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破解&!化蛟!

    夏芍对此事不是没有顾忌&,她也怕给家人带来不测&&。但无论是对玄门还是对她自己,这条龙脉都必须要救。

    对方算计她,想必知道她手上有法器傍身,但未必知道她的元气向来是不耗损的&。这也是破除对方法术&,救活龙脉的关键&。

    那条龙脉幸亏有根钉子因下雨的关系露了出来,导致阴煞外泄&,没能与地脉化为一体&,这才致使龙脉有一线生机能救活。

    这说起来,也算是天意了吧&。

    “这法术必须破&。对方两次三番暗算我&&,我不能默不作声&?!毕纳肿谝巫永?,冷哼一声&,“这人看起来对自己的谋算很有自信&,我要让他知道,奇门江湖靠的是实力说话&!”

    “唉!”唐宗伯一叹&&,他是知道夏芍的元气与常人不同,这点是她破除对方法术的关键,但是他还是担心。至今为止,这自小就被收入玄门天赋异禀的弟子&,唐宗伯还没有摸清她的元气极限在哪里&。百里龙脉,万一阴煞除不尽&&,她的元气有所力不从心,必遭阴煞反噬!到时,命数可就……

    “不行&&!这事&,还是为师来吧!”唐宗伯断然摆手,“你师母过世了,为师膝下无人&,孤家寡人,不怕连累族人&&?&!?br />
    张中先一愣&,也摆手&,“不行不行!掌门师兄,怎么你也跟着胡闹&?你刚回来香港,好日子还长着,上赶着送死是怎么着?”

    张中先说话直接,唐宗伯看他一眼,也不介意,知道他也是急的&&??墒钦饧?,玄门确实今天不管,明天也要管&。他身为掌门&,必保门派名声!他不出马,难道要让徒弟去送命?年轻人的好日子还多着,他这老头子都是一只脚踏进棺材里的人了,怕什么&&&?

    夏芍却皱起眉来,“师父怎又说自己膝下无人?我跟师兄不算&&?这事还真不能听您的,我跟师兄都不会答应的!您二老也不用劝了,我是玄门弟子&,师父亲传,别说对方十有**是冲着我来的&&,即便不是,这事也得我扛&!师父和张老若是真为我担心,那就今夜里召齐门派弟子,去山上布阵为我护持就是。除了我,还没人能看清龙脉里的阴煞是否清除干净&?!?br />
    夏芍意有所指&,这事没有天眼通的能力,还真不好办&。她这也是头一回在师父面前端出强硬的姿态&,一副这事没得商量的样子&,说完便起身走了。留得两位老人在屋里担忧叹气,张中先更是站起身来&&&,骂道:“这臭丫头!翅膀长硬了,连老人的话都不听了&&!”

    唐宗伯虽是心忧如焚,但也知道夏芍的性子&,这丫头看着平时悠闲散漫的&&,实际上心里是个有主意的,一旦下定决心,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若是不让她去,她也会想办法自己去&。与其让她自己去&,不如玄门的人都跟着去,到时也好有个照应。

    夏芍决定动手,一时也不肯拖拉,当即便决定当晚就破法救龙脉!

    这天晚上,原本黎老白天得知祖坟龙脉被毁,打算晚上再宴请唐宗伯,求他给看看要怎么办,但这天晚上唐宗伯却没答应饭局,因为整个玄门都聚集在黎氏祖坟前。

    夜幕深沉,城市的喧嚣被起伏的山峦和海面掩盖&,延绵的山脉盘踞蜿蜒在海面之上&&,黑夜里如同一条墨色的大龙。

    子时将至&,城市里多数人已进入梦乡&,没有人知道&,此时远离城市的地方&,黎氏祖坟前的空地上,七名男女盘膝而坐,身下以朱砂画阵,各踞七星阵脚,手执桃木剑,剑上元气流动!

    阵中,夏芍盘膝坐着&,正对黎氏祖坟旁不远那根露出来的断脉钉。

    阵外,唐宗伯坐在轮椅上,亲眼见到龙脉之下化为一条黑带的阴煞,老人脸色凝重。他即刻让玄门弟子布七星聚灵阵,为夏芍护持。

    七星聚灵阵,夏芍在青市的私人会所里也布过,当时用的是清代佛寺流落民间的玉罗汉法器。以法器布聚灵阵&,可经年累月维持,毕竟阵法汲取的是法器的灵力。而以人布阵,则是人的元气成阵&,元气消耗得很快,并不是个常久的办法。

    但以人成阵的优点是快,不必像法器那般要经历七七四十九天。

    这七星阵,以张中先坐第一阵位,带着玄门仁字辈的弟子丘启强、赵固、海若等已出师收徒的人布阵。而在这七星阵外&,尚义字辈弟子以温烨为首,同样布聚灵阵!

    圈外,其余弟子也围坐成阵,严阵以待&。

    七星聚灵阵,以夏芍为中心,一共布了四重!

    四象七星阵!

    “丫头,动手时量力而为&&&。有同门帮你护持&&,不支时不要勉强?!碧谱诓谡笸馑档?&&。他没有参与布阵&&,他坐着的地方离阵中央不远,一旦发现夏芍有支持不住的预兆&&,他便会想办法替她!

    总之,今晚成与不成,身为师父,他都不会让这丫头出事。

    夏芍微微点头,目光没从前方露出土层的那根断脉钉上移开过&。她有把握不需要四象七星阵里同门的元气护持,但这些只是为了让师父安心&。

    然而&,弟子们可不是什么想的&。当到了此地之后,得知龙脉被钉死,断脉钉已化入地脉&,所有人都震惊地看向夏芍&&,仿佛她实在太英勇&,英勇得连命都不要&&。

    这条龙脉已经没救了!阴煞怎么可能取干净&?

    往龙脉里钉断脉钉这种事,掌门祖师也可以轻易做到&,但如果说要取,只怕别说掌门祖师,当今奇门江湖里&,都没人敢冒这个风险!

    师叔祖当真是连命都不要了?

    敬佩&、忧虑、疑惑,弟子们的脸上大多现出不赞成的神色&。但事情已定,他们也只好布阵&。但此时,每个人的心情都是沉重的,连温烨都皱着眉头&,拧成了结&。

    “张老&,一会儿我祭出龙鳞和金蟒,自会约束它们,但你们离我最近&,到时阴煞强盛,你们还需小心&&&?!毕纳痔嵝训?。

    海若等人一听,面色凝重,点头道:“是,师叔&?&!?br />
    温烨则在后头哼了一声,“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你以为一边控制龙鳞和金蟒&,一边破阵很容易?”

    “到时候别分心&&&&&,我们这些人比起你的压力来,小得多。外头还有你师父看着,别把心思放我们身上?!闭胖邢鹊?。

    夏芍微微一笑,点头&,再不多言&。

    动手!

    她身上元气倏放之际&,四象聚灵阵阵脚盘坐的二十八名玄门弟子一起举剑,含着元气的剑身直入地面!一瞬间&,原本夜风微徐的山间忽来狂风,四周天地灵气开始源源不断地涌入阵中&!

    若此时有人从上空俯瞰,定然会不可思议地瞪大眼&。只见以夏芍为中心&&,山间枝飞草折,漩涡一般指向中心&,就像中心有一股诡异狂劲的吸力,将山风都吸卷而入。

    黎氏祖坟前,好像有什么光亮了亮&。夜色里雪线一般,在山风里带着铮鸣一声脆响,接着便看见那抹雪线外头黑气大盛,黑得比星子闪烁的夜空还黑&。那黑气跟普通的黑云还不一样&&&,里面似乎涌动着什么……

    片刻间,阴风嚎厉之声从黑气里涌出来,像是一张张扭曲着的人脸,盘桓在半空&&,山间鬼声厉厉&,连四周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

    如果有人此时路过这里&,非得吓晕了不可&&&。

    就连四象聚灵阵里的玄门弟子,也是脸色发白,强迫自己的心思放在布阵上&,不去理会那近在半空的恐怖阴煞,也不去理会脚下化作修罗场般人间炼狱的幻象。弟子们就只觉得阵法启动之后&,不仅山间的天地灵气源源不断比吸入&,师叔祖祭出一柄极为厉害的攻击法器之后,吸力更是猛增&,外围不少修为才炼精化气的弟子&,已有些坐不住地被往前吸,像是千百年的亡灵在吸人魂魄一般!

    玄门尚未清理门户之时&&,弟子们在风水师考核上见识过夏芍的阴灵符使金蟒,却从未见过她使用这柄攻击法器&&。

    攻击法器,那是多么难得之物&&?在场的许多人,今晚都是第一次见&&&!

    听说名为龙鳞&,莫非……是魏王曹丕命人打造的神兵之一&,专司凌迟之刑的龙鳞匕首&?

    这想法在很多人脑子里只是闪念,咯噔一声&&,却没有心思去细想&&&。谁敢分心&,后果不堪设想!

    弟子们努力维持着阵法,还要对抗龙鳞的吸力&,这才刚开始,便已感觉出辛苦&。不少人抬眼&&,望向阵中盘膝淡定坐着的少女&,觉得今晚破解对方的法术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操控龙鳞,操控金蟒,还要把阴煞都取干净&,而四象聚灵阵预计不会维持超过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能成么?

    众人心头似压了块巨石,稳坐阵法中央的少女声音却清澈断然。

    “去&&!”

    龙鳞在空中划了一道雪亮的线,像射出的利箭一般直刺入前方断脉钉所在的地脉&,直插入断脉钉下方&&。

    “铮!”地一声脆响&,一根七寸长钉从地脉中飞起&!

    弟子们端坐不动,不敢分神,眼神却禁不住跟着往上翻,就只见夜空里一道元气画出的天罡符带着金气横空往断脉钉上拍去&!

    符水所化,符水炼制的断脉钉一遇天罡符瞬间被腐蚀一般&,生锈&&、凹陷,最终化粉灰飞。

    这根断脉钉一取出来&&,前方地脉里便留下一道滚圆的钉孔,这孔泄了化在地脉里的阴煞之气,有黑气从其中冒了出来。

    夏芍意念一引&,龙鳞从下方铮地一声飞回!夏芍手指快速掐决,一个内狮子印,默念金刚萨埵降魔咒,龙鳞迅速地在半空中旋转起来&,钉孔中阴煞之气顿时汹涌如潮般涌出来!

    那些阴煞贴着最近的布阵的弟子头顶上擦过&,弟子们都只觉得脑中嗡地一声,浑身都被寒霜笼罩的感觉。

    “大黄&!”就在这时,夏芍断喝一声&,一条金鳞大蟒周身裹着黑乎乎的煞气从夏芍身旁的金玉玲珑塔里蹿出&!

    巨蟒盘浮在众人头顶&,地脉的阴煞、巨蟒的阴煞、龙鳞的凶戾煞气,顿时让人如被倒灌的黑海压顶的压抑感&&,外围一些修为低的弟子只觉胸口像被巨石压制,喉口发甜,血往七窍里涌。

    唐宗伯在旁见了,虚空做符&,一道不动明王咒打去阵中&,震得弟子们都醒了醒。

    这时&,夏芍一眼盯向金蟒&,喝道:“今晚不用你咬人,这条龙脉的阴气归你了!”

    金蟒自从被无良主人收为小弟&,冒头几次,一直被当做犬类召唤出来,一度郁闷&&。今晚乍一听终于有用武之地&,欢脱地先当空摆了几圈&,大有与龙脉齐游,跃上高空化龙的架势&。随即一个回身&&,大嘴一张,被龙鳞吸附出来的阴煞全数被它吸入口中&!

    龙脉的阴煞喂了金蟒,弟子们才觉身上一轻,但谁也没松口气。

    这只是开始。

    夜漫长,但对于看着夏芍施法取龙脉阴煞的人来说,时间更漫长&。

    外围弟子的元气只能维持阵法一个小时&&,当有人开始支撑不住&,便知一个小时已过了。

    没有天眼&,修为不足炼神还虚,根本就无法看清化入地脉的阴煞吸取了多少出来。弟子们就只是见夏芍从开始至今&,盘坐如山,手中一直掐着指诀&,口中咒法念动不决,一刻不停。

    而她身上的元气&&,尚未有渐弱之势。

    最后一圈弟子心里暂舒了口气&&,虽然是支撑不住了,好歹帮了点忙。

    这些弟子一支撑不住&,四象聚灵阵便缺了一角。而里面那层弟子也没坚持多久&,一两刻的时间,便也支撑不住了。聚灵阵顿时势弱,好在到了温烨那一圈的人能支持得久些。

    温烨那一圈的弟子是玄门如今年轻一辈里天赋最好的&&,他们大抵支撑了近三个小时,吴淑吴可两姐妹最先支撑不住&,周齐的额头上也现出细汗&,温烨皱着眉头&,明显还能坚持&。但众人布阵就是这样&&&,一旦有一人不支&&,阵便必破&!

    吴可身子一晃&,险些仰去地上&,她一皱眉,素来腼腆的女孩子此刻竟有些坚毅&&&。她立刻盘膝坐好,想要继续&。

    唐宗伯一摆手,“别勉强&。元气消耗过度&,一样会丢性命&?!?br />
    “可是师叔祖……”吴可咬着唇&&&,说话声音已经微弱。

    弟子们纷纷看向夏芍,她端坐不动&,咒法不停,金蟒吞阴煞吞得欢快,龙鳞吸阴煞吸得顺溜,看起来她并没有受影响。

    本该松口气的事,却谁也不敢&&。所有人目光都死死盯着以张中先为首的最后一重聚灵阵&&。

    张中先等人不愧是已出师收徒的高手&,他们坚持的时间极久,从子时初刻开始,陪着夏芍坚持了约莫五个小时&!

    五个小时持续不断地以元气维持着阵法,再强的人也到了极限&&。但张中先等人却不肯放弃&,他的二弟子赵固更是一咬牙&&,眼底都逼出血丝,海若脸色都白了&,七人却谁都不肯弃阵。

    夏芍盘坐在中央&&,却在这时口中咒法不停,周身却有暗劲一震&&!

    海若等人本就到了极限,谁也没想到夏芍会来这么一手儿&,被突来的暗劲一震,七个人顿时倒了六个!

    张中先也差点仰回去,却硬生生挺住了,眼一瞪&&,“你这丫头胡来&&!”

    后头的弟子们则赶紧上来扶住各自师父,目光震惊地往夏芍处一看&,见她端坐不动,像刚才那一道暗劲不是她所发,更像没听见张中先气得跳脚的骂声。她看起来就像是没分心过&,口中依旧念咒&,弟子们就只看到阴煞源源不断地还在从钉子孔中被吸出。

    五个小时了&!

    居然还没有清理干净!

    所有人都心里发慌,四象聚灵阵破了,如今除了掌门祖师,再没人能为师叔祖护持!今晚……真的不会有事么?

    不少弟子抬起头,见黎氏祖坟上空的黑气淡了不少,但还没有全数散去&&。也不知地脉里的阴煞还有多少&。

    唐宗伯却是能看出来的。他虽然没有天眼,但修为已炼神还虚,虽不像天眼那般看得分毫不差,也能感觉到延绵百里的龙脉&,地脉原本如一条蜿蜒的黑带,而此时已淡去不少&。但若说是除尽,却还差些火候。

    见唐宗伯面色凝重,弟子们脸色也不敢放松&,反而更凝重地看向夏芍。

    到底还要多久?

    还要多久&&&,夏芍心里却是有数的。照这速度,到日出之前,兴许差不多&。

    四象聚灵阵虽散了,但她却还没感觉到压力&&。元气催动着术法,看金蟒吞食得欢快。

    弟子们看得心扑通扑通跳&,总觉得金蟒吞一口,阴煞少一口&,夏芍的元气就少一口似的。弟子们看看金蟒&,再看看夏芍,看看金蟒,再看一眼夏芍。

    看着看着&,眼就直了!

    “……”咦?&!

    师叔祖的元气为什么不见少&&?

    弟子们眨眨眼&&,都以为看花眼了!但死死盯着夏芍有一刻钟&,发现她元气流畅,丝毫没有耗弱的样子!

    弟子们看着夏芍的背影,见她念着咒&&,不适还抬头看看金蟒,左右两旁望望龙脉,竟看起来游刃有余!

    这&、这怎么可能?

    连张中先都直了眼&,转头看向唐宗伯&。而唐宗伯却紧紧盯着弟子的背影&,不说话。

    弟子们转头又去看夏芍,气氛寂静如死&。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也掩不住玄门弟子们瞪得溜圆的眼。两个小时了!在没有聚灵阵的护持下,师叔祖居然元气还是不见少&&!

    弟子们不得不脑中闪过一个诡异的念头,如果&,眼前这名天赋异禀的少女元气如此变态的话&,那么之前四象聚灵阵对她真的有护持作用么?

    她不会&、不会其实根本不需要他们护持吧?

    这倒是想对了。

    夏芍原先让同门布阵,其实虽说是安师父的心,她也是为自己留了条后路。毕竟动龙脉的事,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否则她的命数有损倒是无所谓,只怕连累家人。但施法开始之后,夏芍便发现&,她的元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充沛&,压根就不需要汲取阵中天地灵气,反倒是金蟒在上空吞着阴煞&,又时不时眼馋下方灵气。

    夏芍便引了些给它,它便欢快得更胜以往。当施法五个多小时过后&,连张老等人都支撑不住,夏芍却在这时放下了心。显然她之前的担忧是多余的&&。

    这法术换了旁人必定破除不了&&,于她来说,却只是时间问题&。

    夏芍开着天眼扫视地脉,又抬眸望向黎明前黑暗的天空&&,见地脉中只剩淡淡一线,便元气骤然一放,加快了龙鳞的吸出速度。

    而弟子们却哗地一声!在他们看来,破这法术,元气就是性命&,这么用,难道就不怕真耗损过度&?

    但他们是白担心了,夏芍身上压根就不会出现耗损过度的事&,连丁点的耗损也看不见&。

    弟子们张大嘴,嘴里几乎能塞个鸡蛋。

    而就在这时候,突然听见“嗝”地一声&,众人齐齐抬头&!

    只见金蟒吞食了一夜的阴煞,整条龙脉的阴煞几乎都在它腹中了。这关键的时候,不知是撑着了还是怎的,竟打了个嗝似的,吞入腹中的阴煞一大团黑雾似的吐了出来!

    这突如其来的事,连夏芍也没预料到。她抬眼&,见金蟒吐出的阴煞霎时遮了半边天,底下元气耗损严重的玄门弟子根本就没办法护持,这要是碰上&&,当场就得七窍流血而亡&&!

    夏芍手中还掐着内狮子印,口中咒语不能停&,龙鳞尚在将地脉中残留一线的阴煞吸出。关键时刻&,唐宗伯连连虚空制出十道金符,遮了半边天一般,将向下放灌去的阴煞狠狠一挡&!

    正是这一挡争取了时间&,金蟒再次张口,这一次吸足了气,将那些吐出的阴煞一次性全又给吸了回去&!

    地上抬着头的弟子们眼神发懵&,屏住呼吸,都不敢妄动,就怕闹出点动静来,惊了金蟒,它再给吐出来&&!

    直到见它重新吞了回去&&,众人才敢松口起&。

    可是,这一口气还没松完,异变又生&!

    金蟒这一口吞得太大,阴煞聚集在腹中不散一般,竟将它的腹部给撑圆了起来&&!

    “怎么回事&&&?”

    “这阴煞有问题&?”

    弟子们纷纷惊骇。

    夏芍却面色严肃&,盯着金蟒&。她是它的主人,别人不懂它,她却能看得出来。

    夏芍抿着唇,端坐不动&。而正在她抿唇的时候,只听见“簌簌”的声音&,起初还以为是山里枝叶作响,细一听,竟是从头顶上传来!

    弟子们睁大眼,抬头间只见阴煞撑起的地方&,金蟒的鳞片都似撑起涨开&&,簌簌的响声是阴煞在撑起一片鳞片后&,从脖颈从向下移动&,浑身鳞片依次撑起涨开的声音。

    金蟒仰起头,看起来并不像是痛苦&&,它没有挣扎&,反倒是有些享受这过程&,当阴煞到达它尾巴的时候&,已经全数被它吸收到身体里&。蟒身看起来并不涨了,但金色的鳞片却似乎长大了一倍!

    巨大的金色鳞片覆盖在蟒身上,看起来竟有些华丽&。

    但弟子们还没被这华丽给慑住&,便见金蟒在半空一个翻滚&,似空中遨游一般,欢快地转了一圈&,竟忽然向着不远处的山涧砸了下去&!

    弟子们霍然一惊!金蟒已头朝下砸下去&,以头撞地&!

    “砰!”地面都震了震&&,发出轰地一声&。

    所有人都傻了眼,不知道这蟒是不是疯了。怎么从刚才到现在,做的事没一件叫人看得懂?

    唐宗伯却“嘶”了一声,手抚上胡须,眼中射出精光。而夏芍则是眉眼间有惊喜神色,唇角慢慢扬起&。

    金蟒却在地上连续不停地撞&,与其说是撞,不如说是在摩擦什么。

    它整整磨了一刻钟,就在众人怀疑地上会不会被磨出个大坑&,明天会不会有媒体报道说昨夜发生地震的时候,金蟒霍然冲天而起,身上的金鳞都闪了闪&。

    夏芍仰起头&,目光精准地落在金蟒的头顶上,见那里生出一只小小的包&,从头顶鼓了出来&。

    包只有一只,显得有些不太协调&,但仔细一看&,确有类似角的东西长了出来&!

    “嘶&!这是&&&?&!”张中先不可思议地张着嘴。

    唐宗伯眼中也有精光&&,却抚须一笑,目光往龙脉上一落&&,“看来这条大龙被人钉死,地脉里的阴煞反倒成全了一条小龙?&!?br />
    小龙,其实也不算龙&&。

    金蟒头顶的角只长出一只,说是化蛟还差不多&,只是蛟也只能算是小蛟。

    但世间这等灵物&,除了那条在昆仑化龙的雄蟒,只怕只此一条了&&。

    何等珍贵,不言而喻&&。

    弟子们简直不敢相信,今晚本是听说有人找玄门的麻烦,他们跟着来拯救龙脉的,谁能想到竟有这等机缘,能亲眼见到一条小龙修炼有成&?

    这等灵物,若不是亲眼所见&,只怕说出去都没人信&!

    而夏芍却是眉眼间露出欣慰的笑来,她只为金蟒高兴,她是知道这一天对它来说有多么不易的&。

    金蟒也对今天的收获很是惊喜,在半空中撒欢地游。夏芍目光一扫,见远方海平线上一线金光升起,便目光往眼前地脉上一扫,从地上霍然起身&,周身元气倏地大放,指尖一掐&,喝道:“给我收&!”

    龙鳞飞速旋转&,巨大的吸力拖拽着最后一团淡淡的阴煞,刚出现便被金蟒扑上,啊呜一口&,吞了个干净&&!

    夏芍一笑,元气收尽,龙鳞往手中一接,空中雪线与金乌初升的日光融为一处&&&,弟子们眼齐齐虚了虚&,再睁眼,龙鳞已被夏芍收入鞘中&。

    她回身&,负手而笑&&。金蟒在她身后欢快地盘着,空中一只长出新角的大头俯视着地上众人。

    弟子们愕然,眼瞪得溜圆。

    这是……

    成了?&!

    ------题外话------

    ==斗法果然是卡的&&,这段总是卡过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八章 破解!化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八章 破解&!化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