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抓凶&!

    等待李家家庭聚会的这两天&,夏芍也没闲着。

    余九志等人在港口被媒体和民众围堵之后,第二天一早,消息铺天盖地传遍全港!

    “余大师右臂疑似受伤严重&,记者采访期间,余大师未曾活动过右臂&,救护车来后,也随车去往医院?&!?br />
    “余大师的孙女余薇小姐&,双腿受伤严重,从船舱被医护人员抬出时曾一度情绪失控,被注射镇定剂后&,送往医院。记者随后蹲点等候&,截至发稿时&,余小姐仍在手术中。余大师也在另一间病房不曾出来&,似乎右臂受伤的传闻属实?&&&!?br />
    “在港口时,记者未曾见到王大师和曲大师的孙子,王洛川和曲峰。两位大师看起来精神状态萎靡,回住宅后就一直闭门谢客&&。冷大师也闭门谢客,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三人自发稿时都不曾去过医院看望余大师和余小姐&。值得一提的是&,余小姐此前传闻与李氏集团总裁李卿宇先生即将订婚,事发之后&,记者曾试图采访到李先生&,但被其秘书以公务繁忙不便接受采访为名拒绝&。截至发稿时&,李先生也未曾出现在医院。这场豪门与风水世家的联姻&,王子与公主的童话是否经得起考验,能否走到最后呢&?让我们拭目以待?!?br />
    “据可靠人士透露,有一起去渔村海岛的风水师证实&&,伤到余大师和余小姐的是退出风水界许多年的张大师的弟子所为&,伤人的动机似乎关系到当年的争斗恩怨&。记者特地整理出了当年事件的前后始末。起因是时为香港第一风水大师的唐宗伯大师去往内地,就此失去踪迹&,身为唐大师师弟的余大师和张大师在港争夺第一大师头衔&,在王大师和曲大师的支持下,张大师被曝出许多在堪舆风水方面的错处&&,最终无颜留在风水学界,宣布退隐&。时隔八年&&,张大师的弟子出山&,是否预示着香港平静了八年的风水学界风波再起呢?”

    “特别需要提一下的是,据闻这位伤到余大师和余薇小姐的风水师是一名女子&,年龄大约在十七八岁。记者采访时&,她已提前离开。究竟这位年轻的风水大师是怎样打败余大师的&,记者也非常好奇。她还会不会再出现&&,这是很多人都好奇的问题&&?&&&!?br />
    ……

    在这么多铺天盖地的消息里,民众还没来得及消化&,刘板旺的杂志又掀起了一场风波&。

    前两天他的杂志刚刚爆料的时候,还有好多人不相信,但是经由许多媒体的一起报道&&,民众不信也得信了!曾经三流的八卦小杂志&,这几天销量翻天覆地,当这天早晨&&,媒体记者们还在报道着昨天在港口堵到余九志的事情时,刘板旺的杂志一经摆在书报亭&,其标题就吸引了不少人目光——年轻风水大师的挑战&!给香港风水大师的战帖!

    翻看其中的内容&,看到的人震惊了!

    杂志里,没有任何一版小明星的绯闻,所有的内容全是围绕风水运程展开。香港销量最好的运程书,代表了余王曲冷四大风水家族的精髓,竟然有人在杂志上公开指点,表示要指出四本运程书中预测不准确之处!

    而这天杂志中的内容已经指出余薇出版的运程书中,关于阳宅置地方面的不足之处。其余三家&&,杂志中表示将会以连载的方式一一指明其不足之处&&。

    这是公开的挑战!或者说,是挑衅!以一人之力,叫板香港四位最顶级的风水大师!

    这人是谁?跟今早众家媒体报道的那名少女风水师有没有关联&?

    不仅民众们好奇心被打动了,连一些媒体都恨不得直接去采访刘板旺&&!

    他从哪里得来的一手消息&?为什么总比他们快一步&?

    一开始,一线的媒体们虽然震惊刘板旺能爆料这么大的事,而且还并非虚假炒作。但很快他们就平静下来&,认为这不过是他得了某个消息来源&&,占了一次先机而已&。八年了&,就让他占这么一次先机,想必也没什么。媒体是靠关注度吃饭的&,他以后总不能天天报道出占先机的事件&,说到底,这次就是他运气好&。论资源,三流媒体怎么比得过一线&?

    但没想到的是&,刘板旺的杂志竟然还能爆料出大事来!

    这下子&,一线的媒体当家人们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刘板旺既然能出来这样一期内容,他的稿子怎么来的?他必然与这个挑战香港风水大师们的人认识&!

    当即,这些媒体当家人们下令——都给我去刘板旺的杂志社附近蹲点!有发现可疑人出入&,想办法拦住,不惜一切请来&&!哪怕开大价钱&&!

    但这些人很快就失望了,因为夏芍在李家大宅,她的稿子早就交给了刘板旺&&&,只不过嘱咐他不要一下发完,慢慢来&。

    果然,这些媒体记者守候蹲点了一天&,没有结果&&。第二天,杂志上又出版一期以纠正王家在风水布局上的不足之处的内容&。

    除此之外&,杂志上还爆料称,下战帖挑战香港四大风水家族的人,正是在风水师考核上打败余九志和余薇的少女风水师!

    这下子&,民众沸腾了!

    真的是那名少女风水师&&?

    她真的只有十七八岁?真是她伤了余家的人?这个年纪,怎么能指点几位大师在运程书中的错误&?她到底有多少本事&?

    香港的风水界,要变天了?

    一时间,民众纷纷要求爆料这位少女风水师的事。但刘板旺的杂志就像吊足了人们的胃口一样,对此事只字不提。

    但越是神秘的事&&,越能引起人的八卦心理&,刘板旺的杂志无疑活起来了,人们开始期盼他的杂志还能爆出什么料来&,更期盼他的杂志能对那名少女风水师的事进行报道。

    在这种期盼中,刘板旺杂志里依旧持续连载着夏芍对于四本运程书的修改指点&&&,一天一本,并称指点完后&,她将以六壬神课的占卜方式,预测香港每一天会发生的事&。

    这是挑衅,也是战帖&&,但余王曲冷四家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余薇刚从手术室转进重症监护病房&,余九志尚在医院陪着,剩下三家全都闭门谢客,对外界的风波尚未做出回应。但香港的空气里已隐隐有些风雨欲来前的涌动。

    在这样的气氛里,李家大宅里,风雨却是提前来到了。

    这天一早,李家三房的人就都回到了大宅来&。他们已经是有段时间没回来了&,自从前段时间老爷子气病了&,李卿宇便守在病房里照顾老人,表示没有李伯元的传唤,谁也不准到医院看望&&。直到一周前,李伯元回到大宅休养,李卿宇还是不允许众人回来探望&。他不仅是不许李正誉和李正泰两房的人回来,连他的父母也禁制踏入李家大宅&。

    这点&,让身为母亲的伊珊珊很是不满!她去公司找儿子闹,李卿宇对她的态度不冷不热,只说老爷子需要休养,人多了嫌吵,然后就叫莫非和马克西姆“送”伊珊珊走了&。

    事实上,李卿宇还真是挺了解他母亲,伊珊珊回主宅看望老人的目的自然是不纯的。她憋屈了这么多年,儿子总算继承了家族,自以为在家中有些话语权了&。虽然当天李伯元是怎么住院的&,她并不知道,但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不会惹老爷子生气的,一定是大房和二房顶撞了老爷子&,这才导致的这件事。不然卿宇为什么不让大房二房去医院探望呢&?

    伊珊珊一辈子也没抓住两房的把柄,出了这么件事,自然想回大宅逞逞威风&,不料被李卿宇下了禁令,还被从公司请了出去,她怎能不气&?

    说的好听点&,那叫请,说的不好听,那就是撵&!瞧瞧那名俄罗斯保镖,五大三粗的,看着就怕人!伊珊珊怎么也想不通,儿子会让这种凶神恶煞的保镖请自己的母亲出公司!

    她的脸都丢光了!

    伊珊珊在家里憋屈了一个星期,今天早早就来到了大宅&,一进门自然就不给李卿宇好脸色&。

    李卿宇今天穿着件常服&&&,一件高领的米色薄毛衣&,金丝眼镜架在鼻梁上,五官雕塑般深刻,气质沉静&。他见自己的父母进到客厅来,起身颔首道:“父亲&,母亲?!?br />
    他依旧是不冷不热的,甚至带点疏离。李正瑞对此反应还好&&,这儿子是他年少轻狂的时候留下来的&。十七岁就有了儿子&,李正瑞对父亲一词没有多少概念,后来儿子总是李伯元在教养着,他这个当父亲的反而继续在外头花天酒地&&,年复一年,他直到如今在外头也是浪子,不思回头&,对父子之情到现在也没有多少感悟&。因此,他知道李卿宇对他不亲,但儿子成为集团总裁之后&,他这个当爸的倒是在外头多了不少艳福&。从这方面来说,他这个当爸的,对儿子倒是没什么不满的&。不就是不让回本家大宅吗&?他还不想回来面对老爷子的训话呢&!

    但伊珊珊则不一样&,她一看见李卿宇对她这样的态度&,就冷笑一声&&,“今天让你爸妈回来了&&?你的保镖呢?要不要让他们再撵我一回?”

    李卿宇淡漠地看着他母亲,点头道:“如果您想的话,可以&?!?br />
    “你!”伊珊珊气得瞬间脸色涨红,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指着他&&&,转头就去掐李正瑞&,“看看你的好儿子&!你也不管管他!看他对他妈什么态度?!”

    李正瑞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了几句,夫妻两人就在客厅门口吵了起来。

    李卿宇静静看着父母的争吵&&,神色平静得像一潭死水,转身的时候,眉头却稍稍皱起&,沉重地闭了闭眼&,“爷爷听不得吵闹,我给你们一分钟,安静不下来的话,管家,记得送客?!?br />
    说完,他就自己上了楼&&&&。

    夏芍在书房里陪着李伯元&,书房的隔音效果还算不错,但楼下声音那么大的吵闹,对于如今夏芍的耳聪目明来说,是听得清的。她见李卿宇进来的时候神色沉静&,像没事儿人一样,顿时心中感慨,这男人也挺不容易的。

    李卿宇虽然是那晚知道了夏芍风水师的身份&,但这两天两人相处倒是跟以前没什么不同&&,李卿宇的沉稳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他被人用邪术惦记上&,他看起来依旧如常。上班,下班&。

    这两天,有时连夏芍都感慨&,李卿宇真是个内心强大的男人&。

    而此时,这个内心强大的男人与她对视一眼,轻轻颔首就去书桌去询问李伯元的身体情况了。

    今天对李家来说,是必将狂风暴雨的一天,李伯元心情必然沉重,夏芍一直在用元气为老人补养调整&,她的注意力也在李伯元身上&&,自然没发现李卿宇低头的时候,轻轻又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意味颇深。

    原本,他以为只要一晚就能得知她的身份。比较,杰诺赛家族在美国黑手党中势力惊人&&,以他们的情报能力,她的身份应当只需一晚便会水落石出。

    但是,两天了,那边依旧没有结果。

    在他打电话询问的时候,那名一直玩世不恭大学老友竟然难得认真了起来&,“你这位美女保镖身份不简单??!我敢保证,她绝对不是保镖,她的身份是被人精心安排过的。这个人手法可真高端,所有履历上的事都是真的&&,但有趣的是,一往源头查,线索就全部掐断了。嘿!这是个高手!你再给我两天时间&&,我亲自出手看看!”

    挂上电话后&,李卿宇就蹙起了眉。当他再看见夏芍的时候,越发的不解——她到底是什么人&?身份何必安排得这么精密&?

    三人在书房里坐着&,李伯元像是不想太早见到自己的儿孙一样&&,一直坐到快午餐时间了&,才让李卿宇和夏芍扶着下了楼去&。

    客厅里,人都到齐了。大房的李正誉和妻子柳氏&&、儿子李卿怀;二房的李正泰和妻子舒敏,大儿子李卿驰;以及三房的李正瑞和妻子伊珊珊。

    三房人见了李伯元下楼来,都赶紧起身去迎。李伯元摆了摆手,看了眼餐桌&&,“都坐下准备吃饭吧&?!?br />
    大房的人神态如常些,二房就尴尬些&。毕竟上回是舒敏把老爷子气病的,她那天从医院回去之后就回了娘家&。自从结婚到现在,李正泰对她向来是好声好气&&&,二十多年了&&,他这是第一次跟妻子打起了冷战。舒敏回娘家这么多天&,他不管不问,今天来大宅,他却是叫秘书打了个电话去通知。让她今天来给老爷子道个歉&,要是今天不出现,就等着收律师发出的离婚信件。

    舒敏从心底自然是不愿意离婚的,她只是没想到丈夫能这么绝情。结婚这么多年,她最了解自己的丈夫,他性子温吞,但其实很孝顺,这一次他看起来是真的被自己气到了&。

    舒敏硬着头皮来了,李伯元下楼来的时候,她跟着叫了声“爸”&,但没敢跟老爷子对视。接着听他叫众人入座&,且也没表现出对自己的厌恶来,她这才硬着头皮坐下了。

    她很少像今天这样抬不起头来,这异常的样子立刻引起了伊珊珊的注意,她目中精光一闪——难不成&,那天是她把老爷子气病的?

    伊珊珊的目光在二房夫妻脸上一转,见向来感情很好的两人今天之间像隔了层冰&,李正泰竟然看也不看妻子一眼,伊珊珊顿时眸中精光一闪,瞥舒敏一眼就要说话。

    “管家&,上菜吧&?!崩钋溆畹囊痪浠按蚨狭怂?。伊珊珊一怒,瞪向儿子,李卿宇却垂着眸,看也没看她&。

    李家现在的座次,李伯元坐在主位上&&,李卿宇就在他左手旁&&&,下首才是大房夫妻、二房夫妻、三房夫妻&,至于李卿怀和李卿驰两名三代子弟,都是坐在最末的。

    夏芍并未入座,她立在李伯元和李卿宇身后。李家的人都见过她了&&,虽然吃饭的时候&,有她这个外人在场很不自在,但今天的气氛,却是没人找她的茬。

    管家很快就带着佣人将菜品端上来,席间气氛拘谨&,怎么看都不像是家宴&&。夏芍站在后头看着,心头悲哀&,但却默不作声,目光轻轻落在李卿宇下首,大房的李正誉身上。

    没错,在天眼里,夏芍预见到的人正是李正誉&。

    他是李伯元的长子,李卿宇的大伯&&&,外界盛赞的放弃自身利益,成全家族长久兴盛的男人&,却是李家隐藏最深的人&&。

    夏芍即使不开天眼&&,此刻也能明显地感觉到李正誉身上正被阴气笼罩着。但夏芍并不出声,只等着他自己露出马脚&&。

    佣人上菜很快,碗筷早已布置好&&,但等到佣人上完菜后&,李正誉却是咳了咳&,出声道:“王妈,再加副碗筷来?!?br />
    王妈一愣,应下便退下去拿了。但餐桌上&,李伯元却是气息明显波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向自己的大儿子&&。李卿宇也转头看向自己的大伯&,目光沉静&,但夏芍站在他身后,还是能感觉到他气息的波动&。

    这是她在下楼前告诉两人的。养小鬼是要供奉的&,带着童魂出门用餐,桌上基本都会多放一副碗筷&。夏芍只告诉李伯元和李卿宇,吃饭的时候,谁多叫一副碗筷,谁就是想用邪术害李卿宇的人&。

    李伯元很明显没有想到是自己的大儿子,夏芍在他身后暗中帮他调整元气,老人才没一下子血压升高,又出现晕厥的现象。

    但李伯元也是大风大浪里过来的人了,经历了大半辈子的风雨&,尽管内心波动是很强烈的&,但老人脸上依旧看起来很平静。尽管,那是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他看向自己的大儿子,问:“好端端的&,多加双碗筷干什么&?”

    这可是李伯元下楼来后&&,除了让儿孙入座后说的第一句话&&,李正誉当即就笑了笑,他身旁,妻子柳氏却是笑了起来,“爸,你说正誉都五十的人了,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老了老了,还牵挂起女儿来了。岚岚不是在英国读书么?这都大半年没回来了&,他前段时间给女儿打了个电话&,说怪想的,从那天起,吃饭就非得多加双碗筷!我和卿怀都哭笑不得,我们两人还赶紧给岚岚打电话,说让她今年过年早些回来&?!?br />
    李卿怀点点头,也笑了笑&。餐桌上目光奇怪的二房和三房这才也陪着笑了笑,不过看起来笑容还是有点奇怪。

    李伯元皱了皱眉头,“想女儿就多给孩子打几个电话,吃饭多放份碗筷干什么&!不吉利!王妈&,别拿了?&&!?br />
    从厨房出来要把碗筷端过来的王妈一听&,应了一声就把碗筷给端回去了。

    柳氏母子笑容都有些尴尬,夏芍从旁看了,轻轻垂眸。他们母子应该是不知道实情的。

    李正誉一见碗筷被撤走,也尴尬地笑了笑,咳了一声说道:“行行,不加就不加吧。爸不喜欢就算了&,吃饭吧,呵呵?!?br />
    他这么一说,李伯元反倒愣了愣&&&,他回头看了夏芍一眼,然后就和儿孙们动筷吃起了饭。

    李伯元那一眼意思很明显——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养小鬼要供奉碗筷么?我一说他就不要了&&,是不是……冤枉他了?

    李伯元并非不信夏芍,只不过迟暮之年,面对儿孙,人之常情而已&&&。

    夏芍淡淡一笑&,还是不出声,只是在后面看着李家人用餐&&&,看了一会儿之后,她便忽然出声笑了笑&&。

    她这一笑&,在安静拘谨的用餐氛围里显得很突兀,很不合时宜&。李家人都抬起头来,看向他们印象里的女保镖。

    夏芍的目光却望在李正誉碗里,笑道:“我原以为像李家这样的豪门大家族&&,用餐是很讲究礼仪的,没想到也不过尔尔&&?&!?br />
    夏芍的笑声带点轻嘲,虽然让李家人狠皱了眉头,但第一反应也是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李正誉碗里,发现他碗碟里留着很多菜,都是他刚才夹进来的,每一样都留了底&&。

    这虽然有点不符合用餐礼仪&&,但这毕竟是家宴&,而且被一个外人&,尤其是被当做下人的保镖突然说这么一句&,李家人便都皱了眉。

    李正誉反应最大,他沉下脸来也是很有威严的&,“怎么?这是我们李家的家宴&,我怎么用餐需要一个保镖来教&&&?”他转头看向李卿宇,“卿宇,不是大伯说你,咱们自己家里吃饭&&,你还让个保镖跟在后头干什么?在外头?;つ愕陌踩姑坏盟?,难不成在自己家里&,还有人害你不成?”

    舒敏一听这话,先涨红了脸。她觉得李正誉是在说她&,故意给她难堪。伊珊珊这回却也跟着不满地看向儿子和夏芍,她本来就不喜欢儿子这回请的保镖,一个个的&,没个把她这个主母放在眼里的!因此,她开口就要训斥夏芍。

    但她还没开口&,夏芍便先笑了。

    她边笑边点头&,“这话还真是说对了。都说家贼难防&,这话是不错的&&?&&!?br />
    一桌子的人都跟着愣了愣&,李正誉却是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你这话什么意思?!卿宇!你管不管你的保镖&!”

    李卿宇抬眸看着自己的大伯,目光沉静里带着些令人看不懂的情绪。李正誉一跟他的目光对上,就莫名心中一跳!

    夏芍却又说话了,她望着李正誉&,唇边带着浅淡的笑,眼里却绝对没有笑意&,“李先生,最近夜里寅时是不是常听见有人附在耳边说话&&?是个孩子的声音?!?br />
    李正誉心头一跳&&&,顿时觉得头皮都发紧,他觉得这女孩子说话清清淡淡的&,眼眸却像是能将人看穿一般!

    “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卿宇&,你再不管你的保镖,今天的家宴,大伯就告辞了!”

    李卿宇只是看着他不说话,不仅如此,李伯元也望向他。两人的目光就像是知道什么似的,让李正誉的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这时&&&,二房和三房的人已经感觉出一些不对劲来&,连柳氏一开始因为夏芍的无礼略微皱眉的神情,现在都给了丈夫。

    “李夫人?!毕纳中ψ趴聪蛄?,“近来李先生夜里寅时是否有不对劲的时候?”

    “寅时?”柳氏喃喃&&。

    “夜里三五点钟&?!毕纳痔嵝?,“盗汗、呓语&,做恶梦。有这些情况吗?”

    李正誉目光一变,但架不住柳氏已经点了头&&&,“对&!对&!是有&。你……你怎么知道&&?”

    “我不仅知道,我还知道你们夫妻同床的时候&,你一定发现李先生的体温比以往低很多&&,有些冷?!?br />
    说到夫妻同床,若是平时&&,柳氏少不得要脸上红一红&,但今天她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上头,她一听夏芍的话就变了脸色,点头道:“对!你怎么知道的?”

    “别听她胡说!”李正誉板起脸来&,少见地喝斥妻子,“不是跟你说了,最近晚上天凉,我这些天太忙了&,身体有些不太好&,过两天抓副中药喝喝就行了么!”

    “可&、可……她是怎么知道的?”柳氏受了丈夫喝斥,有些委屈,看向夏芍道。

    “你管她怎么知道的!”李正誉很不耐烦,抬头就盯向李卿宇&,“卿宇&&,不是大伯说你&&。上回是不是你让人在大伯家里安的监控器&&?现在还没取下来?你这孩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大伯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在大伯和你大伯母卧室还装监控!今天这事你给我说说清楚!”

    “李先生&&,转嫁的招数就别用了&,没意思&&?!辈淮钋溆钏祷?,夏芍便开了口,“我不仅知道你夜里做恶梦&,我还知道&,你家里突然多了很多小孩喜欢玩的玩具&,而且家中近来特别爱干净,一天势必打扫几遍。应该家里还会有好多小孩的衣服?!?br />
    柳氏一听就脸色变了,在对面看着的二房和三房一看大嫂这脸色,就知道夏芍说对了。

    夏芍的神态,一点也不像是无端说这些事的样子&,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是傻子,都能听出事情有点蹊跷来&。不然,她一个保镖,莫名其妙在雇主家宴的时候插什么嘴?

    “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我盼着卿怀早点结婚,叫我抱抱孙子享享清福,提前准备点小孩的衣服和玩具怎么了!”李正誉怒道。但他没发现&,他已经开始解释了,心里没鬼的人&,通常不会这样。

    夏芍悠闲一笑,点头,“这倒也说得通&。但如果我没猜错,你家里应该还放着清水或者饮料,另外有生鸡蛋和白米。你能告诉我,这些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吗?”

    这话一问&&&&,柳氏的眼里倒露出疑惑的神色&,显然这件事她不知道。自然&&,这件事李正誉必定是在暗处做的,如果在明面上摆这些,他是怎么也解释不过去的。

    面对一桌子人疑惑的目光&,李正誉恼羞成怒,也不解释了,直接拍桌子站了起来,“卿宇,你在大伯家里安监控,不解释也就算了,这些事你也要管吗?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人命关系。你说,他要不要管&?”夏芍接口道&。

    但人命这两个字,却叫席间气氛忽然间静了静!

    不仅二房三房的人愣了,连柳氏母子也怔愣了片刻,李正誉更是如遭当头雷击&,劈得一时没反应过来。

    夏芍却在这时候忽然间动了&!

    李正誉本来就在李卿宇旁边,夏芍出手之快&,几乎是一息之间!脚尖看似轻点&&,力度却足以叫一名壮年男人受不了地腿窝一痛&!

    李正誉膝盖一弯,身子一矮,啪地一声被夏芍扣着脖颈按在了桌面上!

    桌上全是还没动几筷子的菜品&&,这一按下去,别说李正誉身上遭了秧,脸上也油腻腻一脸。盘子发出的刺耳的响声让退在远处的佣人们都是一惊&&,但一个个都懵在原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席间舒敏和伊珊珊却是惊吓之余尖叫一声往自家老公身上躲,柳氏吓得起身,李卿怀一把将母亲拉去一边&,起身便冲过来,“你做什么&!”

    夏芍却在李卿怀赶过来之前,动作敏捷地放开李正誉,就退了出来。

    但她退后的时候&&,手上多了件东西&&,是刚才从李正誉衣领里提出来的。她把这东西往李家人眼前一晃,所有人都愣了。连李卿怀都住了脚&&。

    只见,夏芍手中提了件用绳子拴着的小棺木&,这棺木是木头做的&,一看就是用刀子雕出来的,上面有着奇怪的花纹,看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让人有些不太舒服的感觉&。

    而夏芍的目光落在这棺木上的时候&&,也跟着脸色一变!

    随即,她一眼瞪向李正泰,不再是之前的悠闲散漫,而是带了些严厉,“这是降头术!你养小鬼本就阴毒&,居然还请了泰国的降头师?说&!这人是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二章 抓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二章 抓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