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学校身份风波

    香港近来风波不断*,世纪地产*、艾达地产、华苑私人会所、夏大师*,这些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最常讨论的话题。但没有人知道,传闻从内地回到香港,行踪最神秘的夏大师,此刻正在香港的名校高中圣耶女子中学里读书。

    一扇只有周末才开启的校园大门*,阻隔了外界的纷扰,学校里宁静悠然的环境令学子心安,尽管半月前校门口的事件仍令学生们心有余悸,但相比起校外的纷扰*,仍是好太多了。

    夏芍的心性,向来是宠辱不惊的。周遭关注的目光再多^,她也是整日抱着书,上课专注地听讲^,课间嫌教室吵便去林荫道的长椅上坐着看书^。晚睡,早起,能复习功课的时间,绝不用来做别的*。

    除了每天清晨雷打不动的打坐习惯。

    校外的纷扰&,校内的纷扰^,仿佛都影响不到她。她在的地方,气场便宁静??醇娜?*,只敢远远看着,没有敢来打破这宁静的。

    但夏芍的日子也并非就过得这么惬意。

    展若南回来了。

    “砰&!”一拳砸在桌子上的巨响,震得清晨学校食堂里用餐的学生都静了静。

    展若南是今早回来的,当学生们晨起的时候^,机车开进校园的吵闹声惊了学生,也让整个圣耶女中知道&,南姐回学校了。

    展若南无视校园里不能骑机车的规矩,带着一群刺头帮直奔食堂^,威风凛凛地大步走进来&,一进来目光便落在靠窗位置上坐着,正低头吃早餐的夏芍身上*。

    在圣耶,只有夏芍能让展若南正眼相看,而展若南在夏芍转学来之前,从来不到食堂&,她只要是一来^,必然是来找夏芍的&。

    只是没人相到,她一带人进来^,便一拳砸向夏芍正吃饭的桌子!

    学生们都跟着颤了颤&,瞄向展若南。

    她、她砸夏芍的桌子?

    这两个人……关系又不好了?

    不会一大清早地打架吧?

    展若南看起来是真的很想打架,她手插在黑色的运动裤口袋里,一副大咧咧男人婆的样子,眯着眼盯紧夏芍^。

    “夏大师!你有没有事,需要给我解释一下&?”展若南握着拳头^,咬着牙,一副要宰了夏芍的凶狠表情。

    食堂里静悄悄的^,把展若南这句毫不压低音量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学生们表情发懵,一时都没反应过来,直觉得“夏大师”这三个字听起来耳熟,但一时又联系不上,只得呐呐地去看夏芍^。

    南姐……这是在叫芍姐吧?

    夏芍低头喝着甜粥,展若南一拳砸向桌子的时候,碗碟都震了震,但夏芍却垂眸喝粥,表情连动都没动,直到把碗底的粥喝完,听见展若南这句话,她才慢悠悠抬眼&。

    夏芍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异常的神色,但展若南身后的赌妹和阿敏等人却眼神直勾勾盯着夏芍,很显然,她们也从展若南那里得知了什么^。

    夏芍目光淡淡地被展若南砸过的桌面上扫了一眼,不紧不慢开口,“大清早的,脾气这么暴躁,是想来找我给你看看有没有毛??我记得我说过,看病要诊金。诊金带了么?”

    展若南被夏芍噎得眼都瞪了起来,半晌,暴躁地大骂一声,“操!你跟我要诊金?你他妈缺钱^?你会缺钱?你钱多……*!”

    展若南话没说完,便忽然一停,目光骤然一惊&,往后一退*。

    夏芍淡淡抬眼看向她^,那一眼目光虽淡^,却带些告诫的力度,明显是不许展若南再说*。

    “你还是适合光头,一长出点头发来就闹事^!毕纳值哪抗庠谡谷裟闲鲁こ鲆坏愕耐贩⑸下淞寺?,淡淡说道&。

    展若南一听头发两个字就来气&,眼里怒火能把人烧着,“靠*&!少来这一套!你他妈的知道老娘是用头发跟我哥换来的情报吗^?操!早知道不问了,越问越来气^!”

    夏芍轻轻挑眉**,那天在校门口的事闹得是太大了些^。展若南被她大哥给拎了回去关了禁闭&,而戚宸查出了她的身份,想必三合会的高层也都知道了&。

    展若南得知了她身份的事^,夏芍一点也不意外。只是以为展若皓会关她紧闭关久一点,没想到只关了半个月*。而展若南刚才话里的意思是,她用把头发留起来的条件,跟她大哥交换的她的情报?

    这对兄妹真是……

    “小芍,你们在说什么?”这时,曲冉的声音从夏芍身旁传来。她上下课和吃饭都是跟夏芍一起的,刚才一直在旁边傻愣愣听着&,愣是没听懂两人在说什么。

    夏芍转头看向曲冉,而曲冉已经抬头看向展若南^。

    “南姐,阿敏姐,阿芳姐&,吃早饭了么?今天早晨食堂的甜粥熬得还成,要尝尝么^?现在去打^,应该还有。正好我和小芍吃饱了^,我们俩让地方,够你们坐一桌了?!鼻皆谡谷裟系热四翘煸谛∏锎蚺苣切┬』旎斓氖轮?,就刺头帮的人亲近了些,没有以前那么惧怕了。后来展若南天天带着人来食堂跟夏芍一起吃饭,久而久之也就熟了起来,以至于现在曲冉看见她们,都敢正常地打招呼了^。

    但这么个明显有点火爆的场面,别人都在竖着耳朵等着听是怎么回事&,这妞儿只问了一句*,话题便又转到了吃上,实在是天然&。

    展若南都有点懵^,不知道话题怎么一下就转到了吃上,待等她发现不对*,反应过来的时候,夏芍已经笑着走出了食堂&。

    曲冉一看,反正她也吃饱了,于是便跟在后头也出了食堂。

    展若南更是大骂一声,“想逃?没那么容易*!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她带着一群人呼啸而来,呼啸而去,只把食堂里一群不明真相的人看得眼晕,听得头晕*。

    等展若南走了*,食堂里的学生们还表情发懵*^,目光疑惑。

    夏大师……

    这个称呼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事实上^,就算是在学校里上学的学生,对这个称呼也不陌生。近来,她简直就是个话题*!

    可是、可是……

    南姐所说的夏大师,跟外头社会上的那个人&,应该不是一个人吧?

    学生们望着早就看不见人影的门口半晌,食堂里这才渐渐有议论的声音响起。

    “那个人可是香港风水泰斗唐大师的亲传弟子!”

    “听说^,到现在连媒体周刊那些狗仔都不知道她在哪儿,行踪神秘着呢&!多少人想见都见不到?!?br />
    “听说^,那位夏大师刚回来香港不久,她以前是内地人!?br />
    “……”

    “……”

    “??*!”沉默良久,不知是哪个女生啊了一声^,学生们目光都开始发直。

    “芍姐是大陆转学来的……”

    不不不不不^*、不会吧^?

    ……

    圣耶女中的食堂轰地一声炸开了锅,而夏芍已经走到了宿舍附近的林荫道里。早餐过后&,还有半个小时才上课,夏芍带回宿舍复习的书本都在宿舍,她习惯吃完饭再回宿舍一趟去拿书本去教室。

    但今天走到林荫道里的时候&,夏芍停了下来^。

    她转过身,往长椅上悠然一坐。展若南气急败坏地带着人追上来&,曲冉呼哧呼哧地跟在后头。她虽然出食堂的时候在展若南前头,但跑起来速度明显比展若南差远了,没一会儿就被展若南超过了。

    曲冉知道运动不是她的强项,可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展若南都带着人跑起来追了,夏芍看起来还是慢悠悠地走路&&,并且就是有本事走在展若南前头&^,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相比之下*,展若南除了郁闷&,倒没那么难以理解。她以前又不是没被夏芍揍过^,她那莫名其妙的劲力,叫她屡屡吃尽苦头。她虽然拳脚功夫经常被大哥说成三脚猫的功夫*,但从小在三合会长大,什么是外家功夫,什么是内家功夫^,她还是分得清的。

    大陆妹的功夫,明显出自内家!

    好吧^,现在不该叫她大陆妹!她的辈分他妈的是跟宸哥平起平坐做的&^!

    靠^!说起这事就上火!

    他妈的这么大的事,瞒她这么久!

    展若南一副上火的表情,杀到夏芍跟前,见她坐下了*,便瞪着她说道:“算你识趣!不给我说清楚*,我就杀到你教室去,课你都别想好好上^!”

    “到底怎么回事呀&?”曲冉跑过来*,掐着腰喘气&,刚吃完饭就跑了这么远的路,她都有点岔气了。

    夏芍笑着把她拉过来叫她坐着歇一会儿,抬眼看向展若南&&,“你都知道了,还让我解释什么?”

    “解释为什么瞒了老娘这么久!”展若南气不打一处来,语气很暴躁。

    夏芍听她暴躁的语气便是一笑,抬眼打趣道:“我真的觉得你应该是戚宸的妹子?!?br />
    “操^!我小时候喜欢粘着宸哥^,不行?!”展若南更加暴躁,“别扯开话题*!你他妈是唐大师的弟子!我居然被我哥逮回去了才知道!还有,那个华夏集团是怎么回事&?你们买了我的基地!我在鬼小学的老巢,被他妈艾达地产端了窝!建什么鬼私人会所!那个私人会所是不是你的!我说你够不够义气?占我老巢&?”

    展若南劈头盖脸一通控诉&,赌妹、阿敏等人一个个眼神直直盯着夏芍,曲冉眼神也直了。

    “什么?什么意思^^?”曲冉看看夏芍,再看看展若南&,“什么唐大师的弟子?什么华夏集团?”

    “你也不知道^?”展若南看向曲冉,顿时哼哼唧唧一笑^,像是又找到了一个盟友,一起来控诉夏芍一般,她一把将曲冉从长椅上拉起来,拉到自己这边,一指夏芍*,“占了我老巢的那个鬼私人会所,知道么^?”

    “嗯^?!鼻奖徽谷裟侠靡汇?,接着呐呐点头。南姐的老巢^,说的是鬼小学吧^?被艾达地产买下了,建的私人会所她记得名叫华苑&,最近可挺出名的。

    “华夏集团,知道么&?”展若南又问*。

    “嗯?!鼻皆俚阃??;募旁谀诘靥岛苡忻?,而且在香港也跟嘉辉集团有合作关系**?;匪饺嘶崴褪腔募诺?!

    “唐大师&,知道吧?”

    “嗯?!碧谱诓舷壬?,风水界的泰山北斗,谁不知道?

    “最近那个缩头缩尾不敢见人的夏大师^,知道吧^?”

    “嗯?!辈还?,那不是缩头缩尾吧?她倒觉得挺有神秘感的……

    曲冉缩缩脖子^,可没敢把这话说出来*,只是看向展若南。说了这么多,到底什么意思?

    “妈的!她就是!”展若南一副恨不得掐死夏芍的样子,怒指向她^。

    夏芍苦笑*,曲冉懵了^^,瞪大眼^^,“什&、什么意思?!?br />
    “操!你是有多笨?&&!”展若南好不容易给人解释,结果曲冉还听不懂,她顿时暴躁了*,差点没一巴掌拍死曲冉,“她他妈就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唐老亲传的那个女弟子!”

    “……”???!

    曲冉张大嘴&,却没发出声音来^,而是用手一把捂住,直直地盯着夏芍^^!

    她不是笨,也不是没从刚才展若南的话里听出不寻常的意思来*。但是她不敢相信!

    这段时间,永嘉小区的居民陆续搬离。相处了好多年的邻居各奔东西,而她们家因为跟艾达地产签的合同上^^,愿意赔付她们一套房子,因此她和母亲收拾了家里的东西就搬进了不远处小区里的新居。

    新居什么都齐全,是装修好的现成三室一厅的套房。这让她和母亲都不敢置信,两个人搬来的旧家具都没有地方放,最后卖给了旧货市场。

    虽然新居什么都不缺,但是曲冉的母亲还是把厨房找人重新改了一下,装修成了比较专业的厨房,供女儿练习厨艺用。母女两人开心之余&,商量着家里厨房一收拾好,就找个周末把夏芍和展若南请来家里吃顿饭,好好招待招待^。

    如果没有夏芍的提点&,母女两人当时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被世纪地产骗着签了合同&,又不敢跟艾达地产再签^,更弄不懂艾达地产为什么会愿意帮她家赔付世纪地产方面的违约金。幸而有夏芍提醒,母女两人才弄清了艾达地产的意图,签下了这份合同*。

    而事实证明,签下这份合同对曲冉和母亲来说,简直就像是买彩票中了大奖&*。不仅有开发补偿款,还得了一套装修好的现房。

    心存感激的母女两人这段时间忙着家里厨房的装修*,盘算着请夏芍到家里吃饭,但对地产界的风波还是很关注的^。毕竟她们对世纪地产和艾达地产都不陌生。

    家里订了报纸*,周末曲冉回到家里,也会翻翻报纸。她跟母亲身受艾达地产的恩惠,自然不希望艾达地产有事*,见世纪地产在艾达地产手上吃了亏,也是高兴^。只是风波越来越大&*,逐渐牵扯出华苑私人会所,和华夏集团来*。

    曲冉记得很清楚,当时报纸上还对华夏集团做了些介绍,说华夏集团是古董和拍卖行业起家,当家人年纪很轻,只有十八岁^。

    这一点让曲冉印象深刻!她当时还怀疑报纸上说华夏集团的董事长是白手起家的事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年纪真是跟她一样大呢!

    后来,传闻唐大师的弟子从内地回来*,给艾达地产当了风水顾问,曲冉还曾笑着跟母亲说:“妈,小芍也是风水师*,也姓夏呢&!夏大师^,嘻嘻**,等回学校的时候&^,一定要拿这个称呼跟她开开玩笑?!?br />
    母亲却笑着轻斥她一眼,“可别拿这种事开玩笑!你是觉得好玩,可要是被你们学校的同学听了去,引起别人的误会^,得给小芍添多大麻烦?”

    曲冉一听,吐了吐舌头&,也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她没想到这一层。于是&,这开玩笑的想法只好作罢*。

    今天早晨,展若南来了食堂,叫那句“夏大师”的时候*,曲冉还笑了笑^,觉得展若南一定是跟她那天一样,想拿这称呼开开玩笑。

    她哪里知道,竟然不是玩笑!

    曲冉捂着嘴&*,盯着夏芍,眼越瞪越圆&。

    小芍她&*、她是真的夏大师^?!

    而且,南姐说她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是真的吗?

    那个普通家庭出身白手起家,只有十八岁的百亿资产公司的当家人,跟她是朋友*,是舍友,是同班同学^^!她们在学校形影不离了两个月?!

    这不可能吧?

    太不可思议了!

    曲冉捂着嘴,顿时觉得世界有点玄幻了。

    “操!”展若南这时却大骂一声^,“这女人是唐老的亲传弟子!我们还都以为她是内地的风水师!那天去庙街的老风水堂*,还以为她是去踢场子的,谁知道她是装模作样**,自家人教训自家人!靠!我们一群人都被她摆了一道^!我说哪来的女人这么牛叉哄哄*,连宸哥都敢教训&!宸哥到头来还在三合会发了黑道令,严令三合会的地盘上见了这女人当上宾^!靠^!结果她他妈闹了半天是唐老的弟子^!唐老跟戚老爷子是八拜之交,三合会可不得把她当上宾*?!”

    黑道令的事,展若南在被紧闭的时候就听说了。当时震惊得嘴里都能塞个鸡蛋进去!她从小就跟在宸哥后头跑来跑去,从来没见三合会在他手上发出过黑道令!

    这黑道令在南方黑道可是引起了一场风波!这风波*,不是道儿上的人不知道^。一点也不亚于这些天在白道上地产界的风波,甚至更甚!

    黑道令只有帮会的龙头当家才可以发&,一般来说,追杀令多一些*。像奉若上宾这种黑道令,三合会的历史上只发过两次*!

    可想而知,宸哥的这道严令一出,南方黑道顿时就炸了锅了!尤其在听说对方还是个女人后,都纷纷猜测这女人的身份^,会不会是未来的主母。

    讨论之热切,连展若南紧闭在屋子里^,佣人上来送饭的时候都能听到佣人在嘀咕!

    等展若南逮着佣人问明了这黑道令里的上宾是谁的时候,舌头差点咬掉了^!

    原本那天校门口戚宸对夏芍的态度就叫展若南怀疑夏芍的身份,这下子更怀疑了^!她这才结束了跟大哥的对抗*,向他探听夏芍的身份^。但大哥居然声称告诉她可以,有条件!条件是把头发留长^!

    留多长?她他妈最厌恶长头发!

    她把大哥要求她留的长度一点点往下讨价还价,最后被要求少说也得留到肩头^!

    操^!肩头!那不还是娘娘腔&?

    大哥听了她这话大怒,“展若南!你本来就是女人**!不娘娘腔*,你想男人婆吗?”

    “男人婆也有个婆字!就不是女人了吗?”

    “好!看来你是不想要情报,那你继续给我关紧闭&!”她该死的独裁的大哥居然说完这句话就走*,又把她关了一个星期!

    展若南咬牙切齿^&,眼看着佣人天天送进来的报纸,外面的事越演越烈,她的基地都被铲平了*,她再也坐不住了!咬牙同意了大哥的条件,还签署了条约,这才被放出生天^!

    但是^,如果世上有“早知道”,她打死也不会同意这么蠢的条约,来交换这么个叫人吐血的情报!

    那个该死的跟艾达地产合作,铲平她的基地的华夏集团&,当家人居然就是夏芍?

    这女人不仅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还是唐老的亲传弟子*,外头传得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夏大师*!

    靠!

    千金难买早知道!

    早知道她是玄门宗字辈的高手**,她当初才不凑上去找揍^!

    早知道她会看上鬼小学那地方,当初她才不绑了肥妹去,让她去跟她打架!

    搞不好就是她看上了鬼小学那地方,才跟那个认识的艾达地产总裁说&,叫她去开发那块地的!要不哪有这么凑巧的事?

    不得不说,展若南虽然还没真相,但接近真相了。

    天知道展若南盯着手上那份调查报告的时候&,脸黑一阵儿红一阵儿,是怎样的咬牙切齿?她早饭都没吃,骑着机车就招呼了手下人来学校了。

    无怪乎她现在盯着夏芍的眼神语气,都是控诉^,“太不够意思了!这么大的事^,居然瞒到现在!早跟我说,我他妈还用答应我哥留那么娘娘腔的头发^?”

    这叫什么事&?

    展若南想起这些事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就恨不得一口血喷出来*!

    该死的大陆妹!

    “我的基地被人给搞了,那个艾达地产的总裁艾米丽是什么人?^??我不管^^,反正跟你认识!把她叫出来,我得跟她算算账^!还有^,买家是你&&,你也别想没事&!说吧,打算怎么赔我个基地&&?”展若南盯着夏芍不放。

    夏芍听着她的控诉,先是苦笑,听见这句不免挑眉,总算开了口,“你的基地?你是之前跟地政总署买下这块地了?”

    “没有!老娘占了三年了,就是我的!”展若南一副强盗的凶煞模样。

    夏芍无语地一笑,要是跟展若南刚认识,她一定不会喜欢她这种强盗逻辑&。但如今也算知道她的性子了&,她必然不是真的想让她赔&*,只是小孩子抢玩具的心态。霸占了三年的玩具被人给抢了,她郁闷找个发泄罢了。

    “那地方你都占了三年了,还没玩够?还打算接着绑人去玩招灵探险的游戏?那地方的凶煞之气早被玉池莲花局给化了*&,本来不该有阴人的**。就是因为你们常在那里玩招灵游戏,招惹了一些阴灵过去*。以后要是再去玩,再出了事可怎么办?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十八岁就是成年人了&&。真就打算一直这么混下去?”夏芍挑眉问。

    展若南一瞪眼,“要你管&!喂!现在是你欠我的,你又来教训我!有能耐了不起???看不起我?”

    夏芍笑了笑,“不把你当朋友^,我才懒得说你!”

    “朋……”展若南愣住,一直以来,都是她缠着夏芍,记忆中她是第一次说把她当朋友&。

    头发刚刚长出一点来的少女顿时愣在原地,脸色别扭,过了半晌转过头去,语气不是很好&*,“朋友了不起??!我缺朋友吗?我缺基地!”

    “你不缺朋友^,缺私人会所的贵宾卡么?”夏芍抬眸笑问&。

    展若南斜着眼望来,“嘁*!老娘贵宾卡多得装不下!”

    身后赌妹等人盯着展若南*,眼神却比她亮多了,恨不得提醒她——南姐!南姐!那是华苑私人会所的贵宾卡??!

    据说只有一百二十个名额,入会的人排得上香港上流社会百强,政商界的要员??!

    没听外面说,抢破了头进,都没有多余的名额么?

    听说,三合会只有当家人戚宸有贵宾名额&,连坐堂、刑堂这些高层都没有名额呢^&!

    你大哥都没有华苑的贵宾卡,人家给你一张,你还别扭啥?

    听说&,那里面以后会布风水局呢!

    赌妹等人听来的都没错,鬼小学的风水之谜解开了之后*,华苑私人会所的名额之争确实是火爆*,但是会所的布局因为会按照风水局来布,因此房间有限,名额有限^。

    对外虽说公布的有一百二十个名额&&,但其实只甄选了百名贵宾。剩下的房间,夏芍留着送人*。

    这是一开始就打算好了的——给地政总署的署长陈达和罗月娥一间、刘板旺一间、展若南一间、曲冉一间,夏芍自己也要留一间^,再有剩的便留着不时之需时使用了。

    若不是送,即便展若南是展若皓的妹妹**,也是不够格拿到华苑会所的贵宾卡的^。

    “卡早就办好了,在我包里放着呢^,要不要跟我去宿舍拿?”夏芍笑道,边笑边回头看曲冉,“给你也准备了一张^?;崴浇揪陀杏癯亓ǖ姆缢?^,里面配合着此局会再布上养生之局。你母亲多年体虚,这房间用得上?!?br />
    曲冉本是受宠若惊,连香港上流社会的人抢破了头都挤不进去的名额&,留一个给她?听说那里面的会费高得吓人,能拿到华苑贵宾卡的人,都是名流中的名流!

    但等曲冉听到夏芍后半段话,便眼圈忽然红了,捂着嘴,眼泪差点掉下来。

    其实,她根本就没做过什么,就只是在小芍刚到学校报到的时候^,对她很友善而已*。没想到^,被她当做朋友,竟连她母亲身体不好的事都挂在心上。

    “小芍,谢谢你!遇到你真是太好了……”曲冉瘪着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张开手臂拥抱了夏芍一下^。

    夏芍笑道:“行了,谢来谢去的,还是朋友么?赶紧回宿舍,不然要耽误上课了?!?br />
    展若南在旁边哼了哼,“瞒来瞒去的^&,就叫朋友了?”

    夏芍顿时看她一眼,“刚认识展大小姐的时候,如果我没记错,咱们还不是朋友?!?br />
    “后来是了,你也没说??!”展若南反应一点也不慢。

    夏芍这才笑着看她一眼^,“行了^^!这回我算是被你抓着了。什么是得理不饶人*,今天算是见识了。就当我欠你们一回,想让我怎么补,由你们说了算,这总行了吧*?先回宿舍吧,我不想耽误上课时间&&,这些事下了课再说?!?br />
    其实,鬼小学那里本来就不属于展若南,夏芍瞒了她们,给了贵宾卡也算是还了。不过朋友之间,夏芍却不介意这些,随便她们闹腾吧。

    只是艾达地产的事,从来就没对外界公布过是华夏集团旗下*。因此*,展若南明显还不知道*。这件事,日后要是叫她知道了,指定又是一阵闹腾。不过,这件事涉及跟世纪地产相争的商业机密,夏芍现在是不能说的。就连华夏集团的员工,除了孙长德&、陈满贯和马显荣这三名元老级的高层**,其他员工包括公司高管在内,都是不知情的&。

    所以这件事,只能等到公布的那一天了。

    展若南一听夏芍说怎么补由她说了算&,便眼神一亮,显然对这句话很感兴趣。而夏芍已是没时间跟她讨论这些,当即就快步回了宿舍。

    贵宾卡夏芍早就包好了,一人一个红包,交给了展若南和曲冉^。

    展若南大咧咧往兜里一装!连赌妹她们看一眼的机会都没给,倒是曲冉拿出来看了看,咬着唇,眼神欣喜又感动*。

    华苑会所的贵宾卡设计得很雅致^,并不像一些高级会所设计的镀金或者镶嵌钻石的样式*,卡看起来很普通^,没有用任何高贵的材料*,只是设计别致*,每张卡的外观都不一样,皆是房间内雅致的一景,意境高远罢了&。

    但只是这么张看起来并不怎么高档的卡,其所彰显的身份待遇却是很高的。

    赌妹几人眼睛滴溜溜在卡上打转,抢过来摸了摸,翻着看了看,然后甚至还想掰掰看。曲冉惊呼一声*,也顾不得面对的是刺头帮,赶紧一把抢回来*,宝贝地检查了一番,赶紧收好^&。

    夏芍却趁着朋友们玩闹的时候&,收拾好了书本&,一群人锁了宿舍门,赶紧赶去上课^。

    宿舍里现在就夏芍和曲冉两人^,刘思菱还没回校^,曲冉向班干打听了一下,听说是校门口那天受了惊吓,生病在家^,请了病假。

    那天戚宸当众开枪杀人,林冠就在刘思菱眼前被戚宸踹出去昏死过去,刘思菱必定是受惊不浅,估计是吓得怕戚宸一枪也杀了她,因此回到家后就吓得病了。

    夏芍班级的干部据说是周末组织了同学去看过她,回来说确实是病了,不太敢见人,胆子小得受不得一点惊吓&,说话声音大了都怕&&。

    听说,刘思菱也就是普通家庭,她来圣耶读书的时候,成绩是很不错的。后来在学校见多了名门千金的阔气,便变得越来越虚荣,成绩渐渐落下来,到了周末就打扮了出去攀高枝儿^。有传言说她周末出去援交,为此还受过学校的调查,但是没查出什么来^,就只是警告了她,没有劝退。

    对于刘思菱的事&*,夏芍没有太多心思去管^,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的。刘思菱选择了这种生活方式,她就得承担后果。而夏芍选择了从商^,在还在上学的时候就建立起华夏集团,她就得为承担这种生活带来的忙碌*。她实在是没有时间管太多的事,如今都恨不得一天能有四十八小时。

    而正当夏芍在学校里转学功课的时候*,学校里却针对她的身份,展开了激烈的话题!

    一切自是由展若南在食堂里那句“夏大师”而起*。

    学校里的学生并不知道夏芍是风水师的事,但却一直流传着夏芍曾经去过鬼小学的版本&。这些事,都是从刺头帮那几个女生口中传出去的,因为她们以前就喜欢拿鬼神之事吓唬同学,因此她们说的话,一直被认为可信度不高。

    但早晨食堂的事传出后,这些传言便被联系了起来!

    都知道夏芍是从大陆转学来的,而她转学来的时候,香港风水界的风波刚刚过去*。她在学校的这段时间*,外头又传言唐大师的弟子从内地回来。

    夏芍也姓夏*,也是从内地来,学校里还有她曾经驱鬼的传言^。这也太巧合了吧?

    但巧合归巧合*,这些都不能成为确实可靠的证据。

    学校里有学生见过当初风水界风波时^,媒体报道时放出的夏大师照片,但跟夏芍是不是一个人,很多人都记不清了。

    夏大师在香港虽然是很有名气,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她不是演艺圈的那种名人,而且也不是经常见报。名声虽然大,长相很多人看过报纸,有段时间不看就很难记得了。

    当时的报纸^&,谁也没带在身上&&,又不能拿出来比较,学校里一时间关于夏芍的传言四起!很多学生见夏芍下了课还看书,不敢打扰她,便去问曲冉。

    曲冉到现在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夏芍是唐宗伯的弟子,而且,她还有个学校同学们也都不知道的身份*,华夏集团的董事长。

    现在曲冉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夏芍说起商业上的事,会给她一种很老练的感觉*。原来,她根本已是一个集团的当家人!

    但这件事,夏芍没说在学校公开,曲冉自然不会往外说&,“我不知道。你们别来问我,但是更别去烦她。她对功课很用功的&,别去打扰她!”

    曲冉边说边往夏芍的座位上看了一眼^,见她一点也不被环境打扰,安静地看书的样子,便咬着唇^,目光有点崇拜。

    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小芍明明跟她一样大的年纪,都已经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了*,百亿资产的当家人。而自己……曾经在父亲墓碑前发誓^,要给母亲好日子过&,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呢?

    曲冉垂下眼,沉默了好一会儿*,再抬起眼来时,已是一副发奋图强的表情,抬手把围过来的同学都给轰走^,自己也拿出书本看书了。

    对她来说,她有自己的理想。而她没有什么实现理想的办法,唯一能想得到的法子,就是在功课上努力*,考上大学后,可供自由支配的时间才会多,她才能勤工俭学,去酒店实习&,早日成为一名真正的美食家!

    曲冉也开始埋头用功,她突然间干劲满满的样子让班里的同学都摸不着头脑&。但眼看着她和夏芍都不理人*,众人就只得悻悻散了,扎堆自己猜去。

    但尽管没有夏芍的承认,流言还是在校园里散开了,每天都有人用惊奇的目光对夏芍表示侧目,而流言没两天就传到了学校高层的耳朵里&&。

    校长黎博书在课间把夏芍请去了校长室。

    这回,不是夏芍敲门自己进去,而是一敲门,黎博书便亲自来开门,热情地把夏芍请了进去!

    “原来夏总就是传闻里唐老的弟子^?你看……这事**,你怎么不早说呢?”黎博书热情地跟夏芍握手,可比夏芍到学校报到那天表现得还热情&。

    学校里的学生对夏芍身份拿不准*,黎博书却是有点肯定*!虽然校长室里有以前媒体报道的照片,看起来跟夏芍不太想象^,但前段时间,夏芍刚给校长室指点了风水!这事实在是太巧了!所以&*,今天黎博书请夏芍来^,其实还是带了点试探的意思。

    夏芍一笑,有些苦笑地摇头*,但还没答是不是*,随身带着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跟黎博书说了声抱歉,夏芍便将手机接了起来。

    电话是艾米丽打来的,“董事长,地政的陈署长打电话给我们^,说有地标要竞拍?!?/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7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八章 学校身份风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7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八章 学校身份风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7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