月份的天气已经很舒爽^*^,夏芍穿着身白色连衣裙^,由侍者恭敬地引到了顶楼的一间房间里*^。

    上回枪战的事对皇图娱乐场似乎没造成什么影响*,夏芍来的时候,这里依旧热闹奢靡,夜间男女们游戏和销金的天堂*。

    奢华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夏芍进来,面带微笑,慢慢悠悠往沙发里一坐,问:“人呢*?”

    侍者躬身**,“人在里面那间房*^,您是要一起见,还是一个一个见^*?”

    说话间,侍者拿起?^^?仄?*,夏芍面前墙上的屏幕打开。屏幕里是漆黑的一间屋子^,一盏台灯打着**,照着地上手脚绑缚起来的两名女子。

    刘思菱和米琪儿*^。

    两人上午就被三合会的人找到带了来,当时刘思菱正是在网吧里*^,而米琪儿在别墅的家里上网,两人怎么也没想到*,她们只是想在网上骂两句出气**^,竟然仅仅两个小时就被抓了现行^^!

    两人知道她们是得罪了黑帮*^^,因为三合会带人走的时候压根连头套都给她们带*^*,直接绑了就塞进了车里!

    她们被从皇图娱乐场的后门带进顶楼的一间黑屋*,不知在其中被关了多久,只觉浑身疼痛*,生不如死^。

    夏芍看着屏幕*^,见两人的手脚被牛皮筋绑着*^,手腕脚踝已勒出了血^。两人脸上没有伤,身上衣服也完好*^*,但露出的皮肤上却能看见片片青紫,没有一块完好*。

    夏芍微微一笑*,眸中并无暖意^^,只道:“先见见我的好室友吧?*!?br />
    侍者轻轻躬身*,把屏幕关了,便往外走^^,却听夏芍的声音又从后头传来。

    “劳烦,一壶碧螺春*。别泡了**,我自己来*?!?br />
    侍者回身应是^^,然后便走出了房间*。

    刘思菱被两名三合会的人毫不怜惜地拖进来的时候,侍者刚端了上好的碧螺春和茶具进来*^。他经过刘思菱的时候绕了个大圈子^^^,故意避开,像是怕她被血污了的手脚碰脏他洁净的裤脚*。

    侍者把茶具放在茶几上^,恭敬地道:“夏小姐,您点的碧螺春*^*^^?*!?br />
    夏芍垂眸去看茶,夹起一叶嫩尖儿来瞧了瞧^,轻轻在指尖儿一捏^,嫩尖儿顷刻成粉,茶香淡雅*^,“还以为你们当家的是粗人*,茶倒没选错***!?br />
    侍者浅笑,躬身*,“夏小姐是行家*。您是三合会的贵宾**,您要的东西*^,都是最好的**?**!?br />
    夏芍一笑,侍者则轻轻退到了夏芍身后^,垂眸*^,看地*。

    这边两人说话听起来悠哉慢雅*^,那边刘思菱被一名三合会的人提着^,手脚勒出血痕,浑身青紫,看见夏芍*^,狼狈惊恐*^。

    夏芍这时才似想起刘思菱来,看见她被牛皮筋绑得血肉模糊的手脚*,轻轻蹙眉*,随即抬眼对三合会的人道:“这是我的同学*^。我想请她喝杯茶*,松绑吧?*!?br />
    三合会的两人表情严肃,自不怕松了绑刘思菱会跑*,当即便身上带着的刀子*,两刀便化开了带血的牛皮筋。绳子带着血被甩去地上^,刘思菱被粗鲁地推到夏芍对面的沙发处^^,由一名帮会成员在她肩膀上一按^^,啪地一声^,她便一屁股跌坐进沙发里^。

    刘思菱眼神惊恐地盯着夏芍^,自从进来看见她的那一刻起^,就头脑一片空白**!

    她开始发懵^,脑中的思路还连接不起来,心里却似乎明白*,今天她为什么会被三合会的人绑来了这里*^。

    是^*、是她要黑帮绑架的她?

    刘思菱不是不知道夏芍跟三合会好像有点关系^^,那天在校门口,她当众把三合会的当家戚宸给训斥了一顿扬长而去^,她就知道她应该是跟三合会有点关系。但刘思菱没想到^,她在网吧里泄愤地发了几条言论,竟然就被三合会绑来了!

    她实在想象不出自己是怎么暴露的,但假如这一切是夏芍授意的。那*^、那她会怎么处置自己**?

    刘思菱见识过三合会当众杀人的残忍*,那件事到现在都没有媒体报道。假如她今晚被杀,那可能连尸骨都找不到。就像死了一只猫狗*,无声无息……

    想到这里^^,刘思菱开始忍不住地发抖*。

    而坐在她对面的夏芍,却是悠哉闲适^。她唇角噙着微笑*^^*,慢悠悠净烫杯盏^、挑拣赏茶、悠然斟水**,看白云翻滚**,翠嫩翻飞*,碧螺春十二道茶艺*,她做起来悠闲散漫,竟真像是待客一般*。等玻璃杯中春染碧水,色泽明翠之后^*,她才一笑,将茶请去了刘思菱面前。

    刘思菱看看茶^,再看看夏芍,懵愣。

    夏芍又给自己斟了杯茶,这才抬起眼来*^,见刘思菱浑身发抖*,眼神惊恐,不由笑道:“别怕,我就是请你喝杯茶*,聊聊……人生理想?*!?br />
    刘思菱看着夏芍的笑容,后背发毛^*^,眼神惊恐*。在她眼里,觉得夏芍根本就不正常^*^!

    现如今的两人^^,一人白色长裙宁静雅致*,一人浑身青紫狼狈不堪*,这是喝茶聊天的场面*^?

    “说说吧!毕纳侄似鸩枥碸^,轻嗅,浅啜^,享受地闭了闭眼,然后便放下了杯子^,笑看刘思菱,“我想听听,你的人生理想?^!?br />
    什、什么人生理想^?

    刘思菱瞪大眼^,看神经病一样地看着夏芍^,觉得她根本就是个疯子*!

    见刘思菱不说话*^*,夏芍一点也不尴尬**,淡淡看向她^*,“我原以为你该是个聪明人。虚荣、渴望高人一等的人,无论男人女人***,大多都懂得审时度势*。再不济*^,也会趋炎附势^。你趁着艾达地产和世纪地产争斗处于下风的时候,咬我一口*^^,可以算得上是看准时机落井下石的聪明人。但华夏集团在香港崛起^,我风头正盛*,我以为聪明人该懂得避着这股锋头*。没想到,你竟傻乎乎的往上撞*。我本想让你再逍遥段日子,可是我想着^,你要是再逍遥下去,指不定今晚就在背后痛苦地骂我傻*。我不喜欢被人骂,所以只好把骂我的人请来^。你明白么^?”

    刘思菱在夏芍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就瞪大眼*!她她她*、她怎么知道……那件事是她做的?

    她知道多久了*^?

    听这话里的意思^,她早就知道是自己做的^^,只是懒得计较,这次是她自己把自己害了*?

    “你不聪明*^^^。你聪明的话,就应该看过媒体的报道^*^,知道我有多重视华乐网^^,多重视曲冉的节目*^。你就不会在这件事上往我眼里揉沙子^^!毕纳帜抗饫涞吕?,往沙发里一融,淡淡看着刘思菱**,“说吧,说说你以后想过什么样的日子^!?br />
    刘思菱目光发愣,身体却发抖^^,她总算听出来了*!从夏芍的话里,听出了威胁。

    “说话^。嗓子发干***,就喝杯茶^。我伺候着刘大小姐*^***,有的是时间?!毕纳治⑿?^,但任谁都听得出来,这句伺候的深意*^。

    “喝茶*^!”刘思菱身后*,三合会的人负手而立^,大喝一声*^,杀气腾腾***。

    刘思菱吓得“啊”一声叫起来^^,刚发出声音^,一天没喝水的嗓子便扯得生疼^,不停地咳嗽了起来。屋里死静一片^,夏芍淡淡看她,三合会的人杀气腾腾地瞪她,刘思菱咳也不敢咳几声^,很快便吓得生生忍住**。

    随后,她在身后两道杀人般的目光胁迫下,抖着手捧起了茶杯*。但刘思菱的手已经被绑了一天了^,磨得血肉模糊不说*,双手被绑得时间太久*,早就没了知觉^,哪还有半点力气^?她这一捧茶杯,杯子瞬间脱了手,滚烫的茶水霎时洒在刘思菱穿着超短群的腿上。她惊叫一声,疼得眼泪儿都滚了出来*^**,杯子啪地一声碎在地上*。刘思菱顿时惊恐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但她的脚也麻了^^,一起身便身子一歪^,朝着夏芍就扑倒了去^!

    夏芍坐在沙发里^,目光冷淡**,连动都没动*^。

    刘思菱的衣领顷刻被站在她后头的三合会的人扯住*,把她往地上一甩^^!刚巧甩在那只碎了的玻璃杯上!

    玻璃碴子扎入刘思菱的胳膊和大腿^,顿时鲜血淋漓!

    刘思菱惊恐地惨叫^,吓得哭了出来,浑身发着抖**^,玻璃碴子也不敢取^^,只是坐在地上,不住对夏芍做着像是磕头的动作^,“夏董!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你^^^、你饶了我吧!我求你别杀我!我^、我就是一时鬼迷心窍**,我*、我道歉*!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只要能挽回你的损失*^^!”

    刘思菱咬着唇*,她错了*^,她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跟夏芍作对***!她以为她是大陆妹^,家庭条件不如她^,后来得知她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她便心生嫉妒。所以才做出这些事来!她以为上回没能扳倒她*,这回一定能叫她名誉扫地^**。

    她实在是太傻了*^!为什么当初她会选择跟个这么狠的人作对*?

    刘思菱瞄一眼自己满身的血^^,她是真的见识到了^^^。上回三合会当街杀人^*,子弹没打在她身上*,她只知道怕,却不知道疼^。今天**,她是真的知道疼了^。

    刘思菱哭得抽抽搭搭,身子哆嗦着,每哆嗦一下,那些玻璃碴子就往肉里扎,她浑身冒冷汗,却控制不住自己不发抖。

    现在,她只希望*^^,她不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夏芍融在沙发里^,眸光冷淡^,看不出打算来^。她沉默的时间里,刘思菱只觉得时间漫长得仿佛好几个世纪^。

    等到好不容易听到了夏芍的声音,却听她道:“哦?你能挽回我的损失^?就凭你*?”

    刘思菱听出夏芍轻嘲的语气**,看出她在她眼里似乎没什么用处^^^*,便赶紧道:“我我我^、我能!我能*!我可以向媒体说明事情真相*^^^,我可以说是我嫉妒***、我不平,我故意抹黑夏董和曲冉的^!”

    “哦^*?”夏芍淡淡垂眸,“只是你故意抹黑我和曲冉么^^?”

    刘思菱一愣*,见夏芍敛眸*^,神似不快。

    “看来,你诚意不够^^!?br />
    “我我我^、我够的*!够的***!可是我、我不懂夏董的意思是……”刘思菱眼泪往外涌^,目光急切,就像是要抓住一线生机。

    “曲冉的照片是你传上网的吧?你从哪里来的^^?别告诉我,你有专业狗仔才用的相机*^!毕纳痔ы?**^,看向刘思菱。

    刘思菱一惊,目光有那么一瞬间不可思议!

    她*^、她是怎么知道?她为什么什么都知道*?

    刘思菱用惧怕的眼神看向夏芍,却没敢愣太久,赶紧说道:“我^^、我知道照片的来历*^!我^^、我刚才只是忘了^*!?br />
    这话她倒没说谎^^,刚才惊慌之中^^^^,她真的忘了这回事^,现在夏芍问起来*,她才想了起来^*。

    “那^、那些照片是港媒周刊的一名记者拍的*,我当初向媒体爆料夏董就在圣耶读书的时候^,找的就是港媒周刊的那名记者。我*^、我得了不少线人费^,我想着说不定以后还能有这种好处*,就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了那个记者*。前天他找我,传给我几张照片*^,说让我发到网上去^^^。给了我一笔钱*,我**^、我就同意了……”那个时候^^*,刘思菱正心里很不是滋味。夏芍也倒罢了**,连曲冉那种不如她的胖妹都红了,这让她怎么接受得了^?

    她原本就想黑夏芍和曲冉,对方给她照片,还给她钱**,傻子才不同意!

    现在刘思菱才觉得*^,她前头同意*,真的是太傻了……

    夏芍听了则冷笑一声^!港媒周刊的记者倒是好手段!这次在网上黑她和曲冉的人,不只有刘思菱,还有米琪儿^,而港媒周刊的记者却偏偏选择了刘思菱。刘思菱是学生身份,普通家庭**,没什么背景,社会经验上没米琪儿那么难缠^,找她倘若出了什么事**,港媒周刊也能推得一干二净。

    好盘算*!

    不过***,她不会让港媒周刊的齐贺再这么给她找事儿!

    “是么?那这么说,你不是主谋?”夏芍声调微扬。

    “我**、我不是*^!都是、都是港媒周刊的人指使我的^!”刘思菱把握住一线生机道。她看着夏芍^,不时注意她的脸色。

    夏芍微微一笑*,慢悠悠道:“我向来恩怨分明^*。既然你不是主谋^,我自然会向主谋讨个说法。这件事对我*^、对华夏集团的名誉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会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只是,这件事缺个证人。到时^,你可愿意出庭作证*^?”

    夏芍微笑着看刘思菱,她的神态看起来在港媒周刊这件事上并不意外^^*。想起刚才她主动提起照片的事**^,刘思菱不得不惊骇地瞪大眼^!

    难不成^,她是早就知道幕后黑手是港媒周刊***,把她绑来这里*,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港媒周刊*?

    关乎自己的生死^^,刘思菱在这一刻竟前所未有的通透^*。她心里除了惊惧还是惊惧*,只觉得眼前坐着的这名跟自己同年纪的少女*,实在是太可怕了……

    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刘思菱还能说不同意^?不同意,她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愿意*^!愿意^!夏董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刘思菱点头如捣蒜*^^。

    夏芍却一垂眸^*,“不是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而是你良知未泯^^^,良心发现,才出来指证港媒周刊的?!?br />
    刘思菱继续点头^,“我**、我懂了!懂了*^!”

    夏芍这才笑了起来*^,她目光往刘思菱淌血不止的手臂和腿上掠过,这才好像发现她受了伤,抬眼对三合会的人笑道:“你们下手也太重了些,怎么说也是女孩子*^*。带下去治治吧^**,好好治^,医药费我出*^?!?br />
    三合会的人面无表情*。但同样是顶层*^,一间总经理办公室里,却有人望着屏幕^,嘴角微抽。

    戚宸仰头大笑,笑罢骂一声,“无耻**!”

    这女人^*!她根本是早就算计到刘思菱的手拿不住茶杯**,要不然*^*^*,她会好心给人倒茶?哼!那茶水洒在她腿上^,茶杯打去地上*,她定然是一早就知道的*。这不明摆着是让他的手下把人往玻璃碴子上摔*^?

    现在又怪起他手下来了*!

    戚宸摸着下巴^,这女人*,把他的人当自己人使唤,他是不是考虑要跟她收点利息?

    展若皓站在戚宸身旁,也看着屏幕,这时才道:“大哥*^**,我想去见见夏小姐^?*!?br />
    戚宸一愣,转头看来^^。

    而这时**,三合会的人已经把刘思菱从地上提了起来*,手劲儿也不见得轻多少^,提了她就往外走^。

    “刘思菱^?^^!毕纳致朴频纳舸雍竺娲?。

    三合会的人停下^,带着刘思菱转身*,刘思菱本是浑身一松^,一听夏芍叫她,顿时吓得又哆嗦了起来。她回身的时候^*,看见夏芍捧起了茶杯,笑着啜了口,抬眸望她^^,“这回^,我希望你是聪明人*^。别?;ㄕ?^,你的家人**,我会关照的^?!?br />
    刘思菱一惊*,眼里顿时露出惊恐,“我知道了!知道了*!”

    夏芍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一摆手^^,让人把刘思菱带走了。

    一直站在她身后的侍者过来^,便要把地上的茶水*、血水和玻璃碴子给收拾掉^。

    夏芍一笑*,“收拾什么^?留着吧,还有一个呢*?^!?br />
    侍者瞅瞅地上看起来触目惊心的那一滩^,心想下一位估计进来见到这活像经历过一场大刑似的场面^,就得吓得腿发软。不过^,眼前的少女气度、狠辣*^^、谋算^^^,都是少见*^。怪不得大哥会看得上**!要是帮会里的传言是真的,她真能成为三合会的主母^,倒也真是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了。这少女走的是明道儿,可她若是走黑道儿*^**,成就也必定不会小。

    侍者一笑,恭敬地退到后面去^,不说什么了**^。只等着米琪儿被带进来*。

    但夏芍坐在沙发里喝茶^,没等来米琪儿*,却等来了展若皓。

    “夏小姐*,米琪儿请交给我处理^*!闭谷麴┙疟憧偶降?。

    夏芍一愣^。

    展若皓道:“这两人我下午事先审过了。你要动港媒周刊*,只有刘思菱对你有用。米琪儿完全是因为私愿,既然她对你没什么用处*,不如就交给我处理吧^^^!?br />
    夏芍放下茶杯,往沙发里融了融,笑看展若皓^,而后一指沙发^^*,“展先生**,请坐^!?br />
    展若皓看了眼沙发*^,走过去便坐下了*^。

    “展先生**^,米琪儿跟曲冉前段时间在华夏娱乐传媒公司里面*^**,有点小摩擦。我因此撤了她拍摄华乐周刊首期封面的事,她这段时间被封杀^,心怀怨恨*,在网上发表了些攻击曲冉和我的言论*。我认为^^*,这件事跟我还是有关系的^。毕竟,她发表的言论对华乐网和我的声誉造成了影响*^。所以,我觉得我过问这件事在情理之中。如果你让我把米琪儿交给你处理^*^,我想我有权过问原因**?*!毕纳钟迫缓Φ赝耪谷麴?。

    展若皓万年不变的严肃表情^**^,“夏小姐知道,曲冉对我有救命之恩^。这件事对她本身的声誉也有影响,我想我帮她处理这件事也是理所应当^。当然*,夏小姐对我也有恩^*,倘若哪天有用得着我展若皓的地方^^,请一定开口^^?!?br />
    展若皓眼神严肃,表情严肃*^,说话也一丝不苟,没有半点作假的意思。

    夏芍看着他**^,半晌却噗嗤一声笑了,“如果不是我会看面相^^,尚未从展先生身上看出红鸾星动的迹象,我还以为*^,你对我们小冉有什么呢!?br />
    展若皓一愣^,万年严肃的脸竟然怔了怔。

    夏芍垂眸低笑**^,“好*^。既然是正当理由^,那米琪儿的事,我就不过问了。全权交给展先生吧^**!?br />
    夏芍站起身来^,作势往外走,却忽然笑着回过头来*,“不过,红鸾星未动*^,也只是此时未动^^*。我倒希望*^^^,展先生早日红鸾星动?*^!?br />
    ------题外话------

    答应今天爆发,我爆发了~

    明天是妹纸们的节日,祝大家节日快乐*!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1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章 处理渣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1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章 处理渣滓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1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