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点拨,打架

    夏芍的真容除了张中先那一脉的人&,玄门谁也没见过*。舒榒駑襻她故意找茬,为的自然是试一试弟子们的心性。

    周齐看见师父王守仁过来,便将刚才的事简略说了遍^,他倒没说夏芍找茬^,但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明摆着的意思*。

    王守仁一听就笑了&^,神态平和&*,摇了摇头看向周齐*,“阿齐*,你这性子啊&,师父说过你多少回了*,急躁^!”

    “师父^,我刚才什么也没说&。我告诉她这些符能用**,结果她以为我为了多收钱^^,糊弄她*&?!敝芷虢馐偷?^^。

    “你这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找茬&?”夏芍眉一拧*^,就是在找茬^。

    而她这副找茬的模样,也让曲冉和展若南愣了愣^*。认识夏芍的时间不长&,但她看起来真的不像是这种为了这点事爱跟人计较的人^。

    老实说,这跟她平时给人的印象不太一样&。

    “喂*!大陆妹*,一张符而已*,要不了几个钱&。你是不是那么缺钱?**&?^?缺钱跟我说嘛*!”展若南在后头&^,手插在裤袋里说道&。

    却不想,夏芍回头便看了她一眼*^。那一眼,目光有点淡*,有点严肃^^,看得出来&*^,她不是在开玩笑^。

    “呃*,阿……阿芍^!”展若南一愣*,以为夏芍瞪她是因为她对她的称呼,所以便改了口&。但她接着就看向了徐天胤^,对夏芍道,“这是你男人吗*?没钱不会跟你男人要?*&^?*!开限量奔驰&,没钱给你买张千把块的符^^?”

    展若南这么一说,刺头帮的女生都看向徐天胤。那天晚上天色黑&,就只能看出性情冷来,今天一见&&,才知道这男人五官完美到没天理^!

    但他看起来很奇怪,他女人在跟人为了张符吵架,他也不出声,不阻止?&?伤雌鹄匆膊⒉皇遣辉诤跸纳?&,因为他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默默地注视,除了她*,他就没看过别人^?&^?扇绻邓诤跸纳謂&,那他怎么一句话都不说^*?

    男人在这种时候,应该二话不说^^,掏出钱包来拿钱才对^*!

    可徐天胤就只是看着夏芍*,目光落在少女因找茬而生动起来的面容上,定凝不动^。

    而夏芍转过头去,不理展若南&&,继续找茬^&,“我说得难得不对吗**^?你们在这里卖符&&,就跟在商场里卖东西没什么两样^^。谁都知道*,在商场里&&,挂起来的东西最贵嘛^!那些堆在一起的&,都是打折减价的便宜货&^。抱歉&&,我就爱逛折价区&*^。我要便宜的&,你给我贵的*,你这不是故意想赚我的钱*&?”

    夏芍拧着眉,一副胡搅蛮缠的模样&,内心却先把自己给笑了一遍。她两辈子没做过这种胡搅蛮缠的人**,今天算是过把瘾了。

    夏芍戏演得显然很成功,看周齐的反应就知道了。

    他被气得浑身直哆嗦,脸色发青^^,忍无可忍把符往桌子上一拍*,“好!你爱逛折价区是吧^?那这符的效果你是不是也想打个折^&?想的话你就来拿这桌子上的^&!全抱走也无所谓&,一分钱不要你的!”

    此时的时间刚好是中午&,大部分人都吃饭去了*^,庙堂里的人不是特别多&,但也是有人的^。原本展若南一帮人的穿着打扮就很惹眼&,夏芍又在这里找茬^^^^,早就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只不过^,来来往往的人看刺头帮的女生们不像好人*^,所以不敢聚得太近^,只是远远地往这边看过来。

    而一些不是今天坐堂的弟子们听说这边有点事*&,也都从后头过来看看。

    这时&,一道男孩的声音从后头传来&,“怎么了&?有人踢场子*?”

    王守仁和周齐等四名弟子都在听见这声音后转身&&^,见后头温烨双手交叠在脑后&^,无聊地迈着步子走了过来*。但他还没走到,目光一眼落在站在弟子们身后的夏芍脸上^^^,突然步子一停*^*^。

    “呃&?&!?br />
    夏芍挑眉*^,抿着唇笑了笑,给温烨使了个眼色*^。

    王守仁笑道:“没事,这位小姐来请符,有点小误会而已&?^!?br />
    温烨虽然是义字辈弟子,但他天赋很高*,修为目前在玄门义字辈弟子里是最高的^。说起来没人把他当义字辈弟子看*,尤其现在张氏一脉在玄门算是有功劳的*,就算是王守仁的辈分比温烨高一辈,对他的态度还是很和蔼的。

    “她来请符&*?”温烨用眼白看夏芍,一副没看见她刚才使的眼色的模样,果断对王守仁道&*,“没事的王师叔^,你不用对谁脾气都那么好^*。她就是来找茬的&^!找几个弟子&*,去后头拿把扫把出来,把她赶走&^!”

    王守仁一愣*,后头跟出来看情况的弟子们也跟着愣了愣**。

    “小烨&&!”吴淑吴可两姐妹跟在温烨后头过来&,听见他这句话&,脸上只剩下苦笑。

    那是师叔祖??!他要拿扫把*,把师叔祖赶出去?

    夏芍看着温烨^^,抿唇一笑&*,意味耐人寻味*。

    臭小子*!

    “喂!臭小子!你什么态度&^?你要拿扫把赶谁&*?小心揍你!”展若南在后头眼一瞪,对上温烨^*^。

    温烨吊着眼角看展若南,脾气不比她好^^,“赶你又怎么样*^!光头女&!”

    展若南顿时上前^,后头的刺头帮也跟着呼喝起来,眼看着就要吵起来^。

    王守仁赶紧打圆场道:“呵呵&,稍安稍安^!几位^,童言无忌,别放在心上。这位小姐,小孩子开玩笑^^,还请你别往心里去*?^!彼咚当呖聪蛳纳?*,笑容平和&,“这位小姐*&,我弟子没骗你&,那边桌上的符确实没有效果&*,那是弟子们练习用的。他们还没出师*^*,你不信任他们是自然的&。但是我还是想请几位抱持着一种宽容的心态。各行各业都一样^^,并非每个人生下来就是大师&^&,没有实践的机会&,年轻一代永远只能纸上谈兵*。我们这些老人*^,总有不在的一天**,将来都是年轻人的,何不多给他们点机会?这里的符&*,哪些能用^^,哪些不能用*&*,我的弟子都告诉你了。他们确实有很多地方还不成*,但贵在心正**。但望这位小姐看在这一点上,刚才我弟子态度上的不妥,就请你多原谅了。我这个当师父的&&&,先给你赔个罪*&^?&!?br />
    王守仁神态平和*,语气感慨^,说话的声音更是不大不小,刚好能叫庙堂远处看热闹的人都听见*。

    来求签求符的人,像展若南这帮人很少*^,大多都是善男信女*。王守仁这番话&,无论是对老人来说,还是对年轻人来说^^,都容易引起一些共鸣*^。当即很多人都点点头&,看夏芍的眼神全都把她当成找茬的&&。

    夏芍内心也在暗暗点头**&^^,那天清理门户的时候,听说王守仁的腿是怎么伤的&&,就知此人心正心善&。但他在王氏一脉的时候,默默无闻^,夏芍就怕他是个逆来顺受^,过于软弱不太适合授徒&。

    但今天一看&,她倒是放了些心。

    此人心善平和&,但也不会放任玄门的声誉受损而坐视不理*&,采取的方式也恰当*^,算是不错的了&&*。

    “师父*!”但周齐对王守仁给夏芍道歉的事显然不理解&,他神情急切里带点愧疚,显然是觉得自己连累师父放低姿态了^^。

    王守仁摆摆手*,不让他再说&,只是对夏芍道:“这位小姐,你要是不相信我的弟子,我可以给你亲手画张平安符*&。你看这样如何?”

    “那是不是白送给我^?大师画的符应该更贵吧&^?”夏芍像是演戏演上了瘾&^,反口问道&。

    “你*!”这回非但周齐怒了*,连跟过来的弟子也都看不下去了^,纷纷露出恼怒的神色*。周齐一指夏芍,“师父!你何必呢?这女人根本就是来寻衅的!”

    “嗯嗯^?&&^!蔽蚂窃谝慌缘阃穅*^,转身欲走*,“所以,我还是去后面找扫把吧&&*!?br />
    吴淑吴可两姐妹苦笑着拉住他&^,看向夏芍*。她们知道夏芍的身份&&,因此觉得她定然是有她的用意*。

    “这位小姐&,世上任何事都没有不劳而获的道理*,所谓有得必有失*。你若真是手头拮据*,这符我可以送你,但只要这符不曾失效&,在你手上一日,你就必须日行一善。将福德给予他人*,来换你所得的福报^,如此方可圆满&。否则,白白得来的**,日后总有偿还的一天^&&^?!蓖跏厝识灾芷氚诎谑?*,看起来还是不生气*,只是笑着对夏芍道。

    夏芍闻言微微垂眸&*,这才点头满意笑了&。

    周齐等年轻的弟子^,却是神色不岔&*&,不能理解王守仁为什么愿意把符送给夏芍这种人*。周齐道:“师父*!干嘛要送她^^!你觉得她这种人&&,会日行一善么*&?”

    “就是*!”弟子们都愤怒了,一个个愤慨地看向夏芍^*,恨不得把她撵出去*&^。

    吴淑吴可两姐妹苦笑着看向夏芍——师叔祖到底想干什么呀&?

    而夏芍这时总算是看向了弟子们^*,问:“哦^?你们觉得我不像是会日行一善的人,那你们说*,你们师父为什么还愿意把符送给我呢&?”

    “那还不是因为你胡搅蛮缠!我们师父向来心善,你就是看他好说话*,讹上他了呗^&^!”周齐怒道&&,“他腿脚不便^,身体也不太好,看病治病花费不少。我们也不是心疼这一张符的钱,但就是送&^^,也不送你这种贪图便宜的人!”

    “我贪图便宜*?没错!”夏芍一笑&,竟然点了头&*,但她的笑容却跟刚才不可理喻的样子很不一样&**^,“我就是要问你们,你们师父看不出来我胡搅蛮缠&*&,贪图便宜吗&?既然他看得出来&,为什么他还愿意让我占这个便宜^**?”

    周齐等弟子一愣^,看向夏芍*。他们自是看得出来&^,她此时神态悠然从容&&,与刚才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看得他们莫名其妙*,一时不知怎么答。

    王守仁坐在轮椅上也愣了愣*^&,跟着弟子看向夏芍。

    这戏剧性变化的一幕&,让堂上的人都怔愣地往夏芍望来^^。

    只见少女负手中央&,抬眸问:“我欺你们&^^、侮你们&、看轻你们&,未曾贪图到你们的便宜&,你们便恼我、怒我^^、群起而攻之&。而我真正占了你们师父的便宜&*,他却反而劝我向善*,你们看出区别在哪儿了么^?”

    周齐等弟子一愣^。

    “差距^*?&!毕纳稚ㄒ谎鄣茏用荿^,“这就是修心上的差距&&。我若真的听了你们师父的话,日行一善,积善积德&,那便是你们师父功德一件*!我若是不听&^,白捡了便宜回去,日后自有我还的一天*&。到头来**,我真能占到你们师父这张符的便宜么?你们到底为什么恼^,为什么怒^?”

    弟子们又是一愣&。不仅是愣,而且有点懵^*,都呐呐地看着夏芍。

    她^*、她怎么变得跟刚才……两个人似的*?

    而夏芍却是一眼看向周齐^,敛了脸上的笑容^&^^,问:“你来告诉我,你们都没有出师^&,为什么会被允许来前头这些香堂&^、庙堂*、风水堂^、命理堂*、问卜堂^&、相堂帮忙&^?”

    “为*、为了不让我们纸上谈兵*&,有跟着师父实地学习的机会*?!敝芷胍膊恢雷约何裁椿峄卮?,他只是莫名被夏芍忽变的气度所慑&^。等他回答出来,自己也是一愣。

    其他的弟子相互之间看一眼&,都对目前的情况摸不着头脑^*,但神情上看来&,他们跟周齐想得一样^^。

    却没想到*,夏芍摇了摇头,“你们完全没有体悟到其中真意^。我问你们^*,每天除了实地练习以外&,看见这些进进出出老风水堂的人^&,都有什么感觉^^?”

    “……”有什么感觉^?

    弟子们互相看一眼&,不知道夏芍要说什么**。

    “这些人&^,富或贫^^,幸或不幸^,有所求或者无所求&*,所遭所遇^^,哪一个不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有因才有果&&^?你们每天看着不同的人进进出出&,就一点特别的感悟也没有吗^*?”

    弟子们沉默&^,整个堂上都是沉默的&^。

    “百样人,百样人生&&^*。何谓天道有常,人生无常?这八字箴言*,其中所含着的道理*&,但凡品悟开悟出一层*,抵得过你们打坐冥想十年*^!”夏芍看一眼周齐等弟子&**,以及后头赶来的其他义字辈弟子&&,点化道*,“修心*&&,才是让你们在各堂帮忙的真意?*!?br />
    “……”修心?

    弟子们看着夏芍,目光震惊呆愣^。

    为什么她会知道祖师立下这个规矩的真意*?

    她……她还是刚刚那个贪图便宜的女人么*?

    王守仁嘶地一声抬头&,目光闪烁^*&,上下打量夏芍*^!他确定没见过她*,但为什么会觉得气质这么……

    吴淑吴可两姐妹则是互看一眼&^,垂眸深思&。温烨手放在兜里,看着夏芍。

    夏芍却一转身^,走到了刚才周齐画符的桌前*,拿了一张空白的黄纸*,毛笔蘸了蘸朱砂^,下笔之前抬起头来看向周齐,“你在怪我今天出现的不是时候&&,你好不容易要画好的符被我毁了吗&&&?可你如果心性定力足够,就算是天塌下来只剩最后一笔*,你也能画好&!你觉得你今天恼怒是因为我贪图你师父一张符的便宜^,你替你师父气不过所以才跟我吵起来的吗^*?可你就没想想^,你要是能像你师父这么处理,今天就用不着你师父出马替你解决了^&。说到底&*,还是你心性修为不够^,浮躁,急躁?!?br />
    这番话像是当头敲了周齐一棒子&,这名十五六岁的少年当即怔愣当场。

    而夏芍却是看他一眼,不再说话**,垂眸看向桌上的黄纸*,毛笔尖又蘸了蘸朱砂*。

    她这动作这才惊醒了一些弟子,弟子们的目光纷纷落到夏芍手上&&,沉默一瞬*,呼啦一声围了过来!

    而远处看热闹的人也都发现了不同寻常的气氛*,再不管展若南等不良少女在场^,也纷纷跑了过来^!

    “别挤!别挤*!妈的!谁再挤*?”展若南边骂边坚决占据第一道圈子&&,而后头的人不管怎么骂*,还是一会儿就围了上了个三五层^。

    一张画符的桌子*,顿时被人围得光线发暗*。

    而夏芍立在桌后,连坐都不坐^&*^,更是好似周围的人不存在,周身自成一道气场,落笔坚定*,行笔如水,收势如龙&!一道灵符^,眨眼间便画好了^*。

    普通人例如展若南等人压根就看不懂画得是什么&,一群人就只是惊奇着夏芍居然还会画符^&*!而且*&,她画得很快,也就只有几秒就画好了^。

    但玄门的弟子们却是能看出这符的门道来,不仅仅是快的问题*^,而且一气呵成,走笔不能停,元气充盈不断&*!这是一道平安符&,却跟周齐等弟子画出来的不在一个档次上^!就连王守仁也是画不出元气如此充盈的符来的&*。

    这这这这*、这少女根本就不是普通人*!

    她是奇门江湖中人*!

    而且^*,她还是名高手!

    到底修为有多高*,刚才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周齐等弟子都还不敢断定^。但敢断定的是,画符需要心静如水&、精神集中,她在这么多人围观的情况下*^,几秒钟就成一道灵符&^,可见心性定力之高^!

    弟子们盯在夏芍手中那道元气浓郁的平安灵符上*,气氛暗涌!

    而夏芍的事却还没做完&*^。

    她唇无声微动^^,不知念着什么^,手指更是动得极快^,快得叫人看不清&^^。顿时*,一张灵符上的朱砂符箓在玄门弟子眼中好似涨出金光^*,轻轻一震!整道灵符周围都似开了结界一般^!

    这下子不仅弟子们愣了*^**,王守仁的气息都跟着忽然起伏*,温烨都目光变了变*!

    围观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玄门弟子却是知道!

    这是……结煞*!

    俗语云:“刀无钢不快^,符无煞不灵?*!钡挂膊皇遣涣?*,只是结了煞的符^*,灵气大开,力量极强,一般情况下不用,会的人也很少。因为结煞的方法自古以来就不成文字,只有口授**,非一脉的传承人不得真传**^!

    在场的弟子们也都是没亲眼见过结煞的,但他们都从各自师父那里听说过。夏芍画完符之后才做的事,那一定就是结煞了^。而且灵符周围的气场也表明这就是道结煞的符^!

    可、可……

    结煞是只有嫡传才会的**!

    这、这少女是*^?

    弟子们盯着夏芍*^,瞠目结舌^,一个个直愣愣的*,都不会说话了*^。

    夏芍却掸了掸手中的符,待朱砂笔迹干了才抬眼看向周齐**,“以后再来坐堂**,记得不是叫你们来帮忙的^,而是让你们修炼心性的。凡事多悟!”

    说完*^^^,夏芍便收了灵符,绕过桌子*^,转身走出了庙堂^^。

    徐天胤陪着夏芍一起出去*,展若南和曲冉反应慢些^,过了一会儿才追了出去^。而剩下的人都转着身,望着门口,一个个还在怔愣中*^,没反应过来*^。

    谁能说一说,原本是个胡搅蛮缠贪图便宜的女孩子*^,怎么一下就变成高人了^?

    这到底演哪一出***?

    “师、师父,她、她……”周齐指着庙堂门口,说不句完整的话来***。

    “她什么她*!那是师叔祖!还看不出来^?傻么你!”温烨一脚踹在周齐腿上*^,踢得他往前一个踉跄,撞散了人群^,却撞得周齐七荤八素,头脑嗡地一声空白**!

    “……”谁?

    不仅周齐懵了^^,其他义字辈的弟子也都懵了。

    王守仁摇头苦笑*^^,果然如此的表情里却带着点疑惑*。在场只有吴淑吴可姐妹抿唇偷笑**,点头道:“没错^^,那是师叔祖**。两位师叔祖都在?!?br />
    ?*??

    弟子们傻眼了**。

    “可可可……”可师叔祖不长那样?*!

    温烨一翻白眼^*,“她就那样*^^!恶趣味^*!刚见到她的时候,我们也被她忽悠了一道。这人好好的,自己的脸不用^^,就爱顶着别人的脸^^。你们记住了^,刚才那个才是她的真容^?纯唇裉煊心男┑茏用焕?^,相互转告一下。下回轮到别的弟子坐堂*^,再看见她来捉弄考察你们^,记得拿扫把打出去!”

    弟子们嘴角抽了抽*^,怨念地看向温烨。这小子早就知道那是师叔祖*^?那他刚才怎么不说^?

    王守仁则抬眼看了圈在场的弟子^,难得严肃下来**^,“刚才你们师叔祖说的话都记住了*?以后别老抱怨自己的修为不涨*^,总在炼精化气*,那是因为你们修心不足*^,境界不够开悟^*!”

    周齐默默低头^**,“对不起,师父……我给您丢人了^?!?br />
    “丢什么人^**^?”王守仁看少年一眼,轻斥地一笑,“你师叔祖年纪轻轻就炼神还虚,你小子能得她一句点拨^,那是福气^^!回去好好磨磨你的心性。你师叔祖都亲自点拨了,你修为再不涨^,那可真是给师父丢人了*^?!?br />
    周齐摸摸鼻子*,笑了笑^^*,刚才的怒气早就没了*,反而有点兴奋*,“知道了^^,师父*^^!”

    其他弟子也有些兴奋,谁也没想到*^*,今天是出来看个热闹^,居然能听到师叔祖当堂点拨,说实话,有点没太听懂^,但是那一瞬间又好像抓到了点什么^*^,以后晨起打坐的时候想一想,或许能渐渐悟到点什么**。

    而周围的人则都一个个还在闹不清楚状况中。

    师叔祖^*?是什么意思?自己人^?

    既然是自己人^,刚才怎么见面不相识?

    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少女好像挺厉害的,到底什么人?

    看热闹的人都搞不懂*,再探头往外看的时候*,却早已不见了少女的身影^。

    ……

    夏芍在风水堂外头的车旁停下^,展若南从后头追了出来*^^,看起来很兴奋*。

    “喂*^!大陆妹,你很牛??^!符你也会画?”

    夏芍轻轻蹙眉转身,展若南一愣*,接着耸肩*,改口*,“好吧*,阿芍?!?br />
    她就像看不出夏芍不待见她似的*,两眼放光^^,兴冲冲问:“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大陆来的风水师*!所以你才会驱鬼*^^^、画符^^!不过,你胆子挺大嘛****,敢砸玄门的场子?”

    展若南出来得早了*^^,没听见那句师叔祖的话*,她见夏芍大陆来的,又会驱鬼画符的*,自然以为她是其他门派的风水师*,今天是来踢场的。

    如果不是踢场,她自己会画符自己就画了,干嘛还去请呢^?摆明了耍威风去了,而且还真被她给耍着了!

    帅?^*?*!

    夏芍对展若南的推测不予置评^,她却笑过之后皱皱眉头**,“喂,别怪我没提醒你啊**。香港的老风水堂里^,有高手在的。只不过,他们一般不出来坐堂就是了^。这些风水师外界很多人不太清楚**,但他们是个老门派了^,掌门祖师跟三合会*^^、安亲会的当家向来是八拜之交**^,江湖上很有名气的。你小心点,踢场的事最好还是别再干了**^^*?!?br />
    夏芍这样一听才好生看了展若南一眼**,她这是关心^?

    老实说,她到学校报到两个星期,两个人打了两架^^,基本上就没有相处愉快的时候*^。夏芍对展若南*^,只是希望两个人能井水不犯河水就好了,没想到她看起来还真把自己当成朋友了。

    夏芍垂眸,她认识展若南不久*,对她的人掌掴曲冉和把人硬绑去鬼小学的做派一直不甚喜欢*,觉得两个人不太有成为朋友的可能*。但展若南刚才那番话听起来倒像是真心关心,而她也不是矫情的人*^,感觉对方的关心^^,怎么也不能再冷下脸来^*,于是便神色缓了缓*^,一笑,“知道了**?*!?br />
    夏芍对展若南的态度第一次这么好^,展若南明显有点惊奇,而夏芍已经转了话题,“那个叫童童的小男孩,已经知道他在哪里了^^*。我打算今天就去看看他*^,不过现在还早点**^,幼稚园应该没放学,我打算四五点钟再去*,你们也去一趟吧*,毕竟是你们把灵招来的**^。四点钟吧**^^^,这里见*^?!?br />
    展若南一听就眉头拧了起来^,“干嘛四点钟**?现在离四点钟就差三个小时了^,一起去玩呗?中午我们还没吃饭,饿死了!找地方吃饭^^^!”

    “不用了,我回去看书*?!毕纳肿砭鸵铣?,她已经跟艾米丽在酒店吃过饭了*。

    “看书*^!看书!”展若南暴躁的声音在后头传来*,“都说大陆人死读书*,看来是真的*?!?br />
    夏芍转过身来,目光淡然*,“等你的成绩比我好的时候,再说我死读书?*!?br />
    展若南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强词夺理道:“喂^^!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我就让你去陪我吃个饭怎么了^?老娘都在学校吃了一星期的食堂了**^,嘴里都淡得出鸟来了**!”

    “我让你去食堂了吗?”夏芍无语*^,她发现展若南不应该是三合会左护法的妹子^*,她应该是戚宸的妹子!不可理喻^*^!

    “呃***,要不……”这时^,曲冉竟然开口了。她一开口*,夏芍就看了过去,展若南也回身^。老实说*,如果曲冉不是夏芍的室友*^^,而夏芍看起来对她还不错***,展若南真心跟曲冉玩不到一起。她是她最看不惯的那类女生,胆??!在她面前连句话也不敢说^!

    而对于夏芍来说*,她把曲冉当做朋友*^,是因为她在刚来学校的那天^,她对她的善意^。曲冉其实在宿舍里的时候话不少*,她只是害怕展若南。

    但她这时居然开了口^,她是看向夏芍的,“要不^,去我家吧。小芍刚来报到那天不是说要跟我学两道拿手菜么?不是我吹牛^**,我厨艺是我爸手把手教出来的*,很好的**!我跟我妈说,我交到一个大陆来的朋友^^,我妈也很高兴呢*。说有时间想请你去家里坐坐。要不……就今天?”

    这倒叫夏芍愣了愣^,她是想回去看书的*,但她确实说过要学做菜的话*,而且是朋友邀请,不合适拒绝。

    夏芍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头*^^,看来她只能晚上回去多看会儿书了*。

    曲冉见夏芍答应*,很是开心,当即就说要去买食材。而她原本打算只请夏芍的^^,她以为展若南会和她的人去酒店吃饭*,没想到展若南看见夏芍要去曲冉家里,当即表示要跟去*。曲冉有点意外^,但她又不好拒绝,于是只能目光瞄了瞄展若南的光头*,想着回去要是母亲以为她教了什么社会上的朋友,她要怎么解释***。

    夏芍自然看出曲冉的顾虑***^^,便偷偷在她耳边说道:“没事^,我帮你解释***?**!?br />
    于是*^,夏芍当即便让曲冉坐进了徐天胤的车里,展若南带了五个人,骑着她们的机车在后头跟着^^^^,一路由曲冉指着路*^,先去买了些食材*,便往她家里驶去。

    曲冉的家住在老式的居民小区**^,路面比较窄*,车子到了小区门口便进不去了。

    并非是路面窄到连辆车都进不去**,而是小区里都是人!

    居民不知道为什么都出来聚集在一起,小区口还停着辆救护车^,场面很乱*。

    “怎么回事?”车子一停下,曲冉便赶紧下了车*。夏芍和徐天胤随后下来^,展若南等人也将机车停在后头,一起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

    前头的人群散开^^,医务人员却抬出个老人来*,老人躺在担架上,嘴唇发紫,痛苦地捂着心口。曲冉一见就瞪大了眼^,跑了过去^^,“梁爷爷^*!医生*,梁爷爷怎么了*^^?”

    “病人心脏病发,让让^^!让让!”医务人员边让曲冉让开*,便赶紧把老人抬上了车**,开着车疾驰而去。

    曲冉还有点发懵,小区里却又传来了居民的怒骂声*。

    “你们这帮小混混^,别再来了^!梁伯都被你们气得住院了^,你们是不是要闹出人命才肯罢休??!”

    “你们再来我们就要报警了^!”

    “已经快要闹出人命了!报警!报警!”

    居民们围在一起*,把几名小混混围在中间声讨。曲冉站在人群外头,脸色发白,咬着嘴唇^*。

    夏芍看了问道:“怎么了^?你们小区怎么惹了那帮小混混了*^?”

    “我们没惹他们***!”曲冉皱着眉***,看起来很气愤,“我们小区是老小区了*^,要拆迁重建?**?⑸探杩谒滴颐钦饫锓缢缓胇,给的赔偿款太低了,我们这边的居民都不同意签合同。从那以后*^,这些小混混就经常来了^。他们以前都是半夜来的,专门在人熟睡的时候敲门^,然后在楼道里打砸*^,吓得人晚上都睡不好觉^。我在学校的时候都不知道,都是左邻右舍说的。我们报警过几次^*,但每次他们都是消停一阵子,然后变本加厉!现在他们白天也敢来了^*!”

    “风水不好?”夏芍挑眉^**^,扫一眼小区,摇头,“下元七运*,利于西方,这座小区楼房坐西向东^*,运势确实由盛转衰^,但也并不是什么风水凶地^^,顶多就是很普通的小区而已*^??⑸唐臼裁此捣缢缓?^?他们请了风水师?还有……”夏芍转身看向展若南^^^,“这帮小混混是哪个帮会的?”

    展若南一瞪眼,“看我干什么!反正不是我手底下的人^^?*!?br />
    曲冉却是看向夏芍**,没想到她除了驱鬼画符*,连风水也会看^。

    但发现夏芍会看风水^,曲冉便说道:“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好像没请什么风水师吧……反正就是半年前我们小区电梯发生了两次事故*,正好那段时间说要拆迁新建^^,开发商上门来谈合同的事,把补偿款压得很低*^,说接连两次的电梯事故是我们小区的风水有问题*?^!?br />
    夏芍顿时无语^^^,“你们这里是老小区,设施老化很正常,不是什么一出事都是跟风水有关的^*!?br />
    再说了***^^,就算不是设施老化^,难道就没有可能是人为*?

    不过*,这个夏芍没有证据,她不能乱说。但她却留了个心眼,问道:“哪家开发商你知道么*?”

    “世纪地产?!鼻角籽奂纳智砗突?*,对她的本事很是信服*^,她说这里风水没问题^*,她自然相信**,于是更加气愤^^。

    夏芍却是一挑眉,接着垂眸^,勾起唇角*^。

    看来,她今晚需要给艾米丽打个电话*^^,呵呵。

    正当夏芍因今天意外碰上的事心里打起算盘的时候^,曲冉忽然惊呼一声,“哎呀^!他们有没有去我家楼道里打砸^?我妈身体不太好,她一个人在家……”

    话没说完^,曲冉便不管小区门口堵得有多严实,拼命钻进了人群*^。夏芍和徐天胤跟在后头*,展若南带着人也跟上*^。

    然而,刚走了两步*^^^,便听人群里一声老人愤怒的声音^*^,“你们家里就没有老人吗?你们这些人有没有良心!整天搅得我们不得安宁^*,人在做天在看^^!你们不会有好报应的^!”

    “妈的*!死老头^!咒我们**?”一名小混混凶神恶煞地瞪眼*^,“老子有没有好报应轮不到你管^!我他妈叫你现在就没好报应*!”

    那名小混混手里拿着根棒球棍,说话间竟然毫无预警地就将手中球棍一挥,狠狠朝老人的头上砸了过去!

    “癪?!”居民人群里顿时便传来尖叫声*^*,谁也没想到他们一群人,而这些小混混才七八个人,居然还敢动手^。

    但这时大部分的人都懵了**,连那名老人也没反应过来*,他只感觉那根棒球棍当头砸过来^,他紧紧闭上眼*,觉得今天头破血流都是小事***,只怕老命要交代在这儿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等了老长时间*,棍子都没砸下来*,反而听见“呼”地一声风声*^,然后便是一阵惨叫*!

    老人睁开眼*^,而周围的居民已经呆了**。

    人群里*^^,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一名少女,人还没到*,那名拿着棒球棍的小混混就莫名其妙飞出去了*!

    小混混飞出去老远*^,砸在地上*,顿时一翻白眼捂着胸口咳出两口血来*。而他的同伙叫嚣着超少女围了过去*^!其中一人伸手便要去抓少女的衣领^,却被一名气息冷厉的男人抓住手腕,只听咔嚓一声^*,那小混混整条胳膊从手肘处不自然地向外翻去,腿上更是爆开血花^,被男人一脚踹飞出去^,跌在地上之时小腿处血直往外冒*^^。仔细一看*^,竟是扎出一根白森森带血的骨头**!这人**,竟是被那名男人一脚踹断了腿骨^^^!

    少女和男人并肩作战^,七八名小混混压根就不够打,分分钟就解决了*!凡是跌出去的**,无不是伤筋断骨*。

    而更叫人瞠目结舌的是^^^,人群里还出来一名光头少女^^**^,带着一群打扮不良的刺头少女挨个上去补一脚^*,凡是有胆敢爬起来的,二话不说一顿暴揍^*,打得一群小混混哭爹喊娘。

    其中那名拿棒球棍的小混混捂着肿成猪头的脸*,目光定在展若南脸色*^,眼神震惊而又古怪。

    “南南南^^、南……”南姐?

    是不是他认错了^?

    南姐的头……怎么变成光头了?她的刺头呢?

    展若南见这小混混认识她*,顿时暴怒,一巴掌扇了过去^,“妈的*^^!你认识我^!你居然认识我!操*!别告诉我你个渣滓是他妈三合会的!”

    “小小小*、小弟刚^^、刚刚……”那小混混被扇得嘴歪眼斜*^,一颗带血的牙吐了出来^。

    “操^^^!你还真是*!哪个王八羔子收的你^,真他妈不长眼*!”展若南一把揪起小混混的衣领,一指曲冉*,“给我看好了*!肥妹是我朋友**^,你们再敢来这个小区捣乱*,我他妈宰了你***!宰了你老大^^!”

    “知知*、知道了^!知道了^^!”小混混一个劲儿地点头^。

    夏芍悠闲地走过来,“还真是三合会的人啊?**^!?br />
    话虽这么说*^,但她也不奇怪**。三合会本来就是黑帮,手下什么样的小混混没有^?这些小混混应该都是外围人员,街头上混的^^,跟帮会内部的那些训练有素的杀手不可同日而语。

    展若南脸色很不好看*^,来曲冉家里蹭饭,结果发现自家帮会的人在朋友家里闹腾^,这能有面子么^?

    显然是脸都丢没了^。

    “南南南*、南姐……”那小混混求饶地看着展若南,恨不得她赶紧说句滚,这样他们就可以滚了^。

    哪知道展若南心情很糟糕*^,一巴掌又扇了过去,暴躁地一指夏芍*,“什么南姐!没看见芍姐在这里么!叫芍姐*!”

    那小混混一愣*,目光往夏芍脸上一顿*,明显很害怕。刚才就是这少女把他震出去的^!他是怎么飞出去的*,他至今没想明白**。

    而且*,为什么展若南要让他叫芍姐*^?

    新*^、新加入帮会的*?怎么没听老大说过*^?

    虽然是没听说过^,但小混混还是乖乖叫了*。展若南叫他叫,他不敢不叫^^*,只是在心里琢磨*,哪里来了个芍姐?回去要问问老大……

    “滚!再敢来,我砍了你两条腿*!”展若南凶神恶煞*,一脚踹在小混混折断的胳膊上,疼得他差点没翻着白眼昏过去**。但听见这话却如蒙大赦,哪里还敢昏过去^?赶紧连拖带拽*,跟自己的一群同伙连滚带爬地出了小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章 点拨,打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章 点拨*,打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