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善后,余波&,新的开始

    冷老爷子没有对唐宗伯的处置提出异议&,他的亲传弟子们也没有提出异议。冷氏一脉被允许留在玄门,唐宗伯只是解除了冷老爷子长老的职务^,让他隐退^,并没有逐他出门派*&,算是给了冷家面子^。

    冷氏在这十多年来坐视门派之乱&,如今留了下来,有的弟子暗自舒了口气,有的却低下头,感觉羞愧^。

    但无论是松了口气的人还是羞愧的人**,都没有去提冷以欣的事。众人像是刻意忽略了似的&,她从刚才就站在那里*,像是木愣了一般,对唐宗伯的话和弟子们的目光都没有反应^。

    弟子们却都露出些怪异的眼神^,以前觉得冷家专给人占算问卜&,大概是见过太多人生无常,冷小姐才空无超然。这些年来,一直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直到昨晚她说她杀了余薇,冷家弟子才有个念头在心里浮出来&。

    她……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冷老爷子也是这些觉得的,他低头闭眼^,不看唐宗伯,“欣儿的父母死得早&*,大概这件事对她的刺激太大,只怪我这些年没发现……掌门师兄&,这件事结束之后&,我想带欣儿到国外去疗养一段时间*。你……你多保重&?!?br />
    唐宗伯也闭了闭眼&,不说话,对他摆了摆手。

    冷家的处置就这么定了下来。

    唐宗伯最后才望了曲志成一眼^*,“对不住同门师兄弟,我看你也没什么好说的了&*?!?br />
    “祖师*,你不能听信一人之言?&?&!越向文是余氏二弟子,他什么都不知道^,他这些都是听说来的&!我真的*、真的……呃*!”曲志成还想狡辩&,但他话还没说完&,声音便戛然而止*!

    整个议事堂上的弟子都静了静!

    “小烨子!”张中先先叫了一声,夏芍也反应了过来,她上前一拉站在曲志成面前的温烨,将男孩从曲志成面前拉开&^,却拽出了一把带血的刀……

    刀尖儿上还滴着血&,温烨被夏芍握着手腕^,却浑然不觉,他只低着头^,盯着地上那个到现在还不承认罪行的曲志成^*。

    曲志成被一刀扎在肺部,渗出大量的血来。他昨晚本就被断了筋脉,练了这么多年的内家功夫使不出半点来*^,而且失血过多^,中了这一刀之后,对他来说无疑是要命的。他倒在地上^,嘴里吐出血沫子来^,翻着眼看向被张中先拉走的男孩^。

    男孩手中的刀并不长*^,是一把小刀,一看就是平时放在身上防身的。但他这一刀扎得很深,整个刀身都没进去了*,手上血淋淋的,连手腕上戴着的白色猫怪手表&&,都溅上了血&^。

    满堂的人都愣了*,谁也没想到温烨会暴起伤人,他之前站在曲志成面前问他,他师父是怎么死的。接着曲志成否认,越向文就进来揭穿了&。后来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那失踪的三名女弟子和昨晚下降头的事上,谁也没想到男孩竟然就突然行凶了&!

    曲志成大口喘着气,呼吸很困难的样子^,但明显是活不成了^。他盯着温烨*,温烨也盯着他&,手中小刀紧紧握着,半晌才轻轻松手,小刀吭啷一声落地。男孩却忽然转头,扑进了夏芍怀里&,“师叔祖,我要给师父报仇&!我要找到那些降头师^&,杀了他们……”

    男孩身子发抖,说话带着哭腔&,夏芍明显感觉到身前有些湿润^^。这平时吊着眼看人,嘴巴毒个性臭屁的男孩*,此时才真正哭得像个孩子*。

    夏芍低着头^,也不怪他带着血的手弄脏了自己的裙子^^,她只是摸摸他的头,心里也不好受。她理解温烨的感受&&,换成师父丢了,她也一样会如此*。说起来,当年师父失踪的时候*,师兄才十五岁,他也是找了师父很多年,想必心里也是这般煎熬吧?

    夏芍转头看向徐天胤*,男人的眸黑得深不见底&,紧紧盯着扑在夏芍怀里的小豆丁&,薄唇抿着^,但却只是盯着^,终究是没有过来&。

    而这时^&,屋里不知是哪名弟子喊了一声*,“跑??!”

    接着*&,情况竟突然大乱!

    想必是温烨刚才突然对曲志成出手*,让那些看见曲志成惨然结局的弟子们受了惊,刚才站去右边的那些被唐宗伯逐出门派的人*,竟然一窝蜂地往议事堂外跑了出去^!

    “混账!”张中先一声大骂,当先追了出去!

    温烨横着胳膊一擦眼泪*,低着头不看人^,转身也要往外追^,“我惹的事,我去追回来^!”

    夏芍将他往后一拽*,笑道:“行了,你以为他们跑得了么?这院子里,早就下了八门金锁阵了&?!?br />
    话虽这么说,夏芍还是追了出去。事出突然*,师父还未启阵法&,她要防止真的有人逃走&^。

    “师兄,帮师父护持!”怕徐天胤也追出去,唐宗伯身边没人,夏芍便说了一声&,便头也不回地奔出了议事堂。

    正在她奔出去的时候,却隐约听见后头传来了冷以欣的声音。她当然不是跟她说话,而是跟徐天胤。

    “徐师叔?!?br />
    夏芍的目光往后扫了一眼,却顾不得听她跟徐天胤说什么^,只是希望她不要太吵*,影响师父启动阵法就好。

    还好,唐宗伯阵法启动得很快,看起来没有受到影响。她在后头*,张中先在前头*,两人一前一后撂倒了不少人&,张中先早就堵住了门口,人看起来并没跑出去。

    而阵法启动了之后*,奇怪的情况发生了&。

    变幻的不仅仅是阵位&,这些弟子竟莫名其妙一个个地都倒了。

    这时^^,只听张中先奔过来&,拉一把夏芍,“快走!”

    夏芍心知这应该是师父的手笔,也不细问便随着张中先离开所处的死门阵位,退远时她扫了眼那些在门前倒下的弟子,发现阵位中阴煞之气将这些人裹住,而天眼视力中&,她发现那些缠着弟子们的阴煞之气其实细如针毛,自倒下的弟子腕脉处融入^&,竟似要游走于经脉一般*!

    这是……在废功?

    夏芍的目光变得有些奇异,从来不知玄门还有这种秘法^,可以在阵中就废人功法的!

    “哼^*!哪个被祖师逐出门派的人愿意功法被废*?玄门自有对付的秘法*?^!闭胖邢仍谙纳稚砼员匙攀趾吡撕?。

    夏芍目光在风水堂前后都扫了扫**^,发现弟子们都是一窝蜂地往大门处跑,所以都被堵在了那边,其他地方没有漏网之鱼,她这才和张中先一起^&,返回了议事堂内。

    夏芍其实对这种秘法很感兴趣,想仔细看看是怎么回事的*&,但她更忧心师父的情况&。因为用古星门遁甲之法变幻八卦阵位已经不是容易的事,很消耗元气&。他老人家再一起为这么多人废除功法的话&,可能会支撑不住&。

    但,夏芍和张中先刚到堂门口*,就看见一道人影从里面飞了出来^!

    “欣儿!”

    夏芍敏捷地往旁侧一闪,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见冷老爷子从堂内撞出来&。他这时候看起来才像个内家功夫的高手,虽然声音悲恸*,但步伐很快^,走到门口,手杖往地上一撞,翻身就接住了冷以欣^。

    冷以欣落下时未睁眼^&,明显是飞出来时已经晕过去了。

    冷家的弟子们跟着奔出来&,见冷老爷子和冷以欣都落在死门的阵位上,赶忙上前扶。

    夏芍对这情况只是扫过一眼,她虽心有疑惑,但步子却没停^,一眼望去堂上的时候&,正见徐天胤盘膝坐下来^*,气息冷厉。

    而唐宗伯此时气息已极重,元气消耗得很极为厉害^&。徐天胤在后头盘膝坐着,为老人护持。他的元气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老人身上,看起来,院子外头的事要以两人的元气为支撑来进行。

    但毕竟外头的弟子有数十人,这元气消耗不是开玩笑的^,夏芍当即便赶到唐宗伯身后*,盘膝坐下*,也加入了护持的行列^&。她一坐下,唐宗伯和徐天胤的元气消耗顿时少了很多&,因为夏芍的元气是源源不断的^,持续得再久,她也能支撑。

    想必以前玄门逐弟子出门派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多人过*。今天唐宗伯算是为玄门来了次大清洗*,清理的人很多,又是一次性进行,耗损的元气和时间自不用说^&。

    堂上那些被留下的弟子们静悄悄的^^,睁着眼看向掌门祖师和他的两名嫡传弟子,目光里有着畏惧、敬服和惊奇^,显然他们也不知玄门竟然还有这种秘法*。

    整个过程连夏芍都是心惊的,因为时间竟然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也不知道师父是不是知道她会回来帮忙护持,不然怎么就这么动了手。这实在是太乱来了^,如果她没有回来,她敢保证&&,除非在场的弟子们都来一起帮忙&,不然凭师父和徐天胤,两个人今天不吐几口血^,在床上躺上几天,绝不算完^!

    等到所有的事都做完^*,唐宗伯明显往轮椅上一倚*。他多年没有过这样的大动作了,昨晚在余家大宅和今天,接连两次大动作,很明显是有些吃不消了&。

    夏芍和徐天胤未停,继续为师父调补元阳^,老人却摆了摆手,虽然看着疲累,但显然刚才有两名弟子的帮忙*,他看起来问题不大。

    但两人还是为老人调补了一些元阳*&,这才起身&。

    起身之后**,夏芍这才望去门外*,发现冷家人已搀扶着冷老爷在站在旁侧&,冷老爷子神情悲恸,老泪纵横,看着躺在地上昏迷未醒的孙女,直喃&,“欣儿,别怪爷爷……”

    很明显,冷老爷子刚才从死门阵位上出来^,把他孙女留在了其中。

    夏芍看这情况却是愣了愣。难不成,刚才是冷老爷子出手把冷以欣丢出来的?

    但一想^*,她又觉得不对^,既然是他动的手*,何必又追出来呢^?

    夏芍转头看向徐天胤^,“师兄,怎么回事&*?”

    徐天胤刚刚起身,听见夏芍的声音&,抿了抿唇,气息冷了几分^,只吐出一个字*,“吵!”

    夏芍挑眉,她知道徐天胤肯定不会说她吵,那他是在说……冷以欣*?

    刚才发生了什么?

    夏芍虽然好奇*,但她却没开口问*。问徐天胤还不如等会儿问问张氏一脉的弟子,这男人惜字如金,让他复述发生过的事*,他会概括得令人抓狂^。

    果然*,等几日后,夏芍想起问这件事的时候,海若的两名女弟子,吴淑和吴可姐妹告诉夏芍^&,当时唐宗伯在启动阵法&,冷以欣却在这时候问徐天胤记不记得她十岁那年两人见过一面的事*。徐天胤不理睬她^*,盘膝坐下帮唐宗伯护持,冷以欣却还是不知住口,结果徐天胤嫌她吵,就打晕丢了出去!

    当然,这是后话了*。此时夏芍的心中却有一种伤感*、感慨和希望交织的情绪,她看了眼堂上的这些通过考验*,留下来的弟子*,知道他们就是玄门未来的中坚力量,也知道,清理门户的事*,告一段落了……

    从她来香港到今天*,历时近一旬,师父大仇得报,门派得以清理,李卿宇的劫也化了,期间经历种种*,可谓诸多。

    这段时间,细细想来*,她竟是一时也没有放松下来过。忙着布局*,忙着跟余九志最后的较量,现在门派虽然已经清理,但面临的余波必然还有&。因为余九志死了^*、余薇死了*、曲志成死了、王怀自裁、冷老爷子退隐,冷以欣被废&,香港风水界名头最盛的大师死的死,隐退的隐退^。这样的变动^,不可能不引起外界的余波&。

    夏芍的推测没有错*。

    现如今是法治社会&,玄门按照江湖规矩办事,不可能将所有的真相公之于众。

    在之后的对外宣布里称,余九志请降头师欲加害唐宗伯^,结果反受其害身亡&&。余薇在医院术后病发去世*&,曲志成&、王怀畏罪自杀,而冷老爷子则召开了记者会,表示跟唐宗伯是同门师兄弟&,这些年没能识破余九志的面目,深表歉意^,并宣布就此隐退*,带孙女冷以欣移居加拿大^,不日启程。

    这场新闻发布会在香港引起了轩然大波^,这意味着十多年来^,香港四大风水家族一夜之间散的散,隐退的隐退^,已经没有所谓的余王曲冷了。

    而造成这一局面的*,正是曾经的第一风水大师,唐宗伯的归来&。

    但凡有些阅历和头脑的人&,都能猜出这四大家族的结局必然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但媒体没有报道,唐宗伯也没有召开记者会&。

    活到他这把岁数的人,又经历了人生的起起落落,对名利、对舆论&,早就看得淡了^。再大的新闻,再大的消息,对许多人来说都只是别人的故事,只是生活的调剂?;蛐碚庖欢问奔涔刈?,但很快就会从兴致勃勃*&,到平淡,再到见惯不惯^,最后接受*。

    就像当年唐宗伯失踪*,余九志取代他的时候一样&。

    而今&,不过是旧事重演。只不过是故事里的人,变了变而已。

    唐宗伯只是对外宣布重新接管老风水堂,便再没多说一句话^&。他只是与以前的故友们聚了聚。

    这些人里,有三合会的老当家戚老、香港政商两界的老人们。唐宗伯离开的时候,这些人并不是每一个都那么成功,但如今,他们都是极有影响力的存在。尤其是那些商界的老人们&,莫说是在香港,就是在华尔街&*,也是有不少人很有分量的?&?晌蕉逡欢褰?&,世界经济都要颤一颤的存在。

    唐宗伯与老友们见面的时候,不免被媒体们拍到。民众在震惊着这位老人深厚的人脉和影响力的时候,在猜测着香港风水界会怎样的时候,有人发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唐宗伯身旁总有一名男人跟着,不知什么身份,而当初传言是他的嫡传弟子的那名少女风水师^,却再没出现过。

    这名少女风水师,起初民众的目光和兴趣都在她身上,可是余家的约战时候&,因为唐宗伯的归来,因为当年真相的突然揭开,发生了太多的事*,将民众的注意力转了开。等再有人想起这名少女的时候^,她却已经不见了^&。

    无论是唐宗伯身旁^*,还是媒体的报道,甚至连她最初出现在民众面前的那本杂志上,都没有了她的消息。

    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

    她人呢?

    她去上学了&。

    ……

    不会有人知道*,这名少女不仅仅是风水大师&,她还是名高中在校生。

    夏芍本是转学来香港读高三,但因为李家和玄门的事^,她耽误了近两个月的课程*,一直在跟学校请着假^。

    这段时间**,她虽然是一有时间就会翻翻课本^,利用晚上睡前的时间在复习功课^,但这跟天天在学校里读书来说^,效果自然是天差地别&。

    夏芍有前世的基础,但高中的课程并不容易^,而她的目标是京城大学。这是当初在十里村周教授走时,她答应过周教授的,也是她转学来香港之前&,答应过柳仙仙&、苗妍和元泽的^,她等着跟老教授和朋友们相聚^,自然不能食言^*。

    玄门的事,并不是说清理完门户就所有事都算解决了的,弟子们的适应期,风水堂、命理堂*、问卜堂^、相堂这四大堂天天都有人,而且庙堂里每天祈福求签的人更多&^。而玄门却清理了一大半的人,坐堂的弟子够不够用*&,民众能不能适应&,都是个问题^&。

    但这些事夏芍都不管了^,她拍拍手,把事情都交给师父和师兄,而她要上学*。

    考生最大!

    当然&&,这只是夏芍的借口。她其实只是怀念以前的生活**,学校、公司^*,偶尔给人看看风水,积累一下人脉。她习惯了这样的日子,才三个月没让她过,她就有点怀念了&。

    反正师兄的假期到圣诞节,他还会在香港待两个月,让他陪在师父身边就好。

    至于街头上的那些报道和议论*,夏芍都没放在身上&。

    舆论而已^*。她心中在酝酿着的事,足以掀起一场更大的舆论风暴。

    总有她站在世人面前的时候,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

    车子停下^,夏芍拉着小行李箱站在了气息古老庄严的校园前。来往的行人无不回头看一眼,为少女的容貌和气质。

    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只是看她抬头望了望晴好的天,一笑,走进了校园……

    ------题外话------

    这种过度,就到这里吧*。明天起新的内容^,芍姐回归校园,上学*,发展公司*,看风水~回归以往路线*,门派的事告一段落~

    我今晚整理一下细的大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四章 善后*,余波,新的开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四章 善后,余波*,新的开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