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天命姻缘

    陈达一听^,见夏芍只是看了一眼他的掌心就全说中了^,不由再不敢有任何怀疑,赶紧按她说的**,坐去对面沙发*,写了自己的八字双手递了过去。舒榒駑襻

    夏芍的目光落在陈达的八字上^,片刻便是一笑*,“你的流年命盘,今年带绞煞*&,婚姻不利*,犯小人*。而且,官非惹的是上司&?!?br />
    陈达又是一惊,张了张嘴。显然&,夏芍说中了。

    不过,夏芍随即便垂了眼,敛了笑容^^,“陈署长,刚才我断你有女祸**,现在说你婚姻不利^,说的可不是一个人^。你双眼眼角处有条黑线^,山根呈杂色*,人中微赤*,你有婚外情*?!?br />
    陈达张着嘴**^*,已经不知道怎么反应了。自从进了屋,夏芍断他三次,回回全中!他还能说是什么^?

    夏芍却不看他**,端起茶来浅浅品了一口,望着茶杯中的春色^,缓缓说道:“你今年诸事不利,口舌是非不断^**^,上司看你不顺眼*,背后又犯小人*??赡阈枰?*,凡事有因才有果^。你未曾受贿^^,诬告之事自会无果?^^?赡愕淖鞣缥侍?^*,却是摆在那里的*^*。你如今困仓色泽青暗^*,我看这次^,官灾是跑不掉了^^?!?br />
    “?*?”陈达这才从震惊中惊醒过来^^,急得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别^、别?!大师,你一定要救我癪?!我、我都四十的人了,功成名就,本来想着在退休前从地政总署升去发展局*,可是……就被对头在后头捅了一刀*,举报我受贿和外遇,现在我正接受廉政署的调查*^^。大师^,你一定要给我指条明路??^!”

    夏芍闻言还是不抬眼^^,望着茶杯里的茶色*^*,又浅浅品了一口*。

    老实说*,以前她为自己积累人脉,帮的政界名流或许都是些老狐狸^^,但都很重视各人名节,在作风上没什么问题^*。今天这陈达却不太一样*,他是有婚外情的。

    从各人喜好上来说,她是不太愿意帮他的*。

    但且不说此时夏芍有用得到陈达的地方,就说陈达这次的官灾,他未必就避不过**^。

    他的八字来看,命中有两次太乙贵人相助。而且*,他的婚姻从面相和刚才的手相上来看,也是颇为复杂的^。

    不如,且听他说说看吧^。若真是个不值得救的人,不救也罢。

    反正^,今天夏芍虽是找了陈达^*,但也并不是非他不可*。即便不是他^,也可以是地政暑的上级发展局的人,以前段时间夏芍在风水界的名声,不愁建立不了人脉*。今天找陈达^,只是因为夏芍老早就收了陈达的名片**,见他是地政总署的人^*,便留了个心思*。今天公司审批上遇到阻碍*,她第一个就想到了他而已^。

    夏芍正在沉思的时候^,陈达见她不说话*,误以为他这次真的是避不过,不由一屁股瘫坐到了沙发上^。

    “大师**^,我这次^,是不是真避不过了^?”他垂头丧气地坐着^,看不出神色。半晌^,他竟是笑了笑,说不出的颓废,喃喃道,“我就知道,我这辈子,就毁在这个女人手上了……”

    “你说的是哪个女人?”夏芍捧着茶杯^,淡淡抬眸^*^。

    “除了我老婆,还能有谁*?”陈达垂着头^,抹了把脸*^,笑道*,“大师说我婚姻不利*,呵^^,我婚姻就没利过。我们两个人的婚姻*,根本就不是我自愿的。她家里是香港有名的政商名门^,叔伯都身居高位^,两个哥哥经商有道*,资产颇丰*。当年*,我父亲做生意失败,被债主逼得要自杀,她哥哥来我们家替她做媒*,说是如果我答应娶她^^,我们家的债务就由他们帮忙清帐**,而且还会出资给我父亲^,继续做生意*。我是个男人^*!我怎么能同意这种婚姻^?他们家虽然没说叫我入赘,但是婚后却叫我住到他们家里去^*,这跟入赘有什么两样?我要是同意了^^,我这一辈子^,就得欠着他们家的,看着他们一家的脸色过日子!我活着还有什么尊严^^?”

    陈达说到此处,明显有些情绪激动。但随即又颓然了下去*,“可是到最后,我父亲拿命逼我,我身为人子^,又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债主逼死*,最后只能同意了??墒恰?br />
    陈达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说道:“可是^,结婚的时候,我刚刚大学毕业。她都已经三十岁了^!她比我整整大了七岁!我们两个之间能有什么共同语言?”

    陈达在夏芍面前说起这些往事来,也不觉得难以启齿。夏芍虽然穿着校服*,还是学生模样,但她给人的感觉却很是沉稳不经。跟她面对面坐着^^,几乎感觉不到年龄的差距,就好像对面坐着个同龄人一般*^。

    这些事***,陈达也是憋在心里*^*,苦闷许多年了。今天若不是感觉无望^,只怕到死他也不会跟人提起这些*。

    夏芍却是轻轻点了点头^^,陈达眉毛上下交叠,确是老妻少夫的面相。在这一点上,他并没有说谎^。而且^,刚才观他手相**,金星带包裹无名指^,他妻子必定性情刚烈^^。

    果然*,陈达冷笑一声道:“要是没有共同语言,倒也还好说*。她性情刚烈,里外大权全是她管着^,我们从结婚到今天^,十七年*!就没消停过一天^^,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我实在是被她压得透不过气。我知道^,当年要不是她两个哥哥肯给我父亲还债,我父亲可能已经被逼死了^,我和我妈可能到现在还为了还债穷困潦倒**??晌夷刚馇撬羌医璧?!我宁愿想尽一切办法去还*,也不愿意拿婚姻当做交易*!这是交易^!是施舍^!”

    陈达说到这里,激动地拍了桌子*,“我被施舍了近二十年^,没有一天在他们家人面前抬起头来过*!”

    陈达深吸一口气^,可能他也觉得声音太大了,这才收回按在茶几上的手,把已经半冷的茶一口喝光,停了一会儿,接着说道:“后来,我努力考公务员^*,去读夜校^^*,就是想干出一番事业来^,不想再受他们家的施舍^**^?墒荿,在我考试的时候**,她又想插手!她叔伯在政界都是很有名望的高官,想给我走走关系,让我进入政府部门为官。我当然拒绝!我们俩一通大吵^,她嫌弃我没有她家关照^^,就只能在政府部门当个小科员。我说我宁愿从小科员开始做起^!她觉得嫁给个小科员辱没了她名门千金的身份^,我们可以离婚^^^。我爸欠他家的钱,我死也想办法还清!可是她不同意*,我们闹得不欢而散。最后我考了进去,就是从小科员开始做起*,这十几年来,慢慢升到了如今的位置^?!?br />
    “陈署长^^^,恕我直言*^,你的婚姻经历确实令人唏嘘*,但这不能成为你婚姻出轨的理由。身为政府工作人员,作风正派是必须的。你既然仕途走到今天不容易,就更应珍惜今天的一切才是^。你不会不知道^*^,婚外情一旦被揭露,于你的仕途会有碍吧*?”夏芍说着话,给自己和陈达又添了茶。

    “我为什么不能寻找自己的感情生活?是她先背叛我的^*^!”陈达霍然抬头,像是被刺中了痛处一般,眼底都有血丝*,“我们本来感情就不好,我在政界慢慢做出成绩之后,在外面买了房子^。本来我想着终于可以抬起头来像个男人了,可她却嫌弃房子不够阔气,丢她名门千金的脸*。我们为此又吵了一架,那一次吵得最凶,她摔门而去,我们有了一段时间分居生活***。后来*,我在考察土地项目的时候*^,偶然间看见她和一个年轻男人勾肩搭背^,言语亲昵!”

    “我事后找到她,她自己也承认了^。从那以后我们就彻底分居了^,我提出过很多次离婚*,她都不同意。她娘家在政界的势力^,让我想起诉离婚都不成^^^。她有她自己的企业^,我也有我的事业*^,既然她在外面养了男人^**^,我为什么不能寻找自己的感情生活?可是她这个人就是霸道蛮横得不可理喻*!她养男人就可以,我养女人就不行*!”

    陈达冷笑一声^,“这次我被人在背后捅刀子^,举报我作风问题的是谁*,大师可知道*^*?就是她^*^^!她这是想毁了我!好*,既然她想毁了我,大不了我什么也不求*^*,跟她同归于??!反正我这一辈子*,早毁在她手上了*!”

    陈达听夏芍刚才说他困仓青暗,便认定自己难逃一劫*^,便顿时发起了狠^^。

    夏芍垂眸一叹,唉^!姻缘前世注定*^,世间这样的夫妻*,也是有的^^^。

    “好了^*^,陈署长。原本,我见你是因婚姻出轨而惹上官非^,本不想介入这种因果。但既然这样,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你未必能应这次官灾*?^!?br />
    “……”陈达本还脸色决然*^,一副必死之态,没想到夏芍竟来了这么一句,他顿时愣住^^,实实在在体会了一把什么是峰回路转*,枯木逢春!

    “夏大师*,你、你……你有办法救我?”陈达眼中迅速地燃起希望*。他在政坛摸爬滚打近二十年*,一切都是自己打拼回来,名利双收*,家中还有老母在堂^。如果不是被逼到了绝路上,他怎么也不会去想那跟妻子同归于尽的事的。

    夏芍摇了摇头^,高深一笑^**,“我没有办法救你^,但是有人却有^^?!?br />
    陈达一听^*^,心差点又凉半截,但听到后头*,便希望又起^,赶紧问道:“谁**^!”

    夏芍还是那副高深的笑*,终于肯放下手中茶杯^,指了指放在桌上的八字**^,“能救你的人是你命中的贵人。这个人是谁^*,不好说?**;蛐韃^,你知道^^!?br />
    “我*?我哪知道**?”陈达一脸震惊和茫然*,他要知道谁能救他,现在还用坐在这里求风水大师?

    “大师,你说我命里有贵人?是谁^**,劳烦你给我指条明路吧!我要是能逃过这一劫,酬劳不是问题!”陈达急道***。

    夏芍却是一笑^*,没理那句酬劳的事,只慢悠悠道:“这人**^,你或许见过^^^*。我只是说或许,因为你八字中有两个天乙贵人。所谓天乙贵人*,乃是四柱神煞之一^,其神最尊贵,所至之处,一切凶煞隐然而避^*。这两次助你的是不是同一个人**,现在还不好说^^。我只是问问看,你年轻的时候应有一劫*,那人曾经帮过你^。你想想看^^,他这次还能不能帮到你**^^?若是帮不到,我再用其他方法帮你算算^?^!?br />
    夏芍这话是引导性的,为的是让陈达回忆一下**^,但他却愣了愣^,有点懵^,随即露出点茫然的神色*。

    “我年轻时候有一劫**^^?大师说的是什么时候^*^?我觉得我年轻时候,最大的一劫就是我父亲生意失败的时候了^。那时候是靠她哥哥的借贷^^,我父亲才还清了欠债的^*。大师不会是想说^*^,她大哥是我的贵人吧*?我可真没感谢过她家*?*!背麓锟嘈σ簧?。

    夏芍却摇摇头,“不是那年***。你结婚时是二十三岁^,但你那一劫应在二十八岁那年^。你的八字中,二十八岁*、四十岁^,都有大劫^。应该正应两次天乙贵人之相,你好好想想?!?br />
    “二十八岁?”这次陈达又愣了^^^*,但却是懵愣,仔细回想了一下,竟然摇起了头^*,“没有??^!我那一年过得很平顺^,没什么大事啊……”

    嗯?

    这次换夏芍愣了愣^*。

    “十多年前的事了*,陈署长这么肯定过得很平顺*?再好好想想。你四十岁这年正应八字中的一劫^,二十八岁那年^,必定有^*^^!我再说清楚一点吧^*,应是你仕途上的事?*!?br />
    “仕途^^?那没有^!肯定没有^!我自从入了仕途^,一直是稳扎稳打^,没遇到过什么波折。除了今年^?*!背麓锲婀值乜醋畔纳謂,目光怪异而疑惑。

    从他进门开始^^,夏大师批他所遇之事一直是很准的^^,说是铁口直断也不为过^!可是,这怎么就……不准了^?

    夏芍也很疑惑^,但她不认为是自己看错了*,“陈署长,你可知道?你的八字中含破军^、绞煞^,破军乃北斗第七星^,司夫妻^^、子嗣与奴仆。男人若有破军之命*,则是老妻少夫之相^,命主纳妾^*。所以你有外遇这一段姻缘^,我也一点也不意外*^*。而且,破军之人,事业上很难有大的进步。特别是在升职的时候*,时常遇小人等阻碍^*,可谓艰难*。如遇流年大劫之年,没有贵人助你**,你是度不过的**?!?br />
    陈达虽说是地政总署的署长,但他二十四岁入仕途,至今十六年^,其实是平稳有余,突破不足^*。他这次也是在升职的关头遇上小人的,都应了八字中的一些信息。

    夏芍敢肯定*,她没有断错!

    要么*^,是陈达遇到了这名贵人,他忘记了。要么……就是这位贵人在暗中帮了他^*,他并不知道。

    陈达听了夏芍的话也略感震惊,自己的先天命理竟是这样的?

    “可是*、可是我的仕途真的一直很平顺的*!我真的没有遇到过这位贵人。大师^,是不是我想不起这个人来,这次就没救了^?”陈达问道。

    夏芍却陷在自己的沉思里*,暂未回答。

    其实*^^,陈达的八字本身来说^,是很普通的^,并非大富大贵之命*。他能有今天在政坛上的成绩,应该说已经很好了。后天的很多因素都对他起到了帮助的作用*,这些帮助他的^,便是他命中的贵人。

    这贵人是必然存在的^*^,如果不存在^,陈达的成绩不会有今天这样^^。

    而一个能对他的先天命理起到帮助的人,会是谁*?

    夏芍心思急转**,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对陈达道:“陈署长,你夫人的八字你可记得?”

    陈达微怔^,他知道夏芍要他妻子的八字自然不是无故要的^,而她的八字,他确实是记得的^。他当即便把妻子的八字写下来^,递给了夏芍,问道:“大师,你要她的八字做什么^?”

    夏芍却没回答他^,目光落在陈夫人的八字上,先是一愣*,接着了然,再接着便是摇头苦笑了。

    她的笑容看起来总有些复杂和感慨,看得陈达心下惊疑**^。

    “大师?”

    夏芍笑着放下陈夫人的八字*^,看向陈达^,目光说不出的感慨,“陈署长^^,我想^*,你命中的贵人找到了^?!?br />
    这话很直白了**^,陈达也不笨^,立马就听明白了。但这话对他来说^,却如遭五雷轰顶,怎么也接受不了*^*,“大师,你的意思是说,我命中的贵人是她^*?别开玩笑了^!”

    “我自然不会拿这事开玩笑。陈夫人命带紫薇星,确实主统治欲**,为人强势,妻夺夫权。但女命主夫荣!”夏芍垂眸笑道。

    “她绝不可能是我命中的贵人**^**!”陈达对此很接受不了*,从沙发上霍然站起^,情绪激动^,“我不用她帮忙!我用不着^!我的人生就是她毁的^!再说了^*,她向来就是看不得我好*^,她毁了我还来不及^,她会帮我?笑话^*^!”

    夏芍垂着眼^^^,笑得意味深长,“她为什么要毁了你?你是她丈夫!?br />
    “还不是因为我在外面有女人**^?”

    “那之前呢?你婚姻出轨应该是这两年的事^**,之前呢?”夏芍挑眉问。

    陈达愣了愣^^,冷笑*,“我怎么知道*^^?我曾想过^*^,她是不是跟我有仇*?”

    “她跟你有仇^*^,可以用别的办法报复你^**。值得她赔上自己的婚姻,把你绑在身边,折磨你吗**?”夏芍笑容浅淡*,但颇为耐人寻味^**,“陈署长**,恕我直言**。以陈夫人家族的荣耀^,她虽当时年已三十**,可身为名门千金,联姻也好*,纵使不嫁^,家中也养得起她^。她为何就看上你了^*?”

    “我……我怎么知道!我根本就不认识她*^!”陈达瞪着眼^^。

    夏芍笑容却变得有些怪异^**,抬眸看向陈达^*,“你不认识她,她却偏偏看中了你*。你们结婚这么多年*,难道就从来没问过她原因**?”

    “问……有什么好问的,反正我是卖给他们家了?!背麓镆话谑?,显得很烦躁,“反正^*^,我们之间除了吵架,就没别的话说了。大师,你说这些*,跟帮我化解这次官灾有什么关系*?你别告诉我**,要我去找她帮我!打死我也不会去求她!”

    夏芍笑容无奈而惋惜*^,摇头叹了叹^,“陈署长*^*,虽然我可以明摆着告诉你*,你命中的贵人就是你的夫人。你想化解这次官灾*^^,只有找她出面^*。然后,我便可以甩手不管了*^^,反正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怎么做取决于你自己的决定^。但是**,只当是我多事吧,我今晚就多说一句*。我猜测*,陈夫人对你是有感情的^^?^^!?br />
    “感情?呵呵,笑话!她对我有感情,她会对我呼来喝去^**,天天跟我吵,从结婚到现在,没一天让我消停?”

    夏芍的话令陈达变得很烦躁*,他并非烦她多管闲事,而是对多年一直憎恨的人就是自己命中贵人的事很接受不了**^,要他去求她?他宁愿丢官去职!

    夏芍却笑了笑*^*,垂眸,“可你对她也没好过**,不是么^^?”

    陈达脸上的冷笑顿时一滞*,显然被这话说得一愣。

    “你从结婚那一天开始*,就没给过她好脸色。冷淡*,漠然***,甚至是敌视。人心都是肉长的*^^,天底下没有哪个男人能接受得了妻子对自己呼来喝去^*^,可天底下也没有哪个妻子能接受得了丈夫对自己长期的冷淡***?!?br />
    夏芍一叹^,她虽然没有见过陈夫人^*,但从她的八字里可以看出^,她虽然个性强势^*,但其实待人热情*,很有责任感。而陈达的八字里也能看出,他当年算得上高材生*,成绩很好*^,应该是很有才华的年轻人。虽然他今时今日身材已略有走样,但相貌上若不论面相,也是很有成熟男人的气质和威严的。

    当年,名门千金与家世普通的才俊不知在什么场合相遇,她或许是被他的才气所吸引^,一见倾心^*。

    她想尽办法打听他的家世信息^,结果得知他的父亲生意失败,被债主逼债,举家生计艰难**。于是便想出了这么个替他家里还债来求取婚姻的法子^*。

    或许^,她也知道这个方法会有伤他的自尊心**,但是她却没有勇气向他表露心迹。因为两人年龄相差七岁,她年长。她向来是个勇往直前的人,只是在这件事上退缩了^,她没有自信^,认为会被拒绝*^。所以*,她习惯性采取了掌控的姿态*^,用交易完成了婚姻。

    婚姻果然并不美好,结了婚她才知道,他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他同意了婚姻^,却没有给她感情,对她是冷淡漠然的*。而她从小家境优越*^,没受过这样的对待**,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她开始找茬^,但找茬的结果是他开始敌视她,两个人从相敬如冰^,到了一见面就吵架*^^。

    一吵便是十几年^,直到长期分居*,用别的感情来填补婚姻的失意。

    她对他的出轨一定是极为愤怒的,她气得去举报他^,但却还是不愿意离婚。即便两人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她心中许还保留着当年一见倾心的那一幕*,妄想着哪怕是一纸婚约也好*^,至少这个男人属于她。

    而陈达*,他长年对妻子有成见*^,敌视,甚至是憎恨^,但……却未必没有感情。

    夏芍淡淡一笑*^,“陈署长*^,莫怪我多言^*;橐龅氖?^,从来就不是一方的过错。因为婚姻绑着的,是两个人。幸?;蛘呤遣恍?,都是你们两个经营的结果?!?br />
    陈达还为刚才夏芍说的那句话愣神^,一听这句便垂了眼,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夏芍捧着茶杯,浅尝一口^,笑问:“再说了,在我看来,陈署长对陈夫人*,未必没有感情**!?br />
    “我^**?”陈达这才反应过来*,无语地一笑^^,一副夏芍开玩笑的表情*^,“我对她有感情***?”

    “不然呢?”夏芍笑意颇深,“刚才我问尊夫人的生辰八字,你可以一下子就写给我了。要知道*,世上多少人连自己的生辰八字记起来都嫌艰深繁琐^,何况记是别人的?”

    陈达一愣*,接着扯着嘴角笑了笑,“这有什么*?当初我们结婚之前定日子**,我跟她要过生辰八字^^,找风水大师算良辰吉日用的*,所以我记得*?!?br />
    “是哦^,当初结婚的时候^,十七年前*。你记性可真好^?*!毕纳中θ荽蛉?,眼睁睁看着陈达如雷劈一般愣在了当??!

    “我、我……我记性……本来就挺好的*^^?!背麓镎饣八档煤苊挥械灼?*,或许他自己也觉得这话颇有解释之嫌^*。他眼神虚浮*^,望着桌上妻子的八字,表情看起来很懵,明显心绪很乱。

    夏芍却是笑着放下茶杯*,将写着两人八字的白纸并在一起,缓缓向陈达面前一推,“若非看你们是天命姻缘^^,我才懒得管这闲事*?!?br />
    陈达夫妻之所以一直离不了婚*^,固然有女方不同意的原因*^,但其实从命理上来讲^^*,两人是天命姻缘*,本就离不了*。陈夫人命带紫微星***,婚姻虽不如意,却不会轻易离婚,这是命理上就定了的。

    陈达虽不懂天命姻缘为何意,但听着也知是上天注定的意思*。他直直看着夏芍把两张八字并在一起推过来^,眼神发直*^。

    两张纸^^,一个笔迹。

    夏芍放开手*^^,笑容浅淡却感慨^。

    这两个人都是这么自尊与强硬,谁也不肯放软姿态,才致使多年的婚姻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人啊^,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从一开始就被一种情感所束缚,坚定地留在其中不肯走出。结果**^,一步错^^,步步错,错过了太多***。

    如果这对夫妻肯走出来^,能够重新审视这段婚姻的话*^,夏芍想*,她也算是功德一件吧^。

    “陈署长,去找你的夫人吧*^。能摊开了说最好,你可以不必放低姿态^,但只要你语气软一些^,我相信她一定愿意帮你的?!?br />
    陈达的目光还在那两张写着八字的纸上,听见夏芍的话张了张嘴*,好半天才出声**。他声音不像刚才那么激愤,而是有些自嘲^^,“我去哪儿找她^^^?她在外面的房子我从来没去过,也不知道在哪里?!?br />
    “这个好办^?!毕纳中ψ盘?,看向墙上的钟^,“按照你提出想见她的这个时间来算算局象……”

    夏芍拿出纸笔来,在上面写写画画^。陈达是看不懂的*,他只看到一连串的阿拉伯数字,但其实那是夏芍在利用奇门遁甲之术,以日期时辰的天干地支相加之术卜算吉凶*。

    没一会儿,她就在一连串的数字里找出合适的吉数来**,笑道:“你明天出门**,上午十点**^,往西方走^^*!起造营昌*^^,升官发财*^,万事吉祥*。只是有一点你要记住,莫乘车!避开与金有关的交通工具*^,则出门见吉*^^,必遇贵人!”

    陈达又眼神发直,他完全看不懂,就是这么写写画画^*^,一连串的阿拉伯数字,就能帮他化解这次的官灾^?

    这*、这也太玄奥了……

    陈达这一点倒是没想错,奇门遁甲之术,自然是玄奥的***。夏芍虽然算的是日期时辰的天干地支**,但她所算的时辰,却并非是按照香港当前的时间,而是按照香港的真太阳时。

    现在的城市,日常用的计时是平太阳时,即假设地球绕太阳是标准的圆形^*^,一年中每天都是均匀的*。京城时间就是平太阳时,每天都是二十四小时*。而如果考虑地球绕日运行的轨道是椭圆的,则地球相对于太阳的自转并不是均匀的**,每天并不都是二十四小时^^^,有时候少有时候多?悸堑礁靡蛩氐玫降氖钦嫣羰盺^^。

    简单的说,就是太阳在每个地区的升落时间是不一样的,每个地区都有每个地区的真太阳时。

    古代就没有所谓的京城时间,先辈们在计时的时候用日晷^,利用日影测得时刻*^。每个城镇的日影升落是不一样的,所以古人用的就是真太阳时^^。占卜师们在占卜的时候*,取的也是当地的真太阳时刻^^。

    真太阳时与地球实际运行轨道相对,所以磁场影响也就是最准确的。奇门遁甲卜算吉凶,用的必须是真太阳时*^,这样结果才会极其准确^^*。

    夏芍便是以香港的真太阳时为换算标准,列出的奇门遁甲数列**,卜算出的吉凶。而她跟陈达说明天上午十点出门,自然也是在心中为他把真太阳时的时间又换算了回来的^。

    陈达看着夏芍只是写写画画,但其实她做的换算很多。

    “按我说的时间去做就好***,别晚了*?^!毕纳中ψ潘低?,便站起了身*^^,“好了,耽误的时间比想象中的久,再不回去,学校就要锁门了^。我先走了^,预知明天陈署长能有好的收获*?*^!?br />
    陈达一听夏芍要走^*,也顾不得自己那些复杂的心情了^,赶紧问道:“夏大师^,那……酬劳的事^,你还没说?*!?br />
    “酬劳先不急*^,陈署长先办好自己的事吧^。等你的事有结果了*^,打个电话给我,我们再约时间见,到时候再说?!?br />
    如果陈达没能度过这次官灾,他就帮不了夏芍*,所以^,还是等他的事有结果了再说^*。

    陈达呐呐点了点头,这才赶紧把夏芍送了出去*。夏芍不用陈达相送^^,只让他忙自己的事就好*。

    夏芍走后*^,只留陈达一人站在包房里,望着桌上的三张纸,直愣愣发着呆*^。

    ……

    夏芍赶着学校关门前回了宿舍^*,回到宿舍的时候,正遇上查寝,学生会风纪部的学生正在夏芍宿舍里*^,曲冉焦急地往外望^^^,就怕夏芍今晚回不来。

    “你们再等等*,小芍她有事请假出去的,说好了回来*^^,她不会不回来的。你们等等*,要不我打个电话给她……呀*^*^^!她手机没带*^!董、董部长**,要不……你你们先查其他宿舍吧。等小芍回来^,我让她打电话给你*^*。你电话能给我一下么^?”曲冉的声音远远就从宿舍传到走廊里*。

    夏芍转过走廊时,便笑了笑**,但目光落到走廊尽头宿舍门口站着的七八名学生会女生的时候,她微微垂眸^。

    圣耶女中的学生会干部跟当初的青市一中没什么两样^*,都是家世很好、成绩优秀的名门淑媛^,因此^,她对学生会的印象一直不太好*。

    希望在圣耶女中^,不要又遇见找茬的学生会。

    而这一次*^,也不知是不是夏芍报到第一天就打出名的原因,学生会的人并没说什么,开口应答的女孩子*,声音意外地软软的^。

    “嗯*^,好*。带着假条出去*,按时回来就没事*^^。现在离关校门还有半个小时^,我们先去查别的宿舍^,一会儿再回来*^。哦,对了**^,这是我的号码,她要是提前回来^^^,记得帮我给她哦*?!迸⒆铀祷懊髅魇呛芨纱嗟?,但是不知道怎么^,听着音线就是绵绵软软的。

    “好、好!”曲冉赶紧点头应下。

    宿舍里却传来一道笑哼哼的声音^,“有必要么*^^?不回来也没事吧*^?晚上请假出去^^,还能有什么事?肯定是约会呗*!说不定约完会*^,春宵一刻呢*?^^!?br />
    “刘思菱*!不许你这么说小芍^!她一定是有事^!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曲冉平时在展若南面前不太敢说话^^,在刘思菱面前可是从来没软过*。

    “我说错了么**^?我又不是讽刺***,你急什么^?”刘思菱笑了一声^,“我倒是觉得出去找男人挺聪明的^。你要知道,南姐再有钱*,对朋友再讲义气*^^^,那也是女人^^。女人总不能养女人一辈子吧**?想过得好^,就得找男人!大陆人,哪有香港这样遍地都是富豪^?趁着年轻*,钓个金龟婿*,还能拿到移民证*,以后能留在香港呢!”

    “你别总是看不起小芍是大陆来的好不好^?她比你有本事多了!”曲冉气愤道^。

    “大陆人就是没香港人有钱嘛**^,这是事实**。如果不是香港比大陆好,怎么不在内地读书^,跑来我们这里*?”刘思菱咕哝。

    “你^!”

    “好了*!吵什么吵*!”学生会的女孩子一生呵斥^,但软绵绵的声音让威严感大打折扣**,简直就像是在撒娇一样。她说完便看向曲冉^,嘱咐^,“记得把我的号码给她哦*?!?br />
    曲冉点头应下,女孩子这才带着人要从宿舍离开。

    但一群人一转身^,便都愣在了原地^*。

    夏芍已经走了过来,步伐散漫悠闲^,已经到了众人面前了。

    “我回来了*^^?^!彼舻?,目光更是淡,先是抬眼看向了刘思菱**。

    刘思菱脸色刷白*^,讪讪地转过头去。而夏芍的目光也只是在她身上扫了一下,便懒得再关注她^*。

    她将关注的目光落在了学生会风纪部七八名女生的最前头。

    ------题外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八章 天命姻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八章 天命姻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