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爆料&!

    “独家爆料^!余大师被困小岛胳膊被废!孙女余薇生死未卜^^&!”

    一条三流杂志上曝出来的消息^,让短短两天之内,香港风水界变了天*!

    这本杂志不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香港第一风水大师余九志现在被困在离香港数百海里以外的渔村小岛上*,废了一条胳膊&**,且他与李家的继承人李卿宇联姻的孙女余薇,目前也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不仅如此&,曲王两家的孙子也被小岛上阴灵所伤,至今昏迷不醒。

    这本杂志向来只报道一些小明星的绯闻,而且大多都是添油加醋的八卦言论*,因此向来都是被看看就丢去一旁的小杂志*,内容上不了台面,销量也不高*。

    这条消息出来的时候,起初港城的民众只是因为够劲爆的标题买来看一看^&,有的人根本就不信,看完以后就笑一笑,丢去一旁了。

    什么阴灵*&?说的跟真的一样,闹了半天还跟写小明星的绯闻一样^&,乱写一通*&,吸引人的眼球罢了!

    许多人并不相信&,但架不住媒体敏锐的嗅觉。

    这本杂志民众们不知道是谁创办的*,香港的媒体人知道。刘板旺退出一线很多年了&,但他当年在出版界大哥的地位,很多人都不会忘了他*^。这些年来&,当年那些竞争对手,不时都会关注他的杂志,但看他的内容和新意上一直没有起色,不少人都甩手冷笑^*,以为他这辈子就这样了。但没想到^,这天一大早*,有的人惯例将刘板旺的杂志拿来翻一翻^**,笑一笑当年被打败的王者的下场*,再享受地审视一下自己如今的地位^。

    但拿到杂志的一瞬,不少香港的当家媒体人都不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这不是什么三流小明星的报道,是关于香港风水世家余家的爆料!

    自从七八年前*&,香港那次风水师在杂志上的大战,就没有杂志再敢出余家的八卦了。刘板旺这次疯了么*^?

    还记得当年内幕的人&,都知道,刘板旺跟余家是有些仇怨的,他敢这么做,如果是不实报道,又是在临近年底,风水行业最热的时候,别说民众的口水了,那些余家在风水上的政商客户,都会叫刘板旺吃不了兜着走!这一次*&&&,他要是再惹上麻烦,那就不是在三线苟延残喘那么容易了^,搞不好会惹上官司&。

    他这是失意疯,不管不顾地拿余家当噱头,就为了给杂志提升点关注度?

    认识刘板旺的人都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他是个有野心的人*,不然当年也不会打那场媒体大战。这些年来&,他看着安居一隅^,过着不为人知的落魄日子&,但他不像是不敢卷土重来的人*,不然这些年他早被人遗忘,当年的对手们也不会还盯着他。

    因此,这本杂志一出,很多人都闻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一些二线的媒体不知道,但一线的媒体都知道一件事——余家等风水师现在确实不在香港*!

    按照往年的经验,这时间正是风水协会的那些大师们举办风水师考核的时间&^*!因为这个考核向来是禁制媒体介入的&&,因此谁也采访不到,只能最后得知个结果。成绩好的风水师,会在协会有名单公布*&,这些人往往是来年三年里民众趋之若鹜的方向。

    因为不允许跟踪采访*&^,这些年来风水大师们也都有固定合作的媒体*,所以这件事媒体们并不一窝蜂似的地贴上去,反正到时候就会公布,该是谁家的消息就是谁家的,别家媒体也抢不走。因此这段时间大媒体都在等这件事的结果,小一点的媒体知道抢不到,于是就把精力放在自家杂志上^。

    这消息一出,当即便有多家二线媒体派了好几拨人马出去,打探余王曲冷四家的情况。

    当打听出人确实不在香港的时候,一些小媒体沸腾了!他们不像那些一线的大媒体一样*,跟风水师们合作着,不会报道一些绯闻*,这么劲爆的消息*,自然就代表着销量^。

    多家媒体纷纷佐证报道**,消息像雪片似的开始遍布香港的大街小巷*^,媒体的力量令人惊惧^,在刘板旺的杂志爆料的当天晚上,不少杂志都加急出了跟踪报道^,各大书报亭的杂志紧急调换,内容一眼望去&,都是在说四大风水世家的人确实不在香港&&,而是在一座小岛上进行风水师考核的。

    这下子^,不信的人也有点信了。

    这让很多一线媒体很抓狂&*^,他们是不愿报道与他们合作的风水师的八卦消息的*,但架不住大家都在报道^。一时间,香港民众对此时求证心切^^,这对媒体来说就代表了销量和业绩。

    有些大媒体便把心思动到了李卿宇身上,余薇现在毕竟是他的未婚妻,而且传闻她出事&,他这个未婚夫担不担心未婚妻呢?一线的几家媒体想把民众的关注点从余家人受伤的事上,转到李卿宇对未婚妻的深情上^。但可惜的是*,李卿宇上班到回到李家主宅的过程中总有两名职业保镖时时陪同^,他的秘书谢绝了媒体的采访**,称李卿宇什么消息都不知道^,没有时间接受采访。

    希望落空倒也罢了,第二天,刘板旺的杂志上又有大消息爆料&!

    他的杂志上称,余九志等人所去的渔村小岛&,曾在两年前开始闹鬼**&,但余九志等人去了之后,并没能将鬼给降服^,反而被阴灵所伤。最后降服了阴灵的是一位鬼谷派的高人,和张中先张老一脉的弟子^*。余曲王冷四家,自称风水世家*,不过是浪得虚名。

    杂志上甚至还找到了当初从岛上搬出来的村民,证明了这两年岛上确实有闹鬼的事。而且岛上现在只剩下几名老人了。

    这一期做了专题的报道^,说得真真的&,让人后背起了一层毛汗^。但有心的人注意到&,爆料中称平复闹鬼事件的并不是余九志等人,而是张大师一脉的人^*。

    这位张大师***&,已不在风水界出现很多年了^。当年不是说他水平不高吗*^&?怎么现在又出来一名他的弟子比余大师还厉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件事,到底是真的*,还是说张大师的人想重回风水界的炒作?

    民众议论纷纷,媒体人却是知道^&,这样的关注度*,刘板旺的杂志销量必然暴涨。果然,第二天一早^*,不少人已去书报亭的摊上守候**&,杂志一经摆上,销售十分火爆!

    而这天早晨的消息也是大消息^*,消息上称&,余九志等人应该中午就会返港^!这消息里&*,连游轮号都写得清清楚楚!

    这么确切的爆料&,顿时让各家媒体蜂拥到了港口蹲守,有些想亲眼弄明白爆料是真是假的民众也自发来到了港口&。

    因此,当中午过后^*,游轮靠港的时候,船上的人一下来&,便被闪光灯打瞎了眼^&!

    媒体蜂拥而至^,民众也涌上前来&&*,把整个港口堵得严严实实,情况竟不亚于哪位明星来港!

    余九志由余家的子弟护着^*,一出来就被闪光灯对着脸啪啪一阵乱打^,打得脸色青白难辨,看起来万分震怒!

    “这是怎么回事^^!”余九志怒喝一声&,随后跟出来的王家人和曲家人也对这场面出乎意料。

    而媒体的问题已如雨点般砸落下来*!

    “余大师^,听说您胳膊废了一条&^*,是真是假?”

    “余大师,听说你们去的小岛上闹鬼,几位大师都没办法*^,是被张大师那一脉的人收服的^,是不是真的&?”

    “余大师,听说余薇小姐生死未卜?咦?怎么没看见余小姐**?”

    “王大师&,曲大师*,听说您二位的孙子现在也是昏迷不醒*?怎么也没看见?在船上么?”

    “几位大师&^^,现在有人称你们浪得虚名**,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问题纷纷砸落,余九志^^、王怀、曲志成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三人早就黑成了锅底一般。冷老爷子站在最后头,垂着眸看不出情绪,冷以欣在一旁倒是蹙了蹙眉头^。

    余家子弟赶紧上前想要驱散媒体,奈何媒体的闪光灯晃得人眼都睁不开,而且个个都是朝着余九志的胳膊打!

    那些媒体记者本身就是干这一行的&,眼睛都尖&*,余九志自从下了船后,右臂基本上没动过,他穿着西装&,看不太清楚胳膊的情况^&,但记者们还是对着他的胳膊一通狂拍。

    就在这个时候^,后头一辆救护车响起了警报^,看热闹的人呼啦一声望去后头,余九志的脸顿时又黑了黑*。

    救护车是他们在船上的时候叫来的,拉的不是别人^,正是在船舱里的余薇*^。

    余薇自从那天被金蟒的阴煞所伤,甩下山去*,伤了双腿不说&^,还中了阴煞之毒。被余家弟子在山下找到的时候*,她差点七窍流血,弟子们将她抬回村子里,这几天帮她驱除阴煞之毒后**,她的双腿却是实实在在地跌断了,能不能恢复很难说*。

    这四天他们不是不想回来^,而是要驱除阴煞之毒,实在是不适合大动&^*,而且岛上的阴煞盘踞两年了*,虽然现在没有了,但尚有阴气残留,在岛上,手机是没有信号的。他们就算是想打电话叫游轮前来接人,电话也接不通。岛上的渔民倒是有船*,但两三年没出海了*,都有点破旧,为了安全着想,众人便做出了留在岛上,按原定计划返回香港的决定^^。

    今天一上到游轮上,余家就跟医院联系上,让他们派救护车来^,余薇伤得很重,需要立刻去医院。但谁也没想到*,一下船就遇到了这种事&!

    本来救护车来了,是打算把人悄悄接走的,估计是港口人太多了*,救护人员进不来&,为了驱散人群^*,这才打的警报&。但这么一打警报*,无异于昭示了一些情况&,记者们疯狂地开始对着救护车拍。

    医务人员不管那么多&,他们只管救病人^,因此上了船就奔船舱^,没一会儿,余薇就躺在担架上被抬了出来&。

    余薇的情绪很不好*,她从小到大没经历过这么重的伤,这几天在村子里&,她的情绪就几度失控,她感觉到她的腿动不了*,钻心的疼^!她连觉都睡不着^*,一闭上眼*,就是金蟒向她扑来的狰狞模样*^。一闭上眼,就是那白裙少女悠然自得化去她的暗劲&,将她一脚踹出去的模样&&。这两个画面简直成了她这几天来的梦魇*,缠得她睡不着*,伤势折磨着她的身体*&,也折磨着她的心。

    她一定要找到她*&!她一定会报仇!毁了她,毁了张氏一脉!

    这几天^,她是靠着这样的信念支撑下来的**。返航的路上,她无比期盼快点去医院治好她的腿^,然后让她报仇^。

    但余薇怎么也没想到,从船舱被抬出来的时候,迎接她的是堆积如山的记者和打爆了的闪光灯&,后面人山人海&,好像来了不少人!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

    这些记者怎么会在这里^?

    爷爷这么爱面子&&,怎么允许这些记者出现在这里的&&?

    余薇这辈子没有这么丢脸过*,在镜头下躺着被抬出来*,她顿时情绪就失控了&!

    她的腿动不了,腰部以下疼得厉害*,手却可以动&&^^,她顿时胡乱抓挠*&,拉了被子就往脸上盖*,在里面喊:“哪里来的记者?!滚&^!都滚*!爷爷&^,叫他们滚&!叫他们滚*&!”

    余九志这时候也大怒^&,他的手杖在山上时被他震断了&,此时手中没有东西,便怒哼一声&,“都让一让!”

    然后余家的子弟便上前驱赶记者,而余薇情绪过于激动*,医务人员一看,怕她伤势二次加重,便赶紧去车上拿了镇定剂来&,在船上就给她注射了镇定剂。

    余薇一看^^,这些医务人员居然给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注射,自然是越发情绪激动&,但她此时是病人,医务人员哪里由得她&&^?才不管是不是被记者拍着^,立刻就给她打了针^,挤出人群^,将她抬去了车上&。

    余九志也跟着上了车,他的胳膊是好不了了^。这点他自己清楚^^,跟去医院自然是为了看看孙女的情况。

    王怀、曲志成和冷家人各自坐上自家来接的车^,离开了港口。但是上车的时候,王怀和曲志成明显忧心忡忡^,没什么精神。今天事情这么突然,对两人来说似乎都记挂着更重要的事。

    直到四家人都离开了港口^&,记者们还追在后头对着远去的车子一顿猛拍*。

    之后才有一些人发现船上下来的还有十几个没走&,他们有些人在风水界也有些名气^,不过大多不在香港,而是在新加坡和华尔街一些地方有些脸熟&,都是一些大师级的人物*。

    记者们顿时又一窝蜂地围堵了这些人&,“请问诸位大师,余大师是不是伤了胳膊**?”

    “请问岛上到底是不是闹鬼**?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请问余大师他们真的对岛上闹鬼的事无计可施吗?解决这件事的真的是张大师一脉的人吗?”

    对于这些问题,很多风水师都不愿意回答。因为同是业界的人&,现在玄门很明显有争斗*,情况还不明朗^,谁也不愿意轻易得罪人。因此大多数人保持了沉默,表示无可奉告&。

    其中只有一名女孩子接受了记者的提问。这女孩子看起来不大*&,也就十**岁的模样,娃娃脸^,长得娇小玲珑&,看人眼神却很亮&,小刀子似的,说话也干脆利落。

    “虽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解决岛上闹鬼的事的另有高人。是谁我们也不清楚*&,只知道是位道长?&^!?br />
    记者们一听*,立刻闪关灯对着船上一群人,寻找道士打扮的高人&。

    那女孩子清脆一笑,“不用找了&,人早就离开了&。那位道长应该是为了闹鬼的事来的,事情解决了^^,他就走了*?!?br />
    记者们看起来有些失望*^,但眼见着只有这一名女孩子肯回答问题,自然众人就都围了过来,围着她不放,“那就是说&,解决这件事的人跟张大师的弟子无关了&*?”

    那女孩子一耸肩*,答道:“无关&*&?!?br />
    这些其他门派的风水师也不知道金蟒就是作祟渔村的阴灵,因为当天留下来的人只有张氏一脉的弟子和无量子*。女孩子的这句回答^,只是实话实说*。

    记者们听了,互看一眼^,顿时撇了撇嘴。什么嘛!原来是造谣*,明天看来要辟谣*。果然这件事是有人想炒作张大师一脉的人,让他重回风水界吧^^?

    但正当记者们这么想的时候,女孩子的一句话^,又让现场气氛峰回路转。

    “但是伤了余九志和余薇的人^,确实是张大师一脉的人?!?br />
    “什么?**!”记者们刚刚露出撇嘴的表情^&^,乍一听这句话*&^,纷纷变脸!那变脸的速度看起来很滑稽。

    女孩子可爱地笑了笑*&*,似乎很欣赏这种众人变脸的有趣时刻,她就像是耍着人玩儿似的^&,语气轻松^^,“那还是个女孩子呢^&!跟我差不多大的样子*。你们是没看见当时的场面,有趣死了&!”

    什么*?跟她差不多大?

    那*^、那不只有十**岁&^^?

    “这位大师*&,你是说真的么&?跟你差不多大,能伤了余大师?”

    “余大师是真的受伤了?是不是伤了胳膊?”

    女孩子挑眉看一眼那个质疑她的记者*,“你都称我大师了*&&,为什么就不能有别人这个年纪也能称得上大师&?那个女孩子很厉害*,余老头的右胳膊怕是要废。唉^!都是他造的孽,估计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张大师一脉的事&,现在人家有了高手,找他报仇了?&!?br />
    这女孩子还真是有什么说什么,听得旁边同行的风水师们都连连心惊*^,但是几天相处下来&,也没人摸得清她的底细**,不知道她是哪一派的^。反正来参加风水师考核的人里*,她没有同伴*,只有她一个人前来。

    有的风水师就暗暗摇头,都说年轻人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果真是这样*。他们这些老一辈的人都保持沉默,就只有年轻人做事从来不考虑后果。万一余家死不成&&,她这可是跟香港的风水师结下大仇了^*!

    但女孩子显然爆料爆得很爽^,甚至有些快意^,看起来像是在报仇。

    有的风水师也看出来了,这女孩子大抵还是对余九志在九宫八卦阵的比试上的徇私有气&,想趁机报复*。

    女孩子越是爆料,记者们越是像抓到个宝,听了她的话,且不管真假**,一个劲儿地又在船上找人。但却发现,船上并没有发现张中先,自始至终&,下船的人里就没有张氏的人&*^。

    “不用找了&,张老的人早走了*,那女孩子早就不在了?!闭馀⒖煲獾匾恍?,看着记者们又垮下来的脸&,然后不管记者再追着问什么,她摆摆手&,打了辆计程车*,便扬长而去。

    剩下的风水师一看记者又要围堵他们,便也赶紧散了**。

    人都走了之后&^,记者们却聚集在港口没散。敏锐的嗅觉告诉他们*,明天开始,将有大爆料*!香港风水界继七八年前,估计又有一番腥风血雨了&!

    而今天在港口的不仅仅只有记者^,还有不少民众,这件事必定会在今天之内就传遍大街小巷!

    有本事伤了香港第一风水大师的那名少女,到底是谁^?

    ……

    聚集在港口的人并不知道^,他们一直猜测、最想要见到的那名少女,此时此刻在张家小楼的一间屋子里^&,目光自窗外刚刚收回来,轻轻勾起唇角^&*,回头笑道:“场面真有趣*。师父和师兄真应该去港口对面找家店坐着^,现场看看?^&!?br />
    夏芍笑意轻松悠然&&,眯起的眼眸带点小狐狸的狡黠&,但屋子里的老人和男人却只是看着她,余九志在记者的围堵下是怎样的脸黑*,这对他们来说并没有此时此刻的事重要。

    唐宗伯的目光少有的震惊,比听说夏芍炼神还虚的时候还要震惊*&,而且这种震惊是持续的*,自从她开了天眼^,一直到此刻收回来,老人的目光就一直闪烁不断^,异常激动。

    “港口的事*,你都看见了*?”唐宗伯盯着夏芍问。他这个弟子&,从小时候就收她为徒,她聪明^、悟性高、天赋出奇的好,他一度觉得收了个宝*。两天前得知她炼神还虚的时候,他还觉得&&,她是他这辈子见过的仅有的好天赋,虽然说天胤也炼神还虚了,但两人的年龄整整差了十岁*^!这丫头将来在修为上是不可限量的*,他甚至都在想,这丫头会不会成为祖师之后,又一个进入炼虚合道境界的人?

    但没想到,这个震惊他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消化&,今天这丫头又吓了他一回^!

    她说她有天眼,从小就有!

    最要紧的是^,从她刚刚开天眼到现在,他都没怎么从她身上感觉到元气的波动&&,这么长时间的开启天眼,她竟然像没事儿人一样^^!而且,他几乎没有感觉*,但天胤看起来有所感觉^。只能说,他收的这两名弟子,天赋都好得有点变态**!

    他老人家都比不了*&!

    唐宗伯见夏芍笑着点头^,便嘶地一声,“天眼乃是天通五眼之一^&,丫头&,你要真是有天眼,现在能看见港口的情况*,那就不是单纯的能观未来,这可是有点天眼通的意思??^!据说天眼通所见,自地及下地六道中众生诸物*&,若近若远、若覆若细诸色^,无不能照?^&?!”

    夏芍听了点点头,“我觉得也有点像是天眼通。我以前只能观人未来*,察阴阳地气*,倒是看不到远近的一些事物。但是自从在岛上炼神还虚之后,就能看见了*。我的天眼是天生带来的,天眼通应该是修炼之后,境界提升了自然修炼出来的。我想,继续修炼下去的话*,日后应该还会有所提升^^*。要是真能做到六道中众生诸物&&*,无不能见&,岂不是能洞察天机了^*&?”

    “那是自然^。要是真的无不能见^*,天机自然也在眼中了?!碧谱诓笆钦饷此?&^,心情却是不平静的,“你这天眼是生来就带着的?听说有生来就带阴阳眼的,可没听说有带着天眼的。除非前世积了大善,有所报偿,否则能见天机的双目^,即便是修炼中的人要得到,都是要花很大的代价的&?!?br />
    唐宗伯的意思很明显&,夏芍这能力有点太受上天眷顾了&。

    夏芍却是笑眯眯看师父一眼^^,“要不然&,师父以为当年在十里村的后山,我为什么能帮周教授指出他选的祖坟为大凶一事&?我就是看出那里全是阴气聚集,虽然那时候我不懂&,但我也觉得黑乎乎的气&,必然不好**&*!?br />
    这么一说,唐宗伯倒是也想起了当年的事?;匾涔?^&,慢慢点头。确实,这么一说^*,倒是解释得通了&。当年她一个女娃娃为什么能帮人度过了一劫。

    “你个丫头!这么大的事,你又瞒师父这么久*!看我不打你^^!”唐宗伯举起手来&*,又要教训夏芍。

    夏芍笑着躲开,有了前两天的经验*^,这一次她不往徐天胤那里躲了^,但在她要躲开的一瞬,男人还是比她快一步地大手一捞,把她捕获了。

    徐天胤护着夏芍转了转身&^&,唐宗伯瞪两人一眼,气得吹胡子瞪眼。

    夏芍看向徐天胤^,“师兄的感觉可真敏锐*,从我第一次见到师兄的时候开天眼^,一直到现在*,居然都能感觉得到?*^!?br />
    徐天胤看着她不说话&,在听到她有天眼的一瞬,他的眸光也是波动了一下的,但随即便沉寂了。他并没有唐宗伯那么激动*,对他来说,似乎这只是解开了他心中一直想不通的一件事。其他的,对他来说无所谓。她有天眼,或者没有,对他来说都不在乎。

    “唉!一切自有天意?*;蛐碲ぺぶ械淖杂邪才虐蒦,你这丫头说不定是上天赐给玄门的&?”唐宗伯叹了口气,看起来颇为感慨^^,“这能力虽然是能看人未来^,但是天机不可随意泄露,所以^&*,你懂师父的意思*?!?br />
    夏芍听了点点头&&。这点她明白,天机泄露多了对她不好*,她看归看,不会随便说的^。这件事她只说给师父和师兄听,并没有叫张老一脉的人&*,就是因为她知道,天眼的事还是不要太多人知道的好&。

    这个能力是个利器*,被有心人盯上就不好了^。

    “但是用的好了,还是有很大的帮助的^*。必如说*,余九志回来之后的动向,我可以随时掌握?!毕纳炙档?。

    唐宗伯点点头,确实。

    但夏芍却继续说道:“但是我可能不能一直留在张家楼这边了*&。李卿宇的劫数还没完全化去*,我跟李老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今天该是回去的时候了!?br />
    徐天胤拥住夏芍的胳膊明显一顿&,唐宗伯也抬头看来,明显两人都忘了还有这么件事。

    “但是我晚上会找时间回来的*,白天再回去李家那边。我不在的时候,这里就交给师兄了?^^!毕纳挚聪蛐焯熵?。

    男人凝望她许久^&^&,也不点头,也不摇头,不知道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夏芍一见他这副眼眸漆黑的模样^,就噗嗤一笑,“我都说了我晚上回来*!”

    “嗯^?&!毙焯熵氛獠庞α艘簧?。

    夏芍皱了皱鼻子&,瞪他一眼,当下便跟师父和师兄告别&,暂时回李家报到。

    走的时候,李卿宇面相上的劫气已经越来越弱了*,夏芍希望这次回去,能看见他劫气完全消失*&&,这样她便可以离开李家,安心回张家楼这边^,帮着师父清理门户了*。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回到李家见到李卿宇的一瞬,她便变了脸色!

    额上印堂黑暗&&,年寿两颧如乌云当罩!

    这是……

    好重的邪气!

    怎么回事?

    ------题外话------

    我以为今天只能更五千的,有点卡。马上要清理门户了^,还有几个点没出来&*,我要整理整理,看看怎么把所有的矛盾集中在一起爆发&*&&,来个大的爽点^。

    于是&,我需要整理大纲&*&&,这两天要是更的不多,大家莫怪。急的妹纸&*,养养文也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章 爆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章 爆料^!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