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父子债

    厅堂里的气氛霎时变了^!

    林别翰拿着一把黑枪指向了自己的左肩*!

    戚老爷子和戚宸霍然抬眼*,唐宗伯也抬起眼来。林冠在他父亲身前,表情发懵,还没有反应过来。

    枪声便响了。

    “砰!”地一声,血花爆出,溅了门庭*,血溅落一地,枪声震得堂上人的耳膜都有些疼!

    林冠离林别翰最近,他被枪声震得悚然一惊^,接着竟忘了手臂有伤&,转着轮椅便转过身去,“爸^?!”

    林别翰脸色发白,左肩一瞬便被血染透&,他却硬气地站着*,咬着牙一声不吭,只是盯着夏芍,问:“夏小姐解气了没*?”

    林别翰开枪很快^,下手果断,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开了枪。此时咬着牙问夏芍,除了徐天胤之外^,所有人都看向了夏芍。

    夏芍坐在椅子里,端着茶杯,连眼也没抬&*,只是慢悠悠笑了笑,神态冷淡,“不是以命抵命么?”

    “你!”林别翰瞪着眼,眼底都有血丝。

    林别翰是练武的人,他这一枪虽是打在左肩上,却一枪穿了胛骨,这地方对于练武的人来说^,轻易伤不得。若是养不好,这条胳膊再使不出劲力,被废了都有可能&&。对于林别翰来说,这比要了他的命更厉害,所以他认为他这么做已经很有诚意,夏芍执意要他以命抵命,实在咄咄逼人。

    戚宸皱眉看向夏芍,林别翰是他的启蒙师父*,又是三合会坐堂,今天亲自来道歉,他儿子闯的祸,哪怕是羞辱、逼迫,他都得认。但难道真得要他性命?

    戚宸沉黑的目光盯向夏芍,又转而盯向徐天胤。

    就为了这个男人?

    戚老爷子也看向夏芍,鹰隼般的眸直慑人心^,只叫人觉得心神俱颤,压迫感逼面而来!

    夏芍却仿佛毫无所觉&,淡定喝茶,从容自若&。唐宗伯也淡定喝茶,并没去看夏芍。徐天胤就更是没有表态了。

    师徒三人这般样子*,让林冠着了急!

    怎么说今天都是戚老爷子和戚宸亲自陪着林别翰上门道歉&,难不成,唐大师他们还真能不看情面?

    真的要叫他父亲去死,用他的命来抵,他才能活&?

    不、不会吧?

    林冠不敢置信,看着林别翰左肩的血一直往外冒,脸色发白,额上的青筋却往外暴^,林冠便害怕了。他看向夏芍*,见夏芍毫无反应,像是就等着他父亲自杀似的*。

    林别翰这时却点了点头*&,怒极反笑*,“好*!没想到*,我林别翰在道儿上混了这么多年^,多少仇家没要了我的命,最后会死在自己枪口下&^!也好&!”

    林别翰看向自己的儿子,他胆小懦弱&^,欺软怕硬,除了闯祸&,一无是处。这样的人,除去身上这层血缘关系&^,向来是他这辈子最看不上的&*。今天*,要为了他把这条命搭上。

    那也要搭^。

    他这辈子,做过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跟姓李的女人有过一夜,而这儿子就是那一夜的结果^*。他从来都不曾因有这么个儿子欢喜过,但妻子却偏偏想要留住他&。留住这点血脉^&,是她唯一的遗愿。他答应过要遵从,哪怕是搭上命^。

    林别翰目光决然,举枪之前看向戚老爷子,他并没有求情^,只是深深看了一眼*,鞠了一躬*,“老爷子,我林别翰因为有您的知遇之恩,才有今天。本想着*,这条命死也要留给戚家&*&!没想到*^,今天要交代在这里。老爷子,我林别翰对不住您!这条命,算我欠戚家的&^!要有下辈子,我还做戚家的下人&!”

    戚老爷子看向林别翰^,还没说话,林别翰便看向戚宸&,也深深看了一眼,鞠躬&。

    “当家的,我走后*,帮会的事不能帮您了^,我对不住您!您从小我就看着您长大,帮会的事您当着家*,这些年我都看在眼里,也觉得没什么可以教您的了。就是您的性子*,林叔得多说两句。林叔知道&,您从小到大,就没哪天心里爽快过*&?**?墒侨苏庖槐沧?,总不能一直这么过*^。林叔真心希望,能有个人,让您的日子快活些^^^。只可惜,看不到了&。不过,也不遗憾。从小看着您长大*,也值了*!”林别翰笑了笑。

    戚宸却是抬眼看向林别翰,他沉着脸,眉宇沉铁似的&^,眸底却少见地露出动容的神色。他也不说话,只是眯着眼看向夏芍,气息起伏有些沉&。

    夏芍谁也不看,只是慢悠悠喝茶*。

    林别翰再次将枪举起,这一次,指向了自己的太阳穴*。

    戚老爷子和戚宸见了两人脸色都是一变*^,戚老爷子拍桌就要站起来!戚宸一手摸向腰间^,看样子想要拔枪阻止林别翰**。

    但两人刚有要动作的苗头*,动作便戛然而止!

    他们不是不想动^&,而是动不了*!

    夏芍端着茶杯&*,垂着眸^,神态未动&,一手指尖却掐了个怪异的手势,戚老爷子和戚宸的动作霎时手困&!

    两人话都说不出口,只是祖孙俩一起瞪向夏芍&,眼神里的冷意和杀伐气度令人畏惧。而夏芍对这气度恍若未觉^^,林冠却震惊了*!

    他爸真的会死&!

    他一直觉得他不会死的,他是三合会的坐堂,除了三合会的龙头老大&^,他父亲最有权势^*&!世界有名的黑道帮会&,历史悠久&,人脉之广,势力之深,任谁都会畏惧三分。他的父亲,不是帮会底层的小混混,小头目^,而是整个三合会的大管家!说句话&^,黑道都会震一震的左相大爷*&!

    他会死?

    谁有本事要他的命?谁敢要他的命&*&?

    而今天,还真有敢的&!

    而且,还是当着戚家人的面!

    “不不不不不……”林冠伸手就去扯林别翰的手^,眼神惊恐*,“爸^!爸**!你不能死^!”

    他一边拽着林别翰,一边不顾脖子带着颈托,扭动时的疼痛,转头求戚老爷子和戚宸^,“戚老*!戚老*!您帮我爸求求情!求求情!拜托您了!”

    “戚先生&!我爸是您师父?!您您、您不能见死不救!”林冠死扒着林别翰的手&。林别翰左肩枪伤还流着血,这一会儿的工夫&,流的血也是不少。失血过多加上伤的是胛骨,让他比以往受伤时看起来虚弱不少*&,一时竟是被儿子拽得右手指不准太阳穴。但看他向戚家人求情,林别翰面露怒色&*,使力一把挣脱了儿子*,把他连人带着轮椅往远处一推!

    “求什么情!软骨头!我林别翰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儿子*^^!孽债!”林别翰怒瞪儿子^,“告诉你,我死以后,没人再给你当靠山整天不学无术!我也不求戚老和当家的护着你&!我打拼半辈子,家产够你吃喝几辈子&!我不管你以后拿来干什么,你是吃喝嫖赌也好,拿去做生意也好*。总之,坐吃山空也没人救你,惹了祸有人寻仇也没人救你&!至少&,没人拿命救你&&!”

    “我不……”林冠被推去远处,神情惊慌急切*,拼命地转着轮椅上前^&*,人还没到就去抓林别翰的手,“爸!爸**^!”

    林别翰一脚踹开他的轮椅,看着他被人打成重伤的模样,恨铁不成钢,“你不什么?不让我死^?我死了,就没人给你当靠山,供你胡作非为了是不是&&?”

    林冠拼命摇头,脖子的疼痛叫他额头冷汗直冒^^,他却好像感觉不到一般*,泪流满面。他被父亲一脚踢去远处^,正离着夏芍很近,登时便转着轮椅朝夏芍挪去*,伸手便要抱她的大腿*&。徐天胤在旁边气息骤然一冷,手中一道劲力震出&!

    夏芍及时放下茶杯*,手轻轻一带,也是一道劲力震出^,却是挡了挡徐天胤的力道。林冠被远远推出去,却没有被伤到&&。

    林冠被推去他父亲那里,他见识过刚才父亲一枪打在肩膀时的果决,怕他这一回再果断地扣动扳机。这一枪可是打在头上的,打着了,就没救了*。因此&&,林冠不敢再乱跑,他抓着父亲的手&,便去看夏芍&*^,脸上早已涕泪横流&,声音都含糊不清。

    “夏小姐,我求求你*,别让我爸死^!你让我怎么做&&,我都听你的*&!求求你别让我爸死……”

    夏芍猜也能猜得到他说什么^,却只是眼帘一垂&,“他不死^,那谁死^?我只管我的账。要我师兄死的人*,这帐必须要清*^^!?br />
    “徐先生他没死,可、可我爸就要死了??!”林冠眼泪汹涌&,把脸上缠着的纱布都染了&,

    “夏小姐^,我知道你恨我,我知道我惹了你了^。要不*、要不^^^,你等我伤好了&&*,等我好了*,你再打我一顿*!哪怕把我打得半死不活^*,等我出院了,你要是不解气&,你、你再接着打我……”

    这话叫人啼笑皆非,夏芍却无动于衷,“打你?我多费气力^?反正你只有这一日的命了&。要你的命^*^,就得拿你爸的命来抵&?!?br />
    夏芍一副没得商量的语气&,林冠却愣了愣*。

    这是要……二选一**&?

    可是、可是他不想死&!

    “我**、我不想死……”林冠目露恐惧^,抱着侥幸心理,继续求夏芍&,“夏小姐,你饶了我,饶了我爸吧?^^!?br />
    夏芍垂眸,眼底掠过冷意,却不说话了^^^*。

    林别翰见儿子这般懦弱怕死*&&,顿时脸都气得青白,说他都懒得说了^?;蛐?,他死了也好,至少不用再看见他这么没用的模样**!

    林别翰决然地一推儿子^,把他推得远远的,看向夏芍,“夏小姐&&,我不怕死&。刀头舔血的过了半辈子*^,鬼门关外不知走过多少回。一枪,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但你们干风水这一行的^,想必相信在天之灵^。我要是在天有灵^,只希望你能说话算话*,饶我儿子一条命?!?br />
    夏芍这才抬起眼来看林别翰,轻轻点头*,允诺道:“今天的事*,戚老和戚当家的都在场,我若是食言,只怕他们也不肯?!?br />
    “好&!”林别翰点头&*,这回果断地举起枪,指向了自己。

    他的手指扣在扳机上^,脸上毫无惧色&,决然地便要扣响&!

    就在这时,刚才在推出去后,因为林别翰一句话懵愣住的林冠,忽然一声大喝&!

    “我死&!”

    他喊得很果然^,嗓子都快扯破了*。也正是这一嗓子*,喊得林别翰都愣了愣,手指上的动作便顿了顿&,抬眼间便见儿子转着轮椅冲过来,脸色急切**、焦虑^*^^,复杂的表情纠结在一起*,有些狰狞可怖。

    林别翰一愣神的工夫*,林冠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扯下了他手中的枪!

    “我死!我死*!”他把枪抢下来,退得远远的,蜷缩着身子把枪抱在了怀里,低着头,眼泪啪嗒啪嗒地掉,“我死……我死……别杀我爸……别杀我爸……”

    夏芍一挑眉*,神色冷淡^,“你死^***?你不是不想死?”

    “我不想死……我刚过上好日子……”林冠抱着枪^,头也不抬起来,就只听他呢喃^*,“我刚有爸没多久……”

    他自然知道他有父亲**,而且还是一位黑道上赫赫有名的父亲^**。但从小他寄人篱下,生活在李家^*,从来就没见过父亲。童年的玩伴^,表面上惧他跟李家连着亲,背地里都叫他野种^。他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一出生就决定了这样的命运^。他小时候只在杂志上见过父亲的模样**,记忆里最深刻的*^*,就是母亲拿着杂志指给他看*^,告诉他这个人就是他父亲的生活。

    他觉得父亲很威风,能在杂志上露脸,被所有人看见,被所有人畏惧与称赞^。不像他^,见不得光。所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想像父亲一样有名气。但他不知道怎么做^,成绩也不好,也没有什么本事。他想出名*,就靠出去做坏事*,跟人打架斗殴^,经常干点坏事来登报*。

    他愿意让自己出现在那些报刊上,想着那样也是一种出名^^^,想着总有一天*^^,父亲会在报纸上看见他,就像小时候他在杂志上看见他一样^^。

    但他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有的路一旦走了,就越走越远^,很难再回头。渐渐的,他变成一个小有名气的小混混^^,却仍然走不到父亲的高度^*。

    他以为**,这辈子两个人都见不到,没想到*,那一年父亲竟然来到家里,提出要让他认祖归宗**。

    他狂喜,即刻就答应了^*!

    在那之后,他有人撑腰,人人都叫他一声林少,给他三分薄面^。他从见不得光的野种,变成了光鲜亮丽的三合会坐堂的独生子***。无论他做了什么,总有人帮他收拾*。他以为^,这是父亲爱护他的方式*,却渐渐发现^,他在他闯祸的时候**,就只是打电话叫人善后^。他很少出面见他^,即便是见了,也从来没有过笑面,除了训斥*^^,便是失望和厌烦的表情。

    他不明白*,既然承认了他**,为什么又厌烦他?

    他知道*^,他没什么本事,打架功夫不行*,斗狠却又惜命^,从小成绩不好*^,一无是处^*。他也不知道该从哪里改变自己,从觉得他也只能这样了^^*。于是^,他便从外表包装自己,跟着那些上流圈子的公子哥儿出去,学一身纨绔习气,任谁看见他**,都看不出是以前的野种^。任谁都会说,这是谁家的阔少^?

    他以为这样^,至少从外表上是优秀的^*,总能获得父亲的青睐^。但他对待自己的态度从来就没变过,直到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索性就这么着了。

    直到,他闯下了今天的大祸*,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他没想到对方这么坚决*,非要他们父子其中一人的命来抵。他是怕死的*,觉得现在的生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除了父亲讨厌他^,一切都还好。

    可是^*、可是……刚才,他说在天有灵**,也希望自己活着……

    这是父亲第一次说这种话。

    唯一一次。

    “我死*。我惹的祸,我不能叫我爸死……”林冠泣不成声,颤巍巍直起腰来,把枪拿在手里*^,手都在抖^,但却慢慢指向了自己的头。

    林别翰却震惊地愣在当砠^^?!他完全懵住*,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儿子^*。

    在他眼里,这个儿子一直是不成器的^*,他是扶不起的阿斗,身上流着他的血,却未得他的骨。贪生怕死*,不学无术……

    这些年,他一直漠视他^。觉得反正让他认祖归宗是遵从妻子的遗愿*^,这儿子是管教不过来了,索性也懒得管教,任由他去了。记忆中*,他们从来没有像父子那般相处过**,他对这个儿子的了解不多^,从不曾想^,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爸……我爸他半生威名*,他……他不能死在自己枪下。我……我可以,我本来就是小混混*,呵呵*^?*!绷止诙叨哙锣碌匕亚怪赶蜃约旱耐?^,他从来没开过枪^^,但父亲刚才开过一枪^,他知道保险栓已经打开*,只要一枪^,他就可以结束这浑浑噩噩的一辈子了*^^。

    林冠咧开一个难看的笑,缓缓闭上了眼*^^。

    到头来**^,他还是没有得到过父亲的认可。但,他好歹知道了,他也不是完全不在意他这个儿子。

    这样,就挺好的了*。

    就这样吧。

    林冠的手指哆哆嗦嗦往扳机上按*,似乎用尽这一生最大的勇气,决然赴死。

    然而^,他的头还没痛*,手便先是一痛!

    林冠一懵*,睁开眼的一瞬甚至不知道自己死了没有**,但很快他就确定他没死^,因为枪已不在他手中^^,而是到了他父亲手中*!

    林别翰拿着枪,站在儿子身前^^*。自从知道有这么个儿子以来,他这是第一次用认真的目光审视自己的孩子^,虽然这时候的他已经被绷带包得看不出原样。但林别翰却是笑了一声。

    林冠怔愣地看着父亲的笑容*,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父亲在面对他的时候笑。

    但他哪里知道*,林别翰这是在苦笑。

    父子债*,父子债^。常言道^,儿女都是父母上辈子欠下的债?*^;蛐?,是他上辈子欠了这孩子什么^*,这辈子才用命来护他一命。

    罢了^^^,终究是他的儿子。他这般不成器,他也有责任*^。

    “我这半辈子的积蓄都是你的*^^,以后拿着做点生意^,走点正道,别整天不学无术*。身为林家子孙*^,都要有出息……”林别翰说到此处*^^,神情也是感慨^^。

    这是他第一次对儿子有要求*,林冠点点头^,但马上反应过来,又开始摇头。他的反应很激烈*,疯狂地开始抓挠林别翰的手**,想从他手上抢下枪来**^。殊不知*,就他那点身手^^,平时十个也不够林别翰一下子解决的*,更别说他此时重伤在身^。

    林冠眼睁睁看着父亲在他面前举枪,他怎么也接受不了他脑袋上会多个血洞^*,就像那天三合会当街处决帮会人员的时候那样^,爆开血花*,然后人直挺挺地倒下……

    林冠越是抓不住父亲的手**,便越是急切^。他本就有重伤在身*^,又身中符煞*,此时急火攻心^,竟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他吐血之后,胸口便开始发闷*,呼吸急促*,要窒息一般的感受**^。林冠捂着胸口喘气*^,表情痛苦*,脸色渐渐发青。而林别翰一见儿子如此,便再不迟疑**,他知道*,自己早死一分钟^,儿子就能早得救一分钟。

    于是,他枪往太阳穴上一指,果断开枪^!

    戚老爷子眼睛死死盯着林别翰,戚宸则死死盯着夏芍^^,额上青筋都暴出来,气息狂暴狠绝*。

    而就在林别翰欲开枪、林冠符煞发作之际*,两人都只觉身上一道莫名劲力传来!

    夏芍人未至,手中一道化劲逼出*,震在林别翰手上,竟是震得他手腕都是一软*,枪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林别翰幼年习武,爱武成痴*,他怎不知夏芍这一出手看似随意一挥*,却代表着怎样的武学境界*?

    内家功夫的化境*?^!

    这少女才多大?

    但这种震惊也只是林别翰的手被震开的一瞬**,他接着便看见夏芍蹲下身子^,在身前虚虚画了道什么符一样的东西^,然后往林冠百会处一拍,又在他后心处抚了抚**,接着林冠的症状就缓解了下来*,脸上的青气很快散了去。

    就算是不懂奇门江湖里的一些诡事^^,林别翰也能猜出,夏芍刚才的一番动作***,大抵是替儿子把身上的某些招法给解了**^^!

    林别翰震惊且疑惑地看着夏芍,她不是要他们父子死其一么*^?怎么现在又……

    而就在夏芍动作的一瞬^,戚老爷子和戚宸也能动了^,两人也都是看向夏芍*^。

    夏芍笑了起来^,但笑意依旧浅淡^,眼神也还是冷淡。她看向同样懵愣的林冠^,垂眸道:“还有孝心^,说明你也不是无药可救。既然这样,这帐就算清了*,你们父子回去吧*^?^!?br />
    清*、清了*?

    林别翰父子不可思议地看向夏芍*,都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夏芍却道:“别这么看着我。现在想起你之前的作为,我仍然有种不杀你不解气的心情。以后你要是再犯在我手上*,就不是今天这么好说话了*?!?br />
    好说话?

    她好说话么?

    林冠一点也不这么认为^*。但他却是明白,夏芍这么说的意思,就是他们父子的命都可以不用赔了。

    林冠怔愣住^^,还没来得及品味欣喜,便看见夏芍抬眸^^,看向自己的父亲。

    “林坐堂*^?!毕纳挚聪蛄直鸷?,“常言道*,养不教父之过。父母和子女的缘分是注定的,世上有些事*,提早知道了能避过*,有些事则是避不过的。当年**^^,本就是你犯错在先,却不该这些年迁怒一个与你有父子缘分的孩子**。虽然**^^,他此时已不是孩子。但人之初^,性本善的道理,你应该明白^*?*!?br />
    夏芍回头看了林冠一眼,又看向林别翰,“带回去好好管教吧。你肩上的伤***^,就当是应得的^?^!?br />
    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女教训^,本应是脸上无光的,但林别翰却是深深看向夏芍,脸上不再有之前对她的愤怒神情^,相反倒带些复杂的感激的神态^。

    三合会和玄门关系甚密已经有些年头*,唐老和戚老是结拜兄弟^**,他的弟子不太可能不给戚老面子*^?;蛐?*,林别翰早该想到这一点,他不知道她是不是为了出气**,才设计了这么一出***。但纵然她只是为了出气^,他到此时也该感激一下她。

    没有今天的事*,他不会知道儿子对他这个父亲*^,有这么深的感情。

    “夏小姐*^^,多谢!”林别翰不是矫情的人*^,向来恩怨分明,刚才再多的愤怒*,此时他都说得出这个谢字来。

    林冠也赶紧跟着父亲道:“夏小姐,谢^、谢谢……”

    “不用谢我*。我现在看你,还有一种要揍你的感觉**。只希望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毕纳只厣韃,坐回了椅子里*。然后垂下眸,当真不愿意看到林冠了。

    其实,从一开始夏芍就没有打算要林别翰的命,但林冠的命^,她真的有动杀心^。要不是他最后表现出对父亲的感情^,宁愿自己承担也不让父亲以命换命,最后她便会拦下林别翰,而林冠身上的符煞^,她也不会解。她会叫他们父子就这么回去*。

    只能说,是林冠自己救了自己*,与她无关*。

    林别翰和林冠都受了伤,虽然父子两人看起来对夏芍还有话要说*,但是治疗要紧**,便当即告辞^^。只是临走前^,林别翰表示*,伤愈之后会亲自登门道谢。夏芍没说什么*,便让弟子带着林氏父子先离开了^。

    离开之后,堂上便霎时宽敞了起来^*。

    唐宗伯师徒三人,戚家爷孙俩**,只有五人面对面坐着。

    戚宸也深深看向夏芍,刚才的暴戾狠绝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深究般复杂的神色^。林别翰是他的启蒙师父*^,待他如子^,如果她刚才真的要他死^,那么……他们之间^,就从此是敌人了。

    还好*,不是*。

    戚宸慢慢笑起来,笑容少见地带些释然*。

    这时**^,唐宗伯也笑了起来*^,“呵呵*,这丫头从小就这样。惹着她了,虽不至于要人性命,但怎么也得受受惊^。刚才*^,没吓着你们吧^***?”

    ------题外话------

    好吧,还是没更出一万来*,我有罪~果断关了门还是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七章 父子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七章 父子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