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撒谎的代价

    两个月的思念担忧&,两地远隔,诉不清的日思夜想,渐渐都化在迫切索取的纠缠里。

    事情一旦开了个头,就很难再控制。

    酒店海景套房里,吧台处一盏小灯亮着,暖黄。

    两人在吧台旁拥吻&,他思念极了她,在沾染上她的唇的那一刻,他的气息便变得粗重,大掌紧紧箍着她的后背,将她按压在胸膛前,不留一丝一毫的缝隙。

    她被按压得肺里空气全都挤了出来,只能渴望他的补给&。但这男人完全是在掠夺她的空气,直到她脸色涨红&&,他才慢慢放开一点&&&。手却从少女裙底探入,沿着她腿迹到腰身,略微粗糙的手掌抚摸着她的腰线&&,流连难舍。

    她的肌肤润得暖玉一般&,半点瑕疵也没有。以前捧着手里,便像入了怀的一捧暖香&,此时却像是入了手&,连暖香也化了,化作吹弹可破的柔滑&,仿佛能从指间流走一般,想挽留,却又不敢重捧。唯怕稍用力,便伤她在手。

    这婴儿般的肌肤令男人停下深吻&&&,定定凝望&。少女眼眸迷蒙,不知他为何放开她,但却趁着这难得的机会轻轻低喘&,红肿的唇儿使得男人眼眸深暗,但他的目光却停留在她脸颊上。她脸颊本该染上红晕&&,此刻却完全看不出来。

    她还戴着易容的面具&。

    徐天胤转身便去了浴室,回来的时候,手上的毛巾还带着温热的气&。

    “抬头?&!彼舭笛?&&,温热的湿毛巾在她脸侧按压,轻轻揉按。

    平时夏芍揭面具的时候都是轻轻撕开就好,从来不用温水&,但徐天胤却是拿着毛巾,一点点帮她揭&,她都能感觉到他指尖力度极轻,唯恐伤了她似的。

    夏芍轻轻的笑,任由他帮忙,目光却停在男人凌厉俊极的五官上,看着这个行走在黑暗里收割人命如割稻草般的男人&,将自己视如珍宝对待的模样,她便不由心中泛起暖意&。

    面具轻轻揭开一道小口,下方的肌肤一经裸露出来,便像黑夜里投下的月色,珠光莹润&,却比以往更白皙柔嫩。

    少女的面容渐渐露出来&,那笑吟吟的眉眼,小巧如玉珠的鼻尖儿,粉红的唇,一笔一笔都是他的思念&。男人气息沉浮&&,定凝着面前少女&,呆愣的模样令她轻轻一笑,接着勾上他的脖颈,主动吻他。

    徐天胤的唇极烫&,触上时便能把人烧着&,他明显愣了愣,垂眸看着她近在咫尺的眉眼,感受着少女略显生疏但淘气的吻。她不进入他的领地与他纠缠&&,只是在他的领地之外流连,挑起他的**,却不肯深予。

    男人气息沉浑&,看见少女笑眯眯的眼眸和她张开的唇儿&,贝齿轻轻在他唇上一咬。他自喉咙深处发出一声闷哼,眉头深蹙&&&,一把按住她的后脑,俯身下去&,唇狠狠压了上去&!

    极近索取抵死纠缠,她的笑声被他吞去喉中,极度索求。他的**已然苏醒,迫不及待探去她裙下,想要除去这层障碍&。她的手却往他手上一按&&,阻止了他的难耐&。

    徐天胤目光往她手上一掠&,大掌被她按住不动&,却用力往她腰上一压,吻得更凶狠&。

    “呜&!”她发出一声嘤咛的声音&,似在他的凶狠之下险些承受不住。但她的轻浅的呼声只能换得男人更加血腥的眼神和猛烈的索求。

    她却在他的索求里手儿攀上他胸膛前&,替他解起了衬衣扣子&&。

    男人胸膛蓄满力量的肌肉明显一紧,目光落去她手上&,见她胡乱地解着他的扣子&,柔软温润的手指在他胸前抚摸,感觉就像被软滑的绸缎掠过&,挠得人心底发痒&,却无法得到更多。

    她解扣子的动作实在太慢太纠结&,男人剑锋般的眉深皱,气息沉重地按住她点火的手,大掌包裹着她的手指扣在他衬衫的扣子上&,忽然用力,带着她狠狠一扯&!

    她惊呼一声,四周都是扣子断开噼里啪啦落在地上弹起落下滚动的声音。男人紧实有力的上身呈现在她眼前&,仅是用眼看,便能看见令人畏惧的力量&&。

    夏芍咬着唇,轻轻往前一撞,脑门撞去男人胸膛处,不知是苦笑还是难为情,总之反倒不如之前放得开,反而变成了一点点的蹭&。

    然而&,她不知道越是这样偷偷摸摸的小动作,越是能激起男人的**&&。他眸底瞬间似炸开洪荒星光,自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不知是痛苦还是愉悦的声音,剑锋般的眉紧紧锁着,手往她腰间一掐,便掐着她坐上了吧台处的凳子上。

    她坐下来之后&&&,目光不经意向下一看&,顿时心惊肉跳&!而他已是迫不及待地手又往她裙下探。两人来香港之前又不是没有过,但眼见着这样剑拔弩张的情况,夏芍眉尖儿还是倏地一跳&,惊慌着往后退&,按住他的手,抬眼。

    “师兄,我有话要说?!彼捻晕㈦?,但里面却带了些莫名的光。

    “嗯&?”徐天胤声音暗哑,她按着他的手,他便低头迫不及待在她颈窝找寻慰藉&。

    “我来例假了?!毕纳稚羝骄怖锫远?,嘴角轻轻翘起&,却又使劲压下来,表明她很严肃&。

    一句话&&,令男人的动作突然顿住,抬眸望向她。

    却见此时,夏芍坐在吧台前的凳子上,笑容微微,眼神很有那么点无辜的味道。

    徐天胤从来没出现过这种类似于灵魂抽离的状态,他呆愣在原地,似乎终于明白她今晚为什么主动。闹了半天,她是恶趣味的性子犯了,又拿他逗着玩&?

    男人眯了眯眼,黑色的衬衣尚敞开着,令他此时看起来冷厉,野性,致命的危险&。

    而此时面前却有人不知死活&,笑得眼眸弯弯。男人危险地眯起眼&,似乎第一次觉得她很可恶&。他的手忽然探去她的后脑,俯身,惩罚似的吻上了她的唇&!

    啃咬&&,纠缠&,直到把她吻到眼眸迷离,身子向前瘫软,靠在他怀里,他才从她的唇上转移到她的脖颈,呼吸粗重地在上头沉沉地用唇摩挲着,大掌也是在她背后紧紧沉沉地游走,感受和汲取她的香。

    他并不是在吻她,夏芍知道,这是他在调整,在克制。

    她仰头微笑,任由男人在抱着她留恋不舍&,眼眸轻轻闭起,柔柔笑问:“师兄&,这两个月,有没有想我?”

    明知故问的话,男人的鼻息熨烫着她的颈窝&,声音闷闷的沉哑&,“嗯?&!?br />
    “那在军区这两个月,师兄过得还好吗&?”

    “嗯?&!?br />
    “有没有乖乖去床上睡?”

    “嗯?!?br />
    “睡得着吗?”

    “……嗯?&!?br />
    “答得慢了,显然在胡说?!毕纳智崆狨久?&,原本瞧着的唇角变得有些心疼的滋味&,伸出手来&&,在男人后背拍一拍&。

    “慢慢来,睡不着也不许再去地上睡,知道吗?青市冬天太冷了&,地上太凉,对身体不好?&!?br />
    “嗯?!?br />
    夏芍声音轻柔,徐天胤的气息渐渐变得平稳起来,但却没从她的颈侧离开,依旧埋首在里面。

    夏芍却换了个话题,“去接师父的时候有没有见到我爸妈&&&?他们看起来好不好,瘦没瘦?”

    虽然在青市上学的时候&,夏芍也很忙,不经?;丶?。但那时毕竟在省里,离得近。父母即便是思念她,知道离得近&,倒还好些&&。如今她在香港,对他们来说&&,她走得太远&,除了思念,只怕还带些担心&。虽然打电话的时候,他们听起来很开心&,但每次到了挂电话的时候&,她都能感觉到父母的不舍。现在不能回去看望他们,但她还是很担心他们的。

    “他们想你?&!毙焯熵访凰迪纳值母改甘菝皇?,但仅仅是四个字,也叫她眼圈红了。

    她还有些问题想问,比如徐天胤有没有再去华苑私人会所的七星聚灵阵里,修为进步了没有。但现在却没这心情了&。

    在电话里,夏芍还没告知徐天胤,她修为进步的事&,她打算等他和师父来了以后,给他们个惊喜。

    今晚,她显然没有再说这些的心情。

    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徐天胤快速调整了气息&,他**仍然涨得生疼&&,却抚了抚她的背,安抚她一般。过了一会儿,便将她抱起&&,走去床边,将她放了下来。

    夏芍身子不方便&,徐天胤便没有放水给她洗澡&&,两人和衣在床上躺了下来。一躺下来,男人便依恋地凑过来&,将她完全揽在怀里,紧紧抱住&&,夏芍明显看见他神色顿时放松下来,轻轻闭上眼&&。

    两人抱得紧&,彼此呼吸都能闻得见,男人抱着她&,闭着眼克制,拍了拍她的背,说道:“乖&,睡吧?!?br />
    夏芍看着徐天胤&,轻轻垂眸,内心感动&,这个男人,不管什么时候,总是以她为先。她的目光落在他的克制上,顿时咬了咬唇,看起来有些挣扎和纠结&。但半晌过后&&,还是抬起手指戳戳他,小声道:“师兄&,我还有句话要说&&?!?br />
    “嗯?”徐天胤没睁眼&,却将她拥得更紧些。

    夏芍的唇轻轻翘了起来,眼眸瞥去别处,“刚才的话,骗你的?!?br />
    夏芍有点不太敢看男人&,徐天胤的胳膊却僵了僵,他气息一窒&,眸倏地睁开!

    男人眼一眯,夏芍咬了咬唇&,讨好的笑&。

    这不能怪她啦&!她不是不想他的,只是这种久别重逢的时刻,男人和女人的想法总是存在差别。女人希望在亲热之前&,多点余兴节目,比如两人相拥诉说思念,诉说分离的日子各自有什么经历,然后再慢慢进入正题&。但男人大概觉得还是亲热比较实际&,行动代表一切。

    夏芍皱皱鼻子,她有很多话想说嘛!而且他看起来吓人了些&&&&,她有点怯,所以就小小的……骗了他一下&。

    只是延缓一下嘛,慢慢来&,又不要紧的&,对不对?

    而她无辜的眼神却让男人的眼越来越眯,气息渐渐危险。就在夏芍咬着唇,感觉到似乎不是这么回事&,想要往后逃的时候&&,徐天胤忽然暴起!翻身&&!

    “??&!”

    夏芍惊呼一声&,接着房间里便传来少女的笑声&。但没多久,这笑声便变了味儿&&,渐渐成了喘息……

    而再过没多久&,夏芍就认识到了她的错误。

    她后悔了&&,真的后悔了。早知道就不骗他了&,男人压抑下来的**凶狠地爆发,作风霸道彪悍到她差点承受不住。

    两人先在房间的大床上有了一次&&,之后夏芍的腰还酸着,还没歇息过来,徐天胤便将她抱起&,穿过卧室&&,来到吧台。

    他看起来对这个地方很感兴趣&,被她打断之后,他对这里更有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夏芍起初懵懂&&,但等她被抱去吧台上放好的时候,她顿时脸色爆红。

    吧台装修得很高&,她被抱上去之后&&&,男人的视线刚好停留在她小腹上。她此时身无遮蔽,一切美好在他眼前展露无遗。因为之前刚刚有过一次&,她的美好此时看起来比以前更加娇艳粉红。男人的眼顿时变得血腥,他毫不犹豫地开动,大掌抚去她腰身后扶住&,缓解了她刚经历过一次人事的腰酸背痛&,但他紧接着落来她小腹和腿迹上的吻便变得凶狠狂肆,手指也很方便地来到下方&。

    房间里是难耐的喘息和湿濡的声音,甚至还带点别的&,那声音听得夏芍耳根子脸颊全都烧着了。男人捣鼓得很卖力,他手指修长有力&,骨节分明,此刻就像是一件灵敏的作案工具,而她正是被他打开的门扉&,等着他强势地进驻她的领地。

    但他却没有在这里攻城略地,而是在品尝过后,将她抱去了吧台旁的一张自然风的原木长桌上。

    灯光暖黄&,就在头顶近处&,夏芍几乎能看见男人胸膛上渗出的细密的汗珠,他像是辛勤的农夫&,在勤劳地耕耘着&,而她则似一摊烂泥,被他刨得软软的。腰酸&、腿累&,胳膊疼,最主要的是,身下的桌面还是硬的,她整个人半支着身子在上头,这绝对是高难度,偏偏面前的男人体力好得要命,等他耕耘完,她已是一点力气也没了,连喘气都觉得累。

    徐天胤将她抱起来,坐去吧台旁的凳子上&&。他坐在凳子上&&,把她抱来他腿上坐着,用自己的胸膛给她当椅背&&,一手扶着她的腰身,一手轻轻在她的腰侧和腿上轻轻按摩。夏芍软软地挂在男人身上,闭着眼,猫儿似的想睡&,享受着男人难得的温柔&。身下就是男人精劲修长的大腿,坐在上面都能感觉到那侵略般的力量,但夏芍这时候脑子早就迷糊了,才没有心思去想这些,她眼帘垂着,脑袋歪在他肩膀上,渐渐地想睡。

    徐天胤的按摩技术不是特别熟练,但他胜在边按摩边帮她调养元气&。夏芍进入炼神还虚的境界之后,体力虽然还是女孩子的体力,但她恢复得快&&。很快夏芍便觉得没那么累了,但她装着要睡的模样继续挂在男人身上,一副“我累,我困,我要睡觉”的样子。

    男人却依旧按部就班地帮她按摩,耐心很好地按摩好了腰腹,又帮她按摩肩膀和腿。即使他动作不是特别熟练,夏芍还是很享受的。她闭着眼&,渐渐的倒是真想睡了。

    迷迷糊糊间,半梦半醒&&&,她感觉男人将她抱了起来&。夏芍心中动了动&,没睁眼&,心想着总算可以休息了&。却没看到,男人将她抱起的时候&,目光落在她脸上,眸光在暖黄昏暗的灯光里柔和。少女的脸颊尚有未退的潮红,在婴儿般吹弹可破的肌肤上看起来惹人怜爱,她闭着眼,一副累到昏昏睡去的模样,眼帘垂着&&,小刷子般的睫毛却轻轻动了动……

    男人剑锋般的眉轻轻挑起,接着深邃漆黑的眸微微眯起&,步子一顿,便抱着她转了方向&&。

    夏芍感觉到徐天胤的步子顿了顿&&,眼眸偷偷开了条缝儿,却见男人抱着她来到沙发旁&&,将她放在了地上铺着的驼绒地毯上&。

    地毯很柔软,少女融在白色的驼绒地毯里,脸颊粉红,偷偷眯起眼来观察情况的小表情&,顿时叫男人气息变得侵略,有再次苏醒的趋势。

    而她眯着眼,看到他似乎又有剑拔弩张的兆头,显然被吓到,发出一声低低的悲鸣,翻身就想逃。

    但男人的大掌瞬时压下,她在翻身的一瞬就遭到了血腥镇压!

    接下来对夏芍来说,记忆就像是煎蛋&&&,她被翻过来覆过去,直到折腾得虚脱&,感觉自己快要挂掉的时候,男人终于低吼一声,狠狠一个耸动&。

    “呜&!”她发出一声不知是悲鸣还是舒服的声音,脸颊酡红&&,眼眸却泛起朦胧水光。

    她再也不要撒谎了&!再也不要了&!

    而在她视线朦胧的时候&,她竟然看见男人唇边带起些浅浅的笑容,然后就势也躺在了地毯上&,将胳膊伸来给她枕着&,大掌来到她腰身轻轻按摩&。

    夏芍立刻警觉地想往后退,但她这时已当真瘫软,动也动不了,只是眼皮耷拉着,目光略带警觉。就怕这男人给她调养了元气,两人再战。

    她的警觉落在男人眼里,他目光柔和,手却霸道地压制在她腰间&,不容许她有退去的念头&,默默帮她做着按摩。他做得很认真,依旧是沿着她的长腿&、腰身到胳膊,甚至还把她翻过来,按了按腰背。

    每一处都细致地按摩过后&,夏芍才感觉徐天胤起身&,将他的衬衣拿来给她盖上,之后便听他去了浴室。

    徐天胤放好水回来的时候,夏芍却是迷迷糊糊睡着了过去&。他抱她起来的时候,她略微知道&,但立刻便软在他怀里&,继续睡了&。

    她只记得他将她泡去温暖的水里后&&,帮她用毛巾轻轻擦拭身子,动作温柔缓慢。浴室里氤氲的水汽更激起她的睡意,她不知道徐天胤帮她洗了多久&,只记得在他抱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沾上大床枕头的那一刻&&&,她脑子里迷迷糊糊有个念头——明早起得来吗?完了&,还得见师父。

    这下&&,丢人丢大了!

    ……

    但夏芍担心的事情却没有发生,她一早就醒了过来&,醒来的时候,徐天胤正闭着眼&,将她紧紧拥在怀里&&,她的头枕着他的胳膊,他看起来仍在熟睡&。

    但夏芍却知道,他根本就是醒着的。

    他掌心的元气刚刚收回,看起来像是一夜都在帮她调养元气&。夏芍皱了皱眉,探向男人的掌心,轻抚他的脸颊,“师兄&,昨晚没睡&?”

    徐天胤睁开眼,眼眸深邃漆黑&,看不出情绪,只是黑漆漆的,将她往怀里又揽了揽&,留恋地埋去她颈窝&&&&,含糊道:“睡了会儿&&?&&!?br />
    骗人!

    夏芍轻轻蹙眉,有些懊恼&,早知道昨晚还是骗他了,至少他可以好好睡一晚。听师父说,他为了提前来香港,前段时间在军区没日没夜的忙。

    夏芍皱着眉,突然起了身,“你先睡一会儿。师父那边,我去帮忙叫早餐&?!?br />
    她起身的时候,被子滑落,顿时春光无限&&。那曼妙的曲线令躺在床上男人目光渐深&,气息又变得有些危险&。夏芍一感觉到,便顿时皱眉,虎起脸来唬他&&&,“躺好&&!不准动!”

    男人被她唬得一愣,眼眸黑漆漆&&&&。夏芍眯了眯眼,瞪了徐天胤好几眼,这才下床去&。一踩去床下,她便觉得腿软&&,虽然此时是精神十足,但体力上依旧觉得累&。夏芍几乎是拖着腰出门的,叫了酒店的早餐来,便去对面敲师父的房门,进去之后,发现唐宗伯已经起来洗漱好了&&。

    老人见夏芍进来&,后面徐天胤并没来,便抚着胡子笑了笑&&,很识趣地没多问&。只是在服务生送来早餐后,唐宗伯表示,“一别十余年没回来了&,先不急&,我先看看这港城的风景再说。明天再去你张师叔那里吧?!?br />
    夏芍一听,低着头,脸颊飞红&。她总觉得师父这话里有别的意思,于是赶紧把早餐递给师父,借口不打扰他看风景,火速遁逃了。

    不急?怎么会不急&?

    余九志等人困在渔村小岛上,还有三天就回来了&。原本夏芍是打算做些事情的,但没想到师父和师兄突然到来&,打乱了她的计划安排&。但机会难得,她心中清楚不能浪费,所有的事情都要尽早做。只是今早要安排师父去张家小楼一趟,与张老和他那一脉的弟子见见面&。她的身份今天在张氏弟子面前怕是瞒不住了,这倒没什么,反正师父也来了。要紧的是&&,今天师父和张老团聚,她却不能闲着&&&,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

    一会儿吃过早餐&,先把师父和师兄送去张家小楼再说吧。

    给徐天胤的早餐夏芍亲自去酒店餐厅挑的&,点了鲜牛奶&、鸡蛋、麦片、培根&、面包等等,所有都是有营养的&&?&;氐椒考?,看着他吃下去&,一块也不许剩,直到他吃光了,夏芍这才从徐天胤带来的行李里翻出一件黑色V领的T恤来&,让他换上。昨晚那件衬衣算是被他给扯烂了。

    男人任由她照顾,不声不响的,十分配合。两人很快就收拾好了&,提了行李,去对面房间将唐宗伯推出来&,三人便去了酒店大堂退了房,叫上计程车,开往位于偏僻郊区地带的张家小楼。

    唐宗伯既然来了香港&,夏芍便打算让他住去张家小楼,那边张氏一脉的弟子现在都住在那里&。小楼别看只有两层&,但宽敞得紧&,房间绝对够用&&&。而且&,人都在一起住着,万一有个什么事,相互之间都能有个照应&。

    再者&&,张家小楼的地段偏僻,将来要是跟余九志在那边斗起法来,也总比在酒店那种人流密集区要好,总不至于伤了无辜人&&。

    一路上,因为车上司机是外人,夏芍便没透露太多情况&&&,且她并没有让司机把车开到张家小楼,而是在驶进郊区地界后,夏芍估摸着步行还有半个多小时的时候,就叫司机停了车。下了车之后,三人便在路过慢行&,只当散步&。

    夏芍暂且没说去岛上风水师考核的事,只把张氏一脉这些年的境况&、张老住的地方,以及她那晚来见张老时发生的事一说&。边说边走,渐渐便看见了路尽头的张家小楼&&。

    唐宗伯自是一眼就看出这里风水之凶,扫过附近环境后,就皱了眉头&,“这混账&!他在困养阴人?”

    “张老这些年一心以为您被余九志所害,想着给您报仇&,这才养了几只阴人。符使已经炼了。他不知道您今天来,您等等,我去敲门?!毕纳痔嶙判欣钕?,徐天胤推着唐宗伯在路上走,说完这话,夏芍便将行李箱子也交给徐天胤&,跑着来到小楼门口,笑着敲门。

    “我回来了?!?br />
    房门从里面打开&,是温烨来开的门,只见门口一名十七八岁的白裙子少女,眉眼含笑,容貌极美&,笑吟吟立在门外&。

    男孩一皱眉头&,没认出是夏芍来,问:“你找谁?”

    屋里坐着聊天的张氏一脉弟子也望了过来&&,一看之下&&,有抽气的,有惊艳的,却在这时,一只老人拖夹杂在这些目光里,呼啸着当头飞来&&!

    “你个臭丫头!还知道回来&!昨晚野去哪里了&&&&!”伴随着一声怒喝,精矮的老头从里面怒气冲冲扫出来。

    门外少女轻巧地避过,转身往门外一指,“喏,您看谁来了?!?br />
    门口的温烨先愣住&,看向夏芍,再看看张中先。张氏一脉的弟子们也都站起身来,愣住&。而张中先却是一眼望去门外,正望见坐在轮椅上鹤发白须的老人&&,听他笑呵呵道:“这是干什么&&?你从以前就看不上天胤这孩子,现在又欺负小芍子&,你是想把我的两名弟子都吓跑吗&&?”

    ------题外话------

    还不行&?小编能不审得这么厉害吗&?真心是要找几篇通过了的给乃们看看&?真心审得比和谐测试器还厉害,上和谐测试器,这段都妥妥地过了!

    PS:这章算昨天的,晚上更新时间到时候再公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七章 撒谎的代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七章 撒谎的代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