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晚宴&,不请自来

    校门口一片死静^^,没人敢看戚宸的脸色&*,也没人敢说话^*。

    夏芍虽然是走了*,但众人耳旁却还好似充斥着林肯车划开撞出去的巨响,所有人都看着夏芍绝尘而去的方向*,直到又听见一声巨响&&!

    戚宸回身,一脚踹在了林冠的轮椅上!

    林冠刚被宣布还剩三天的命&&,戚宸却好像恨他不立刻去死似的**,这一脚踹得可不轻!林冠被一脚踹翻,轮椅的轮子都被戚宸一脚踹变了形,拖在地上带着林冠擦出去老远,停下来时&*,轮子都飞了出去*^!

    林冠先前被夏芍震飞过一回,早已是伤上加伤^&,拼着要看到夏芍和徐天胤的下场,才坚持到了现在&。结果却接连受震&&,如今被宣布了死期不说&*,又挨了戚宸一脚&,他哪里再支撑得?^&??顿时白眼一翻,死死地昏了过去&。

    林冠昏了&**,原本在他旁边的刘思菱便跌坐在地上*^,她捂着嘴,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尽量降低存在感&,就怕戚宸看她不爽&,也一脚踹了**,或者给她一枪^*。这些人^,杀人不眨眼&^*,她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刘思菱庆幸,戚宸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他只霍地回身,目光沉沉一扫&,扫得跟着他来的三合会人员全都低头的低头**,躬身的躬身*&,表情肃穆&。

    展若皓^、洪广和韩飞三人也不出声,直到戚宸一声怒喝&&!

    “都愣着干什么!去查*!看她今晚有什么事*!”

    “是*!大哥!”展若皓和洪广高声一应^^,韩飞却是看一眼戚宸吃瘪的脸*,笑眯眯的眼眸里全是趣味*。但他也没耽搁&*,立刻和洪广回身打电话让手下人去查了。

    展若皓也转身安排人手^*,而他身后不远处^,同样脸色发黑、同样闹不清楚状况的展若南&^*,目光从夏芍离开的方向收回来,望了一眼林肯车的缺口*,目光一转*,偷偷往机车上跨^*。

    然而&&,正当她腿迈起来^&,展若皓面对着劳斯莱斯车窗的脸便是一寒*^&,霍然回身,怒喝一声:“展若南!你敢逃*&!”

    展若南一心以为他哥有事分心,看不见她&,没想到腿还没跨上车子&,就被逮了个正着&!她差点一个踉跄&,而展若皓已经寒着脸大步走了过来。

    展若南那条腿还没从机车上收回来*&,展若皓便已经来到了她背后**^,大手一捞&!展若南脖子本能一缩^,被她大哥提着衣领逮了下来&&,转身大步走了回去^,一把把她丢进了车里*&!

    车门砰地一声关上,展若南在车里骂&,“操&&!展若皓&!你敢丢我!还让不让老娘有脸在学?**;炝?^&!”

    “要脸就给我闭嘴&*!再骂一句***&,我让你休学^!”展若皓隔着车门眯着眼盯着他妹妹&&,薄唇抿成刀子^^,严肃的眉宇压抑着火气,额头青筋都在跳。

    “靠&*!展若皓^*^*!你要不要这么独裁?”

    “我独裁*?好&!明天你就给我休学,直到你头发长出来为止!”

    “操*&!这是老娘的头^!凭什么听你的&?”

    “凭我是你大哥^*!”

    “大哥了不起?^?&?”

    “对!”

    “靠!”

    兄妹两人隔着一道车门互吼&^&,旁边戚宸寒着脸^*,远远望向夏芍的车子扬长而去的方向^*&。

    而校园里挤着的学生们见三合会不走&,没人敢出校门*,也都随着戚宸的目光望向远处*^?^;故悄歉鲆晌?,那大陆来的转学生&^&,到底有什么背景&?

    这件事还没人闹得清,但清楚的一件事就是&,下周校园里,定然又是一场风暴&^^!

    ……

    别人是什么心思,夏芍自是没那么多时间去理会,当校园门口乱象未散的时候*&,她正在商场里&&,让徐天胤帮她挑礼服&。

    陈夫人并没邀请徐天胤,因此,徐天胤也不好出席^。今晚的晚宴是夏芍一人赴宴**,徐天胤只把她送去&,然后便开车回去^*^,等夏芍晚宴结束再来接她&&&。

    因而*&,今天的礼服^*,只需要挑夏芍的。

    以前夏芍在青省出席舞会和发布会的时候*,旗袍都是设计师量身定做的*,如今她在香港,还没来得及联系设计师*&,于是便只能到商场去挑了&。

    对夏芍来说&,与徐天胤逛街是种乐趣。她见还有些时间^,到了商场之后^^,故意去试穿各种款式的礼服^,短裙的*&,长裙的&*,各类颜色^、款式^^,只要是看得上眼的,她都试了不少&。

    但无论她是选哪种颜色哪种款式的^,只要是短裙^,从试衣间出来时*,男人第一眼一定是落在她腿上&,死死地盯着^,有仇一般*。而她若是穿长裙,他的目光便会聚焦在她的领口抑或后背^,眼眸黑漆漆&。

    夏芍全程忍着笑*,直到快没时间了,她才结束了玩闹的心思&*。

    最终&,夏芍挑选了一件银灰长裙^&,与在胡嘉怡生日宴上的不同^*,这件明显要更精致些^。裙摆曳地*,裙身镶嵌着纯白的水晶^*,灯光下耀着人的眼,气韵优雅尊贵^&,低调的奢华^。

    她发丝尚未绾起*,但一走出来^,便已让店里的服务员目光呆滞*,忍不住屏住呼吸了^。

    徐天胤站在试衣间门口^,深邃漆黑的眸中也染了店里暖柔的光影&^,但他随即便将目光落在这件礼服深V的领口上,盯住。

    店员很有经验^^,一看便懂了徐天胤的意思,立刻笑道:“这位先生**,小姐^&。我们店里这款礼服是委托意大利时尚设计师JOS设计的,他只为我们店里设计了三件礼服*,都是同系列不同款式&^*。您身上穿的这件款式,还有一件圆领的^,一件斜肩的。您要不要再试穿下那两件?”

    夏芍正笑徐天胤的心思^,原本她是见没有太多时间了,这件款式也还好*,便想要这件了**。但听店员这么一说,倒也不妨看看&。

    只是这回*,徐天胤跟着走了过来&&&。

    圆领的那件略显低调*,瞧着前身是遮上了&,后背却是深V^。斜肩的那件后背也是深V,但好歹在设计上有条丝纱半遮半掩,不会太直白地暴露出来&&^。

    徐天胤在看过后,果断把斜肩的礼服从店员手中接过^,递给了夏芍。

    夏芍抿唇笑着*^*,转身进了试衣间*^。

    斜肩的礼服依旧是镶嵌白水晶的设计*,比夏芍最先试穿的那款更加修身剪裁^,曼妙曲线一览无余,单肩剪裁*、曳地裙摆,一走出来便是一道典雅尊贵的风景。

    夏芍笑着转身给徐天胤看了看*。

    她背部曲线曼妙纤柔&,毫无瑕疵的珠润光泽在店里的灯光下叫人窒息&&。但好在有斜肩垂下的丝纱遮了*,若隐若现*^,并不直入人的眼眸&*。

    男人对这款式本应是满意的*&,毕竟是他挑的&^。但他却目光不知为何变得有些沉暗,略微危险的气息*。

    夏芍感觉到&,往后一退,笑着瞪徐天胤**^!

    店员从旁赞道:“小姐,您真是太美了^!气质好,皮肤也好^^&。这款礼服真的是太适合您了^*&,简直就是量身设计^&!”

    夏芍轻轻颔首^&,含蓄地一笑&。

    店员立刻又问:“您是要去参加晚宴吧&?我们店里就有化妆师跟造型师^,他们会根据您的气质&,帮您完美提升靓丽的!有需要么^?”

    夏芍笑了笑**,点头^&。店里就有,那自然是最好*,省得她到处跑了^。她去楼上绾了发*&,化了淡妆*,下楼来时连鞋子都在店里挑了款合适的*,徐天胤付了款&,两人这才去了车上^。

    一到车上,徐天胤便想拥住她&,夏芍笑着躲开*,拿出手机&,“也不看看时候**&!要去陈夫人那儿呢^&!”说完她便给陈达打了电话^,问明了地址^&?&^;赝返氖焙?&,见徐天胤还在看自己&。

    男人一副认真的模样*&,点头*,“好&,不在这时候?!?br />
    夏芍一愣**,半晌才联系上他在说什么,顿时脸颊微红*,咬唇&&&。她不过随口一说,有答应什么吗?

    “开车***!”

    ……

    陈夫人邀请夏芍的地方是她娘家主宅*,一幢看起来有些历史的豪华西式别墅*^*。

    车子停在庭院的大门外头*&*,下车前&,夏芍回身说道:“眼下才七点,师兄别在这儿等了&,还不知什么时候散席呢*。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吧?!?br />
    “嗯!毙焯熵返阃?。

    夏芍这才下了车&,跟着前来迎接的佣人进了宅子&。

    夏芍原以为陈夫人会在陈家亦或是她自己的房子里设晚宴,没想到竟是在她娘家。那日约见陈达,听他说自己妻子娘家势大&,夏芍回去后这才有心查了查&。

    这一查&,可当真是意外收获。

    怪不得陈达说他妻子娘家都是政商名流,何止是名流这么简单&*?

    陈夫人的外祖父曾经任过香港总督^^,卸任后归国,受封男爵爵位^。她父亲经商^^,母亲是英国人&,总督的千金&。陈夫人的大伯和叔叔都从政&&,两人竟任着政务司和律政司的司长&^*!而陈夫人的两名哥哥都经商*^&,继承父亲的生意&,在欧洲经营珠宝和一些出口贸易一类的生意。陈夫人本人也有自己的生意*,是一家上市服装公司的老总**。

    这样的家族^,在香港政商两界^^,绝对是有着很重的分量了*。

    陈达当年一介破产商人的公子,娶了这样一位妻子*&,莫怪乎他这些年一直觉得抬不起头了^。家大势大&,是不免压人&^&。

    夏芍由佣人引路^,一路到了前厅*,门一打开,里面富丽堂皇&,灯光金黄照人,夏芍尚未抬眼^*,便听见一声女子热情的笑声^。

    “夏大师来了&?欢迎欢迎!”

    夏芍抬眼间&,女人已经走来了门口处。

    两人相视&,只见走来的女子一身白色礼服^,头发高绾^,端庄高贵。她已不年轻&,四十有七&^&*,保养得却是很好*,乍一看如见三十出头风韵正熟的女子&。但笑起来^,眼角的鱼尾纹倒能看出些岁月的痕迹^,不过&^,倒也增添了些迷人的韵味**。

    这韵味,是女人经历世事岁月的磨练才有的气质**^&,并不是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能有的&&*。

    夏芍一见女人高鼻梁^*、微微发着褐色的发丝与瞳眸*&,便知这是陈夫人了&。

    而陈夫人见到夏芍之后明显也愣了愣,随即目露惊艳神色^*^,将她上下一打量&,笑道:“真搞不懂了^&,这么漂亮的脸蛋儿*,女孩子都恨不得天天给人看^*,你怎么还遮起来?”

    夏芍听了一愣**,接着垂眸一笑&^,显然陈达跟他的夫人说过了。不过,这陈夫人说话倒也不觉得怎么客套,笑容倒是热情。

    主人都热情了*^,她这个客人自然不能扭扭捏捏,夏芍当即笑道:“这不是不遮不掩地来了^?”

    陈夫人一听&&&,眼神儿一亮*^,接着便笑着一揽夏芍胳膊^^&,“不遮不掩好!我这人爽快^,就爱不遮不掩!夏大师的性子*&,倒是对我的脾气!”

    夏芍一笑*,“既然爽快&,那就别叫我大师了*^。夏芍*^?&!?br />
    “好!芍妹&!我本姓罗&,罗月娥&&?!?br />
    “娥姐*^?!毕纳中ψ诺阃?。

    两人挽着手&,走进富丽堂皇的罗家客厅。这才一见面,两人竟然姐妹相称了,这让跟着过来迎夏芍的陈达看得有些傻眼。

    罗月娥看向丈夫傻愣愣的表情*,横着眼笑着挑刺儿,“怎么*?觉得别扭*&?是不是觉得我老了,跟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姐妹相称&,瞧着可笑?”

    陈达压根就没开口说话,劈头就挨了一顿挑刺儿&,顿时苦笑&。

    但他还没解释&,罗月娥便转头对夏芍道:“我可不是占你便宜^&,不是有种交情**,叫忘年交么&&?我看啊^,咱俩这就是!走*,里面坐去,不理那些煞风景的人!”

    夏芍看了陈达一眼^,见他苦笑着跟过来^,便心里有数了^^。

    那天她一番点拨^^,想来是陈达看明了些自己对妻子的感情&,现在想要和好**,而罗月娥正拿乔呢^。

    夏芍来到厅里沙发处坐下&&&,罗月娥叫佣人上了茶来,夏芍一看是碧螺春*,便会心一笑*。她那晚约见陈达&,叫服务生点的就是碧螺春^*^。想来是罗月娥问过陈达,知道了夏芍的喜好&*,便叫佣人备下了。

    这样的细心&^,果真与夏芍当初的推断没错,罗月娥此人&,热情爽朗^^,压人是压人了些^,但内心却是细腻的女人*^。

    待坐下喝茶闲聊了几句*,夏芍便打量了一眼罗家的客厅^,发现除了陈达和罗月娥,以及几名佣人&*,今晚并没有其他人&。

    说是罗家主宅*^&,倒是看起来并没有其他人的样子*。

    罗月娥很会察言观色,一见夏芍目光所掠之处&,便已猜到她心中疑惑^,顿时笑道:“这房子我爸妈住着&,他们已经退休&,现在正在国外度假呢*^。我伯父叔父都在外头各有家宅&,两个哥哥都在国外&,这房子这段时间一直空置&。我想着今天请贵客来^&,总不能怠慢了*,索性就回来^&,把这房子征用了^!”

    夏芍闻言一愣**,接着噗嗤一笑。

    好一个征用*!这罗月娥的性子,倒有点意思*。

    陈达在旁边笑了笑&^,“月娥的性子直爽^&,说话有些幽默*,夏大师习惯就好,别往别处想^。她今晚为了请你来^,可是亲自下厨的。菜谱早两天前就定好了&^&?^!?br />
    夏芍注意到^,陈达说这话时神态语气皆是温和^^*^,但奈何罗月娥不领情*&。

    她一眼看向丈夫&&,眼神带刺,话也带刺^^,“我自己不会说?^*?&?要你帮我说^*^!你抢了我的话题,我接下来说什么&*?还有&,我怎么不记得我是直爽幽默的性子&&?我记得&^,我是吵吵闹闹***,不可理喻来着!”

    陈达脸色纠结,一摆手^*,叹气,“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不跟你吵*^?&!?br />
    “你以为我爱跟你吵&!”罗月娥板起脸来*,直到把丈夫说得不说话了^,她才转移话题,转脸便对夏芍笑道&,“我是下厨做了些菜*^^,不过我擅长做西餐*,看你喜欢喝茶&,想必喜欢吃中餐&,所以今天我就做了中餐*,不知道能不能入口*&&*!?br />
    夏芍笑了&,玩笑道:“我这人不挑剔*。娥姐敢做*&,我就敢吃^?!?br />
    罗月娥一愣*&,接着便掩嘴笑了起来&,一拍夏芍&,“好&!看来咱们真合得来!既然这样&^*^,走&^,咱们去餐厅练练胆量&?”

    夏芍笑着站了起来*,两人挽着胳膊^,还真一副相见恨晚的姐妹模样*,笑着就往餐厅走^&。陈达跟着起身&*,也一起去往餐厅*。

    正当这时&,门口却进来一名佣人,说道:“小姐,姑爷,外头三合集团总裁戚宸先生拜访*!”

    陈达和罗月娥一愣,回身*^!

    夏芍也是一愣^*,垂眸^。

    戚宸这厮……

    这必然不是赶巧*!罗月娥此人&&*,做事面面俱到^*^,连夏芍喜欢喝茶吃中餐她都能猜测到,不可能在请了她的同时^,还请别人。这一点**,看陈达和罗月娥夫妻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但戚宸人都来了^&,虽说是不和礼数了些*,但他这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守礼的人。罗家也不能说不让他进^。

    罗月娥怔愣一刻*^,便立刻一笑*&,露出热情的笑容来,“不请自来&,来者也是客^,快请吧!”

    话音落下*,戚宸也走到门口了&。

    他大步迈进来&,进别人家就跟进自己家没什么两样。一身黑色西装,扣子还是只系一颗&^,露出健硕的胸膛上那条乌黑大龙,浓黑的眉眼看人带着力度*^^。

    戚宸一进客厅&&,第一眼便是看向夏芍&*。

    她今晚出席罗家晚宴*,并未穿旗袍^^,而是一袭银色曳地长裙&,香肩半裸^,白色水晶折射的耀眼的光芒衬着珠润的肌肤*^,整个人如玉般立在那里&^。气韵仍是宁静的,只是多了些低调的华贵&&,却还是让人一眼便移不开视线*。

    戚宸索性视线便不离开夏芍^^,而是踏着大步向她走来**,站在她面前&,挑眉&,可恶地一笑**,“出席晚宴^,也不带男伴**!一点规矩也不懂&*^。好在我来了^,勉强给你搭个伴吧&?*!?br />
    夏芍看向戚宸&,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很无语^。

    戚宸见她脸色比下午在校门口时好看些&,便哼道:“哪儿找我这么好说话的人*?被人骂了一顿,还特意来给人当男伴^?;共豢煨σ桓?^,谢谢我^^?这次&,总算是你欠我了吧*?”

    夏芍能笑得出来才怪^!

    这人&*,就为了这个才来罗家?他逻辑是怎么养成的**?跟常人真是不一样!他确定,他跟展若南不是兄妹?

    戚宸的话里难免透露出他今晚是为了夏芍不请自来的*,这不由令陈达有些惊讶^^。他不惊讶戚宸跟夏芍认识^,夏芍是唐宗伯的嫡传弟子^,香港不知多少名流想结识她*,戚宸跟她认识并不稀奇&。

    但^&,看这样子&,这位闻名遐迩的黑道当家人*,这是对夏芍上心了?

    不过,这话里那句“被人骂了一顿”是什么意思?

    夏大师把戚宸给、给骂了一顿*?

    罗月娥则比陈达镇定得多&&,她眸光在两人身上流转,了然地勾起唇角^&,打趣地笑看向戚宸*,“敢情戚老大来我们罗家*,不是冲着罗家主人来的?那我可不可以让佣人把你打出去?”

    戚宸一听这话倒笑了,看向罗月娥^,“罗姐*,没人能把我打出去^&。你就当我私闯民宅也好^^^,反正我是闯了*&!没准备我的饭吧*?出去吃&?我请&&^!”

    罗月娥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容更有韵味&,“行了^!到哪儿都是这么霸道*^。我们罗家还能缺你这一张嘴^?放心吧^,菜我都做好了,再多一人也吃得饱*!既然来了,就一起进餐厅吧*?!?br />
    两人话里话外都是熟识的意思&,夏芍也不意外&。以罗家的背景,戚宸跟这些人认识*,并不奇怪**^,只是罗月娥的交际能力一看就是在黑白两道通吃的人&。寻常人,哪敢说把戚宸打出去的话^&?

    四人进了餐厅*,不出所料,罗月娥与丈夫陈达坐在一起*,夏芍和戚宸被安排在一起坐着*。

    罗月娥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笑道:“来来来&,都尝尝我做的菜。我呀*,今晚跟芍妹一见如故^。她可是说了*^,我敢做^*,她就敢吃的^*!那块尝尝看吧^^^?能毒死人你也得给我咽下去*&,可别吐出来!”

    夏芍顿时笑了笑&&,戚宸转头&,目光落在她近在咫尺的笑容上*&,也笑了笑,“那你可要失望了&,罗姐的手艺不错&&!”

    罗月娥顿时轻斥一眼戚宸,“又是个多嘴的&*!谁叫你告诉她的*^?我想吓吓她的?^!?br />
    戚宸哈哈一笑&,挑眉看向罗月娥&,“那罗姐也要失望了*,她胆子很大?!?br />
    “看出来了?&!甭拊露鸫蛉さ乜雌蒎芬谎?&,似是在笑他进门时那句“被人骂了一顿”的话&,但她却很有分寸地没有去问。

    罗月娥对席间的气氛引领得很好,她说话风趣*,时常与戚宸逗趣着说话。而夏芍和陈达则属于安静的,陈达是说一句就被罗月娥堵一句,后来干脆闭嘴*,沉默了^^^。夏芍则是心里有盘算&。

    她今晚来罗家出席晚宴&,本意是谈谈酬劳和艾达地产的事。艾达地产的事是主要的,但戚宸不请自来地杀到^&,显然这话不适合在明处说*。

    不管怎么说^,三合集团的生意也涉及房地产业,夏芍自然没有在同行面前说这些的道理&。

    但她倒也没忘了餐桌礼仪^,也隔三差五地与罗月娥笑谈几句^。罗月娥知道夏芍是风水师,便知她给人看相指点风水&,都是要酬劳的。因此,并不围绕这些问个不停*;疤舛嗍俏谱盘炷系乇钡娜な铝?*^,令罗月娥有些意外的是*^,无论她说什么^*,夏芍都能接上几句^,且观点独特,以她的年纪来说,当真是有些见识了。

    戚宸也是时时注意着夏芍&&^,目光除了吃饭,就没从她身上移开过。但夏芍不太搭理他&^,只是跟罗月娥聊得甚欢*&。

    罗月娥越聊眼神越亮**,不由对夏芍这年纪有这些见识充满好奇&^*,聊着聊着,时间便过了两个小时^&,桌上上来了甜点和水果**,晚宴也算进行到尾声了。

    罗月娥这才笑道:“今天跟芍妹真是相见恨晚^^,可惜我大伯和二叔今晚没来**。其实,我没告诉他们我今晚请你&,总想着自己先见见你*。他们要知道我见了你没告诉他们^,肯定要说完^*&!呵呵&,下回再约个时间^&,我把他们都叫来!哦&^&,还有我那两个哥哥!我的事^,可叫他们都想见见你呢!”

    罗月娥虽然对丈夫对自己回心转意很惊讶^^,也很想见见夏芍*。但尽管她有名声在外,她也想要先自己亲眼见见*,如果真是名副其实^^,她才会介绍给自己的家人认识。

    夏芍心中有数^,并没什么不满&^,反倒觉得这女人精明&*。

    “我家这不争气的男人的事&,还真是有劳芍妹了。娥姐该怎么谢你**?”罗月娥看向夏芍&,总算问到了正事上^*。

    夏芍一笑&^,不慌不忙^^,“这事涉及我们这一行的规矩^,我想需要跟陈先生和娥姐单独谈谈*^^?!?br />
    这明显就是说戚宸碍事&,戚宸挑了挑眉*,却没说什么*。夏芍的理由很正当*,陈达一听就站了起来&*。

    “那行&,夏大师&,楼上客房谈?”

    “要谈也是我谈*,你有什么好谈的?夏大师的酬劳&,是你能付得起的&?”罗月娥这话说得算是很不给丈夫面子了&&,但陈达却并没露出愤怒和屈辱的神色&*^,这与他当初跟夏芍提起妻子时的愤慨大相径庭&。

    罗月娥给戚宸赔了罪,然后带着夏芍上了楼*&。

    到了客房&,门一关上&&^,气氛安静下来,罗月娥的神情也才平静了下来。她不像是在客厅里八面玲珑的模样*,只是浅浅笑了笑&,对夏芍指了指沙发^,两人面对面坐了下来。

    夏芍并不开口*,只是微笑&。她知道罗月娥不让陈达上来,是有话想单独跟她说&。

    果然*,两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罗月娥当真开了口。

    她一开口便是自嘲一笑^^,“我跟你一见如故^&,你可不许蒙我*。我想听句实话,你看我这人说话*,是不是真就那么压人&?”

    夏芍闻言笑了起来&,笑容有些深意^,“我想娥姐的强势乃是家族环境练就**,你习惯了身居高位**,凡事掌控^,有个人性情的原因。不过,我倒是觉得&,你在陈先生面前的强势*^*,与此不同&&,以前是怎样的原因^,我不甚了解。但今晚,你是故意的*。你在怪他?”

    “我可不是在怪他?”罗月娥深吸一口气,看向夏芍^&*,“他来跟我道歉^^,还跟我提我出轨的事!你会看相&,你倒是看看*,我像是那种出轨的人^*?”

    夏芍笑着摇摇头&,“没有。娥姐双眼之间并无黑线&,奸门色正^,并无出轨之相^。当年&,你是故意气他的^?”

    罗月娥扭脸看向窗外*,“他就是个呆子*!一根筋*!一辈子脑子不会转弯儿!”

    夏芍垂眸&,不语*。罗月娥为什么骗陈达说自己出轨&,原因不必说都明白&。她定是觉得丈夫不在乎自己*&,故意说着气他的*^&。

    夏芍不说话^^,罗月娥也不说话,屋里又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她才转头看着窗外开口*,声音有些低,哪还有刚才在客厅的强势^&?

    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为爱蹉跎了近二十年的岁月^*,如今想起当年事,心情复杂^^*,眼眶微红*。

    罗月娥是个要强的人,她在外人面前从不露出软弱的一面*。今天或许是跟夏芍一见如故&,或许是因为她是风水师,看相算命*,许多事瞒不过她^,因此罗月娥也没了什么心理压力&,当即便缓缓说起了当年与丈夫陈达之间的恩恩怨怨*&。

    ------题外话------

    推荐一篇玄幻文&*,《重生之将门狂妃》

    她女扮男装&*,毅然从军*^,狂剑天下^&&,成就玄武大陆一代名将!

    他权倾天下,娶妃从妻^,遮天荣宠&&,只为给她一生平安喜乐!

    女主成长文&,一对一&&&,男强女强&&,宠文爽文&。古武世界^,重打斗,工描写^,华章丽藻*。有喜欢这类型文的妹纸们^,可以去看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二章 晚宴,不请自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二章 晚宴&,不请自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