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聚首^!叫师叔祖!

    张家小楼里,场面激动。

    张中先眼都红了,不是刚见到夏芍的那天夜里^,听说唐宗伯还在世时的眼圈微红的激动*^,而是真的眼圈发红**,流了眼泪*^。

    他生在最苦的年代^,自幼父母双亡*,在那个饥荒的年代独自上路求生存,如果不是他幸运,遇到了唐宗伯^*,可能十来岁的时候他已死在山匪手里,或者饿死在路边***。

    是唐宗伯带他来到香港*,带他拜入师门^,带他进入了一个绝大多数人难亏其秘的世界^,是唐宗伯*,改变了他人生的命运。

    他在这里拜师、学艺、成名、成家、收入属于自己的弟子,在这里名声一时**^^,也是在这里痛失师兄的消息*,一寻便是十余年。

    没有经历过人生大起大落*^^^,岁月沧桑的人^*,大抵无法全然理解这样一种如父如兄般的情感^^,自从唐宗伯将从路边救回来*^,在他心里,他早已认了他为大哥*。他就是他的再生父母^,一辈子的亲人*。

    十余年没有见到亲人的面,今天突然间他出现在家门口,张中先顿时哭得像个十来岁的毛躁少年*。

    他几乎是赤着脚跑出去的,也不在乎脚上一只拖鞋没了^*^,奔出门口,下了三级台阶^,扑通一声就跪在唐宗伯面前,行了个拜掌门祖师的大礼^^,声音哽咽^*^,“掌门师兄**^^!你*、你的腿怎么了^*^?”

    夏芍已跟张中先说过唐宗伯的腿在当年斗法时所伤^,已经十多年了*。显然此时突然见到故人*,张中先激动哽咽之下,反而一时忘了这事,大抵脑海里想起唐宗伯以前的样子**^,觉得差别太大^,一时接受不了。

    “陈年旧伤了,快起来*^**^!”唐宗伯弯腰伸手就去扶张中先**,十多年前***,他还是四十来岁正值盛年*,今时今日再相见,他已是年近六旬的老人,头发都已半秃^^^,全然一副老者模样^^。唐宗伯看了也眼圈发红,回想当初,再看今日,世事变迁,叫人感慨,“真是老了,你看你^,没事困养什么阴人^**?那术法耗损阳元,你要不是炼符使*,有我们玄门的心法在^,何至于现在就跟个小老头儿似的*?”

    张中先伏在轮椅一侧,哭得像个孩童*,怎么拉也不起来,“掌门师兄也老了^,头发都白了……”

    “呵呵^^,我可比你精神多了?^!碧谱诓α诵?,又去扶他^*^。

    张中先脸都不敢抬起来,只见肩膀颤抖**,伏在轮椅一侧^^,“都是我们没用^*!掌门师兄,你这十多年^**,受苦了呀……”

    “我哪有受苦?我还觉得这十多年上天对我不薄*,有小芍子陪我^,我也算是过了些年清闲日子*,享了些天伦之乐。倒是你们这一脉的人,听说过得不太好。是我不好*,不在的这十来年,叫你们跟着受苦了^^!?br />
    “没有、没有……”张中先连连摇头^,头就是不抬起来*。

    “好了好了,快起来吧^。当着你这些徒弟徒孙的面^,哭成这样像个什么样子!”

    “我哭怎么了*^?哪天我要是不在了^,他们也得这么哭^!不哭*?不哭就是不孝!不是我张氏一脉的弟子^!”张中先倔脾气上来,倒有理了。

    唐宗伯哭笑不得*,只得道:“天胤*,小芍子*,咱们进屋。叫他一个人在外头哭吧,进屋倒杯茶给我喝*,香港的天气都十月份了*,大中午的还这么热。唉!老了老了*,在北方住了十多年*,再回来连气候都适应不了了**^^?!?br />
    夏芍和徐天胤点头*,两人推着唐宗伯就要上台阶*^,张中先原地跳了起来^,快速抹了一把老脸,回头就呼喝^^*,“都没听见掌门祖师说什么吗*?赶紧的^*!泡茶*!都给我敬茶!”

    门口,张氏一脉的弟子堵在那里*^^,除了曾见过唐宗伯的丘启强、赵固和海若*^,其他义字辈弟子都一副懵愣的模样,杵在门口还没反应过来。一个个表情发懵*,眼底却有震惊的神色。

    这是……什么情况^*^?

    门口的人就是玄门的掌门^?那位据说已经过世的老人?

    那^、那他后面站着的那一对男女是^?

    “还不快去^?*!”张中先脱下另一只鞋来朝着屋子里呆愣的弟子就打,打得弟子们呼啦一声散开,抱头逃进厨房,泡茶去了。

    温烨却站着门口没动*^*,男孩的大眼睛只在夏芍的身上徘徊**,张中先揪着他的耳朵就丢了出去***,“没看见我老人家的鞋在外头吗*?没有眼力劲儿!去捡回来**!”

    夏芍噗嗤一笑^*,真心觉得当张氏一脉的弟子有点累^^,有这么个脾气又倔又怪的老头儿在^*,实在是叫人头疼的活宝。

    张中先赤着脚过来帮忙推轮椅*^,他不动夏芍*,把徐天胤挤到一边去,语气还很不好*,“去去去*!臭小子*^!十几年不见你了^,长这么大了,还是不讨喜^^**!看见师叔也不知道问个好!”

    夏芍看着徐天胤被撵去一边,忍着笑看他*。徐天胤站去一边,但却没有完全让开*^,手仍然扶着轮椅,在一旁护着,深邃漆黑的眸却少见地看人,只是一眼,目光便望向前方*^,面无表情吐出两个字,“同辈**^?!?br />
    “噗!”夏芍没忍住笑出声来。徐天胤回头看了她一眼*,手一伸^^,目光落在她手上拉着的小行李箱上*^^。

    行李箱不大,几件衣服而已^*,一点也不沉。之前在路上走^^^,徐天胤推着唐宗伯,行李箱便是夏芍拉着^^,现在轮椅被张中先抢了去*^,徐天胤在一旁护着*^,回头便跟她要行李箱^。夏芍柔柔笑了笑^*,心中甜蜜,师兄最疼她了^^^^,舍不得她累一会儿。

    她也不推脱,直接便把行李箱交给徐天胤^,自己也走去轮椅一侧^^,帮忙扶着^。至于被气得跳脚的张中先*,两人都很默契地选择了无视^。

    按照玄门的辈分^^*,夏芍和徐天胤的辈分跟长老是一辈的^,确实是同辈。夏芍叫张中先一声师叔*^^,只是出于撇开辈分的说法,单纯按照他是师父唐宗伯的师弟来算的。不过^,其实她不叫也没什么*。徐天胤据说就是小时候不肯叫张中先师叔*^,被他在梅花桩上狠狠教训^,基本功完全是摔出来的**,但他宁愿摔跟头**,也不叫张中先师叔。不过也正因如此*^**,他的基本功练得比任何人都扎实^。

    张中先推着唐宗伯^^^,夏芍和徐天胤在一旁护着,四人进了屋的时候,弟子们已经泡了茶出来*。张中先将唐宗伯请去了上座,见弟子们都看着唐宗伯,他这才看了弟子们一眼*,说道:“都站好了,过来拜见掌门祖师***?!?br />
    张中先的眼圈还是红的*,说话也带着厚厚的鼻音,但是气度却是少见的威严*^,看起来并不是开玩笑的^^。

    义字辈的弟子都没见过唐宗伯,顿时目光落来老人身上*^,震惊之下^,气氛涌动**。

    “掌门祖师真的没过世?”

    张中先这些年在弟子们面前一直说唐宗伯没去世*^,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张氏弟子们对此也有怀疑*。这次风水师考核**^,弟子们都被召回*,但其中真相只有张中先的三名亲传弟子知道**,义字辈的弟子阅历浅^^,年纪也尚轻^^,这件事张中先考虑过后^,仍隐瞒了他们*。就怕他们在考核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对夏芍的安全和唐宗伯来港的事有所影响***^^。

    现在,唐宗伯来了*,夏芍也在前天重创余九志^,有些事^,是该告诉他们了^。

    “我没过世^^,十几年前在内地斗法时,遭人暗算所伤*,这些年一直在内地养伤暂避。我不在的期间,让你们跟着受苦了,是我这个掌门没做好*?!碧谱诓诘?,看着眼前这一代年轻的弟子^^,玄门的新生力量,门派传承的未来^,在他们拜入门派*^,慢慢成长的时候*,他都不在。如今看着,自然是感慨里带些自责^。老人很少流露出这样的神情*,夏芍和徐天胤都看向师父,关注着他的情绪*。

    张中先一摆手^*,“没有这回事!天底下哪有这种说法^*?害人的人不来请罪***,掌门师兄请什么罪?照你这么说*^,我这个当师父的,这些年让弟子们退隐风水界*,害他们这些年默默无闻,我也得跟他们请罪不成^?入了我张氏一脉,要连这点挫折都承受不了^,心性^^、修为^,也就到此为止了!一辈子也迈不进大师的领域^!”

    “是啊^*,祖师*?*!闭胖邢鹊拇蟮茏忧鹌羟克祷傲?,“我们这些年*,虽然是退隐风水界^,但我们不是真的退隐^。沉下心来,不把精力放在名利上,钻研易经术数***,潜心修行。弟子反倒是觉得精进不少?**!?br />
    “再说了*,师父也是为了?*^;の颐?*^。余九志、王怀和曲志成太不是个东西!我们死了两位师弟*^,义字辈的弟子们也死了四五人,我们也不想看着年轻一辈的弟子这么死下去,迫不得已隐退^,就是为了今天^***!为了等您来*,我们一起给您报仇^,给弟子们报仇^^^!”赵固也站出去来说道。

    海若也点点头,摸了摸身旁温烨的头*,看了自己的两名女弟子一眼*,说道:“只要人在,我们不以为苦^。自幼入玄门,看的多是人生无常,喜怒哀乐,起起伏伏*^,谁没个劫数***?只要人在,一切都会过去的^?!?br />
    三人拜入玄门的时候,正是唐宗伯名声鼎盛的时期**^,那时候张中先第一次收徒,唐宗伯对张氏一脉的弟子很是关注^^,没少督促考校他们的本事^,也曾亲自指导过很多回*^。因此,三人对唐宗伯并不陌生,也很有感情。今天见到他*,三人站出来说话*,声音都有些发抖,连脾气最暴躁的赵固都喘了好几口气。

    这些话不仅让唐宗伯有些感慨^,连义字辈的弟子们也很感慨*。这些年他们是无所作为,但确实静下心来学到了不少东西,而且这些年来^,没再收到同门弟子的死讯,虽然是失了打拼名利的机会^*,但世上的事*^^,有失便有得^。他们人在,心齐^^,这是最能在困难的时刻温暖人心的东西**^。他们庆幸*,没有失去**。所以现在还能站在这里*^,第一眼见到回来的掌门祖师。那种自己这些年做对了的感觉,振奋人心*!

    “祖师,您是回来清理门户的么*?”

    “祖师,我们可以为师兄弟们报仇了么*?”

    屋子里*,张氏一脉只剩下十二名弟子*,弟子们却纷纷上前询问*,急切而振奋。

    唐宗伯感慨地看着这些年轻一代的弟子*,连连点头^,“你们海若师叔说的对*,只要人在^,一切都会过去*。现在就是过去的时候了^^,我这次和你们两位师叔祖回来^^,就是为了给玄门清理门户的***!”

    唐宗伯一指身旁立着的徐天胤和夏芍^,弟子们的目光刷刷射来**!

    他们从夏芍敲门进门的时候就注意到她了,只不过事情来得太突然,掌门祖师突然到了,师公又哭得稀里哗啦的,一时间事态有点失控*^,他们有点懵*,这才注意力转开了。现在掌门祖师提到^,他们才又看向夏芍和徐天胤*^。

    师叔祖?

    那不就是……掌门嫡传^?

    宗字辈^?*!

    好年轻!看起来跟他们大部分差不多大的年纪^*,而且那名少女看起来才十七八岁*!比他们有些人年纪还衈*?!

    而且,最令人在意的是*,这少女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呢?

    容貌是没见过的^^,但这看人含笑^,悠闲宁静的气度*^,怎么越看越像是……

    而且^,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少女敲门进门的时候,师公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好像说了句“昨晚野去哪里”的话*!说的就好像这少女住在张家楼一般^^!他们之中有这么个人么*?

    他们之中,昨晚确实有名少女彻夜未归,她是苏师叔的弟子^*,义字辈,前天却在渔村小岛重创余九志^。年纪轻轻的炼神还虚境界的高手*,还收了条金蟒当阴灵符使**,身怀鬼谷派的传承法器金玉玲珑塔!她现在可是他们年轻弟子心目中的头号人物,昨晚不知道出去做什么了,一夜未归,担心得师公唠叨了一个晚上*^。

    师公为什么会对着这少女说“昨晚野去哪里了^*^^?”难不成……

    弟子们盯着夏芍,海若的大弟子吴淑目光落在夏芍的白裙子上*^,显然她是认得这条裙子的^,顿时便沉静地笑了笑,第一个开口说道:“原来是师叔祖**^,怪不得修为如此高?*^!?br />
    夏芍挑了挑眉,吴淑第一个认出她来*,她倒是不意外。一路上虽然交流不多,但看得出这女孩子性子沉静*,很善于观察。往往在别的弟子还在震惊或是被情绪冲击着的时候,她已能静下心来思考?*;安欢?^^,但很聪慧。

    夏芍笑着轻轻颔首*,弟子们却齐刷刷看向吴淑^^^。

    吴淑笑了笑*^^^,“怎么?看不出来么***^?师叔祖昨日出门前*^,穿的就是这身裙子*。容貌虽变了,气质却是未改*。有这么难认么*^?”

    只怕^,不是难认*,而是难以相信。

    谁能想到*,在众人以为掌门祖师已经不在人世的时候^,他的嫡传弟子能跟他们一路去参加风水师考核?而且*^^,她在他们面前干了一票大事*^,他们却至今以为她是苏师叔的弟子?

    那天在船上*,他们还一口一个师妹叫着*^,这几天也没少缠着她,师妹师妹地叫^^。但过了一晚上,她就连升三辈*,变成了师叔祖?

    这、这太刺激人了!

    弟子们的目光又齐刷刷转回来,盯着夏芍看*,仿佛在等她点头承认。夏芍却是笑而不答***,抬眸笑吟吟看向早就呆了的男孩*,调侃,“我曾经说过,让我叫你一声师兄^,怕你改天叫我十声师叔祖也补不回来。现在看来^,别说十声了^^,这声师叔祖你怕是要叫一辈子。怎么样?先叫声来听听*?”

    夏芍这么说,也就等于承认了她的辈分和身份。

    玄门第一百零六代*,掌门嫡传!

    嫡传弟子^,代表的不仅仅是与长老等同的宗字辈的辈分^,也代表着日后可能会传承掌门祖师的衣钵,成为门派新一代的掌门人^。

    嫡传弟子***,与长老不同***,同辈分^,在门派却有着比长老更尊崇的地位^^*。代表着未来门派的传承人。

    这名少女才十八岁,便有如此高的修为*^,他们是亲眼见识过的*。没有什么比她的实力更有说服力^^*,也没有什么比见识过她的实力之后**^,得知她身份的这一刻^,更令人激动*!

    跟着掌门祖师回来清理门户的人居然是她!居然是她****!

    弟子们互望一眼,激动的神情溢于言表,只差没冲上来欢呼*^。这气氛看得唐宗伯都挑了挑眉头^*^,随即笑呵呵看向夏芍^^。

    这丫头在香港做什么了***?瞧这些弟子一知道她的身份给激动的^,比见了他这个掌门还激动**^。

    呵呵,果真是老喽**!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玄门清理完门户^**,他是不是该考虑享几年清福了*?

    而就在众人兴奋激动的时候,唯有一名男孩皱眉眉头*,黑着脸蛋儿,表情臭不可言。

    他遭到了点名,而且还是一直被他认为是小师妹的少女的点名^!

    师叔祖^?为什么她会是师叔祖^*?好坑人!

    温烨的表情只能用臭字来形容^^*,男孩的眉头都要打成结^*,偏偏站在掌门祖师后的少女笑得很欠扁,挑着眉头,就等他一声“师叔祖”^^。

    更可恶的是,她看他纠结不说话,竟然不放过他*,转头对身旁的男人说道:“师兄^,这小子这些天一直缠着我叫他师兄呢*^!?br />
    随着夏芍一声“师兄”,玄门的弟子们才将目光转向徐天胤**。

    之前注意力都在夏芍身上了,此刻看这男人却都不由心惊!

    莫说是义字辈的弟子了,就连张中先亲传的三名弟子^,丘启强*、赵固和海若也没见过徐天胤*^。他们知道掌门祖师收过一名嫡传弟子**,三岁就拜入师门^^。但他的身份很神秘^,属于入室弟子,闭关修炼**,从来不跟玄门其他弟子来往*^。

    而且^,徐天胤十五岁离开的时候^,丘启强三人都还没有出师收徒*,他们对他还真是不熟悉。毫不夸张的说^,今天是第一次见他。

    但打量过后*,三人不由心惊!

    这男人的面相,少年时期可真是凶险??!这十之九死的面相,他是怎么活过来的^*?仅仅从面相上看*,这男人的命格必奇**^!掌门祖师收他为徒,倒是能看出些原因来。

    而且,男人气息冷厉^,身上一看就知背负人命无数,一看便是杀将。他自打进了屋子*,就没怎么看过人*,目光一直在身前的老人和身旁的少女身上*^,其他人他很少给过目光*,对他来说,这些就跟不存在一样^*。

    徐天胤的冷厉气息惊了不少年轻弟子,弟子们与面对夏芍时的激动和热切不同^,看到他反而有些畏惧,气氛顿时就静了静。

    而徐天胤在听到夏芍的话之后,终于抬眸*,给了温烨一个目光^^。

    正牌的师兄看向几步远处的小豆丁*,面无表情,孤冷凌厉的眉宇盯着他,吐出几个字*,“叫师叔祖*?!?br />
    温烨皱着眉头^,别人都怕徐天胤,他算是初生牛犊^^,敢于回击**,“你是谁*^?我干嘛听你的*?”

    “他也是你师叔祖^^!毕纳中ψ怕朴平馐?*^^。

    男孩气得险些满地走,师叔祖!师叔祖^!哪里来这么多师叔祖!

    为什么玄门的弟子里面*^,还是他最衈*?^?*!

    “臭小子*!叫你叫你就叫^!还委屈你了?”张中先一脚踹过来*,唬人*,“去端茶*!给你师叔祖敬茶去!”

    夏芍听了一笑*,“茶是要敬的,先给师父敬茶吧^?!?br />
    她这么一说*^,张中先才想起来*,进门就在说事情,都忘了敬茶的事了*。

    在老一辈的江湖传统里**^^,是很看重礼节的*。后生晚辈给长辈敬茶是必须的^,而且唐宗伯身为掌门祖师*^,凡敬茶的弟子^^,按照江湖礼节*^*,都是要磕头跪拜的。

    “咱们的香堂被余家他们给占了,今天就在我这小楼里当香堂了**^。按着规矩来!”张中先一马当先地举着茶,让唐宗伯端坐在上座*^,先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奉茶^。按理说,他是玄门的长老*,不必跪拜**^^,只奉茶就可以了*。但张中先对唐宗伯自有一份如兄如父的深厚感情在,他不在乎自己是不是长老^*^,反正他的命都是唐宗伯救的,磕头算什么?把命给他都成*!

    夏芍和徐天胤让到别处*^,看着张中先之后,丘启强、赵固和海若前来给唐宗伯磕头敬茶^,再然后便是张氏一脉年轻的弟子们*^。

    玄门在香港是有总堂在的,但却跟安亲会、三合会那样的总堂不一样*,玄门是玄学门派**,总堂以玄学协会的名义存在着^,就坐落在香港的繁华地段*。协会里设有香堂*^*、庙堂^,逢年过节,有不少市民前来请护身符*、做祈福法事*,也是长老们聚会以及召唤门派弟子的地方^。在外界看来**,那就是风水大师们进进出出聚会的地方*,而且常年在那里坐堂的人^^^^,无疑便是香港第一的风水大师。

    但实际上*,那里便是玄门的总堂所在。

    这些年*,玄门的总堂自然是被余九志占了,他在那里接受各界名人的预约^^,以第一风水大师的身份受尽推崇。

    对夏芍来说*,这地方***,必然是要夺回的^**!

    她垂眸想事情的时候,弟子们已给唐宗伯敬茶完毕*,温烨因为是年纪最小的弟子^^^,他自然是排在最后。敬完茶之后,夏芍便抬眸笑眯眯看向他^,男孩的脸更加纠结了。

    这完全是赶鸭子上架,丘启强*^、赵固和海若三人笑着来给徐天胤和夏芍经常^^,称两人一声“师叔”^*^*,这声师叔若是换在刚认识夏芍的时候,三人可能还会觉得别扭些*^^^,比较她年纪小,入门时间也短*。但见识了她的修为之后*^,他们再无这层心理障碍^^。

    掌门嫡传的弟子*^*,自然不同凡响。这世上,无论走到哪里,人们对于强者总是多一分崇敬^。

    坦然地受了三人的茶^,年轻的弟子们也都纷纷来敬茶,对于徐天胤*,弟子们都比较恭谨敬畏^,甚至有点敬而远之的味道^,但一旦换成给夏芍敬茶*,弟子们便都活跃起来*,磕头脸上也带着笑*。

    夏芍笑眯眯看着*^,看着每敬茶完一个人^,温烨的脸色变臭一分^,因为这预示着人越来越少^*,很快他就要上刑场了。

    温烨还是最后一个*,轮到他的时候*,连年轻的弟子们都让到一边笑嘻嘻看戏^。这小子是最粘夏芍的*^,整天追着她喊师兄,今天砸到自己的脚了吧**^^^?

    男孩纠结着眉头,低着头^,臭着脸**,恶狠狠地扫了师兄弟们一圈,也不看夏芍*^,低着头就往前冲,冲到前头噗通一声跪下*^^,砰砰砰干脆利落地磕了三个响头^*,头磕得十分地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撞墙。

    头一磕完^,男孩就迅速爬起来*,拿着茶水往前一递^,头别扭地一扭,“师叔祖*!小心烫!”

    夏芍笑吟吟地看温烨*,却不接那碗茶*,而是看向徐天胤,徐天胤伸手将茶一接,轻轻喝了一口,转头对夏芍道:“刚好*?!?br />
    夏芍一挑眉,笑眯眯看温烨**,好整以暇**^。意思明摆着,刚才那碗是敬给徐天胤的*,她的这碗要重新敬*^^。

    男孩咬牙^,转身的时候地板明显跺得砰砰响,回头又磕了三个响头,起身敬茶^,“师叔祖!”

    “哎!乖!”夏芍笑眯眯应了一声*,接过茶来*,好生喝了一口^**。男孩却咬着唇**,夏芍竟头一次见他脸红了。

    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温烨的脸上立马涨红成猪肝色*。夏芍却笑了一会儿,便不再逗他了,而是把茶放去一旁,说起了正事*。

    ------题外话------

    这两天叫审核闹郁闷了*,明天会早点更新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八章 聚首*^!叫师叔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八章 聚首!叫师叔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