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师兄的过往

    夏芍是趁着徐天胤晨起打坐的时间出的房门。舒榒駑襻前头的主屋里,唐宗伯刚起不久,看见夏芍过来,有点意外,“你这丫头,今天怎么这么早?这个时间,不应该还在打坐?学会偷懒了?”

    “偷懒也不在您老人家眼皮子底下?!毕纳忠恍?,扶着唐宗伯坐到轮椅上,走去窗前开窗透气,又去倒了杯温水给老人,这才回来说道,“师父,我有件事想问您?!?br />
    “嗯?”唐宗伯喝着水,抬起眼来,笑道,“你有事要问?真稀奇。你个小丫头,从小好奇心就不重。什么事让你一大早的,不打坐跑来问师父?”

    夏芍一笑,还是师父了解她。她也不卖关子,直接开门见山问道:“我想问问师兄小时候的事,他跟师父来香港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唐宗伯当即就愣了愣,“怎么想起问这件事了?是不是问过你师兄,他不肯告诉你?”

    夏芍摇了摇头,不是这样的。昨晚师兄冷汗直冒的时候,也从未说不告诉她的话。只是她没敢问下去……

    “我不敢冒然再问,昨晚我也是突然问起这件事。以前从未问过师兄,他也是没有心理准备。我觉得,我若是问,师兄应该会告诉我的。但我不敢再问了,我看得出来,这件事在师兄心里绷得很紧,我怕问得突然,一下子让他把这根弦儿崩断了。我只想先来问问师父,且了解一点,日后再慢慢来?!?br />
    这正是夏芍的目的。她想先从师父这里了解一些,日后慢慢开导徐天胤的时候,也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唐宗伯看着夏芍担忧的模样,叹了叹,把茶杯放去了一旁桌上,垂着眼叹了口气,“唉!你担心得有道理。很多事不是肯说出来,就没事了的。有的事,适合下一记猛药,当头棒喝,才能叫人一下子清醒。但有的事,需要慢慢来,要用时间和周围的人慢慢去抚。你师母用了十年,才让天胤从后面那间院子里走出来,唉!丫头啊,你师兄并不是不敢面对,他只是太重情。偏偏他命格孤,这一辈子,他都困在一个情字上了……”

    情字?

    夏芍知道,所谓情,并非全指男女之情,父母恩情、师门之情、夫妻之情,父子之情,皆是一个情字。命格孤的人,寡亲缘情缘,不能圆满,因而才苦。

    “师父,师兄小时候到底遇到过什么事?我看得出,他父母早亡,跟这件事有关么?”夏芍蹲下身子,扶在老人轮椅旁侧,抬头问。

    “唉!”唐宗伯叹了口气,“自然是跟这件事有关的。但这件事究竟是怎样的,师父这么多年来也并不全然知晓?!?br />
    “师父也不知道?”夏芍倒是愣了。

    “只知其中大概。你知道你师兄的家世背景了吧?”唐宗伯问,见夏芍点点头,这才道,“你师兄的父母当年是在国外遇害,以徐家的背景,险些闹成国际问题。他父母当年遇害的细节,连外媒都是没有详细披露的,所以师父也只知道个大概?!?br />
    徐天胤的父母是在他三岁时遇害,细算起来,已经有二十五年了。依照当年信息传播的方式,这件事自然不会广为人知。而且,后世信息发达的时候,国人若是在国外遇害,处理不妥都很容易闹成国际纠纷,莫说徐家敏感的背景了。

    夏芍对师父这个说法并不感到意外,她只是没想到师兄的父母是在国外遇害的。

    “在国外?”夏芍低喃。

    “对,国外?!碧谱诓ё藕?,也垂着眼,“听徐老爷子说,他们一家三口是去国外度假,没想到……唉!”

    唐宗伯叹了口气,抬头望向院外。二十多年前的记忆,如今已是久远,再回想起来,多少往事浮上心头,难免有种物是人非沧桑变迁之感。但他还是慢慢说了起来,“师父与你师兄的爷爷早年相识,他长我十余岁,我二人称得上忘年交。当年,我曾为他的长子批命,说他在三十岁时会有大劫,可惜他没有信我。那段时间正是各种运动闹得凶的时候,很多老一辈传统的东西都被砸的砸,烧的烧,风水命理皆被批斗成牛鬼蛇神、封建迷信。我也不知道你师兄的爷爷当时是不敢信,还是当真不信,总之那时候我感到待在内地不合适,便打算回香港。也就是那个时候,我从京城出发,路上看到一些老一辈的东西烧得太严重,心里惋惜,打算沿路救一部分,能救多少算多少,这才从京城一路南下。就是在南下的时候,遇到了你张师叔,救了他之后,把他也带到了香港?!?br />
    唐宗伯说到这里,脸上神色带些后悔与自责,“你师兄的事,说起来,我也有责任。徐老信不信,那是他的事,我自该知道批得没错的。但我回来香港之后,这边事忙,慢慢的,我便把这件事给忘到脑后了。后来,内地许多政策放开了之后,我才又接到一宗阴宅风水的案子,往内地走了一趟。那一趟刚好是去京城,我便在京城又遇到了徐老。当时,我一眼看出他有丧子之痛,如遭雷轰,这才想起这事在相隔两地的数年时间里,被我给忘了……”

    唐宗伯悲叹一声,自责不已,“就因为我忘了,没能阻止得了,天胤的父母就这么去了,他当年才三岁,也差点丧命。我在徐家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他才这么一点?!崩先松斐鍪掷?,比了个三岁男孩的高度,“长得可爱,就是不会说话。不说话,不看人,你师兄他爷爷说他是受惊所致?!?br />
    “受惊?”夏芍抬头看着老人。

    “嗯?!崩先说愕阃?,“我也是听徐老爷子说的……你师兄的父母是在酒店里遇的害,恩怨纠葛为何,有多惨烈,老爷子并未提及。他只说,当年在酒店里并未找到你师兄。所有的人都以为他被绑架,或者在别处遇害,连外国警方都是这么认为的。但谁也没想到,最后竟是在酒店里找到的他。他就他父母遇害的房间,藏身的地点匪夷所思,竟在酒店床垫下面,木板的暗箱里。那地方本是普通人家为了存放杂物用的暗屉,但酒店里用不着,就一直空着。应该是他母亲把他藏进去的,但是警方还是觉得他能活下来是个奇迹。那里面的空气不足以让人存活太长时间,而他在里面度过了三天?!?br />
    夏芍呐呐地听着,伸手捂住了嘴。

    “我在徐家看见你师兄第一眼的时候,就知他不是受了惊吓人魂游离,而像是自己把自己困在了一个世界里。我用元气、用药给他调养了一段日子,他才会看人,叫他才有反应。我那时香港的事还很多,把你师兄带来香港是我提出来的。我觉得这件事我也有责任,而且当时我还没收徒,在看过你师兄的八字之后,知他命格孤奇,天生适合入玄门,这便像徐老爷子提了出来?!?br />
    “你师兄他爷爷……唉!他对儿子的死也很自责,怪当初没听我的。所以,我一提出来,他只考虑了两天便答应了我。他对外宣称我是名老中医,让你师兄跟着我到香港疗养。你师兄当时年纪虽然小,但他其实是个聪明的孩子,心里很清楚。他从被我抱着离开徐家,到来到香港,从来没哭闹过,一直很安静。那时候,你师母还在世,一直把他视如己出般照顾?!?br />
    唐宗伯的目光一直落在院子里,那是数十年没有变过的景色,仿佛看着院子里的景色,就能够回到从前。他慢慢地说,夏芍静静地听,却忍不住情绪波动,遥想当年。

    当年,三岁的男孩跟着父母外出游玩,却不想在入住酒店那晚,父母遭人暗害。母亲在危急关头,最先想到的事便是藏匿幼子。她或许翻过衣橱,翻过酒柜,但都不保险。最后在酒店床垫下发现了木板做有暗箱,她将幼子藏身在此,在盖上木板的时候,或许告诉过他,别出声,别动,别害怕,无论发生什么事。

    他当时只是个孩子,他很听话地没有出声,没有动。但他有没有害怕,只有他自己知道。床垫下面的木箱,黑暗,压抑,三岁的男孩躺进去,就像是量身定做的小棺材。为了不让人发现,他的母亲盖上木箱,将床垫推回原位,一切看起来都像是没有动过。这种凶险的时候,母亲想的是如何让孩子先逃过一劫,她或许没有时间思考他被闷死在里面的可能,或许在临死的一刻,母亲只能寄希望于幼子够聪明,在听见警察来的时候会发出声音,被人救出。

    但她没想到,他很乖,听话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在床下的木箱子里躲着,亲耳听见母亲被残害。那漫长的一夜,他在黑暗憋闷的狭小空间里是如何度过的,没有人知道。三天的时间,对年仅三岁的孩童来说多有漫长,也没有人知道。

    他连警察来了也没有发出声音,直到生命极限之时身体碰撞到床板,才致使他被发现。他被救出的时候,没有看见他的父母亲。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到过他的父母。母亲将他藏匿在床板下时说的话,成为幼时的他最后的记忆。

    他被困在这记忆里,一直遵守着。

    不出声,不动。

    直到对他来说,生命中又一重要的人的出现。

    师父将他带来香港,师母养育着他,如同母亲一般。一开始,他并不习惯,夜里他找到屋里的衣柜,钻在里面睡觉,让师父师母险些以为他丢了。四处寻找之下,最终在衣柜里找到了他。师母心疼他,晚上便陪着他,白天师父教他习武,教他玄学易理,教他人生无常,甚至聘请家庭教师,教他识字读书,让他接受精英教育。他们是他的师父师母,却待他如亲子。

    五岁之前,他没有出过院子,五岁之后,他开始在后院的梅花桩上习武。但他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座宅子,连过年都不曾回去过京城。

    在玄门,弟子们都知道掌门祖师收了名嫡传弟子,但没有人见过他。门派中传言他是真正的入室弟子,入室静修,不见外人。但其实他是性情孤冷,不愿与人交流。

    直到,他十四岁那年,师母因病离世。

    他再次失去了母亲,但母亲离世前,却有遗愿。

    她只希望他能走出去,过正常的生活。

    师母的遗愿,成为刻在他心上的又一道咒。他用了一年的时间迅速让自己适应外界,在十五岁那年返回京城。

    回到京城以后,他接受特别训练,进入特别部门,之后在国外过着执行危险任务,腥风血雨的日子。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正常的生活,但至少他遵守了师母的遗愿,走了出去,并且去过很多国家,很多地方……

    夏芍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师父那里走出来的,她只知道她走出来时早已泪流满面。心底止不住地疼,眼泪往外涌,她寻了棵树下坐了,调整气息,调整元气,务必让自己看起来一切如常。

    她还是有很多疑问的,比如他的父母是因何被害,事后如何处理的,他当年到底是怎样被救出来的?但这些疑问在她心里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师母可以用十年的时间让他走出去,她便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让他过正常的生活。

    所有属于年少时期的磨难终会过去,幸福两字,她可以用一生陪他体会。

    夏芍在树下坐了一段时间,直到确定自己气息平复了,眼也不红了,声音也不哑了,这才起身回来后院。

    徐天胤的屋里没有人,夏芍在厨房寻到了他。

    男人正围着围裙,围着灶台转,锅里八宝粥的香气扑鼻。他看着锅里,汤勺轻轻搅动着里面的米粥,看着鼓出来的泡泡,目光专注。

    眼下的季节,天气已经转凉,但徐天胤却只穿着件薄薄的黑毛衣,大V的领口,胸膛和锁骨性感地露出一线。但夏芍这时却并不觉得性感,她总算知道他为什么不喜欢穿高领的衣服,也总算明白他为什么穿衣总是不多。大概是因他儿时的经历,他觉得闷热或者憋闷。

    夏芍一来到厨房外面的时候,徐天胤便发现了,他转过头来看向她,见她的目光在往锅里瞅,便说道:“就快好了?!?br />
    夏芍一笑,走了进来,往锅里一看,嗅了嗅,“好香!一看师兄熬八宝粥,就知道今天是周末?!?br />
    她还没忘记徐天胤刚刚在东市找到师父的时候,在山上陪着老人家过了个年,每天由他伺候老人的衣食起居,早餐食谱至今她还记得。他是一周轮换着,周一有燕麦,周二有牛奶,周三是豆浆,周四到周末喝粥,但分别是红豆粥、绿豆粥、白米粥和八宝粥!那时,这食谱还被她笑话过,觉得她的师兄是个呆萌的外星物种。如今想来,看见这粥,只让她觉得心里一暖,再是一软。

    “师兄煮粥的手艺最好了,跟谁学的?”夏芍笑着问。

    “师母?!蹦腥私亮私凉械拿字?,舀起来看了看,关火。

    夏芍一点也不意外,但她却笑道:“我没见过师母,想学也学不到了。怪不得师父喜欢和师兄熬的粥,原来是这样。不行,我也要学!”

    她一副学了我就跟你抢师宠的模样,徐天胤却看她一眼,点头,“好?!?br />
    他手臂一伸,便拿过一只锅子来,蹲下身就去把白米红豆绿豆桂圆冰(禁词)糖等物舀进锅子,起身就去洗米。夏芍见了一把按住他,“干嘛?”

    “教你?!蹦腥舜鸬美硭比?。

    夏芍眼神直愣愣看一眼那锅熬好的粥,“已经熬好一锅了,再熬一锅,打算吃一天么?”

    男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眼眸黑漆漆地盯着那一锅热气腾腾的粥,半晌才又看向身旁少女,“唔。你说要学?!?br />
    夏芍咬唇,心里却是暖的。这暖意染上她的眉梢眼角,顿时叫人看了移不开眼。但她唇角勾起来,却有些小狐狸的意味。师兄要教她,她自然是要学的。至于吃不吃得完,那是师父才要考虑的事。

    唐宗伯在外头打了个喷嚏,不知道无良的女弟子想让他把两大锅子的粥都喝下去,但今天的早饭他却是觉出比平时晚来。

    不是晚一会儿,而是晚了有一个小时。

    等到开饭的时候,唐宗伯看着夏芍笑眯眯地和徐天胤一人端着一大锅的八宝粥到桌上,老人顿时嘴角抽了抽。他自是喝不完的,最终只得让张中先把张氏一脉的弟子都喊了来。弟子们刚吃过早餐,一人手里被塞上一碗八宝粥,脸色都发着苦。

    但他们却不知道,这日子才刚刚开始。因为夏芍决定,日后周末早晨就是她和师兄学熬粥的时间,至于熬出来的粥,自然是要靠大家一起解决。

    趁着弟子们喝粥的时间,夏芍出了院子,给艾米丽打了个电话。

    艾米丽昨天中午跟夏芍分开之后,便开始着手收购鬼小学那块地的事。那块地多年无人问津,连买下来建墓地的开发商都没有,如今竟然有地产公司提出要买,地政总署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但如夏芍所料,这块地本该是很便宜的,但地政方面了解到艾达地产是内地来港注册的公司之后,有意提高价码,对闹鬼传闻只字不提。艾米丽拿出这间学校的传闻等一叠资料提交上去,借势压低价码,地政总署那边却称这是无稽之谈,让艾米丽尊重科学,不要被无谓的谣言蛊惑。

    遇到这种情况在夏芍的意料之中,艾达地产来港发展,三合、嘉辉、世纪三大公司分割地产市场,另有百家小地产公司在香港地面上求生存,这样的局面,本地的小地产公司要跑业务都不容易,何况外来的艾达地产?

    除了找谁都不愿意要的地来搏一搏出路,艾达地产还能买下哪里来?

    地政总署的人有这种想法,艾米丽自然不易以低价购得那块地。地政那边摆出官方姿态来,认定艾达地产在香港无根无基,连个人脉也没有,除了按规矩照章程,别无他法。

    这是吃定了艾达地产!就想从艾达地产身上多收点钱。

    夏芍打电话给艾米丽的时候,她正从地政总署出来,“夏总,我已经对地政的人说,如果价码不在我们的理想范围之内,我们会放弃这块地的开发。但他们看起来认为这是我们定下的计策,因此并没有挽留我?!?br />
    夏芍听了哼笑一声,“那就让他们继续拿乔,不必理会。鬼小学那块地,先冷一冷地政那边,放放凉,让他们清醒清醒脑子。我这里还有处收购计划,你着手一下?!?br />
    夏芍报上曲冉家里所在小区的地址,细说了一下昨天在小区里见到的情况,并将自己的计策和打算说与艾米丽听。艾米丽是不懂风水上的事的,但夏芍的计划却让她越听眼神越亮,站在地政门口便已神采奕奕,斗志昂扬起来!

    “我明白了,夏总。我立刻着手去办!”

    “嗯?!毕纳止伊说缁爸?,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望向地政总署的方向,哼了哼。

    不出三个月,她要地政那边上门来求着艾达地产收购那块地!

    收起手机,夏芍转身走向后院。公司的事,她向来是掌握大方向,具体的让各部门去实施,今天她还有自己的事要做。

    让师兄陪着她看书!

    ……

    而夏芍并不知道,在她在书房看书复习、艾米丽回公司着手曲冉小区的收购计划的时候,世纪地产公司的会客室里,坐着两名男人。

    两人都只是而立之年,年不过四旬。一人是世纪集团的董事长瞿涛,另一人是三合会的小头目沈海。

    瞿涛年纪才三十九岁,十年在地产行业打拼,世纪集团已有三百多亿资产。其资产积累之快,与地产行业的巨额利润有关,自然也与他本人的狠辣作风脱不开关系。

    瞿涛此人也是白手起家,家世普通。他早年在大学时期就自己开办公司,因盈利小有资产而在学校里有些名气。他混迹中产圈子和上流社会,但却在初入上流圈子的时候,没少受人轻蔑。香港从不乏富商名流,大学时期的瞿涛,资产与如今相比,自是天上地下。他那时为了结交人脉而使尽浑身解数进入上流圈子,在轻蔑和施舍的眼神里壮大自己,这也使得自尊心极强、自认白手起家不输那些官二代富二代的他悟出一个道理——真正的强者要能屈能伸,成功属于懂得蛰伏和一击必杀的人。

    没有人知道瞿涛是缘何走入地产行业的,只知道他从十年前开始崛起,资产每年都在滚雪球一般急剧积累,直到如今的地产大亨。

    外界对于瞿涛的报道除了他和许多女星牵扯不清的风流情史,还有的便是他在风水上的造诣了。

    外界对他的评价颇高,称他是商人中的第一风水大师,风水大师中的第一商人。

    这一切皆源于瞿涛在公司承办的项目上总喜欢引入风水方面的宣传,而经他出手的竣工项目,在风水方面,反响确实是不错,因而久而久之,凡是世纪地产兴建的项目,就没有卖不出去的。

    但瞿涛的风评也不是一直都那么好,他有很多负面新闻,都源于他在收购项目上压低补偿价码,并聘请打手寻衅滋扰居民有关。每一次都有居民因此报警,但十年来因为从未出过人命事故,甚至连打人的事也很少见,因此警方也拿瞿涛没有办法。曾有媒体采访过瞿涛,问及他压低补偿价码的事,他的回答很理所当然——“我是商人,不是慈善家。商人是唯利的,我所做的事是以集团利益为先,如果我不能为我的集团争取最大利益,那么我作为商人,就是不称职的?!?br />
    外界对这一说法,有赞同其敢说敢做的,也有抨击其不懂得回报社会的。总之,不管是怎样的风评,这位地产界大亨依旧资产一年多过一年,事业如日中天。

    而此时,这位唯利的商人正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倚在在落地窗前桌子一侧,端着红酒,笑了笑。

    瞿涛五官称不上帅气,但多年身居高位,令他眉宇间威严凛然,尤其是那一双眼眸,电般慑人,看透人心一般,令人从头凉到脚。

    但他此时却是笑了笑,抿了口红酒,对沙发上坐着的沈海道:“沈哥,我请你的人不是一年两年了,被人打还是头一回。那位芍姐是新入帮会的?连沈哥的人都打了,想必帮会里地位不低吧?能不能替我捎句话,我请客做东,请她出来叙叙?!?br />
    沈海一听就知瞿涛是想请对方吃顿饭,收买一下,日后永嘉小区的事,就让对方装没看见。但沈海却摆起了手,“我知道你的意思,但今天我过来就是为了跟你说一声,那女人我的人回来跟我一说,我立马就查了,她不是我们三合会的人?!?br />
    瞿涛一听,少见地愣了愣。沈海是三合会的小头目,离帮会核心成员还差得远,但也算是外围散货的一个有名的头目,手底下二三百的弟兄跟着他混,请他的人,花钱比请三合会高层的人少得多,而且那些小混混都是地痞流氓,普通人见了就怕,雇他们恐吓人成效也好,因此瞿涛跟沈海算是合作很多年了。

    沈海在地头上混,自然算是地头蛇,三教九流,各类人各类消息,没有他不知道的。他查的事不可能有错,所以瞿涛才愣了愣。

    “她不是三合会的人?但你手下的人说,展若南喊她芍姐?!闭谷裟纤淙徊凰闳匣岬娜?,但她是三合会总堂左护法展若皓的妹妹。展若皓是戚宸的左膀右臂,手下大将,他妹妹在道儿上也是无人不知。那火爆的脾气和桀骜不驯的性子让道儿上的人都颇为头疼,她那性子,用这种称呼喊人是很少见的。这芍姐,他一心以为是三合会高层。

    难道这次,他错了?

    不是三合会的人,却把三合会的人给打了?

    香港的地头上,男人都不敢干这样的事,何况是女人?

    “那这女人什么来头?”瞿涛转着酒杯问,“沈哥别告诉我,她只是永嘉小区某住户的朋友,路见不平,就打了三合会的人?!?br />
    沈海点头,“对,还真是这么回事。我查过了,她的朋友确实住在你们公司要收购的小区,那家人姓曲,只有母女两人。女儿名叫曲冉,在圣耶女中读书。昨天是她带着朋友回家,打了我的人。南姐和那名芍姐都是她圣耶的同学?!?br />
    “同学?”瞿涛挑眉,唇边笑意有点怪。真没想到,他一句玩笑话,还真猜对了?

    路见不平?当今这社会,还有这种人?

    也对,还是学生嘛。自然天真了些。

    瞿涛垂眸看看红酒杯,顿时兴味索然。要是三合会的高层,他还有意结识一下,如今对方只是名高中生,跟他的世界和距离差得太远,自然没有结识的必要了。

    沈??闯鲻奶瘟成系某胺硇θ堇?,接着说道:“你一定想不到,她不是香港人,是大陆来的转学生。展若南称她芍姐是因为她来学校的第一天两人就因事打了起来,她打赢了展若南,展若南就跟着她混了?!?br />
    瞿涛端着酒杯,这回是真愣了愣。他愣的不是夏芍和展若南打了起来,而是她大陆人的身份,并且展若南声称要跟着她混?

    瞿涛顿时更加不在意地笑了,甚至有些轻嘲。即便是展若南,在他看来也不过就是展若皓的妹妹罢了。这女生本身成不了大事,完全就是孩子心性。而一个大陆来的女学生,因为打赢了展若南,还真把自己当姐了?他还以为打了自己雇的那群小混混的是什么人,原来不过是一群过家家的小女生。他竟然为了这些人今天特地把沈海请来了,当真是尔虞我诈的商场里混久了,以为跟他作对的人都是有些分量的。

    没想到,是连提都不值一提的人。

    瞿涛兴味索然,不想再提夏芍的事,“好吧,既然那家姓曲的人跟展若南认识,我好歹也得给点面子。就按市面的市价给她家补偿套房产好了?!?br />
    “很少见瞿总这么大方?!鄙蚝U饣翱刹皇欠泶?,人人都知道瞿涛对利这个字看得有多重。

    “我并不是任何时候都不肯让利,但要看值不值得?!宾奶巫啪票?,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按下了桌上的内线电话,唤了秘书进来,吩咐她去做事了。

    ……

    而就在世纪集团的会客厅里上演着这一幕的时候,三合集团的总部大厦里,总经理办公室,一名英俊男人正坐在桌后,桌上放着一张夏芍的照片。

    男人也就二十三四岁,黑色笔挺的西装衬着他剑锋般的眉,眉宇间一股杀伐凛然的气度。他看着桌上少女的照片,眯着眼,而办公室里沙发上坐着两名同样西装革履的男人,五官都称得上英俊,只是气质不同。

    其中一名男人敲了敲茶几,砰砰地响,语气不耐,“行了行了,看了多长时间了?还看!换成老子,早杀过去了!你这婆婆妈妈的性子,怎么还比不上你妹?”

    “他比不上他妹子不要紧,他未来老婆一定要比得上他妹子。不然,三天两头被揍得太惨,那就不好了。毕竟是我们三合会总经理的夫人嘛?!绷硪幻腥送耪谷麴?,笑起来凤眸狭长,眯成一线,颇有些狐狸的韵味,“我看阿皓手上拿着的就不错。打赢了阿南,还让她剃了光头?!?br />
    光头两个字一出口,就顿时让坐在办公桌后的展若皓抬起头来!

    男人眯着眼,办公室里的气温明显下降了几度。

    谁都知道,光头二字最近是三合会的禁词,谁说谁倒霉,除了老大。

    而身为三合会的右护法,韩飞就从来不怕惹展若皓,他笑眯眯地继续玩笑,“没事的,阿皓。咱们帮会里都知道你的愿望是让你妹子留长发,变名媛淑女。她现在长发没留起来,直接剃光了,我看也是好事。反正之前的男人头也不好看,索性剃光了,再长嘛!”

    “噗!”三合会的执堂洪广不厚道地笑了起来。

    展若皓脸都黑了,把手上的照片往桌上一拍,啪地一声站了起来,“翰飞,你……”

    “怎么了?什么事?”就在这时,门被从外头打开,戚宸在几个人的跟随下迈着大步走了进来。

    “当家的!”

    “大哥!”

    韩飞和洪广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戚宸走去展若皓那里,展若皓恭敬地让位给他坐下。

    戚宸一坐下来,目光便往桌上一落,并没盯着细看,只是看了一眼就挑了挑眉,点头,“长得不错,帮会里要办喜事?”

    ------题外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四章 师兄的过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四章 师兄的过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